創作內容

0 GP

曦橙「吵架」全

作者:茄兒妹子│2022-01-16 09:15:12│巴幣:0│人氣:61
江澄雙手抱著手臂看著藍曦臣,他居然好意思跟他說這種話
「晚吟,我就是去看看而已,為何不讓我去?」
「不准,反正我是不准,如果你這次去了,那你一輩子都別想進我雲夢!」
江澄非常不爽,就這件事他絕不妥協!
外面傳言金光遙奪舍了別人的魂魄,正到處找藍曦臣,就是相見他二哥
但是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來,金光遙愛戀藍曦臣程度不比他差
也就藍曦臣看不出來而已!
「阿遙人並不壞的!」
江澄更生氣了,他真的很討厭從藍曦臣嘴裡聽到這兩個字
並不是因為吃醋還是什麼的就存粹是因為金光遙本來就是一個大壞人
但是看在藍曦臣眼裡,他就只是覺得江澄在吃醋在無理取鬧
「你真的要去找金光遙?」
江澄決定賭最後一把,只要藍曦臣有一點點猶豫他就接受
但是藍曦臣想也沒想就點了頭,並且很堅持
江澄臉色沒變但是心裡已經開始痛了起來
「我難道比不上金光遙嗎?」
聽到這一句藍曦臣已經失去了耐心
「別在無理取鬧了,你難道不能站在我的立場替我想嗎?」
他跟金光遙那麼多年的兄弟情,難道江澄不能理解嗎?
江澄冷眼看向藍曦臣,他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好,你去找金光遙吧,然後你就不要再來找我!」
江澄一把推開藍曦臣,轉身背對他
藍曦臣嘆了一口氣,不想在跟江澄鬧下去了,也轉身離開
聽到身後離去的腳步,江澄回過身看著藍曦臣離去的背影,心臟才真正開始痛了起來
他果然還是比不上金光遙
「口是心非的傢伙⋯」
魏無羨躲在柱子後面似乎躲了很久,江澄沒有說話,只是一直看著藍曦臣離開的方向
「放心吧,藍大哥跟金光遙沒什麼的!」
「我當然知道藍渙他跟金光遙沒什麼,但是金光遙呢?瞎子都看得出來他金光遙喜歡藍曦臣!」
江澄最終還是決定偷偷跟在藍曦臣後面,去看金光遙到底要搞什麼鬼!
「去吧,我跟藍湛還有阿離會把蓮花塢看好的。」
「魏無羨⋯謝⋯謝謝⋯」
江澄轉頭緩慢的說著,臉頰緋紅一片,不想讓魏無羨發現
魏無羨偷偷的笑了,勾住江澄的脖子
「江澄你剛剛是在跟我道謝嗎?」
「咳咳,魏嬰。」
冷淡的聲音從兩人身後冒了出來,藍忘機看著兩人親密靠在一起的樣子
魏無羨立刻放開江澄,但是江澄看到藍忘機又不爽了
反手換他勾住魏無羨,還故意似的朝魏無羨肩膀蹭了蹭
「幹嘛,勾一下都不行是不是?你們藍家人都這樣,又小氣又固執!」
藍忘機聽完避塵出鞘3分,江澄看到也拿出紫電,差點兩個人又要打了起來
「你們兩個,無不無聊!江澄,大哥都走遠了,你不趕快追上去嗎?」
江澄立刻放開魏無羨御劍走了,魏無羨滿臉笑意看向藍忘機
「二哥哥,你幹嘛跟江澄計較啦,我跟江澄是兄弟!」
「我跟兄長就不會勾來勾去!」
藍忘機撇過頭不看魏無羨,魏無羨來到藍忘機身邊,看了一下四周然後躲到藍忘機懷裡
江離剛走進大廳就看到這樣的畫面,已經見怪不怪了
「叔叔,爹爹呢?」
他想去找金淩玩,特別來跟江澄說一下
「出去了,怎麼了?」
「蛤⋯那就不能去找表哥了⋯」
「表哥?金淩嗎?去啊,不是還有我跟你湛叔叔在嗎?」
江離皺了皺臉,轉頭看著魏無羨,魏無羨還賴在藍忘機懷裡
然後就瀟灑的轉頭離開

藍曦臣御劍來到了一座山腳下,這裡就是金光遙奪舍之人住的地方
「二哥?」
金光遙灰頭土臉的走了出來,一點也沒有之前當宗主的風範
藍曦臣看了看金光遙現在的服裝,嘆了口氣
「二哥,怎麼來了?」
金光遙笑了笑,拉了拉藍曦臣的臂膀
江澄在這時候也到了,就躲在一旁的樹後面
「阿遙,怎麼把自己弄成這樣?」
拿出手帕一如既往的替金光遙擦了擦臉,金光遙又笑了
「我奪舍這個人的時候他們家是做農的,剛剛在田裡忙了一下」
江澄躲在一旁手抓的死緊,指甲都陷進了手掌肉裡
金光遙突然抱住藍曦臣,藍曦臣驚訝了一下,才想推開,一道紫色光芒已經衝了過來
藍曦臣下意識拿起朔月擋住了這一波攻擊
「晚吟?」
江澄沒有說話,身體正隱約的發抖
「江宗主,你也是來看阿遙的嗎?」
藍曦臣站在金光遙身後,什麼話也說不出來,江澄看著藍曦臣跟金光遙
「晚吟,阿遙現在沒有靈力,你這打下去,他會受傷的」
江澄手中的紫電滋滋作響,收起紫電,江澄最終轉身離開
「江宗主這是在怨恨我嗎?」
阿遙想起兩年前觀音廟那一戰,奪舍回來後他只想見藍曦臣並且改過自新
藍曦臣看了一下江澄離去的地方,嘆了一口氣沒有追上去
「二哥,你戀愛了,是江宗主吧?」
金光遙走到藍曦臣面前,用堅定的眼神看著藍曦臣
藍曦臣淡下眼眸,江澄的反應感覺上就是完全不信任自己跟金光遙的關係
「半年吧,跟他在一起」
「還真的是猜中了,二哥不追嗎?江宗主的反應不太好欸。」
藍曦臣搖了搖頭,也看向金光遙,他才剛來還有很多事想要問金光遙
另一方面
江澄再離開之後過了一段時間,藍曦臣都沒有追上來
轉頭已經完全看不到藍曦臣了,江澄停在原地像是在等什麼一樣,然後過沒多久,又起身回了蓮花塢
「江澄回來了啊?大哥沒跟你一起?」
魏無羨笑著看著從外面回來的江澄,江澄看了看魏無羨
「我沒有找到他,半路出了一點小狀況,跟丟了。」
「是喔,那真可惜,江澄你放心啦,大哥他是真的愛你的。」
江澄繞過魏無羨坐到椅子上,拿起桌上的綠豆糕吃了起來
魏無羨發現江澄的眼神飄忽,想起以前江澄講謊話的時候也是這個樣子的
肯定是看到了,但是江澄不願意說,他也不好多問
「江澄,本來等你回來我就要跟你說的,我們今天要回去姑蘇了,過一陣子再回來看你?」
「嗯。」
江澄沒有繼續說話,玩著手中的綠豆糕,魏無羨嘆了一口氣,轉身離開去找藍忘機了
看到魏無羨也離開了,江澄放下手中的綠豆糕倒在椅子上
看到藍曦臣寵溺的用手帕擦金光遙的臉蛋的時候,他真的好生氣
對,那個時候是吃醋,但是也該馬上追上他跟他解釋吧,但是藍曦臣居然沒有追上來!
「藍曦臣你這個笨蛋⋯」
接下來的幾天,藍曦臣也沒來找江澄,江澄的臉色也越來越冷淡
魏無羨不在,藍曦臣也不來
「為什麼每次都是我要承受這些⋯」
又過了好幾天,江澄的臉色越來越差,眼下的陰影又回到了江澄的臉上
「爹爹,你還好嗎?」
江離一臉擔心的看著江澄,江澄朝江離笑了一下
「沒事啊,怎麼了?」
根本很有事啊,這個笑容也真的是很假!
「出去吧,爹爹累了想休息一下。」
「爹爹,最近父親怎麼都不來?你也不去找他嗎?」
江澄心臟一痛,裝作沒聽到似的把江離推到房門外,坐在榻上
他當然想去找藍曦臣啊!但是他也很生氣都過那麼久了,藍曦臣也不來找他
甩出紫電,用紫電包住自己就像那時候剛失去阿姐和魏無羨那樣
電流灌滿自己全身,只有這樣江澄才不會想的太多

藍氏清談會
江澄有些不安,太久沒看到藍曦臣了,不知道藍曦臣肯不肯理他了
今天江離只留了一句說要去一個人去夜獵人就跑不見了
「江宗主,好久不見啊。」
聶懷桑看著江澄,江澄不打算理會聶懷桑,轉頭裝作沒看到聶懷桑
「江兄,太過分了吧」
「幹嘛,我心情不好!」
江澄冷眼看著聶懷桑,對方只好認命走開,然後他看到了藍曦臣
「藍⋯」
藍曦臣滿面春風的走了進來,身後跟著金光遙,江澄內心忍不住ㄧ震
為什麼金光遙在這裡⋯
江澄看著藍曦臣,而藍曦臣當然也看到了江澄,但是礙於是公共場合,藍曦臣假裝沒看見江澄
然後從江澄身邊走過,江澄從頭到尾都盯著藍曦臣看
「什麼意思⋯?」
現在是當他不存在嗎?居然連看都不願意看到他了嗎?
江澄手握了起來,直到金光遙笑著抱了一下藍曦臣,江澄就再也待不住了
轉身緩慢的離開,藍曦臣也沒有注意到,倒是藍忘機看到了
看了看自己兄長一眼,在看向江澄離去的方向,決定起身去看看
偏偏魏櫻不喜歡藍氏的清談會就說什麼要去保護江離人就跑走了
另一方面
江澄坐在藍氏調養身子的冷泉,今天也有一些寒冷
眼淚終於忍不住滑落
「要分手難道都不會說一聲嗎⋯現在這樣什麼意思啊⋯」
江澄走入冷泉,想逼自己冷靜冷靜,冰冷的水讓江澄腦袋是清醒了一點
回想過去剛跟藍曦臣在一起⋯好像也都是自己一廂情願⋯
江澄抹去眼角淚水,巨大的痛苦快把江澄淹沒,閉上眼睛,江澄整個人滑進水裡
藍忘機看走過來就看到這樣的場景,嚇的立刻走到岸邊一把抓起江澄
江澄被藍忘機嚇到直接喝了好幾口水,坐到地上,江澄看向藍忘機
「咳咳咳⋯」
江澄什麼話也說不出,被泉水嗆的滿臉通紅
「要死也不要死在我藍氏。」
藍忘機其實是想安慰江澄,但卻不知道怎麼說出口,說出來的話重重的傷到了江澄
「誰要死!你才要死!我只是想冷靜冷靜而已!兩兄弟都一樣!都只會欺負我!」
江澄眼淚還沒有停下,但是江澄忘記自己其實還在哭
「過不過份啊你們,就算我真的死在這裡你們也很開心吧!也沒有人可以跟你搶魏無羨了!更別說藍曦臣了,他終於可以跟他的好三弟在一起了,你們⋯你們都一樣⋯」
江澄最終還是坐倒在地上,果然他就是要一個人對吧⋯
「江晚吟⋯我⋯」
「藍忘機,你去跟藍曦臣說,我要跟他分手!從此你們包含魏無羨不准在踏入我蓮花塢!」
江澄站了起來,甩頭御劍離開


隔日
藍忘機站在寒室外,正猶豫要不要進去的時候突然從遠方傳來了江離的聲音
「父親!!!」
藍曦臣忍不住一笑
「阿離,雲深不知處不可大聲喧嘩。」
藍曦臣坐在書桌前,看著江離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藍忘機也剛好趁這一次走了進來
「父親!你這幾天是在忙什麼?」
藍曦臣沒有說話,這幾天他都跟金光遙商討大哥的事情,他才知道原來在冥界他們不只見過面
還不小心在一起了
這一次奪舍還是大哥讓金光遙先回來找藍曦臣幫忙的
「晚吟這幾天還好嗎?」
「爹爹他這幾天感覺像是回到了16年前。」
江離看著藍曦臣,上次一別他都沒有時間去想江澄的事情
「父親,14年前爹爹撿到我的時候,爹爹的樣子跟現在差不多,有一次晚上我偷偷跑去找爹爹,被我發現爹爹他用他的紫電把自己團團包住。」
藍曦臣原本把視線放回桌上的卷宗此刻又抬頭驚訝的看向江離
「前幾天,爹爹跟我把紫電要了回去,雖然那本來就是爹爹的東西。」
江離是不知道江澄是不是又用紫電傷害自己,他只是把自己知道的說了出來
「兄長,作日的清談會,江晚吟有來你可知道?」
藍曦臣點了點頭,但是礙於公共場所他沒有跟江澄打招呼
等他在轉頭看江澄已經離開了
「他昨天離開後跑去了冷泉,彷彿想淹死自己一樣,雖然他是說在冷靜,但是他哭的很傷心。」
藍忘機看了看藍曦臣的反應,他慶生決定繼續說下去
「他說要跟你分手,從此不準我們在踏入蓮花塢。」
藍曦臣ㄧ震,這怎麼能行⋯分手⋯分什麼手啊!
轉身拿起朔月,踏上朔月飛向雲夢
「湛叔叔⋯」
江離看了看藍忘機,想問問魏無羨的下落
「我叔叔他⋯?」
「他還在睡,你順變幫我叫醒他。」
江離點了點頭走出寒室正想往靜室去找魏無羨聊天卻碰上了藍啟仁
「你⋯怎麼在這?」
藍啟仁一臉防備的看著江離,他知道有江離這個人存在,但是也從沒看過,藍曦臣也不願讓江離跟藍啟仁有見面的機會
「叔公!」
江離本來就是一個愛撒嬌的人,江離對藍啟仁行了一個禮,藍啟仁原本是想淡淡的回應他,卻被江離下一個動作嚇到
江離勾住藍啟仁的手臂,他一直希望能夠去逛逛彩衣鎮,原本去找魏無羨也是希望他能夠帶江離去彩衣鎮玩玩,但是他不想被灑狗糧啊⋯
「叔公,可否帶阿離去彩衣鎮玩玩?阿離保證會乖乖的聽叔公的話!」
藍啟仁看了一眼江離,他帶藍曦臣跟藍忘機那麼多年了,這兩個小孩從來沒有對他撒過嬌
現在卻被江澄領養的孩子親切的叫叔公,還要他帶他去彩衣鎮玩
「你⋯不怕我?」
「為什麼要怕?叔公很可怕嗎?」
藍忘機偷偷躲在門內看著爺孫倆的對話,默默的在心裡讚嘆了江離一番
藍啟仁最終還是被江離拖著去彩衣鎮玩了一翻。
另一方面
藍曦臣來到雲夢,飛快的走像江澄的臥房,輕手輕腳的打開江澄臥室的房門
還真被江離說中,江澄果然把自己困在紫電裡面,滿臉蒼白的睡在榻上
「該死的⋯」
他顧著處理大哥的事,都忘記江澄當初所受的傷,對他也總是患得患失,自己卻不顧慮他的感受,硬是要見金光遙
「晚吟!醒醒!」
江澄恍惚的睜開眼睛,一看到藍曦臣立刻收起了紫電
「幹嘛傷害自己阿?是要我心疼你嗎?」
藍曦臣很生氣,不懂江澄為何要這樣做,而江澄本來就吃軟不吃硬的,看到藍曦臣生氣,聽到藍曦臣說的那句話,也發作了
「我不需要你的心疼,你的心疼留給你的好三弟吧!清心鈴還我!而且我要跟你分手!!」
「江晚吟,你可以不要每次都用這個方法逼我,看到你這樣難道我不難受嗎?」
江澄火大的看著藍曦臣,手指甲又陷進了掌心肉裡了
「藍曦臣,我什麼時候逼過你了?你不來找我,你也不會看到啊,我要怎麼做跟你又有什麼關係?你就好好跟你的金光遙在一起就好了!」
伸手用靈力將清心鈴召回到自己身上,江澄撇頭不想在看見藍曦臣
藍曦臣在清心鈴被拿走後快步向前伸手拉住江澄拿著清心鈴的手腕,江澄吃痛的驚呼,藍曦臣似乎沒有注意到
「藍曦臣,放手!不要逼我用紫電抽你!」
藍曦臣搶回江澄手中的清心鈴,然後一把抱住江澄
「我愛的人是你,跟阿遙又有什麼關係?」
江澄全身都在顫抖,紫電的威力還在身上亂竄著,既然推不開藍曦臣
「晚吟⋯我們不吵架了好嗎?我已經讓你等了那麼久不想在跟你吵架了⋯」
藍曦臣抱緊江澄閉上眼既然也在顫抖
兩人之間燃燒的火居然是藍曦臣的先熄滅,原因是他心痛的不行了。
「跟你吵架,我的心都要痛死了⋯不吵架了好嗎⋯那麼多天沒看到你夫君⋯難道你都不想我?」
江澄的火都被這些話澆熄了,眼淚好像又要留下來了
「痛死你活該,你以後少接近金光遙,不准幫他擦臉,不准讓他抱你!」
回抱住藍曦臣,江澄把臉靠在藍曦臣胸膛上
突然藍曦臣低下頭用額頭觸碰江澄的額頭
懷裡的人溫度不太正常啊⋯
「好啦⋯不跟你吵架了⋯我幫你揉揉,心就不痛了。」
「你生病還有那麼大的力氣跟我吵架⋯真的被你江晚吟打敗了⋯」
把江澄打橫抱了起來,江澄本來沒什麼感覺的,但是他現在確實是很不舒服
腦袋也開始一片混亂,還是乖乖的揉了揉藍曦臣胸膛
「還痛嗎⋯?」
藍曦臣又嘆了口氣,把江澄放到竹榻上,抓住江澄的手,看到剛剛抓江澄因為手力太大留下的痕跡
唉⋯又傷了他⋯藍曦臣輕輕吻了一下江澄手腕上的紅痕
「渙哥哥⋯我好想你⋯可是你怎麼可以那麼久都不來找我⋯明知道我吃醋了也不馬上來找我⋯還待在金光遙那邊⋯我也會痛啊⋯我在路上等你等好久,你都沒來⋯」
還是留下了眼淚,江澄放下了剛剛的偽裝,藍曦臣心疼的吻了吻江澄的眼
只有在藍曦臣面前,江澄會跟個孩子一樣跟他撒嬌,因為這本來就是江澄的本性
「不哭了喔⋯不哭了⋯」
藍曦臣抹去江澄的眼淚,但是江澄的眼淚一發不可收拾,這幾天等藍曦臣的壓力通通變成淚水流了出來
江澄把藍曦臣拉到自己的竹榻上,然後讓藍曦臣抱緊自己
「我一直在做惡夢⋯都沒有睡好⋯」
「我陪你睡。」
藍曦臣又恢復原本的溫柔雅正,從小到大從來也沒人可以讓他如此生氣
「阿遙跟大哥在一起了,這幾天沒有來找你就是在探討如何讓大哥也回來,冷落了你,對不起」
「你是不會寫封信給我嗎⋯?我很害怕你就這樣跟金光遙⋯」
「傻晚吟,我愛的人是你啊⋯」
江澄躲在藍曦臣懷中嘴角彎了起來,不管聽幾次總是能讓江澄甜到心裡去,以前總是害怕,害怕自己宗主的身分跟男人在一起很不妥,但是真的在一起了⋯他又害怕有一天他會失去
感覺到身上的靈力,江澄抬起頭,卻被藍曦臣吻住,不讓江澄說話
江澄看著藍曦臣放大的臉龐,伸手輕輕觸碰藍曦臣的臉,眼神充滿愛戀
感受到江澄的視線,藍曦臣一睜開眼,江澄嚇了一跳連忙閉上眼
藍曦臣笑了出來,愛憐的順了順江澄的頭髮,在江澄緊閉的眼睛上落下細碎的吻
「你⋯別這樣⋯」
這感覺都快滿出來了,讓江澄有點害怕會失去
「晚吟,說你愛我,快點⋯」
藍曦臣像是哄小孩那般,看著江澄,江澄紅了臉低下頭
「我愛你⋯藍渙⋯」

「藍渙,幻希呢?他是不是跑去姑蘇了?」
「嗯,他請思追送了一封信來,說是叔父把他留下來聊天了!」
江澄睜大眼睛,那個藍老人居然要幻希留下來陪他聊天?!
「我聽說上次阿離拉著叔父在彩衣鎮玩了一翻,叔父居然會讓阿離這樣抓著他到處跑,也是厲害」
藍曦臣忍不住一笑,或許江離就是有這個本事吧,讓叔父也拿他沒轍
「看來叔父是被阿離一句一句的叔公給洗腦了,畢竟從小到大我跟忘機對他都是很尊敬的,突然冒出一個阿離,他應該還是挺開心的。」
「我還以為藍老先生不喜歡江家人呢,誰叫你跟藍二都是跟我們江家人在一起。」
藍曦臣點了點頭,雖然是江澄先喜歡他的,但是招惹他還是他們藍家人
江澄坐在竹榻上,雙手抱著自己的小腿,將臉埋在膝蓋與膝蓋之間
「晚吟,你想不想跟我結成道侶?就像忘機跟魏嬰那樣。」
藍曦臣也不管江澄的回答,半跪在榻邊
「我想要跟你一直一直的像現在這樣在一起,如果你在乎宗主的位置,不是你退就我退吧,你如果不放心就我退,思追這些年也已經成長的夠資格接任位置了。」
考慮到金淩目前跟景儀的關係,還是讓思追去接任會比較好
江澄什麼話也說不出來,驚訝的看著藍曦臣,一股從內心往上升的奇異感覺
「你願意答應我的求親嗎⋯?」
江澄眼淚滑了下來,怎麼談個戀愛自己就像是水龍頭一樣,動不動就因為藍曦臣而流眼淚
「你確定嗎⋯?你真的要跟我結伴侶嗎?我⋯難相處,脾氣又差⋯」
「我全都接受,晚吟答應我吧⋯」
江澄從竹榻下跳下來抱住藍曦臣,眼淚沾濕了藍曦臣的衣領
「我願意⋯非常願意⋯藍渙⋯謝謝你⋯」
藍曦臣將頭靠在江澄的髮頂,抱緊江澄像是想將江澄融進自己體內一樣
「藍曦臣⋯你要做好準備⋯就算我對你提分手,你也要像昨天那樣死皮賴臉的纏著我!」
藍曦臣聽完忍不住輕輕的笑了起來
「我知道了,但是我不會讓你在有機會對我說這一句話了。」
「報!江宗主!」
門外江氏門生大聲的呼喚江澄,江澄看了一眼藍曦臣默默離開他的懷抱坐起身
「什麼事?」
「宗主,魏無羨魏公子站在雲夢外徘徊,是不是宗主有下令不准魏公子進蓮花塢?」
江澄這才想起來昨天晚上跟藍忘機說的,看來藍忘機都跟魏無羨說了
「要去找無羨嗎?他應該是聽了忘機的話不敢自己進來找你吧。」
藍曦臣笑了笑,這對兄弟也是總是讓人很擔心他們的關係
「你在這裡等我,我去看看魏無羨在耍什麼招」
江澄說完就起身往外走去
而另一方面魏無羨其實很難過沒想到他又再一次錯失安慰江澄的機會
蹲在地上魏無羨默默的拔著雜草,藍忘機站在魏無羨旁邊
「魏嬰,要不先回去吧?」
魏無羨難得沒有理藍忘機,只要想到江澄一個人默默承受痛苦他就很難過
「我雲夢的雜草還輪不到你拔吧,魏無羨。」
「江澄!」
魏無羨站了起來,但是還沒說出口任何一句安慰的話,魏無羨的眼淚就先掉了
「喂⋯你哭什麼啊?這樣藍二會以為我欺負你。」
藍忘機默默的站在魏無羨身後,眼神沒有半點溫度,但是江澄卻知道藍忘機此刻的想法
「江澄⋯我覺得⋯我好不稱職⋯每次你傷心難過⋯我總是不在你身邊⋯讓你一個人默默沉受⋯⋯」
江澄嘆了一口氣,走到魏無羨前面,然後窩進魏無羨懷中,從來也沒跟藍曦臣以外的人撒過嬌的江澄,此刻居然在跟魏無羨撒嬌!
「你只要答應我,不管我說什麼傷害你的話⋯你都不要離開我就好了。」
魏無羨看著躺在自己懷中的江澄,江澄閉著眼睛,靠在魏無羨身上
「江澄⋯⋯我答應你⋯」
「喂,這什麼情況⋯?」
藍曦臣ㄧ走出來就看到這樣的畫面,藍忘機站在一旁默默的看著兩人
「我身體不舒服⋯藍渙你抱我⋯」
江澄離開魏無羨的懷抱,看了看藍曦臣,伸出雙手
藍曦臣雖然很不爽剛剛的畫面但還是走到江澄面前準備抱起江澄,卻被江澄撲了個滿懷,嘴唇被江澄吻住,就在藍忘機跟魏無羨面前。
「江澄!!你變了!」
江澄笑了笑,離開藍曦臣的嘴唇,然後一臉得意的看向魏無羨
「他,藍曦臣剛剛在我房內跟我求親,魏無羨,破例讓你們兩個當我的見證人,這下藍曦臣你跑不了了。」
江澄笑著笑著喜悅的眼淚滑了下來,藍曦臣也笑了,這樣的江澄真的好可愛
「恭喜。」
藍忘機第一個說話,簡短的兩個字讓江澄很開心
「藍忘機,昨天謝謝你救了我,後來想一想你是想安慰我吧⋯?」
魏無羨還在震驚江澄的轉變,藍忘機只是默默的點了一下頭沒有繼續說話
「江澄,這才是原本的你嗎?」
「對,這才是我的晚吟,無羨你應該要慶幸,這代表晚吟是真的原諒你了。」
江澄沒有繼續說話,只是淡淡的看著魏無羨的反應,魏無羨愣了一下,衝到江澄面前將江澄抱緊懷裡
「江澄⋯江澄⋯」
江澄靠在魏無羨的胸膛上,魏無羨才剛要抱緊江澄,藍家兄弟就分開了兩人
「一次我可以忍,第二次不行。」
藍忘機淡淡的說著,藍曦臣則是一臉吃味,江澄微微一笑靠在藍曦臣肩膀上,腦子熱的不行
「藍渙⋯謝謝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654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taeerr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曦橙「惡夢」全...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an90149大家好
墨繪ACG更新,這次的是史努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