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聖劍LOM同人文】031/19. 沉眠於波浪間的追憶(4)完

作者:Fish Yu│聖劍傳說 Legend of Mana│2022-01-14 22:24:14│巴幣:6│人氣:69


遙和席娜一路走到了臨近海邊的水上餐廳「海之幸」外面,發現托瑪正在這裡打聽消息。

「在下是帝國軍的士兵托瑪。」托瑪向餐廳的人發問道:「在下正在調查帝國船艦沉沒的原因,有人知道什麼嗎?」

聽了托瑪的話,餐廳裡頓時響起一陣議論紛紛的低語。一隻海賊企鵝開口:「偶們對那件事的經歷一片空白呀!只是回過神來後,眼睛都好痛倒是真的。」

「對呀對呀!」另一隻企鵝也附和道。

「……這樣啊。」托瑪失落道。

托瑪正待轉身離去,突然,又一隻海賊企鵝說話了:「等等!雖然不知道事實是怎樣,但籃子魚那傢伙當時好像從海裡發現了什麼,或許有關係也說不定。」

「籃子……?」

「好像就是籃子魚,就是死纏著海岸旅館舞孃的傢伙。最近突然發了筆橫財,簡直跩上了天呀。」海賊企鵝補充道。

「謝謝!在下這就前去調查!」托瑪向海賊企鵝微微頷首後,連忙跑向海岸旅館,一下子就沒了蹤影。

「船難後,籃子魚在海邊發現了什麼……和這件事有什麼關係嗎?」看著托瑪匆匆離去的身影,遙不禁疑惑道。

「我有個很奇怪的想法……」席娜喃喃道,看見遙將注意力轉向自己,她連忙解釋:「呃,我們先前也說過,沉船、鬧鬼、籃子魚變成暴發戶,都是在一個月前發生的,對吧?」

「是沒錯。」遙應道。

「剛剛那些企鵝又說,籃子魚當時從海中發現了什麼……」席娜推測道:「那會不會和他一夕致富有關?」

「那他八成是撿到了個很值錢的東西。」遙淡淡地說,突然又反應過來:「很值錢的東西……之前的花人老闆好像有說過,是個寶石……?」

看著席娜凝重的面孔,遙擊掌大叫起來:「青之瞳!」

「有可能。」席娜的手抓得更緊了些:「我想……我們得去盯著那個籃子魚,免得被那個女人先下手為強。還有……也要注意那個托瑪,他不是要去找籃子魚嗎?」

「那妳先去舞廳盯著那條魚,我去找托瑪。」遙說道。交換了個眼神後,兩人匆忙趕往海岸旅館。


進入海岸旅館,兩人便直接去了舞廳。舞廳中還是只有籃子魚和舞孃露芳修,於是遙留下席娜,準備去找托瑪。

幸運的是,遙才踏上旅館前的通道,就看見了托瑪。他正想叫住對方時,對向衝來一個氣喘吁吁的人影,那正是先前說要去找托瑪問話的柏伊德警官。

「你、你,等一下!」柏伊德警官一邊說著,一邊讓托瑪看了他的證件:「我是警官!」

「柏伊德警官……?」托瑪看了看證件上的名字和職稱,有些疑惑起來。

「有可靠的消息指出,沉沒的帝國船,和旅館的幽靈,是有關聯的。」柏伊德警官開門見山地說道。

「帝國船和……幽靈?」托瑪疑惑道。

帝國船和幽靈會有什麼關係?遙一頭霧水。

「怎麼樣?可以幫忙嗎?」柏伊德警官提出建議。

「說得也是,當然沒問題。」托瑪允諾道。

「嗯,那麼請多多指教。」柏伊德警官和托瑪握了握手,隨即又問道:「對了,要怎麼稱呼你?」

「在下名叫托瑪。」托瑪簡潔地答道。

「好了,那麼托瑪先生,我們去找那個籃子魚吧。」說完,柏伊德警官就要和托瑪一起走回旅館。

遙見狀,連忙上前叫住兩人。「托瑪!柏伊德警官!」

柏伊德警官聞言,突然抬起頭來,銳利地打量著遙:「……你是……」

「你是……遙先生!」托瑪認出來者,喊道。

「不用加先生了啦。」搖擺擺手:「你們現在要去找籃子魚嗎?」

「正是,聽說他和沉船有關,本官正要去找他盤問。」柏伊德警官回道。

「我帶你們去吧。席娜也在籃子魚那裡。」遙自告奮勇。

「不,我們可以……」柏伊德警官話聲未落,卻被托瑪興奮的聲音打斷。

「真的嗎?那就拜託你們了!」

「警官?不一起走嗎?」遙望向似乎欲言又止的柏伊德警官:「平常你不是很積極的嗎?有什麼好猶豫的?」

「沒這的事,我們走吧!」柏伊德警官聞言,頓了頓足,便和托瑪隨著遙走進海岸旅館。


回到舞廳,托瑪隨即一個箭步上前,向籃子魚攀談:「在下是帝國軍的士兵托瑪,目前正在調查日前的帝國船沉沒的事件,你知道什麼事嗎?」

「我不知道哪。什麼都不知道哪。」籃子魚瞬間露出了緊張的神情,卻仍以一貫的倨傲姿態回答了他。

「你、你!怎麼會這麼有錢,好樣的!」柏伊德警官在一旁說道。

面對柏伊德警官的這番反應,托瑪沒有反應,他在意的只有帝國船沉沒的情報。倒是席娜扯扯遙的衣袖,小聲地問他:「警官是不是有點怪怪的?」

「哪裡怪?」遙疑惑道:「先等等……先聽聽看他們說什麼。」

「呼呼,哼。」即使面對警官的盤問,籃子魚還是不可一世的模樣。

「不管怎樣,你繼承了寶石吧?難道沒從寶石裡看過事情的經過嗎?」柏伊德警官急切地問道。

「該~怎麼辦呢~?」籃子魚還是那副欠扁的語氣。

「是『青之瞳』吧?發生在海上的事,全都能播映出來的,不可思議的寶石……」不知怎地,柏伊德警官的語氣越來越輕柔,跟以往大聲公的他很不一樣。

托瑪聞言,激動地向籃子魚開口:「也讓我看看那個寶石!這樣一來,帝國船沉沒的原因就……」

「不要。」籃子魚迅速地拒絕了。

「我好想看一下『青之瞳』呢。」原本在台上跳舞的舞孃露芳修突然開口道。

就露芳修而言,儘管自己很討厭那個色瞇瞇的籃子魚,但她也知道籃子魚對自己有好感,她於是開口要求一下,也算是幫別人的忙。

「好呀~」原本不可一世的籃子魚果然上鉤。

「好~棒。」露芳修讚許地說道,籃子魚連忙從懷中掏出一個成人拳頭般大小的藍色寶石,放在掌中。

那個藍色寶石,閃耀著和珠魅之核同樣的光輝,而呼應了想知道沉船事件經過的托瑪強烈的意念,突然,當天發生在海上的事,就這樣播映在眾人眼前。


眾人所見之景,似乎轉換成了某人的視線。周遭的景物不再是海岸旅館的舞廳,而是一艘正航行於海上的武裝船艦,觀看著的視線,正向著甲板上一列整齊的士兵,士兵前方還有一個發號施令的隊長。

「我們這次的任務,是要取得最強的火器兵器。就照目前的方向,向波爾波塔航行。為了達成陛下的目的,奉命使用武力也是無可奈何的,我會為你們的戰鬥祈求勝利的。」隊長向其他人交代命令。

「喔喔!」士兵們一致回答。

「那麼……就回到各自的崗位去……」

突然,一名慌張的士兵衝到隊長面前,大叫道:「托納隊長!不好了!」

「怎麼了?」隊長回問道。

「前方的海面上,出現了魔女!」

「海之魔女?」隊長四處張望:「糟糕!大家快秉持堅定的心志!不能聽進那歌聲啊!」

雖然隊長連忙下令,但已經來不及了。伴隨著一陣奇異的歌聲,一個女人的身影在船的上空飄蕩著……

原本平靜的海面突然捲起了巨大的漩渦,將海水及船隻快速地吞沒了進去,隨著士兵們紛紛倒下,觀看者的視線也模糊起來……這一切發生之突然,簡直叫人措手不及。

「這是……青之瞳的記憶?」席娜的聲音傳來:「這是誰的核……?」

像是呼應席娜的問話般,一個面容驚惶的女性突然出現在觀看者的視線內──

「薩弗!危險!」

「瑪莉娜!」

觀看者的視線突然迅速往下方拉動,似乎正在往後跌落。

倏地,畫面全部消失,一行人又回到了舞廳,個個冷汗涔涔、無法多置一詞。

留在席娜眼中的,是一個有著淡藍色眼睛和頭髮、胸前鑲嵌著一個海藍寶石的……珠魅女子歉疚卻又哀傷的微笑;而雖然只有一瞬間,席娜還是看見了那隻刺穿珠魅女子、並奪走珠核的怪物利爪。

那就是這個寶石核「青之瞳」的主人──薩弗在那陣混亂中,最後所見的光景。

「原來如此……是敗在海之魔女的手下啊……」托瑪一臉沉痛。

「怎麼好像好可憐的樣子……」露芳修也難過地說道。

「奇怪……柏伊德警官呢?」遙環顧四周,發現少了一個人。

突然,一個全身都由骸骨組成、士兵模樣的戰士出現在眾人面前。

「哎唷!」籃子魚首先被這個不速之客嚇到。

「把我們死去的真相……青之瞳……交出來!把青之瞳……」骸骨戰士走近籃子魚,沉聲吼道。

「我,我知道了!給你就是了!這樣就行了吧!」

籃子魚顫抖地交出寶石「青之瞳」,而骸骨戰士一拿到寶石,馬上跑出舞廳門口,一下就不見蹤影。

「好可怕唷!幽靈會走路哪!」儘管看到幽靈離去,籃子魚仍抖個不停。

這時,一個出乎大家意料的對象跑進了舞廳,來者正是柏伊德警官。

一看到籃子魚,柏伊德警官上前:「本官是柏伊德警官!要來向你詢問你所繼承的龐大遺產!」

「已經沒有遺產了啦!」籃子魚哭喪著臉說道。

「嗄?那『青之瞳』呢?」

「你不也看見了嗎警官?被那個幽靈給拿走了不是嗎!」托瑪也說道。

「啥?什麼幽靈?是不是還沒睡醒呀你們?」

「咦?」托瑪也有些混亂:「你剛剛不也在這裡嗎?」

「在這裡?我嗎?」柏伊德警官一臉迷惘,突然,他暴跳了起來,還伴隨著招牌的啪噠聲響。

「不,等等。」雖然臉色依然蒼白,席娜卻開口:「這才是柏伊德警官!」

「什麼叫這才是?」遙疑惑地看向席娜,其他人也一頭霧水。

「剛剛警官在說籃子魚怎麼會這麼有錢的時候,我就覺得很奇怪……」席娜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道:「我們先前問警官關於籃子魚的事情時,警官就說過他繼承了朋友的遺產……既然他當時知道,剛才又何必問呢?」

「對了,妳這樣講的話……」遙也回憶起來:「剛才在走道上,警官還問托瑪叫什麼名字,但他明明就跟我們說過有個叫做托瑪的帝國士兵來調查……那他就沒必要再問他叫什麼名字……」

「被擺了一道啦!」柏伊德警官邊發著火,邊解釋道:「那是寶石小偷珊德拉!幽靈八成也是那傢伙扮的!」

「怎麼這~樣!」籃子魚大聲哀號,隨即往後一仰,口吐白沫地昏了過去。


「哎呀,不管怎麼說,還是謝謝你們解決了幽靈事件呀!這是先前約好要給你們的謝禮!」

不同於滿臉灰敗的籃子魚,旅館的櫃台老闆面帶喜悅、神清氣爽地向兩人說道。席娜接過一看,那是代表著「海賊船巴爾德」的工藝品「海賊的鉤爪」。

「還有這個!兩人份的免費住宿券!」另一位老闆則是喜孜孜地將票券交給遙。

「哦,多謝啦!」遙高興地接過,隨即轉身面向席娜:「席娜……我們也該走了。」

「什麼?你們已經要走了嗎?」老闆遺憾地問道。

「不是的。」席娜笑笑:「是和一個朋友約了要在海灣見面,追悼那些在船難中罹難的士兵。」

「這樣啊,那請代我們致意吧。」兩位老闆的神情也隨之嚴肅起來。

謝過老闆,遙和席娜便來到城鎮西方外緣的海灣。在那裡,托瑪正緩緩地把一束花放在懸崖上。

「總算都塵埃落定了……」托瑪遙望著大海,緩緩地說道,而遙和席娜只默默地站在他身後,沒有出聲。

在舞廳的事件結束後,托瑪才向兩人提起,那位出現在眾人回憶中的托納隊長,正是托瑪相依為命的弟弟。

在這片沉默中,突然,有一把刀,在原本空無一物的空氣中劃出一條裂縫,接著裂縫被撐開,從裡面出現的骨骸,一塊塊地組成了曾出現在旅館舞廳的骸骨戰士。

遙和席娜立刻戒備起來;托瑪雖然不明所以,卻也生氣地對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說道:「又是妳!妳是叫珊德拉吧!妳還玩不夠嗎!」

孰料,那位骸骨戰士卻緩緩地對托瑪喊道:「……托瑪大哥……」

托瑪一驚,眼前的不是珊德拉!而是……

「難道是……托納?你是托納嗎?」

遙和席娜交換了驚訝的一瞥,回憶中的托納明明還是人類,怎麼現在卻變成這副骸骨的模樣?

「奉皇帝陛下的命令……即使已經死去……還是要去取得最強的火器兵器。」骸骨戰士緩緩道:「我只是為了想見大哥一面,才會出現在此……」

「已經夠了,托納!」托瑪很是沉痛:「那個命令就由我來繼承……你就安心的走吧。」

「做不到……皇帝陛下是不死的……操縱死者的人……」

「即使是為了帝國,但是其他死者也沒像你一樣甦醒,告訴我!你為什麼甦醒了呢?」

托納的聲調顫抖起來,他斷斷續續地說道:「……骨……龍……」

「托納?」托瑪緊張起來。

如同來時一般,托納再度用刀在空中劃出一條隙縫,然後又一塊一塊地回到縫中那個扭曲的時空裡……

「托納!」托瑪對著空無一物的大海叫喊著,一邊掩住了臉……


過了兩天,遙和席娜走在波爾波塔的街道上,籃子魚破產的消息已經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最佳消遣話題,甚至有不少看不慣籃子魚先前那副暴發戶嘴臉的人說這是幽靈的報應。

遙和席娜並沒有仔細去聽這些加油添醋的傳言,直到一個聲音叫住了他們:「遙,席娜,可以耽誤你們一下嗎?」

兩人轉身,發現叫住自己的,竟然是芙拉梅修。

「妳是……芙拉梅修?」席娜遲疑地開口:「有什麼事嗎?」

「那個……先前對你們很失禮,真是對不起。」芙拉梅修道歉道:「有件事……我想問問你們。」

「什麼事?」遙疑惑地問道。

「鎮上都在傳說,是你們解決了海岸旅館的鬧鬼事件。」芙拉梅修的聲音突然急切起來:「我想問一下,你們看到的幽靈,是什麼樣子的?」

遙和席娜面面相覷了一會兒。難道她其實對幽靈很感興趣?

「嗯……個子高高的,全身都是骸骨。」遙回答道。

「聲音呢?」芙拉梅修急切地問:「他的聲音如何?」

「聲音很低沉,是男人的聲音。」席娜回答道,意識到芙拉梅修的問題似乎不太尋常。

「男人的聲音……」芙拉梅修聞言,露出了個不知是放鬆、還是失望的表情:「那……就不會是艾蕾了……」

「艾蕾?」席娜疑惑地唸道:「是妳的朋友嗎?」

「可以解釋一下嗎?」遙也問道。

芙拉梅修沈默了好半晌,接著才抬起頭看向兩人:「我在想……我原本以為,那個幽靈可能是我的朋友……但幸好不是她。」

難怪芙拉梅修之前聽到幽靈的事情時,反應會這麼激烈。遙和席娜又對看一眼,席娜接著問道:「那……妳那位朋友呢?」

「她失蹤了。」芙拉梅修憂愁地說道:「明明就是個膽小鬼,竟然還給我搞失蹤這一套……艾蕾真是……不知道是該說她是膽小還是膽大……」

「妳為什麼會以為那個幽靈是你的朋友?」遙問道。

「需要我們幫忙嗎?」席娜也問道。

「人類是沒辦法的。」芙拉梅修淡淡地說了句:「連靠近都靠近不了。」

「靠近不了?」席娜疑惑道。

「也是因為這樣,艾蕾才會聽信那種來路不明的人的話,跑到海中的孤島去唱歌!」芙拉梅修突然生氣起來:「所以才會被壞人利用了!」

「被壞人利用,是指……?」

「……這和你們沒有關係,謝謝你們。」芙拉梅修嘆了口氣,不等遙或席娜開口,她就逕自消失在一個大水泡中。

環繞在海港城鎮波爾波塔四周的,是和先前一樣的天空和大海,街道也如往常般熱鬧。

雖然環繞在此的鬧鬼、船難和寶石小偷事件都已經告一段落,但是出現在青之瞳記憶中的那位珠魅女性的面容,還有芙拉梅修有所保留的話語,已然取代先前的謎團,盤據在遙和席娜的心頭。


次回〈樂器製作〉

「上這堂實習課的首要條件是:你不能是音痴。」

敬請期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644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聖劍傳說 Legend of Mana|聖劍傳說 瑪那傳奇

留言共 2 篇留言

韶雩
我來補進度了~

當初第一次玩這個事件的時候(還看不懂日文),就覺得:警官怎麼沒有暴跳如雷,知道真相之後,滿腦子在想小偷是怎麼扮演自己凹成身高一半的角色(?

04-29 17:18

Fish Yu
欸……你不說我還沒想過這點耶(驚)
就……變身?(已經不只是變裝了)04-29 18:11
韶雩
說不定是寶石王(?

04-29 20: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realnofish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聖劍LOM同人文】03... 後一篇:今天很開心!因為我生日啦...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vonne40528(=゚ω゚)
快要放暑假惹(=゚ω゚)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