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聖劍LOM同人文】028/19. 沉眠於波浪間的追憶(1)

作者:Fish Yu│聖劍傳說 Legend of Mana│2022-01-14 22:16:42│巴幣:6│人氣:39


當賢人瑟爾法觀察叢林「徵兆」的同時,另外一個徵兆,出現在距離大陸不遠的海面上。

晴朗無雲的天空下,海面卻宛如在狂風暴雨肆虐下般地洶湧,甚至出現了巨大的漩渦,卻在傾刻後突然回歸平靜,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般;唯一與原先不同的是,先前航行於該海域的一艘大船已經不見蹤影,只剩下少許殘骸遺留在海面上。

接著,在當天的深夜,一個依附著船隻殘骸的人影,隨著海潮的波浪,踉踉蹌蹌地走上海港城鎮波爾波塔西方的海灣沙灘。


「……三更半夜的,是誰啦!」一個語帶不耐的聲音,口齒不清地回應著外邊傳來的急促敲門聲。

出聲抱怨的,是居住於海港城鎮波爾波塔的一位有名老漁師生前養育的謎樣生物,名字叫做籃子魚。

鎮上老一輩的人曾盛傳,這位以編籠捕魚為業的老漁師,在某日的捕魚工作中,發現有條長相像魚、卻有著人類體型的奇怪生物,正奄奄一息地倒在他置於海邊、用以捕捉魚蝦的籠子中,看來是誤入了陷阱。

老漁師並沒有殺掉這個奇怪生物來換取食物和金錢,反而為他的掙扎和苦痛流下了淚水。說也奇怪,似乎是老漁師的淚水起了某種作用,這生物非但沒有死去,反而還好轉起來,經過數日的調養,已經恢復生龍活虎的狀態。

老漁師也很高興,便收留了這個奇怪生物,並幫他取名為「籃子魚」,一老一小在波爾波塔和平度日,直到老漁師以高齡去世為止。

由於老漁師生前對籃子魚的寵溺,籃子魚因而養成了任性驕縱的性格,在他人眼中,籃子魚並不是個受歡迎的往來對象,肯和他做朋友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此時,正在籃子魚位於海港城鎮波爾波塔的「瑪莉娜購物街」上的住家外焦急敲門的人,就是籃子魚少數的朋友之一。

「你是……薩弗?」打開門,籃子魚驚訝地望著門外那個一身狼狽的青年。

薩弗眼見籃子魚開了門,立刻閃身入內,並關緊了門。

薩弗有著一頭青銀色的頭髮,一雙炯炯有神的藍色眼睛,身上穿著一席以上等質料剪裁而成的深藍色衣裝。只是衣服在胸前被劃開了一條縫,隱約可見青年的胸前鑲嵌著一個閃爍著藍色光輝的寶石。由胸前的特徵看來,他也是亡佚的古老種族「珠魅」的倖存者之一。

「怎麼啦?你怎麼會在這時候跑來啊?」籃子魚不懂薩弗何以如此緊張,還從窗子往屋外看去:「你的騎士保鑣沒有跟來呀?那個海藍寶石的亞克雅大姐?」

「瑪莉娜她……死了。」薩弗艱難地吐出這番話:「為了保護我,她犧牲了自己,淪為了寶石小偷的犧牲品……」

「什麼!」籃子魚大吃一驚:「寶石小偷?你是說那個珠魅殺手……殺了亞克雅大姐?」

薩弗沉痛地說道:「我這次來,是有件事想拜託你。」

「什……什麼事?」一聽到被兇惡殺人犯追殺的朋友有事情拜託自己,籃子魚遲疑了。

「我要請你保管一樣東西。」薩弗低聲說道。

「什……什麼東西?」籃子魚雖然害怕,卻仍鼓起勇氣,頗有義氣地回問。

薩弗開始解釋:「你也知道,我和瑪莉娜一直躲藏在距離大陸很遙遠的帝國。原以為過了這麼久,寶石小偷狩獵珠魅的風聲也漸漸平息,才想回到這裡來;所以我們隱瞞了身分,搭上了帝國軍定期往返波爾波塔的武裝船艦……」

籃子魚點頭,仍不明所以:「但是為什麼……」

「恐怕我們是中了寶石小偷的埋伏。」薩弗似乎心有餘悸:「海面上突然發生了異變,寶石小偷也趁機襲擊了我們,千鈞一髮之際,瑪莉娜將我推下了海,但她自己……」

漆黑的海上,在薩弗落海的同時,他也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搭檔遇害。那瞬間彷彿成了永恆,一切就像慢動作一般──

「薩弗!」

「瑪莉娜!」

薩弗落海耗時不過寥寥數秒,但瑪莉娜最後那個歉疚卻又哀傷的微笑、那隻從背後刺穿她的身體、並將她的珠核抓握至手中的怪物的影像,卻總是在他腦海中翻騰著。

雖然我承擔著治療義務的公主之職,卻一點也沒有相襯的能力,只能對妳頤指氣使來掩飾我的無力。既然身為我的騎士的妳已為我死去,我也不會獨活。

「青之瞳。」薩弗突然咬牙:「我要請你保管的,就是這個東西。」

「你在說什麼傻話,那不是你的核嗎?」籃子魚完全沒料到薩弗的用意。

薩弗像是沒聽到籃子魚的話:「你可以自由運用它,看是要賣掉、破壞,都隨你高興,但絕不能讓它流落到寶石小偷的手上,這是我唯一的請求。」

「你在說什……」

「比較麻煩的是,因為我目睹了帝國船艦沉船的經過,只要有心人得到了它,自然可以從中看見我所見的一切。我想再過不久,帝國方面應該會派人來調查,你要小心應對。」

「我不懂你的意……」

籃子魚的話突然止住了,取而代之的,是他一臉驚惶的表情;原因無他,只見薩弗將一個沾著斑斑血跡的藍色寶石核交付在籃子魚顫抖的手中。

那個寶石核被稱做「青之瞳」,同時也是薩弗原本鑲嵌在胸前、作為他生命能量的來源。

此時,薩弗胸前原本突起的寶石核,已經被一個凹陷的血渦所取代;而原本置於那個血渦中的物體,則被籃子魚止不住顫抖的雙手捧著。

「薩……薩弗……」籃子魚太過震驚,只能呆呆地望著青年:「你這是……做什麼?」

薩弗虛弱地笑了笑,隨即單膝跪落在地,並痛苦地喘著氣:「會來到波爾波塔這裡,除了要託付你這件事,我也想……到這個以她的名字為名的街道,向瑪莉娜做最後的追憶……」

多年前,為了逃離寶石小偷的追殺,我們決定要隱瞞身分,逃往遙遠的帝國本土。雖然帝國曾一度十分執著於蒐集珠魅之核,但以當時的局勢來判斷,留在此地的危險性,甚至比逃往帝國還要高出許多。

出發前,在這條街道上,我第一次放下我身為輝石之座的倨傲姿態,並解除了她必須守護我的宿命,但我的騎士仍堅決要保護我到底。

「不論薩弗大人您怎麼說,亞克雅絕不離開。」

聽完薩弗的話,有著淺藍色海藍寶石、身為半輝石之座的女性──亞克雅以一貫的冷靜向薩弗開口。

「只是,從今天起,就請您稱呼我為『瑪莉娜』吧,那是我的暱稱,不是熟人不會曉得的。」

「亞克雅……瑪莉娜……」

「這也算是隱姓埋名吧?」亞克雅露出了薩弗從未見過的溫和笑容:「既然是亡命在外,使用別名,好像也情有可原呢。」

「……亞……瑪莉娜,妳也別稱呼我什麼大人了……妳都說了,我們亡命在外,引人注意就不好了。」

無視於籃子魚驚慌的聲音。在薩弗的意識渙散、身體粉碎前,他的思緒已經回到遙遠的過去,停留在他和瑪莉娜在波爾波塔的街道上,自遠處傳來的波浪聲中,互相敞開心房的那個時刻。


遙和席娜前往斷崖城鎮格特後,已經過了大半個月的時間。

由於和史普利岡的戰鬥,讓席娜受傷不輕,在遙和達娜的堅持下,她只得留在寺院休養,直到她恢復為止。

休養期間,達娜每天都會帶遙和席娜,到寺院中幾個視野比較好的位置,欣賞整個斷崖城鎮的景色。席娜起先還覺得有趣,但寺院畢竟是修道者的清修之地,白天就已經十分安靜,到了夜裡更是靜得只聽得見自己耳鳴的聲音,時間一久,不免無聊起來。加上遙擔心家中五個小朋友(含寵物)的生活起居,在數十日的休養後,遙和席娜就告別了達娜,準備啟程回家。

「很抱歉,我只能送你們到這裡……」在寺院門口,達娜不捨地對席娜說道:「自從日前的事件後,我必須加強寺院的警備……瑪琪爾妲沒辦法來,但她要我向你們致意,並祝你們旅途平安。」

「沒關係的。」席娜感激地點頭:「我們自己可以回去的,謝謝你們這段時間的照顧。」

「我才要向你們道歉呢。」達娜不好意思地回道:「每次都讓你們捲入麻煩中……」

另一方面,不同於達娜和席娜的離情依依,艾斯卡迪則是以他一貫的冷漠表情和遙交談著。

「這個真的可以嗎?」艾斯卡迪朝遙腰間的單手劍點了點頭,那是以伊修白金鑄造而成,送給遙做為謝禮、以及補償他在對抗怪物時損壞的武器:「我以為你會換把新的大劍呢。你原先那把的質地不夠堅韌,所以承受不了你攻擊的強度。」

「不會,這個很順手。」遙的回答很敷衍。自從打倒史普利岡後,艾斯卡迪就老是盯著他,他實在沒法也不想解釋,索性裝死。

「你害怕你的力量嗎?」艾斯卡迪問道:「所以故意選了威力較弱的武器?」

煩不煩啊?遙懶得反駁,只避重就輕道:「我不過是想換個輕便的武器罷了,大劍需要雙手才能揮動,有時是太重了點。」

不等艾斯卡迪接口,達娜的聲音傳來:「艾斯卡迪?別再耽誤他們的時間了。趁著天色還早,路上比較不危險。」

遙如釋重負地應了聲,隨即走向達娜,留下艾斯卡迪佇立在原處。

看著遙明顯是在逃避的舉動,艾斯卡迪雖然不滿,卻也無可奈何。

無論如何,今後瑪琪爾妲將由我來守護,我絕不再讓亞維因的爪牙再接近她一步。

還有達娜……基於保護瑪琪爾妲的立場,她應該會和我站在同一陣線上。但是即使加上了達娜、以及療癒寺院內可動員的人力,仍然不夠。

遙擁有我所冀求的強大力量;至於席娜,雖然不知道她的實力,但看過她和史普利岡的戰鬥,想必也是不能小覷的對象。如果他們的力量不能為我所用,至少也不能讓他們妨礙我。

看著遙和席娜的身影漸漸消失在斷崖之道的末端時,一語不發的艾斯卡迪,正懷著這樣的思緒。


回程途中,遙一反以往的快活,變得沉默寡言;席娜好幾次叫他,都發現他在發呆。

接近德米納鎮時,兩人照例在遙住家附近的大路上分道揚鑣,便各自回到了家中。

遙的異狀,席娜在療癒寺院休養時就有所察覺。她起先以為遙是因為傷勢疼痛而不大開口,所以也沒多加注意。隨著日子過去,她也隱約明白,遙之所以沉默的原因,一定沒那麼簡單。

關於這一點,她也問過達娜,達娜卻有些閃爍其詞地敷衍了她,席娜反而更不明所以了。

返家十餘日後,根據和遙相識以來的經驗,似乎又到了該出門的時間。但席娜卻有些在意遙最近的沉默,而遙也沒有像以往一般來訪。

宅在家的時間一久,席娜越來越沒出遠門的動力,但成日無所事事也很無聊,她於是趁著休日去鎮上的教會聽努裴爾講解《世界事典》,卻聽得心不在焉。

從教會回家,席娜打開家門,看家的拉拉照例蹦跳而出,和她親暱地磨蹭著。正當席娜抱著拉拉想進屋時,有個聲音叫住了她。

「哎呀,這不是席娜小姐嘶?好久不見了嘶!還有小拉拉呀嘶!」說話的,是在席娜住家附近經營旅店的陸行鳥小尤卡。

「小尤卡!」席娜看著兩手提著大包小包的小尤卡,明白她是出來購物的:「好久不見!」

「要不要去我那裡坐坐呀?」小尤卡笑著招呼:「順便讓我好好看看妳的小拉拉嘛!」

「如果妳不嫌棄的話。」席娜想起上次在人家店裡跟珊德拉大打出手的事,笑容有些尷尬。

片刻後,席娜和小尤卡就在小尤卡的旅店中捧著茶杯,一起看著拉拉和小尤卡的寵物「小P」玩在一塊的模樣。

「小尤卡,那個……」席娜開口向小尤卡道歉:「上次在妳店裡,我和別人打了起來……」

「我聽柏伊德警官說了,對方可是那個寶石小偷呀!妳沒事就好了嘶!」小尤卡一副不以為意的模樣,席娜才總算釋懷。

「話說回來,妳的拉拉真是健康嘶!」小尤卡感慨地嘆道:「果然,孵化地點的選擇,是很重要的嘶……」

「小P還是那樣嗎?」席娜看著小P尚未孵化的蛋型身軀,不由得有些同情

「這孩子跟一般的小動物沒兩樣嘶,但就是遲遲沒有孵化嘶……」小尤卡嘆了口氣:「我在想,如果可以帶牠到一個氣氛輕鬆的地方,不要像店裡這樣忙忙碌碌的,或許會有改善也說不定嘶……」

「比如說哪裡?」席娜不得由想起遙無精打采的樣子。

「嗯──像是度假勝地嘶──海港城鎮倒是個不錯的選擇呢。」小尤卡認真地思考道:「白色的海灘,藍色的大海,輕鬆的小鎮!光用想的就很棒呀嘶!」

「海港城鎮?」席娜想起先前在米達斯遺跡時,得自多艾爾的工藝品,忍不住追問道:「那個地方很好嗎?」

「那可是有名的觀光景點呢嘶!」小尤卡陶醉地說道:「去了那裡呀,不管是怎樣的煩惱,都可以拋到九霄雲外去的……」

小尤卡還滔滔不絕地說著度假的事,但席娜的心思已經不在和小尤卡的對話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6443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聖劍傳說 Legend of Mana|聖劍傳說 瑪那傳奇

留言共 1 篇留言

矮鵝
偵探、靈異、港鎮~~這是我前幾名喜歡的事件~~

01-15 18:42

Fish Yu
這事件打動我的點是:幽靈,幽靈,還有幽靈!(!?)01-15 19: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realnofish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聖劍LOM同人文】02... 後一篇:【聖劍LOM同人文】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