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小說】女王與Eskapismus 逆轉篇 (5)

作者:星槎✠提爾比茨老公✙│2022-01-13 19:43:54│巴幣:36│人氣:172
上一節 (逆轉篇 4)


本章的BGM:




逆轉篇 (5)

走在尚能稱得上城市的長崎市裏,星之宮展示出一幅索然無味的樣子。這兒和大城市的光景相比,還是帶有一種發展不足的氣息,在矮建築林立的街道中,星之宮一直往前走,對身邊的事物漠不關心,像是見識太多而懶得理會的清高學者。

他只是把大部分東西視作無聊的存在,需要更具刺激性的新奇玩意來挽回他對生活的興趣。

「好無聊啊,我們回去吧。」

這幾天都在熟悉市內的街道,我有預感我們會在這兒滯留一段時間,我都忘了我的本職是什麼了。

明天就是第二次開庭的日子,我和星之宮前往長崎市有名的諏訪神社祈福,希冀武神可以為我們帶來勝利。

在日本社會,會把霸凌鬧到這麼大還是頭一遭。就算無法改變社會,那就以改變這孩子的人生為目標。再偉大的人也難以影響整個世界,現在還是有人沒有手機,也是好端端地活著。

「如果我說用更極端的手段對付那些人,你會認同嗎?」我問星之宮。

「你之前說過會不擇手段,結果還是輸得那麼慘。」

「我這次是認真的,那些人也許不認識彼得,所以對她的瞭解也很淺薄。」

「……我就再相信你這一把,我也沒有任何選擇了。」

在這個人際關係比餅乾更脆弱的年代,些許不信任都會令花了長久時間構築的關係破碎。如果是速食般的廉價關係也無妨,大不了開展新的「情誼」。火速建立的人脈,都不知道該以「朋友」還是「熟人」來稱呼。

像與星之宮的戀愛關係,若在攸關信任的節點吵架,往後的生活會更難走。


星之宮再度披上第一次開庭時的裝束,不過已經沒有任何震懾的效果,但換上其他衣服又會令人認為第一次的鋪排是徹底敗北。就算我們這樣覺得,也不要加深他們的印象。

彼得沒有隨隊現身,她說不想在對方面前露太多臉,便獨身去辦自己的事。她聲稱是個人事務,我覺得是利用她不為人知的能力去暗地裡支援我。

霸凌星之宮的被告是被押送到裁判所,故我們進入大樓時,並沒有碰面。對手的團隊也是在車裡守候,在裁判所大門前沒有直接遇見實在好極了,星之宮會因為看到對自己造成威脅的人而率先展露怯懦姿態的孩子。

取而代之是數位記者待在門口,本該要採訪星之宮對這事件的意見,不過今天他身穿的是跟現有身份相違的衣服,在沒有與記者對上視線的情況下就順利進入法庭內。

「敬禮。」

在各方人員向裁判官鞠躬後,第二輪審訊正式開始。我一眼就辨認出坐在辯護律師席上的藍髮獸耳女子神通,她不是正式律師,理應沒有資格坐在代表律師身旁。

「在下神通,為我方律師代表團的助手。」

「切……居然在這兒。」歐根不悅,今天只有我和她到來,齊柏林和羅恩被我留在家,她會破壞難得調整好的心態。
「她在也沒問題,起碼不是背著我們搞小動作。」

神通兩手空空,她僅是寡聲地看著一旁的律師把要處理的文件按照審訊流程整理好,看不出她是否有十足的把握。

「裁判官先生,我想請證人發言。」

上一次做不到讓瑤同學出面指控霸凌的行為,這次我和檢察官事前跟她一起核對過證詞和證據,確保沒有紕漏。之前想讓她讀出自己日記的內容,證實星之宮被霸凌的說法,但畢竟是手寫的東西,難以成為鐵證,我還是讓她以自己的嘴巴說話。

「請問你跟委託人是什麼關係?」我開始詢問瑤同學。

「普通同學。」

「根據你的記憶,委託人被霸凌了多久?」

「兩年多。」

「喂!為什麼你說到我們像是有做那些事?」坐在被告席的谷口一路插嘴,「我們突然被關進去,是司法的悲哀!」

「被告,請保持安靜!」

受到少年法保護,這些被控訴的人在報紙上也只是以英文字母出現,目前為止的制裁只有寥寥可數的人得知。而且法律沒有一條「霸凌」的罪名,檢察官是以傷害和損害名譽的條文去檢控那些人。

說是處理霸凌,只是把整件事分成不同事件應對。

我的目標還是不會改變,在法律以外,社會也會審判。

「我想申請釋放眾被告。控方律師聲稱以『霸凌』為由提告他們,但是以其他條文來替代,所以我方認為在被徹底斷定有罪前,應該還我方委託人基本的權利。」三宅健人洪亮的嗓門令我無法繼續問下去。

裁判官和身旁的助手互相討論,最後竟然允許這個提議。

「法律的制裁不一定要在監獄裏喔,現在我們可不能以酷刑來對待這些少年犯,總之他們出去了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歐根富有磁性的聲音傳進耳畔,她很喜歡貼近耳朵耳語。

「現在情勢對我們很不利……」

「提爾比茨,你的本職不是從商嗎?你應該要靈活一點啊,那麼快關進去就沒好東西看了。」

「好吧,我也沒所謂,不羈押就不羈押。」我勉為其難同意。

「控方律師,請繼續盤問。」

「你認為被告的性格足以稱得上模範生嗎?」

「客觀去看,岩井和三宅有模範生的樣子,谷口只是一位花花公子,輕佻和沒有禮貌,吉田是純粹的辣妹,其他就沒有特別留意,不過也不是經常被老師點名稱讚的。」我可沒有慫恿瑤同學刻意抹黑那些學生,瑤同學也是理性的人,「不過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們打星之宮之前的印象了。」

「那你第一次看到委託人被霸凌是什麼時候?」

「一年半前我看到他們將星之宮的午餐倒進垃圾桶,然後星之宮追了出去,就被岩井和其他人在走廊外面打。」

「在那之後你有沒有遇見類似情況?」

「一星期會看到一兩次,有時候是我好奇偷偷看。」

「我已經問完了。」

「我想知道證人跟控方委託人真正的關係,雖然不是親屬,但被告說過證人曾經暗戀控方委託人,結果跟其中一位被告岩井交往,有可能是控方委託人心有不忿,處心積慮要誣陷被告。」三宅健人馬上提出質疑。

「證人,請回答。」

「我之前對星之宮說過了,我跟岩井交往只是被他強迫,這兒有他寫給我的信。」

瑤同學掏出一張對折起來的紙,是岩井放到她的鞋櫃裡的情書。不過不是單純告白那麼簡單,在紙張的另一面,以鉛筆寫了「遠離Star,不要再管多餘的事」。

「這兒的『Star』,肯定是指星之宮。」

「裁判官先生,我要求追加這封信件為證物。」我說。

三宅健人直勾勾地看著我,容顏不服:「請問有何證據證明是岩井寫的?」
我和瑤同學交換眼神,她再從大衣的口袋裡拿出一本筆記本,是岩井給她做參考用。當中的練習題還有老師批改的筆跡,如果真的要做比對,更能印證是出自岩井筆下。

「『多餘的事』不代表是你口中的攻擊性舉動。」

「我覺得擁有基本邏輯的人都明白那些都是見不得人的事,如果是友誼性質的舉動,就不需要偷偷摸摸地不要被人發現。」

檢察官此時說話了:「我還有證據想要提請。」

那是我和他在日前從校方入手的錄像,雖然不是在教室裏,那些人在走廊的舉動一覽無遺。校長說走廊本來沒有攝像頭,只是曾經有陌生人進入校園,為了大家的安全才安裝。

那種鄉下的學校會有什麼值得偷的?算了,先不想這些了。

鏡頭裏的一行人爭相從教室奔出來,其中一個手裡拿著應該是星之宮的便當盒,一手打開蓋子後一手扔進垃圾桶。緊隨其後的星之宮被他們按到牆上,抓住脖子和手臂擊打,令本來就飢餓的星之宮承受皮肉之苦。

星之宮低著頭,我和他說過,這次要被大家看到他是怎樣被對待。既然他是受害者,那就沒必要隱瞞了。神通利用星之宮想鬧大事情卻想不令自己的身份曝光的心理,刻意提出把案件從默默無名的田舍搬到略有名氣的城市繼續處理。

我和辯護一方是在同一條河中,兩道往相反方向的亂流,但雙方都不知道河流的重點在哪兒,所以對峙狀態僵持不下。

如果我在這個時候放手,透支力氣的另一端會一股勁往前衝,得意忘形地到達期望的結果,或許是期望之外,始料未及的結果。

神通正在和律師代表交換意見,我就姑且裝出堅持要把他們送進監獄的強硬態度。

說回來,星之宮在兩場審訊都很少語,即使面對來自裁判官和辯護律師的問題,都是我和他交頭接耳後才由我代答。星之宮的腦筋會在充滿壓力的情況打結,所以他不擅長用嘴巴吃飯,在碰面之前,他一定吃了不少虧。

「各位,我想證據已經充足,相信真正的正義是屬於我的委託人。辯護一方沒有提出任何證明被告沒有欺負委託人的行為,只是不斷否定我們所提出的證據。而且我對三宅律師的專業資格存疑,在質問環節屢次以委託人的性格為攻擊目標,意圖令眾人覺得他的不幸遭遇是自作自受。」

將星之宮的家境、成績,甚至外表和興趣視作原罪,把霸凌合理化,淡化那些學生的惡意,會令他們在新的環境繼續破壞其他人的人生。不管過程如何,只要能使他們「不能」再囂張下去就不惜一切。

現在的星之宮還沒有這種覺悟。

「雖然我們身處少年法庭,如果今天放過他們,日後會出現更多類似的事件。可能他們的名字不能被公開,但為了令他們有深切的教訓,嚴厲的懲罰是必須。霸凌屢屢發生是因為受害者沒有發聲,如果沒有我,這位年輕人的前途會被摧毀。在這個有判斷能力的年齡,卻顛倒是非地認為惡行是主流的生存之道,不是一個文明社會該出現的現象。」
發表了一連串的遊說後,戴著圓形眼鏡的裁判官低下頭,眼球的視線沒有從我身上離開,然後說:「本官認為這案件已經沒有可以爭辯的空間了,現在先結束審訊,下一次開庭再宣讀結果。」

在犯人欄上的眾人如釋重負,好像這場審判越早結束越好,離不開神通的提議。星之宮從一開始在筆錄提出的指控,很多都難以被證實,而且所有出於道德的問題,法律無法約束,檢察官也沒輒,只能挑能提告處理。

被嘲笑也好,被疏遠也罷,這些都不是法律能管轄的行為。我只是為了安撫星之宮才在最初說能為他解決任何事情,不過現在有伙伴的提點,我決定要做到最盡,用什麼手段也要保護他。

已經不是在島上看風景的悠閒時光了,我們準備了那麼久,決不能在這兒膝蓋中箭。

「提爾比茨小姐,請問我們還需要收集新證據嗎?」檢察官在審訊完結後問我。

「不必了,只要確定我們的指控有效就行,他們只是一群會亂吼和耍小手段的小丑。」

「因為是未成年人,所以我預料就算有罪,也只是阻嚇的效果而已。」

「不管審判結果如何,我已經達到『處理好不良少年』這個目標了。」


回到飯店後,星之宮鼓譟不安,一直在客廳來回踱步,對裁判官曖昧的態度感到不悅。

「提爾比茨,為什麼審訊那麼快就結束?萬一法院從輕發落,那些人回歸竹敷,一定會做回重複的事。」

「那你認為有什麼方法可以用那些含糊的理由提告他們?」

「你不是有辦法嗎……」

「對不起,如果在法律沒有提及的範圍內作出行動,會破壞我的名譽。」

「你說你當初可以幫我解決他們才一腳摻進來的!」

他不斷叫囂的聲音很刺耳,我把他壓在地上,從上方直地凝視著他,這是他第二次惹怒我,也是我第二次對他使用暴力。連我的上司也沒有用這種態度質疑我,照著我的指示做就很難失敗,而且不相信我,也得信任我的同伴。

「你聽著,我是為了公司能在對馬市順利做生意才幫你應付這爛攤子,沒有我你就繼續過著被欺壓的日子。為什麼要那麼執著結果!我不是說過我會帶你離開家鄉嗎!」

鼻子和嘴巴呼出的空氣直撲星之宮臉上,他就是這麼往死胡同裡思考,到現在還是疑心病重,不能徹底相信我。僅憑一開始野心勃勃的心態是不可能成事,在千變萬化的各種場合,腦袋要隨時改變運算的模式。

我到現在也不知道,他平常是如何讀書的。






彼得•史特拉塞的形象:





又一個禮拜沒有發文了,雖然比較空閒,但我還是要忙很多事,除了準備七月的N1日檢(來不及就12月),還要當老師的助手,處理不少事務,要不是沒錢我根本不會幹。然後就是固定的耍自閉,偶爾忍不住脾氣就會大鬧,然後低落,浪費了不少時間。現在覺得時間過得很快啊,一個學期的時間就這樣溜走了。雖然預料自己的成績會不錯,但學到什麼就真的很難一言以蔽之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636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星槎|碧藍航線|北宅|提爾比茨|女王與Eskapismus|小說

留言共 4 篇留言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最近辛苦了諾
北宅已經用自己的方法做了,畢竟她也很辛苦了( ´・ω・`)

01-13 21:18

星槎✠提爾比茨老公✙
謝謝萊茵,我想我和她一樣,都是在挑戰精神極限01-16 22:33
晴空櫻阿奇拉
日檢加油 我如果N3通過12月拼N2,沒通過7月繼續N3

01-13 21:50

星槎✠提爾比茨老公✙
你也要加油,我覺得N3和N2的界線很容易跨過去,但N2到N1卻很需要時間01-16 22:34
白煌羽
辛苦啦

01-14 00:17

星槎✠提爾比茨老公✙
謝謝煌羽01-16 22:34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1-14 14:27

星槎✠提爾比茨老公✙
謝謝小管家,我會繼續努力的~01-16 22: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hoshi9345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日誌】2022/1/5... 後一篇:【繪圖】烏爾里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