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Angels with Scaly Wings - 鱗翼天使,part.7

作者:無世│2022-01-12 18:51:18│巴幣:244│人氣:332
前次
主角等人並沒有成功阻止雷薩的行為
並在之後進入了被設定好的傳送門回到了過去
在新的一輪當中
主角對安蒂有了更多的認識

----------------------------------------------------------------------------------------------------------------------------

A.去見雷米。
B.去見安娜。
C.去見羅雷姆。
D.去見布萊斯。
E.去見安蒂。

------------------------------  E選項  ------------------------------

哲哉:﹙住處應該是這裡沒錯。﹚
安蒂:馬上來!
安蒂:哎呀,還想說是誰呢。這麼快就到了嗎。
哲哉:因為抓不準要花多少時間。所以比起遲到還是早點出門比較好對吧?
哲哉:這一位是誰呢?                                                                            (゚Д ゚; ) <可愛的艾蜜莉
安蒂:是艾蜜莉。我所照顧的其中一名孩子。
哲哉:你好啊,艾蜜莉。
安蒂:艾蜜莉,要打招呼喔。
艾蜜莉:你好。
安蒂:我現在得把這孩子帶回孤兒院才行。你先進來休息一下吧,當成自己家就行了。
哲哉:知道了。
哲哉:﹙這裡就是安蒂的住處啊。雖然空間不大但是很舒適。﹚
安蒂:我回來了!
哲哉:還真快呢。
安蒂:會飛在很多事情上是很方便的嘛。
哲哉:等一下,妳是用飛的去嗎?
安蒂:是啊,宅配飛龍嘛。
哲哉:她不會覺得害怕嗎?
安蒂:不會喔。她是很勇敢的孩子。
哲哉:那麼,妳在孤兒院裡的時候,實際上是在做些什麼呢?
安蒂:我是志工的身份。所以需要的時候就甚麼都做。偶爾會去照顧那些孩子。
安蒂:社工的人數也不多。整體來看一名社工要照顧將近十名孩童。所以對孩童來說,能一對一的跟熟識的人相處在一起絕對是一件好事。
安蒂:要說是褓母也行就是了,因為對那些小孩來說我們也就跟鄰居一樣。
安蒂:隨著年齡的增長,被作為養子收養的機率就會開始下降。那個孩子也差不多要到那個年紀了.........

A.還真是可惜呢。
B.我知道理由。
C.可以的話還真想把她接過來呢。

------------------------------  C選項  ------------------------------

安蒂:很可惜的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實際被收為養子的人數也不多。
安蒂:如果最後沒能找到一個願意收養她的家庭,會很讓人擔心的。
安蒂:當然我們會繼續的照顧她。但那跟有個家庭還是差很多。
安蒂:雖然我有想過要收養她,但是我不覺得能給她足夠的照顧。除了單親的問題之外,我那塞得滿滿的工作行程才是最無解的。
安蒂:即使如此我還是想盡可能的繼續做志工。因為如果我不做的話,那誰會去做呢?得有人陪著他們才行。

A.那是在浪費時間。
B.妳的行為真的很親切。
C.就算妳不做志工了,也會有人去做的。

------------------------------  B選項  ------------------------------

安蒂:謝謝。對我來說那跟親不親切沒有什麼關係。我覺得幫助他人是一種義務,你懂得吧?
安蒂:總之,來聊點其它更有趣的話題吧。
哲哉:比如說?
安蒂:我想想。
安蒂:對了,最近這裡好像有誰死掉了的樣子。
哲哉:在這?妳的公寓?
安蒂:不是啦,不是我這,你這傻瓜。不過很靠近這裡。走過去沒有幾步路。
哲哉:啊。是那個維修人員的殺人案件。我想起來了。
安蒂:咦,是殺人嗎?我不知道呢。還以為是甚麼意外事件。真可怕。
哲哉:抱歉啊,讓妳害怕了。
安蒂:光是最初的那一起事件,就讓人感到很不舒服了。居然又發生其它起殺人案件嗎.......會是什麼不好的預兆嗎。

A.至少被殺的不是妳。
B.別這麼神經質嘛。
C.別一直關注那些壞事了。

------------------------------  C選項  ------------------------------

哲哉:別一直注視著那些壞事。已成的事實再怎麼嘆息也不會改變的。
安蒂:抱歉。的確是該樂觀一點。
安蒂:但是,有些時候就是很難樂觀起來呢。
哲哉:或許很快就會有好消息了也說不定。
安蒂:真的是那樣就太好了。
安蒂:另外我還想起了。要讓你做的事情。
哲哉:讓我?
安蒂: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啦。最近看的一本雜誌上,有一篇有趣的文章。
她用手拿起了那本雜誌讓我看了封面。封面上有一位穿著很大膽的女性,身上有著戒指以及寶石的裝飾品。從封面來進行推測的話。很可能是一本八卦雜誌。
哲哉:「生活風格:現代人」嗎?
安蒂:這一期裡面還有附贈一組塔羅牌喔!

A.讓我有點不曉得該期待些甚麼呢。
B.這類的雜誌大多都是些垃圾。
C.這本雜誌肯定能夠決定我的命運不會錯的。

------------------------------  A選項  ------------------------------

安蒂:裡面的內容是真的很有趣。
安蒂:有甚麼是想先看的嗎?

A.都可以。
B.妳決定吧。
C.這種蠢雜誌直接扔了吧。

------------------------------  B選項  ------------------------------

安蒂:我想想,該選甚麼好呢。
安蒂:你看這個。這篇寫的是跟夢有關的,主要是說夢境是具有意義的。
安蒂:有過甚麼奇怪的夢,或是一直重複的夢嗎?

A.很多夢境都不知道有甚麼意義。
B.有夢過充滿火焰的夢境。
C.沒有做過夢。
D.在我的夢裡,經常會出現認識的人。

------------------------------  D選項  ------------------------------

安蒂:那似乎有許多理由的樣子。有一種說法是,夢境會出現大腦平時所處理的內容。所以見過的人出現在夢裡並不是一件奇怪的事。
安蒂:不過如果是同一個人不停的出現在夢裡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有可能是對那個人有著很強的感情,也有可能是與那個人之間有著尚未解決的問題。
哲哉:那妳呢?
安蒂:每晚的夢境似乎都不太一樣。大部分都不知道有甚麼意義。不過偶爾,會夢到以前認識的人。
安蒂:你覺得這代表著些甚麼呢?

A.要我說的話,書上的內容都是些胡說八道。
B.我不知道。

------------------------------  B選項  ------------------------------

安蒂:這篇文章的結論裡也有寫到,就連科學家也還無法解釋我們為甚麼會做夢。真的是很不可思議呢。
安蒂:那麼,繼續下一篇吧。
哲哉:哎呀,我還以為雜誌部分要結束了呢。
安蒂:不要一直抱怨啦。上面的文章是真的很有趣。

A.評價部分還是先保留。
B.都沒想過要把它扔進垃圾桶嗎?要不要試試看。
C.跟夢有關的文章確實不壞。

------------------------------  C選項  ------------------------------

安蒂:你看吧,我就說裡面的內容很不錯。
哲哉:接下來呢?
安蒂:性格測驗。不想知道適合你的人際關係是哪一種嗎?

A.關於這點的話我很清楚我想要什麼。
B.我只知道這本雜誌跟垃圾桶的關係很好。
C.當然。

------------------------------  C選項  ------------------------------

安蒂:那就來看看吧。
安蒂:第一個問題是。在人際關係上,你所扮演的角色是?

A.喜歡站在領導他人的位子上。
B.自己的夥伴應該要是善於領導的人。
C.偶爾交換一下位子也不錯。

------------------------------  C選項  ------------------------------

安蒂:多樣性是人生的調味料,對嗎?
安蒂:繼續下一個問題。
哲哉:等一下,妳不回答這個問題嗎?
安蒂:等你結束之後再換我。因為要同時記住兩個人的分數是很辛苦的。
哲哉:這樣啊。
安蒂:第二題。你最喜歡的甜食是?

A.巧克力鮮奶油蛋糕。
B.帶配料的檸檬冰。
C.椰子舒芙蕾。
D.嗆辣餅乾。
E.這問題跟人際關係是有甚麼關聯嗎?

------------------------------  B選項  ------------------------------

安蒂:真是少見的選項呢。我也想吃吃看!
安蒂:下一個問題。你夢想中的職業是?

A.農夫。
B.上班族。
C.在家照顧孩子跟做家事。

------------------------------  B選項  ------------------------------

安蒂:我不是很了解那種工作的魅力呢。至少跟我的理想不同。
哲哉:還有幾個問題?
安蒂:已經結束了喔。
安蒂:那來看結果吧。
安蒂:哎呀,結果似乎是寫在雜誌附贈的瘦身小冊子裡面。不過那個我已經扔掉了。

A.為什麼要扔掉?那個妳很需要的吧。
B.那還真可惜呢。
C.那適合我的人際關係是什麼,可就要成為永遠的謎題了呢。

------------------------------  B選項  ------------------------------

安蒂:是啊,真的很想知道結果呢。
安蒂:不過我已經把最好的東西留在最後了。就是塔羅牌!

A.真的一定要玩這個才行嗎?
B.妳知道那都是騙人的對吧?
C.那還真讓人期待呢。

------------------------------  C選項  ------------------------------

安蒂:我也是。
哲哉:不過,原理到底是什麼呢?只是些卡片對吧。要如何對將來做出預言呢?
安蒂:卡片占卜的做法似乎存在著不少的流派。
安蒂:卡片當然不會做出預言。那只是道具而已。
安蒂:所以,情報自然是來自於其他的地方。
哲哉:從哪裡來呢?
安蒂:有一種解釋是,潛在意識可以給予我們答案。
安蒂:就跟夢境的解釋有點類似的感覺。根據測試者以及卡片上的圖案,所推導出的概念會影響卡片的解釋。
安蒂:重要的是找出與自己人生有關的印象。以藉此來了解現在必須面對的問題。
安蒂:不過,我說的這些算是最踏實的解釋了。大多數的人,都相信這些卡片跟那些超常的事項是有連結的。
安蒂:打個比方說,這些卡片是跟那些神聖的存在進行通信的方法,那些存在除了是科學所不能解釋的之外也擁有超越我們智慧的知識,而藉由卡片可以讓我們稍微一窺那些知識的片段。
哲哉:神聖的存在是甚麼?
安蒂:從幽靈到天使,有很多種說法呢。甚至也有人認為人類也在其列。
哲哉:真的嗎?
安蒂:是啊。利用這種方法跟人類進行通信的人也是存在的。
安蒂:此外,似乎有種存在被稱作更高次元的自身。
哲哉:更高次元的自身?
哲哉:妳對這種事情懂得還真多呢。
安蒂:因為有看過相關的文章啊。
哲哉:原來如此。
安蒂:好啦。你會抽出怎樣的卡片呢?
哲哉:為什麼不讓我替妳占卜呢?
安蒂:因為雜誌是我買的啊。所以卡片也是我的東西。                                 (゚Д ゚; ) <超正論
哲哉:我知道了。
哲哉:那麼,妳要替我占卜些甚麼呢?
安蒂:你的過去,現在跟未來。
安蒂:要選哪個?

A.過去
B.現在
C.未來

------------------------------  C選項  ------------------------------

安蒂:大部分的人都認為這個占卜是預知未來。但其實真正的目的是,讓占卜對象對有可能發生的未來做好心理準備,並非是單純的預言。
安蒂:哎呀,這.........
哲哉:怎麼了?
安蒂:我所抽的卡牌,暗示著下定決心後的手段。特別是,在面對能決定事件結局的選項時。
安蒂:這個有許多的解釋,死亡也包含在內。就是最後迎接的結局。當然也還有著其他的意義。比如說,迎向紛爭的悲慘結局,或是正面解決長久以來持續的爭紛。
安蒂:你覺得呢?

A.我想我知道那代表什麼。
B.或是許該感到擔心。
C.不是很具體呢。

------------------------------  A選項  ------------------------------

安蒂:真的嗎?你是怎麼知道未來會發生甚麼事情的?
哲哉:只是預感而已。妳剛才有提到了持續的爭紛。而現在,正好就有件事是正在進行的。
安蒂:雜誌上寫的內容就這些了。

A.的確是很有趣的內容。
B.這樣總算能讓這本雜誌回到垃圾桶去了。
C.那還真可惜呢。

------------------------------  A選項  ------------------------------

安蒂:這也就是說,你很樂在其中嗎?
哲哉:是啊,就當是那樣吧。
安蒂:你剛才所說的,是甚麼有趣的事件嗎?大使到底過著怎樣的生活,讓人完全無法想像呢。
哲哉:很忙喔。所有的一切,都在轉眼間就成為過去。不過我總是能感覺到,一直有事件在發生。
安蒂:咦,是那樣嗎?
哲哉:嗯。來這裡進行交易,結束之後就離去,雖然是這麼打算的,但是事情應該不會這麼單純。
安蒂:事情總是不會簡單的結束。
哲哉:聽上去像是妳做過大使的職務一樣呢。
安蒂:是沒有做過啦。不過送貨也是一樣的喔。接受點餐後,飛過去遞交商品並收錢,然後再飛回來。基本上是一件很單純的作業。
哲哉:確實是很單純。
安蒂:不過,事情總是會朝著無法預測的方向前進。比如說,有兩件宅配,第一件非常順利。懂嗎?
哲哉:我很努力的在想像。
安蒂:然後啊。在送第二件的時候。客人要確認商品內容。這時才發現兩件包裹送錯了。可是,第一件商品已經交給了客人。
哲哉:狀況不是很樂觀呢。
安蒂:接著我回到了第一件宅配的地點。而他此時也發現,東西送錯了。所以,就交換了商品。
哲哉:嗯。
安蒂:不過其實啊,他當下並沒有發現東西送錯,甚至還已經吃了一點。
安蒂:好在那名客人面對送錯並沒有生氣,但是也不能就這樣把已經被吃過了的商品送去。所以就必須回到餐廳,又重新做了一份再送去給第二位客人。
哲哉:常有的事情。
安蒂:就結果來看,第二名客人會生氣是正常的。畢竟等了兩倍以上的時間。
哲哉:故事漸入佳境了呢。
安蒂:第二名客人理所當然的抱怨了好幾句,也說著他不打算付錢。
安蒂:因為原本被吃過的那一份不可能再拿去賣,再加上重做的第二份也要從自己的薪水裡扣。所以為了撐過那一個月,又要過著一整個禮拜吃泡麵的生活。
哲哉:真是不幸。
安蒂:所以每次在送貨時都會進行兩次確認。畢竟一個小失誤,就很有可能會發展成意想不到的結果。
哲哉:很多時候,都必須要從事件中學習才行啊。
安蒂:是啊。
哲哉:話說回來,最近有做甚麼其他的事情嗎?
安蒂:還記得之前跟你說的特技飛行嗎?
哲哉:當然,已經決定要參加比賽了嗎?
安蒂:說實話,還不知道結果。今天早上已經把報名的明信片寄出去了,要是能在截止前送到就好了。
安蒂:或許我該親自送過去。順便展現一些技巧給他們看。
哲哉:不管怎麼說,的確是應該去確認一下是否有成功報名。要是因為一些規則而不能參加就太可惜了。
安蒂:是啊,就那麼做吧。
安蒂:對了,可以聽我一個請求嗎?
哲哉:那要看是甚麼內容。
安蒂:說來話長,不過主要是有個需要的東西。你在警署內有認識的人對吧?
哲哉:是啊。
安蒂:我想警察應該會有,跟那棟地下建築物有關的地圖。
哲哉:有聽過呢。
安蒂:哎呀,那真是太好了!可以請他們把地圖交給我嗎?不需要正本,影印的就可以了。
哲哉:為什麼會需要那個地圖呢?
安蒂:我只能說,我想要親自調查一下那個地方。
哲哉:那個地方有那麼特別嗎?
安蒂:是古老文明遺留下來的東西啊。甚至有人在說,那建築物是人類製造出來的。任何人都會對這種事情感興趣的。

A.在你眼前的就是活生生的人類了,還無法滿足嗎?
B.我想也是有人不感興趣的。
C.可以的話我也想去一趟呢。

------------------------------  C選項  ------------------------------

安蒂:對吧?我想只要你去拜託,肯定會很簡單的。
哲哉:那種東西,到底是該怎麼借啊?
安蒂:你只要跟他們說,身為人類的你很感興趣,就行了。
哲哉:實際上也是很感興趣就是了。
安蒂:拜託啦,可以幫幫我嗎?

A.我試試看。
B.我想想。
C.不行。

------------------------------  A選項  ------------------------------

哲哉:雖然我無法做出甚麼約定,但是我會去試試看的。
安蒂:謝謝你!太讓人高興了。
哲哉:不過還真看不出來,妳對考古學感興趣呢。
安蒂:如果只是古老建築物的話,是不會有什麼興趣的。是因為那是人類創造出來的東西才讓人想去看看。
哲哉:為什麼?
安蒂:因為只要能找的到證據,那麼傳說就不再是傳說。
哲哉:畢竟在發現建築物之後妳們很快的就知道人類是實際存在的生物。
安蒂:對啊!真的是處在一個很厲害的時代裡了呢。
哲哉:那麼,妳相信那些對人類的敘述嗎?
安蒂:說「相信」有點不正確呢。因為你現在就在我的面前。光是這樣就已經算是奇蹟了。光是想到這一點,就讓人覺得興奮。
哲哉:那看來是興奮的都忘記時間了。
安蒂:已經這麼晚了嗎?
安蒂:啊,話說回來我還得去一個地方才行。不然很有可能會趕不上競技大賽的報名截止期限。
哲哉:那我也差不多是時候回去了對吧?
安蒂:現在確實是如此呢。當然,你如果還想來的話我一點都不介意喔。
哲哉:繼續來這裡看雜誌嗎?
安蒂:其實那本雜誌也不是那麼頻繁的會發表新刊。所以我想新一期的應該是還沒有發售。如果你有想看雜誌的話,我是可以買些別的。
哲哉:那倒是不用。
安蒂:是嗎。既然你都這麼說了。
安蒂:我真的得走了。下次見!


~~ 第二周目  第三章  迷信  ~~

------------------------------  主角被賽巴斯欽帶回傳送門的路上  ------------------------------

安蒂:發生甚麼事了嗎?
我的腦子裡一片混亂,就連靠近我們的安蒂都沒有察覺到。
賽巴斯欽:跟妳沒有關係。請到離開這裡。
哲哉:在離開以前,可以給我幾分鐘說說話嗎?
賽巴斯欽:也沒有人可以阻止你,就這麼辦吧。但是請盡快。
安蒂:哲哉,到底是怎麼了?
哲哉:發生了很嚴重的事。我必須要離開這裡了。
安蒂:現在?為什麼?
哲哉:是大臣的決定,而我對此無能為力。妳很快就會知道一切的。
安蒂:跟我聽到的那些事情有什麼關係嗎?雷薩真的是殺人犯嗎?
哲哉:很可惜的,似乎是那樣沒錯。
安蒂:那你呢?
哲哉:對他的所作所為我一無所知。我是幫著警察想辦法要找到他。
安蒂:那為甚麼你要離開啊?
哲哉:考慮到現在的狀況,他們不希望我繼續留在這裡。也說那是為了我的安全。
安蒂:這樣啊。至少能在最後見你一面真的是太好了。
哲哉:我也是。
哲哉:我得走了。
安蒂:嗯。再見了,哲哉。
哲哉:再見,安蒂。

------------------------------  協助賽巴斯欽辦案  ------------------------------

A.前往生產設施。
B.前往警察的資料保管所。
C.前往商店。

------------------------------  B選項  ------------------------------

當我朝著警署前進時,有隻龍向我搭話。
???:喂,我說你啊!
???:在叫你啦,人類。
哲哉:有甚麼事嗎?
???:可以幫我個忙嗎。我的車子似乎是卡住了,這讓我很困擾啊。
哲哉:看上去的確是如此。
???:我的名子叫做勝春。是本地的冰淇淋商人。
哲哉:我是哲哉。或許我不需要自我介紹就是了。
勝春:那當然。
勝春:總而言之,可以過來幫幫我嗎?可能會花上一點時間,希望你沒有什麼急事。

A.當然,我會幫你的。
B.說實話我現在很忙。

------------------------------  A選項  ------------------------------

勝春:謝謝。
勝春:雖然我想從這邊把車子拉上來,但是我想車軸可能承受不住再一次的衝擊。因為它原本就有一些鬆動的情況。再加上剛才我嘗試要把車子拉起來時,就有聽到它發出了裂開的聲音。
哲哉:那麼,我該怎麼做才好呢?
勝春:這台車子非常的重,所以我來抬就好。你的話就先扶著那個車輪,不要讓車軸壞掉。等我給你信號後你再開始拉。希望這樣就能解決問題。
哲哉:我知道了。
勝春:你來這。握著把手等待我的信號。
我站定位之後,勝春繞到了車子的另一側。緩緩的將浸在泥灘的車子的一角抬了起來。
勝春:哼!
哲哉:那是信號嗎?可以開始拉了嗎?
勝春:沒錯!就是現在!
我開始將車子往我的方向拉。但是這台車子比我想的還要更重,一點動靜都沒有。
勝春:還在等什麼?開始拉!
我用更大的力氣拉著,但是車子還是完全沒有前進。我使盡了自己的全力在拉著這台車。
勝春:很好!就是這樣!
車子開始緩緩的前進,幾秒後總算是脫離了那危險的泥灘。
隨著一聲沉重的聲音,這隻龍將車子放回了地面,並且累的直接倒在了路上。
勝春:...........
哲哉:車子脫離泥灘了喔。
勝春:是啊,做的好。
哲哉:要我找其他人來幫忙嗎?
勝春:不用,我只是需要休息一下。........還需要一些冰淇淋。
勝春:對了,來吃冰淇淋吧。這樣很快就能恢復元氣的。
哲哉:肯定是很好吃的冰淇淋不會錯的。
勝春:一定會是你想都沒想過的美味。有關我這超棒的特別冰淇淋,你應該有聽其他人提到過吧。
哲哉:說實話,我沒有聽過。
勝春:哎呀,我怎麼會連道謝都忘了!得好好的謝謝你才行。
哲哉:那倒是沒關係。
勝春:不行,這可是很重要的。我可不想因為這件事欠下人情呢。
哲哉:........所以是打算?
勝春:你就跟我一起品嘗冰淇淋吧。作為一名大使,為了人類跟你自己我覺得有必要嘗試看看。
哲哉:就這麼辦吧。
勝春:我差不多該走了。這是我的電話。冰淇淋就等下次再交給你了。
哲哉:謝謝。


A.前往生產設施。
B.前往警察的資料保管所。
C.前往商店。
D.在家中待機。

------------------------------  B選項  ------------------------------

我抵達警署後,跟負責保管公文書的龍見面。她的名子是卡琳絲
卡琳絲:你真的很幸運呢,哲哉!布萊斯剛好把所有的檔案都收集齊了。在你來到這裡之後,他對人類之謎就感興趣了起來。這種轉變肯定跟你是有關的對吧?
卡琳絲:總而言之,資料全都在這裡了。之後就拜託你啦。

A.仔細看傳送門附近的地下建築物的構造圖。
B.閱讀地下建築物的構造損傷報告書。
C.惡作劇。
D.翻找垃圾桶。

------------------------------  A選項  ------------------------------

建築物的構造圖吸引了我的注意。這似乎是在調查建物的時候找到的東西。
大略的看過一遍時,並沒有發現甚麼特別的內容。但是只要仔細觀察,就能發現更多的事實。

有兩個出口並且兩邊都沒有上鎖,這部分只要有權限應該就能進行操作。其中一個出口通往傳送門附近的山洞,另一個則是橫跨了小鎮的下水道設施通往遺跡。
布萊斯在第二個出入口附近做了註記。短短的寫著。
通往換氣口
按鈕、按鈕、逆時鐘
此外,在這個設計圖的角落,上面記載著「完全自立型生活與研究單位」,日期則是2047年。

最讓人感興趣的是,在名單上有我認識的公司名稱。
那是在我的世界崩壞之前,任何人都知道的超巨大企業。在科學方面有著非常出色的成就之外,會利用法律漏洞跟黑市的行為也是出了名的。
他們在科學領域裡是非常成功的。在法律鬆散或是法律難以管控到的地區理,利用收買的方式製造了能迴避各種法律問題的設施。
當然,他們的商品或是研究的運用,毫無問題的出現在世界的各個地方。

許多的企業對傳送技術都是非常的支持,他們也是其一。在太陽閃焰改變一切之前,傳送技術可謂是最熱門的東西。
當然,因為是利用到黑洞的技術,因為沒有做過測試所以沒有人知道長期來看到底會產生什麼影響,也有不少人對此事感到擔心。因為這些疑問所以傳送技術在某些國家中是違法的。但是,這些國家最終還是因為民間團體的壓力以及那巨大的利益之下轉為接受傳送技術。
此外,這間公司在醫療、保安甚至是兵器領域內有著強大的影響力。在廣範圍的專業知識以及各部門的努力之下,他們研究出了許多劃時代的科技。
甚至會讓人覺得只要是他們著手開發的東西就全都是成功的。

在世界崩壞前普遍存在的奈米機械,當然也是他們的商品。
在離子風暴之下受到放射線的影響商品很自然的是停止了運作。如果那間公司能多考慮一些安全性的問題而不要只專注在價格上的話,或許就不會有那麼多的人死去。
雖然不是那麼完美,但是奈米機械確實的提升了人們的生活品質。
那是對疾病的全新治療法。連從前被認為不可能痊癒的疾病都被治癒。此外,因為能提高人的運動能力而被廣泛為的使用。也被用於日常生活或是危險工作的輔助。

除此之外,那間公司也將手伸向了遺傳工學方面。
遺傳性的疾病成為了過去式。他們的技術甚至朝著人類生命的核心前進。
最終,所有跟生命有關的領域都有他們的蹤跡。沒有人知道到底是誰下的命令。與他們有關的企業所構成的網絡實在是太過巨大。
我想那是為了讓公司能穩固的發展,並迴避各種法律責任,所採取的一種手段。
當被發現違法時,在企業活動完全停止的地方,僅僅是過了一個晚上就有另一間公司憑空而起並負責完全相同的商品。
但是,不管他們築起的帝國是多麼的巨大,能多麼巧妙的逃避法律的制裁,最終還是得跟著世界一起崩壞。

話說回來,這棟建築物到底是怎麼來到這個龍的世界的?

當我思考著這些事情時,我想起了安蒂拜託我的那件事。我為了她將這份地圖拷貝了一份。我想布萊斯可能不會准許我將這些東西交給一般市民,但他應該是不會發現的吧。

------------------------------  B選項  ------------------------------

從這份報告書來看,崩塌的危險性,主要是來自於那附近的水,他們也因此而停止了調查。
因為那棟建築物不管是在歷史價值還是技術價值上都很重要的緣故,似乎有計畫要將沉積在附近的水完全排光。但是除了還沒有得到法律上的許可之外,作業用的機械也還沒送來,要執行這個計畫肯定是還需要花上一些時間。
現在這個時間點,只要沒有發生任何事情建築物就還算是安全的,但是基於有可能發生的危險所以禁止任何人進入。日夜都有安排警衛巡邏。

哲哉:﹙哎呀,居然這麼晚了。還是開始收拾吧。﹚
賽巴斯欽:你來了啊,哲哉。
哲哉:看來你真的很喜歡布萊斯的那張椅子。
賽巴斯欽:也許吧。讓人有點上癮。
賽巴斯欽:請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布萊斯。
賽巴斯欽:回正題,你在聽到雷薩製造的那一聲槍響時,選擇聯絡警察是非常正確的。雖然最後還是沒有找到他,但是我想是會有目擊者的,很快就能知道是發生了甚麼事。
賽巴斯欽:好了,來看看你找到的情報吧。
賽巴斯欽:你從地圖上得到的情報,讓人很感興趣呢。雖然也有點可怕就是了。能知道建築物的起源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這建築物是從你們的世界來的話那可就另當別論了。
賽巴斯欽:與其說是得到答案,不如說引出了更多的疑問。要怎麼樣才能將一整棟的建築物送來我們的世界呢?得想辦法解開這個謎題。
賽巴斯欽:做的不錯呢,哲哉。很能幹喔。謝謝你的協助。
哲哉:我只是盡我所能而已。

A.去見雷米。
B.去見羅雷姆。
C.去見布萊斯。
D.去見安蒂。
E.去見勝春。

------------------------------  E選項  ------------------------------

哲哉:你在這裡啊。還想說會不會找不到你呢。
勝春:我一直都是在這個轉角做生意。隨便找個人問都能找到我的。
哲哉:原來如此。
勝春:那麼,要吃哪一種?
哲哉:嗯.......有哪些冰淇淋?
勝春:有哪些?
勝春:你從冰淇淋、義式冰淇淋、冷凍優酪乳、冷凍卡士達、雪酪、冰淇淋夾心、冰棒、雪糕、冰的太妃糖、冰沙、聖代裡面選一個吧。
哲哉:有這麼多啊。
勝春:可以選的餅乾部有格子餅、椒鹽卷餅、威化餅、鬆餅、糖霜餅乾、巧克力餅乾跟香草餅乾。
哲哉:真的是有很多種類呢。
勝春:還有配料的部分喔。所以才必須拖著這麼大的一台車呢。
布萊斯:有在營業嗎?                                                          (゚Д ゚; ) <你有時間來這裡買冰淇淋嗎
勝春:抱歉啊,現在沒有喔。
布萊斯:看上去不像呢。
勝春:即使看上去不像也沒有在營業。
布萊斯:不過我真的很想吃冰啊。拜託啦。天氣這麼熱,我付你兩倍也行喔。
勝春:很抱歉,是真的沒有在營業。
布萊斯:那最少可以告訴我甚麼時候開店吧?
勝春:那要看心情。好了,你先回去吧。
布萊斯:可是.........
勝春不耐煩的揮了揮爪子。
勝春:夠了夠了。
布萊斯:嘖,知道了啦。我還是跳到湖裡去好了。
哲哉:明明沒有在營業為什麼要來這裡呢?
勝春:因為這裡是我的地方啊。一直都是。為了避免一直有客人吵著讓我開店,所以我不能對任何一個客人有特別待遇。
哲哉:原來如此。
哲哉:你在這裡開店開多久了?
勝春:已經有四十幾年了吧。
哲哉:哇,真厲害。
勝春:我可是這個小鎮唯一的,也是真正的冰淇淋店。
勝春:雖然最近冰品在很多商店都能簡單買到,但是我的可不一樣。
勝春:客人也都知道這一點。他們都很喜歡我做的冰淇淋。
勝春:當然我也不是只在這賣冰品。冰淇淋派對或是外燴也是我的業務之一。
哲哉:冰淇淋派對?
勝春:如果有人特別來拜託我的話。
哲哉:這個小鎮的人是真的很喜歡你的冰淇淋呢。
勝春:是啊。明明十幾年來都很順利,最近賣的反倒不是很好了。
哲哉:為什麼?
勝春:每天,來到這裡的客人開始減少。賣剩的也沒辦法留著,只能夠扔掉。這是至今為止都沒有發生過的。
勝春:要是繼續下去,可能會破產也說不定。想說再過個幾年就退休了......真不想這樣子結束啊。
勝春:如果不是在前幾天存款全都不見了的話,狀況也許還不會糟糕成這樣。
哲哉:咦!發生甚麼事了嗎?
勝春:就是,我經常會玩一種叫做麻將的遊戲,偶爾也會賭些錢。
哲哉:把存款都拿去賭然後輸掉了嗎?
勝春:賭博有贏的時候,就會有輸的時候啊。那也是賭博最有趣的地方。
勝春:有時候可以大贏一把,有時候又會輸得精光。賭博就是這麼一回事啊。
哲哉:原來如此。
哲哉:話說回來,是甚麼原因才讓你開始賣冰淇淋的?
勝春:那可是說來話長。你準備好了嗎,人類。
哲哉:畢竟我是大使,就讓我聽聽你的故事吧。
勝春:那就如你所願。

那是孩童時代的美好回憶。在我還小的時候,有一間糖果店,裡面賣著餅乾、蛋糕還有巧克力之類的甜點。
那間店的店主,是一名年老但是溫柔的雌龍,所有的商品都是她親手做出來的。她所做的甜點無論何時都是那麼的美味,特別是冰淇淋。
雖然年紀還小,但是我是能分的出來的。朋友都認為只要是冰淇淋就全都一樣。
在我長大後,我得到了一個結論。既然這個世界上有滿足於最低限度品質的龍,就有利用卓越的技術,對任何細節都絕不妥協的像我這樣的龍存在。

當我聽到她要退休的時候,我詢問她是誰來繼承這間店,以及有沒有弟子的時候。我得到了令人震驚的答覆,兩者都沒有。
她既不認為自己擁有特別的才能,也不認為自己的商品是特別的,真的是非常的謙虛。所以從來沒有想過要讓別人來繼承這間店的事。
我突然察覺到了,如果自己不做些什麼,她所創造出的那些味道將會永遠的消失。
為了不讓那種事情發生我好幾次的拜託她,但她都只說那些技術並不特別。
當我帶著她去一般的商店,去看那些放在架子上厚顏無恥的掛上冰淇淋名稱的便宜商品時,她終於的是答應了我的請求。

對她來說,自己就會做冰淇淋所以不需要去其他地方買。她所吃的一直都是那些最棒的冰淇淋,所以她認為那才是普通的。她也因此一直都沒有察覺自己所做的冰淇淋有多麼的美味。
明明已經到了退休的年紀,卻收我為弟子。並指導我那些製作甜點的出色技術。
經過幾年的修行後我學會了基本的食譜,但是很可惜的,在她告訴我那特別的冰淇淋的秘密之前她就過世了。
在那之後的數年間,為了找到食譜中的最後的材料,我跑遍了許多的城市,想找到跟她擁有相似技術的她的親戚。

尋找,沒找到就再次出發。接著在最後,我找到了一名在小時候曾經見過的她的遠房親戚。
那時我才知道,她所做的冰淇淋在家族中也是相當有人氣的。當聽到她開了一間屬於自己的糖果店完成了自己的夢想時,那名親戚是非常高興的。
但是那些食譜都是她自己想出來的,並沒有告訴任何人。
因此我不得不接受她將這份秘密一同帶進墳墓的事實。
到了現在,大家都說我已經超越她了。但是大家所不知道的是。我所販賣的那些冰淇淋食譜,是在重現她的食譜的過程當中產生的產物。
我一次都沒有成功。
勝春:你看看我賣的那些冰品的種類。非常的多樣,大家都說著全部都很好吃。
勝春:大家都認為種類的豐富代表著我超越她了,但是她所販賣的冰淇淋,僅僅只有一種口味而已啊。不需要任何其他的商品。光那一種就已經完美了。
勝春:我的成功,是拜她所賜。
勝春:當然我不是只有在這裡賣冰品。我也有在附近的村莊販售。但是,周圍的村莊也開始受到了城市的影響。
勝春:問題就是,最近的客人並不覺得製作冰淇淋是甚麼厲害的技術。他們對於自己吃的冰淇淋品質並不感到關心,都覺得只要能吃到就好。能就近去超市買來吃他們就能感到滿足。就是那些難吃,大量生產的便宜貨。可惡!
勝春:也有企業過來找我談了好幾次。想要買我的食譜。要是那重要的食譜,被像是其他商品一般被便宜且大量的生產,那可是一種浪費啊。
勝春:我的冰淇淋,是由我親手製作的最棒的冰品。至今是如此,今後也會是如此。
哲哉:你說再過幾年就要退休了,那這間店該怎麼辦呢?有弟子嗎?
這隻龍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勝春:要是有就好了。雖然有人想要學這技術,但是沒有一個能持續下去。
哲哉:為甚麼呢?
勝春:我可以容許失誤,但是食譜卻不行。在作業中也有很需要體力的部分,大家都沒有想過製作冰淇淋會是那麼累人的工作。
勝春:大部分的人都是,看到我的店很受歡迎,聽到在夏天能賺多少錢就想成為弟子。但是他們並不知道在這一間店的背後需要有多少的努力。
勝春:最近的年輕人也同樣受到都市的影響。他們怠惰,很輕易的就滿足於簡化且偷工減料的食譜。但是我在品質上是絕對不會輕易妥協的。
勝春:如果沒有出現想要學習、守護並繼承我的技術的人,就表示這個世界已經不再需要我的冰淇淋了。
勝春:如果便宜貨就行了,那就滿足於便宜貨吧。與其讓給大企業,我寧願將食譜帶進我的墳墓裡。
勝春:我有一名孫子,他也是我最後的希望。他跟其他人不一樣,他不僅是想吃我的冰淇淋,更對製作方法感興趣。如果他希望的話,再過個一兩年就到了可以收他為弟子的年紀了。
勝春:雖然我不知道到那個時候他是不是還那麼的有興趣就是了。就算還有興趣,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撐過伴隨於這份工作的苦難。但即使如此他還是我的希望。
勝春:不過,那都是之後的事情了。現在有更加要緊的問題。
哲哉:比如說?
勝春:這裡在以前,是相當有人氣的會合場所。但是在達茲公園開設以來,這個地方也變得沒有那麼有價值。其他的店家在距離上也比較近。
哲哉:比起等待客人上門,主動出擊不是更好嗎。車子就是為此而存在的吧?不試試看移動到其他的地方嗎?
勝春:去其他地方?
哲哉:是啊,車輪不就是為此而存在的嗎?
勝春:在這四十年間,這裡就是我的地方。至今為止在這裡都能賣得很好。
哲哉:可是現在不就是因為銷售不如從前嗎,或許是該有所改變的時候了。
這隻龍用爪子抓了抓下顎,露出了思考的神情。
勝春:算了,反正也沒有東西可以再失去。你覺得要去哪邊好?
勝春:雖然你說這裡很不錯,但是這裡可是搶走我顧客的地方啊,還真是搞不懂。
哲哉:我覺得你的看法不對喔。
哲哉:這個世界隨時都在改變。任誰都無法阻止。如果找不到適應的方法,那只能被遺留在過去。
哲哉:因畏懼改變而選擇放棄就是一種妥協。你應該知道不能那麼快就選擇放棄的對吧?
勝春:可是,客人們都知道那個地方是我會在的位子。我要怎麼讓客人知道我在這裡呢?
哲哉:我認為買了冰淇淋的客人會替你宣傳的。
勝春:是那樣嗎?
哲哉:現在是夏天。現在就想買冰品的客人是非常多的吧。
勝春:這樣啊,看來你比我還要更了解該如何販賣冰淇淋,你要來試試看嗎。
哲哉:你平時都是怎麼做的?
勝春:甚麼意思?
哲哉:就是,你平時是怎麼賣的?
勝春:不需要特別做些甚麼。客人總是會來我這裡。全盛期時,在我來的時候就已經在排隊,開賣幾分鐘就會全部賣完。
哲哉:原來如此。以前的話或許會很順利沒錯,但是隨著時代改變我覺得要採用別的方法。
我們將車子設置在人多的地方。做好準備後,就只剩下讓大家知道了。
哲哉:冰淇淋!冰淇淋!
哲哉:其他地方沒有在賣的,勝春的冰淇淋就在這達茲公園裡!
哲哉:在賣完之前請務必嚐嚐看!     
吸引周圍的人的注意,並沒有花上多少功夫。
第一個客人很快就來了。當然大家都是認識勝春的,也都很喜歡他的冰淇淋。同時,認為在此處販賣是好主意的人也相當多。
也有些龍是因為看到我才聚集過來。總是有警察保護的人類,居然光明正大的在賣冰淇淋,想趁機跟我對話的龍很自然的就靠了過來。
人類在達茲公園裡替勝春的傳說的冰淇淋叫賣的事情很快的就傳開,車子旁邊是圍滿了龍群。
格雷:請給我一個這個。
勝春:那當然!這份冰淇淋是給美術學生的。
格雷:是.....是怎麼知道的?                                                 (゚Д ゚; ) <因為你在腰上綁了一堆的畫筆
勝春:我之前在這附近看過你。看你拿的東西我就知道了。
格雷:啊,原來如此。
雷瑪斯:給我冰淇淋!天氣熱的我的同僚都口乾舌燥了。
勝春:想要什麼口味?
雷瑪斯:杯裝的十個,拜託了。
勝春:來,請拿好。杯裝的十個之外,另外再多附贈你一個。
雷瑪斯:謝謝!我會好好品嘗的。
販賣相當的順利,但是隨著某隻龍的出現引發了嚴重的問題。
艾梅菈:哎呀,事情很有趣呢。
哲哉:大....大臣.......
艾梅菈:你們到底在這裡做甚麼呢?
哲哉:那個,妳覺得呢?
艾梅菈:在賣冰淇淋呢。我認識勝春,也知道他賣的冰淇淋遠勝市販的商品。
哲哉:很不錯的推測。
艾梅菈:我不想指責你們甚麼,但是要是讓貿易官知道了的話,我可是會被抓去聽他訓話的。肯定會聽到像是不公平的競爭或是職權濫用之類的蠢話。
艾梅菈:雖然我不是很在乎他的抱怨。但是我依舊要對你的來訪負責,所以責任最終都會回到我身上,我是必須要給他一個說法的呢。
哲哉:我想幫助勝春。僅此而已。
艾梅菈:幫助?有甚麼問題嗎?
勝春:就像這個人類說的。在達茲公園開設以來,就幾乎沒有客人會來我的店,簡直就像是身處沙漠一般。
艾梅菈:也是啦,畢竟你一直都待在另一側的街角,也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勝春:讓我來這裡是哲哉的點子。
艾梅菈:看上去這點子不錯呢。在這裡擺攤的話看上去就不會有問題了。
勝春:的確,在這件事情上是我的失敗。成功的點子並非都是好的點子。
艾梅菈:勝春,為什麼甚麼都不跟我說呢?我或許可以為你做些什麼也說不定。
勝春:我認為能照顧自己的就只有自己。大臣肯定還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商人不應該勞煩大臣。
艾梅菈:不過,我可不樂見這個小鎮裡唯一一個賣冰淇淋的人失業喔?在這個地方的話,或許就不用再煩惱業績的問題,但是這裡面是存在問題的。讓我想想其他解決辦法吧。
艾梅菈:你是想幫他賣冰淇淋對吧,哲哉?那麼,我只好把剩下的冰淇淋全部都買下來了。
勝春:大臣肯定是餓了。還是說覺得炎熱難耐呢。又或者是兩者都有。
艾梅菈:跟我在同一棟大樓工作的人,肯定會很高興能有冰淇淋來抵抗酷暑的。
艾梅菈:這台車子可以稍微借我一下嗎?我想不到還有什麼方法可以把冰淇淋代過去了。
勝春:那當然。請告訴我甚麼時候能去取車子就好。
艾梅菈:沒問題。
哲哉:該怎麼說呢,還真是有趣的發展呢。
勝春:沒有比這更好的結果了。都這把年紀了,還能有賣的這麼好的日子。真的是太感謝了。
哲哉:你們兩個人看上去是認識的呢。
勝春:是啊。從我開店的時候開始她就一直是我的顧客。
哲哉:這正是所謂的常客。
勝春:此外她也是個好客人。她會來我這買冰淇淋,並非只是想要吃而已。而是她能理解製作冰淇淋這門藝術。她可是跟我一樣很懂冰淇淋的喔。
哲哉:畢竟她把剩下的都買走了。
勝春:是啊,但是請不要認為她只是個花錢無度的人。她理解了真正的藝術,並願意給予支援。
哲哉:你喜歡她嗎?
勝春:請不要說那種話。她可是給予我靈感的女神。她的風格體現了我的藝術哲學。
勝春:說我愛上她?別鬧了!
哲哉:這樣啊。
勝春:總而言之,我得向你道謝才行。再次的向你道謝。
哲哉:不用啦。
勝春:雖然很想給你冰淇淋,但是很可惜的今天已經賣完了。
哲哉:實際上,確實也是一個都沒吃到就是了。
勝春:甚麼?
哲哉:那個時後的話題被一名客人打斷之後,剩下的又全都被艾梅菈帶走了。
勝春:啊,的確是如此。
勝春:真是可惜啊。你幫我把冰淇淋賣光,我卻沒辦法請你吃任何一個冰淇淋。
哲哉:沒關係啦。
勝春:對了,我下次來這個小鎮時你一定要過來。作為回禮,你想吃多少都行。
哲哉:謝謝了。
勝春:可別全部吃光啊。會倒店的。

A.去見雷米。
B.去見羅雷姆。
C.去見布萊斯。
D.去見安蒂。
E.好好休息。

------------------------------  D選項  ------------------------------

哲哉:又來到這了。
安蒂:稍等一下,我馬上就來!
安蒂:希望沒有忘記帶的東西。
哲哉:是要去海灘對吧。
安蒂:沒錯!
安蒂:話說回來,你沒有被送回去真的是太好了。
哲哉:是啊。
安蒂:你猜猜看是誰拿到了特技飛行比賽的參賽者證!?

A.是你嗎?
B.是我嗎?
C.是雷米對吧。

------------------------------  A選項  ------------------------------

安蒂:沒錯!
安蒂:這個是參賽證的影本。
安蒂:您已成功報名一年一度的特技飛行大賽。請帶著自己專屬的參加者編號,到夏日祭典中設置的主辦攤位上........
安蒂:這些內容不重要啦。重要的是,我成為參賽者了!
哲哉:那真是太好了。
安蒂:嗯,不過夏日祭典馬上就要到了。得好好的利用時間,在夏日祭典之前多加練習才行。
哲哉:不是已經有好幾年的練習經驗了嗎。
安蒂:是沒錯啦,但是得把我自己想出來的連續技巧練熟才行。當然,必須要有能在賽場上做出完美表現的自信。畢竟普通的練習跟面對大會的練習是完全不同的。
哲哉:原來如此。
安蒂:你做好觀看特技飛行的準備了嗎?
哲哉:當然。
安蒂:那我們走吧。

哲哉:妳一直都是來這裡練習嗎?
安蒂:那倒是沒有呢。只是今天來很適合來海灘而已。在有水跟沙子的地方很適合練習那些複雜的動作。特別是在沒辦法順利著地的時候。
哲哉:原來如此。
哲哉:總之,我就不打擾妳練習了。
安蒂:今天不會馬上就開始練習喔。因為收到了參賽者證心裡還很興奮。而且,難得跟你一起來這裡也想稍微玩一下。
哲哉:很不錯呢。妳常來海灘嗎?
安蒂:沒有喔。練習以外幾乎不會來這。在飛行時這裡的背景可是很棒的。
哲哉:原來如此。
安蒂:你有去過海灘嗎?
哲哉:這幾年是沒有甚麼機會。不過以前有去過。
安蒂:原來如此。雖然我覺得偶爾做做日光浴是不錯,但是不怎麼喜歡游泳。
哲哉:海灘上能做的事情可不是只有游泳而已呢。
安蒂:比如說?
哲哉:像是妳說的日光浴啊。有曬黑過嗎?
安蒂:曬黑是什麼?
哲哉:那看來是沒有。
哲哉:也是啦,妳全身上下都有鱗片包覆,應該不會有曬黑的問題。
哲哉:在日照之下皮膚會產生的反應就叫做曬黑。如果待在太陽下太久,我們的皮膚會變成暗色。
安蒂:真奇怪。
哲哉:此外,如果真的曬得太久,甚至會引起皮膚的發炎。
安蒂:皮膚炎?
哲哉:皮膚會發紅並且會痛,也會有頭暈的症狀。
安蒂:所以,你們要小心不要讓自己長時間處在太陽底下的意思嗎?
哲哉:是沒錯啦,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會有那些症狀。根據肌膚的顏色不同,有容易受到影響的人,也就有不容易受到影響的人。
安蒂:這樣啊。聽上去真是複雜呢。
安蒂:那麼,是不是不要長時間待在這裡會比較好呢?

A.只需要多注意一點就行了。
B.不需要擔心。
C.就算有受到影響,也不是甚麼嚴重的事。

------------------------------  B選項  ------------------------------

安蒂:我知道了。如果有甚麼是我能做的就跟我說一聲。
哲哉:嗯,我會的。
哲哉:妳剛才有說了不喜歡游泳。有什麼理由嗎?
安蒂:我想你應該能想像的出來,比起大海我更喜歡天空。雖然我們飛龍跟水也是很有緣份就是了。
哲哉:甚麼樣的緣份?
安蒂:就是捕捉獵物啊。
哲哉:原來如此。也就是說,雖然會抓魚但是不擅長游泳。
安蒂:沒錯。除了安全的捕魚之外,最多就只能在水面上打打水而已。如果真的要游泳的話,最好是要穿一件救生衣。
哲哉:有這麼不擅長啊。
安蒂:我們的翅膀可不是為了游泳,而是為了飛行而存在的。能做到的動作以及筋肉的構造都有關係。雖然經過訓練可以讓游泳的動作變得順利,但是也沒辦變得很會游泳呢。
哲哉:原來如此。
安蒂:而且,我們可是擁有一整片的天空,你覺得有多少人會去學習游泳呢?
哲哉:也就是說飛行更符合喜好就對了。
安蒂:那當然啊。
安蒂:有聽說海灘對人類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場所呢。
哲哉:也不是說重要啦。應該是說,在海灘上待的時間遠比其他地方更多。閒暇或是休假的時候都會來到海灘。
安蒂:那聽上去就很重要了呢。在海灘上還有甚麼能做的嗎?
哲哉:我想想........
我想了想,並開始在腳下的沙子中尋找著。在沙灘裡找到了一塊平滑的石頭後,拿到她的面前。
哲哉:知道這個可以拿來做甚麼嗎?
安蒂:不知道呢。
哲哉:讓妳看個有趣的東西。
我走到水邊,安蒂也很快的跟了上來。
哲哉:看好了喔。
在將石頭扔出去之前,我用自己最擅長的姿勢伸長了手臂。
扔出去的石頭在沉入水中之前,在水面上彈跳了數次。
安蒂:剛才的是甚麼?
哲哉:打水漂。沒有聽過嗎?
安蒂:沒有呢!是怎麼做到的啊?
哲哉:我再做一次給妳看。
我很快的就在水邊,找到了另一枚適合的石頭。
哲哉:首先是石頭。找這種表面積比較大的,最好是平坦的石頭。
安蒂:我知道了。
哲哉:如果石頭還很光滑的話,就更適合打水漂了。
安蒂:了解,也就是說需要光滑且平坦的石頭。
哲哉:技巧也是很重要的。
哲哉:雖然不知道妳們能不能做出一樣的動作,但還是先看一次我的動作吧。之後再尋找適合自己的方式就行了。
安蒂:說的也是。
哲哉:將石頭拿在一隻手上,接著像這樣子扔出去。這樣,石頭會以比較安定的狀態在空中滑行,也要盡可能的讓石頭快速的迴轉。
哲哉:像這樣。
我再扔了一次石頭示範給她看,石頭在沉入海中之前在水面連續彈跳了幾次。
安蒂: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
哲哉:試試看吧。或許能發現甚麼其他的方法。
哲哉:先來找石頭吧。
安蒂:知道了。
我們開始尋找另一顆石頭。我看到安蒂用一隻腳將沙子撥開。她蹲了下來似乎撿起了甚麼之後,轉頭面向我。
安蒂:你看,這個怎麼樣?
哲哉:很不錯呢。妳看,這部份很順利不是嗎?
安蒂:的確。
哲哉:那下一的步驟是........
她用翅膀前端的爪子拿著石頭。我教她向我剛才的動作那樣,讓翅膀向後伸展,但這也讓我知道了她的翅膀沒有辦法像我的手臂那樣動作。
哲哉:扔的時候,盡可能的讓翅膀快速的向前移動,到最前端的時候就放開手。
安蒂:我試試看。
她的動作看上去有些笨拙。將翅膀移動到前方後,扔出石頭。石頭一次彈跳都沒有的沉入海中。
安蒂:不順利呢。
哲哉:嗯,迴轉有些不足。
安蒂:我再試一次看看!
哲哉:好。
我走進水中,將她扔出去的那顆石頭撿了回來。
哲哉:來。
安蒂:我這次想試試不同的方法。
哲哉:可以啊。
她單腳站立,不是用翅膀而是用腳上的爪子靈敏的接下了石頭。
她很自然的將腳向後伸展,接著迅速的向前移動的同時扔出石頭。
石頭以弧線在空中飛行著,並在彈跳了一次之後,沉入海中。
哲哉:真厲害!
安蒂:還不壞對吧?
哲哉:完全沒想過可以用腳做到呢。
安蒂:其實啊,我們在抓取東西的時候用的通常都是腳喔。不過同時要移動的話會有些困難就是了。比如說,在咖啡廳當服務生的時候就是。
哲哉:真有趣。對一邊飛行一邊狩獵的妳來們說,肯定是很重要的技巧吧。
安蒂:對啊。說實話,我在家裡吃洋芋片的時候也經常會用腳去拿就是了。

A.有點噁心。
B.看上去肯定很有趣。
C.我覺得我也能做得到。

------------------------------  B選項  ------------------------------

安蒂:絕對沒有你想的那麼有趣。
安蒂:不過這還挺有趣的呢。還有甚麼其他的活動嗎?
哲哉:還有就是,用沙子蓋座城堡吧?
安蒂:那個的話已經二十多年都沒做了呢。
我想像著安蒂用沙子蓋座城堡的畫面。從剛才的事情來推斷,我想她使用的應該不是翅膀吧。
哲哉:我如果說我們的世界有製作沙堡的比賽妳會相信嗎?
安蒂:真的嗎?
哲哉:是啊。那些作品比我們兩個人加起來都要更高,還有巨大且複雜的雕像。全部都是用沙子做的。
安蒂:哇,真厲害。肯定很困難。

A.很困難喔。
B.也沒有那麼難。
C.可以試試看啊。

------------------------------  A選項  ------------------------------

安蒂:不過,那麼精緻的雕像,用沙子這種會消失的素材來做也太可惜了。既然要花那麼多的時間來製作,用能長久留存的素材來做不是更好嗎?

A.我也是這麼想的。
B.說實話,大會的重點並不在那裡。

------------------------------  B選項  ------------------------------

安蒂:哎呀,是那樣嗎?
哲哉:是啊。製作雕像的人,是藉此來展現自己的技術。此外,他們也認為,就算是用無法長久留存的沙子來製作也沒有關係。要說為甚麼的話,想要做的時候就再做一個就行了。
安蒂:原來如此。真是有趣的事情呢。
哲哉:說實話,我覺得這跟妳們的特技飛行大賽挺類似的。
安蒂:怎麼說?
哲哉:在大賽上,那些技巧本身並不會留下甚麼實質的東西。經驗跟回憶就是一切。而妳要做的就是在大賽會場上,證明自己能夠很順利的完成各種特技。
安蒂:確實是如此。
安蒂:突然想吃點甚麼。
安蒂:你呢?

A.嗯,拜託妳了。
B.不了,我不用。

------------------------------  A選項  ------------------------------

安蒂:我知道了。
安蒂:那你要看好了。或許能學到甚麼也說不定。
哲哉:是要教我捕魚的方法嗎?
安蒂:沒錯,因為你剛才也教我那個.......那個叫甚麼?
哲哉:打水漂。
安蒂:對。因為你教我打水漂的方法,所以也讓我教你捕魚的方法吧。
哲哉:我知道了。
安蒂:實際上,捕魚有兩種不同的方式。分別是獵魚跟釣魚。
安蒂:我的話,是比較喜歡獵魚就是了。
哲哉:我能理解。
安蒂:那就實際示範一次吧。
她退後了兩三步,接著一路跑到了水邊。迅速的揮動翅膀之下,隨著跳躍就飛了起來,她在附近的天空中飛翔著。
她仔細的看著海面,並盤旋了一段時間後,在伸出爪子的狀態下接近水面。在足夠接近水面後,她的爪子突然的消失在水中,等再次出現時,爪子上就出現了一條魚。
在那之後,她就降落在了我的身邊。
安蒂:有看到嗎?
哲哉:嗯,不過我沒有翅膀,大概沒辦法做到一樣的事情。
安蒂:不需要做到完全相同的事情啦。我也只是到海裡去抓條魚回來而已。只是抓取而已是做的到的吧。
哲哉:我覺得沒有那麼簡單呢。因為妳有爪子所以能很簡單的抓到。魚本身可是很滑溜的喔。
安蒂:也是啦。
安蒂:不過,還有另外一種方法喔。
哲哉:釣魚對吧。
安蒂:沒錯,釣魚。你有看到我的尾巴嗎?
她展示了自己的尾巴給我看。前端有像是叉子一樣的形狀,從形狀跟尺寸還有顏色來看,會讓人聯想到香蕉。
哲哉:尾巴怎麼了嗎?
安蒂:可以拿來當作吸引魚的誘餌喔。
她坐在水邊,並把自己的尾巴放在水裡。
安蒂:這會需要花上一些時間。不過也有技巧是可以縮短所需時間的。
安蒂:隨著不同的動作可以吸引到不一樣的魚。我們也可以用這種技巧來選擇要釣的魚。
哲哉:真的會那麼順利嗎?
安蒂:是啊。不是每次都會有收穫。但是機率是足夠高的。
哲哉:真有趣。
安蒂:甚至有團體,專門在討論釣魚技巧的喔。
突然間,她將尾巴往上方一甩。一隻魚就朝著海岸的方向飛去,直接掉在沙灘上。
安蒂:你看,釣到了。
哲哉:沒有花上多少時間呢。
安蒂:有很順利的時候當然也就會有甚麼都釣不到的時候。這次只是運氣好而已,而且也不是我真正想要的魚。
哲哉:所以妳才會比較喜歡獵魚對吧。
安蒂:對啊,這樣尾巴上也才不會有被魚咬的痕跡。
哲哉:原來如此。
安蒂:不過,如果沒有像我們這樣的尾巴,要釣魚就很困難了呢。
哲哉:說實話,在我們的世界裡釣魚是使用釣竿的。
安蒂:釣竿?
哲哉:原理是一樣的。基本上,是拿一根長的棒子,在棒子前端綁上線,線的前端再綁上吸引魚上鉤的魚餌。當於吃下魚餌時就收線把魚釣上來。
安蒂:也就是說,你們是利用道具來做與我們相同的事情對吧。
哲哉:基本上是這樣沒錯。
哲哉:也有用網子捕魚的手段在就是了。
安蒂:在我們當中也有人用同樣的方式喔。我們這個種族不會用那種方式就是了。大多都是以漁業為主的公司,或是在市場上販賣海產物的人會用那種方式。
哲哉:不過妳們不需要去市場買魚吧。
安蒂:是啊。不過比起特地跑來這裡一趟,去市場買想要的魚是比較輕鬆的做法。
哲哉:原來如此。
安蒂:對了,我想帶一點魚回去,再讓我去抓一些。
哲哉:當然。
安蒂為了抓魚而再次的起飛。雖然看她抓魚也是很有趣的一件事,不過那似乎短時間內不會結束,我為了打發時間而開始蒐集貝殼。
安蒂:呼,這樣子應該可以撐一段時間。
安蒂:哎呀,那是甚麼?貝殼?

A.因為很無聊嘛。
B.這些是給妳的。
C.想說帶點紀念品回去。

------------------------------  C選項  ------------------------------

安蒂:原來如此。
安蒂:狩獵剛好成為了很好的熱身。可以準備開始練習了。
哲哉:那就開始吧。我會在這邊看的。
安蒂:其實啊,要參加公式的大會是需要一個藝名的。
哲哉:有想到甚麼好名子嗎?
安蒂:沒有想法呢。有甚麼好點子嗎?

A.自由落體
B.雷光
C.新風
D.天使
E.風暴鷹
F.「自行輸入」

------------------------------  D選項  ------------------------------

安蒂:哎呀,你想到的也是這個嗎?從知道有比賽的時候開始,我就一直在想要是不是要用這個名子了。
安蒂:真的是非常偶然的一致呢。
安蒂:可以讓我用那個名子嗎?
哲哉:那當然。
安蒂:那就用「天使」這個名子了。                                            (゚Д ゚; ) <這算是標題回收嗎
安蒂:好啦,準備好要看特技飛行了嗎?
哲哉:當然。
安蒂:那就從簡單的開始吧。
哲哉:隨心所欲的飛就行了,天使。
安蒂:謝謝!
她輕鬆的飛上天空,在附近盤旋了幾次後,就開始練習特技飛行的技術。
迴旋後加上一個後空翻,在那之後再次的迴旋。看見她這一連串的動作,我認為那只是練習前的熱身而已。
漸漸的她的飛行技術的難度越來越高。迴旋的圓也越來越小,短時間的急遽下降,接著是複數回的後空翻,我在地面上看著她的特技飛行。
接著她在著陸之後,回到了我的身邊。
安蒂:覺得如何?
哲哉:真的是太棒了!
安蒂:還有一個壓軸的特技喔。
哲哉:壓軸?
安蒂:是我自創的安蒂絕技。現在的話,叫天使絕技比較正確。是我自己想出來的技巧,在這裡練了有一段時間了。
安蒂:那個技巧非常困難。所以我想在大賽前的時間,我會把時間都花在那一招特技上,讓它更加完美。
哲哉:是怎麼樣的內容?
安蒂:從靠近地面的位子開始畫圓。接著,隨著高度的上升圓會越來越小。在到達最高點的時候,再從圓的中心迅速下降。
安蒂:會使用表演用的發煙裝置。這樣大家就可以看到,我從自己畫出的圓中穿過。
哲哉:聽上去很酷呢。
安蒂:那還不是全部喔。在下降的同時,還會有好幾次的旋轉。靠近地面後就再次的上升。於空中空翻幾圈之後就直接接續下一個演出項目。最後的表演項目,是用煙霧在空中描繪出圖形。
哲哉:看來已經都安排好了呢。
安蒂:是啊,剩下的就是完美的執行了。
哲哉:請不要在意我的繼續練習吧。
安蒂:知道了,那我走了。
她的眼神裡充滿著決心再一次的飛向天空。到達一定的高度後,再次的緩緩下降至靠近水面的高度。
接著她開始畫圓。隨著上升所畫出的圓是越來越小。
在圓型小到極限之後,她突然的改變方向向下俯衝。
在她朝著水面俯衝的同時,速度也變得非常的快。接著,她做了三次的旋轉。在極靠近水面的位子時才迅速的改變方向拉升高度。但是就是在那個瞬間,她的一隻腳碰到了水面。就像是被甚麼東西拉扯到了一般,她的飛行失去了控制。
她非常努力的想恢復自己的平衡,我能看出她是拚了命的想取回控制以回到沙灘上。著地時當然也不是那麼平穩,她在撞到沙灘之後在地面上翻滾了好幾圈。
哲哉:安蒂!妳沒事吧?
安蒂:嗯,本來不該是這樣的。
哲哉:在著地之前都很完美喔。
安蒂:好痛,翅膀好痛。
哲哉:讓我看看。
哲哉:有辦法動嗎?
安蒂:稍微的動作還好。但是動作加大的話疼痛也會變嚴重。
哲哉:看上去應該是沒有骨折。
安蒂:是啊,只是扭到而已。常有的事。
哲哉:真的嗎?
安蒂:也不是說每次都會這樣。但是失誤時就是會受傷。
哲哉:那比賽怎麼辦?
安蒂:因為受傷的關係練習應該會大受影響。不過我沒有打算要放棄。
哲哉:至少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安蒂:是啊,回去吧。
安蒂:那個架子上應該有繃帶才對。
哲哉:我去拿。
哲哉:然後呢?
安蒂:你要幫我包紮嗎?
哲哉:那當然。要纏在哪裡呢?
安蒂:我想應該是這裡的關節。
安蒂:嗯,肯定是這裡。
哲哉:我知道了。交給我吧。
哲哉:好了,這樣應該就可以了。翅膀感覺如何?
安蒂:好多了。也許修養個一兩天就可以再次開始練習了。
哲哉:要小心安全啊。
安蒂:那當然。
哲哉:﹙啊,要轉交給她的地圖我居然還放在身上。都忘記了。﹚
哲哉:﹙要把地圖交給她嗎?﹚

A.是。
B.不是。

------------------------------  A選項  ------------------------------

哲哉:話說回來,我有東西是要給妳的。
安蒂:真的?是甚麼?
哲哉:妳看!
安蒂:是我想的那個嗎?
哲哉:如果妳想的是地下建築物的構造圖,那妳猜對了。
安蒂:完全沒有想到你真的弄到手了。
安蒂:是怎麼拿到的?
哲哉:這麼說吧,我是得到了一個機會可以仔細的調查這些資料。再加上也沒有人來阻止我使用影印機。
安蒂:真厲害。你應該知道,這麼做有可能會被捲入麻煩當中的對吧?
哲哉:是啊,不過這已經是妳的東西了。想怎麼用就怎麼用吧。
安蒂:我會的。
哲哉:不過還是有句話是要說的。
安蒂:甚麼?
哲哉:也許妳已經知道那座建築物的附近被大量的水包圍。只要稍微有些差錯,很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的。
安蒂:那個我有聽過。真的有大家說的那麼危險嗎?
哲哉:很危險喔。如果我是妳的話我會非常的慎重。我覺得,最少也要等到那些水的處理結束之後再行動。這樣最少不用擔心進入建築物後會產生的危險。
安蒂:我知道了。不管怎麼說,要行動那也是之後的事情了。現在的空閒時間都必須要拿來練習才行。
哲哉:原來如此。
安蒂:謝謝你幫我纏繃帶。很抱歉讓今天的練習變得這麼短暫。也沒有讓你看到真正的特技飛行。
哲哉:沒事的啦。妳的身體才更重要。
安蒂:不管怎麼說,很謝謝你能來。
哲哉:不會。
哲哉:妳就好好的修養吧,我先回去了。下次見。
安蒂:當然!下次見!

----------------------------------------------------------------------------------------------------------------------------

開場是可愛的艾蜜莉
跟立繪相比,CG是真的可愛很多

經過雜誌跟塔羅牌之後
從雷米那裡拿不到的地圖轉而過來請主角幫忙
第三章裡主角要被送回原本世界的途中
走的如果是安蒂路線
對話會稍微有點改變,主角總算是記住了安蒂的存在

前往資料保管所的途中會遇到勝春
跟凱文一樣是有單篇個人路線的配角
而進到了警署內會遇到新的警署成員卡琳絲
看來是負責文書處理的人員
不過名子因為是直接顯示出來,所以大概不會再登場了
在這裡也出現了公園裡換氣口的密碼提示

自由時間就可以選擇勝春的劇情
在買不到冰淇淋的布萊斯跳到湖裡去之後
會知道勝春遇到的麻煩是因為公園的開張導致他沒客人
然後賭博又賭輸了
但是由主角幫忙賣冰淇淋絕對是會產生問題的啊
一個傳說中的人類在公園幫忙賣冰淇淋
光是名氣加持就夠讓勝春一路忙到退休了吧
最後是艾梅菈出面買光了所有的冰淇淋
所以到頭來唯一沒有吃到冰淇淋的就只有布萊斯了   賽巴斯欽:我好像在湖裡看到署長

接著是跟安蒂到沙灘上進行特技飛行練習
可以知道以抓取的能力來說飛龍比較擅長用腳
同時需要移動的時候才會考慮用手來拿東西
接著是取藝名的部分,容許玩家自行設定
而感覺上應該是選甚麼都不影響後續
從高處直接摔回沙灘上還只是扭到其實是還蠻厲害的

最後可以選擇要不要將地圖交給安蒂
這邊是選擇把地圖交給她
而玩家這邊的狀態欄裡,地圖就會消失
應該也是會對後續產生影響的決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629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ケモノ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gght8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ライブ・ア・ヒーロー,角... 後一篇:Angels with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09335511大家
喜歡小說的各位可以到我的小屋看看《生平記述完結後的異世界自由人生》和《仙野縣的嶋上晴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7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