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創作】《荒潮》──第四十三話──不知火

作者:霽嵐雪芛(´・ω・`)│2022-01-10 18:02:52│巴幣:20│人氣:75

──不知火──

  這裡是伊呂波約往東南五公里左右的一條次要幹道。
  
  伊呂波為始,往東建築就越高聳而現代化,連路面也出現柏油而非其他地區的礫砂道或割石道,一路繼續往東又會慢慢變回和風向的低矮建築。
  
  因此伊呂波以東、郊區以西這個區段,是被道路錯縱影響最劇烈的地方,以現世來對比,這區域的複雜度不下於威尼斯,只是一者的複雜來自於立體一者來自於平面,這裡許多小路可能住在當區的整也一生未曾走過、甚至連路口都未曾看過一眼。
  
  而今日,與主要幹道交界的一個小巷,路口被醒目的黃色警戒線給圍住,還有兩名刑警站在外面防止閒雜人等闖入,不僅讓路過的人將目光紛紛投向這個未曾注視過的小道,甚至引起了一定人數的圍觀。
  
  雖然大家不清楚小道內發生了什麼事,但人群依然越聚越多,許多人甚至忘記了現在是準備上班的時間,而自己就是正要去工作路上的人。
  
  而在小巷內,一個中年男子──或許現在應該稱呼他為被害人──面朝下一動不動地趴在因年久失修而連腳印都能明顯留下柏油地面上,外頭的警戒線正是因他而來。
  
  雖然因為旁邊是高樓所以光線幽暗,但還是可以看出殘破不堪的柏油路上除了少許的烏鴉羽毛以外,並沒有明顯爭執或打鬥的痕跡,但被害人的腳印卻意外複雜,而且似乎奔跑過一小段距離。
  
  死者穿著無牌、陳舊的紺色和服,並且衣著非常乾淨,略長的頭髮也很整齊,遇害時應該不是在私人時間,很可能是在工作後應酬完的路上。
  
  被害人戴著眼鏡,因為鏡框除了少許歪斜以外完整地戴在臉上,只有鏡片破裂,疑似倒下時撞擊地面而被破壞。
  
  被害人身體除了因為破裂的鏡片而劃傷的臉部以外,完全沒有外傷,也沒有顯現瘀傷之類的痕跡,地上與周遭都沒有血跡反應,身上的貴重財物皆並未丟失,口袋裡元町牌的香菸盒裡面還有十一根的香菸,這種菸的菸草味很粗重,所以頗受藍領階層的人喜歡。
  
  「死者名叫龜屋幸司,是木工工廠的一個工人,未婚、親戚皆已逝世,獨居於內坂二丁目三十三番地四號七樓,雖然大體還未請四番隊解剖,但初步研判死因是多重內臟破裂導致大出血,從目前現場和死因來看沒有意外和自殺的可能性,可以斷定是他殺,但並未在身體外側找到撞擊的痕跡,凶器與手法不明,死亡時間應該是在今天0點到2點之間,精準時間和他遇害前的行動還要等進一步解剖才能知道。」
  
  警官聽完報告、接過警員交給他的筆記和照片,點頭示意他退出筆錄室後,將目光轉回坐在他眼前的女性:「雖然到場的刑警已經對小姐妳進行問話了,但離案發現場的勘查結束還有一點時間,在這時間我想對身為第一發現者的妳進行更詳細的筆錄。」
  
  女子雖然外貌年輕,大概才十八歲左右而已,但是神情十分泰然,細瞇成一線的眼睛顯得老神在在。
  
  她的頭髮可以說是純白的,雖然現在綁成了高馬尾所以長度沒有那麼明顯,但是估算如果解開的話應該可以長達腳踝。
  
  穿的衣服是死霸裝,但是上衣的下擺並沒有正常的在袴內,而是類似穿T恤時到海邊一樣,將上衣在上腹部的位置便將兩側盤起來,並在左側打了一個結,把肚臍給完全露出的打扮,完全不像是冬天該有的穿法、更正確應該說,不像是穿死霸裝會有的穿法。
  
  「可以告訴我發現被害人的情況嗎?」警官一邊發問,一邊左手拿起剛剛接過來的筆記,比對發現者的證詞與現場有無差異,右手執筆準備紀錄對方的證詞。
  
  「其實我原本只是路過而已,可是正巧聽見了巷子裡面烏鴉的叫聲。」女子用有點悠哉、不急不徐的口吻講起發現屍體的經過:「如果只有一隻的話我也不會怎麼在意,可是當時的叫聲顯然有三隻以上,都心不太會出現這麼多烏鴉,我想說應該是垃圾桶被亂丟或垃圾桶沒關之類的情況,想說進去幫忙處理一下,結果就看到倒在地上的被害人。」
  
  「所以在那之後妳用傳令神機叫了四番隊沒錯吧?為什麼是選擇通知四番隊呢?」
  
  「我對被害人感到不對勁是因為他身上完全沒有靈壓,不管睡著還是昏倒、總之失去意識靈壓是不會完全消失的,但是他身上和周圍實在太乾淨了,完全不像是死亡的樣子。我雖然有接近查看情況,但他趴下的方式我也不方便在不移動身體的情況下測量頸動脈和呼吸,我擔心要是他活著,隨意觸碰可能會讓他的情況惡化,所以我是直接通知四番隊而非報警。」
  
  確實如同她的證詞,被害人身上並沒有提取到女子的指紋,地面上的腳印也符合她的說詞,但第一發現者向來最有可能是兇手,所以警官並不敢大意,仍然繼續向她確認細節。
  
  「妳記得通知四番隊時的時間嗎?」
  
  「七點十分,因為有打開傳令神機,所以我記得非常清楚。」雖然語速還是一樣,但女子回答得十分快,顯然是個完全不用思考的問題。
  
  「男子的特徵妳能清楚描述嗎?」
  
  「我也只有走近看過而已,沒有確認過他全身上下,所以沒辦法很詳細。他穿著有點破爛的紺色的和服,雖然那裡有些暗,所以無法很確定膚色,但應該是稍微黝黑的皮膚,頭髮有點長但是很整齊,似乎帶著眼鏡,並且身上沒有穿戴其他配件、包括手錶,鞋子則是一般的草鞋。」
  
  「抱歉,失陪一下。」警官聽著寫下女子的敘述後,突然有人敲了敲筆錄室的門。
  
  與剛才不同,並不是外面的人進入報告,而是警官這邊走出去應門。
  
  過了幾分鐘警官一臉嚴峻地走了進來,從態度上顯然並沒有打算再向女子問問題:「根據妳告所我們的姓名和單位,我剛剛有讓下屬去通知護廷十三隊,但是很遺憾,對方回答護廷十三隊並沒有妳這位成員。」
  
  不過警官在語氣上還是盡可能保持和藹的補充道:「當然,我們會再去做一次詳細的確認,只是這段期間我們沒有辦法讓妳離開,只能麻煩妳繼續待在這裡了,十二夜雪言小姐。」
  


  「誒?」


  
  伊祁和猿田被羈押後,砂流田雖然行動上自由了不少,但和光照院並沒有因此經常碰頭,首先砂流田要是太頻繁離開,好不容易的自由可能反而被限制,並且光照院也不是無所事事的閒人。
  
  今天是繼羈押事件後第二次碰面,但地點並不是在包廂之類的地方,而是空無一人的郊外,正確來說已經離開都心了。
  
  雖然為此差不多三百公里的距離,但在光照院的瞬步下也只是差不多兩、三分鐘的腳程,至於砂流田可以說是被用這繩綁著拉過來。
  
  但就體感而言,似乎並不是很危險,甚至沒有什麼顛簸感。
  
  原理上砂流田也不是懂得很準確──畢竟大部分的人瞬步都是自然而然的用出來──但瞬步似乎比起用靈力在物理上加速,更類似踏入不同的時間流逝裡面,所以即使是三分鐘移動三百公里的速度,被純粹拖著的自己也不會被音障扯爛。
  
  解開這繩後,光照院似乎在做什麼準備,一時間兩人陷入了難以言喻的沉默之中。
  
  「今天似乎有點都心似乎有什麼騷動?」沒事做的砂流田不得已開口攀談。
  
  「沒什麼,有樁普通的命案而已,雖然少見,但還是會發生的。」
  
  光照院對這起命案目前不感興趣,之前的院派休克命案因為時間上緊鄰新隊長的上任,有偽裝成意外的必要性,需要八番隊協助四番隊封鎖消息。
  
  這起命案,雖然據目前偵查的結果有手法不明的謎團,但除此之外尚無詭異之處,時間點上也不會出現什麼激烈反響,整起事件不需要他或八番隊插手。
  
  「好了。」光照院用稻草編成的繩子在地上以正圓繞了一圈圍住自己和砂流田。
  
  隨即拿出四張看起來像是符咒的紙,手一鬆,它們各自飛到正四方位,變成和光照院一模一樣的式神,一言不發地合掌禪坐著。
  
  「等會我要解放斬魄刀,為了避免無謂的波及引發騷動,防護不能只用一般的結界。」
  
  「伊祁她們雖然暫時不會被放出來,但是基本上沒有移送的可能性了,不管她們是騙過了調查,還是幕後黑手另有其人,事情都不會這麼簡單結束。作為把你捲進來的人,有責任讓你最起碼得到自保的能力,以你現在的實力偵的起了什麼武力衝突會很快送命的。」
  
  「什麼意思?難道你打算教我卍解嗎?」砂流田依稀記得猿田確實有說過斬魄刀除了一般的解放以外,還有更進一步的第二次解放。
  
  「你居然知道卍解啊?哼,那種東西......不過倒也不能說學了也沒用,雖然隊長基本上都會卍解,只是就你來說,擁有卍解也沒有任何意義。」
  
  「變強了卻沒有意義,還有這種事情嗎?」
  
  「哼,那傢伙的教法未免太偷懶了!看來正式開始前,得先讓你對斬魄刀有精準一點的觀念才行。」聽到砂流田的疑惑,光照院沒好氣的砸了一下舌:「聽好了,卍解雖然形式上的確是將斬魄刀以完全的面貌解放出來,但結果而言與其說是始解的進化,更接近於一種戰術。」
  
  光照院把原本準備拔出刀的手放下:「首先我問你一個問題,除了像你這樣的隨時解放或者更罕見地隨時卍解這種例外,始解最大的價值是什麼?」
  
  「難道不是斬魄刀的能力嗎?」
  
  「隨時解放的斬魄刀確實如此,但一般的斬魄刀如果照這種說法,直接攻擊系不就相當於沒有價值了嗎?」
  
  「呃……確實……」一針見血的問題,如果斬魄刀的意義在於能力,那麼毫無能力的直接攻擊系打從一開始誕生在世界上就很不正常。
  
  「答案是『時常下的靈壓』。可以這樣理解,假設一個人如果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靈壓是1%,那麼始解最大的用意,便是讓靈壓在同樣的情況下也一直保持在80%左右。」
  
  「卍解自然也是差不多的概念,比起其效果,重點在於『靈壓的突破』,死神的靈力可以無限成長,但是能放出多少靈壓人們有各自成長的極限,卍解的意義就是消除極限,一口氣將所有的靈力宣洩出來。」
  
  「難道說,就像全家當All-in那樣嗎?」
  
  「沒錯,每個人卍解能夠維持的時間極度短暫,雖然具體時間因人而異,但基本上都在三到四分鐘,歷史上最久的人也不超過五分鐘。而且這是以用到靈力完全耗盡到躺在地上動彈不得來計時,所以實際上可用時間更短。還有卍解無法連續使用,無論解除之後的靈力多寡,每個人也差不多會有十數小時內不能使用卍解,一旦使用就必須達到目的,這就是卍解。」
  
  毫無疑問,雖然沒有到那麼極端、但也和捨身炸彈差不多的東西,情況吻合時,能產生很大的效益,平常是則是弊大於利的險招。
  
  其實並不難理解,斬魄刀會以始解做為平常的解放形式,代表這是斬魄刀最自然的型態,卍解則是無視力量的穩定,強行擠出所有的力量孤注一擲,背後的缺點大過優點是自然不過的事情。
  
  「所以才會說卍解與其說力量應該說是戰術,不否認會卍解的話臨戰時多了一種行動方案……但實際上適合使用的場合並不多,不會也不影響實力,護廷就算是戰爭頻繁的三千年前,也出過不少不會卍解的武鬥派隊長。」
  
  「明白了,這種招式我確實不需要,那麼所謂的自保的力量是……」
  
  「放心,在結界裡面肉體上不會有危險,很安全的。」光照院說完,一臉認真地將手移到腰上的斬魄刀。
  
  「……嘛,身體處於安全已經是很有保障的事情了。」精神上的話,砂流田並不感到多大的恐懼,他從出生就已經在腦漿隨時被擰轉攪動的情況下活了這麼久了,一時間的精神折磨他自然完全算不上衝擊。
  
  「我的斬魄刀是同時掌控風和水,風上為水,水竭風止,曰之喪。汔至,亦未繘井,羸其瓶,凶。」
  
  光照院緩緩唸出詩歌一般的言語,比起解釋更像是一種言靈,注連繩圍成的結界裡面突然變得異常安靜,砂流田頓時產生自己的皮膚漸漸與空氣融成無團的錯覺,宛然這裡被封在蛋殼裡面,與世界隔絕開來,而自己就是蛋殼裡包覆的雛鳥。
  
  「かきくらし 時雨るる空をながめつつ 思ひこそやれ神なびの森──山城無相三条行國都那、大和空明千手院弘信和當。」
  
  砂流田五感進到一片空白之中不斷墜落。
  


後記:
  首先道歉一下為什麼這麼久沒有更新,並不是遇到了什麼事情,只是……呃……12月因為我的白龍牌組在參考別人的配牌修改後,勝率還算不錯,所以就……每日高強度打遊戲王,我自己覺得我只打了幾天而已,結果發現的時候已經超過一月了,草。
  
  加上42話之後的故事,我事前其實沒有很明確的計畫這個中間該發生什麼事情,所以內容只能想到哪寫到哪,並且順延的段落也得想辦法改動並且補回去,所以寫起來非常非常的不順手內容也有點流水帳。
  
  雖然兩個原因全是自作自受就是。

  至於內容我相信大家會覺得這和原作的卍解差異有點大,這是因為考慮到荒潮的故事進程,屬於衝突一口氣引爆到最高點的類型,如果卍解單純是強化的第二階段解放,很容易會變成始解沒人要用的情況,而且說真的,感覺收到的很多斬魄刀始解比卍解有趣,所以才會進行這樣的設定調整。
  
  另外我發現上一章有個小地方忘了在後記寫到,雖然這點也沒有人問、而且可能也有些人覺得這是不用解釋就能理解的點,但是我還是補充一下。
  
  42話大城戶所謂沒有相應的機會使用斬術,首先自然是以前瀞靈廷沒有發生什麼動盪,再來雖然斬術是他的長項,但御前神事的規則上雙方是在很近的距離開始比賽,直接衝撞速攻基本上都能阻止對方拔刀,所以他不使用斬術反而勝率更高,用了斬術反而可能輸給坂本這類人,因此才是沒有機會使用。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615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f201302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心得】世上沒有神,那就... 後一篇:【雜文】心情好嗎?好的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ykon051603大家
月之傳人系列更新!最終篇《天空都市篇》距離完結還有六章!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