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轉】歐美系列《癮君子不要來桑柏拉勒戒所02》

作者:ღ茉律│2022-01-10 15:17:29│巴幣:0│人氣:76


[ 第二章]

當我終於有力氣下床,跌跌撞撞地走向我的後背包,伸手摸索放在裡面的手機,我必須要打電話給馬克讓他帶我離開這個受詛咒的鬼地方!我掏出背包裡面所有東西,但手機卻不見蹤影。

「接受治療的時候是不能使用手機的。」泰勒護士睥睨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我嚇了一跳立刻轉身,看見她捧著一個食物餐盤站在門口。

「總不能讓你們無緣無故就報警。」她輕輕笑了一聲,走進房間把餐盤放在床頭櫃上。

「把我綁起來還強迫我吃下莫名其妙的藥丸,這不叫治療。」我生氣地反駁,吃力地扶著點滴架想要站穩,我現在虛弱得根本無力反抗。泰勒護士面帶微笑走過來抓住我的手帶我回到床邊,而我的掙扎根本不值一提。

「等到妳那個噁心又糟糕的壞習慣戒掉後,妳會感謝我們的。」她眼裡凝聚著瘋狂,再一次把我壓到床上用束帶綁住我的手,用力的程度讓我覺得我的手腕要碎掉了,相信我,我非常清楚那是什麼感覺。

「那才不是該死的習慣!是上癮,妳這個蠢女人!」我對著她大吼,換來的是一個響亮的巴掌打在我的臉頰上。

感受著臉頰上的刺痛,我垂眼看著她把餐盤放在我的大腿上,除了點滴之外,我的身體裡沒有任何食物,天知道我快餓死了。

「吃吧,或許可以讓妳冷靜一下。」她解開我的一隻手,再度變回原本親切的樣子。「雖然我很想要親自餵妳,親愛的,但是還有好幾個病人需要我的幫助。」她嘆口氣揉了揉眉心,伸手將一縷金髮往後撥,「妳能吃下多少就吃多少。」

餐點是一碗清淡的湯和一個麵包捲,也許是某個我不知道的米其林大餐吧。看見她離開房間後,我拿起湯匙保守地舀了一小口湯,我不想要一下子吃太多,否則一旦戒斷症狀來襲,那畫面就不太好看了。吃下大半的食物後,我解開另一隻手上的束帶,把餐盤放回床頭櫃上,吃力地站起來走回我的背包旁。

他們唯一沒有收走的東西是馬克給我的ZIPPO打火機,摸著上面的雕刻可以讓我鼓起一些勇氣。不過還有一個東西也會讓我覺得好過一點,當他們沒收我的手機時,他們並沒有發現我藏在背包裡的另一隻拋棄式手機。雖然是支很爛的手機,但至少還可以發訊息,最重要的,可以記錄我在這裡發生的鳥事。我一定會把手機藏得好好的,絕對不會離開我的身邊。

泰勒護士再出現時,她拔掉我手上的點滴後扔了一塊名牌給我。「妳最糟的症狀已經過去了,現在可以允許妳到其他地方走走,妳可以去看看其他病人還有餐廳,但是禁止外出。」她把塗著精緻指甲油的手伸進口袋裡,又掏出一把神祕藥丸。

我憤怒地瞪著她,儘管很想要一把揮掉那堆噁心的東西,但我知道最終還是得妥協。翻了個白眼,我抓過藥丸一口氣吞下去再張嘴給泰勒護士檢查,她這才滿意地離開繼續巡房。

確定她走遠之後,我立刻衝進廁所,伸出一根手指挖著自己的喉嚨,只要是能自主的時候,我絕對不會吞下任何一顆藥的。

踉蹌著腳步回到床邊,再吃了一些食物後,我決定到勒戒所的其他地方晃晃,研究一下這個鬼地方到底在搞什麼名堂。

走進大廳,宛如鬼城般的寂靜,彷彿除了我之外沒有別的生物,直到轉了一個彎來到娛樂室,我差點沒忍住要衝上去抓住看到的每一個人,求他們幫我逃出去,但這些行屍走肉的人是怎麼回事?各個像喪失一樣坐在椅子上或是瞪著空氣,甚至有些還抱成一顆球來回搖晃,有兩個女孩專注地盯著彼此,這裡看起來還比較像是精神病院而不是勒戒所。

「看來妳的腦子還沒壞。」

身邊突然傳來一道聲音,我嚇得抖了一下,轉頭看見一個跟我年紀差不多的女孩。

終於有個正常人,我差點喜極而泣地抱住她。

「是阿,我是維若妮卡。」我拍拍身上的名牌,幾乎忘記胸口上有這麼一個蠢東西,我看著她的胸口名牌寫著「漢娜」。

「我是漢娜,妳也沒有吃她給妳的狗屁藥?」漢娜示意我跟著她。

我們走到娛樂室的角落,剛好有一張空桌,我們背對所有人坐下來,開始交換目前得到的所有資訊。

漢娜對海洛因上癮,她的手臂上都是滿滿的針孔,不過她應該是剛成癮沒多久,整個人的狀態看起來還沒有像個典型的毒蟲,她的家人把她丟來這裡,所以我們算是在同一條賊船上了。

整理了得到的新資訊後,我們試圖推敲出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就我所見的,」漢娜轉頭看了一眼,挪到更靠近我的位子上「那些藥丸會讓我們變得像這些人一樣。」她比向其他彷彿是在火星上一樣晃悠的病人們。「最後就消失了。」

「什麼叫就消失了?妳是說被放出去嗎?」她的最後一句話警醒了我,我伸手玩起桌上的拼圖一邊問,漢娜也幫忙找著下一塊拼圖,但她卻搖搖頭說。

「我隔壁間的傢伙,我有看見他回房間,但是隔天他就消失了,像是完全不存在,沒有任何一點痕跡欸。我問了那個賤人他去哪裡,但她只用個白癡的笑來打發我。」漢娜嘆口氣,用手撐著頭看我,露出了疲倦的笑容。「幫我個忙,務必注意自己的安全,能跟人好好說話的感覺真的很不錯。」

「妳也是。」

話題結束,我們告知了彼此的房間號碼和位置後,便離開走向各自的方向。其他地方應該也沒什麼重要的了,我決定回房間看看那隻破手機還能怎麼幫助我。

我傳了簡訊給馬克,盡我所能的告訴他這裡的情況有多荒謬,但卻一直產生錯誤發不出去,看來這裡沒有訊號可以傳送我他媽的訊息。

幸好,這個網站還可以用,所以我打算在這裡記錄下所有的事情。

聽見腳步聲,我迅速把手機藏進口袋裡,一抬頭正好看見泰勒護士走進來,和之前一樣,討厭的微笑及手上的餐盤。

「妳見到了漢娜。」她拍了拍床邊要我過來坐下,我順從她的指示坐在床邊,她把餐盤放在我腿上並往後退幾步。「她是個挺麻煩的病人,我希望妳別聽從她的任何愚蠢想法。」她從口袋裡掏出一隻溫度計,確認我的體溫後她點點頭然後盯著我慎重地說。

「我覺得她還挺不錯的。」我咬了一口冷掉的三明治,含糊不清的對她說。「能和別人說話的感覺很好。」再咬了一口,努力忽略泰勒護士射來的警告視線,看來我似乎是踩到了地雷。

「是嗎?好吧,我很高興妳交到了朋友。」她輕輕笑了一聲,從口袋裡拿出一把藥丸放在餐盤上。「記得要吃藥。」她微笑著拍拍我的頭便離開房間。

我挑眉瞪著那一堆藥,她為什麼不看著我吃下去?有這麼趕時間嗎?

我抓住這個機會研究了那些藥,我把其中一個膠囊拆開,驚訝地發現裡面是空的。我立刻把其他膠囊也拆開,每一個都是空的,一點藥粉都沒有,就只是空膠囊而已,難道這些藥只是用來吃心安的嗎?

我拿起果汁喝了一口,還沒吞下去就立刻吐了出來,這個味道簡直跟屎一樣!不是說喝起來很水或是過期酸掉之類的,而像是有人在裡面加了水藻一樣噁心。我仔細攪了攪果汁,發現了一些碎末漂浮在上面,和剛才的空膠囊聯想到一起,我立刻把果汁丟到旁邊,再檢查了一下我的三明治,還好裡面沒有被加料。我吃完三明治,走到浴室把果汁倒進水槽裡。

「妳還挺聰明的,小毒蟲。」身後突然傳來泰勒護士的聲音,我立刻抬頭從鏡子看見她就站在我後面,雖然面帶微笑,但眼裡凝聚的瘋狂藏也藏不住。「妳和漢娜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她從口袋拿出一支針筒和一瓶液體。

「哈,我們絕對不會盲目地吃下任何妳強迫我們吃的東西。」我拿起空的玻璃杯防禦,只要她一接近我,我就會敲碎玻璃來攻擊。

泰勒護士裝好針筒後只是看著我,一隻腳在地上不停地打著拍子,似乎在等著什麼。我揚起眉毛盯著她,一股陌生的感覺襲上心頭,瞬間刺骨的劇痛襲來,我吐出了剛才吃下的所有食物。

「妳應該要把剛才的藥吃掉的。」她不屑的口氣交錯在我的乾嘔和嘔吐聲中。她跨過地上的穢物蹲在我身邊,我揮出軟綿綿的一掌,但輕易地就被擋開,她慢慢地把針筒戳進我的手臂。

「看,只要妳拒絕吃藥,戒斷症狀就會上來,我只是想讓妳吃藥而已。」打完針後她扶著我站起來。

「然後呢?變成跟他們一樣的空殼?」我搖搖晃晃地推開她,用僅剩的力氣靠在水槽邊不讓自己跌倒。

「難道妳寧願繼續當個毒蟲?」她嗤笑一聲,對著我聳聳肩。「妳自願來到這裡,妳哥哥也簽了文件,妳現在屬於我們監管。」她再次走過來環住我的肩膀,半拉著我回到床上。

「如果他知道妳們是這樣對待病人,絕對不會把我留在這裡。」我惡狠狠地回嗆她,想要掙開她的手,但她把我壓上床躺好,還拍了拍我的頭。

「我會離開這裡,把妳們的惡行公諸於世。」我對著她吐了一口口水,真希望剛才的嘔吐物還有一些殘渣。

「妳當然可以試看看。」她拿了一條毛毯蓋在我身上,認真地協助我上床睡覺。「很多人都這麼說過。」她哼了一句,拿出一根棒棒糖放在旁邊的床頭櫃上。

正當她準備要出去時,我想起漢娜說過的話。

「那些消失的人去哪裡了?」

我的疑問讓她突然停住腳步,臉上的表情出賣了她偽裝的冷靜。

「妳們放他們出去了嗎?還是對他們做了什麼?」我努力施壓,看來她很不喜歡這些問題。

「我們治好他們了。」

泰勒護士留下一句不清不楚的回答便頭也不回地離開,我躺在床上嘆氣,我的胃好似隨時都準備清空吞進去的任何食物,我現在最想要的就是一些安慰,什麼都好。在認識泰勒護士後,我第一次流下了眼淚,所有莫名其妙的事情排山倒海席捲而來,讓我哭得不能自己。

「妳會慢慢習慣的。」漢娜的聲音打斷了我的哭泣。

看見她站在我的門口,我立刻收住情緒。

「只要吃幾次藥減緩症狀就好,我發現吃過一次之後就好很多了。」她遞給我幾張面紙整理自己。

「真的嗎?」我抽著鼻子抬頭看著她。

漢娜點點頭,從口袋拿出一根香菸。「這裡不難拿到菸。」她的手指夾著香菸對我說,「但是要拿到打火機真他媽的難啊。」她把香菸放進嘴裡叼著。

聽見她的抱怨,我從口袋拿出馬克給我的ZIPPO打火機。

「我沒看錯吧!」漢娜不可置信地瞪著我,仿佛我召喚出耶穌之類的。

「我哥哥給我的,他的幸運打火機。」我彈開上蓋,將打火機遞到漢娜面前,她笑著接過點燃香菸,深深吸了一大口再慢慢地把菸吐出來,滿足地嘆了一口氣。

「妳會沒事的,維若妮卡。」漢娜抖了抖手上的菸,一些菸灰掉落在我的房間地板上。「別擔心,我走之前會清乾淨。」她蓋上打火機的蓋子交還給我。

「妳好像很自在的樣子。」我摸了摸打火機上的雕刻,隨後便收進口袋裡。「妳來多久了?」終於恢復點力氣可以坐起來。

漢娜想了一下,吐出一口長菸,似乎是在計算過去多少日子。

「兩個月?好像吧?我不確定。時間在這裡很混亂,除了要應付戒斷症狀和賤人護士,還有經營這個地方的混蛋,時間概念根本就他媽的亂七八糟。」她依依不捨地吸吐最後幾口菸。

「辛克萊?」看見漢娜點頭,我才告訴她我來這裡的第一天的不好回憶。「我到的那天晚上他有過來,我想應該是他沒錯。」

「是嗎?還真新鮮,我從來沒有看過他跟賤人護士以外的人說話,還總是拿著雨傘到處亂晃,他媽的怪人。」漢娜疑惑地挑眉,站起來把菸屁股扔到地上踩熄。「等妳好一點,要不要來我房間看看?我有一些沒有加料的食物和飲料。」她坐回床上期待地看著我。

「當然好啊。」我興然接受她的邀請。漢娜笑著點頭,清理地上的證據後對我揮揮手便離開我的房間。

我獨自一人坐在床上嘆氣,真希望除了呆坐之外還有別的事情可以分散注意力。正當我思考著下一步的打算時,房門被輕輕敲了一聲,我以為又是泰勒護士,但令人意外地卻是另一個我從來沒見過的護士。

「呃,維若妮卡?對嗎?」看見我遲疑的點頭,她笑著走進來。「護士長把我調過來服務妳,今天有好幾個病人要入住。」這個新護士的笑容比泰勒護士的更加假意。

「妳也會強迫我吃藥和打針嗎?」我不會讓她有這個機會的。

新護士聳聳肩,走進房間關上門。「我沒有計畫要這麼做,而且她說了妳已經用過今天的藥,我只是來確保妳不會殺了自己或是做什麼危險事情。」她走到床邊替我量體溫和檢查脈搏。

「好吧,我還好好的。」

突然,一聲尖叫打破了我和她之間詭異的尷尬,新護士抬起頭看了我一眼,不發一語地走出房間,接著快速跑向走廊。我費力地起身,拖著腳步走到門邊,正好看見一個男人從他的房間裡被拖出來。

「不要!拜託不要!拜託!」他不停地大喊,他的樣子沒比喪屍好太多,非常瘦弱,大概再過幾天就會餓死的樣子。

「沒有人從那裡回來過!!拜託不要!!」他用盡所有力氣扒住門框,不讓自己被護理員拖出房間。

「布朗先生,你知道你必須要配合我們。」泰勒護士從男人的房間走出來,臉上的招牌笑容被明顯的惱怒取代,她使勁地想要把男人的手拉下來,顯然已經失去耐心。

「打斷他的手,不能讓辛克萊先生等太久。」

隨著兩聲響亮的「啪嘰」,布朗先生發出痛苦的尖叫,護理員折斷他的兩隻手臂,拖著他一路往走廊深處去。

我悄悄退回房間裡關上門,努力平復著紊亂的呼吸,忍住不要再次嘔吐。我下定決心一定要逃出這個該死的鬼地方,發生在布朗先生身上的事情一定也會發生在我身上。

我發誓一定會逃出去,一定要揭露這裡噁心骯髒的虐行給這他媽的世界看看。

來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614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tmo168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怪談系列《醫院的故... 後一篇:【影片】《日本事故物件》...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yu15826大家
新小說龍王的女兒更新,有興趣的人可以來我的小屋觀賞飛龍與人類養女的故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