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聖劍LOM同人文】027/18. 兩道火焰(3)完

作者:Fish Yu│聖劍傳說 Legend of Mana│2022-01-08 23:56:38│巴幣:6│人氣:65


「跟丟了……就算要每個地方都去找,這裡也太大了!」

跑了一陣後,達娜等人總算在修驗之道的入口處追上艾斯卡迪,卻只聽到艾斯卡迪憤怒的聲音;艾斯卡迪見到達娜等人,連忙問道:「這裡有哪個地方適合躲藏,又不容易被發現?」

修驗之道裡面分佈著複雜的洞窟和通道,躲藏並非難事。娜想了一會,才喃喃道:「裡面有個古代時讓高僧冥想用的房間,平時沒有人靠近,也沒有派人看守……雖然那裡已經被封閉了,難道……」

「封閉?那要怎麼開啟?」艾斯卡迪聞言,連忙問道。

「只要司祭授權就可以。不過目前是緊急情況,我也可以打開。」達娜說道。

「那就去那裡看看吧!」艾斯卡迪一甩頭,達娜連忙帶路。

加上艾斯卡迪,三個人便在達娜的帶領下,進入修驗之道裡的一個洞窟內。還沒進入房間前,眾人就覺得已經找對了方向。只見一個巨大的掛鎖被扯下,門上的封條也七零八落,看似的確有人闖入。

「喀喀喀……你們果然到這來了啊!」

一進入這個封印的房間,眾人就發現冒牌修道女以及倒臥在角落的瑪琪爾妲。瑪琪爾妲看似很虛弱,涔涔的汗珠不斷滾落,加上急促的呼吸,好像她隨時都會昏過去。

「瑪琪爾妲!」看到這種情況,達娜痛喊出口。

「你是故意引我們進來的?」艾斯卡迪生氣地衝上前:「別開玩笑了,現在被困在這裡的,可是你才對!」

「喂,你們啊。」冒牌修道女繼續以邪佞油滑的聲調開口:「還不快點把這糟老太婆弄走?不怕她等一下突然暴斃了?」

「妳說什麼!」艾斯卡迪怒不可抑,達娜卻連忙衝向瑪琪爾妲。

「瑪琪爾妲……瑪琪爾妲!」達娜一邊扶起老婦人看似綿軟的身軀,一邊焦急地朝門外大喊:「來人呀!快來人呀!」

呼應達娜的叫喚,兩個修道女聞聲入內:「達娜大人……瑪琪爾妲大人!您沒事吧!」

「嗚……嗚嗚……」承受不住挾持者粗暴的動作,瑪琪爾妲有些吃不消。

兩名修道女看見眼前詭異的情況──懷抱著司祭大人的僧兵長、劍拔弩張的艾斯卡迪、緊戒在後的遙和席娜、還有……一個好整以暇,甚至讓人覺得她有點無聊的……修道女?

看見這幅情景,兩名修道女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直到達娜大喊:「還發什麼呆!快帶瑪琪爾妲出去!」

「啊……是的!瑪琪爾妲大人,請走這裡!」修道女們連忙上前攙扶瑪琪爾妲,並將她帶離房間;現場只剩下冒牌修道女、還有與其對峙的四人。

看到瑪琪爾妲被護送離開,對方非但沒有出手阻止,甚至沒有露出可惜的表情,只是輕描淡寫地說道:「是呀,傷到瑪琪爾妲就不好了,你們說是吧?帶出去也好,精采的好戲,現在才要上演……」

「妳什麼意思?」艾斯卡迪咬牙道。

「哎唷,火氣幹嘛這麼大?」對方發出一串笑聲:「我可是為你們著想呢!這樣你們陪我玩才沒有顧忌嘛!再說,不小心把她弄死了,我可就要吃不完兜著走了,喀喀喀……」

「玩?」遙緊戒道:「妳的目標不是那位司祭?」

對方突然瞇起眼睛,興趣盎然地打量他和他身旁的席娜。接著又笑出聲來:「我還想怎麼那麼眼熟呢!你們不就是解決戈爾戈的人嗎?這下更好玩了,喀喀喀……」

「妳在說什麼?」席娜也警戒道:「戈爾戈……湖之主嗎?你們是什麼關係?」

「看在你們幹掉了戈爾戈的份上,我就破例告訴你們我的名字,我叫史普利岡。」對方嗔道:「真討厭,戈爾戈不過是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拜託妳行行好,別把我和那種廢物相提並論了行嗎,小姑娘?」

艾斯卡迪和達娜聽到這番對話,交換了疑惑的一眼;艾斯卡迪隨即又吼道:「妳的目標到底是不是瑪琪爾妲!」

「是她沒錯呀。」對方聳肩:「你們也看到了,我要帶走她很容易,但這樣很沒意思對吧?所以我臨時改變主意,先跟你們玩玩,我再把那個老太婆帶回去不也一樣嗎?亞維因大人應該還會更高興呢!」

一聽到亞維因的名字,艾斯卡迪和達娜都呆住了,要綁架瑪琪爾妲的人……真的是亞維因?

遙和席娜雖然也很驚訝,但遠不及另外兩人的程度,然而他們沒有太多時間,因為眼前的修道女已經開始了動作。

「盡可能地讓我盡興點啊,喀喀喀……」

話聲甫落,史普利岡怪便恢復原本的形貌,牠面貌猙獰、身體蜷曲,面向四人,牠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發動了攻擊。

史普利岡首先攻擊的不是距離自己最近的艾斯卡迪,而是在他身後的達娜;身為僧兵長的達娜也不是省油的燈。在一聲巨大的撞擊聲響後,達娜以連續四次的高速迴轉,做出甩動雙節棍武器的攻擊──「鳳翼旋!」

達娜使出的伴隨著火花與風壓的高速迴旋攻擊「鳳翼旋」,雖然看似凌厲,卻被史普利岡輕鬆接下,並借力使力,反手一摔,將達娜往後擊退了一段距離。在此同時,艾斯卡迪一躍而上,做出以四次高速移動技「月面空翻」結合而成的突襲技:「螺旋一閃斬!」

眼看著「螺旋一閃斬」的衝擊就要劈中史普利岡,牠的身影卻突然分裂,使得那道攻擊徒勞無功;艾斯卡迪也落至地面,但他很快地又重新戒備起來。

「看看我的地毯波浪吧!」閃開艾斯卡迪的攻擊後,史普利岡重新出現在距離眾人最遠的地毯末端,並頑皮地伸長手扯動地毯。倏地,眾人腳下的地毯就像波浪般地猛烈搖晃,對方連續使出的震動造成了靜態波,讓他們全都重重地摔上了牆面或地板。

「唔……!」席娜還來不及回神,史普利岡的伸長的手臂已經直接揮向她,她以長槍勉強擋下,卻沒辦法回擊;遙在同時也使出結合多次後滾翻與後空翻的結合技「飛空斬」,斬擊的力道隨即一發而出,卻又被對方經鬆閃過,還讓他撲了個空。

「喂喂?不會這樣就玩完了吧?這還不到戈爾戈的程度呢!」史普利岡加重自己與席娜對峙的力量,一邊尖聲笑著。

「那傢伙會『飛空斬』?」眼見遙使出了比自己高段的攻擊,艾斯卡迪不禁一怔,隨即又抓起武器,和遙一起進攻。

噹地一聲,席娜轉動長槍,好不容易才甩開了史普利岡的拳頭,但史普利岡的攻擊又席捲而去。

「幻腳一刀!」

不約而同地,遙和艾斯卡迪都使出了以四次後轉做為基礎,利用快速轉身的力道發出破空斬擊的招式。八道斬擊分別擊中了目標的兩側,史普利岡原本正朝向席娜攻擊而去的雙手垂下,其上各多了一道血痕。不過這道傷害對牠似乎還是不足。下一刻,一個巨大的鐵球突然朝遙和艾斯卡迪直衝而去,並將他們雙雙擊飛至房間的另一端。

趁遙和艾斯卡迪發動攻擊的空檔,達娜連忙趕至席娜身邊;而接連兩次的撞擊,讓遙和艾斯卡迪看來受傷不輕,一時無法起身。

「有讓我受傷,你們已經值得誇獎了。」史普利岡沒趣地檢視自己雙臂上淺淺的血痕:「不過還是太沒意思了,害我還那麼期待呢。嘖……」

趁史普利岡沒趣地四處打量、決定先對哪個對象下手之際,達娜感覺席娜扯了扯她的手,壓低了聲音說道:「達娜……別回頭,聽我說。」

達娜幾不可見地點了一下頭,席娜又開口:「我去引開牠的注意,妳趁機攻擊牠。」

達娜還來不及表示意見,席娜就突然一衝而出,一面做出滑行,在將要接觸史普利岡前,又做出了兩段式的跳躍,同時將手中的長槍扔出引開史普利岡的注意,卻冷不防地自懷中抽出短劍,吼道:「看我的『暗殺』!」

史普利岡被席娜的長槍假動作騙到,短劍技「暗殺」伴隨混亂的附加效果,讓史普利岡著實搖晃了一下;達娜見機不可失,立刻提起雙節棍衝刺而去:「龍牙碎!」

席娜的奇襲奏效,加上達娜以雙節棍甩出的猛力撞擊「龍牙碎」,這次攻擊算是相當完美,卻沒對史普利岡造成致命的傷害。牠龐大的身軀踉蹌後退了一陣,幾絲鮮血也從牠嘴角流淌下來,除此之外,牠依然沒受到多大傷害,表情還變得狂怒起來。牠忽地伸長手一抓,原本落在牠後方的席娜倏地被一把抓起,整個人懸在空中。

「可惡,你們這些卑賤的人類……」史普利岡忿忿地啐了聲:「就先從這個小姑娘開始,讓你們一個個全滾進地獄去吧!」

「席娜!」達娜大叫出聲,遙也勉強撐起疼痛的身體,艾斯卡迪也擺出了預備發動攻擊的姿勢,卻沒有人能做出有用的行動。席娜並未就此任由對方宰割,而是用她仍緊握在手中的短劍,用盡全身力氣,狠狠刺向史普利岡的手。

下一刻,席娜就被甩在牆上,一聲響亮的碰撞聲後,席娜倒臥在地,看來已經不醒人事。史普利岡則是甩了甩鮮血淋漓的手,不屑道:「妳活得不耐煩啦?敢刺我?」

在席娜的軀體跌落在地的那刻起,遙就已經看不見眼前的事物、也聽不見周遭的聲音了。


遙在寺院中供外人住宿的廂房內睜開眼睛,席娜則躺在距他不遠的另一張床上,還沒恢復意識,但看起來很安詳。

不久後,達娜和艾斯卡迪也進來,兩人身上都掛了彩;達娜手臂上纏著吊帶,艾斯卡迪胸前也裹著紗布。經過一番交談,遙才知道現在已經是第二天的上午時分。

「我衝向了那個怪物?」雖然沒有印象自己曾經過清洗、完成包紮,但遙穿著一件寬大的僧袍,坐在席娜的床邊,以疑惑的語氣打斷達娜:「我不記得了……」

「你有這麼做。」達娜臉色凝重地說道:「你突然跳起來,舉起你的劍,做了一連串複雜的動作,對那個怪物使出了一個十分強力的攻擊。」

「那是『三路斬擊』。」一旁的艾斯卡迪沉著聲補充:「這個招式需要很複雜的連續動作才能形成。你卻在一瞬間使出了必備的前轉、高跳和閃避,做出三次高速攻擊,所以叫這個名稱。」

「我不是問這個招式怎麼做!」遙皺起眉頭。

「你們的武藝是誰教的?」艾斯卡迪又追問。

「我不知道!」遙蹙眉,他真的沒有絲毫印象。

「還不只這樣呢。」艾斯卡迪接下去說:「怪物在中了你的三路斬擊後,身上被劃開了一道裂傷。但他還沒就那樣死掉,而是對你做出了反擊,全都沒效。」

「什麼反擊?」遙抬起頭,不解眼前兩人的臉色何以如此凝重。

達娜和艾斯卡迪對看了一眼,達娜繼續開口:「牠……牠對你使出了『吸收』……」

「就是把你整個人吞掉。」艾斯卡迪補充。

「然後……牠就死了。」達娜說著,臉色突然蒼白起來。

「死了?」遙反而更不得其解:「牠怎麼死的?總不會是吃壞了肚子吧?」

「牠是……」達娜沒有說下去。

艾斯卡迪接著說道:「牠的身體突然從內部炸裂開來,死了。清理現場花了我們很大的功夫呢;還有你的劍也報銷了。就在那兒。」艾斯卡迪邊說,邊往一旁的矮桌點了點頭。

遙往旁邊的矮桌上看了眼,果然發現自己的大劍已經斷成兩截。但他現在沒有心情管那個:「你是說……我……」

「我想……恐怕是的。」想起史普利岡悽慘的死狀,達娜也不寒而慄。

沉默了半晌後,遙要求道:「對不起……可以讓我靜一靜嗎?」

艾斯卡迪會意地起身:「走吧,達娜。」

達娜看看艾斯卡迪,又看看遙,只得點頭,起身拍了拍遙的肩膀,就和艾斯卡迪一起離開了房間。

不約而同地,她和艾斯卡迪都沒有把詳情全盤向遙托出。這也難怪,遙要是知道修道女們在清理現場時,都對怪物悽慘的死狀議論紛紛,絕對不會比現在更好過的。

那不是單純致人於死,而是極盡玩弄之能事,將人凌虐致死的慘狀,也是絕對壓倒性的力量。艾斯卡迪凝重地想著。


「你太弱了。讓我來。」

遙在昨天最後聽見的聲音,正是那個曾經多次給遙提示的聲音,那個草人的聲音。

以往,他都聽從那個聲音給予自己的提示。但這次不同,他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憤怒,接著就完全失神了。他的意識──屬於「月明遙」這個人的意識,在那短暫的一刻,被那聲音完全取代了。

之前也有一次,他以無比的冷靜,在米達斯遺跡擊退了害席娜受傷的怪物。但那次他至少還有印象,且可以完全控制那股憤怒。

真正令他害怕的是,他開始覺得,他越是依賴那個聲音,他就更畏懼那份力量的強大。就算再怎麼痛恨對方,但是把對方劈成碎片?他真的不能想像。

即使達娜和艾斯卡迪沒有明說,但以過度的力量劈開一個血肉之軀、在空中如霪雨般紛飛的血肉、大劍在手中應聲碎裂的觸感……種種的影像和感覺閃過遙的腦海,揮之不去……

是我……太天真了嗎?我一直以為那聲音沒有惡意,但其實他是可以取代我的嗎?

這次是怪物,以後呢?你為什麼會在我腦子裡?你想做什麼?

「該死的,別不說話,回答我!」遙不自覺地咬牙道,有種信任被背叛的無助感。

席娜的方向傳來了動靜,遙轉過頭一看,席娜正醒轉過來。

「妳醒啦?」遙的聲音傳來。

「這裡是……?我們怎麼了?」席娜想坐起身,卻輕哼一聲:「呃。」

「別亂動,妳傷得不輕。」遙緊張道,席娜也沒再試圖起身。

席娜注意到遙的心不在焉:「遙……你怎麼了?你的傷很重嗎?」

「呃……我沒事。」遙勉強笑了笑,心裡卻很害怕席娜接下來會問的問題。

「我們沒事了?達娜和艾斯卡迪呢?那個怪物呢?」席娜果然問了遙最害怕的問題。

「達娜和艾斯卡迪都沒事。」遙避重就輕:「似乎是妳和達娜發動的攻擊事後奏效了,怪物被打敗了。」

遙對席娜說了謊,把消滅怪物的原因歸功於席娜和達娜。席娜鬆了口氣,說道:「呼……幸好沒有人死去……」

「是啊……」遙發起呆來,他覺得很累,這是發自內心的疲憊,但又擔心自己怎麼還能睡得著。

好一陣沉默後,遙疑惑席娜怎麼沒再出聲,低頭一看,她已經再度陷入沉眠。

看著席娜的睡臉,想起之前離開斷崖城鎮時,席娜握著自己的手走著。遙不自覺伸出手去,握住席娜的手。

安心的感覺逐漸淹沒了遙,不知不覺間,遙也睡著了。


「你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要說那些話!」

一走到確定遙聽不見談話聲的距離後,達娜便開始對艾斯卡迪發難。

「哪些話?妳是說實情嗎。」艾斯卡迪事不關己地回道。

「你沒看出他自己也被嚇呆了?」達娜又生氣地補了一句。

「那又怎樣?」

達娜聞言,驚訝地後退了一步:「艾斯卡迪?」

「我要確定,這股力量是他可以確實運用的,不是運氣好。其他什麼的,我都不管。」艾斯卡迪冷冷地說。

「你瘋了嗎!」達娜激動地說:「不管這股力量是什麼,他自己顯然也無法控制!」

「他一定要能。」艾斯卡迪的回答大出達娜的意料:「有必要時,我們會用得上的。」

達娜全身顫抖,眼中噙著憤怒:「艾斯卡迪……你變了!為了追求力量,你難道不惜這樣利用他人嗎!」

「或許吧。」艾斯卡迪說道。

「我不會讓你這麼做的!」

「隨妳怎麼想。」

不等達娜有所反應,艾斯卡迪就逕自走向夢見之間:「走吧。瑪琪爾妲正等著見我們呢。」

直到艾斯卡迪消失在走道末端,達娜才一咬牙,提起腳步跟上。

進入夢見之間,瑪琪爾妲遣退了身邊的修道女,示意達娜和艾斯卡迪靠近她。

「艾斯卡迪……聽我說……」瑪琪爾妲衰弱地開口。

「瑪琪爾妲,聽我的話,妳現在需要靜養,算我拜託妳。」達娜勸道。

「不,我非說不可。」瑪琪爾妲像是急於澄清什麼:「哪,艾斯卡迪……」

艾斯卡迪這才抬起頭來,看向瑪琪爾妲的臉龐。只消一眼,他心中就陡然一緊。

那應該是個年輕女子,不該是這副衰弱、又年老的模樣……而這一切都是亞維因的錯!但我甚至連亞維因的一個小囉嘍都打不倒!

為了拯救她,我需要力量;為了得到力量,我會不惜一切……

「我多麼希望我不是司祭……而是一個自由的、普通的人……」瑪琪爾妲有氣無力地說道:「而亞維因……是他將我從那樣規律的人生中解放了出來呀。」

白髮蒼蒼、氣若游絲,明明已經變成這樣了,為什麼還要為亞維因說話?達娜和艾斯卡迪所想的都是同一件事。

艾斯卡迪痛苦地說道:「什麼時候,妳連心都被那個惡魔奪走了!醒醒吧!亞維因要怎麼使用從妳身上奪來的力量,難道妳還想像不出來嗎!」

「夠了,都出去吧,不然瑪琪爾妲都沒辦法睡……自己的身體,自己要保重呀。」達娜絞著雙手,同樣難過地說。

「妳剛才說的話我就當作沒聽過。但是,那惡魔也不會因為妳不怪他,就把力量還妳的。」艾斯卡迪說完就離開了房間。

艾斯卡迪,即使這麼久了,你還是不懂……這件事,其實從頭到尾,都無關乎亞維因本人的意志,一切都是我……

瑪琪爾妲沒有將想法化為言語,僅僅是兀自想道。

「對了……那兩個人怎麼樣了?」瑪琪爾妲問起遙和席娜:「聽說他們也受了傷,被安置在客房?」

「嗯。」達娜悶悶地應了聲,好像不想多做解釋,但瑪琪爾妲可是和達娜一起長大的密友,自然理解達娜的情緒。

「妳很煩,是嗎?」

聽見瑪琪爾妲說話,達娜才回過神來,望著瑪琪爾妲:「瑪琪爾妲……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我幫不了妳,沒辦法阻止艾斯卡迪,甚至沒辦法打倒亞維因派來的小囉嘍……我真沒用。」

「達娜就是達娜呀。」瑪琪爾妲捏捏她的手,說道:「妳只要當妳自己就行了。至於我……就讓我獨自沉浸在我最喜愛的寂靜之中吧。這是我自己所選擇的自由。」

「別說傻話了!」達娜回應道,聲音卻像是壓抑著哭泣。


「是嗎……史普利岡被打倒了啊。」聽完前去偵查的妖精的報告,黑龍王只淡淡地應了聲。

「黑龍王大人……接下來該怎麼辦呢?」稟報的妖精畏懼地問道。

「先暫時把『通道』給建好再說。」黑龍王漫不經心地應了聲:「至於司祭那裡……我會有辦法的。下去吧。」

妖精聞言,連忙應聲退下。

「看來……那傢伙果然跟艾斯卡迪是一夥的,那也算是我們的敵人了吧。」

許久的思考後,黑龍王做出了視遙為敵人的決定。


次回〈沉眠於波浪間的追憶〉

「跪安吧,庶民!」

敬請期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603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聖劍傳說 Legend of Mana|聖劍傳說 瑪那傳奇

留言共 2 篇留言

koritsuki
覺得遙切換人格非常帥氣WW

01-11 22:15

Fish Yu
房子、老婆、武力值都有了,也算龍傲天了(咦)01-12 09:41
韶雩
遙根本天之驕子啊,只是給了個笨腦袋(欸

01-16 17:10

Fish Yu
別這樣,這是他的賣點(咦?)01-16 18: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realnofish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聖劍LOM同人文】02... 後一篇:【聖劍LOM同人文】02...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aterfall10喜歡魔法世界的你
魔幻小說《九芒記》第 120 章「反殺計策」已發佈!歡迎到我的小屋瀏覽 ~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