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聖劍LOM同人文】023/17. 蠢動之森(1)

作者:Fish Yu│聖劍傳說 Legend of Mana│2021-12-31 13:15:37│巴幣:4│人氣:32


廣闊的天空中,一個搭乘在大坎庫鳥背上的奇異身影,正一如既往地俯視地面、觀察自己感興趣的人事物。儘管一切看似正常,不過,有幾個「徵兆」已經逐漸浮現。

這位觀察者,有著玩偶般的外型:頭上戴著一頂塞滿了蓬鬆棉花的王冠;略微捲曲的短髮平貼在總是掛著戲謔神情的面孔旁;臉上最引人側目的,是一顆大紅色的橢圓形鼻子;身上穿著像是雲朵般飄逸的斗篷、身後還拖著條花樣華麗的飾帶;四肢和軀幹則是由木頭和金屬等材質構成。在這個法‧帝爾世界中,將這種無機生命體稱為「魔法生物」。

由於其飄忽不定的行蹤和難以捉摸的個性,所以認得這位觀察者的人不多,但他卻有個世人皆知的名號,即是瑪那的七賢人之一,有著「風之王」稱號的賢人──瑟爾法。

「已經開始行動了嗎……」風之王那雙穿透了距離的雙眼,正興趣盎然地注視著叢林中的某處。

此時在叢林中,一個有著金色外捲頭髮、穿著一襲輕便綠衣的青年,正一一撥開面前擋路的植物,並審慎地檢查自己所經途徑上的任何痕跡,像是在尋找什麼。

青年看似稍長遙和席娜幾歲;臉上的輪廓,像是很少被笑容的曲線軟化,給人一種不苟言笑的印象;包裹在輕便衣裝之下的軀體,也讓人一眼就看出青年體格之優異;而他掛在腰間的大劍,正在幽暗的叢林中隱隱散發著懾人的銀色反光。

四周雖然十分安靜,青年卻沒有任何放鬆的跡象。原因無他:時值正午時分,叢林裡卻安靜得如同夜半,對一般人來說,這可能不是件值得注意的事,但對戰鬥敏感的人而言,現在的寧靜卻令人汗毛直豎,絲毫不敢大意。

簡直就像……整個叢林都在窺視、悄聲議論著他……

「可惡!」

青年咒罵一聲、並不耐煩地揮開了才拂過自己臉頰的植物枝條後,便繼續在偌大卻寂靜的叢林中緩緩前行。


時間倒轉數日,席娜和自己的寵物拉拉,正端坐在遙家中的起居間裡。

她一邊接過可洛娜端來的熱茶,一邊對遙說出了自己對於下一趟行程的建議。如她所料,聽完她的提議後,遙差點被他自己的茶水給嗆到。

「去格特?」遙一臉怪相:「為什麼?」

「幹嘛這種表情?不方便?」席娜問道,表情天真得有點故意。

「……不是啦。」遙抓抓頭,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呃,師父還有其他的工藝品吧?何不去新的地方看看呢?」柏德建議道。

席娜說道:「上次我不是跟賢人說過,我一定會再去格特的嗎?而且我想去找達娜……上次在寺院,給她添了很多麻煩,我一直很想向她道謝。」

遙回憶道:「說得也是……上次也是她陪我去追蹤那個珊──我是說,那個假扮修道女的傢伙……多虧她,否則當時情況會如何,還真是很難說。」

遙暗叫好險,差點說出那個天殺的珊德拉的名字,經過上次的珠魅事件,他就是不想揭瘡疤才反對席娜去格特的,但去見達娜倒也是個理由。

可洛娜和柏德心照不宣地交換了一個眼神後,便默契十足地一起按下照例正要張嘴發言的達央。此舉效果不錯,達央發出一陣含糊的「嗯呱」聲後就沒了聲音。

「可以嗎?」席娜懇求道:「我們去格特吧?」

妳這個倒楣受害的人都說不要緊了,我還反對個鳥?遙投降,點頭道:「就去格特吧。」


數日後,兩人再次來到座落於斷崖末端的療癒寺院,卻意外得知僧兵長達娜目前並不在寺院的消息。經過上次的事件,修道女們都知道遙和席娜和達娜有點交情,態度也恭敬不少。

「寺院有位修道女在例行採購的回程途中失去聯絡……所以達娜大人動身去調查了。」

「有人失蹤?沒事吧?」遙疑惑道:「那……達娜是去哪裡調查了?」

「失蹤的修道女是在叢林一帶失去聯絡的……只是叢林最近不是很平靜,希望她只是延誤了行程,但要是真的出了什麼意外……」

「叢林不是羅西歐提的地盤嗎,他還算是有在管事的,還會有狀況?」席娜沈吟道。

「那個……」對方頓了頓,才繼續說道:「你們知道叢林有妖精出沒嗎?」

「妖精嗎……」席娜點頭:「我們知道。」

「一般來說,只要有人靠近叢林裡的妖精之森,就會被妖精直接扔回到叢林入口……但是最近都沒有闖入者被扔出去,並非沒有人誤闖該處,而是誤闖的人再也沒回來。」

遙這下才覺得事態嚴重:「怎麼會這樣?」

「因為沒有人知道是怎麼回事,所以寺院對這次的事件格外重視,也因此,達娜大人才會決定親自前往。」

遙和席娜深感事態嚴重,好半晌的沉默後,遙才凝重地對席娜開口:「妳覺得呢?我們應該去一趟嗎?」

「或許……」席娜思忖了一會兒:「如果達娜順利找到人是最好,就怕連她自己也遭到危險……當然,我們也是一樣。」

「我想不會的。」遙的答案出乎席娜的意料:「那裡畢竟有賢人在,獸王應該不會坐視不管才是。」

「除非牠又睡著了……」

席娜一說完,遙的臉色也黑了幾分,他暗忖:這還真是有可能。

席娜繼續說道:「既然如此,去一趟也沒什麼不好,總強過在這裡瞎操心。」

聽完席娜的回答,遙還來不及開口,倒是被他們搭話的修道女先出了聲:「那個,不好意思……你們要去叢林嗎?」

「呃……應該吧。」遙不解道:「怎麼了嗎?」

「那個失蹤的修道女……是我的室友,她叫諾拉。」修道女擔憂地說道:「達娜大人和諾拉的下落……還請你們多多費心了。」

「那個失蹤的修道女叫諾拉嗎?」席娜見對方連連點頭後,又問道:「那麼,妳叫什麼名字?」

「伊、伊萊莎,我叫伊萊莎。」修道女有些驚訝,說話也結巴起來。

「伊萊莎……」席娜堅定地向對方開口:「我們會盡力的。」


遙偕同席娜來到了叢林,首先要拜訪的自然是統治叢林的賢人──獸王羅西歐提。

佇立在叢林的入口前,遙和席娜都感覺到一股說不出的奇怪感覺,凝結在空氣中的沉重、四周悄然無聲的寂靜,在在都說明了叢林的詭異。

「森林……在蠢動著?」席娜抬頭望著高聳入天的樹木,喃喃道:「好像有什麼在竊竊私語著……是我的錯覺嗎?」

「我也覺得怪怪的。」遙也一臉大惑不解,他搓搓手臂上的雞皮疙瘩:「這跟我們上次來的氣氛差很多啊……」

兩人對看一眼,同時注意到徘徊在叢林入口、為來客進行念力傳送的花人,決定向他詢問這種變化的詳情。而花人所言,的確也證實了遙和席娜的疑惑。

「有呀,的確有個修道女,還有個貓女獸人進去了。」花人回憶道:「更早之前還有個男的,到現在也沒出來,大概也失蹤了吧。」

「還有喔?是怎樣的人?」遙繼續向花人問道。

「一個看起來陰陽怪氣的傢伙。」花人似乎頗有微詞:「一頭金髮,帶著把大劍,一副殺氣騰騰、像來尋仇的樣子。問他來叢林幹嘛,還對我不理不睬的,只說要來調查,就自己進去了。」

席娜暗忖,這人似乎和達娜以及失蹤的修道女無關,她繼續問道:「那個人也沒出來?」

「連個鬼影子都沒有。」花人咕噥道,語氣充滿怨懟:「八成也是妖精幹的好事,最近這裡常發生和妖精有關的旅人失蹤事件,你們難道沒聽說嗎?」

眼見兩人一臉茫然,花人嘆了口氣,解釋道:「現在這裡不太安分,叢林裡安靜得過分,妖精的鼓噪卻相對地變大聲了,情況真的很詭異。

「我們是有聽說。」席娜沉吟道:「但我們有位朋友也到了叢林這裡……」

「這樣啊。」花人的語氣稍稍緩和了些:「那好吧,我用念力送你們去見賢人,你們可要小心點。」

在一陣閃光後,利用花人的念力移動,遙和席娜便直接抵達獸王所在的森海遺跡。


一來到森海遺跡,一隻企鵝便匆匆走向兩人,喃喃道:「又有人來了……不想迷路的話,就幫你們打開吧!」

眼見企鵝正要對兩人施展法術。為了避免在叢林裡迷路,這是必要的措施。不過上次他們已經做過了。

「等等、等一下!艾蒙奴!」遙連忙打斷企鵝:「我們上次就照過了!」

企鵝突然停住動作,還疑惑地盯著遙看:「你剛剛叫我什麼?」

「呃?你不是叫艾蒙奴嗎?」遙一愣,難道自己記錯了名字?

「遙……這好像不是艾蒙奴,長得不大一樣。」席娜開口。

遙無語了,在他看來,所有企鵝都長一個樣。席娜只得補上一句:「牠的睫毛比較長啊。」

「……是喔。」遙更無語了,他最好看得出這麼細微的差別。

「妳說的艾蒙奴是我哥啦。」企鵝揮了揮手,說道:「我叫西爾琪,我也是羅西歐提大人的隨從。」

遙仔細觀察西爾琪,牠說起話像連珠炮似地,一講就是一大串;尖細的嗓音和超直接的語氣也和老實的艾蒙奴截然不同,真的是一隻……母企鵝。遙暗忖。

就在同時,另一隻企鵝走了出來,一邊向西爾琪問道:「怎麼了,西爾琪?又有人來了嗎?」

遙馬上就認出了艾蒙奴,同時艾蒙奴也一個箭步向遙衝去,並驚喜地喊著:「西爾琪!這兩位就是我和妳提過的、解決了東‧卡提的人呀!」

西爾琪先是一怔,隨後便喀喀地笑了起來,態度也親切許多:「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是西爾琪,你們好呀!多虧你們解決了那個東卡提,我才能安全地回來,多謝啦!」

看來西爾琪正是艾蒙奴日前下落不明的妹妹,遙一邊想著,一邊對西爾琪伸出手去:「我叫月明遙,直接叫我遙就可以了,這是席娜。」

西爾琪熱情地握著兩人的手,簡直像參加偶像的握手會,過了好久才不捨地放開,並喃喃道:「果然、果然喔……」

「果然怎麼了?」看著西爾琪的神情轉為凝重,席娜問道。

「你們也中獎了啦。」西爾琪悶悶地說道:「現在不只妖精之森,整座叢林都佈下了妖精的咒語,只要進來就會中了妖精的詛咒,害我的工作量大增,這些死妖精……」

「西爾琪,別抱怨了。」艾蒙奴打斷西爾琪即將一發不可收拾的牢騷:「就幫他們解除吧。」

「可是,真的很麻煩嘛!」西爾琪直接向艾蒙奴大吐苦水:「以前那些妖精把人扔出妖精之森的做法還省事一點,幹嘛下詛咒讓人在這裡四處徘徊啊!尤其一些比較狼狽的旅人、害我好幾次差點把他們當殭屍怪打了!最近妖精們的樣子很奇怪,好像在醞釀什麼事,煩死人了!」

「妳是說旅人失蹤的事嗎?」聽見西爾琪的抱怨,又想起先前進入叢林時的詭異感受,遙連忙問道。

「是啊。」西爾琪轉向遙說明:「這些人中了詛咒,在叢林裡找不到出路,只能在原地徘徊。害我和艾蒙奴還得四處去找到這些人幫他們解咒,但實際找到的人也沒幾個,八成都迷失在妖精之森了,哎……妖精之森可不是個說去就能去的地方啊。」

「妖精之森怎麼了嗎?」看著艾蒙奴和西爾琪一臉陰霾,遙不解地問道。

艾蒙奴開口解釋:「妖精和叢林其他的生物,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只要不跑去妖精之森,妖精通常也不會有什麼動作,頂多就是把誤闖者扔出去。可是……」

「我們沒辦法斷定這都是妖精所為,所以不能隨便就跑去搜查呀;要是我們貿然跑去搜查,結果被扣在那裡出不來,那就好笑了。」西爾琪替艾蒙奴把話說完。

「所以說,就算你們懷疑那些失蹤的人都在妖精之森,但沒有證據、也不能隨便去找人?」席娜做了個結論。

「正是如此。」艾蒙奴無奈地說道。

「話說回來,你們有在這裡見過一位修道女嗎?還有一個貓女獸人?」遙想起自己和席娜的目的:「她們是從格特來的……」

正當遙對著艾蒙奴描述修道女和達娜的外貌時,從艾蒙奴出現的方向,又走出一位女性獸人:「格特怎麼樣了嗎?」

「達娜!」席娜首先叫了出來。

「是你們?」達娜看見兩人,也十分驚訝:「你們怎麼會來這裡?」

「我們去了寺院,沒找到妳,倒是聽說了修道女失蹤的事。一個叫伊萊莎的修道女很擔心那位失蹤的修道女,我們答應幫她來這裡看看,順便來找妳。」大概是感染了西爾琪說話一氣呵成的習慣,遙一口氣說完了前因後果,還喘了兩口大氣。

「是這樣啊……」達娜的眼中流露出一抹感動:「謝謝你們……遙……席娜……」

「妳找到那位失蹤的修道女了嗎?」席娜也問向達娜。

達娜黯然地搖頭:「還沒有找到諾拉……我正打算去妖精之森看看。」

「妳要去妖精之森?」開口的是艾蒙奴:「不行呀!那裡是妖精的領域,如果擅闖,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這我知道。」達娜嘆了口氣:「但我身為格特寺院的僧兵長,有義務去尋找失蹤的教徒,這跟你們與妖精的協議沒有關係,所有的後果,我自會承擔。」

「如果妳失蹤的話呢?」席娜著急地開口:「我和妳一起去吧!」

「欸等等,還有我啊!」遙也急忙脫口而出。

「不行,那裡很危險,你們不能跟來。」達娜回絕了席娜和遙的建議:「這是寺院的內務,沒必要讓外人涉險。」

達娜雖然想嚇退遙和席娜,但她低估了席娜的決心,席娜堅定地說道:「萬一妳也沒回來,我們還是要去找妳啊,妳覺得我們是那種會直接一走了之的人嗎?」

遙點了點頭:「對啊,所以我們就直接跳過這段吧。」

此時,西爾琪的聲音插了進來:「你們別爭啦,我有個好方法喔。」

一行人都轉向了西爾琪,達娜首先問道:「什麼方法?」

「只要解除了妖精的詛咒,你們自然不會迷失在妖精之森啦~」西爾琪回道,語氣也俠促起來:「所以說,我幫你們解咒,你們去那裡的時候,順便幫忙觀察一下妖精的動靜然後回報一下,這個交易如何?」

眾人面面相覷了一會兒,遙首先點頭:「沒問題。」

「太棒啦──!」西爾琪歡呼起來,也不管席娜和達娜的意見,逕自說道:「好,那我~要~唸~咒~囉~」

西爾琪開始喃喃唸誦著聽不懂的話語,同時,三人與身上都迸出如碎屑般的光影。看來詛咒已經被解除了,三人不禁鬆了一口氣。

「那麼,就麻煩你們去調查囉!可以的話,盡量別招惹妖精喔!」西爾琪唸完咒語,便笑吟吟地說道:「那麼就萬事拜託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這樣,遙和席娜半推半就地推著達娜離開了森海遺跡,前往妖精之森去尋找失蹤的修道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532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聖劍傳說 Legend of Mana|聖劍傳說 瑪那傳奇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realnofish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聖劍LOM同人文】02... 後一篇:【聖劍LOM同人文】02...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小說連載
《克蘇魯的黎明》0367.百轉千折的結果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