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論反】4-5 古木樹洞‧樹人騎士

作者:【廢棄型學生】鏡道記│2021-12-22 16:18:11│巴幣:10│人氣:178
  「欸,喂,雷爾特,你幹嘛!」

  「撤退啊!BOSS都追上來了難道不跑嗎!」

  雷爾特一把抱起克蘿莉亞,隨後像是扛米袋一樣把克蘿莉亞扛在身上,頭也不回地往來時的入口衝去。

  「為什麼你第一個想法會是跑啊!你在來這裡之前不是一臉興致勃勃地要刷通這個副本嗎?」

  「那是因為我壓根沒注意到這副本有首通模式,之前做的事前準備全是針對常駐模式的BOSS啊!」

  眾所周知,副本是一個不會受到玩家的所做所為而影響的空間,而這點就算放在《Saviors》裡也是一樣的。

  但是──

  與其他遊戲不同的是,《Saviors》的副本劇情有著「首次通關者的行動會改變副本故事內容」的玩法,這個只有第一組人馬才能體驗到的與眾不同的劇情,就是俗稱的首通模式,也被玩家們簡單易懂地稱呼為劇情模式。

  「首通?常駐?抱歉我聽不太懂你在說什麼東西。」

  「妳只要知道這個的差別就是會影響怪物陣容就對了,簡單來說就是我壓根不知道眼前這BOSS怎麼打啊!」

  啪搭!啪搭!啪搭!

  就在雷爾特對克蘿莉亞解釋之際,佈在洞穴四處癱軟在地的樹根再一次毫無預警地如同鞭子一般胡亂飛舞起來,接著,所有的根鬚全部襲向了正在奔跑的雷爾特。

  「嗚哦,木枝狂舞!這BOSS居然還是魔武雙修的嗎!」

  雷爾特一邊吐嘈,一邊閃避不斷從四面八方破風而來的根鬚,換做是六天前剛來到這世界的他是絕對沒有自信在這麼密集的攻擊下躲避成功的,但是,刷了一堆樹人兵的他就在剛剛把他的拾荒者職業等級升到了10級,並且獲得了這麼一個技能:

  ──

  【脫兔】(LV.1/1

  戰場上的拾荒者總是跑得比別人要快,否則,下場不會比那些在戰場永遠沉睡的士兵要好到哪去,永久增加30點敏捷。

  ──

  可以說是多虧了這個技能,雷爾特現在十分靈活地在根鬚的襲擊中穿梭,只是這就苦了肩上被像米袋一樣扛著的克蘿莉亞。

  「............雷爾特......我快......吐了.......

  克蘿莉亞本來就因為周圍的虛空魔力感到身體不適,現在還乘坐雷爾特這輛十分顛頗的肩車,更可謂是雪上加霜,她雙手摀住自己的嘴巴,努力嚥下從胃裡湧上來的東西。

  「沒事,我不會怪妳的,要吐就吐吧。」

  「......

  這貨是當自己像他一樣不用顧忌形象了嗎?

  沒想過會得到如此豪放的答案的克蘿莉亞一時間連想嘔吐的感覺都消失了。

  轟!

  樹洞內一陣天搖地動,雷爾特一個腳步踉蹌,一時間閃避不及,被襲來的樹根擊中小腿,失去平衡的他就這麼跌倒在地,而克蘿莉亞也因此飛了出去,落地翻滾了一段距離。

  雷爾特也顧不得其他,趕緊起身,在克蘿莉亞即將被那群根鬚補刀的時候從道具欄拿出剛剛收繳的盾牌,護在克蘿莉亞的前方。

  「克蘿莉亞!沒事吧?」

  「我遲早會跟你拆夥。」

  咳出幾口滾地時吃進嘴裡的塵土,克蘿莉亞爬起身來,眼神不善地看向雷爾特。

  「看來沒什麼大礙,不過,這下避免不了正面開戰了啊。」

  無視了克蘿莉亞那一副看著就知道想燒了自己的眼神,雷爾特轉頭看向樹洞深處。

  似乎是知道兩人已經不打算逃了,那急促的聲音也變得輕緩了下來,這個副本的最終BOSS,此時正慢慢地走向兩人,從陰影中現出它的真面目。

  相比於其他狂亂樹人兵的身軀更顯黝黑的木質紋理,手握一把如同木炭般的巨大騎槍,身下騎的是一匹看似飽經風霜,剝落了許多樹皮的深棕色木馬,顯然就是剛剛那清脆聲響的製造者。

  ──

  【狂亂的異化樹人騎士(首領)】

  等級:LV.15

  類型:植物系

  特性:『質韌』──物理抗性上升15%
     『碳木』──火焰抗性上升50%

  ──

  「還蠻帥的嘛.......

  「現在是說這種話的時候嗎?」

  看了一眼不知道是有緊張感還是沒緊張感的雷爾特,克蘿莉亞嘆了一口氣,瞬間在手中點燃一顆火球。

  「就是稍微感嘆了一下,話說不愧是冠有騎士之名的魔物嗎,居然還沒打過來。」

  一邊說著,雷爾特左手提起手中的盾牌,右手則從道具欄裡拿出了一把樹人劍士所使用的木劍。

  看著兩人都已妥善備戰完畢,樹人騎士身下的那匹木馬突然高高躍起,然後重重一跺。

  轟!

  恍若地震一般的搖動頓時震得兩人步伐不穩。

  「好樣的,果然一匹好馬如果不會戰爭踐踏就說不過去啊!」

  「你還在感嘆什麼啊!」

  克蘿莉亞穩住身體,率先丟出了火球,但是,樹人騎士卻不閃不避,任由自己那黝黑的木質身軀接下了由魔力凝縮而成的精粹火焰,與想像中不同,火球炸開後並不像其他樹人兵那樣直接被燃燒了整個身軀,而是在燃燒其中一部分後便化作點點焰星散落。

  「忘了說,我剛才看到它有50%火焰抗性。」

  話一說完,雷爾特便衝了出去,深怕再晚一步就直接被克蘿莉亞的火球糊臉。

  「白痴雷爾特你倒是早講啊!」

  不管身後克蘿莉亞的咆哮,雷爾特俯下身子,滾到了木馬的身下,正當他的右手準備往上一突,直接嘗試能不能給木馬來個對穿的時候,木馬的前腳突然向後一踢,將他從它的身下踢了出去。

  「果然沒那麼容易嗎?」

  被木馬踢出身下又翻滾了幾圈,雷爾特重整態勢站了起來,樹人騎士似是回身看了一眼雷爾特,隨後巨大的騎槍揮下,原本散落在地的枝條又再度舞動起來。

  而那群木枝的最先目標,是克蘿莉亞。

  見狀,雷爾特當即想過去救援,但是樹人騎士此時掉轉了馬頭,擋住雷爾特的去路。

  顯然,它是打算在這裡纏住雷爾特。

  「麻煩!」

  火攻雖然對樹人騎士無效,但對於這些普通的枝條卻還是有著顯著效果的,克蘿莉亞手中的火球不斷瞬發,被點燃的枝條無不在幾秒內便化作灰飛,可是儘管如此,枝條的數量依舊佔據優勢,一時之間克蘿莉亞只能陷入被動的狀態。

  而另一邊,樹人騎士將騎槍瞄準了雷爾特後,木馬便開始奔跑,就在雷爾特準備閃躲它的衝鋒,趁此良機去支援克蘿莉亞的時候,木馬卻來了個急轉身,而原本瞄準雷爾特的槍尖也大幅度開展,以橫掃的方式掃向雷爾特!

  沒有料到這如此具有心機的行動,雷爾特只來得及左手舉盾,抵住自己的身前,被騎槍的衝擊力推向一邊的洞壁,他勉強穩住自己的身形,沒有再次跌倒。

  「慢著,這玩意兒真的是新手副本BOSS該有的AI!?」

  雷爾特站定後抬頭直視前方,卻發現此時那急轉彎的木馬不僅沒有撞上洞壁,甚至沿著洞壁奔馳,隨後就又掉轉方向朝著雷爾特直奔而來!

  「你又不是在遊戲裡了!」

  慌亂之中克蘿莉亞擠出了一句吐嘈。

  「不是,這攀著洞壁跑的本事就算是一般騎術高超的傢伙都做不到好不好!」

  再次將盾牌抵在身前以防萬一,雷爾特向右翻滾了幾圈,躲開了騎槍的攻擊範圍,順帶大聲回應了克蘿莉亞的吐嘈。

  木馬再次攀上洞壁,迴身一躍,然後徑直朝著雷爾特奔襲過來,樹人騎士這回將騎槍的槍頭向下,插進地面後,用力一揮,騎槍拔地而起,伴隨著沙塵與土塊一齊飛向雷爾特。

  見狀,雷爾特舉起盾牌至自己的臉前,擋住一路飛來的沙土,奔向木馬,隨後如同滑壘一般溜進木馬的身下,穿過樹人騎士,然後向著還在被枝條瘋狂攻擊的克蘿莉亞那裡跑去。

  揮舞木劍擊落幾根礙事的枝條,雷爾特站定了位置,用木盾擋住四面八方來襲的枝條,兩人這時總算是會合,讓克蘿莉亞得到了一絲喘息的機會。

  「魔力還剩下多少?」

  「剛剛胡亂揮霍的緣故,姑且只能再用十幾發火球吧。」

  「行吧,妳可真能打。」

  「別說廢話了,敵人可不會給我們太多時間。」

  兩人交談間,樹人騎士的馬頭此時已經掉轉過來,向著他們的方向奔襲而來!

  「嘖,克蘿莉亞,忍著點。」

  雷爾特話一說完便丟掉手中的木劍,用木盾擋住趁機襲擊過來的幾根枝條,然後單手抱起克蘿莉亞,將她夾在腋下,然後,開始向著出口奔跑。

  「照你這速度沒多久就會被追上的。」

  前有阻礙,後有追兵,更別說後面那追兵還騎著馬,不管怎麼看,雷爾特想靠雙腳逃出生天的機率實在是不大。

  「我知道,只是稍微爭取一下討論戰術的時間而已,有好辦法嗎?」

  「......

  聞言,克蘿莉亞沉思了一會兒,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伸出一隻手,點燃了一顆火球就往後丟去。

  「妳在幹嘛?我剛剛已經說了它的火抗很高,小火球的威力可是很有限的啊?」

  「不,你稍微重述一下你那眼睛裡看到的它有關那火焰抗性的描述是什麼。」

  「是一種特性,名稱是『碳木』,效果是火焰抗性上升50%。」

  「我知道了,有件事要確認,往回跑。」

  「妳認真?」

  「認真。」

  「那妳可抓穩我了!」

  聽到克蘿莉亞絲毫不帶猶豫的回答,雷爾特一咬牙,繞了一大圈迴轉,便往樹人騎士的方向衝去。

  一邊盡可能護著克蘿莉亞,一邊閃過進行騷擾攻擊的枝條與樹人騎士周旋,雖然不知道克蘿莉亞想確認什麼,不過雷爾特還是相信他的隊友不會在這種關鍵時刻掉鏈子。

  「果然,木頭還是木頭。」

  凝神觀察一會兒,克蘿莉亞突然喃喃自語道。

  「啊?別吧我的大小姐,妳可不要在這種時候摔壞腦子了啊!」

  「......等下再跟你算帳,你盯著樹人騎士,仔細看一下他的腹部,是不是有一塊灰白色的部分。」

  「看到了,嗯?妳是想說......

  「找機會接近它,我要瞄準那個位置,加快它的碳化速度。」

  「知道了。」

  明確戰術後兩人不再多談,雷爾特開始專心致志的尋找樹人騎士的空隙,而克蘿莉亞則是伸手向前,做好隨時可以發射火球的準備。

  雷爾特頂著盾牌一路向前,衝散洶湧而上的枝條,就在即將與樹人騎士對撞之際往右側一跳。

  「克蘿莉亞!」

  躍起的瞬間,雷爾特大喊,第一發火球隨後從克蘿莉亞的手中飛射而出,命中了樹人騎士的身驅。

  火焰劈哩啪啦的炸響,燃燒了一陣子便熄滅了下去,但是樹人騎士身上那塊灰白色的區域卻在火焰燃燒之後有明顯擴散的趨勢。

  「有用!雷爾特,繼續!」

  樹人騎士轉頭看了一眼與它擦身而過的雷爾特,接著拍了一下身下的木馬,木馬再次高高躍起,重重地一跺。

  戰爭踐踏!

  踐踏產生震波的那瞬間,雷爾特跳上枝條,再次使力往上一躍,藉由滯留在空中的時間成功迴避了這次的震波造成的影響。

  落地後,雷爾特再次往樹人騎士的方向衝刺,樹人騎士見狀,將騎槍插入地面,隨著木馬的跑動,騎槍往上一揮,一塊體積遠比剛剛巨大的土塊隨之飛起,朝著雷爾特的方向落下。

  「明明是騎士怎麼花樣那麼多啊!」

  抱怨了一句,雷爾特往左一偏,貼著洞壁奔跑,只是在那前方,樹人騎士已將巨大的槍頭瞄準了雷爾特,朝著他馳騁而來。

  眼見此景,雷爾特將左手的木盾扔到一邊,夾著克蘿莉亞的那隻手連同克蘿莉亞一齊收到身前,然後雙腳一滑,避開騎槍的尖端,從木馬身下穿行而過,隨後迅速回身站起,對著克蘿莉亞說道:

  「現在!」

  「知道!」

  第二發火球激射而出,命中了來不及轉身的樹人騎士的背部,黝黑的木質身軀被火焰蠶食,然後隨之熄滅,露出一小塊灰白的軀幹。

  「再兩發!然後你就用斧頭砍斷那裡!」

  「了解!」

  從道具欄再抽出一面木盾,手一揮將一條突襲過來的枝條打偏到一邊,雷爾特繼續帶著克蘿莉亞奔跑,拉開與樹人騎士的距離。

  轉過身來的樹人騎士並沒有立即去追擊雷爾特,而是將長槍高高舉起,與此同時,正追著雷爾特胡亂攻擊的那些枝條突然全部停止了下來。

  「這是,藍耗光了?」

  注意到這一異狀的雷爾特不自覺的放慢了速度。

  「不,這怎麼看都是BOSS要放大招的前搖吧,你身為一個玩家怎麼連這點直覺都沒有?」

  就在克蘿莉亞吐嘈之際,停滯的枝條再次開始動作,只是這次,它們的攻擊速度遠遠比剛才還要快,而且,相較剛剛毫無章法的攻擊,這次明顯變得井然有序許多。

  在雷爾特剛躲閃開前一根枝條的攻擊時,後一根枝條就已經從雷爾特的死角突進過來,似是要讓雷爾特不能有喘息的空間,這也逼得他只能用十分奇怪的姿勢來躲閃,差點閃著了腰。

  「等一下!我說就算它是魔武雙修的BOSS好了,再怎麼看也是物理為主魔法為輔吧!為什麼大招會是木枝狂舞的進階版啊,會不會太奇怪了點啊!?」

  就在雷爾特吐嘈這奇怪的設定之際,一根枝條輕輕擦過雷爾特的臉頰,留下了淡淡的血痕。

  「攻擊力也大幅上升了啊喂!」

  感受到臉頰傳來的刺痛感,雷爾特也顧不及他的老腰了,拼命地左閃右躲。

  開玩笑,他跟那隻三階的狼王鬥法的時候都沒破防過(雖然跟他本人實力完全無關),要是在這裡被區區一隻二階的樹人給打得半殘會不會太沒面子了點!

  「都說是大招了,你這不是廢話嗎......

  克蘿莉亞面帶無奈地點起一顆顆小火球,現在的情況由不得她繼續保存魔力,枝條配合無間的攻擊讓雷爾特的應對變得有心無力,偶爾會有一兩根枝條穿過雷爾特,眼看著就要打到克蘿莉亞身上,要是就這麼被打到,克蘿莉亞覺得自己怕是會去掉半條命。

  好在這些枝條雖然攻擊力大幅上升,但並沒有連防禦力都繼承到了樹人騎士那個防火的特性,還是一樣一燒就化為飛灰,不過這也讓克蘿莉亞的魔力儲備量迅速下降到一個危險的程度。

  「雷爾特,你再跟這些枝條糾纏我就要沒藍了。」

  又丟出一顆小火球將襲擊過來的枝條燒得七零八落後,克蘿莉亞抬頭看向雷爾特說道。

  「我這不是想殺出去嗎!」

  雷爾特一邊用木盾擋開前方襲擊的枝條,又得注意從後背偷襲過來進行閃避,前後左右完完全全被包圍,無論是前進還是撤退的路都被堵死,他只能像跳探戈一般,在原地不斷移動。

  「嘖,要是能多出幾隻手......『手』?對了,我剛剛怎麼沒想到!」

  「你想到破局的方法了?」

  「不算,但是這樣就靈活許多了!」

  雷爾特心念一動,一條人類大小的淡藍色透明手臂就這麼浮現在半空中。

  「『魔力之手』?你難不成是想用這隻手來操控木盾,好讓你有反擊的機會?」

  「不,我可還沒辦法做那麼精細的操作,但是......

  浮在空中的魔力之手即使被揮舞中的枝條打中也不痛不癢,它緩緩穿過雷爾特的腋下,然後環繞到克蘿莉亞的身上,緊緊地纏住她的腰部。

  雷爾特左手一邊使用木盾阻擋枝條猛烈的攻勢,右手一邊調整克蘿莉亞的位置,將她緊攬於胸前,然後再操控魔力之手,讓它像繩子一樣將兩人綁得緊緊的。

  「這樣就沒問題了!」

  小心翼翼地鬆開攬住克蘿莉亞的手,雷爾特確認了一下魔力之手的強韌度沒有問題後,便放心地從道具欄中拿出木劍,斬斷了一根來勢洶洶的枝條。

  「.......

  克蘿莉亞是真沒想過,居然會有人把魔力之手當作繩子來使用,更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被這樣子捆在人身上。

  且不說克蘿莉亞此時內心的感受,在不用擔心克蘿莉亞的安全之後,雷爾特意識到了這樣瞻前顧後也只是白白浪費體力,於是他完全放棄了背後的防禦,任由從後方襲擊過來的枝條打在身上,只專注於眼前的枝條,不斷地使用手上的木盾和木劍將前方的阻礙掃除到一邊。

  從那陣發自內心無言以對的感受中回過神來,克蘿莉亞集中自己的注意力,掌心再次凝聚一顆火球,然後,就在雷爾特突破那群枝條的封鎖,離樹人騎士不到3米的距離時,克蘿莉亞看準了這個時機,火球激射而出,命中了從剛剛開始就維持著施法姿勢不動的樹人騎士!

  不等樹人騎士回過神來,克蘿莉亞迅速丟出早已經凝聚在掌心的第二發火球,看著第二發火球將樹人騎士的軀幹上那灰白的部分擴大到了如同預期的規模後,她大聲喊道:

  「雷爾特,就是現在!」

  「哈哈!想不到我們能突破吧!」

  將手上的劍盾全部捨棄,雷爾特雙手從虛空中抽出道具欄內的斧頭,他緊握斧頭,使勁一躍,跳至樹人騎士的那匹木馬上,對著眼前的樹人騎士重重一揮!

  喀擦。

  斧刃與木頭交相接觸的瞬間,樹人騎士那木質的身軀發出了輕脆的碎裂聲,只見樹人騎士的上半身噴飛出去,餘留下半身穩穩當當地坐在木馬身上。

  被砍飛的樹人騎士的上半身落到地上,在遠處發出「砰」的聲響,與此同時,那猛烈進攻的枝條也伴隨著宣告樹人騎士敗亡的聲音全數停止舞動,一根根癱軟在地上,重新變回再普通不過的鬚根。

  這一切,都在證明了這場戰鬥的終結,而兩人,則是確實贏得了這場戰鬥的勝利。

快要沒存稿了,時間過得真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457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網遊|異世界|重生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b3836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論反】4... 後一篇:[達人專欄] 【論反】4...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975483216
有興趣就看小屋吧 更新了資料 哈哈哈哈哈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