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同人-綴歌】密室篇第十九章:金妮的祕密

作者:苦楝樹│2021-12-14 21:48:50│巴幣:22│人氣:277



  警語:本篇有誘姦和強暴情節,請斟酌觀賞。

  第十九章:金妮的秘密

  起初,她以為那只是一本日記,是爸媽買給自己的禮物。

  將暑假遇到哈利的事情,看見哈利的心情,喜悅、衝動、慾望,全都一股腦的宣洩在日記本中,日記會將一切全都消除掉,不留下任何痕跡。

  暑假最後一周,她每時每刻都在日記本上書寫自己的靈魂,直到那天,日記回應她。

  「嗨,我是湯姆。」

  看到日記上浮現的文字,金妮嚇到了,她原本以為是死物的日記居然回應她了,她想起自己在日記內留下的文字,臉羞愧的發紅。

  「不要害怕。」湯姆彷彿看見金妮的臉色,像在跟金妮筆談似的繼續寫,「我是這本日記上一個主人留下的記憶,這幾天我一直看著妳寫進來的記憶,我理解妳的煩惱,我想我或許可以幫得上妳。」

  「妳可以告訴我妳的名字嗎?」

  湯姆溫柔的筆觸卸下金妮的心防,她在日記上回覆:「我是金妮。」

  「妳好,金妮。」湯姆的字消失了,停了很長一段時間,彷彿在斟酌他的用字,「關於妳這幾天所提到的那個男孩,哈利波特,可以多跟我談一下他的事情嗎?」

  金妮開始寫下關於哈利的事情,他在斜角巷替自己做的事,以及讓她嫉妒的女人。

  「不用擔心,金妮。」提到綴歌的時候,湯姆像在安慰她似的說,「妳是個溫柔體貼的女孩,我相信妳不會輸給她的。」

  湯姆的安慰,讓金妮臉上第一次出現自信。

  他們持續的筆談,談話的內容越來越廣,越來越深,湯姆成為金妮最信任的朋友,她在湯姆面前毫無保留,湯姆也會提到自己的事情,提到他上一個主人,提到自己缺乏自信,暗戀的女孩(上一個日記主人)喜歡別的男生,跟他傾訴愛慕對方的事情,自己只能嫉妒的日記內看著,她覺得湯姆與自己有許多共同感,彷彿湯姆就是另一個自己。

  「金妮。」暑假最後一天,湯姆的筆跡看起來很慌張,「妳會……想要見我嗎?」

  金妮毫不猶豫的在日記上回答:「想。」

  日記本發光,湯姆將金妮拉進記憶中。

  光芒消失後,金妮發現自己在一個古老的地下室內,她的眼前站著一個身材高瘦的男子,年紀跟哥哥派西差不多,跟哈利一樣的黑髮,面容看上去英俊帥氣,眉宇之間帶著一絲憂鬱,不知道是不是金妮的錯覺,她覺得湯姆跟哈利有些神似。

  「妳覺得……我長得如何……」與他的外表不同,湯姆感覺沒什麼自信,「這是我第一次讓別人看到我,我其實不太懂對女孩子來說,理想的外表,所以我……原諒我擅作主張,我想像了一下妳心中哈利的模樣。」

  「很好看。」金妮走到湯姆身邊,好奇的看著他們所在的地方,「這裡是?」

  「霍格華茲,我上一個主人發現的秘密地點,她很喜歡在這裡獨處,參觀霍格華茲的第一站,我覺得這裡滿適合的。」湯姆牽起金妮的手,帶著金妮在霍格華茲內閒逛,他們就像幽靈一樣,在久遠之前的霍格華茲中穿梭,沒人看得見他們。

  湯姆熱心的為金妮介紹霍格華茲的一切,直到深夜,他們來到最高的觀星塔,銀色的月光灑在窗邊的兩人身上,她們牽著手,看著彼此,湯姆的臉逐漸靠近金妮。

  直到雙唇貼緊。

  「這是假的,對嗎?」分開之後,金妮緊張的問著湯姆。

  「是的,這一切都只是在我的記憶和妳的腦海中的幻覺,是我們彼此之間的夢。」湯姆的話讓金妮放下戒心,他們的嘴唇再度重合。

  吻的狂熱讓金妮無法思考,湯姆的手在她的身上游移,直到他解開金妮衣服的扣子。

  金妮臉上出現一絲猶豫,但她閉上雙眼,任由湯姆卸下自己的防備。

  十指交扣,溢出的汗水在貼緊的肌膚間游移,金妮看著身上的湯姆,他為自己癡迷狂熱的模樣讓金妮露出興奮的笑容,湯姆的形象跟哈利逐漸混合,她分不清楚兩者。

  直至最終,金妮滿身大汗,身心疲憊的在自己的床上熟睡,臉上帶著幸福。

  『愚蠢的女人。』日記中的湯姆露出他的本性,得到獵物後的他因為興奮,英俊的臉被扭曲的有如魔鬼,他伸出修長的手指,他感覺的到金妮與自己產生某種連結,她完整的靈魂跟日記中的自己,殘破的靈魂碎片混淆了,他能夠透過金妮讓自己重生,能透過金妮重新回到霍格華茲,甚至透過金妮,打敗未來曾經擊敗過自己的對手。

  湯姆舔拭著嘴唇,品嘗復仇與征服的滋味,讓他懷念霍格華茲的滋味。



  「湯姆,我好難過。」開學沒多久,金妮就對日記哭訴。

  「我一直看到哈利跟她形影不離的再一起,我感覺的到,哈利也喜歡那個女人,我覺得自己變得很可怕,我居然有想殺了她的想法。」比起嫉妒,讓金妮意志消沉的,反而是因為嫉妒而生的殺意。

  「金妮,妳相信我嗎?」湯姆的文字浮現。

  「相信。」

  「或許我能幫妳,實現願望,妳願意完全相信我,暫時把妳的身體交給我嗎?」

  金妮猶豫的看著湯姆的文字,沒多久,她便寫下答案:「我願意。」

  金妮的意識陷入沉睡,她感覺自己似乎到了某個地方,她和湯姆第一次見面的地下室內,她放出一條巨大的蛇,並要求蛇把綴歌殺了,蛇順從金妮的命令出手,金妮的意識又跟著蛇移動,她在地上爬行,最後看到一隻貓。

  失手了,當蛇透過水中的倒影,讓貓被石化後,金妮的意志讓蛇妖停下動作。

  金妮從夢中驚醒,她跑去夢中出現的場景,看到拿樂絲太太被石化後的樣子。

  金妮崩潰的大哭,有龐芮夫人配的安眠藥才能安心睡著,在夢中她看見湯姆,他說他很後悔,他沒想到金妮會真的動手,金妮愧疚的抱著湯姆,湯姆解開金妮的衣服,讓金妮在交歡中緩解心中的罪惡感。

  效果比想像中的還好,湯姆還沒從汲取力量的興奮中恢復。

  金妮的罪惡感就像有微量毒素的補藥,在接觸的當下雖然會感覺刺痛,但只要克服了那微不足道的舒適,反過來能從金妮身上獲取的力量就越強,他打算強化金妮的罪惡感,他給金妮蛇妖的完全控制權,讓她出手後再『安慰』她,來取得豐厚的成果。

  看見綴歌和哈利在魁地奇球場上一同奮戰的模樣,金妮忍不住讓蛇妖再度出手,潘西被石化那天,金妮在哭泣中得到高潮。

  在決鬥社看著哈利跟綴歌有如調情般的吵架,金妮要蛇妖將綴歌撕裂,蛇妖沒遇上綴歌,反而先遇到月桂,差點沒頭的尼克將月桂擋在身後才沒讓月桂被蛇妖所殺。

  那天夜裡,金妮第一次主動對湯姆索求。

  嫉妒心和罪惡感交互打擊金妮,金妮甚至連沒有派出蛇妖的時候,都會在夢中和湯姆做愛,她發現自己無法離開湯姆,她任由湯姆在夢中對自己予取予求,透過高潮來舒緩思念哈利的痛苦。

  湯姆的力量強大到能離開日記本,甚至一定程度重塑肉身。

  他在平安夜那天離開日記,爬上金妮的床。

  金妮驚訝的看著湯姆,湯姆將她抱在懷中,強吻著金妮,並熟練地脫下金妮的衣服。

  「湯姆……不要……」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觸感,熟悉的溫度,但跟夢中不同,金妮在現實中有清楚的記憶,她想掙扎,但湯姆的力氣大到金妮動彈不得,金妮很清楚,在夢中的她能肆無忌憚的沉迷餘歡,那是夢醒後一切都會消失。

  「不可以……」嘴唇留下湯姆的味道,那是金妮真正的初吻。

  體內感覺到湯姆的手指,那是金妮真正的初夜。

  一切都是留給哈利的。

  「小聲點,金妮。」湯姆溫柔的在金妮耳邊細語,「不想吵醒室友吧?萬一被人看到妳讓其他男人爬上自己的床,對金妮來說很不好吧?」

  湯姆的話讓金妮放棄抵抗。

  湯姆說出金妮潛意識中早已認清的現實,「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天空微亮,湯姆的身影消失了,金妮想說服自己不過是一場夢,但被撕開的制服,散落的衣物,髒掉的內裡,身體傳來的疼痛,以及湯姆留在她身上的味道,都提醒著金妮這是現實,她自找的現實。

  她趁著霍格華茲還沒醒時,將日記丟進馬桶沖掉,她到浴室沖刷自己的身體,洗掉湯姆的味道,她換上母親為她織好的毛衣,金妮想起她找母親學做毛衣,然後為哈利打了一件衛斯理家人才有的毛衣時的幸福。

  明明她只要那樣就好了,看著哈利,暗戀著哈利,偷偷表達對他的愛戀,然後希望他不要發現,明明她的期望只是如此。

  該讓一切結束了,她決定向鄧不利多自首,應該會被趕出學校,也許這輩子都只能在阿茲卡班度過,這是屬於她的報應。

  她踏出交誼廳,卻看到她渴望,但現在不想見到的人。

  「早……早安……」她心虛的跟哈利打招呼,她感覺自己的覺悟正在瓦解。

  她看見哈利穿著她織的毛衣,忍不住問哈利喜不喜歡,她說完之後就後悔了,她不應該再留戀,她需要離開這裡。

  「很喜歡。」哈利的喜歡在金妮耳中彷彿說的不是哈利,而是金妮本身。

  「喜歡就好……」金妮控制不了自己臉上的笑容,她明明就該走了,她卻不想從哈利身邊離開。

  「要不要一起去早餐嗎?」

  「好啊!」金妮連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她很清楚哈利只是把自己當成妹妹,甚至只是朋友的妹妹,但她還是無法控制自己想和哈利在一起。

  她對哈利伸出手,兩人差點手牽在一起,哈利意識到不對勁,才沒有順著金妮的意思。

  哈利的舉動,讓金妮回到現實,在哈利心中,她終究是無法達到綴歌的程度。

  「我不會騎掃帚,但我聽說她技術不錯。」跟哈利的兩人世界,最後的兩人世界被突然闖入的高爾打斷,金妮原本很討厭對方,但他卻有意製造哈利和金妮獨處的機會,金妮意外用感激的目光看著高爾。

  「金妮,要一起練嗎?」哈利的邀約讓金妮難以置信,她開始相信這是神送給她的恩賜,讓金妮在進入灰暗的人生前,最後一次享受色彩。

  「好啊!」

  兩人在魁地奇球場練了一會,哈利拿出記憶球,想跟金妮來場比賽,「輸的人要幫贏的人做一件事,如何?」

  那是哈利為了讓金妮有幹勁加的賭注,他不知道對金妮來說,今天發生的一切已經讓金妮心滿意足,她根本不需要願望。

  兩人追逐的記憶球,金妮有點好奇哈利會對自己做什麼要求,她知道不可能如她想像的,就算是,她也沒辦法跟剛認識哈利時那麼期待了。

  她不想知道哈利的願望,冒著可能會失速的風險,她將光輪2001的馬力催到極致,搶下記憶球,並安穩的煞車。

  哈利的手握住金妮,金妮想起斜角巷時哈利牽著金妮去買長袍的那天,她想起來了,這才是哈利給她的觸感,安心的,不具有侵略性的手掌,跟湯姆截然不同。

  「我贏了。」

  「那個記憶球……送給妳吧,聖誕快樂。」哈利不安的樣子烙印在金妮的記憶中,她知道哈利發現她的心意了,但是到如今,還有什麼意義呢。

  「關於剛才的賭注……」金妮珍惜的將記憶球抱在手中,希望阿茲卡班能讓她把這個寶物帶進去,「可以陪我去一個地方嗎?」

  金妮看著霍格華茲的雪景,純白的世界讓金妮覺得自己非常污穢,她居然為了嫉妒想要殺人,而且沒有停手的意思。

  她在木橋上看著活米村,今年她很常在這等派西或雙胞胎從活米村買禮物送給自己。

  如果有幸能從阿茲卡班離開,她會想留在活米村,那個能眺望霍格華茲的地方。

  「那霍格華茲跟洞穴屋,哪邊冬天比較好看?」哈利好奇的問。

  「霍格華茲吧。」得不到的東西總是特別美好,她相信她再也看不到霍格華茲了。

  「哈利……」金妮做好覺悟,看著她愛慕的學長,她想把哈利的臉烙印在記憶中,成為她在阿茲卡班時的慰藉,「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

  「什麼事情,可以也讓我聽聽看嗎?」那個女人的聲音,毀了金妮的覺悟。

  她手中握著魔杖,眼神充滿殺意,金妮害怕的看著綴歌,那是她第一次看見綴歌作為馬份家千金的樣子,那個令人不寒而慄的樣子。

  「沒……沒事了……」金妮無法克服自己的恐懼,她想逃離綴歌身邊,她的直覺告訴她,萬一讓綴歌知道是金妮石化了她的朋友,就算哈利在場,綴歌也會毫不猶豫的殺了金妮。

  跑了一段路後,她想到她把哈利留在綴歌那裡,她想知道哈利會怎麼跟綴歌會做什麼,她悄悄的跟在三人身後,進了密室的廁所,她擔心她的祕密被發現,但當綴歌走出廁所的時候,她看見更讓她擔心的事情。

  綴歌手上拿著湯姆的日記。

  那個跟她有過無數次肌膚之親,知道她所有秘密的湯姆的日記,握在一個她最被不想知道秘密的女人手上。

  她跟蹤綴歌到石內卜的辦公室,然後她注意到哈利靠著辦公室的門,想聽到辦公室內的動靜,看著哈利做出自己可能也會對哈利做的事情,金妮悲慘的笑了,她不懂,為什麼綴歌可以如此不珍惜她渴望的東西。

  辦公室傳來爆炸,哈利緊張的進去查看,過沒多久,兩人將暈倒的石內卜搬出來。

  金妮走進辦公室內,在魔藥室的地板上撿起日記本。

  湯姆的身體出現在金妮身後,他將金妮抱在懷中,聞著金妮的頭髮,像是自己的所有物般,舔舐金妮的臉頰,「為什麼把我拋棄了呢,金妮?」

  「我很怕你,湯姆。」害怕真實的他,害怕讓自己越來越沉淪的他,也害怕無法抵抗他的自己,「我已經分不清楚什麼事情是夢境,什麼事情是真實的了。」

  湯姆笑了,金妮看不到他臉上邪惡的笑容,他熟練的將手伸入金妮裙下。

  「不要……」金妮想要抵抗,但隨後又放棄,「不要在這裡……」

  湯姆得意地捧起金妮的臉,對金妮進行深吻,侵犯著金妮的舌頭,然後親密的她在耳邊,彷彿擔心有人聽見他們的秘密似的細語,「我們去老地方。」



  事後,湯姆承諾不會主動出來,也不會主動接觸金妮,他們什麼時候能繼續,全都交由金妮主導。

  金妮將日記藏在書包的最深處,不再碰它。
 
  她努力的度過剩下的時間,將日記的一切都忘掉。

  她看見孤單的綴歌,也看見煩惱的哈利,他們吵架了,整個霍格華茲都在討論這件事,金妮看到自己期待已久的機會,但她卻沒有對哈利伸出手,良心阻止她趁虛而入,罪惡感提醒她沒有資格這麼做。

  她相信她能克服自己的心魔,讓一切都回到正軌。

  直到她看見綴歌跟哈利走在一起。

  嫉妒就像蛇妖,再度甦醒,爬出金妮內心的,她握著湯姆的日記,用湯姆教她的爬說語召喚了蛇妖,「殺了他們……把哈利跟那個女人一起殺了……」

  金妮不敢相信自己嘴巴說出什麼命令,她的意識非常清楚,她一點也不後悔。

  廁所門口傳來聲音。

  「妳確定,這樣太冒險了吧?」榮恩的聲音,金妮恐懼的看著門口,祈禱他只是路過。

  「沒問題啦,我準備了王牌。」妙麗的聲音也出現了,金妮顫抖地看著門口,舉起魔杖。

  門開了的一瞬間,榮恩看著金妮以及她身後的蛇妖,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麼。

  妙麗驚訝了一下,反應快的她立刻用力的捏了手中的雄雞,讓它發出叫聲。

  雄雞的聲音讓蛇妖痛苦的掙扎,金妮揮動魔杖,使用湯姆教她的黑魔法,無形的刀鋒從魔杖頂端射出,將妙麗手中的雄雞斬首。

  她對殺生已經沒有任何罪惡感了。

  「殺了他們。」金妮的心隨著自己的命令沉入深淵,她終於墮落到連自己的哥哥都能毫不猶豫的痛下殺手。

  蛇妖的眼神凝視著兩個獵物,「榮恩,不要看牠的眼睛!」

  妙麗擋在榮恩的面前,保護這個被她的莽撞拉過來陪葬的朋友。

  原本不想理會的麥朵,想起自己死時的場景,她擋在妙麗面前,隔絕妙麗和蛇妖的視線,她的靈體因為黑魔法變得漆黑,妙麗的身體也僵硬的停止不動。

  廁所內只剩下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榮恩,以及沒有生存慾望的金妮。

  「金妮……」榮恩想呼喚他的妹妹,但她卻只是說了爬說語打開密室,並將自己永遠封印在密室之中。

  密室裡,金妮放棄抵抗,像玩偶般任由湯姆擺佈,結束之後,湯姆把金妮抱入懷中,「金妮,跟我交換吧?妳躲在日記裡面,我會在外面保護著妳,就像一場夢一樣,等妳醒來,所有的煩惱都會消失的。」

  金妮點頭了,她的靈魂被封印在日記裡,湯姆取得金妮身體的控制權。

  他在密室外留下留言,他要把波特引到密室來。

  他沒殺了榮恩滅口,從金妮的轉述中他知道那個么子不會做出傷害妹妹的事情,那怕妹妹的行為傷天害理。衛斯理家么子會把波特帶過來,他知道波特一定會過來,哪怕對金妮的情感不是愛情,波特也會為她挺身而出。

  他要用金妮的身體殺了波特,用她最後的絕望吞噬她的靈魂,讓自己完全重生。



備註一
聖誕節的時候金妮的心境跟第十三章描述的不同,
那是因為第十三章主要是哈利的視角去猜想金妮當下反應的意思。
哈利鮮少讀懂金妮的想法,也鮮少誤解過綴歌的想法。



備註二
湯姆在霍格華茲內的娛樂之一,就是獵豔不同年齡層的女同學,讓她們懷孕之後用記憶咒消除自己的存在,看著她們恐懼無助的臉,然後因為懷孕被趕出霍格華茲陷入絕望。

不少受害者在離開後承受不了壓力而自殺。

鄧不利多為此和當時的校長狄劈爭吵過無數次,在鄧不利多接手校長的位置後,他廢除這條校規,讓懷孕的年輕媽媽能安心的在霍格華茲內完成學業,至少讓她們在離開後有能力謀生,養活自己和孩子。

為此,鄧不利多受到當時巫師界和理事會的抨擊,甚至差點被開除。
那些媽媽和她們的孩子們則感激鄧不利多給她們生路。
其中一個孩子,名叫帕琵.龐芮。
她不希望有人跟自己母親一樣辛苦,所以堅持要有健康教育。

鄧不利多遲遲不肯進行,是因為沒有人手,保守的巫師界不願意他們的孩子在霍格華茲學習性與生育,使得該教職連在預言家日報被刊登的資格都沒有,龐芮願意教,但他不希望龐芮的壓力再增加了。

龐芮因為學生攻擊鄧不利多很多次,鄧不利多從不抵抗,身為老師卻無法保護自己的學生,鄧不利多覺得那是他欠龐芮的。



備註三
和葛林戴華德決裂後,鄧不利多發現自己不適合從政,所以到霍格華茲當老師。
教出湯姆後,鄧不利多開始懷疑自己做什麼都不適合。
拒絕湯姆的應聘後,鄧不利多每天都會在睡前酗酒,用酒精麻痺自己的無力感。
校長室的酒櫃就是為此存在的。
阻止湯姆成為他活下去的最大動力,那是他欠這個世界的。



備註四
湯姆面試結束後的那天,鄧不利多第一次走到豬頭酒吧買醉,那個他學生時代嗤之以鼻的活米村之恥,他在裡面碰到自己的弟弟阿波佛與妹妹亞蕊安娜的畫像。

阿波佛會在豬頭酒吧工作是因為他覺得那裡是全世界最不可能看見阿不思的地方,所以當他看見阿不思的時候比阿不思還要驚訝,他痛扁了阿不思一頓之後把他趕走。

阿不思後來成為豬頭酒吧的常客。
他希望他的弟弟能再毆打他一次,好減輕他心中的罪惡感。
但阿波佛再也沒這麼做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396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綴歌|哈利波特|消失的密室|哈利波特 系列|OOC

留言共 10 篇留言

Reineke
我對瑞斗的看法:[e10] [e14] [e37]

12-14 23:19

苦楝樹
他就人渣,不用感到太意外12-15 15:14
Reineke
我很好奇,大大寫這章時是不是有參考間桐櫻的故事?

12-14 23:21

苦楝樹
沒有,這段比較是我從年長者誘姦未成年的社會新聞中取得的靈感12-15 15:18
Reineke
說到嫉妒,羅琳女士有寫過一個麻瓜,一個律師,他因為自己無論怎麼做都得不到養母的愛,她更愛之後出現的「弟弟」,所以他殺了對方,害他摔死,那年他14歲。20年後,他因為相同的理由殺死了後來出現的「妹妹」,一樣是摔死。

12-14 23:35

Reineke
說一下他的下場,另一個去過阿富汗並且在那裡失去左小腿的麻瓜老兵識破了他,這個混球試圖滅口,結果被對方用義肢打得滿地找牙,隨後移送法辦。

12-14 23:51

Reineke
我在想這個律師和瑞斗兩個人,究竟誰比較噁心、可恨,但是這種比較毫無意義,他們都很噁心、可恨,知道這點就夠了。

12-14 23:51

Hamano-沉默
我還以為瑞斗只會對蛇發情

12-15 02:14

苦楝樹
他之後有跟貝拉生小孩,所以應該求偶方面應該還是接近人類的12-15 15:15
Hamano-沉默
話說這意思是龐丙夫人也是瑞斗小孩嗎?

12-15 02:15

苦楝樹
不是,鄧不利多當上校長的時候瑞斗已經畢業了12-15 15:16
Reineke
諷刺的是,律師曾經對老兵說過:「我欣賞你,你自食其力,不依賴他。」這裡的「他」是指老兵的生父,一個搖滾巨星。老兵是私生子,當然他是不得不自食其力。
律師這句話或許暗示了在他內心深處是希望能夠逃離養母的陰影,但他終究還是沒有離開。或許在他14歲時選擇殺了自己的義弟以後,他就徹底失去選擇自己人生的權利了。

12-15 12:28

苦楝樹
我還是覺得湯姆比較可惡,相比於哈利和石內卜,他其實擁有的更多,他沒有什麼資格對這個世界產生恨意,他就像得到力量之後為所欲為的渾球,他的人生中有很多次停手的機會,但他連到此為止的想法都沒有12-15 15:18
Reineke
喔喔,原來是根據新聞。
另外,律師在停手這件事上其實和瑞斗一樣。就算他殺了義弟,他也可以選擇不殺義妹,而且他原本的計畫就是把義妹的死嫁禍給她的親弟弟,甚至在所有人都認為義妹的死是自殺以後也不肯放棄。
所以當親弟弟和老兵見面後,他說:「我真高興你打碎了那混球的下巴。」

12-15 15:31

苦楝樹
看來是個不會魔法的佛地魔12-15 15:35
Reineke
真的是佛地魔,因為我剛想起來老兵除了下巴之外還揍爛了他的鼻子XD

12-15 15:48

苦楝樹
沒鼻子[e29]12-15 17:0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後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harles021所有觀眾
歡迎到小屋逛逛(歡迎留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6: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