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聖劍LOM同人文】019/14. 危險的下午茶

作者:Fish Yu│聖劍傳說 Legend of Mana│2021-12-10 21:44:04│巴幣:8│人氣:87


距離席娜上次出門去找遙,已經又過了兩天的時間。

悶熱的午後教人懶洋洋地提不起勁,直到鎮上教堂的報時鐘聲響起,席娜才稍稍回神,發現時間竟然才過了沒多久。

「好無聊哦,拉拉。」席娜叫喚眼前的寵物,拉拉減緩了啃咬玩具的頻率,一雙骨碌碌的眼睛看向席娜。

此時,一陣敲門聲響起,席娜下意識地就三併作兩步跑去開門。

「哎呀~席娜小姐!」來者是鎮上武器店裡的魔法生物提波:「太好了,妳在家呢!」

「就是啊!」另一個聲音傳來,多艾爾擠過提波龐大的身軀上前:「有空的話,要不要和我們去採個茶呀?」

席娜愕然:「到哪裡去採?」

「米達斯遺跡呀。」回答的是提波:「那裡有些野生的茶樹,用那裡的茶葉泡成的茶呀,氣味特別清香呢!」

「那是因為提波妳製茶的技術好呀。」席娜笑道:「嗯……好呀,我正好沒事,現在就去嗎?」

「擇日不如撞日嘛,既然席娜小姐剛好在家,那就現在去吧!」多艾爾也興致高昂地說道:「順便來場久違的冒險吧!」

「真是的~多艾爾開口閉口總不忘冒險!」提波忍不住出口抱怨:「既然如此,我們就快走吧!」

席娜隨即笑著轉身回屋去準備出門的行李,忽略心裡那一閃而逝的失落。


就這樣,偕同提波和多艾爾一同出門的席娜帶著拉拉,經過幾天的旅程,來到了米達斯遺跡。一路上,提波和多艾爾都你一言我一語地互相耍寶,倒也不無聊。

「哎呀──總算是到啦!」天生腿短的多艾爾有些氣喘吁吁:「古都米達斯,曾經是炎帝羅尹時代的首都,很久以前呀,為了向妖精們開戰,炎帝曾在此部署重兵,現在已經什麼都不剩了……」

「米達斯……遺跡……」

席娜也抬起頭打量前方:隱沒在荒煙蔓草中的斷垣殘壁,沒有人煙活動的跡象,取而代之的,是四處生長得欣欣向榮的草木,的確是一副荒廢已久的模樣。

「哎呀~到啦!」無視於眼前的遺跡帶給他人的震懾,提波則是興奮地嚷道:「好喝的茶葉呀,我這就來啦~多艾爾!席娜小姐呀~咱們快進去吧!」

「好啦好啦,急什麼?茶葉又不會跑掉。」多艾爾喃喃回道:「進去吧!」

在遺跡中走著,提波不時會在草叢中東翻西找起來,縱使對茶一竅不通,席娜也有樣學樣,有時也會得到提波的肯定;拉拉雖然也在草叢間到處嗅著,卻是把注意力放在探險上;多艾爾對尋找茶葉沒有多大的興趣,而是在注意四周的怪物,專注於他的冒險。但遺跡裡有些通道卻被柵門封閉,讓一行人沒辦法通過。

「那是……什麼人?」

一行人看見前方有個被花瓣包覆的人影,回答席娜的是多艾爾:「米達斯遺跡內有不少花人,我們先去問問她,要怎麼通過那些不通的門吧!」

席娜接近花人問道:「那個……請問一下,妳知道要怎麼通過那些被柵門堵住的通道嗎?」

「需要找『鑰匙花人』幫忙喔。」花人轉向席娜解釋道:「這遺跡的各處,都有代表四扇門的花人可以控制門的開關,門的開啟狀態,和鑰匙花人的位置是相對應的。」

「原來如此……」多艾爾若有所思地說:「我懂了,謝謝妳呀!」

「多艾爾~你好慢呀~」等多艾爾轉過頭來,提波已經推著席娜和拉拉走到一段距離外:「茶葉!我們來囉!」

「這傢伙在猴急什麼啦……」眼見自己和其他人的距離越來越遠,多艾爾連忙跟上。


自格特返家後,可洛娜和柏德便將席娜曾經來訪的事情告訴了遙。據他們所言,在得知遙已經出門多日後,席娜好像有些急於離去之意。

「遙師父,你真不懂女人心哪!」可洛娜裝大人樣地說道:「席娜師父是在生氣啦!」

嗖,一把刀插在遙胸前,他只覺得莫名其妙。「為什麼?」

「這個……呃……」可洛娜支支吾吾:「那個啊……師父你們……到底有沒有在交往啊?」

嗖,又一把刀插在遙後背,他大著舌頭回道:「仄、啊呸、這有什麼關係?」

「看來是還沒有哪……」可洛娜沉吟道,遙覺得頭上也補了一刀,還補得他滿臉血。

柏德看著遙手足無措的模樣,暗想明明雙方都有意思卻又沒發覺,席娜師父是覺得自己被冷落又沒名分只能先行告辭、但心裡想必不是很愉快……只是他不覺得遙師父能聽懂。經過這三個多月的相處,他們姐弟都發現這兩位師父極度缺乏人情歷練。

於是可洛娜只得建議遙帶著這次買賣的收益去找席娜分成,如果可以送個小禮物更好。遙想到尼基塔給的聖水,也樂得跑這一趟。


自斷崖城鎮返家的第二天,遙照例去找席娜,卻撲了個空,連德米納鎮郊外也不見她的人影。遙喃喃道:「難道真像兩個小鬼說的……她在生氣?」

遙甩了甩頭,還是不大懂席娜為什麼會生氣──假設她真的是在生氣的話。既然她不在家,遙於是回到商店街。向席娜家附近的草人打聽。

「武器店的茶壺和洋蔥,來找姐姐唷,出去好多天了。」面對遙的問題,草人回答道。

「又是那個洋蔥矮子啊……」遙不自覺地皺起了眉頭:「我知道了……謝啦!」

遙雖然沒想要過度干涉席娜的行動自由,但一想到她是被那個洋蔥矮子、呃、那個總是熱心過頭的多艾爾給約出去的,幾乎沒有經過考慮,就決定要去找她。

遙造訪了武器店,想向店主馬克打聽一行人的去向。怪的是,一進入店內,一樓卻不見人影。

「奇怪……?提波不在也就算了,老闆和老闆娘也不在?」遙探視過一樓的店面和側屋後,還是沒有發現其他人,疑惑道:「沒辦法……去二樓看看好了。」

遙上了武器店內通往二樓的階梯。二樓是店主馬克一家的住所。遙雖然對馬克沒多少印象,倒是和馬克的女兒──蕾潔兒有過數面之緣。才走幾階,從二樓傳來的爭執聲,讓他停下了腳步。

「……如果要去旅行的話,我可以顧店的,你就和媽媽一起去就好了。但是我不會辭掉我的打工的!」

遙認出這是蕾潔兒的聲音。他躊躇地想道:我真的沒想聽壁腳啊,是不是先閃比較好?

「哎,蕾潔兒,酒館那種地方,不是妳想得那麼簡單呀……」馬克的聲音也隨之響起:「不是爸爸要干涉妳太多,但是……」

「爸爸現在就是在干涉我!」蕾潔兒氣惱地回道:「說什麼這才是有少女趣味的房間,連我房間的佈置都要干涉,這也就算了,總之我──」

爭執的聲音中斷了,因為蕾潔兒和馬克都發現了愣在階梯上、還來不及開溜的遙。

「……抱歉,我不是故意……」遙結結巴巴地解釋道:「不過,樓下都沒有人在,所以我才……」

「糟了,我都忘了珍妮佛說要去買東西!」馬克回過神來:「真抱歉……那個,這是我女兒,她叫……」

「蕾潔兒小姐,我知道。」遙微笑地向蕾潔兒頷首:「我們曾經在酒館裡見過。」

「是這樣啊,那麼……」馬克有些發窘地笑了笑:「既然有客人……那麼我先下樓了。有什麼需要的東西,歡迎到店裡來看看啊!」

遙也對馬克笑了笑,便打算跟在馬克身後下樓去。轉身前,遙看了蕾潔兒一眼,正好迎上蕾潔兒的目光。

遙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只能尷尬地笑笑,倒是蕾潔兒開口了:「是很有少女趣味的房間吧?請別見笑哪……這都是我爸爸佈置的。」

遙笑得更尷尬了,他只好聳聳肩,連忙轉身下樓。

走到樓下,馬克便向對遙道歉:「真不好意思,我忘記內人去買東西了,剛好提波和多艾爾又不在……有什麼需要的東西嗎?」

「呃……其實……」遙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我是想問,提波和多艾爾上哪去了?」

「你找他們兩個呀。」馬克說著,也思考起來:「嗯……提波嚷著要去採茶,應該是到米達斯遺跡去了吧?」

「米達斯遺跡嗎?」遙重複道,心裡想起自己日前得自沙薩比的工藝品「數秘術石板」。

「應該沒錯,提波一向都去那裡採茶的。」馬克確定地說道。

「我知道了。那……謝謝你。」

遙不知該還要對馬克說些什麼,反倒是馬克又開口:「你在酒館見過我們家的蕾潔兒呀?」

「呃……是啊,碰巧的啦。」遙應道,想起蕾潔兒方才和馬克對於打工的爭執,便沒把上次蕾潔兒被琉璃糾纏的事情說出口。

「是嗎……」馬克頓了頓,又開口:「可以的話,麻煩你多多關照一下我們家的蕾潔兒了。」

「喔……我會的。」看著馬克擔心又落寞的神情,遙答應下來。

「那就先多謝你囉!這孩子呀,以前不是這樣的。女兒長大了,就越來越搞不懂了啊,唉……」

遙在馬克嘆息中走出了武器店,心裡想著「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這句話。

走出德米納鎮,遙正打算回家拿行李和代表米達斯遺跡的工藝品「數秘術石板」,突然又想道:我這樣去找她,她會不會覺得我管太多……或是多管閒事啊?還是要等她回來再說……?

突然間,遙好像理解可洛娜為什麼說席娜是在生氣了。他好像也沒立場干涉席娜要去哪裡,但他現在就是有點不爽。

遙想起自己獨自前往格特時感覺過的寂寞,喃喃自語道:「算了,既然也問到了目的地了……就順便走一趟吧!」


藉由工藝品的指引,遙來到了米達斯遺跡。這座曾為古都的遺跡占地很廣,除了一些建築遺跡外,也有許多破落的設施和叢生的植物散布在各處。但首先吸引遙的目光的並不是周遭的環境,而是在遺跡之前踱著步子,看起來一臉焦急的多艾爾。

「多艾爾?」遙走向那個矮小的人影,一面也四處張望:「和你一起來的提波和……席娜呢?」

「呃?遙先生?」多艾爾很驚訝會在這裡看到遙:「你也剛好來這裡啊?」

「我是來找席娜的,馬克說她和你們一起來這裡了。」遙還在四下張望:「席娜沒跟你在一起呀?」

「喔……」多艾爾欲言又止,甩了甩頭才說道:「我和提波以及席娜小姐走散了,提波一個勁地在遺跡裡橫衝直撞,我實在是追不太上,不知不覺,就沒看見她們了……」

「什麼?」遙不自覺地提高了音量:「你是說她們還在遺跡裡?」

「我想……是吧。」多艾爾氣惱地說道:「我找不到她們兩個,只好先到出口這裡來,希望她們出來時能會合。」

多艾爾的話就說到這裡,緊接著,遙的身影已經越過他,直奔遺跡內部。

「……怎麼……又來一個?」多艾爾看著遙離去的方向,喃喃自語道:「算了,希望他能找到她們兩個倒是真的。」

遙不做他想、一頭衝進遺跡,但遺跡裡複雜的通道還是讓遙稍稍減緩了腳步,同時也開始思考起眼前的情勢:雖然席娜目前不知去向,但大概是和提波在一起,兩個人好歹有個照應;再說,遺跡裡還有不少花人,向他們打聽一下,多少可以問出點消息。

打定了這樣的主意後,遙開始向他所見到的花人詢問起兩人的下落,果不其然,見過兩人的花人也將他們所知的情報告知了遙,不太樂觀的是,兩人似乎是越走越深入遺跡,而根據最近詢問到的花人所告知的情報,他們兩人出現在遺跡中一幢巨大建築物的附近。

「也有可能就那樣走進了建築物內部去呀,但是那樣可就不大好了……」被遙詢問的男性花人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怎麼個不好法?」遙問道。

「那裡面呀,有個專門吸食鴿子血液的怪物呀。」花人皺著眉頭回道:「但遺跡這裡幾乎已經沒有什麼鴿子了,難保他不會換個口味什麼的……」

「呃!」遙十分驚訝地應了一聲:「那要怎麼到那個建築物去?」

「你得從東門或西門過去才行。」花人開始說明:「找『鑰匙花人』幫忙。在這遺跡的各處,都有鑰匙花人們負責通道的管理,通道門扉的開啟狀態,和鑰匙花人的位置是相對應的。除此之外呀,你還要找一個『念力花人』幫你打開建築物的入口。」

「鑰匙花人、念力花人。」遙重複道:「找鑰匙花人調整通道、再找念力花人開啟門扉……就是這樣吧?」

「沒錯!通往地下的門,要念力才打得開。我是有點累了……而且,也要小心那裡面的空氣,似乎是不大尋常的樣子。」花人答道。

「這樣啊……那我懂了,謝謝你!」遙向花人道了聲謝,就匆忙地跑了開來。


在建築物內部陰暗潮濕的地下空間中,提波開口說道:「哪,席娜小姐~除了我們進來的那條路,這裡好像沒有別的出口哪。」

「似乎是呢……」雖然光線微弱,席娜還是看出前方已經沒有通路,只有一個密閉的石室。這個幽暗的空間內,一直有蝙蝠在她身邊亂飛,她也因此被螫咬了幾口。拉拉雖然氣惱地想要咬下這個惱人的生物,礙於對方是以飛行來進行攻擊,牠也只能徒勞地發出威嚇的聲音。

「真是~席娜小姐妳不用擔心,多艾爾一定會來救我們的啦!」提波胸有成竹地說道。

「妳還真是……很喜歡多艾爾喔?」席娜隨口應道,她總覺得有些昏沉。

「那當然!我可是最喜歡他了呀!」提波毫不猶豫地說道。

「喜歡嗎……」席娜不自覺地想到最近那種度日如年的焦躁感。奇怪的是,就連原本活蹦亂跳的拉拉,似乎也越跳越不起勁。

「是呀。」提波肯定地答道,隨即又抱怨起來:「真討厭,這裡一直有蝙蝠在飛來飛去的,不要喝人家身體裡的水啦!說到水,我對多艾爾的喜歡,可是深如水質栽培的哩!」

「提波……我覺得怪怪的……」席娜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傳來:「怎麼搞的,想睡覺……」

「咦?不會吧?」席波驚訝地望向有些昏昏欲睡的席娜:「我們有在這裡困很久了嗎?」

「這裡的空氣……跟外面好像不一樣。」席娜又開口:「而且,我從剛剛就一直覺得脖子後面很痛……」

「啊!有隻蝙蝠停在妳的脖子後面啦!」提波順著席娜的話看向她的後方,隨即發現有隻蝙蝠正停在席娜的後頸部附近,像是在吸著血:「走開啦──你這隻臭蝙蝠!」

就在提波跳上前去驅趕那隻蝙蝠的同時,蝙蝠俐落地閃了開來,隨即隱沒在一陣強光中。在強光消失後,蝙蝠已經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惡魔系的怪物。

「呿……先是體內只有水的魔法生物,再來是髒兮兮的人類啊……」對方啐了聲,又繼續開口:「我鳩血鬼只喜歡代表和平的鴿子之血啊……」

「你!你要幹什麼啦!」提波驚慌地大叫起來,卻發現席娜已經虛弱地跌坐在地,就連拉拉也癱在地上:「席娜小姐?拉拉?你們怎麼了?」

「魔法生物沒辦法察覺……不過這裡的空氣帶有沼氣的成分,生物吸久了會逐漸覺得睏倦,然後我再趁機飽餐一頓……」鳩血鬼咂咂嘴:「打擾了我的棲身之所的人類,我一個也不會放過!首先,就先解決這個小姑娘吧!」

語畢,鳩血鬼正準備發動攻勢;冷不防地,一個有些模糊的男性嗓音在他身後響起。

「你要解決誰?」

「嚇!」鳩血鬼大吃一驚,連忙閃避從自己身後發出的、突如其來的攻擊:「人類!還有一個?怎麼會……我一點都沒察覺……!」

「不好意思,嚇到你了。」聲音的主人終於在鳩血鬼面前現出了身影,那是以布條掩著自己口鼻的遙。也因此,他的聲音才會含糊不清。

「你最好別打她的主意,不然我一定扁你一頓。」遙說著,並朝席娜和拉拉的方向點了點頭。

「啊!你是那個和尼基塔一起的……遙先生!」提波認出了遙,驚訝地叫道。

鳩血鬼咬牙切齒道:「……喀!區區的人類……也配和我談條件?」

說完,鳩血鬼突然一個箭步衝向遙,並伸出長著銳利指甲的手揮砍過去。遙連忙閃開。

在恍惚的意識中,席娜雖然知道來者是遙,卻又生出一種完全陌生的感覺。

眼前的遙,身上散發著一種她完全不認識的氣質,不同於他過去的開朗,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銳利、令人感到刺痛的殺氣。對於戰鬥一點也不敏感的提波似乎並無感覺,但席娜卻很清楚地感覺得到。

你是……遙嗎?

鳩血鬼擺出防禦架式,一瞬不瞬地盯著遙,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連粗枝大葉的提波也不敢輕舉妄動,只能緊緊地靠向動彈不得的席娜和拉拉。

突然間,對峙的雙方同時發動了攻擊。不到一眨眼功夫的時間,兩個身影交錯而過,還爆出了電光石火般的火花──那是鳩血鬼的利爪和遙的武器互相撞擊所造成的現象。

「喀……」

鳩血鬼壓抑著痛苦的聲音首先打破了沉默;定睛一看,在他緊壓著左手臂的右手指縫間,絲絲的鮮血正流淌下來。

遙冷冷地以劍指向鳩血鬼胸前的紅色寶石:「鳩血紅玉?」

鳩血鬼突然臉色大變,他掩住胸口,一臉驚駭地看著遙,連聲音都在顫抖:「你……你怎麼……這不是……」

「我知道你不是完全的珠魅,否則你也不會流血了,但外人知不知道,可就不好說了。」遙微瞇起眼,氣勢迫人:「難為你都在這裡躲這麼久了,不想功虧一簣吧?」

鳩血鬼放棄了抵抗:「……快滾!」

遙也不多做反應,彎身自提波身旁攙起席娜、並一手撈起拉拉後,就催促著提波,往後走向通往外部的通道上。

靠在遙的肩上,席娜仍能感受遙緊繃的情緒,還有一股自己從沒感受過的……冷酷。


之後,一行人也回到了米達斯遺跡的入口,和等候在那裡的多艾爾會合。

「多艾爾~你怎麼都沒來救我啊~」一看見多艾爾,提波首先發難。

「本來只是要去採茶的,卻來了場意料之外的冒險呢!」多艾爾對提波笑道:「人生本來就是一直在冒險的嘛!能樂於其中的傢伙,才能成大事呀!」

「話不是這麼說!我心裡可是很不安的呀~」提波提出抗議,隨即還狂噴水,表達出號啕大哭的模樣。

「哈哈哈哈,咱們回去喝茶吧。」多艾爾仍笑道。

提波聞言,隨即停止噴水:「對唷,都忘了要喝茶這回事了。」

「然後下次再來場冒險吧!」多艾爾隨即接口。

「不要。」提波斬釘截鐵地迅速拒絕,隨即又噴起水來,表達自己的不滿。

遙和席娜則是站在一旁,看著提波和多艾爾你一言我一語的對話,都笑了出來。

此時,提波的注意力才回到兩人身上,只見它狂噴著水,對席娜大驚小怪地叫道:「真是對不起呀~都怪我橫衝直撞地,人家沒想到那裡會有這麼可怕的怪物~」

「我沒事的啦,多呼吸幾口外面的空氣,我就好多了。」面對提波的懊悔,席娜則是微笑以對。

「還有這個,這兩樣東西請你們收下,就當作是給你們添了麻煩的賠禮吧!」多艾爾也開口,並拿出兩個工藝品──代表「烏爾坎礦山」的「瓶裝精靈」,以及代表著「海港城鎮波爾波塔」的「生銹的錨」,分別交付到遙和席娜的手中。

「還有……也謝謝你,遙。」席娜轉向遙,有些不好意思:「不過……你怎麼會跑到這裡來?」

「呃……那個我……」不知為何,遙突然結巴起來,提波也大呼小叫了起來。

「啊~多艾爾,你不是說要喝茶嗎?」提波誇張地說道。

「呃?是呀,怎麼……」多艾爾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被提波推往遺跡外。

「我和多艾爾先回去了,席娜小姐就麻煩遙先生啦~有空的話,歡迎你們兩個一起來喝茶唷!」提波蹦蹦跳跳地推著多艾爾越走越遠,最後迎上席娜不解的的目光時,席娜彷彿看見提波在向自己擠眉弄眼。

「怎麼回事呀?」席娜還不明白提波的用意。

「那個……」遙的聲音把席娜拉回了現實:「……我這樣跑來找妳,妳生氣了嗎?」

「咦?沒有啊。」席娜疑惑地轉向遙:「我為什麼要生氣?我還要謝謝你救了我呢。」

「可洛娜說,妳前幾天有來找過我,但是……」遙不知道該怎麼說比較恰當:「但是妳好像在生氣,很快就離開了……為什麼?」

「不是,我……」席娜一時語塞:「那個我……我沒有在生氣。」

普通人會這麼直接問出來嗎?不過我們也不算是普通人就是了。席娜在心裡吐槽自己道。

看見遙的眼神仍帶著疑惑,席娜只得繼續說下去:「我只是……想說你也有自己出門的自由,突然覺得我好像有點自以為是……所以我才會離開的。」

遙看著席娜,好半晌才吶吶道口:「其實,我也有這麼想過。」

「什麼?」驚訝的人換成了席娜。

「我這幾天是去格特買賣,除了這次的收益外,還有……這個也給妳。」遙一邊拿出一個錢袋,一邊又拿出一個玻璃小瓶。

「這是聖水,據說有消災解厄、驅邪、美容和其他吧啦吧啦的效果,妳最近真的滿倒楣的,剛才還在裡面被怪物吸血……」遙指了指席娜後頸上那個小小的傷口。

席娜驚奇地端詳著聖水小瓶,拉拉也湊過腦袋來嗅著。

「我本來也很擔心……我這樣跑來這裡找妳,是不是也干涉到妳的自由。但是……」遙聳聳肩,又說道:「……反正,雖然近期內妳最好不要再去格特,但是其他地方……我還是希望能找妳一起去。」

又是好一陣子的沉默,好半晌,兩人都沒有開口。而說完這一番話的遙,則是有些緊張地觀察著席娜的神情。

席娜想起自己先前對可洛娜和柏德匆忙告別的舉動,覺得有些抱歉,卻不知該怎麼表達,只能大大地點了點頭:「……嗯!」

拉拉自席娜懷中一躍而下,跳至兩人的前方,暗示著要兩人一起踏上歸途的意圖。

一個蹦跳的拉比、加上一對少年男女的身影,就這麼漸漸遠離了米達斯遺跡。


兩人啟程返回後不久,席娜小小地八卦了一下提波喜歡多艾爾的事。「如果提波那樣就是喜歡一個人……我好像能體會了。」

遙一驚:「妳有過這種感覺?對誰?」

席娜點頭、又搖頭:「我不大確定,總覺得跟可洛娜和柏德間的親情也有點像……你有過嗎?」

見席娜搖頭,遙暗自鬆一口氣,又莫名覺得有點失落,只得無奈地回道:「我的社會經驗和妳一樣少,又沒有什麼戀愛大師可以請教。」

「戀愛大師嗎……」席娜沉吟,心裡卻想道:我真是問錯對象了。

「不過多艾爾和提波喔……我很懷疑這種跨越物種的戀愛能成嗎?」遙提出了他的疑問,心裡卻在暗自吐槽這哪有可能。先不說物種,多艾爾看起來對提波就沒這方面的念頭,不然進去遺跡裡找人的就不會是自己了。

「不只是跨越物種,還是相差十幾歲的年差戀喔。」席娜迎上遙驚訝的目光:「他們差十三歲左右。」

遙感覺自己風中凌亂了:「我記得多艾爾十七八歲……那提波不就三十歲了?」

席娜搖頭:「相反,提波才四歲喔。」

遙只覺得有點驚悚,只好乾笑應付過去。

遙不知道的是,席娜暗自決定,哪天有機會遇到戀愛大師再向其請教;他更不知道的是,那個戀愛大師讓他數次起了想一拳把人家打飛的念頭。

兩人繼續閒聊了一陣,遙無意間看見席娜後頸上、鳩血鬼吸血時留下的傷口,傷口很小,本人也沒覺得嚴重,他卻有別的心思。

遙有點慶幸,席娜當時沒注意到鳩血鬼胸前的紅色寶石核,那讓他想起魯貝斯;但他更在意的是,那時跟鳩血鬼交談的,並不是他。


「那個鳩血鬼……他究竟是……?不完全的珠魅又是什麼?」

「……他是有著珠魅之核的惡魔,除了胸前的珠核以外,他完全沒有珠魅一族的特性。他之所以會在地下遺跡,大概是為了躲避覬覦珠魅之核的人吧。」

「還有這種喔?」

「珠魅之核不只會吸引不肖人士,更會吸引惡魔。鳩血紅玉也算是個最好的例子了。」

「那是什麼意思?」

「不懂也沒關係,睡吧。」

「我再問一題,可以嗎?」

「……………」

「哈囉?你還在嗎?」

「……………」

「你是誰?」

「……………」

時值夜半時分,遙的意識,就在這樣的對話中,逐漸陷入了沉眠。


次回〈向星星許願〉

「……這、這本書太厲害了!」

敬請期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363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聖劍傳說 Legend of Mana|聖劍傳說 瑪那傳奇

留言共 2 篇留言

Fish Yu
鳩血紅玉的設定是從聖劍25週年畫冊裡看來的,鳩血鬼的原設定是以「鳩血紅玉」為核的珠魅,這裡拿來發揮一下,給裡人格一點戲分~

明天辦校慶……我最近都快被這活動弄死了(趴倒)

12-10 21:50

韶雩
LOM 真的是愈研究愈複雜愈多秘辛啊啊啊啊,真的超慶幸是原版再上架,被魔改的話,我覺得我會無法承受

我們趕快熬過這恐怖月份吧(遮臉

12-11 10:50

Fish Yu
終於結束啦!雖然還有一些收尾的工作,不過總算挺過大魔王啦!
真的,快熬過這個月吧……

LOM終於可以想玩就玩,不必受限於主機了,而且還保持原有的畫風,這一點我很感謝啊~
至於動畫……不期不待,不受傷害……12-12 19: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realnofish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聖劍LOM同人文】01... 後一篇:《聖劍LOM HD Re...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illali大家
原創小說-石虎少女開新坑了~~~歡迎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