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CSO二創延伸作品《惡靈降世Side Story》 02 【開演時刻】

作者:飄泊筆尖│2021-12-09 15:26:29│巴幣:16│人氣:184

「我所有認識的人全都在傷害彼此、全都想置對方於死地!!難道這就是末日嗎?我該不會將成為這個世界最後的榮光見證者吧?」————Adventure Time - S08E22:Hero Heart


上一集:混沌序幕


(1)


上午 9 點 29 分 台中市實境遊戲發售會場內 一樓展售區 「???」視角


「總算!」


在有些擁擠的人潮當中,一名身穿黑色西裝、有著鐵灰色長髮,左眼上還戴著一個金邊紅玫瑰眼罩的男性,正高興的提著"戰利品"走出了卡牌商店的出口。


「天哪,幸好我有搞到提前入場券」

「而且這還只是第一間而已欸!」


他用戴著優雅白手套的左手,習慣性整理了下胸前的黑色領帶。

「嗯,走吧!」

儘管嘴上不斷抱怨,但他依舊踏出了優雅的步伐,並毫不猶豫的往下一間店走了過去。



伴隨著周邊人們的歡聲笑語,中央舞台也隨之傳來了主持人宣布活動開幕的廣播。

而這個男人當然也和他們一樣,還對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



瞬間,就如同在新北會場所發生的一樣。


「嗯?」


不,應該是說全台灣的會場都一樣才對。


就在活動宣布正式開幕的那一刻,會場的燈光全數熄滅、所有大門也關了起來。


自稱為「雷克斯博士」的男人投影突然顯現,並開始了他的演講。



地獄,即將降臨。



「活動?」

正待在周邊販售區域的他,並不知道主舞台發生了些什麼,但這名男人卻非常敏銳,一下就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真奇怪......」

他警戒的觀察著周邊狀況。


「逃生燈號熄滅了,地面上的裝飾燈也一樣」

「甚至連電燈開關上面的指示燈都不亮了」


「是電力系統出了什麼問題嗎?」

他的心中感到了有些不妙。

「但旁邊的門窗怎麼會跟著關起來呢?」



「你們必須面對......」

正在他思考的同時,「雷克斯博士」的演講也來到了最高潮。

「16000具僵屍!!」



「啊,殭屍?」



「碰!」的一聲,突如其來的爆炸聲響瞬間點燃了所有民眾心中的恐懼。



「甚麼────?」

爆炸的瞬間,男子立刻丟下手上的東西、並壓低身體重心,右手也下意識的伸向腰間,擺出了打算拔槍迎擊的備戰姿態。


「啊!」

但在右手摸了一個空後,他這才想起自己的身上並沒有槍械。

「真是積習難改....」



「等等,冷靜!」


說不定這真的只是什麼活動效果而已......」

男人平穩的換氣、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畢竟是殭屍實境遊戲的發布會,說不定───」

但還沒冷靜到一半,群眾的尖叫聲、與一陣夾雜著恐怖嘶吼的聲響便瞬間傳進了他的耳中。

「好吧,果然不是該冷靜的時候!」



他立刻解開西裝外套的釦子、並將戴著白手套的左手伸進外套內側。

一陣摸索之後,他竟從中直接拿出了一把金黃色的左輪手槍、以及一條黑色的戰術腰帶。



「真是......」

他熟練的將戰術腰帶系好,並從腰帶後方的小包中拿出了一個快速裝彈器。

「怎麼到處都是麻煩?」


打開左輪的彈巢,並將裝彈器俐落的放入其中。


「怎麼會連逛個展場我都能遇到這種......這種......啊!該死!!」


輕輕一按、隨手一扔。


「好吧,不管你們是誰......」


將彈巢歸位,接著用力一拍。


「都給我納命來吧!」


舉起右手,待旋轉著的彈巢逐漸停下,他壓下擊錘並嘆了一口氣。


「真的是————」



但情況,卻又再度超出了他的想像。


欸?


只見前方不遠處,竟有一隻相當怪異的類人物體逐漸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血......


那東西搖搖晃晃的,裸露的上身滿是皮膚剝落後所露出的鮮紅肌膚、與白森森的骨骼。


肉......


雙眼散發著腐爛的紅色光芒,銳利的指甲還在不斷的滴落鮮血。


要吃......


對普通人來說,這種畫面肯定能造成一生的心理創傷。



但對於這位男子來說,就不一樣了。



「還真的是殭屍?」

黑暗完全沒有影響到他的視線,那腥紅色右眼中的驚訝神色,也逐漸轉變為一種不解。

「為什麼這種地方會有殭屍存在?」



此時,低吼跛行著的殭屍也注意到了前面這個奇怪的男子。


明明所有見到殭屍的人類都會被嚇得四處逃竄,但眼前這個男人非但完全不逃、甚至還呆站在原地直勾勾的盯著自己。

儘管這些殭屍們似乎都還保有著一絲意志,但那種對於血肉的無窮渴望、與對於人類的瘋狂憎恨,卻會在其聞到鮮血的氣味時立即佔據他們的大腦,並讓他們變的只憑殺戮本能行動。


「餓......好餓......」


他張開長滿利牙的大嘴,半脫落在外的舌頭也不受控制的淌出了惡臭的液體。


吃肉、血啊......


殭屍壓低身姿、伸展利爪。

身體就如同彈簧般收縮拱起,一股淡淡的紅光也朦朧的壟罩在了他的身軀上。


「殺殺殺啊啊啊啊!!!!」


發出怪叫的同時、雙腳也用力一頂,整個身軀向前彈射而出,直直往男人的方向飛速的衝了過去。



「哼!」

兩者之間的距離瞬間拉近,但男人的臉上卻依舊保持著優雅的微笑。

「不自量力......」


他只是稍微偏過腦袋、移動腳步,一個側身便躲過了襲來殭屍利爪。


嘎啊?


然後男人舉起右手。


「砰!」


隨著一聲槍響,那殭屍都還未落地、大腦就先被子彈給轟飛了一半。

只見那失去力氣的身體用力撞上地面,飛散的腦漿也跟著撒落一地。


「哼,笑話!」


男人連看都不屑多看一眼,只是毫無猶豫的轉過身、便保持警戒的往爆炸源頭,漫步走去。



幾分鐘過後,他靈巧的穿越尖叫慌亂的人群,並來到了最混亂的中央區域。


此時,幾乎整個舞台上都已經沾滿了血液,地上滿是被啃食的亂七八糟的受傷群眾,與正在四處尋找獵物、甚至在相互搶食的大群殭屍。



放眼望去,不知從何而來的殭屍數量簡直多到了數都數不完的程度,給人一種正置身於災難末日電影中的感覺。


「看來情況遠超出了我的想像......」


但行走於陰影當中的男子,卻依舊保持著優雅的儀態,踏出的每一步更是連一點聲響都沒有發出。


逐漸靠近舞台,他待在暗處當中,靜靜感受著面前的一切。

他能從中感覺到,那濃厚鮮血氣味中正夾雜著的。


一種非人類的詭異氣息


「儘管想起了一點不好的回憶,但是嘛......」

看著面前一幕,他露出愉快的微笑,腥紅的眼眸則不經意的露出了一絲凶光。



「硝煙、鏽鐵與鮮血的氣味......」

以及值得獵殺的強敵



「哼哼,還是相當的令人懷念呢!」

男人離開暗處,並再度壓下左輪的擊錘。



「倘若我別無選擇,那享受一下又何妨?」



「獨眼戰神」"藤本 常明",沒有一絲猶豫的步入了人間煉獄。




同一時間 台中市實境遊戲發售會場內 一樓中央舞台 「巫女」視角


「到底在搞甚麼鬼啊?」


狀態失控之後,巫女死命拖著受傷的男人來到了中央舞台北邊,一個稍微沒有殭屍的地方。


「我死掉之後復活、醒來就在一個不認識的地方,然後現在還要被人關起來、跟一萬多隻殭屍打生存遊戲?」

她真的沒有想到,自己死前的世界發生過殭屍末日也就算了,現在死而復生、且疑似穿越了世界之後,竟然還要面對另外一種更恐怖的殭屍危機。

「這是什麼情境搞笑劇是不是啊?」


儘管面前的男人性命完全與她無關,但她身為一名軍人的長久習慣卻依然無法令她對受傷的平民見死不救。


可是面前的胖子,似乎也沒她想像的那麼簡單就是了。


「欸胖子,我叫你振作點聽見了沒有!」

巫女用力抓住倒在地上的胖男人衣領,試圖讓他保持清醒。


他的左手看起來血肉模糊、上頭既有抓痕也有咬痕,而且還有一種詭異的顏色正在從傷口處不斷地蔓延開來、逐漸遍布全身。

「該死,我會把你的手臂捆起來,你撐著─────」



「不要管我的傷了!」

胖子忍著疼痛打斷了對方的動作。


「已經......來不及了......噁嗯!

「雖然不知道妳是什麼來頭,但是......」


他全身都冒著冷汗,手腳也開始越發冰冷。

「妳知道殭屍的存在、而且又有備而來......那、那些是真傢伙沒錯吧?」



「你知道!」

巫女相當驚訝的望了眼身上的武器。

「那你又是什麼人?」



「我是『獵屍者協會』的一名初級偵查員......」

胖子與之前所散發出的氣勢完全不同,他相當認真的對巫女提出了最後的請求。


「不要讓我......變成那些......嗚噁!」

詭異的畸變已經來到了他的臉部,他的左眼瞳中開始逐漸冒出血液。

「那、那些怪物的一員......



「不、不是欸!」

巫女的腦袋相當混亂,因為她似乎在不知不覺間,陷入了某種詭異的陰謀當中。

「我知道殭屍沒錯啦,但、但『獵屍者』又是個什麼鬼東西啊?」



「妳不知道────咳!」


忍不住吐出鮮血,胖子用盡最後的力氣保持理智,並將手伸進了右側口袋當中。

「那妳到底是......不管了!」

胖子拿出了一個有著銀白色單翼老鷹的徽章、與一個巫女從未見過的奇怪儀器。


「總之把這些拿著,妳看完之後......應該就會懂了!」

「我不知道妳是哪個勢力的、也不知道妳的目的是什麼......」


眼神逐漸變的渙散,但他還是硬擠出了一絲笑容說道。


「但我人生的最後......托你的福還滿開心的......咳啊!」

他再度吐出一大口血液。

「就算只是演技也沒關係,能和可愛的女孩子那麼近距離的相處......」


「真是謝、謝謝妳了......」



「欸你別給我那麼快就放棄啊混帳!」

「我剛開始只是想騙你一點吃飯錢沒錯啦,但我總不能對你見死不救吧?」


巫女將對方拿著東西的手拍開,並開始不斷翻找著旁邊的背包,想試著從中找出些甚麼藥品之類的東西。


「你如果是對抗殭屍的組織,那總該有什麼能對抗病毒感染的藥物吧?」

「回答我,沒錯吧?」



「抱歉啊......但就是沒有那種東西,所以我才......喔啊!!」

胖子的雙眼都已經變得無比深紅,甚至給人一種變成了漆黑空洞的錯覺。

「快......快殺了我!」


「求妳了......給我一個最後的尊嚴吧!」



「你......

雖然還是搞不清楚整體狀況,但她很清楚被殭屍咬到之後會有什麼下場。

哎呀,真是的!


巫女有些憐惜望著男人的雙眼。


「好吧,就照你希望的......」

嘆了口氣後她終於下定決心,並接過了對方手上的徽章與儀器。

「總之,抱歉了!」


丟下背包、站起身子,她拿起腰間那把金色的M4A1步槍,並將槍口對準了胖子的腦袋。



「謝......謝」

但他似乎已經無法說出話來了。



「雖然我才認識你大概半小時,但我也挺開心的啦!」


用拇指撥動旋鈕至單發模式,巫女將食指搭在了扳機上方,並露出溫柔的微笑。


「總之,有緣再見了」


「噠」


最終,這經過消音的槍響也成為了這由尖叫、嘶吼、哀號、與悲鳴所組成的混亂合奏之中,一個小小的、不起眼的音符。




「槍聲?」

但這細微聲響,依然被不遠處的藤本給捕捉到了。


「而且是M4的槍聲」

他將手中的殭屍頭顱隨手丟向一邊,並再度遁入了黑暗當中。



追循聲音,他來到了舞台的北邊。

「該不是會是放病毒的恐怖份子,跑到這裡來了吧?」

來到一邊的轉角處,他小心翼翼的探頭觀察。



「嗯,巫女服?」


縮回腦袋,並稍微揉了揉眼睛後,他再度探出頭去觀察。


「嗯,巫女服!」


他疑惑的又將頭給縮了回來。


「什麼鬼,現在的恐怖份子都這麼入境隨俗了嗎?」

「還會跟著cosplay是吧?」


接著,他三度探出頭觀察。


「手舉起來」


但出現在面前的,卻變成了一根金燦燦的消音管。


「你是誰?」

「為什麼你有武器?」


巫女皺起眉頭,並惡狠狠對男人發問。



「妳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嗎?」

但藤本沒有理會對方,只是配合的舉起手後便逕自發問。

「如果是的話,又有什麼要求?」



「不!」

巫女搖了搖頭。

「我也是受害者之一,才剛送走一個受感染的可憐人」

她接著向後退了幾步,食指也離開了扳機護圈,但槍口依然直指對方。

「你也一樣嗎?」



「這樣啊......」


稍微思考了一下,接著答道。

「是啊,我跑來買魔X風雲會的新卡包,我拿給你看!」

說完,藤本緩緩的將左手伸進他的西裝外套當中,並拿出了一大疊的卡牌。

「至於武器的部分,就和妳一樣了!」


「還有,剛才那一槍就是妳開的嗎?」



「對,正如我所言......」

突然想起後面的屍體,巫女稍微撇開視線、注意力也轉向了後方的屍體。


「因為......嗯?」

只一瞬間,一股不對勁的感覺瞬間湧上心頭。


「等等,你─────

但待她再度看向前方之時,那裡卻早已空無一物。


「人、人呢?」

她驚訝的環顧四周。

「怎麼會────哈啊!」


轉頭一看,只見拿著金色左輪、卡片也已經收好的藤本,竟憑空出現在了她的後方。


「換妳了,把手舉起來!」

且他還刻意後退了幾步,以避免對方試圖奪槍。

「告訴我,妳叫什麼名子?」



「美咲」

「我的名子是"藤堂 美咲"」

將武器放回腰間並高舉雙手,巫女連想都沒想,便再度說謊。

「那你────?」



「錯誤答案(wrong answer)!」

皺起眉頭,藤本稍微抬高槍口,進行威攝。

「親愛的"高砂 琥珀"小姐?」



「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子?」

「蛇螺」"高砂 琥珀"的心中頓時一驚。

「你到底是什麼人?」


她在心中猜想,面前的這個男人會不會也和自己一樣是名異能者。


「我不知道妳對異能者的定義是什麼,但我確實有一些常人所沒有的能力」

藤本腥紅色的右眼中,瞬間閃過一絲詭異的光芒。

「我知道妳正在想什麼,讓我來告訴你!」


「我能在直視別人的眼睛時,知道其心中當下所想的事情」

「不論我願不願意......」


這時,舞台的附近傳來了一陣巨大的震動。



「你聽見了吧?」

琥珀立刻抓住機會發話,並冷靜的撇了撇頭說道。

「你知道那些是什麼嗎?」



「當然!」

但藤本沒有理會她,而是繼續盯著她的眼睛。

「但那又如何?」



「如剛才所說,我只是一個剛好有槍的普通人,與這場騷動完全沒有關係!」

兩人雙目相對,巫女也以她那琥珀色眼眸無畏的回望對方。


「如果你真的能看出我心中所想,那你一定知道我沒在說謊!」


後方開始傳來了數量眾多、且相當濕黏踏步聲,但琥珀的語氣卻依舊平穩且冷靜。

「把槍放下,現在不是內鬥的時候了」




「嗯......」


藤本稍微望向聲音來源,一股濃厚的血氣隨之飄散而來。

他也能明顯的感覺到,前後都有大批生物正在不斷靠近。


「好吧!」

「雖然很詭異,但妳確實沒有說謊」


見她的眼中確實沒有任何謊言,藤本才終於放下了槍。

「雖然我也沒有什麼資格說你就是了......」



「都這種情況了,見怪不怪嘛!」

看對方總算放下槍口,琥珀這才鬆了一口氣。


「我之後會把我所知的事情全都告訴你」

她拿起腰間的黃金M4A1接著說道。

「你可以靠自己來判斷真偽!」


「不過─────」


砰!


但才剛開口,她面前的左輪便突然爆出了火焰。


「喔哇!」

琥珀立刻被嚇的壓低身子。

「搞什麼?」


子彈從身邊呼嘯而過,而她也下意識的向身後看去。


「嘎啊!」

就在後方的不遠處,一隻殭屍慘遭子彈的精準爆頭。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更多的殭屍,也正在朝此處不斷湧來。



「妳是對的,我們沒時間了!」

藤本手中左輪的槍口還冒著煙。

「我暫時相信妳,因為你沒有在說謊」


「前後都有一堆敵人,妳沒問題嗎?」



「哈,這什麼廢話?」

一陣緊張過後,琥珀笑了出來。

「我當然沒問題!」


「還是先擔心下你自己吧!」




「"藤本 常明"」

「那是我的名子,請多指教(よろしく)!」



「"高砂 琥珀",雖然你已經知道了」

「這邊也請多指教啦(よろしくな)!」




上午 9 點 51 分 新北會場 一樓展演大廳 「張鹽城」視角


「糟糕!」

就在血紅利爪即將觸及張鹽城的那一刻。



「就是他,快開槍!」


「什麼?」



「嘎啦啊啊啊!!!」

伴隨著一連串的槍響,殭屍王的身上立刻被轟出了好幾個大洞,並隨之被射倒在地。



「怎麼會!」

張鹽城驚訝的停下動作,並看向了倒下的殭屍王。

「是誰?」



「快,就是現在!!」


但他都還未反應過來,伴隨某人的號令,幾束燈光立刻照在了周圍殭屍們、與「雷比亞進化體」的身上。


「攻擊!」


然後,又是一陣更加猛烈的攻勢襲來。


「嘎啊!」

在突如其來的槍林彈雨之下,屍群們根本反應不及,立刻就被強大的火力給轟殺了一大片。



「嗚噁!」

旁邊的雷比亞也被突如其來的狀況給嚇得舉起了手臂,並試圖阻擋射向自己頭部的子彈。



「好,停下!」

那人看準機會下令停火。


「趁現在,上啊!!」

而就在槍械停火的瞬間,幾名手持近戰武器的男女們一擁而上,包圍住雷比亞、並用手中的武器將其打倒在地。



「看我砸爛他的腦袋!」

在眾人的合力壓制之下,一名手持大鐵鎚的少年一擊便將雷比亞的頭部給打了個粉碎。

「睿徹,解決雷比亞了!」



「彥霆,幹的好!」

見兩隻菁英種都已經被解決,剛才那名發號施令、被稱為"睿徹"的少年立刻拿著手電筒,來到了張鹽城的面前問道。

「先生,你沒事吧?」



「快點,把燈關掉!」

張鹽城顧不得自己是否有受傷,他立刻抓住對方的手、遮住了他手上的燈光。

「燈光會吸引那些東西的注意!」



「喔,是的!」

少年立即關閉電源,並轉頭對他的同伴們大吼。

「快、快把燈都關掉!」

「燈光會吸引殭屍的注意!」



「了解,大家關燈!」

眾人聽見指揮,立刻就將所有燈光給急忙關上。

而現場也再度陷入了漆黑一片。



「好了,先生!」

黑暗中,少年一把抓住了張鹽城的手臂,並緊張的對他說道。

「我們快走吧!」



「等等,你們是誰?」

張鹽城下意識的甩開了對方的手。

「你們又怎麼會有武器?」



「這個等一下再說!」

少年慌忙的望向周遭。

「更多的殭屍隨時都會趕來,我們必須先離開這裡!」



「切!好吧......說的也是!」

儘管腦中充滿疑惑,但張鹽城還是立刻做出了選擇。

「走吧!」

他選擇先相信眼前那救了自己的少年。



並在對方的帶領下,與眾人一同離開了此處。



就這樣,過了十幾分鐘。

眾人在拼命的殺出一條血路後,終於來到了東館二樓的緊急避難所內。



「這裡......是避難所嗎?」

張鹽城放眼望去,擠滿在這巨大空間裡面的避難人數竟多達了快四千人,但每個人的臉上卻都只充斥著相當悲慘的愁容。



但這也怪不了他們就是了。


畢竟誰能想到這樣盛大開心的活動,竟然會在轉瞬之間就變成一場必須賭上生死的遊戲呢?



「你就是張鹽城先生沒錯吧?」

眾人好不容易才緩過來之後,是剛才的少年先走到張鹽城的身前,並向他伸出了手。

「我的名子是"洪睿撤",你好!」



「你好,也謝謝你救了我!」

疑惑的張鹽城和對方了下手。

「但你怎麼會知道我是誰?」



「張鹽城先生!」

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從他的背後傳來。

「太好了,你還活著!」



「喔,你沒事啊!」

回頭望去,他開心的發現來者正是當時給了他鑰匙的那位工作人員。

「難道是你請他們來找我的嗎?」



「對,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工作人員也開心的鬆了一口氣,接著說道。

「我將大部份人都帶到這裡躲好之後,是這幾位年輕人率先用手中的鑰匙找到了能打開的補給箱,並從中拿到了武器、開始反擊!」

他用相當欽佩的眼神看著幾名少年。

「他們自告奮勇,說要出去尋找其他的生還者,於是我就將你的特徵、以及你正在外面對抗殭屍的事情都告訴了他們」



「是的!」

拿著大鐵鎚的少年"彥霆",也帶著相當敬佩的眼神,跟著來到了張鹽城的面前。

「我們聽說了這些事情後,就覺得一定必須去幫助你一下才行!」

他將肩上的大鐵鎚放到地上,並稍微喘了一口氣。

「剛好的是,就在我們帶領最後一批民眾到達避難所之時,從人群中聽說了一樓正有人在以一己之力對抗許多殭屍的事情,於是我們便立即趕了過去......」



「然後就發現了我,沒錯吧?」

張鹽城笑了笑,隨即便向幾個人點頭致謝。

「謝謝你們了————



「話說回來!」

旁邊的洪睿撤突然打斷了兩人說話。

「你的武器看起來並不是像是在補給箱中找到的呢?」

他站在張鹽城的面前,並小聲說道。



「唔嗯?」

聽見這話,張鹽城瞬間露出了警戒的表情。


「啊哈,不!」

但他立刻就恢復了正常,並試圖裝傻回應。

這也是我從補給箱中找到的啦!」



「這樣啊!」

但洪睿徹明顯不相信張鹽城所說的話。


「話說,我些事情想請教你,可以稍微跟我來一下嗎?」

他接著露出假笑,並立刻轉頭對同伴們說道。


「你們先去檢查其他的補給箱吧,我等一下就過去了!」

說完,便有些強硬地將張鹽城給帶到了旁邊無人的角落處。



「怎麼啦?」

來到角落,儘管心中充斥著戒備,但張鹽城依舊露出了輕鬆的笑容問道。

「你有什麼事─────」



「你也是"超級士兵計畫(Super Soldier Project)"的一員嗎?」

搶在對方之前,洪睿撤的眉頭緊鎖、並相當嚴肅的開口。



「什麼!」

張鹽城嚇了一跳。

「你知道"SSP"?」



「你果然不簡單!」

聽見對方的回應,洪睿撤的眼神開始從嚴肅,逐漸轉變成了些許的憤怒。

「你是政府或軍方安插進來的人,對不對?」



「什麼?」

聽見這話,張鹽城認真望著對方的雙眼,並有些生氣的回應。

「不,我不是!」

「別把我和那些自私的混帳混為一談!」



「這不可能,那你到底是什麼人?」

洪睿撤的語氣變的相當強硬。

「普通人根本沒有那種能力,可以一個人對抗這麼多的殭屍!」


「除非你......」


突然,他想到了些什麼。


「你......」


在他的記憶中,一個個的傳聞瞬間浮上心頭。


「你難道,真的是那個"張鹽城"嗎?」


他的眼中滿是不可思議的神情。


「據說實力能與『第一軍團長』"追擊"勢均力敵的那個人......」


「被譽為霹靂小組的狼王,那個『牛鬼』"張鹽城"嗎?」




「......唉!」


見對方竟然直接認出了自己的真實身分,張鹽城有些無奈的低下頭、嘆了口氣。


「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人這樣叫過我了......」


再度抬頭,他的眼神突然銳利了起來。


「普通人是不會知道這些的......」


他不再隱藏自己的氣勢,而是毫不猶豫地釋放出銳利的殺氣,並狠瞪著面前的少年。


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


突如其來的銳利殺氣,瞬間讓洪睿撤感到有些窒息。

他甚至產生了一種錯覺,就像是面前正有一隻露出了尖牙利爪的兇猛棕狼,時刻準備將他的喉嚨給撕開來似的。


但這也讓他在心中完全確定了,面前這個男人的確就是他曾聽說過的傳奇人物。


「我的父親,他、他......」

儘管指尖跟牙關都在不斷顫抖,但他還是拚死命的壓下恐懼說道。

「他是"EOL(End of Life)"計畫的負責人之一,而我正是他的親生兒子」


握緊雙拳,他露出堅定且無畏的眼神回望棕狼的雙眸。


「是昔日的『正義』,也就是『對武裝份子生化改造部隊』最重要的幕後推手之一」




「原來如此,你是那個人的兒子啊......」

思考片刻,張鹽城稍微閉上眼睛,方才那股恐怖的氣勢也立刻消失無蹤。

「難怪你會知道這些事情!」



「是的,但我現在真的相當疑惑!」

洪睿撤點了點頭,緊繃的神經也終於得到了稍微的放鬆。

「我曾聽說你已經死了、但卻又出現在這裡,而且、而且現在又發生了這些事情......」

但他的語氣,卻立刻就又焦急了起來。



「冷靜!」

張鹽城開口打斷了對方。

「我會告訴你我所知道的一切,但你必須先冷靜下來」


「可以嗎?」



「好的......」

洪睿撤深吸了一口氣。

「謝謝你!」


「我們來分享一下情報吧!」




上午 10 點 00 分 台中會場一樓 樓層連接處 「藤本 常明」與「高砂 琥珀」視角


在一連串的戰鬥......不對。


應該說是屠宰之後,兩人來到了一樓往二樓的電扶梯連接處。



「下一步呢?」

琥珀看了眼推滿了殭屍、與逃竄人群屍體的電扶梯。

「這裡肯定是上不去了!」



「走逃生通道!」

藤本伸手指向不遠處的一扇白色逃生門。

「那裡,有點距離!」



「收到,走吧!」

沒有遲疑,兩人立即往逃生門的方向跑去。


但就在即將到達門前的時候,琥珀卻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震動。


「怎麼回事?」


聽見動靜的她轉頭看去,從二樓處竟然直接跳下來了一隻手持狼牙棒、戴著鐵頭盔的巨大殭屍「殘暴達叔」。

只見那巨物忽然舉起了手中的鐵棒、朝著藤本的背後猛衝而來,她立刻大聲喊道。


「後面,向前躲開!」



「什麼鬼?」

但藤本也早有預料,他在大棒即將落下之前,便搶先一步的向前方猛撲了過去。


「媽的(Fuck)!」

他大罵一聲,落地的瞬間大棒也隨之砸下。

「唉呦喂呀!」


儘管沒有傷害到他,但強大的衝擊力卻也讓他用力的摔了幾圈。

顧不得身上的疼痛,倒地的他立刻翻身舉槍、並瞄準殘暴達叔的頭部,連開了好幾槍。


「什麼?」

可儘管子彈貫穿了頭盔,卻沒能給予殘暴達叔明顯的傷害。

「沒用嗎?」



此時的琥珀並沒有因此而停下腳步,而是立即衝到了那道白色的逃生門前。

「嗯......」

在確定門並沒有上鎖後,她有些遲疑的停下腳步,並看了眼後方的狀況。



「噁啊,我的臉好癢!」

儘管被打中頭部,但殘暴達叔卻只是在甩了甩頭後,便生氣的大聲怒吼起來。

「討人厭、你去死!!」



「你才去死!」

見情況不妙,藤本立即瞄準殘暴達叔拿著棍棒的手腕,並再度扣下扳機。


「喀」、「喀」


「不妙!」

但是左輪的彈巢中,已經沒有剩餘的子彈了。



「好餓、好餓!!」

他再度舉起大棒,並跨出大步來到了藤本的前方。

「我要吃你啊啊啊啊啊!!」



「會說話就夠煩人的了,怎麼還每個都跟餓死鬼投胎一樣啊?」

他立刻驅動雙腳試圖起身躲避,但身上的疼痛卻令他的動作瞬間一頓。


呼哇───」

藤本一個踉蹌後,便再度摔在地上,

!」


頓感不妙的他,立刻抬起頭望向那巨大的身軀。

他能從那個破爛的頭盔之下,看出一雙滿是本能慾望、與得逞神色的雙眼。


「哈哈!」

殘暴達叔發出了開心的吼叫,右手也開始隨之發力。


「看我砸扁你!!」

但就在大棒即將落下的瞬間。


「啊嗯──────?」

伴隨著一陣子彈掃射而來,殘暴達叔的手臂立刻爆出了大量由污血與屍油所混合而成的噁心液體。



「嘿!」

開槍的人正是琥珀。


「你這混帳東西(You fucking asshole)!!」

她毫不猶豫的挺身而出,並一邊開槍、一邊向殘暴達叔大聲怒罵。

「來呀(Come)!」



見殘暴達叔被琥珀給吸引過去,藤本感到相當的驚訝。

「妳......?」

沒想到對方竟然放棄了逃跑的大好機會,甚至還回頭幫助了自己。



「快起來!」

見殘暴達叔開始往自己的方向走來,琥珀放下M4並對著地上那有些看呆了的藤本大吼。


「你還要他媽的睡多久?」

說著,她伸手拔出了掛在自己左腰間的那把武士刀。


紅色刀柄配上金色刀鄂、與那通體鮮紅的刀刃,皆在黑暗中隱隱散發著詭異的妖光。

「這頭雜種我來對付,你去處理其它垃圾!」



「就是妳、就是妳弄得我手好癢!!」

殘暴達叔似乎被剛才的掃射所激怒,鐵盔下的雙眼也發出了更加攝人的紅光。


「我好餓、好餓!」

他的雙腳發力,並用著比剛才還要更快的速度,轉而向琥珀衝了過去。

「我要把妳吃掉!!」


大地開始隨著他的步伐而震動了起來,但琥珀卻依然無所畏懼、甚至還露出了一抹微笑。


「誰管你餓不餓啊,混帳」

她將刀刃高舉在自己的頭部右上方,那是示現流的"蜻蜓"架式。

「看我把你大卸八塊!!」


只見生鏽的狼牙棒伴隨著震耳欲聾的吼聲,向琥珀的門面猛烈襲來。

但她卻只是不慌不忙的轉過身體躲過鐵棒同時以輕巧的腳步繞到了殘暴達叔的腳後跟處。


「櫻劍·巧打」


緊接著雙手發力,伴隨著一道X型的紅色刀光一閃而過,劍刃瞬間斬斷了對方的雙腳肌腱。



「嗚哇哇啊啊啊啊啊!!!!」

蒼白的腳跟立刻湧出汙血、粗重的雙腿更是無力的跪倒在地。



「別怕,不會痛的」

見殘暴達叔擺出了下跪的姿態,琥珀接著來到了他垂下的腦袋旁邊。


「看吧,吼啦!!」

然後毫不遲疑地抬起穿著軍靴的右腳,並沒有任何猶豫的往鐵盔上用力踹了下去。


伴隨著「鐺」的一聲巨響,那堅硬頭盔的表面竟然直接被踹出了一個凹陷。

「嗚哇!腦袋!!」

伴隨而來的巨大衝擊力也令殘暴達叔瞬間失去平衡、並痛苦的哀嚎起來。

「嗚噁,我的頭......!」

他因暈眩而更加的低下了頭、並用雙手撐住地面不讓自己摔倒,但同時卻也露出了那毫無保護的脖頸後方。



「哈......」


琥珀深吸一口氣後,重新站穩腳步。


願你的死,能造福蒼生


右腳稍微後移、並將刀刃高舉過頭,瞄準了頸骨之間的微小縫隙。


「猿劍·兜裂」


鮮紅色的劍刃直劈而下,其中沒有一絲停滯。



「匡噹」

世界隨之反轉起來,就連殘暴達叔都還沒有反應過來。


「啊......」

頭盔輕易的落在了地上,畢竟那可是連最為堅硬的鋼鐵都會隨之破裂的致命一擊。


「不、不餓了......」

他只能靜靜的看著自己冒血的脖頸,並逐漸陷入無邊的黑暗之中。


「謝......謝......妳......」

或許,得到了解脫?



「不用謝了!」

甩刀、震血,納刀後她將雙手合十。

琥珀閉上眼,誠心的向無頭屍首獻上自己的敬意。

「普渡完畢!」


但於此同時,她突然聽見遠處響起了一陣破風聲,且正在以極快的速度往她不斷接近。


「等、什麼———」

轉身將雙手搭在刀上,琥珀立刻擺出「居合」的起手架式,並以最快的速度望向聲音來源,準備拔刀迎擊。

「怎麼會?」


但她視線所見之處,卻空無一物。


「不、不對!」

只聽那破風聲依舊在不斷靠近,琥珀突然想起了些什麼。

「難、難道!」



「是隱形了嗎?」



就在她恍然大悟的瞬間,一種尖銳到令人噁心的嗓音突然響起。

「妳這可惡的女人!!」


高舉利爪、飛躍而來的"莎拉"也解除隱身並現出了原型。

「把達叔還給我!!」



利爪已經近在咫尺,反應過來的琥珀立即拔刀相迎。


但劍刃都還未出竅,她的面前便突然傳出了「嘭」的打擊聲響。



「咦?」


僅是一個眨眼,藤本的身影瞬間就出現在了琥珀的前方,就如同之前一樣。


只見他揮出了那帶著白色手套的手,並一拳擊中了"莎拉"的門面。


「嘎啊————!」


伴隨著「喀啦」的一響,那聽起來像是骨頭碎裂的聲響。


「骯髒的東西......」

只見藤本緊咬著牙,並使盡全力揮出了自己了左手。

「給我退下!」



莎拉的身體瞬間向後飛了出去,並狠狠的拍在後方的牆壁上,發出了「啪噠」的恐怖聲響。

儘管地板與牆面上都濺滿了骯髒的血液,但那黑色的西裝上卻是連一滴血都沒沾上。



收回拳頭,藤本習慣性的用左手整理了一下那黑色的領帶。


「謝謝妳救了我」


那優雅的白色手套,也依然一塵不染。


「真是精湛的劍術,但現在並不是適合超渡的時候呢!」


他恢復優雅的微笑,並再度拿出了掛在腰間的金色左輪。



「啊......」

琥珀驚訝望著面前的男人。

「嗯、不!」


「彼此彼此......」



「我知道你很疑惑......」

他轉頭望向旁邊,那些殭屍似乎也都被他的行為給嚇到了。


「但現在的時機不太好!」

一時間,完全沒有任何殭屍膽敢向靠近兩人,甚至有幾隻殭屍還不自覺的後退了幾步。

「我之後會全都告訴妳的」



打開彈倉、舉起左輪,他就像是在晃動搖鈴一般擺動著右手,利用重力讓彈殼自己脫離彈巢。


「但現在嘛......」


而彈殼就如同在呼應著他的動作似的,掉落在地上並隨之發出了「叮鈴噹啷」的清脆聲響。


「我們還是先想辦法活下來吧!」



聽起來,就像是有人正在為了那些不幸的槍下亡魂,搖響最後的哀鐘一樣。



「來吧(Come)」


左手熟練俐落的裝好子彈,並轉而露出了一副相當嗜血的笑容。


「起舞吧(Let's Dance)」



(0)



人物介紹:

「獨眼戰神」藤本 常明


出身:    軍方所屬「快速反應部隊」成員,軍階「上尉」。

現在所屬:私人軍事公司「英雄代理商」之創辦人。


過去經歷:

現在是隸屬於軍方特殊編制之「快速反應部隊」的一名突擊隊員,在出現普通特警所無法處理的狀況、或持有重裝火力的歹徒出現時,就輪到他們上場了。

軍階為上尉,擁有大量的衝突區域經驗、更是親身參與過不少反恐或毒品戰爭的特種行動,精通小型單位軍事戰術的同時,也具有大量在戰場前線行動的紀錄和英勇表現。


暗地裡,他是一名由軍方訓練出來的職業殺手,曾親手解決過數以百計的高價值目標,但直至今日就連他所屬的軍方與政府,也無法找出任何證據,來證明某些人確實是因他而死。

對於極度擅長傷害他人的代價,則是破碎不堪、且難以癒合的身體與心靈,例如他的左眼其實是鐵灰色的,但在一次任務中被某個恐怖份子一槍打爛了。


因行事風格相當強硬,而讓他在軍隊內部的不同派系中都有敵人存在,為了避免未來遭到他人的清算或暗算,他才成立了一間私人軍事公司「英雄代理商」來作為自己的後備計畫。

他曾發過誓,一生都要為了和平而戰,但他也因此而失去了屬於自己的平靜與和平、儘管被人稱之為「連環殺手」、但他卻發誓自己決不會濫傷無辜。


他曾是牧羊人手下的菁英牧羊犬之一,就與其他獵犬一樣身經百戰、更是對飢餓的狼群豪不畏懼,他們分工明確、各司其職,為了保護羊群的安全、時刻準備向撲食的惡狼們群起攻之、發動襲擊,就算這些行為並不被羊群所理解,他們也在所不辭。


但他卻不只甘願於當一頭牧羊犬,而是想成為一名能對惡狼們主動出擊的"頂尖掠食者"。


他很享受獵殺壞人的快感、卻會因為一次誤殺平民的意外,而讓他直到至今都無法原諒自己。

這樣的矛盾成就了他、但終有一天也必定會毀了他。


「劍峰所指,不惜屍山血海!!」


本次出場的武器介紹:


「這把槍本身便是一個傳奇。不論善惡,死在其下的英傑數不勝數」
————經歷過大幅改造的淡金色"柯爾特蟒蛇(Colt Python)左輪手槍"「斬獲三冠王」。

武器持有者:「獨眼戰神」藤本 常明

產品製造商:【未知(Unknown)】

備註:【戰利品】



「通往地獄的道路,是由善意所鋪成的」
────銘刻在金黃色"M4A1"突擊步槍「惡魔視線(Daemonium Visus)」生物鎖內的「電子銘文」。

武器持有者:「火花(Sparks)」高砂 琥珀(Takasago Kohaku)

產品製造商:「黃金魔女(Beatrice)」個人工作室

備註:配有特製材質金色消音器,在彈夾井的左側淺刻有「黃金魔女」的個人符號。

在槍枝的握把處還刻有一段銘文,上面寫道「祝你握著好運!」






我在設計這兩個傢伙的人設時,感覺就像這樣:

而我在設計這兩個傢伙實際上的性格時,感覺則像這樣:

我覺得我寫的好爛。




下一集:揭幕


向我的引路人致敬。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353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Biby
是說如果是拿左輪又是西裝的話,戰術腰帶換成肩掛或是那種西部腰帶配大腿槍套不知道感覺會不會更有fu一點w

12-10 00:59

飄泊筆尖
腰間的是大腿槍套沒錯(他相當擅長腰射),但因為他之後會再裝備防彈背心的關係,所以不打算使用肩掛式的槍套(不過張鹽城也是用肩掛槍套來放鬼神無雙的)

至於西部腰帶,其實我本來想讓他裝備全境封鎖2的"道奇城槍手槍套",但這個槍套後來被另一個角色拿走了,那個角色可能會在後期的劇情中出現,假設劇情通順的話12-10 01: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x997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CSO二創...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線故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001234569看小說的你
小說第二捲全台上市啦!詳情請點進小屋觀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