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神奇寶貝-命運之光 第十六章 瞞不住的真相

作者:櫻色戀歌│2021-12-08 22:47:37│巴幣:110│人氣:108
開頭先說聲抱歉,讓各位讀者久等了。

  第十六章 瞞不住的真相
 
  整間研究室只剩他的呵欠聲。
 
  數日不見,桑恩博士的眼角黑影愈來愈重。一個手滑,手上的研究資料順勢脫離手臂的束縛。
 
  緩慢地蹲低拾起地上的資料時,撇頭望了一眼矗立在24個插槽裡的唯一一顆寶貝球,低聲嘆氣:「火球鼠已經送走了,就剩這隻菊草葉了。下一個訓練家究竟在哪裡呢?」
 
  淺意識裡油然而生的憐憫之情,驅動著大拇指按下球中間的按鈕。「咚」的一聲,一隻淡綠色,頭上長著比身體大片的葉子、四腳短小的小型神奇寶貝躍至地板上,夜晚限制不住牠的朝氣。
 
  那隻菊草葉似是認為自己終於有了主人,興奮的叫了數聲,歡喜情緒操控四腳在研究所內竄來竄去,也不管自己是否熟悉建築內部,逕自展現牠活力的一面。
 
  「菊草葉,快回來!」話語的力道甚虛。
 
  「菊草!」
 
  牠毫無停下之意,靈巧的身軀朝研究所深處愈鑽愈裡面,完全甩過在後面喘氣吁吁的桑恩,疲累的他甚至幾度差點跌倒。
 
  牠的四足在一扇門前停歇,隨後從脖子處伸出兩條藤蔓轉動門把,屋內明亮的光線照進了黑漆的房間內,照出一張趴在桌上的,白皙的疲累睡臉,正是晴嵐。菊草葉只是遠遠眺望著她,停止了動靜。
 
  過了些許,桑恩拖著疲勞的雙腿姍姍來遲,見自己女兒穿著單薄衣服趴睡很是擔心,趕緊掀起床上的棉被,輕抓兩側緊包著她。
 
  耳邊陣陣的低語聲:「媽媽……」引出了桑恩的嘆息。撇過一眼書桌,她的畫作透過昏暗月光呈現於眼前。
 
  畫中大多都是神奇寶貝使出招式站上舞台的樣子,唯獨一張例外。那張畫甚至嚇出他一身冷汗:是一個小女孩緊緊牽著一位婦人的手,小女孩的臉傳達出笑容,一旁的婦人卻面無表情,外人看來十分驚悚,大概只有桑恩能明白此圖。
 
  他的雙眼愈看愈憔悴,傷感在心中逐漸地膨脹,其落寞憔悴的身影在深夜的漆黑房間內無聲無息地消失;幾個小時後卻又有個身影黑夜褪去時現形,爾後旋即離去。
 
  白濁的雲朵遮蔽了日光,寒風替代陽光叫醒眾生。外頭的寒意穿透窗戶來回撫摸晴嵐的臉頰,被這麼一摸也只能不情願地醒來。
 
  冷醒的煩悶感與肩上的沉重感在她瞥見一旁的信封時,速速散去。
 
  她立刻拆開信封,雀躍地看著,因為她深知這封是媽媽寄來的信:
 
  小嵐,
 
  媽媽看到妳在大賽上的表現了,通過了第一階段審查呢!好厲害啊!不愧是我的女兒。
 
  想當初媽媽剛開始旅行時,連兩次在第一階段敗下陣來。
 
  雖然第二次審查不如理想,但也不要氣餒。吸收過去的經驗再接再勵,勳章很快就會來到妳的手裡了。
 
  妳爸爸還是一如既往頑固呢,我昨天晚上跟他討論了很久,我會盡全力說服他,讓小嵐妳能安心地踏上協調訓練家之路。本來想透過視訊見見妳的,沒想到妳已經睡著了。
 
  對不起啊,很抱歉媽媽忙碌到一直無法見妳,只能透過寫信問候妳。
 
  愛妳的媽媽。
 
  看到這封充滿激勵與安慰的信,她邊緊握邊小聲喊著:「媽媽,謝謝妳!」
 
  這陣歡喜感被小而長的連綿呼吸聲打斷了,低頭一望,自己腳邊不知何時冒出了一隻菊草葉。
 
  看著牠睡的如此香甜,不忍吵醒,正當自己伸出雙手時欲起身時,指尖與掌心的黑墨進入了她的視野,與白嫩手掌形成白與黑的對比。
 
  「欸?我的手怎麼會沾到?」她慌忙起身,棉被應聲掉落沾染地面灰塵。拾起方才放在一旁的信,赫然發現手握之處字跡已糊,難以辨認。想來那時黑墨未乾,緊抓時也悄悄附著於她白嫩的手指。
 
  她不可置信的再次觸及其他的字,結果一樣,不同的是尚能認出原來的字體。這激起了內心紛亂的情緒,忍不住放聲大叫:「怎麼可能!信寄過來應該好幾個小時了吧!怎麼像剛寫的一樣!」音量之高嚇醒了牠們。
 
  她梳洗紛亂的身心後,與神奇寶貝們來到餐桌前,不過此時沒什麼胃口,只是低頭看著黑墨已洗去的雙手。再盯著桑恩博士的臉,一絲異樣感寫在臉上,心中也有最直觀的猜測:是爸爸偽造了信嗎?在怪異的氛圍下收拾掉甜桃吐司。看晴嵐狼吞虎嚥的模樣,桑恩不忘叮嚀:「慢慢吃,吐司又不會跑走。」同時眼球轉了轉,就知她臉上寫著:「欲言又止」。飯後叫住了她,想以關心的語氣詢問。卻幾次都以「有點冷」蒙混過去。
 
  待她走回房間,望著那封信發呆的那一刻,桑恩突然開門,手裡還拿著件厚外套。
 
  晴嵐知道桑恩又要來關心自己了,乾脆正面問起信封的事。
 
  只見他邊給晴嵐套上外套,邊說:「媽媽昨天晚上有來研究所跟爸爸討論妳的事情,本來想見見妳的。但看到妳睡這麼香甜,她不忍吵醒,卻又被急事纏繞。只得在天亮前匆忙寫信離去,所以字跡才未乾。」
 
  晴嵐有些生氣地指著信上的「視訊」兩字大叫:「你騙人!如果媽媽凌晨真的來到了研究所,又何必透過視訊與爸爸聯絡?」
 
  有一剎那他的眼神出現了一閃而過的異樣感,但他一瞬間就收起鎮定,緩慢且溫和的解釋:「視訊指的不是今天凌晨,而是前幾天的凌晨不斷的視訊討論,知道了嗎?媽媽只是寫太急了,忽略了細節。」這段話暫時勸離了滿腹猜疑的晴嵐,留下一位眉頭深鎖,不知該如何道出來龍去脈的父親。
 
  她帶著堅定的眼神回房,關上門來吐出怨氣:「視訊?為什麼十年來我都不曾參與過?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見到媽媽?」
 
  「難道媽媽一直沒成為心目中的『頂尖協調訓練家』,才覺得無顏面對我嗎?」
 
  為了澆熄心中的焦慮,她抓出了護神符仔細凝視──是個經歷祝融之災,僅存左半邊的粉色緞帶勳章。
 
  「這個被燒掉的緞帶勳章……真的是『勸離』嗎?」
 
  但又轉念一想:「不對的,兩歲時我也看過媽媽在舞台上表演的樣子。如此真心投入的眼神,發自內心露出微笑,怎麼會有勸離之意?既然我決定踏上華麗大賽之路了,不能讓外務阻撓我的夢想。」
 
  神奇寶貝們也感應到了主人的心情,紛紛探頭、輕擁表達關心。她看著伊布跟拉魯拉絲,決定暫時拋開雜念,履行一個協調訓練家的責任,充足準備下一次的華麗大賽。
 
  「使用自我激勵!」
 
  紅色閃光化做外衣包裹著伊布,體內激增的力量彙集於四足,外表看來顏色更深,像是換上了深紅大靴。
 
  「就那樣使出高速星星!」
 
  牠以黃中帶紅的星星做為足跡,在周圍盡情奔躍。撒落的光芒令地面的草地變得更加亮麗。專注於眼前耀眼,不斷拍手叫好的晴嵐,完全沒注意到身後的紅色大眼。
 
  「好,再來換拉魯拉絲了!使出影子分身圍成一個圓圈!」
 
  「拉魯!」
 
  拉魯拉絲們一齊躍至前方,圍成圓圈左右搖擺,如同跳舞一般的溫馨場面。
 
  「仰起頭來,使出念力!」
 
  桃色意念波的能量相互聚集,邊與邊之間不斷整合擴大,最終形成了十二角星,怪異的符號搭配全員抬頭仰望,雙手高舉的動作,好似未知的宗教儀式。
 
  「跳起來吧!」
 
  十二角星就這樣被推向了高空,在空中幻化成瞬間的煙火,部分的桃色光芒散落大地,剩餘的與天空合而為一。
 
  一片讚好聲中,突然竄出了陌生的語調:「菊草!」
 
  語音剛落,菊草葉掛著十足朝氣躍至她們前方,抖動著脖子、甩動著綠葉,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植物清香,伴隨綠色空氣包住她們。
 
  未等晴嵐發聲,牠突然抬起頭甩動葉片,如利刃般鋒利的葉子拋至上空,到了至高點時,葉片急速落下,見牠絲毫未躲,害怕菊草葉受傷的晴嵐趕忙讓拉魯拉絲使出念力。指令唸到一半,在看到接下來的動作後就沒再唸出。
 
  菊草葉伸出兩條藤蔓連續擊中葉片的中心,使它們失去力道,變得輕而柔軟,任由空氣飄散於四處。玩心未盡的菊草葉不打算停手,先是在原地開始雜耍,盡情耍弄那些葉子;爾後依序拋起,形成一個綠色的圓;最後像跳火圈那樣整個身子衝進圓圈,鮮嫩綠葉映襯齊著白色身軀。
 
  誰料一陣冷風突襲,葉片在冷風的惡作劇下四散身上,降落的不盡完美。儘管如此,她們仍覺得這是個精彩的表演,不由得連發三聲讚嘆,拍手聲與歡喜叫聲此起彼落。
 
  她蹲下身輕拍牠身上葉子,不忘讚美:「菊草葉你好厲害!你的天賦一定能在華麗大賽奪得青睞。」一想到牠是別人選剩的神奇寶貝,輕嘆一聲:「明明可愛又有天賦,居然沒有訓練家看得上牠。」
 
  菊草葉拉過兩條藤蔓到牠們身旁,伊布露出友好笑容的輕抓藤蔓,拉魯拉絲羞澀了些,初時僅點頭致意,躲在一旁。看到伊布與菊草葉時而蹭臉、時而繞圈跑跳,才放心地湊了過去。這一次牠收起了羞澀,伸出雙手輕微上下搖擺藤蔓,加入歡樂的遊戲場面。
 
  眼前的歡笑忽然與腦海中最深層的回憶接上了線。此一片段描摹出一幅模糊不清,難以辨認的動態景象:一位形似女子體態的人與六隻神奇寶貝一同在舞台上賣力表演。
 
  場面可壯觀了。鱗粉與超聲波在天花板一搭一唱、地板上兩隻頭上有葉子,黃綠交雜的身子則釋放綠色的芬多精與之呼應,形似剛才菊草葉所做的。粉紫色的四足身影與紅角綠髮的白色身影交錯於聚光燈下,與訓練家一同面露笑容,盡情綻放自己的光彩。
 
  台上的歡笑聲與台下的歡呼聲此起彼落,兩歲的自己的讚嘆聲也混雜其中。
 
  一陣沉重的腳步聲鋸開了回憶中的景象,眼前出現的是桑恩博士。
 
  只聽他口中念念有詞:「還差狩獵鳳蝶跟花椰猿就全湊齊了呢。無論我怎麼干涉,女兒都會踏上母親的道路嗎……命運到底為什麼要如此?」
 
  「爸爸,你在說什麼?」
 
  桑恩沒聽到晴嵐的疑惑,於是她提高音量再次問道。
 
  原以為又要被勸阻練習華麗大賽的她,桑恩今日卻一反常態,以溫柔的口吻關心:「我是說,外面變冷了,趕快帶著神奇寶貝們進屋喝點熱茶取暖吧!」說完看向晴嵐腳邊的菊草葉:「菊草葉,我相信你的訓練家很快就會來了,所以先回來寶貝球……」
 
  未料音波龍突然從三十公尺遠的樹上急速降落,看牠那微有笑容的表情,十有八九是想加入牠們的玩耍當中。
 
  但此舉嚇壞了菊草葉,誤以為牠是來搶地盤的。登時驚慌失措,睜大著雙眼大叫著,奔到了更裡面的草地內,桑恩只能留下「妳先進屋吧!」這句後趕忙撐著腳步,邊喊:「等等,菊草葉!」邊衝上去。
 
  看著自己爸爸逐漸消失於視野哩,晴嵐在心中下定了決心:趁現在。自己的腳步早已順著內心,直奔至博士的辦公桌前。
 
  博士的辦公室內十分整齊,門口正對著辦公桌,與兩旁的書架形成ㄇ字型。井然有序的藍底活頁夾與書背上整齊劃一的金色字體看上去十分舒適。但這些物品接下來可慘了,因為晴嵐要開始翻找了。
 
  果不其然,室內擺放之物從書架到桌上,全部沾滿了她的指紋。她甚至還將腦筋動到桌面下的抽屜,不見天日的物品們此刻都接受著燈光的照亮,灰塵也隨之揚起,嗆的她不斷咳嗽。
 
  重複幾次後,她的目光被一埋藏於抽屜深處的,陳舊的咖啡色盒子吸了過去。雖然表面很有年代,但是周圍毫無灰塵。左手握住盒底,右手手指緊握蓋子小心翼翼的拿起。
 
  裡頭的藍鑽石戒指與粉鑽石戒指在燈光下沒有照出應有的色澤,顯得陳舊古老;粉鑽戒的表面甚至佈滿了灰黑交雜的痕跡,與那半枚緞帶勳章神似。
 
  「難道是被火焚!」
 
  小心翼翼地用手拱起,在燈光下瞇著眼睛找尋蛛絲馬跡,赫然發現戒指內部留著機械的切割,似是刻字的痕跡,只可惜已被燒盡難以辨識。
 
  再拿起另一枚藍鑽戒,內部的刻字在晴嵐不斷地改變燈光角度下終於看見了「映瑄」兩個字,一邊感嘆著:「真浪漫啊!」一邊猜想:「原本上面刻的是不是莫德納?」這是桑恩博士的名字,其全名為「桑恩莫德納」。
 
  抽屜內僅剩一本黑色活頁夾還沒有見到光芒,滿心期待有何線索的晴嵐。看到的第一眼有些失落,因為塞的盡是法律判決結果的文件。接下的幾頁也無聊透頂,僅略讀。
 
  不過翻到後面時,沒什光芒的眼睛又亮了起來,因為這行字實在很引人注意:「判決結論:被告-桑恩莫德納犯公然侮辱罪,處拘役二十五日,如易科罰金,以緋特幣一千元折算一日。」
 
  「原告居然還是康肯斯坦會長!」
 
  勾起好奇心的她竟然將整本看完了。原告與被告大多都與康肯斯坦局長、須木佐會長等華麗大賽相關單位有關,甚至還有一陌生的名字──「輝瑞」。
 
  她看見一整本判決紀錄不禁感嘆:「爸爸如此厭惡華麗大賽是因為常跟他們跑法院嗎?還是先對華麗大賽抱持偏見,才這麼常跟他們跑法院呢?」
 
  最後一頁塞了張小紙條,滿滿的圓形水痕底下透出難以看清的字體,看了好久只看得出「對不」跟「映」。
 
  正當晴嵐站在原處,在腦中重組目前為止的線索時,桑恩突然進到她的視野哩,嚇的她往後跳了一步,大叫著:「爸,爸爸!你怎麼那麼快!」。
 
  他的第一個動作不是指責,而是雙手細心的抓起兩枚戒指,投以溫柔的關懷眼神連看好幾眼,神情透出懷念的感覺。良久,才將其裝回盒子一同塞回抽屜深處。
 
  他指著那本活頁夾開口:「小嵐,那個妳不能看。想學法律爸爸日後再教妳。」
 
  「最後一頁是不是……」
 
  「那張紙條沒有任何意思,整本拿過來。」
 
  晴嵐在桑恩起步離開後仍然瘋狂追問,不過他對此保持沉默,一語不發的將整本鎖在儲藏室後進到廚房內,手端著四杯熱茶把自己女兒推回她的房間。
 
  此刻她的心中僅一個想法:「需要對媽媽表達歉意,一定有問題。」
 
  房間內,音波龍牠們三個滿足地喝著熱茶,唯獨晴嵐動也不動。看見自己主人心事重重,就帶著關心的語氣小聲的叫著。
 
  她一瞬間裝出笑容說著:「我沒事。」下一秒繼續握著熱茶,坐在原地愁眉苦臉,氣氛沉默了良久,她才一口解決完,隨後拿出那枚被視為護身符的半枚緞帶勳章。
 
  她舉著那枚護身符貼近牠們眼前,訴說起往事:「這是媽媽留給我的護身符。媽媽要我以協調訓練家為目標前進,就算遇到大火一樣的阻礙也不能停歇。」
 
  隨後補了一句鼓勵的言語緩和氣氛:「沒問題的,吸收錯誤的經驗藉以加強自己的實力,在揚帆市的華麗大賽拿到優勝吧!」
 
  音波龍從方才就一直注視著那面「護身符」,趁晴嵐低頭想事情是偷偷湊上前聞一聞。不料牠的冷酷表情剎那間垮了下來,先是眼神失落、垂頭喪氣,爾後仰起頭看著窗外,發出了悲痛的叫聲,聲音愈來愈大,聲音中的悲傷感愈來愈強烈。已經可以用撕心裂肺形容了。
 
  晴嵐極力安撫:「好乖,好乖!沒事的,冷靜一點,我們都在。」雙手也環抱牠的脖子,輕拍其身,拉魯拉絲與伊布也釋出擔心的呼喚,但悲鳴沒有一刻的停歇。
 
  努力動起腦筋尋找良方的她,在雙眼與手上握著的護身符對上眼時,恍然大悟的念著:「難道……」趕緊把護身符收進口袋裡,換了一句安慰的言語:「音波龍,沒事的!雖然緞帶勳章被燒過,但媽媽一定還在的!」悲鳴聲波愈來愈弱,最後終於停止,牠的愁眉苦臉登時散去。
 
  晴嵐對牠表露溫柔笑容,暗自說道:不會錯的,我記憶中那模糊的景象,一定是媽媽表演時的樣子。爸爸那句『還差狩獵鳳蝶跟花椰猿就全湊齊了呢』,一定是指我的神奇寶貝跟媽媽用的一模一樣。
 
  「小嵐!」聞聲而來的當然是博士,只見他邊輕撫他的背部邊解釋:「音波龍以前遭遇過火系神奇寶貝們,看到勳章的火痕才會害怕。」
 
  她的內心掙扎著該用什麼言詞面對桑恩,良久才脫口而出:「真的是這樣嗎?」
 
  「牠的心情我很清楚。怕火應該會面露恐懼,不會仰頭悲鳴!而且火屬性招式對龍屬性效果明明就不顯著!」
 
  面對再次保持沉默的他,晴嵐瞪大雙眼,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己的父親。她現在的神情與其說是憤怒,更多的是不解,從前桑恩在她內心樹立的形象到今日崩解的差不多了。
 
  接下來是晴嵐這輩子最不客氣的一句質問:「音波龍是媽媽的神奇寶貝對不對?爸爸還有多少事情瞞著小嵐?」
 
  「小嵐,音波龍是我親手收服的。還有,我什麼都沒隱瞞妳,別再胡思亂想了。」
 
  直到桑恩關上房門離去後,晴嵐口中仍念念有詞:「我連知道媽媽下落的資格都沒有嗎?」充滿剝奪感的淚水浸濕了地板。同時房門外的地板上,哀傷的水痕隨著桑恩的腳步也悄悄留下。
 
  今日她的內心隨著夜幕垂降,愈來愈沉重。獨自望著混濁灰暗的夜空嘆氣之時,音波龍牠們舉著三顆文柚果來到她面前。
 
  短暫的擠出笑容答謝:「抱歉,讓妳們擔心了。」後,胡亂吞了幾口,繼續垂著頭沉思著。
 
  「線索就在那張紙條上。」
 
  手腳動得比她的腦袋還快,一不留神自己已站在房門前。轉動門把的那一剎那,腦中浮起的兩個畫面拉住了手腳:一是桑恩對定情性物的細心呵護,那充滿溫馨關懷的懷念眼神;對媽媽的音波龍也是如此,與日前桑恩強硬要求晴嵐丟掉媽媽留下的護身符,頑固地拒絕自己踏上華麗大賽之路有如天壤之別。
 
  恢復理智的晴嵐得出以下結論:「爸爸非常喜歡媽媽,只是討厭有關華麗大賽的一切事物。最後的線索一定在爸爸眼睛能見的地方。辦公室我找遍了,剩下的只有……」
 
  數分鐘後,桑恩的臥房內出現了一位透著微弱的夜色,輕聲翻找書架的小女孩身影。今夜的臥房特別寧靜,不像以往總有鼾聲環繞。
 
  揉了揉不斷睜大的雙眼持續尋找,在幾乎黑暗的空間內很是勉強的看到一本素色,無任何字體的活頁夾,完整的四枚緞帶勳章在第一頁呈現在她眼前。
 
  她不自覺發出了一聲驚嘆,暗自驚訝:為什麼這麼久仍沒丟掉,卻要我丟到那枚護身符?訝異之餘緊緊抱著,快步離去。
 
  房間內,一小盞燈與一位翻著照片集的小女孩點亮了漆黑的研究所。
 
  一翻頁就看到位棕髮,眼眸些微低垂,柔和笑容的女人與父女倆的合影,晴嵐在這瞬間脫口而出:「媽媽……我好想妳。」腦海中媽媽的臉部總算變得完整。
 
  父母抱著自己,全家人一同吹生日蠟燭時、自己的小手被爸媽各牽一邊,在乘風市內觀看薰衣草美景時、爸爸狡猾的拍下母女倆毫不遮掩的可怕睡相等等的照片進入了視野。彷彿一家人幸福的畫面活生生地呈現眼前,隔著照片感受到溫暖的晴嵐,熱淚盈眶。
 
  但是幸福景象僅有幾頁就中斷了,接下來塞的盡是些凌亂不堪的怪異文字,除了「對不起」、「映瑄」是她認識的,大量難以搞懂的文字衝擊她的眼球。愈到後面愈是怪異,溫馨的感覺已經被驚悚感吞沒完畢了。最後一頁甚至是全黑的,但頗有厚度。
 
  她抱著好奇心取出一看,原來是兩張黑紙夾著一張港之都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第一段的大字震撼著她的視覺:
 
  壹、 判決結論。
 
  維持高等行政法院之判決,駁回原告上訴。
 
  按高等行政法院之判決,被告即華麗大賽事務局應給付原告桑恩莫德納緋特幣2600萬元整,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
 
  另自即日起,乘風市華麗大賽會場勒令封場兩年,期間所有華麗大賽場次暫時移至芬芳鎮舉辦。
 
  吸收文字的途中還不斷遮住下方的訊息、持續吞嚥口水,額頭的冷汗也不受控制的大量冒出,晴嵐的嘴巴也不自覺地吐露內心:「華麗大賽事務局賠那麼多錢就代表……」
 
  她深知接下來的結果一定糟透了,心裡的最後一道防線猶豫著是否移開顫抖的左手掌。在心中拔河了數十秒後,她握緊右拳,下定決心:「好不容易才找的線索,我一定要明白真相!」頃刻間迅速的抓離手掌,此時紙上的文字一覽無遺。
 
  下方「宣告死亡」四個大字映入眼簾。晴嵐很想回去打上一秒的自己一巴掌,要是再做一次決定,一定會死命的擋著。
 
  「死亡」二字不斷細胞分裂擴散全身,座位前的她表情扭曲、淚如雨下、嘴裡發出令人擔憂的呢喃,持續了一會。她的腦袋在被淹沒之前,喊出了最後一絲理智:「沒事的,死亡又不一定是指媽媽。」
 
  這句精神喊話短暫的撐住全身,得以繼續掃過整段訊息,接收其中的文字:
 
  「貳、事實摘要。
 
  原告之妻映瑄,在緋特曆117年10月4日下午2時,於被告所管轄的乘風市華麗大賽會場演出,舞台在演出後十分鐘旋即起火。現場雖有嘗試以水滅火,火勢卻愈燒愈旺,致原告妻子與其神奇寶貝共五隻──奇魯莉安、狩獵鳳蝶、花椰猿、月桂葉、太陽精靈三度灼傷及吸入性嗆傷,送醫搶救均不治,於緋特曆117年10月5日相繼宣告死亡……」讀到此處紙張已被浸濕。
 
  崩潰的身心已無法支撐住晴嵐,腦海中殘缺不全的母親形象已全然崩解,自己與母親之間的橋樑也徹底的斷裂。
 
  被突然其來的訊息震懾的她,只得放任著絕望侵蝕身心,臉部快被扭曲得不成人形,身體的所有淚液全數逼出,不受控制得放聲大叫:「難怪……難怪……媽媽……」
 
  整間研究室只剩她的慟哭聲。
 
  循著哭聲前來的桑恩,他的那句「對不起。」沒有傳入她的耳裡。
 
  
後話:晴嵐母親-映瑄的死並非一時興起,而是在第十章~第十二章就已安排的伏筆,原本要繼續埋的,考慮到自己更新速度,決定提早公布此伏筆。
抱歉三個月來因為事務繁忙,加上原劇情與LL Superstar第八集有些許重疊之處,一直未更新
 
看到這裡,或許有讀者會想回顧與晴嵐有關的十~十二章節,連結在此貼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349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長篇小說|同人小說|寶可夢 小說|神奇寶貝|寶可夢|同人

留言共 1 篇留言

E=mc^2
原本上面刻的是不是莫德納?
...疫苗?

12-08 22:59

櫻色戀歌
想說星耀爸爸是輝瑞疫苗,晴嵐爸爸也取個疫苗的名字好了12-08 23:0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a998310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神奇寶貝-...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0915646172好料的
好料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