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轉】歐美系列《我們創造的鬼屋守則成真了09》

作者:ღ茉律│2021-12-06 16:27:19│巴幣:2│人氣:46


[ 第九章– 四樓的謎底 ]

所有的線索都導向要我們進去那個巨型的倉鼠滾輪裡面跑步,看來勢必得要打破守則四了。

葛瑞格的那幅畫,巨型倉鼠踩著壞掉的滾輪摧毀城市,讓我們不禁懷疑是不是也要照著圖畫做,我指的是跑步的部分。而壞掉的滾輪難道是暗示我們本來就應該要違反守則嗎?

至於那尊白色大象,珍妮佛說她記得大學課堂有上到海明威關於墮胎故事,還有白色大象被國王當作禮物送給他不喜歡的人,因為照顧白象所費不貲,而且白象地位高,所以也沒辦法讓它去工作來得到回報,就是一個你完全不想要得到的禮物。但派翠克認為應該和葛瑞格的倉鼠有關,還有他阿姨為了治療傷口感染而產生的醫療費。

葛瑞格嘴裡念念有詞地一邊寫著筆記,告訴我們那個用瓶蓋做成的閃閃發光球體跟他以前最喜歡的一句話有關:「你認為毫無價值的東西可能是別人的寶藏。」顯然這句套在他現在的廣告設計中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我們試著用手貼在滾輪裡光滑的表面上來推動,但摩擦力根本不夠讓滾輪轉起來。至於門口的鹽堆呢?我想起曾經聽人說過鹽可以阻擋鬼或是惡魔,我告訴了其他人我的想法,接著用掃帚把鹽堆掃進畚箕裡,打算鋪在房間門口的前面。假設我們進去滾輪裡面跑步而打破守則四後,那些朝我們衝過來的鬼魂就有可能會被門口地上的鹽巴阻擋在外面。

葛瑞格一直保持沉默,大部分時間都埋首在他的新素描本裡塗塗寫寫,聽完我們的計畫他才緩緩說到。

「各位,在我還沒有成為公司制度下的奴隸之前,為了要增進我的塗鴉技巧,我研究了很多關於鬼和惡魔的特性,鹽巴並不是萬能的,而且我們也不知道這裡的鬼屬於哪一種。我覺得我們應該要考慮一些更重要的事情,小時候在畫房子的時候,有些部分不是都草草帶過嗎?而現在這些地方都被房子……精緻化了?你們想想,我們根本不記得謎語,而這棟房子卻一直想要我們進去滾輪裡面跑,我認為那些鹽巴是用來混淆視聽的。」

「但這是根據線索推論出來的。」珍妮佛說,「鹽也是線索之一。」

「當然,但為什麼所有線索都這麼剛好對得上?」葛瑞格反問她。

「不論是用來解謎,或者只是提示,我們的確設計了每一層樓的謎語會對應到其中一個人,所以最後都是由一個人來解開謎底,而不是我們所有人一起。可是我認為這些線索是隨機的,不知道它們是不是全部有用,我們甚至不能確定謎語是什麼,就算知道大概也不想去做吧。」

「確實。」派翠克也同意。「有一些東西是來湊數的,對我來說是這樣啦,記得設計完我的謎語之後,我還回頭修改了房間裡的一些東西,讓它們看起……更像線索。」

「但我們沒有重新修改。」葛瑞格繼續說到,「我們認為是房子替我們完成了謎語,我們只是靠著周圍的東西,一些方向指引和”謎語”這個詞彙來找出它應該會在的地方。」

「不,我們的設計是不完整。」我說。「我們畫完了房子,但並沒有完成它。我們可以做得更好,但我們放棄了,大概就是放棄莎莉還會回來的那時候。」

「不管怎樣,我非常確定這棟房子利用放在房間裡的東西來為我們設計每個人的謎語,也許剛好跟我們的記憶或是淺意識吻合,又或者單純剛好用上房間裡的東西而已,我不知道。總之,它想要我們失敗這是確定的。如果我們把鹽放在門口,然後進去滾輪裡面跑步,以為鬼魂會被擋在外面,我想就中計了。我們還沒看過那些鬼跑步,我也不想看到,所以我覺得應該要先排除這個選項。」葛瑞格說完就繼續埋首於他的畫版上(也就是他的素描本)

我們又回到最一開始討論的,要怎麼在不進去滾輪的情況下讓它轉動?這真的是一個難題,從外面完全沒辦法讓它轉,就算我們抓著內側那條微凸的金屬履帶也沒辦法。

有人提出滾輪需要一個人的重量壓在裡面才能轉起來,但要怎麼做?假設有一個人進去啟動滾輪,外面的人應該就可以從外側讓它轉動,而滾輪的力量會帶動裡面的人一起動,這樣他就不必跑步。不過這也有個風險,如果裡面的人失足,或是外面的人出了什麼錯,進而導致他在裡面跑起來呢?

那個白象雕像!之前試著移動它時,大約就是一個成年人的重量,看來白色大象也不是那麼沒用的東西嘛。

我們費了一番力氣把雕像抬到滾輪旁邊。「希望它和它的重量一樣可靠。」珍妮佛拍了拍雕像。

我想起來在工地看過其他人做的事情,當師傅沒有帶齊工具,但必須要把東西暫時固定在原地時的辦法。跟大夥討論過後,我們把瓶蓋球體拆開,然後把畚箕上的鹽撒在滾輪光滑的內側裡,接著把瓶蓋丟在鹽堆上,一些朝下一些朝上。不論是有鋸齒邊緣的瓶蓋,或是一顆顆的鹽粒,都能讓相對沒那麼光滑的象腳不會從超級光滑的滾輪內側滑出來。配合鹽和瓶蓋增加的摩擦力,至少在我們加速轉動的時候能把雕像保持在原位。

還有掃帚,可不只是拿來掃東西而已,我們把它穿過蜷曲的象鼻中間,製造出可以兩邊一起握住的軸心。

深呼吸,一起倒數成了我們最新的啟動儀式,我們同時舉起沉重的雕像放到滾輪上。

喀搭。

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了,如果再多等幾秒,或許就會被判定解謎失敗,還是說我們已經失敗了?

從象鼻穿出來的掃帚長度足夠讓我們每一個人抓著,我們花了一點時間讓所有人的動作頻率對上,最終成功的讓滾輪轉動起來,但必須加快它的速度,否則雕像很可能會滑下來。

快一點。

一些鹽從邊邊灑出來,但擺得正反的瓶蓋發揮了作用。

再快一點。

滾輪加速轉動,但沒有任何門因此而打開,我想我們還沒有解開謎底。

我感覺肩膀都快脫臼了,幾乎能想像得到一隻斷掉的手抓著掃帚,隨著瘋狂轉動的滾輪飛舞。我瞄到牆壁上那幅圖畫,看著發狂又害怕的卡通倉鼠踩著巨型滾輪把城市夷為平地。我們四個利用白象雕像的重量讓滾輪以最快的速度旋轉,快到我覺得就要跟圖畫裡那個脫離底座的滾輪一樣了。

而那也的確是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

滾輪脫離底座的那一刻,葛瑞格大喊要所有人放手,大概就像他告訴自己放下小時候養的倉鼠的死亡一樣,只不過這次不是心裡的痛,而是身體上實實在在感受到的痛楚,畢竟我們也費了很大的力氣固定住雕像,肯定是會有後勁的。

巨型滾輪帶著白象雕像朝著前方飛快滾過去撞上牆壁,令我訝異的是牆壁居然沒有破掉,甚至一點裂痕都沒有。我們哀號著揉揉自己的肩膀、手臂和手掌,面對著房間門口坐在地上,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鬼出現,也沒有奇怪的腳步聲。

休息了一下子,我們站起身往滾輪撞過去的地方走去,輪子的下方出現了一個洞,大概是洗衣槽的大小,有點像沒有水的滑水道。

「看來我們解開謎底了,這裡應該也沒有其他選擇。」我說。

我們討論了一番,最終決定冒險一試,反正也沒有其他新的門或是洞口出現。而且根據我們畫在葛瑞格的素描本裡的設計,往回到舞廳的門已經又鎖上了,所以我們也回不去。

Geronimo!」正當我們還在猜拳決定誰要先下去,派翠克用著單調卻平穩的口氣喊了一句便往下跳進了漆黑的洞口。

等了大概一分鐘後我們才開始呼喚派翠克,但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我們決定每隔30秒才下去一個人,避免全部都撞在一起,而我是最後一個下去的。

在黑暗中滑行了一陣子,沿途我喊著其他人的名字,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應答,孤獨感瞬間席捲而來。

突然前方傳來熟悉的聲音,我手腳並用抵住滑道,試圖減緩下滑的速度,雖然巨大的摩擦讓我的身體很痛,但我可不想要撞上我的朋友們。

我聽見他們叫著我的名字,派翠克下來的時候撞上了牆壁,他受傷了!

見離他們越來越近,我趕緊把雙腳往旁邊移,避免踢到我前面的珍妮佛。

「噢…」珍妮佛抽了口氣,但我已經盡可能緩衝撞擊的力度了。

一片漆黑,這大概是我有史以來到過最黑暗的地方,這時候能有支手電筒就再好不過了,不過以這棟房子的標準,大概也會被列入為‘’電子設備‘’吧,但至少一支蠟燭或是一盞煤油燈之類的也強過什麼都沒有。之前派翠克檢查過房子的水電是通的,所以我們理所當然認為多年前設計在房子裡的電燈都可以正常運作,但卻沒算到藏在房子中的秘密通道(這個通道好像也不是我們設計的,不確定是不是我們忘了,畢竟我們也沒有完成謎語,所以目前推斷應該是房子自己增加的)

我們在黑暗中大略摸索出派翠克的傷勢,可能是斷了一隻腿。我想依照之前的模式,我們以為房子會讓我們滑下來掉在四樓的樓梯旁邊,還記得潘洛斯樓梯嗎?這棟房子似乎很喜歡這種回到原點的玩法。

但這一次我們猜錯了,純粹就只是往下滑,而且還撞到了一堵牆。

「等等…」派翠克說,「牆上有凸出來的東西,我想應該是往上爬就可以回到大廳,老天,痛死我了。」

「派特,你可以爬嗎?」葛瑞格問他。

「用另一隻腳和兩手,應該可以吧。」

「我們會在下面推你。」珍妮佛說。

「別碰到我的右腿就好。」

「我看不到你的腿,派特。」葛瑞格指出問題。「什麼都看不到。」

「我尖叫的話就是你碰到了。」

說到尖叫,有個東西滑到了我身邊,但我是最後一個人。

「各位,」我連忙提醒大家,「有人來……」

一個東西撞上了我,還好只是撞到我的肩膀和上背部,但猝不及防的疼痛席捲了我的全身上下,讓我瞬間忘記被化學灼傷的手背(這其實非常困擾我)

手指,或是像是手指的東西伸進了我的頭髮裡,我試圖轉頭想要看清楚我身後的東西,但它卻不願意讓我這麼做。

「快上去!」我大吼,「真的有個東西跟我們在這裡,它現在就抓著我!」

派翠克吞下痛苦開始往上爬,葛瑞格和珍妮佛跟在他後面,雖然我看不見他們的身影,但聽得到有人往上爬的腳步聲。

以防那是莎莉,所以我先給了躲在我身後的人一個警告,告訴它如果不想受傷就放手,接著使盡全力往後一個肘擊。

空氣,黑暗,我什麼都沒碰到也什麼都沒看到。

當我跟著往上爬時,一直覺得我的脖子上還是背上有東西,不確定是因為剛才的衝擊造成的感官錯覺,還是這只是我自己的想像。

前方透出微微的亮光,我很擔心突然會有什麼東西抓住我的腳把我往下拉......幸好沒有。

梯子的最上方掀起一個開口,我們回到了四樓樓梯旁邊的小客廳。

被身後不知名的東西重創,疲倦的身體漸漸感受到悶悶的抽動。派翠克傷得頗重,但還是可以靠另一隻腳站立,就是得跳著走而已,不過看起來應該只是腳踝扭傷。

「那時還不如直接回頭。」派翠克擔心自己會成為我們的累贅。

「我可不這麼認為。」我和珍妮佛走到他身邊,一人一邊扶住他。

「派特,你是我們的一員。」葛瑞格告訴他。「如果不是你在這裡,也許某些人會搞砸…或是陣亡。」

「嘿,就只剩最後一層樓了。」珍妮佛說。

扶著派翠克,我們一起面對著通往五樓的樓梯。沒錯,最後一層,就快到藏著祕密寶藏的閣樓了。

來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330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tmo168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怪談系列《村子裡的... 後一篇:【轉】怪談系列《小小的人...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zozo10727大家
《身為老師的我》系列~130歸剛ㄟ心評更新啦!!歡迎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