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轉】歐美系列《我們創造的鬼屋守則成真了08》

作者:ღ茉律│2021-11-30 15:18:27│巴幣:2│人氣:61


[ 第八章– 四樓 ]

走上通往四樓的樓梯時,我又再一次感覺被注視著。那些鬼,比如黏在牆邊睥睨著我們的樓梯鬼瓦特,它們平時都在只是隱形了嗎?還是只有我們打破守則的時候才會形成?它們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之前只是提到瓦特,他就突然出現了?這些問題盤據在我的腦海裡,但我沒有說出口,畢竟我想先前發生的一切讓我們都有些害怕在樓梯上說出瓦特的名字。

四樓到了,前廳的兩面牆上有著相對的鏡子,一張大桌子上放著一個跟我們現在在的房子一模一樣的娃娃屋,而一個魔鬼的手從娃娃屋打開的地方伸進去。

「還好,只是……只是個模型,真人大小的模型,記得嗎?」

即使我這麼說了,但所有人還是非常戒備,經過娃娃屋的時候,實在是沒辦法不去看那隻魔鬼的手。魔鬼就站在屋子外面往裡面看,它大概有180公分高,深紅色的皮膚,頭上一對標誌性的角和沒有虹膜的眼睛(好像在哪裡有看過?),專注地把玩娃娃屋裡的東西。

以前在葛瑞格的素描本裡確實有畫了這麼一尊真人大小的魔鬼,但我不記得眼睛這部分的細節,難道又是房子替我們添加的?

我們忍不住靠近桌子上的娃娃屋,心裡也大概知道會看見什麼。從打開的地方可以看見四層樓的樓梯和前廳,還有其他幾間我們進去過的房間。但五樓和閣樓被關起來,不確定我們當時是不是就這麼設計的,這兩層什麼也看不到。

娃娃屋裡的四樓前廳,也就是我們現在站得地方,放了四個小小的我們,跟現在一模一樣的位置,穿著跟現在一模一樣的衣服。而娃娃屋外面的巨大魔鬼……它伸進來的手爪正抓著葛瑞格娃娃。

「這全是我們畫的?」珍妮佛問。

「我不知道。」葛瑞格打開新的素描本,開始塗寫著什麼,但突然發現我在盯著他。

「葛瑞格,」我說,「你舊的那本素描本呢?我們以前畫的那本?」

「我早就告訴你----

「我再問你一次,你還留著嗎?」

「沒有。」

「不管在誰手上,我們必須拿回來。」我嚴肅的告訴他。

「那祝你好運。」葛瑞格說。「但你必須先離開這棟房子,也許還要回去我們以前住的地方,去翻翻不知道哪裡的垃圾場,不過前提是這麼多年它還沒有被垃圾機壓的面目全非,或被當成植物肥料。」

我們打開往客廳的門,走在最後一個的我轉頭看了一眼桌上的娃娃屋和等身大小的魔鬼,它的手依舊往裡面伸,但我非常確定它的右眼動了,正盯著我們一行人。

「快點!」我推了推前面的人,快速關上門並告訴其他人我剛才的發現,突然想起來,我當時還希望可以在門上加裝個鎖。

我們發現越往樓上,我們放了越多東西想要迫使我們跑起來,逼迫我們打破守則四。我們當時就是這麼設計的,也許這棟房子也是以此為目標來增添一些小細節,比如剛才魔鬼的眼睛。

但我們並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喘息,已經進來到了四樓的第一間小客廳。以前我們稱做小客廳,但現在應該會叫做休息室或是等待間,在進去舞廳之前,可以讓客人在這裡等待休息一下的小房間。

等待間裡又有一大堆的假人,穿著正式的舞會服裝,坐在房間中央和牆邊的軟墊、椅子或沙發上,手上拿著裝有各種灰暗顏色液體的玻璃容器,不確定他們是要煉金還是要喝酒,那些容器和液體實在是很詭異。但房間裡還有更奇怪的東西,包括了掛在牆上毛絨絨的動物標本,其中一個還是人類頭顱。我不知道那個頭是真的假的,印象中的素描本裡有畫了一個人頭,葛瑞格的主意,八成也是他畫的。

其中一個角落放了一個頗高的古玩玻璃櫃,邊框都是木頭的。玻璃櫃裡面放了好幾個保存東西的瓶子,從普通的醃豬腳,到可能會在你皮膚下出現的東西,比如大象的胚胎,那讓我忍不住一直想到蒼白透明的象鼻蜷繞著正在發育的小身體。

我往玻璃櫃走過去,想研究裡面的保存品,好像有一瓶裝了一顆心臟,是人類的嗎?

「前面有陷阱。」珍妮佛把我攔住,指著玻璃櫃旁邊一個不起眼的衣櫃門。但我似乎已經踩到了地板上的機關,衣櫃門突然打開,一個和樓下的管家一樣的假人服務生大力快速地衝了出來,掛在手臂上的外套、圍巾和皮包,隨著他衝出來的力道,用力地來回晃蕩。

好再這一次我早就已經躲得遠遠的。

「需要替您把衣服掛起來嗎?」也是和樓下管家一樣的錄音,不過從他掛滿衣物的手中伸出了一根尾端鋒利的衣架,像根茅一樣指著我的臉,我倒覺得他比較像是要取走我的性命。

「我們剛進房子的時候怎麼沒看到你?」派翠克自顧自地和假人說話,假意地脫下自己的外套。「開玩笑的,我想我還是穿著好了。」

其實觸發了這個陷阱也是對的,因為通往舞廳的門被鎖上了。跟謎語不同,謎語並不是我們親自設計的,然而這個小關卡可不一樣,我們早就知道了答案,門的鑰匙就在那個假人手臂上的其中一個皮包或是外套口袋裡面。

輕輕鬆鬆,正當我們拿著鑰匙要打開門時,門的另一端傳來了一陣歌聲。

Iknow…you…I walked with you once upon a dream…

這是1959年的動畫片睡美人裡的歌,但聽起來就像是有一個人正在門後唱歌,而不是從樓下那種留聲機裡傳出來的音樂。

我們都覺得聽起來像是莎莉,但這絕對不是我們設計中的一環。

有一個人說出了大家心中的想法,我們立刻開鎖衝進了舞廳,但門一打開的瞬間歌聲卻立刻消失,一個人也沒有,應該說,還沒有。

舞廳裡空蕩蕩的,除了幾排木頭椅子放在舞台前面。我們走過去挨著彼此坐下並開始等待,等著眼前那沉重、像是乾掉血液的紅棕色布幕拉開。

一陣靜默的等待,只聽見我自己粗重的呼吸聲和胸口傳來砰砰砰的心跳聲,突然,宴會廳的燈光暗了下來,布幕往旁拉開了。

舞台燈光集中在台上一隻腹語娃娃和一個男人身上,正確來說,是一隻腹語娃娃和一具男屍。

屍體癱在椅子上,身上的燕尾服已經爛到難以辨認,黏稠的腐爛物在他的腳邊形成一汪泥濘的沼澤。布幕拉開的瞬間,難以忍受的屍臭味撲鼻而來。但套在屍體手上的腹語娃娃卻高高舉起,面對著我們開始說話。

「我的天,我的天,真是幸運還有觀眾呢,先生女士們準備好看看我的魔術表演嗎?」

腹語娃娃一連說了好幾個很爛的笑話,大部分都是有關他身旁那個已經死掉腐爛的夥伴,接著又表演了同樣爛的卡牌魔術,最後還把卡牌都射向台底下的我們。

「真是難取悅的觀眾阿。不過呢,女士先生們,我最後的表演絕對會讓你驚叫連連……甚至會讓你離不開喔。現在,我需要你們其中一個觀眾自願來協助表演。請注意,”必須”要有人自願上台,否則事情就不好辦了,非常非常不好喔。」

突然,娃娃換了另一個聲音,他的嘴巴半開,似乎是把自己的嘴借給了把他舉起來的死屍。「嘿,夥伴,如果是一定要的話,那就不叫自願了。」

台上的娃娃和腐爛的屍體滔滔不絕地討論著自願的定義,而台下的我們也在爭論到底誰要當那個自願者。我們都知道待會兒要面對的是什麼,所以我們各自都覺得自己是最適合的那一個人。這是一個兩難的局面,我們知道有多在乎彼此,但勢必得要派一個人上台。

「我沒有針對誰,但你們其他人的確都不太適合,我們需要身材最嬌小的人上去,那就是我。」珍妮佛率先開口。

「也許是,也許不是。」派翠克反駁。「葛瑞格比妳還骨感,雖然比妳高但也比較瘦,我沒有要推他上去的意思,只是舉個例子而已。」

「嘿,還是我們來抽籤之類的?這裡應該有東西可以做籤。」我說。

「不,沒關係。」葛瑞格皺著臉說,「就讓我來吧。」

我們持續爭論一陣子,但最後還是決定讓葛瑞格上台,我們真心地感激他,非常!

「要我幫你拿素描本嗎?」我問他。

「好啊。」葛瑞格翻開素描本開始塗寫,之後才嘆了一口氣把鉛筆和本子交給我。

看著他往舞台走去,我翻開素描本,裡頭是一些關於我們一路上的筆記和簡單的塗鴉,還有一些謎語的紀錄和圖表。而在空白頁的最後一張卻寫著:

「你們是最棒的!不管發生什麼事……記住了:我們能有這個機會,一起這麼做。如果我遭遇意外,請轉告我太太和孩子……就編一些好聽的理由吧。----葛瑞格筆。」

當我從素描本裡抬起頭,葛瑞格已經和腹語娃娃及屍體一起站在台上。娃娃興奮地拍手和鼓譟,癱在椅子上的屍體隨著娃娃激烈的動作晃來晃去,造成更多的屍水和肉塊掉落在他的腳邊。

「把鐵娘子推上來!」娃娃大吼。那是二樓會客室裡,假人看的書上另一樣刑求的工具。

巨大的金屬箱子從黑暗中被往前推了出來,它的形狀讓人聯想到一個尖叫著的浮腫人型。

它應該是被放在軌道上,我並沒有看到是誰,或是任何一個人,把它推出來。

鐵娘子的頭部描繪了一張承受巨大痛苦的人臉,當它被推到定位時,前蓋緩緩打開,露出了裡面滿滿的金屬尖刺。

「進去吧,盡量展開自己的身體,你的格局要放大,相信我,我可是個魔術師呢。」娃娃催促著葛瑞格。

我們才不會相信一隻腹語娃娃(尤其是它的搭檔是一具腐爛的死屍)。根據以前我們畫在素描本裡的設計,只要夠小心,那些尖刺的長度應該會剛剛好碰不到裡面的人,但只要有任何一點壓力,尖刺就會穿透人體。

葛瑞格站在台上朝我們揮揮手,我們告訴他務必小心,我相信所有人,包含葛瑞格自己,內心都在期望接下來會照我們設計的方向進行。

當葛瑞格踏進鐵娘子的瞬間,前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大力闔上,裡面傳來悶聲的尖叫,血液從刑具的底部慢慢滲了出來,而腹語娃娃在一旁瘋狂的大笑。

我們大喊著葛瑞格的名字,準備要往舞台衝過去。

「沒事的,」突然,葛瑞格悶悶的聲音從鐵娘子裡傳出來,制止了正要打破守則四的我們。

「我沒事,那是房子在搞鬼,不是我。」

鐵娘子再度打開,葛瑞格全身血淋淋的,但還好那不是他的血。我們拉了台上的布幕幫他清理。不說這是誰的血,甚至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怪東西,黏呼呼的而且也沒什麼味道。

腹語娃娃在旁邊咯咯笑,「快滾吧,表演結束了!門沒鎖,出去的時候小心別撞到了。」

聽到這個我再樂意不過了,我們急切地遵從他的話離開,發現門外是一條走廊。和三樓那條走廊類似,只是少了大坑洞和山豬吊。不過這裡有另一個陷阱,雖然是我們自己設計的,但它還是非常難發現。

腳下平滑的地板毫無預警地傾斜,我們不得不抓緊彼此和牆壁來避免滑下去。我們不能快速跑過這裡,不然就會打破守則四,鬼魂會出現,而且還是用跑的。不確定停止跑步的話鬼會不會也跟著停下,反正我們也沒有想要測試這部分,何況守則都提醒了,它們的速度絕對比我們還要快。

總之,這讓我們對四樓的謎語有了一些心理準備。跟三樓的謎語房間差不多,大概是比一般臥室再小一點,而我們再一次被裡面的東西嚇了一跳。

矗立在房間中間的是一個巨大真人用的倉鼠滾輪,而根據我們的設計,房間正中央的東西就是謎語。另一個讓人無法忽略的是靠在牆邊一尊將近1.5公尺高的白色大象雕像,角落邊放了一個帶有畚箕的掃帚,房間另外一頭有一張咖啡桌,上面擺著由瓶蓋做成的一個閃閃發光的球體,房間門口的地上有一堆看起來不知道是沙還是鹽的粉末。

而牆壁上有一幅海報大小的卡通圖畫,我們立刻認出那是葛瑞格的手筆。一隻超巨型的倉鼠踩著脫離底座的旋轉滾輪,瘋狂地在城市中到處廝殺,所經之處留下撞毀的車輛和一具具屍體。這實在是很愚蠢,很噁心,很葛瑞格。

我們都有印象葛瑞格畫了這幅圖,但沒有人知道這會是以後用來解謎的線索之一,就跟其他層樓的謎語一樣,當時隨意的設計都是現在未知的謎語的線索。

我們看著葛瑞格不發一語,現在只剩下兩個人的謎語:莎莉和葛瑞格,不過這幅圖畫已經給了我們最明顯的指示了。

「好吧。」葛瑞格終於開口,「好吧,我從來沒有告訴別人,呃…除了莎莉。我以前有養一隻寵物鼠,雖然牠很小一隻,但對當時的我來說非常重要,在牠之後我就沒有養過其他寵物了。這發生在我們開始設計鬼屋之前的事,我養了一隻倉鼠,沒錯,很乖的倉鼠,只會做倉鼠該做的事情,跟牠玩也很安全,牠從來沒有咬過我一次。但是牠咬了我阿姨,因為她把手指伸進她的滾輪裡揮來揮去,你知道有些動物對於這些激進的舉動是會反擊的,所以她咬了我阿姨,而她的傷口感染了。」他舔了舔嘴唇,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子。「她以為只是被個無害的小東西咬了一小口,最終她卻不得不去醫院處理她的傷口,雖然最後治好了,但她一直抱怨她受了多少苦,當然還有醫院帳單,還說到倉鼠會怎樣危害到人類,沒完沒了。直到有一天她趁著我去學校的時候來我家,應該是要來找我媽之類的,但她卻跑到我房間……簡單來說,就是弄死了我的倉鼠。」

「太誇張了。」珍妮佛忍不住批評。

「就是阿。」葛瑞格也說到,「不過你知道嗎?我當時學到了一個很重要的道理,就是當人感受到威脅,即使對方無害而且根本不管你,但你還是會想要除掉這個威脅。」

「也有可能就是單純的報復。」派翠克插嘴,「醫院的帳單可不簡單。」

「我倒不這麼覺得。」葛瑞格繼續說。「總之,就跟我的童年一樣,牠也無法起死回生了,所以你覺得呢?」

「這個嘛,不如我們來解謎了吧。」珍妮佛說。「我們的確沒辦法把你的寵物鼠變回來,但還有機會拯救我們的老朋友莎莉,至少能解救她的靈魂。」

葛瑞格默默看了她一眼後才開口,「好吧。」

我們研究了房間各處,最後總結所有的線索有:

1.巨大的倉鼠(或沙鼠)滾輪,大到可以讓人進去跑的程度,但沒有辦法從外面讓它動起來,我們現在還不想要踩進去裡面,免得不小心觸發謎題。當我們用手摸到滾輪內側,發現表面非常光滑,甚至是有點太過於平滑,摩擦力非常小。內側還有著間格約1.8公尺略微凸起的金屬履帶,不過也是非常光滑。如果我們要在上面走路或是跑步,肯定會很容易滑下來。

2.一尊白色大象的雕像,不包含象鼻大約是1.2公尺高和1.5公尺寬。沒有辦法移動或是搬走。雕像是實心的,可能跟我們一個人一樣重。象鼻在前面蜷曲起來形成一個圓圈。

3.一個由瓶蓋做成的閃亮球體,放在一張普通的木製咖啡桌上的基座,球體直徑約1公尺。

4.門口旁邊有一堆我們從外觀上判斷應該是鹽的粉末(我們可不會傻到去吃看看)。鹽堆約莫是1公尺寬、1.2釐米深。

5.一個帶有畚箕的普通掃帚。

6.牆上有一幅葛瑞格畫的卡通插畫。一隻巨型的倉鼠踩著巨大的滾輪滾過城市造成一片狼藉,身後留下一堆斷壁殘垣和屍體。除了愚蠢和噁心的部分,其實可以看得出來倉鼠害怕的神情,即使這些破壞都是牠造成的。

房間中央的滾輪似乎是在邀請我們進去跑步,但要怎麼樣才不會違反守則四呢?

這是我們最不想要打破的一條規定,因為那不只會召喚出鬼魂,還會讓他們加速跑起來。

來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2828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tmo168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怪談系列《最終兵器... 後一篇:【轉】怪談系列《村子裡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enpkpk5206大家
洛克人攻略文在我的小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