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戰爭頻道 第八章 會議

作者:小牙│2021-11-28 14:47:15│巴幣:10│人氣:44
戰爭頻道          第八章            會議

        一場會議成功的關鍵,
        在於主事者是否能抓住參與者的注意力,
        再怎麼重要的會議,如果參與者全部睡成一片,
        那就沒有意義了,
        而要如何抓住參與者的注意?
        那就要看主事者對於參與者是否夠了解……,
        了解他們內心所欲求的事物。
 
      「紅茶。」
      「是。」
        在密閉空間內,除了瓦曼.夏拉將軍外,其他人的立體投影都專注的看著眼前的資料,夏拉將軍隨口說了一聲,沒多久後,下屬就送上一杯冒著高雅香氣的溫熱琥珀色液體,
      「氣味不錯。」
        他端起茶杯,緩緩的吸了一口氣,雖然看起來似乎是在享受著紅茶,但是他的眼光卻緊緊的注視著其他的將軍。

      「差不多了。」
        杯中的紅茶剛喝完一半,夏拉將軍就若有所思的低語著,果不其然,才剛放下手中的茶具,史諾.多諾將軍就不耐煩的隨手一揮,把面前普羅米修斯之火隊的投影資料掃開,
      「這些傢伙我看不出能從他們身上撈到多少東西,所以我要先走啦,是說……夏拉將軍你這邊有什麼情報可以提供嗎?」
       史諾.多諾將軍對著夏拉將軍說著,並且一臉的期待,感覺就像是等待著大人發糖的孩子一般,不過面前所見的是一位貪婪的成人,
     「真是的,你還真的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要澇點好處呢,真是個貪心的傢伙。」
      雖然夏拉將軍口中這麼說,但是臉上卻沒有一絲的不悅,反而感覺還挺開心的,接著又繼續說了下去,
     「最近稍微注意一下開花季節,應該會有收穫。」
     「開花……季節……?」
       聽著夏拉將軍有點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話,史諾.多諾將軍微微抬著頭,一面復頌一面思考著,
     「喔喔~!是那個啊!近百年開花一次的那個吧?我都沒注意到已經又到這個時候了啊……,喂~!伊奇!幫我……」
       似乎因為夏拉將軍的關鍵字,史諾.多諾將軍想到了什麼,開始興奮的自說自話起來,緊接著喊了一聲手下之後,連聲道別也沒說,就逕自的離線,史諾.多諾將軍的投影立方體瞬間消失,不過對於這種情況,夏拉將軍早已經習慣,再次拿起已經冷掉的紅茶喝了一口。

      「你們聊完了吧?回答我,瓦曼,這些蟲子有可能會影響現在的局勢嗎?」
       特.凱諾將軍在夏拉將軍放下茶杯後,隨手彈掉面前的投影資料,用著上位者的口氣質問著,
      「當初,是你說執行愚民政策之後,賤民們就會宛如牲畜般只聽從我們的指揮行動,可以高枕無憂的掌握著政權,然而,這些蟲子現在卻依照自己的想法在行動,這樣跟你當初承諾的不一樣啊!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就好像法官在審問犯人一般,特.凱諾將軍咄咄逼人的說著,沒想到的是,此時的瓦曼.夏拉將軍卻露出淡淡的微笑,
      「放輕鬆,凱諾,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不要自己窮緊張。」
      「你怎麼能這麼肯定?你能保證他們之中沒有人接受了知識,而成為革命的種子?」
       對於瓦曼.夏拉將軍一派輕鬆的回應,特.凱諾將軍不高興的追問,
     「我給你的資料都看完了吧?」
     「那當然,扣除那個被從牆內趕出去的胖子有比較多的資料以外,其他人的資料除了照片,根本沒幾行字,而且這些資料內容根本亂七八糟。」
      「那就對啦。」
      「啊?」
        對於夏拉將軍的回答,凱諾將軍有點摸不著頭緒的看著他,
     「如果他們這幾個人,有人曾經接觸過知識傳承者的話,那麼他們曾經活動或者待過的地方,或多或少也會有其他人接觸過,那麼至少在我的下屬去訪查時,所獲得的問話內容也不至於像現在這般支離破碎。」
      「那麼,他們現在的行動又該如何解釋?他們除了有辦法理解不同的競賽規則以外,甚至還知道身為參賽者的他們可以有那些權利與資源可以利用,這可不是沒有知識的愚民可以做到的事!」
        剛回答完一個問題,凱諾將軍馬上又接著丟出另一個問題問著,相比咄咄逼人的凱諾將軍,夏拉將軍倒像是樂在其中的解釋著,
      「基本上,在他們成為自由參賽的選手之後,我們就無法限制他們接觸的對象,所以他們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去詢問他們所能接觸到的所有對象,而且,就算是牲畜,也有聰明跟不聰明之分,他們就是屬於聰明的那一類型,為了生存而自己找到了突破口,就所謂……」
     「磅!」
       夏拉將軍的話還沒說完,凱諾將軍的拳頭就重重的錘在桌上,發出的巨響無禮的打斷瓦曼將軍的話,其他將軍們聽到聲響,也都斜眼看了一眼,
     「囉囉嗦嗦的……所以……你是說……我們只能這樣放任……那些賤民……隨心所欲的在我們眼前自由行動,然後束手無策嗎!」
        因為過度的憤怒,凱諾將軍渾身顫抖的大吼著,他雙眼佈滿血絲,怒髮沖冠的看著瓦曼.夏拉將軍,這讓此時的他看起來就好像領地被侵入的獅子般,看著眼前的立體投影,夏拉將軍只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真是沒情調的傢伙,好吧,直接說重點,不用擔心你的政權。首先,我們目前管控政策一樣沒變的情況下,一般民眾看不到“戰爭”以外的頻道內容,所以也就不會有其他人看了這次目標的節目之後,會有其他想法。再來,不要忘了這次會議的目的是什麼,看看在場剩下的人吧,他們會幫你處理好這一切。」
       說完後,夏拉將軍晃了晃手上的空杯子,一旁的下屬立刻補上香氣撲鼻的紅茶,在夏拉將軍的提醒下,凱諾將軍似乎才又注意到現場還有其他與會的將軍,與他們視線相望之後,稍微的喘息一下,接著開口,
     「那就這樣吧,如果你們沒有處理好,我可不會輕饒你們。」
       宛如交代下屬般的命令式回覆,說完之後,特.凱諾將軍的立體投影也立刻消失在黑暗中。

      「嘖,膽小如鼠的傢伙,聽他發言讓我都倒陽了,還是先談正式,結束會議之後再好好玩吧。」
      「霍爾.鐮,雖然我跟你平常根本合不來,不過我認同你現在說的。」
      「就是說嘛,平常神氣活現的,一有風吹草動就跟老鼠一樣……」
       在凱諾將軍離開後,霍爾.鐮、利塔.希拉兩位將軍就立刻抱怨起來,現場只剩下懷特.辛與西德.希拉戈兩位將軍依然按照自己的步調在走,一位繼續的吃,一位繼續的睡,
      「那麼,我想各位都選好目標了吧?」
        在稍微觀望一下之後,沒等霍爾.鐮將軍說完,瓦曼.夏拉將軍就故意的插話進來,雖然他已經知道自己的話是白問的,不過如果沒有這麼做,會議可能又要再拖上一段時間,
      「那當然,不管那個個胖子廚師的老婆跟女兒,又或者是這對雙胞胎,可都十足的對我的胃口呢,許久不見的目標,收穫還滿豐富的……」
       「喂,霍爾.鐮,你眼睛有問題嗎?雙胞胎明明是男孩子,是我要的才對。」
       「疑!不會吧……還真的是男的……」
       「就說你眼睛有問題了嘛!早點找個軍醫看看吧……」
        瓦曼.夏拉將軍才剛開口詢問,霍爾.鐮將軍就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而看到自己想要的目標被提出,利塔.希拉將軍又開口怨懟了上去,雖然目標物是人類,兩個人談話的態度卻好像在市場購買東西一樣自然,
      「真吵啊,這樣我怎麼好好品嚐美食啊……」
        在霍爾.鐮與利塔.希拉戈兩位將軍大聲對怨懟時,懷特.辛將軍難得的皺起眉頭抱怨,看到辛將軍為了吃以外的事情而開口,瓦曼.夏拉將軍把握這個機會搭話,
      「唷,懷特.辛,難得會議你會留到最後,是有想要的目標嗎?」
      「嗯,想要那個流放的廚師,唉……我這邊的廚師老是留不住……,喂!去把料理牛排的那個傢伙做了!我不是說牛肉只能吃3分熟,然後表面與鐵板接觸的過熟肉都得切除嗎?要我說幾次啊!再讓我……」
       沒聊幾句話,辛將軍又為了口中的食物責罵起下屬,眼看無法再聊下去,夏拉將軍只能苦笑無奈的搖搖頭,再次把目標轉回還在爭吵的兩人身上。

      「那麼,兩位協調好了嗎?」
      「嗯,我就要那位廚師的老婆跟女兒。」
      「我會收下那對雙生子。」
      「然後……辛是要廚師……,那剩下的人呢?」
        看著溝通的差不多的兩人,瓦曼.夏拉將軍問著,並依照將軍們的回應,低頭看著面前的投影資料,把被挑選的人的資料從檔案中抽離,看著剩下來的夜瀧  修、伊萬、穿著斗篷的卡特拉的資料,再度抬起頭來問著,
      「「「那些沒用,不需要。」」」
       瓦曼.夏拉將軍才剛語落,三位將軍就露出嫌惡的表情,異口同聲的說著,
     「好吧,那剩下的人就在歸軍方管理之後,讓他們去當砲灰好了,這次的會議就到此結束吧,就跟往常一樣,讓他們因為‘’違反規定,而被地球軍方收編‘’這件事情就交給有所需求的你們了。」
      「了解,喂,趕快過來讓我抱抱……」
      「知道了,只是下個命令而已,欸!快點過來我這……」
      「……」
       在瓦曼.夏拉將軍做完總結與後續交代後,鐮與希拉兩位將軍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發洩慾望,投影影像還沒關掉就急忙喊來洩慾對象,而辛將軍則是一樣把食物繼續塞入口中,默默的點著頭,最後在面前有兩對交纏扭動的赤裸人影與彷彿無底洞般不斷進食的肉山畫面下,瓦曼.夏拉將軍關上了投影裝置。

      「呼……」
        在結束了宛如小孩子鬧劇般的會議後,夏拉將軍一飲而盡杯中冷掉已久的紅茶,緩緩的呼出一口氣,
      「還要再一杯嗎?」
        帶著試探般的詢問,瓦曼.夏拉將軍的下屬拿著茶壺靠了過來,
       「不,已經夠了,問我你,你認為,人與動物的差別在那邊?」
       「呃……智慧……嗎?」
        沒有預料到上司會提出哲學般的問題,繃帶男子在稍微呆愣一下之後,立刻謹慎的快速思考,不太確定的回應著,
      「嗯……智慧嗎?的確人類的智慧比起其他動物是來的高了些,但我覺得這不是決定性的關鍵,」
        聽到下屬的回應,瓦曼.夏拉將軍點點頭表示理解下屬的想法後,優雅的從舒服的椅子上起身,
      「我覺得,人跟動物的差別在於:慾望的深度。」
      「慾望的深度?」
        在瓦曼.夏拉將軍說出自己的答案後,繃帶男子不解的重複說了一次瓦曼.夏拉將軍說的話,
      「沒錯,你有看過悠閒的在肉食動物面前遊走的草食動物嗎?」
      「這個……很抱歉,沒有。」
      「沒關係,至少你知道肉食動物跟草食動物間的關係吧?」
       聽著下屬否定的回應,瓦曼將軍也只是笑了笑,再次詢問之後,看著部下點頭應對,又繼續說了下去,
      「在大自然中,會不時的出現肉食與草食動物和平共處的景象,這並不是因為肉食動物的食性改變了,而只是因為牠們吃飽了,慾望已經滿足了,就不會做出其他無謂的行動,草食動物知道這一點,才會放心的遊走在肉食動物之間。」
       說到這裡,瓦曼將軍停了一下,確定部下明白的點著頭,再次的開口說著,
     「然而,同樣身為動物的人類,並非如此,即使有了足以自身使用的資源,只要能再繼續入手,哪怕那些多出來的資源可能一輩子都用不到,無論多少的資源都會照單全收,多!還要更多!以慾望為基礎,才有現在人類的發展。
       為了活的更久,所以發展醫療技術;
       為了吃的更美味,所以發展烹飪技術;
       為了能夠更快的到達侵略地點,所以發展交通技術……,
       人類文明的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滿足那不可能滿足的慾望……。」
       說到興奮處,瓦曼將軍像個演員般的舞動肢體,似乎是注意到自己的失態,稍微的停了下來深呼吸一下,
     「因為如此,我才會期待每次開會的時候,那幾個傢伙雖然腦袋只比其他人好一點,不過他們獨占自己想要的事物的慾望卻比其他人深的多,也就因為這樣,即使他們各個心懷鬼胎,對我有各種要求,我也無法討厭他們,只因為他們觀察起來最像是人類,真的是……如此可愛的傢伙們……。」
      「咕嗚-! 」
       瓦曼將軍說到這邊,碰巧的轉頭與自己的下屬對上眼,有那麼一瞬間,繃帶男子看著自己的上司,雖然外表沒有任何的改變,看起來依舊是一位標準的老紳士,但不知為何,自己的內心卻有種想要逃離現場的衝動,背脊瞬間感到一股寒意,彷彿面前的上司是披著人皮的恐怖化身,正要叫出來的瞬間,這個恐怖感卻又消失無蹤,
      「怎麼了嗎?」
      「那個……沒事……」
      「那就退下好好的休息吧,我要出門走走,今天辛苦你了。」
        大概是察覺到下屬的異樣,瓦曼.夏拉將軍趨前關切,在繃帶男子簡短的回應後,瓦曼.夏拉將軍就逕自的離開房間往基地外走去,
       「啊!忘記請他處理了。」
        剛走出房間外,瓦曼.夏拉將軍忽然想起一些未交代的事情,並從懷中拿出一份資料,裡面的內容也是關於普羅米修斯之火隊的資料,不過與剛剛會議中提供的內容貧乏的資料不同,眼前的這份資料情報密密麻麻的爬滿整份文件,似乎是能打聽到的情報,即使他們曾經說過什麼話,也詳細的記載在其中,
      「碰!」
        正當瓦曼.夏拉將軍轉身拉開房門時,房內卻傳來不詳的槍聲,
      「哎呀呀,又是這樣……」
       看著剛剛還在跟自己說話的部屬,現在已經腦漿四溢的倒在地上的血泊中,瓦曼.夏拉將軍卻只是露出困擾的表情,看著手上還拿著冒出硝煙的手槍的屍體,帶著傷腦筋的口氣說著,
      「算了,就一併處理掉吧,反正這些過於詳細的資料,本來就是要交給他處理的。」
        說到這裡,瓦曼.夏拉將軍就熟練的拉開死去部下的上衣,用雙手硬生生的打開繃帶男子的肚子,把普羅米修斯之火隊的資料像是塞入火雞肚內的填料一樣,塞入繃帶男子的肚中,並抽掉鞋帶簡單把肚子上的大洞縫合起來,
      「好了,這樣就差不多了吧。」
       在重新把部下的衣服儀容打理好之後,瓦曼.夏拉將軍隨意的拿起桌上冷掉已久的紅茶清洗雙手,並叫來其他部下,交代他們把繃帶男子的屍體拿去焚化後,就繼續他的夜間散步行程。

     「今天也是美麗的月夜呢,明月高掛帶點雲,真是適合散步的好日子。」
      走到基地外,瓦曼.夏拉將軍看著晴朗的夜空,滿意的說著,接著就開始輕快的漫步起來,隨著輕盈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踏著,瓦曼.夏拉將軍也慢慢的走到半空之中,在月亮的照耀下,隨意揮舞著手杖在夜空中散步的瓦曼.夏拉將軍的影子被投射在自己統治的領土上,看起來宛如是踐踏著大地的漆黑惡魔……。
      
      
      「咕嘎--!」
       在臨時基地內,原本安穩躺在床上的我發出悽慘的叫聲,而讓我發出這陣慘叫的兇手,此時正高興的笑著……,

      「伊萬起床!要開會囉!」
      「開會!」
        在我的肚子上,布羅與黃土大叔的3歲女兒:黃櫻,兩人正壓在上方笑著叫我起床,雖然布羅已經30多歲,不過外貌可愛同時在小時候就被凍齡的他,跟黃櫻擺在一起就好像是姐妹般的感覺,
       「老哥,隊長不是說過好幾次,不要飛撲叫醒他嗎!」
        似乎是晚了一步,布羅的雙胞胎弟弟布利此時站在哥哥背後責難著,不過布利你一臉羨慕的樣子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啊!我一面在心中吐槽著,一面抓起還在我身上恣意喧鬧的兩個小傢伙,
      「大家都集合了嗎?」
      「還沒,還在準備而已。」
        起床之後稍微問了布利現在的時間,似乎還早,布羅只是跟日常一樣的過來鬧我而已,我也跟平常一樣順手摸了摸布利的頭,
      「這樣啊,那我先去梳洗一下,你們先去幫忙吧。」
      「「「好~」」」
        簡單交代一下三個小不點之後,三人就高高興興的跑掉了,看著他們的背影,我微微的笑了一下,雖然我們並不是真正的家人,不過這種家人般的感覺還挺不賴的。

       「喔!今天吃的真不錯欸!黃土,這些水果是上次的補給品嗎?原來還有剩喔?搭配鬆餅吃超讚的。」
      「是啊,這次比賽的補給品已經到手了,也有些其他水果,就不用留了。」
      「那……既然準備的差不多了,大家先拿一拿吧!要準備開會囉。」
        在梳洗時,我通常會在腦中重新檢視當天的行程或注意事項,強迫我剛睡醒的大腦運作,不過豐盛的餐點還是差點讓我把剛剛整理好的事情忘記。

       自從半個宇宙年前在德林奇酶由星從雷德波魯他們身上拿到首勝之後,雖然不能說一路順遂,不過在戰爭頻道的規則下,我們選擇了最緊繃的比賽排程:輸了就馬上登記10天後比下一場比賽,贏了就一面休息一面準備,20天後再繼續,累積到現在也有7場的勝場。

        雖然大概30%的勝率以新人隊伍來說是相當不錯的成績,不過目前從比賽獲勝拿到手的點數只有55點,以平均每個勝場7.8的點數來算,想要取得我們目標的5000點點數,也需要花上地球上52年的時間,為了能使勝率再度提升,也才會有現在這個檢討會議的存在,即使勝率提升效果可能有限,不過增加成員間的互動時間也沒什麼不好。

      「那麼,就跟平常一樣,從上一場比賽開始討論吧,我提議把波波可格鬥賽從參賽名單中剔除。」
      「我贊成。」
       在大家都拿取好桌上的餐點後,照舊由我開始會議,才剛說出第一項議題,黃土大叔馬上就出聲大力的認同,
      「噗哧,你們兩人配合的真好呢,也是啦,畢竟上次除了修有贏,你們兩人的臉都被打腫的跟麵包一樣嘛。」
        看到我跟黃土的反應,卡特拉馬上就笑著吐槽我們兩個,
      「這也沒辦法啊,原本以為三戰兩勝制的比賽有機會可以贏,沒想到實際打起來不是這麼一回事啊……」
        被卡特拉吐槽後,我不禁回想起上次被痛毆的情況,不自覺的摸著已經恢復的臉頰,坐在我身旁的兩兄弟似乎也想起了上次的慘況,紛紛同情的摸著我的頭,
       「唉……總之,近期內應該不會想再碰格鬥型的比賽了,剩下兩個備選比賽我就放棄了。」
       「沒意見。」「同意。」「「贊成。」」「嗯,能減少受傷的比賽是比較好沒錯。」
         說明原因後,在卡特拉、修、布羅與布利兩兄弟、黃土的太太游水眾人的一致同意下,我把備選的對手名單給刪除。
     
        「那麼,對於下一戰的對手,有人有其他想法嗎?我推薦奇蘿蘿星的水上競賽!」
        「我是沒意見啦。」「讚……反對……」「我覺得不行。」「「不贊成,不可以色色!」」
          既然沒有了下一戰的對手,我帶著希望提出自己的意見,在之前誤打誤撞去奇蘿蘿星比賽之後,那邊的對手幾乎都是跟舊世界的書上描述的人魚一樣,有著美人般的上半身跟魚一樣的下身,美妙的夢幻之地讓我想再去一次,不過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想法馬上被識破。
        不止馬上就被游水與兩兄弟否定,黃土原本打算投贊成票,也在老婆銳利的眼光下,改成了否定票,坐在我左右邊的兩兄弟還一人一邊,氣鼓鼓的捏著我的臉頰,
      「那……有其他人要推薦比賽嗎?沒有的話就用隨機選擇好了,布羅、布利,麻煩你們開啟轉盤系統囉,要記得打開過濾器。」
      「「好~」」
        在我想要的比賽被否決後,其他人也沒有任何想法下,我們最常用的就是兩兄弟寫出的隨機選擇系統,目前布羅與布利兩兄弟在完全掌握自身的技能後,關於所有資料搜尋與彙整,還有電腦相關的事物都交由他們負責,在兩人的操作下,電腦螢幕上面的滾輪就開始轉動起來。

      「喔?料理類的比賽,是我的主場呢!團體賽還是個人賽?」
      「感覺是有點麻煩的比賽,要自己狩獵食材欸。」
      「需要自己狩獵啊?如果有需要新的工具就說一下,我看看能不能用之前拿到的德林奇酶由聚合體製作,這個材料真的很方便呢,很萬用。」
        在滾輪停下來之後,隨機選擇出現了這次的比賽項目,看到屬於自己拿手的項目,黃土躍躍欲試的說著,而我稍微看過兩兄弟抓出來的大量資料後,簡單的說出一些重點,而從上場選手更改成後勤隊員的卡特拉似乎是對德林奇酶由聚合體研究上癮了,我還沒分配任務前,她就先自顧自的開口,
      「那麼,對於這次的比賽項目,還有其他備用選項有人有意見嗎?沒有的話,布羅、布利你們今天幫忙申請,另外明天會再集合一次,我會分配每個人負責的項目。」
       「了解。」「收到。」「明白。」「「知道了!」」
       「啊,等等,先別離開,今天還有另一個議題要討論。」
        由於平常賽前會議通常到此結束,所以我在大家清空盤內食物離開前,連忙補上一句。

     「第二個議題?」「除了比賽對手,還有什麼要討論的嗎?」
       因為是首次延長會議,卡特拉跟黃土都納悶的問著,其他人也都停下進食的動作看了過來,
     「雖然早了些,不過我是希望可以儘早決定我們要比固定賽事或者跟現在一樣任意挑選對手。」
       「這兩種選擇有差別嗎?不都是比賽嗎?」
         或許是感覺到可能會改變目前的生活方式,游水皺起眉頭問著,
       「有的,如果只比固定一種類型的比賽的話,比賽間距需要延長1.5倍的時間,所以如果我們決定比固定類型比賽,輸了就要等待15天,贏了要等30天才能進行下一場比賽,到時候想要取得我們的目標點數時間會大大拉長。」
      「這也太久了吧!官方這樣設定是有什麼原因嗎?」
        布利聽完我的解釋之後,不解的看了過來,我則是繼續接下去說明,
      「會這樣設定主要是自由市場的關係……,」
        在戰爭頻道最剛開始的時候,主要參加者都是各國的代表,為了最大化自身優勢,所有隊伍都是參加最拿手的固定項目競賽,通常是該國家特有或者擅長的競賽,而這樣延伸出一個問題:沒有人願意當客隊,因為會大幅降低自己的獲勝機會。

       在這之後狀況持續膠著,即使有為數不多的國家會互相參加競賽,但也僅限於兩個國家擅長的比賽極為類似的情況,即使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而開放民間人士參加競賽,跨領域比賽的人數還是沒有起色,因為既然不同類型的比賽輸了,規定能參加下一場比賽間的休息間隔一樣,那不如一直參加同樣比賽拿取戰敗補給品就好,運氣好一點碰到極弱的隊伍,或許還能蒙個勝場。

        後來戰爭頻道官方了解參賽者想法後,稍微增加了一下規則,只要是7場比賽內有兩次比同樣類型的競賽,都視為連續比賽,而連續比賽的比賽間距則增加為平常的比賽間距的1.5倍。
       雖然規則修改後,本來就只有比固定比賽的參賽者,因為比賽間距拉大,而導致平均收入下降,讓不少參賽者都頗有微詞,不過在官方增設讓參賽者免費使用的運輸管道後,對於本來就只是要拿敗場補給品的參賽者來說反而更方便,而且也因為非固定比賽參賽者增多,讓固定比賽的參賽者平均勝率上升,比賽間距的更動就此定案。

       「那,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嗎?對我們來說不是要儘早取得足夠的累積點數,取得宇宙公民資格,非固定比賽對我們來說比較好吧?而且休想要我成為代表地球的固定參賽隊伍。」
        在了解比賽間距的規則後,黃土說出了自己的問題,而且也露骨的表現出對於地球軍方的厭惡,聽到這裡,其他人也認同的點著頭,
       「你說的都對,而且戰爭頻道官方也沒有硬性把選手分類,」
       「那麼,要我們考慮固定比賽的理由是什麼?」
         我的話還沒說完,黃土就不解的打斷我的話問著,我只是示意了一下,繼續說了下去,
       「我們目前還在摸索階段比賽項目,所以固定比賽對我們比較不利,不過不要忘了,戰爭頻道當初就是國家間為了可以較和平的互相爭奪資源而創立的,……你們忘了對吧?」
        看著眼前的成員一臉茫然的表情,我無奈的補了一句,不得已只好再度簡單的提起頻道創立的來由,
      「總之,在開放一般平民也可以進入戰爭頻道的自由市場之後,市場的經濟更加活絡起來,而這些新加入者會面臨一個很大的問題,你們覺得是什麼?」
        說到一半,我跟平常一樣丟了一個問題給修、布羅、布利、還有黃土跟卡特拉他們,除了讓他們養成思考的習慣外,更重要的是趁這個時候繼續吃我的早餐……,
      「士兵嗎?或者該說是參賽者?」
         沒多久後,隊友們就有人給出了正確答案,回答的人很難得的是平常一直沉默寡言的修,我同意的點著頭,擦拭嘴角的食物殘渣之後,繼續解說下去,
       
      「如同修所說的,國家參加戰爭頻道最大的優勢就在於人員數量,一般的商人或者商行想要參與戰爭頻道內投標物件的競爭,即使資金夠多,參賽隊伍的數量也遠遠比不上一個國家能動員的數量,雖然目前有些超級大商行手下的參賽者人數足以跟國家相提並論,不過這種商家也是寥寥可數,而大多數的商家為了盡可能的提高自己獲取想要的標案的機率,通常會以優渥於國家的簽約方案與自由參賽者簽約。」
      「所以……隊長的意思是想要跟商行簽約,成為別人旗下在戰爭頻道內的比賽隊伍,好多賺點錢或者資源的意思嗎?」
      「一半一半,」
       聽著我的說明,布利微微歪著頭,不太肯定的說出自己的想法,我微微一笑摸著他的頭回應他的猜測並繼續說了下去,
      「擁有雇主,成為別人競標商品的參賽者,基本上簽約的內容大多數都不會影響參賽者的獲利之外,更重要的是,會大大減少‘’特別召集令‘’的次數,會從5次降低為2次。」
       「特別召集令?那是什麼?」
        聽到新的名詞,又開始吃東西打發時間的布羅,這時轉頭看了過來,
      「這我也是最近才從戰爭頻道官方規則看到的東西,應該說幸好有去仔細的看官方規則……,這個召集令主要是給臨時發現參賽者用完時,可以自由徵召國籍還是屬於自己國家的任何一隻隊伍來參賽用的條例,而這個條例因為使用的情況很少,現在似乎沒什麼人知道這個條例的樣子,不過因為目前條例還沒被廢止,所以它還是屬於有效的規則。」
      「等一下!這也就表示地球的軍方可以任意的徵召我們去參加他們選擇的賽事?開什麼玩笑啊!」
        馬上就聽出問題點在那邊的黃土,帶著憤怒的情緒大聲的說著,眼看就要爆發不滿的情緒出來,坐在我身旁的布利稍微的沉思之後,出聲制止黃土,開口問到,
       「黃土大叔,冷靜點,既然目前地球上的掌權者是軍方,就如黃土大叔說的,他們有那個權利徵召我們的話……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動靜?對他們來說,像我們這種在外面自由自在,不受他們管束的傢伙,應該是最讓他們感到麻煩的吧?」
      「呃……說的也是呢……」
        一針見血的點出問題點,還保有思考理智的黃土,一邊呢喃著一邊坐了下來,其他人也跟著看向了我,
       「你們說的都沒錯,我也想過這個問題,畢竟軍方他們也不笨,之所以沒有立即對我們下手的理由是官方規則的其他細則:可以被徵召的參賽者必須符合“參賽累積滿一個宇宙年”這個條件,而我們參賽至今也才剛滿半年多而已……」
        說到這裡,隊友們的反應呈現兩極化,布羅跟黃土大叔好像事情解決般的鬆了一口氣,不過其他大多數成員,修、布利甚至於游水反而露出更擔憂的樣子,
     「我想你們應該也注意到了,我們只剩下不到半個宇宙年,也就是剩下不到地球上的200天的時間,在這段時間內,我們要找到肯與我們簽訂契約的人,這決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雖然知道布羅跟黃土大叔的個性比較散漫些,不過這時還是得適時的點醒他們一下,看向他們兩個人的方向,我把其他夥伴心裡面擔心的事情說了出來。

      「也就因為時間緊迫,我們必須早點決定我們是要比固定類型的比賽?或者是跟目前一樣挑自己想比的任意一種比賽?以目前來說,固定比賽參賽者的簽約條件一般大概是落在60%上下,而非固定比賽參賽者則是落在40%左右,勝率最少要有這個標準才有比較大的機會與雇主簽約……」
      「伊萬,為什麼非固定比賽的勝率標準可以比較低?」
      「因為……」
        似乎是努力想要跟上話題,布羅在我說到一半時打岔,正當我要回答時,身為弟弟的布利先一步回應了哥哥,
      「因為比賽間距的關係,固定比賽參賽者的比賽間距是非固定比賽參賽者的1.5倍,所以非固定比賽參賽者的勝率要乘上同樣倍率才可以拿來互相比較……,如果還是不清楚的話,就只要想著怎麼一路贏下去就好了啦。」
      「喔~!」
        雖然布羅的小腦袋中對於電子設備瞭若指掌,不過其他的事情就常常轉不過來,看著自己哥哥聽到這個簡單的數學回應還是一臉茫然的樣子,布利無奈的幫布羅整理出最簡單明瞭的結論,即使如此布羅還是有點似懂非懂的表示自己明白了。

      「總之,現在我們會面臨的第一個麻煩,就是要在不到200天的時間內找到雇主,這段時間內我們就照舊比賽,並決定要繼續比自由類型比賽?還是固定類型比賽?」
      「不過,隊長,以目前的情況來說,我們似乎也只剩下繼續比自由類型比賽的這個選項了吧?畢竟如果要專精固定類型比賽,而且還要達到勝率有六成,對現在的我們來說,有一定的難度,相較之下,我們目前如何提高勝率到四成這個選項似乎簡單一些。」
       在我做出結論之後,布利分析著我們的現況說著,不過這時我注意到了……,
      「修,有什麼想法嗎?」
       從本來就一直沉默寡言的修,在會議的後半段似乎想到什麼,專注的沉思著,在我點了他一下後,
      「隊長,或許我們也還有一個選擇,就是一次比8個固定比賽。」
      「呃……啊!原來如此!還有這個辦法!」
      「嗯?」「什麼?什麼?」
        在修回應後,思緒敏捷的布利恍然大悟的驚覺,而黃土跟布羅完全沒有跟上進度的露出困惑的表情,看著還沒搞清楚的兩人,布利開始解說起來,
       「就如同修哥說的,一次挑8個我們比起來勝率較高類型的比賽,然後只比這8種,這個數量剛好超過連續比賽規則的限制,所以我們可以在保持一般比賽間距的情況下,一直比我們的優勢項目。」
       「喔!」「原來如此!」
        在聽完布利的解說後,夥伴們都看了過來,用眼神詢問著我的意見,
       「沒錯,修提出的這個方案就是目前最多隊伍使用的比賽模式,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仔細的挑選跟評估我們再來的比賽隊伍,可以的話就是先固定1、2個比賽類型確保勝率,之後再來慢慢的補齊剩下的部分。」
        在做出肯定的回答之後,我再做了幾點補充說明,包含請夥伴們自行注意是否有適合我們的比賽,有任何想法都很歡迎跟我討論等事項之後,今天的會議就此告一段落。

       「嘎嚕嚕嚕……」
       「真虧游水有辦法忍受呢……」
         夜深時分,我獨自一人在資訊室內,聽著遠方傳來依稀聽見的黃土打呼聲,一如往常傻眼的吐槽,我也如同往常的開啟戰爭頻道,解除瀏覽限制,看著頻道內上演的戰爭……,

       「到底都是哪些人在維持這個項目的收視率啊……雖然大致上猜的出哪些人就是……」
         看著面前一幕幕血肉橫飛的畫面,我忍耐著反胃的感覺,努力的從節目中獲取各個參加戰爭項目的參賽隊伍的情報,並不斷的在筆記上刪刪減減,主要是刪除戰敗的隊伍……,

        「你還真喜歡看這些血腥的畫面呢。」
        「我又不是喜歡才看的。」
          例行公事忙到一半時,從背後傳來一陣帶著揶揄的女性嗓音,我頭也不回的反駁著,緊接著一陣椅子滑動聲後,不出所料的,卡特拉拉著椅子在我身邊坐了下來,靜靜的陪著我一起觀看。

       「……喂」
       「嗯?」
        在我們兩人沉默一陣子後,卡特拉首先打破這陣寂靜,
       「關於特別徵召的命令,我不是半年前就連同將軍們的喜好之類的訊息一起告訴你了嗎?怎麼今天才跟大家說啊?」
      「因為這個時機點剛好啊。」
       「不懂你的意思。」
       並非埋怨的疑問,對於我把經手的消息放置許久才跟夥伴們說,卡特拉的語氣比較像是好奇我怎麼會這麼做,聽完我的回應,似乎還是不明白我的想法,
       「妳應該也有看到其他夥伴們聽到消息的反應吧?」
        「嗯……有。」
        在我提醒之後,卡特拉稍微回想今天的會議情況,簡單的回答,
       「如果太早說出來的話,黃土大叔跟布羅會比現在更不當一回事,而修跟布利這兩個認真的傢伙,我怕他們想太多,會往牛角尖鑽,目前這個時間點讓夥伴們做好心理準備是最好的,其餘該注意的部分由我來整理。」
       「你是怕其中兩位太放鬆,另外兩位太緊繃這樣?嗯……的確會有這個可能呢。」
       「就是這樣,我之後會再一陣子提醒一下,目前我們能做的,就只能趕快找到雇主,讓我們被地球軍方徵召的次數下降,還有盡可能的收集會參加戰爭項目的對手情報而已,畢竟不管怎麼樣,這個部分主導權不在我們身上。」
        在解答了卡特拉的問題後,我再度把注意力放在眼前血紅一片的畫面上,並適時的快轉過那些噁心的特寫鏡頭,
       「那……我再問你一個問題,」
       「請說。」
         似乎這個問題才是卡特拉過來的重點,語氣感覺不太一樣,
       「對你來說,我們是怎麼樣的存在?在我的感覺,不論是日常小事也好,關於我們參賽的事情也好,你把大部分的事情都攬在自己身上,雖然我對於自己要做的事情變少是沒什麼意見啦,我只是好奇,為什麼你會為了等同於陌生人的我們做到這個地步?」
         聽完卡特拉的問題,我暫停了播放的節目,稍微著低頭思考著該怎麼回應,
        「那個,不用勉強回答沒關係啦,只是好奇而已……」
        或許是我忽然的沉默,被卡特拉誤會是在生氣,她有點慌張的說著,
       「沒事啦,我只是在想著要怎麼回應你而已,是說……你有觀察過我們的夥伴每天都在做什麼嗎?」        
       「呃……我想想……」
        沒有料到我會反問問題,這次換卡特拉稍微偏著頭想著,
       「布羅跟布利應該每天都在上網尋找著各種資訊,並不時的寫出對我們有用的程式吧?修就是每天都在鍛鍊自己;黃土一家人就是幫忙準備早午晚餐,然後採購食材之類的瑣事吧……,大概就是這樣。」
      「那他們看起來快樂嗎?」
      「修平常不太會顯露自己的情緒,不過感覺大家每天都很開心啊,怎麼了?」
       對於我有點不明所以的問題,卡特拉雖然照常回答,不過臉上卻是一副:你問這個要做什麼的表情。

      「我啊……,從小時候就獨自一人在流浪,對於親生父母完全沒有印象,後來非常非常非常幸運的被我稱為‘’老媽‘’的女性撿到,我從她那邊學到了各種不同的東西:語言、數學、物理、化學、野外求生……等等各式各樣的知識,這段期間應該是我人生中覺得最幸福的時光,頭一次不再是一個人,頭一次被人關愛,頭一次有人可以分享任何事物……可惜這樣的生活不是永遠,直到某一天她忽然的離我而去,而我也不知道她何去何從……,」
       「那,然後呢?」
        雖然我說了很多,也沒有回答到卡特拉的問題,不過在我停頓時,她還是帶著好奇的表情催著我繼續說下去,
      「在那之後,我就是一個人過活,不知道為何,總是覺得少了些什麼,就是有種內心少了一塊的感覺。
        直到碰到你們,要說把你們當作老媽的替代品也好,或者是某種心靈寄託也罷,對現在的我而言,修就像是個性剛直的大哥,布羅與布利就是兩個愛撒嬌的弟弟,黃土一家就相當於叔叔或伯伯一家人的存在,我喜歡大家開開心心的樣子,所以我能做的,就只是盡我所能不要讓我們現在的日常讓軍方給破壞掉而已。」
       「原來是這樣啊……其實我也不太記得雙親的樣子了……」
        在聽完我的解釋後,或許也有點感同身受,卡特拉也稍微的沉默思考起來,
      「是說,那對你而言,我算是怎麼樣的存在啊?」
        似乎是對於剛剛提到的內容沒有自己的存在,卡特拉帶著期待與好奇的表情看了過來,
       「妳覺得呢?晚了,早點睡吧,這次的比賽可能會需要妳幫忙做道具喔。」
       我沒有回應她的問題,只是笑著摸著她的頭,提醒現在該就寢了,
       「是是是,知道啦,你自己也早點睡啦,不要弄壞身體了~老哥。」
       帶著有點不耐煩的語氣,卡特拉起身往外走了出去,同時卻也俏皮的露出賊笑拍了我的頭。

       「晚安。」
         回頭看著卡特拉的背影,我輕輕的說著,重新整理好思緒之後,我繼續看著眼前血肉橫飛的“戰爭”頻道。
        就算是自己一廂情願也好,自我滿足也罷,為了‘’現在‘’的家人們能繼續的展露笑容,我必須為了“未來”一定會來到的召集令做好準備,然後……然後只能祈禱,祈禱到時候一切會如我計畫的一樣,讓大家從戰場上全身而退……。
        



----------後話分隔線-------------
這篇晚了非常非常非常久……,
雖然是因為現實工作上的問題導致,
不過還是覺得自己寫作能力不足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265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xx3752xx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戰爭頻道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risPuth法式長棍麵包
NAYEON "POP!" M/V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