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劇情記錄

作者:萌新求帶│2021-11-28 13:17:21│巴幣:6│人氣:157

放學時間早就過了,五車學園中人煙稀少--

【紫】
「唔...都這個點了。再不結束,都沒有自主鍛鍊的時間了...」

正在加班的紫這樣說著轉起腦袋,以緩解肩膀的酸痛。
另一個人從背後將手放在了紫的肩膀上,慰勞般地揉起她的肩膀。

【紫】
「唔...」

【櫻】
「嗨~你肩膀真僵硬呀?」

【紫】
「櫻...妳也還沒走嗎?」

【櫻】
「唉嘿嘿,有點事情...」

櫻答得曖昧,卻沒有將手從紫肩膀上拿開。
由於她態度可疑,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紫】
「妳在打什麼主意?」

【櫻】
「呃!?沒、沒有啦、沒打什麼主意啦...
只是有個請求而已...」

【紫】
「我拒絕!」
紫堅決地打斷了櫻討好的聲音,拿起行李,站起身來。

【櫻】
「疑!?連內容都不問就直接拒絕不過分嗎!」

【紫】
「妳這樣拜託人時肯定都沒好事!」

【櫻】
「拜託了啦~真的是很開心的事情啦!
妳就先聽聽看好不好!相信我,求求妳!」

櫻雙手合十擺出參拜的架勢,
同時巧妙地擋在了紫前進的道路上,阻止她回家。

【紫】
(這、這傢伙...)

看她這副模樣,即使強行突破,
也可能會被影遁之術尾隨--

【紫】
「....。...好吧。那妳先說說看。」

【櫻】
「哦呵~不愧是小紫!
人生在世,靠得住就是摯友阿~(音符)其實...」

紫還沒有說會答應,但聽了紫的回答,
櫻卻滿面喜色地開口說了起來。

看她的模樣和牆上的時鐘,紫只能輕輕嘆氣--

………

另一邊

【露妮】
「呼、呼...呼赤、呼赤...」

氣喘吁吁地穿過夜空的,是米連的正義的天才科學家--

【露妮】
「怎會如此...人生至今,從未遇過如此巨大的危機...」

「啊啊,神啊...為何要賜予我如此的試煉...
...不,悲嘆不能解決任何問題。即然如此--」

凝視著夜空的黑暗,露妮彷彿走投無路一般自言自語,
既然如此,我投身邪惡,也是無奈之舉...

………

某個賓館的餐廳--

【櫻】
「哇~好久沒吃自助餐了~(音符)」

我和櫻一起享受著久違的只屬於二人的晚餐。

【我】
「妳還沒完全恢復,我就讓妳做了不少事情…
所以這次是晚來的痊癒慶祝會。盡情品嘗吧--」

負責招待的我這樣說道。櫻滿臉笑容地流著口水。

【櫻】
「唉嘿嘿嘿,好開心…今天你會一直陪著我吧?」

【我】
「恩。這只是慶祝的一環。
剩下的...會在床上好好給妳慶祝。」

【櫻】
「!...討、討厭啦~風魔真是的~(音符)
但是但是,既然是這樣的話,人家就不客氣了哦!」

櫻說著站起身來,拿出新的盤子,跑去盛剛出鍋的料理。

(不僅是最近,櫻自從來了我的組織,就一直辛勤工作...)

保險起見先說明一下--
我家的櫻是從異次元來的年輕的櫻,
和在五車當教師的櫻不是同一個人。

紫也是一樣。來自異次元的年輕的櫻和紫,
和本來就屬於這個世界,擔任教師的櫻和紫。
現在這個世界有兩個櫻和兩個紫,非常容易混淆。

因此,我讓她們盡量不要見到
與教師的她們非常熟悉的對魔忍中樞成員們。

(早晚會和對魔忍們有紛爭,到時候該讓她們怎麼行動呢...)

(--哦,不行不行,今天是要慰勞她,
慶祝她完全康復,我得集中精神在這件事上。)

我將手伸進口袋,摸著賓館裡訂好的房間的鑰匙。

(看她那麼有食欲,看來已經完全康復了...
今晚就充分地、濃厚地享用一番吧。)

我邊想著這些,邊品嚐著隨便拿來的料理,喝著美酒--

【紫】
「唔...奇怪,是聽錯了嗎?
剛才好像聽見了櫻的聲音...」

(什麼...是紫!?而且還是上了年紀那個...)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還穿著婚紗。
雖然不清楚什麼情況,但和她扯上關係一定會變得很麻煩。

(拜託,不要注意到我們...)

也許是我的祈禱有了效果,在紫看向這邊之前,
她身邊的賓館服務生就先和她打了招呼。

【工作人員】
「八津女士,差不多要開始拍攝了,請前往典禮現場。」

【紫】
「哦,好...明白了。」

也對,櫻不可能在這裡...所以我才會來。
櫻不可能在這裡-紫自言自語著,背對我們離開了。

【我】
「哎呀呀,得救了...
但紫為什麼會在這裡,還打扮成那副模樣...」

等到完全看不見她的身影,我才鬆了一口氣--

【櫻】
「恩?怎麼了,風魔?看你一臉複雜的?」

櫻端著意麵和肉堆積成山的盤子回來,歪著頭問道。

【我】
「櫻,情況不妙,我們回去吧!」

【櫻】
「...............哈啊啊啊啊啊--!?」

【櫻】
「為什麼!?絕對不要!
你要回去就一個人回去!自助餐還有60分鐘呢!」

【我】
「我一個人回去有用,我就回去了!
但在這裡會出問題的不是我,是妳!」

【櫻】
「唔…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聽到我嚴肅的口吻,櫻也察覺到了事情非比尋常,
她將盤子重重地放在桌上,壓低聲音問我。

但同時她將叉子插在意麵上旋轉,
好像打算能吃多少吃多少。

【我】
「不知道為什麼,
成年的-這個世界的紫到這個賓館來了。」

【櫻】
「呃!?成、成年的小紫…確實很不妙…可是…」

櫻吸溜著意麵,看著盤子裡堆積如山的食物,
戀戀不捨地盯著我。

【櫻】
「…這個能不能帶走阿?借個塑料餐盒什麼的…」

【我】
「別做這麼丟人的事…我隨時可以帶妳來阿。」

我催促櫻站起身來,卻有個人悠然自得地向我們走來。

【桐生佐馬斗】
「--客人,時間還有59分鐘,請不要著急,盡情享用餐點。」

【我】
「什麼,桐生佐馬斗?!」

【桐生佐馬斗】
「在這種地方遇到你真是太巧了,風魔...
只有你一個人嗎?奇怪,我好像看見了井河櫻...」

【我】
「怎怎怎怎怎、怎麼可能會在這裡阿!
我和井河櫻-對魔忍可是敵人阿!?
是你看錯了,不要往心裡去!」

剛才嚇了我一跳,
但櫻似乎在看見桐生佐馬斗的那一刻就躲進了我的影子中。

【我】
「不、不提這個,怎麼你也在這裡?
剛才我看見紫了,和你有關係嗎?
總不會是要和你結婚吧。」

【桐生佐馬斗】
「呵…確實就是如此。」

「真是這樣就好了,
不過很遺憾,今天我為了工作而來,
她是我的攝影模特。當然,這只是藉口。

她一定是想彩排和我的婚禮…真是的,
為什麼不能直接說出來呢?
不過,那份內斂也是紫的魅力所在。」

【我】
「.........喔、喔。」

我無力吐槽,只得閉口不言。

這個叫桐生的,自從輸給了紫,
就一直對她投去單方面而變態的愛意。

他收集與紫有關的物品,
還將記錄求婚後被甩的次數和被甩的方式當興趣--

他是個水平高超的魔科醫,
因此我曾經拿紫年輕時的照片當報酬,與他合作過。

【我】
(算了,某種意義上也是個幸福的傢伙...)

【桐生佐馬斗】
「唔,那是什麼眼神。總之,你-還有別的客人,
都已經無法從這裡逃脫了。」

【我】
「啊?什麼意思!」

【桐生佐馬斗】
「紫那美麗動人的新娘裝扮…看到的人,
和有可能看到的人,我都不會讓他活著回去。
我是她未來的丈夫,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我】
「你…你該不會打算為了這個殺光賓館裡所有人吧?!」

【桐生佐馬斗】
「我是很想這麼做,
但我也還想在對魔忍組織裡多打擾一段時間。
殺倒是不至於…但每個人都必須失去所有的記憶。
在我的處理結束之前,誰也不能離開。」

【我】
「太亂來了吧,喂!」

【桐生佐馬斗】
「亂來又有什麼關係!
和我對紫的愛相比,其它一切都是瑣事!」

支離破碎不講理,
將自私自利的理論強加於人的瘋子。

【桐生佐馬斗】
「對了,我想到一個好主意…
風魔!機會難得,先將你抹殺了吧!」

【我】
「什麼!?這是什麼道理!」

【桐生佐馬斗】
「我不能對普通人出手,
但危險組織和最近成長飛快的風魔頭領,
即使殺了也不會被追究責任!不如說…
如果我能解決這麼強大的對手,
紫一定會更被我迷得神魂顛倒…
啊哈哈哈哈!不錯,完美的作戰!」

【我】
「全是漏洞吧!」

佐馬斗無視了我全力的吐槽,
自已想說的話說完了,
就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轉過身去。

【桐生佐馬斗】
「好了,我沒時間在這裡耽擱了。
這座賓館已經封鎖了,
你最好放棄,老實等死吧,風魔!」

佐馬斗說完便揚長而去。

【我】
嘖…準備真周全。

他這麼一說,我也確實感到
一些與普通人不同的氣息混在人群之中,籠罩了整個餐廳

【櫻】
「事、事、事情變得麻煩了呢,風魔!」

【我】
「哼,什麼封鎖?區區桐生能做什麼。
趕快突破封鎖,回去吧!」

我們走向出口,打算離開餐廳-然而。

【女服務生】
「客人…請問出什麼事情了嗎?」

【男服務生】
「時間還很多,請盡情享受餐點。」

一些奇妙的男女眾集起來,
散發著殺氣,擋住了我們的去向。

【我】
「可惡,是對魔忍吧。看來他們是認真的...」

【櫻】
「啊哇哇哇哇,得加快速度...再磨蹭下去,
可能會被成年的小紫發現的...!」

不用她提醒我也明白。得在被絆住之前,
打倒這些傢伙,快點回去才行...

------

【紫】
「......所以說,妳要拜託我什麼事?」

【櫻】
「其實是這樣......下個星期天,
妳可以替我接模特的兼職嗎!」

【紫】
「模、模特!?」

【櫻】
「恩。有個熟人拜託我的,但我突然有急事...
所以,妳能不能-」

【紫】
「...不會是什麼可疑的模特吧?」

【櫻】
「不、不是的啦!就是婚紗模特!
有個賓館的大廳重新裝修過了,
需要模特穿著婚紗在那裡拍照,用來宣傳!」

【紫】
「哦...這個倒是沒有問題,
不過是妳自已接的兼職,應該自已去做吧。」

【櫻】
「我也很想去啦...但是妳看,
之前學園後山有人入侵,
動物對魔忍們受傷了吧?」

【紫】
「哦,是有這麼回事...」

當時碰巧二人不在場,
聽說是一名教師和一名學生作為替代挺身而出,
有驚無險地打倒了入侵者。

【櫻】
「我得去照顧它們。
它們只願意讓我照顧,也只吃我餵的藥...」

【紫】
「唔......」

其實,紫自已也正牽掛著受的動物們。

【櫻】
「所以說,拜託妳了!」

【紫】
「......好吧。知道了,不要再拜我了。」

沒有辦法-紫嘆了口氣。
而櫻的表情一下子開朗了起來。

【櫻】
「謝謝-!不愧是小紫,
小紫就是最靠得住的朋友!」

這不是為了櫻,而是為了動物們。
紫想著,不知不覺地輕輕嘆了口氣。

 
【工作人員】
「八津女士,您準備好了嗎?
要開始攝影了哦~」

【紫】
「咦...阿,恩,好的...不是,我準備好了。
接下來就麻煩各位了。」

她不知道,這時候賓館周遭竟然已經被對魔忍封鎖了-

【我】
「...好,總算離開餐廳了。」

我們突破了餐廳的封鎖,逃到了走廊。

不過,聽桐生佐馬斗的說法,
賓館的通道也已經全部被對魔忍們封鎖了。

【我】
「櫻,妳儘量躲在影子裡。被紫碰上就麻煩了。」

【櫻】
「是!」

櫻邊回答邊躲進了影子裡。
紫時,走廊深處有新的氣息向我們靠近。

【我】
「好了,又要再忙一陣子了-」

------

然後這一小段是

風魔想從客房裡的窗戶逃出去
窗戶只要有個縫
櫻就能用影遁之術鑽出去

結果發現找不到任何縫隙
全都被對魔忍用土遁之術堵得死死的

風魔表示這也太誇張了吧

然後和追擊而來的對魔忍們戰鬥過後
再重新尋找突破口

------

我離開客房,在賓館內四處遊蕩,尋找新的逃脫口。

就在這時-

【露妮】
「阿哇哇...怎麼回事,怎麼沒有出口...
奇怪,為什麼會這樣...」

【櫻】
「呃,那是誰阿?
那個人...也是客人嗎?」

【我】
「不,那是...看起來形態又改變了-
但估計是那傢伙...」

【櫻】
「那傢伙?」

【我】
「總之我們得快點離開這裡。
被她發現就麻煩了......」

那獨屬於某個製作者的令人有些眼熟的形狀,
讓我心中產生了不好的預感,想趕緊離開現場。

然而為時已晚。

【露妮】
「阿-!找到了!我正找你呢,風魔!」

【我】
「呃...住手,不要過來!」

【露妮】
「說什麼-阿,畢竟我現在這副模樣,也沒辦法。
是我啦。我是正義的科學家,露妮!」

【我】
「認出來了才要逃啊,你這瘋狂科學家!」

美聯的科學家-露妮。

雖然她那副模樣,但裡面是個人類,
而且擁有毫無意義的天才頭腦。

她總是帶著號稱搭載最新技術
的奇怪機器人出現在我面前,引發無數的麻煩。

【我】
(可惡,本來情況就夠緊急的了,
哪裡有時間和這傢伙扯上關係......)

我立刻下定判斷,趁著露妮嘟嘟囔囔的時候,
轉過身來向後方衝刺。

【露妮】
「其實我遇到了一些麻煩...
在這裡碰上說明我們有緣,
請你務必助我-啊!你為什麼要逃!」

儘管已經拉開了距離,
但露妮注意到了我的行動,
一邊喊著什麼一邊追了上來。

【露妮】
「喂-等等!等一下!」

【櫻】
「有人叫你呢,不等她嗎?」

【我】
「誰要等阿!」

我們正需要避人耳目的離開這裡,
絕對不想和那麼引人注目的傢伙在一起。

得想辦法甩掉她,趕緊逃離-

------

在紫努力暢想幸場景的時候,
賓館內正在舉辦大規模的你追我跑。

遺漏片段補充:
紫正在拍婚紗,但笑容很僵硬
攝影師們要紫幻想自已會感到幸福的時候
紫正在幻想和自已結婚的是
最強的對魔忍前輩-阿莎姬

【露妮】
「喂,等一下,說真的,等我一下!
我不是你們的敵人!我保證!」

【我】
「騙人!妳都襲擊我們那麼多次,還好意思說!」

【露妮】
「不是騙人!這次我真的是同伴阿!」

【我】
「真是這樣我也很困擾!
乾脆妳還是當敵人更好!」

【露妮】
「什麼意思嘛!」

【櫻】
「怎麼辦?趕走她?」

【我】
「我也很想這麼做,
但我們不能再搞出大動作了。
引得紫都跑出來就麻煩了。」

【櫻】
「唔,確實......」

總之,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跑掉,甩開露妮-

------

【露妮】
「追上你了,風魔!好了,好好聽我說話!」

【我】
「嘖,竟然一直追到這裡來...
但這是反而很方便。」

我逃到的這個地方,是工作人員用的男廁所。
與毫不在意地闖進來的新型露妮對峙,
我臉上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我】
「這裡禁止女性入內,紫即使察覺到騷動也不會進來。
櫻也可以盡情大鬧一番了。」

【櫻】
「咦,你竟然是故意的!?我也會尷尬的吧?」

看到櫻現身,露妮投來憤怒的眼神。

【露妮】
「可惡的風魔...身邊帶著女性,
竟還故意進這裡地方來!
這你這人實在太低俗、太下流了,臭不要臉!」

【我】
「哼,這對我是誇獎。」

【露妮】
「我要對低俗的男人施以正義的天罰...
吃我這招,超能凱撒光束-!」

--刷!

【我】
「唔哦!?」

露妮的手指發光,
釋放出的光束穿了我腳邊的地板。

我的腳背差點被開了個洞,
我勉強回身躲過了。

【我】
「喂,妳的正義太粗魯了吧?!」

【露妮】
「呵呵呵,隨你怎麼說吧。
逃到這裡也沒有意義...她會找到你的所在地。」

【我】
「她...?」

【露妮】
「記得是叫初風吧。她和我要了不少點心,
但這點消費就能買到情報,還算值得!」

【我】
「初風...?」

【露妮】
「我為了找你,首先去了你的基地,
但她們說你不在!」

【露妮】
「我問了你的去向,那個叫初風的烏鴉少女
用她的神秘能力幫我找到了!」

【我】
「那傢伙...」

竟然為了點心就出賣我這個頭領,
看來和她情同姐妹的那兩個小動物一樣,
她的性格也相當惡劣。

【我】
「回去得讓她嚐嚐全套懲罰大餐...」

【露妮】
「哦,我可不會輕易放你回去。
你必須得救我!風魔!」

【我】
「想讓我救妳,不會更真誠地求我嗎!!」

【露妮】
「廢話少說!!!」

------

【我】
(唔...可惡的露妮,
竟然能和櫻打得有來有回,
看來今天她帶的是得意之作...)

我擦著汗,呼出一口氣,
看向眼前令我震驚的場面。
新型露妮正和櫻打得不相上下。

【櫻】
「呀-!」

【露妮】
「這算什麼!超能凱撒-迴避!!
接著是超能凱撒-拳!」

嘴上喊著奇妙的招式名,
但露她的動作卻準確又迅速,
即使是櫻也無法追上。

【櫻】
「風魔,這傢伙很強阿!雖然招式名很尷尬!」

【我】
「恩,小心應對。」

櫻向後退去,保持了距離,
露妮擺出了得意的笑容。

【露妮】
「理解我的意圖了嗎?」

【我】
「理解妳的實力了,意圖可是絲毫不知!」

【露妮】
「所~以~說,我露妮打算逃亡到你的組織去!」

【櫻】
「逃-!?」

【我】
「亡?!」

【露妮】
「你、你們那是什麼表情、什麼眼神!
我看你們是一點也不相信我!」

【我】
「當然!妳一直宣稱美聯是正義,
拿他們的錢胡作非為吧!?」

【我】
「妳怎麼可能輕易離開美聯呢!」

她現在使用的新型,想必也用了不少美聯的錢。

【露妮】
「問題就出在美聯的錢上!
你還不明白嗎,那就吃我這招-」

露妮發出奇妙的驅動音,雙手交叉轉向我們。

【櫻】
「糟糕...要來大的了!風魔,快趴下!」

【我】
「什麼,櫻...唔-!?」

裝置的計量槽迅速提升,
充填的能量聚集在露妮手上。

【我】
(感覺不妙...!?)

就這樣,計量槽升滿了,凝聚的能量釋放出來-

-本以為會釋放出來。

【露妮】
「......呼,我就知道不行。」

計量槽又清空了,露妮也解除了剛才的姿勢,
舉起雙手做出要投降的樣子。

【櫻】
「怎麼了怎麼了,什麼情況?」

【露妮】
「如兩位所見,這件超能凱撒還沒有完成...」

【露妮】
「萬聖節系列、帕米拉耶加,
吸取它們的經驗開發的最新最強裝備,
就是這台超能凱撒...本該是的。」

【我】
「本該是的?」

【露妮】
「...是資金用盡了。」

【我】
「所以才沒有完成......」

【露妮】
「沒錯。所以,
我為了正義而黑入了經理部-」

【我】
「恩.....恩?」

【露妮】
「我本想不留證據痕跡,完美地吸走經費...
但那群卑鄙之徒竟然設置了陷阱!」

【我】
「怎麼想都是妳的問題!」

美聯這樣的大組織怎麼會察覺不到金錢的可疑外流呢?

【露妮】
「反正,我濫用經費的事被發現了。
結果他們要求我全面終止研究並返還經費...」

【露妮】
「但這研究是我畢生的事業!
讓我停止我也不會停止的!而且我也還不起經費...」

【露妮】
「我困擾至今,思索良久...突然靈光一現。
對了,我可以逃亡!...這樣。」

【我】
「太輕鬆了吧!真會給人添麻煩!」

【露妮】
「嗚嗚...你還是不相信嗎......」

【我】
「...不是,怎麼說呢,
妳說的這事情可信度倒是還挺高的。」

以正義作為免罪符肆意妄為,惡行被揭穿就逃走。
露妮確實做得出這樣的事。

【露妮】
「所以說,拜託!讓我逃亡去你們那裡吧!
我的朋友賽西莉亞也在那裡,
我有自信能和其它人友好相處!」

【我】
「不是,就算妳這麼說吧-」
我剛說到一半,突然腦內有天啟降臨。

【我】
(先不提要不要收留她的事,現在和她合作,
或許能更輕鬆地逃出賓館?)

櫻不能在紫等人面前出現,
所以我只能一個人戰鬥或逃走,處境極其尷尬。

而露妮可以直接現身戰鬥。
她能和櫻打得有來有回,作為戰力完全靠得住-

【櫻】
「恩恩...確實,小露妮的話,
即使被桐生看見也無所謂!」

【我】
「沒錯...喂,露妮,妳要是願意幫我,
我也可以積極地考慮一下妳的逃亡問題。」

【露妮】
「我不是一開始就說要幫你的嗎。
怎麼兜了這麼大一個圈子...
算了,那就請多多擔待了。」

【我】
「好,我希望能立刻解決掉桐生那傢伙...」

【櫻】
「他應該就在賓館裡的某處,
我們先離開這裡吧?」

聽了櫻的話,我聳了聳肩。
我們離開了男廁所,回到了賓館走廊。

---

接下來的場景是拍攝紫的婚紗那邊
有一小段紫的純情幻想
然後桐生佐馬斗偽裝成攝影師拍照拍得很爽
爽到現回原現自已都不知道

紫一臉鄙視的看著桐生
紫:「喂...桐生...」
桐生:「這冷淡的神情也好漂亮阿!」
紫:「我說...桐生你怎麼在這裡?」
桐生:「這彷彿看著下賤生物般的鄙視眼神真叫人欲罷不能阿!」
紫:「桐生!!!」

桐生這才回過神來,才發現已經露餡了。
趕緊做了些解釋。紫當然不會接受。
紫要把被桐生拍下的照片給拿回來。

風魔、露妮、櫻,就在會館內找桐生
要把桐生打倒,解除會館的封鎖逃出去
來到上層的禮堂門口,找到了桐生。

但桐生一臉鼻青眼腫
嘴裡喃喃自語什麼我忘了
然後就倒了下來

桐生倒下,在他身後的是紫
紫發現了風魔,也是很憤怒
對魔忍和風魔本來就是敵對的關係

櫻不能露面
露妮和風魔和紫展開了戰鬥
但紫的實力太強
露妮撐了幾回合之後
就被打飛撞在旁邊的牆上暈過去了

風魔也是打不過紫,快被宰掉之際
櫻從影遁之術中跳出來幫風魔擋下攻擊

紫看到櫻很是驚訝
但她看到美聯的科學家和風魔聯手
就一口咬定這個櫻一定是個冒牌貨
毫不留情的對櫻發動攻擊

年輕的櫻撐了幾個回合後
也是打不過成年的紫
又再逃回影子裡

風魔一行人快被全滅的時候
旁邊的桐生佐馬斗醒來了
他拿著懷中藏著的婚紗攝影數據想要逃跑
被紫給發現

紫選擇先去揍桐生,這次就放過風魔了

---

一陣混亂
風魔就趁機逃走了
露妮也是跟著風魔一起回去了

後面的劇情我來不及記下來,只簡單描述
這部份也有些對話,我也沒記清楚

紫幻想和井河淺蔥舉行婚禮的片段

像是風魔要露妮幫忙打倒桐生
露妮常常把正義掛在嘴邊,就說:
「可惡的邪惡魔科醫,看我給他正義的制裁。」

露妮和紫交手的時候:
「這個女人怎麼回事阿,強得像怪物一樣。」
紫聽到之後很火大
「妳有沒有禮貌阿?居然說我是怪物!」

紫的實力被風魔形容為,強大的攻擊力,
以及不論受到什麼傷害都能馬上恢復的強健身體素質,
畢竟紫平常的拿手武器就是巨型戰斧,超強壯。

紫和櫻見面的時候
紫一開始有迷惘了幾秒
但認定櫻一定就是冒牌貨
櫻一言難盡的說:「小紫......」
紫:「不要那麼親熱的叫我!」
櫻也沒有解釋自已其實不是這個世界的櫻
而是來自其它次元的櫻
畢竟這個時代背景下有很多克隆人
再怎麼解釋也沒有用

紫放過風魔的時候還說了:
「叫那個冒牌貨回去多練練,
真正的櫻速度比她還要更快。」

回程時,風魔和櫻二人在地上走
也是有輕鬆的閒聊了幾句
而露妮在天上用飛的跟著回風魔陣營了

簡單做個記錄
出自:對魔忍-決戰競技場 r18網頁遊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265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jfkeep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完成轉綁,太感謝啦!... 後一篇:劇情記錄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gfb59638朋友們~
柴柴們的擺攤設計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