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同人-綴歌】密室篇第十章:決鬥社

作者:苦楝樹│2021-11-27 23:16:37│巴幣:24│人氣:160
目錄



  第十章:決鬥社

  風聲不管再怎麼想保密,都會從雞蛋的縫中外洩出來,天亮沒多久,潘西被石化的消息就傳遍整個學校,走廊上的每個人都帶著不安的表情,沒人敢在課餘時間逗留在校園內,學生們自行組織起了小團體互相掩護。

  綴歌的情緒很不穩定,就像去年高爾被攻擊的時候一樣,她又把自己封閉起來,不跟任何人接觸,月桂向哈利承諾會看著綴歌,要哈利別擔心。

  高爾反常的沒跟在綴歌身邊,而是去了圖書館,近乎是無賴的手段,逼迫平斯夫人從倉庫裡面拿出館藏的初版《霍格華茲,一段歷史》。

  不只是那本書,他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把圖書館內所有跟霍格華茲有關的書籍,包括創校四傑的傳記、魔法史等除了妙麗之外跟本沒人啃得動的書都翻了一遍。

  「是我害她被攻擊的。」當哈利好奇他為什麼這麼積極的時候,高爾這麼回答,那個木訥的壯漢,臉上後悔的神情讓哈利印象深刻,「那天晚上我在交誼廳等綴歌……等你們回來,潘西洗完照片後跟我說她要第一個給綴歌看,我沒有阻止她,因為某些原因,我也沒跟她一起去,如果我有跟過去,也許她就不會出事了。」

  提到某些原因的時候,高爾憋扭的撇過臉,和哈利錯開視線。

  「所以我要找到打開密室的那個混蛋,為潘西討回公道。」

  哈利看著高爾眼前的書山,隨手拿起一本,「雖然我跟她沒有什麼交情,但我跟你的交情應該能算朋友吧?」

  高爾點頭。

  「我陪你一起找。」

  哈利開始跟著高爾一起翻書,那些歷史書是真的難讀,內容艱澀,語法還跟現代英文有段差距,光看幾頁就要花上好幾個小時,當哈利注意到的時候,太陽已經下山了,很難得的,平斯夫人沒來趕人,而是將一盞油燈放在兩人的桌上,「看書的時候記得確保光源。」

  「留意熄燈時間。」說完後,平斯夫人回去圖書館正中心,方便監看學生的位置上。

  「哈──」又過了一段時間,高爾面帶倦意的揉著眼睛。

  「你去休息一下吧,這些書我先幫你借回宿舍,你看起來一段時間沒睡了。」

  「潘西被攻擊之後我就睡不著了。」高爾伸個懶腰後起身,「你說的對,那就拜託你了,我先回宿舍躺一下。」

  哈利看著桌上這疊書,用繩子綁起來之後,重得哈利必須兩手才能舉起,他吃力的將書放在平斯夫人桌上,然後填寫借書申請。

  就在這時,他聽到熟悉的耳語。

  「妳還覺得他們有嫌疑嗎?」榮恩跟妙麗在圖書館的一角竊竊私語,「我的意思是說,這次被襲擊的是潘西.帕金森吧?那個跟綴歌常常一起行動的女孩子,還是史萊哲林球隊的經理,不管是綴歌、哈利還是石內卜教授都沒動機攻擊她吧?」

  「說的確實有道理呢,華生……」妙麗坐著椅子但又將雙腳放在椅子上,雙手合十擺出某偵探的經典動作,「可是並不完全正確。」

  「妳才華生,妳全家都華生。」榮恩忍不住回嘴了一句,被妙麗瞪了之後才又無奈的問,「哪裡不正確呢大偵探?」

  「動機這種事情不是我們外人可以窺探的,也許他們之間有什麼不明的情感糾葛。」妙麗理所當然的胡說八道,「就算不進行這種假設,以外人的角度來說,也能找到一兩個犯罪動機,例如哈利,潘西去年受到史萊哲林級長的命令監視他這件事已經人盡皆知了。」

  偷聽的哈利難以置信地看著妙麗,人盡皆知的這件事為什麼當事人的他不知道。

  「也許內心對違規有著強大慾望的哈利,半年的時間被迫忍受自己的犯規衝動,終於在忍耐好幾個月之後,對限制他的潘西下手了。」妙麗表情驚恐地看著榮恩,彷彿哈利是什麼連續殺人麼似的,「好可怕阿,我們身邊居然有這種人。」

  「我倒是覺得在不想辦法弄到一本《霍格華茲,一段歷史》,滿足妳的閱讀衝動,妳再壓抑下去,總有一天會推理出當晚哈利其實沒活下來,活下來的是那個人的替身之類的事情。」

  「我也是很想相信哈利的阿,再怎麼說都是一起冒險過的朋友。」妙麗的話讓哈利很沒有真實感,一個把自己假設成什麼變態犯罪狂的人居然還說是朋友。

  「要是有什麼可以去史萊哲林套到話的方法就好了。」妙麗看著榮恩,似乎是從他身上得到某種靈感,眼睛一亮的看著對方,「有了。」

  隨後又失望的垂下肩膀,「但是風險很大,至少要犯下超過一百條以上的校規。」

  聽到要違規,榮恩立刻揮手表示不幹,「妳知道我再違規一次就會被開除吧?」

  「知道啊。」妙麗淘氣的咧嘴一笑,露出像兔子般的牙齒,抓著榮恩的手,免得他先跑了,「所以我們不能被抓到。」

  「我們?」榮恩猶豫的看著妙麗。

  「你還欠我三加隆喔。」開學前的斜角巷,榮恩忍不住櫥窗的誘惑,跟妙麗借了點錢。

  榮恩無奈地將手搭在妙麗手上,「事成之後能寬限幾天?」

  錢不能解決所有問題,但能解決大部分的問題。



  魔法史,霍格華茲有史以來最無聊的課,沒有之一。

  歷史並不一定無聊,這取決詮釋它的人,而霍格華茲裡面教授歷史的丙斯教授,絕對能說得上是世界最無聊的人,同樣沒有之一。

  這個世界上最精采的故事從他口中說出來,都會變成催眠的咒文,更何況魔法史的課本還不算精彩,兩種加成就變成十秒鐘就能讓人睡著的催眠曲。

  根據學長們的說法,丙斯教授甚至無聊到連出新的考題都懶,每年的期末考題目都一樣,連順序都懶得改,也因此魔法史有流傳一本滿分秘笈,只要背起來,魔法史的課就能安心的睡了,聽說這本秘笈目前持有人是衛斯理雙胞胎,但根據榮恩的說法,雙胞胎說的話可信度要扣個四十分。

  就在死氣沉沉,整間教室都要睡死的時候,妙麗舉手了。

  「同學?」丙斯教授對妙麗的行為非常驚訝,顯然不管是生前還是死後,丙斯教授上課都沒被人打擾過,畢竟維持清醒就是一件難事,更何況針對上課內容提問。

  「教授我想問一下,關於密室的事情。」

  妙麗的問題就像有人在整間教室裡面放了洪水,瞬間沖醒所有的人,榮恩、奈威、哈利、高爾、月桂都好奇地看著妙麗,連剛才用意志力讓自己沒睡著綴歌也感激的看了妙麗一眼。

  「什麼密室,所謂的歷史是嚴謹的紀錄,才不是那些胡說八道的傳說。」

  丙斯的拒絕讓妙麗很不甘心的把手放下。

  「但老師,傳說也是建構在部分的事實之上不是嗎?」綴歌接話了,她的說法讓丙斯無法反駁,「有時候傳說會因為考古證據的不同而成為歷史,那先了解傳說再去找相對應的證據,不也是研究歷史的方法嗎?」

  綴歌的話讓丙斯無法反駁,他只好回答妙麗的問題。

  「好吧,所謂的密室要追溯創校四傑的時代,那是距今一千年前的事情。」丙斯教授不耐煩的說霍格華茲創校的過程,包括創校四傑當初的理想,以及後來薩拉扎.史萊哲林跟其他人鬧翻之後離開霍格華茲的傳說。

  「也有一種說法是他留下了一間密室,當他的傳人回到霍格華茲的時候,他會打開密室,殺死那些他認為不夠格的學生,麻瓜的後代之類的。」丙斯說到這,不耐煩地拍著課本,「就這樣,不過是一個荒唐可笑的傳說罷了。」

  「老師。」妙麗舉起手,沒等丙斯點名就問,「所謂薩拉扎.史萊哲林的傳人,是指史萊哲林的學生嗎?」

  妙麗的問題讓教室內的氣氛變得尖銳起來,綴歌無奈的扶著額頭,這堂魔法史是葛來分多和史萊哲林一起上的,用點腦子想應該都知道這個問題不能直接問吧。

  「難道葛來分多的學生每個都和高錐克一樣優秀嗎?」丙斯教授難得帥氣的反駁了妙麗,「還有這個問題我哪知道,我說過我的專業是歷史,歷史,History!死人沒紀錄的東西一率全叫不知道。」

  「好了我們把重點放回課本上。」十秒鐘後,教室回到死氣沉沉的狀態。



  某天早上,哈利跟綴歌上課的路上發現布告欄前聚集了人潮。

  「學校要成立決鬥社。」佈告欄前的月桂興奮地和兩人分享,「決鬥社在霍格華茲有非常悠久的歷史喔,那個時候黑魔法防禦術還被叫做戰鬥巫術,在擂台上,雙方巫師彼此約定不會傷害對方,然後進行魔法的紳士之戰,聽說第一個成立決鬥社的人就是傳說中的梅林。」

  提到他們的課外老師,哈利跟綴歌都露出苦笑,他們相信梅林是會做出這種事的人,但如果他來做,那決鬥的過程肯定一點都不紳士。
 
  「不知道會是誰來帶領社團?」妙麗也出現了,她也好奇地看著布告欄。

  「我猜是浮立維教授,聽說他年輕的時候是決鬥大師。」雷文克勞的金髮女孩說,綴歌記得她是一年級的學生,叫做露娜,「而且他現在實力也毫不遜色,我聽我父親說他在地下決鬥的賭盤還很常看到浮立維教授以前的化名,勝率很高。」

  綴歌意外的點著頭,她看不出來那個矮小的教授有這麼不為人知的一面,主要是跑去參加地下決鬥,這是身為一個教師該做的嗎?

  「要比決鬥的話,麥教授實力也不容小歔喔。」木透興奮的指名他們的老師,「我曾經在一張老剪報裡面看過她逮捕一個黑巫師的新聞,聽說她決鬥的方式會用將符咒和變形咒交互使用,華麗的讓對手無法招架。」

  「要比決鬥實力怎麼可以忽略石內卜教授!」史萊哲林的級長傑瑪也說話了,聽到教父的名字被提及,綴歌訝異的看向對方,「你們其他學院的人可能不知道,石內卜教授可不只會魔藥學而已,他符咒學跟黑魔法防禦術可是超勞傑出的成績喔,而且他不像浮立維或麥教授那樣出手會留有餘地,肯定第一招就會擊倒對方。」

  「說不定是鄧不利多啊。」派西提出了他認為最有可能的人物,「鄧不利多可是當年和歐洲最強黑巫師葛林戴華德舉行過舉世聞名的傳奇決鬥,而且上次巫師大戰的時候,他也是那個人最害怕的巫師。」

  「浮立維,浮立維是最強的!」雷文克勞的學生堅持著。
  「麥教授啦,麥教授更厲害!」葛來分多的學生反駁著。
  「石內卜教授才比較厲害!」史萊哲林的學生不甘心的回嘴著。
  「鄧不利多教授雖然很強,但他有空嗎?」溪溪落落的校長派,感覺沒什麼信心。

  「各位!」就在爭論不休的時候,衛斯理雙胞胎出場了,他們其中一人手中捧著一個紙箱,另外一人手裡舉著被點名的四個教授的名字和賠率,「在這邊爭論不休也沒有用,不如就來賭一場吧?留下你的名字和加隆,如果沒錢的話西可也行,把你覺得有可能的人的名字加上金幣來投注吧!」

  「贏的人可以得到榮耀。」
  「以及錢。」

  「弗雷!學校內不可以賭博。」身為級長的派西率先出來譴責自己的弟弟。

  「我是喬治啊。」雙胞胎之一無奈的說。

  「沒關係,派西就是這樣,薄情寡義,就算他支持鄧不利多,肯定也是嘴巴說說的而已,他連拿他的零用錢支持校長都不願意了,何況是區區的弟弟呢。」雙胞胎之二,馬上答腔。

  「誰說我只是嘴巴說說的,我就押鄧不利多校長……」被激怒的派西掏著口袋,絲毫沒注意雙胞胎臉上得逞的奸笑。

  「五納特。」當派西對紙箱丟下五個銅板的時候,雙胞胎的臉垮了。

  「我親愛的哥哥啊。」
  「您到底是把零用錢花去哪了?」
  「不會是投資麻瓜那個叫股票的東西賠光了吧?」

  「少囉嗦啦,派西衛斯理押注鄧不利多五納特,還不快記下來!」在派西的催促下,雙胞胎心不甘情不願的記下派西的投注。

  級長都帶頭押注了,其他人毫不猶豫地跟著下注。

  在一片歡樂的賭博氣氛中,只有榮恩一人冷眼看著他們的行為。

  「你不押注嗎?」妙麗疑惑的問榮恩。

  「根據我的經驗,當弗雷和喬治投入某樣行動的時候,最好不要盲目的跟隨他們,大部分的人都會在事後後悔。」



  當天晚上八點,綴歌和哈利根據布告欄的公告,來到餐廳時發現餐廳被改裝了,四張桌子併攏在餐廳的中心,變成一個擂台,擂台上還鋪了不同月象為主題的毯子,看上去格外的華麗,在擂台之上,正是決鬥社的社長。

  迷人的微笑,燦爛的金髮,華麗的決鬥服,洛哈爽颯的在擂台上走秀,他看著擂台下那些為自己著迷的學生們,感覺這就是人生最幸福的時刻。

  與之相反的,是那些早上傻傻跟著雙胞胎押注的人,當他們看到洛哈的那一刻,他們才發現自己被莊家坑了。

  「各位,相信大家都知道這個時候,霍格華茲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洛哈在台上眺望遠方的說,「所以我像鄧不利多校長提議,重建這個具有悠久歷史的俱樂部,透過禮貌的切磋,建立友誼,強化自保的能力。」

  洛哈對著底下的同學露出笑容,被電到的女同學無法承受的暈倒了,還有一些無法承受自己輸錢的男同學也跟著暈倒了。

  洛哈發現今天電眼的效率比平常還高。

  「決鬥讓我想起年輕的時候,我環遊世界時除了對付各種邪惡生物之外,最難纏的就是那些還寄望『那個人』東山再起的黑巫師,當然大多數時候我還是試圖用我的善良說服他們改邪歸正,但大部分都無奈的只能武力解決他們。」

  洛哈陶醉地說,然後指著擂台的另外一邊,石內卜教授不久前才走到餐廳,一來餐廳就站在擂台上,他面無表情但雙眼銳利的像是要把洛哈分屍似的看著對方。

  「熱心的石內卜教授願意擔任我的助手。」洛哈和石內卜走到擂台中心,洛哈親切的握起石內卜的手,石內卜痛苦的閉上眼睛,在那當下,哈利覺得自己能和對方心意相通,因為他們都有過類似的遭遇,「我向各位保證,今晚結束之後,你們的魔藥學老師還會跟現在一樣健康。」

  「黑魔法防禦術老師就不這麼肯定了。」綴歌冷笑的對身旁的哈利低語。

  「好了,我們來示範一下要怎麼決鬥吧,賽弗勒斯。」

  石內卜跟洛哈分別站在擂台中線的兩邊。

  「行禮。」在洛哈的指揮下,石內卜將魔杖舉到自己眼前,向在宣示般的看著魔杖,然後對著洛哈點頭。

  洛哈沒這麼做,反而是華麗的揮動雙手,對石內卜鞠躬。

  綴歌忍無可忍的移開視線,場合、對象、動作,沒有一樣做對,綴歌覺得他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是天才了,她甚至不想去猜想什麼家庭背景的人才能教出這種異類。

  「那麼……開始!」

  「去去武器走!」洛哈的開始語音未落,石內卜的魔杖就射出咒語,命中洛哈,咒語綴歌他們非常熟悉,效果卻出乎意料之外,洛哈不只手中的魔杖飛到石內卜手中,整個人都被彈飛出去,在擂台的另一端摔倒。

  「沒事,沒事,沒事。」洛哈狼狽地起身,他的笑容變得僵硬,但還是故作鎮定的走到石內卜面前,「這是繳械咒,如你們所見,我的魔杖被搶走了,這就是繳械咒的效果,不過我要說賽弗勒斯你的預備動作太明顯了,要不是為了示範,我馬上就能進行反制。」

  石內卜沒有回答,他沉默的將魔杖還給洛哈。

  洛哈心虛的接過魔杖,然後看了一下台下的人,第一眼就看見哈利,興奮的像是看見黃金的小偷,「哈利波特,要不要來嘗試看看,我們可以找實力相當的同學進行簡單的決鬥。」

  哈利猶豫的看著綴歌,他不是不想練習,他是不想聽洛哈的話,直到綴歌推了一下哈利,在他耳邊小聲地說「去給他看看梅林的學生的實力」後,他才勉為其難地走上擂台。

  「他的對手的話……那個紅頭髮的也是二年級吧?上來吧。」洛哈指著榮恩,榮恩的臉都氣紅了,相比於哈利,洛哈對榮恩的態度隨便的不像在對學生說話而是一隻聽得懂人話的狗,見榮恩沒有反應,他還不耐煩的催促,「上來啊,等什麼。」

  「等一下,榮恩.衛斯理魔杖的狀況,現在沒爆炸炸死他身邊的同學就已經是萬幸了,我們不應該冒這種險。」在石內卜的幫助下,洛哈終於放棄榮恩,但石內卜的說詞也沒好到哪裡,使榮恩不知道該感激還是生氣。。

  石內卜的視線迅速的掃過台下,一眼就看到他覺得適合的人,「派西.衛斯理,和學弟切磋一下吧。」

  「我?」派西困惑的指著自己,「可是石內卜教授,我是六年級生,這樣不太適合吧?」

  「適不適合等你比過之後再說吧。」石內卜不屑的說。

  「沒關係的派西,來試試看吧?」哈利也主動邀請了派西,使派西只好為難的走上擂台,開始之前,哈利特地強調,「不用手下留情,全力戰鬥吧。」

  「行禮。」洛哈的指揮下,派西跟哈利同時舉起魔杖。

  「開始!」

  兩人同時用魔杖指著對方,哈利不打算先攻,他要禮讓派西,兩人對峙了一會後,派西確定哈利不打算攻擊後,便使出繳械咒,「去去武器走。」

  如果用哈利的角度來說的話,派西的攻擊就是破綻百出,看著他的眼神和魔杖,就能輕易判斷他出手的時間和角度,哈利連咒語都不用,側身就閃過派西的繳械咒。

  哈利的動作讓台下驚呼,但接下來才是開始表演的時候,哈利閃過咒語之後同時逼近派西,距離近到派西根本來不及思考下一個咒語,哈利就貼在他的身前,手中的魔杖指著派西的肚子,同時用長袍蓋住自己手,不讓派西看件他攻擊的動作,「去去武器走。」

  近乎離距離的施咒,使繳械咒的威力跟石內卜使出的效果不相上下,派西飛了出去,摔倒在擂台的末端,當他起身的時候,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哈利。

  洛哈也被哈利的動作驚呆了,直到哈利走到派西面前,將魔杖還給他,他才意識到兩人的決鬥已經結束了。

  「我認輸了。」派西佩服的跟哈利握手,台下發出如雷的掌聲和歡呼。

  哈利臉上帶著紅暈,得意地看著為自己歡呼的人群,被人擁戴的感覺真好,他舉起手,回應為他鼓掌的人群。

  在人群中他看見金妮,許久不見她臉色變得憔悴很多,臉上因為失眠多了黑眼圈,但當哈利贏了當下還是開心的為哈利鼓掌。

  當金妮意識到哈利正在看自己時,她害羞的把臉別開。

  兩人的小動作綴歌都看在眼裡,她默默地脫下自己的外套交給高爾,並將制服的袖子捲起,用髮帶把頭髮扎成馬尾,然後俐落的跳上擂台,「讓人看不下去,贏了一個放水的級長就在那裡得意忘形。」

  「綴歌……等一下……」看到綴歌生氣的模樣,哈利慌張地想要解釋。

  「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剛才得意的嘴臉去哪了?」綴歌舉起魔杖,對著哈利點頭,「快點行禮,你的禮貌呢?」

  哈利朝洛哈的方向看去,他非但沒有阻止的意思,反而兩眼期待的看著好戲,哈利又看向石內卜,他雙手抱胸,無聊的打著哈欠。

  「綴歌……」看兩個老師沒有阻止綴歌的打算,哈利絕望的舉起魔杖,點頭,「輕點……」

  「拙拙失!」一發昏擊咒打在哈利的身上,哈利也跟剛才的洛哈一樣摔了出去。

  「兩位……」洛哈原本以為綴歌只會用一些惡作劇的小惡咒,沒想到她直接一發昏擊咒打在哈利身上,見事態有失控的風險,洛哈趕緊出面擋在兩人之間,「冷靜點,這只不過是練習而已,為了安全,應該只能用繳械咒。」

  「我看這樣吧,我們教一下他們怎麼正式的決鬥,然後再比一次。」原本很消極的石內卜突然的提議讓哈利有種不好的預感。

  洛哈想了一下,覺得沒什麼危險,便隨便的點頭,「也行。」

  「綴歌,等一下……」石內卜在綴歌耳邊耳語著,當聽完之後綴歌的臉上露出讓哈利感到寒毛直豎的笑容。

  綴歌的表情還不是最絕望的,更絕望的是指導哈利的人是洛哈,他在哈利的耳邊說話,給人一種他在對哈利下指導棋的感覺,但實際上哈利只聽到了一句廢話:「哈利,等一下你就照著我剛才那樣做就好了。」

  「被打中然後摔倒嗎?我剛剛摔過了。」

  「好了,開始。」洛哈無視哈利的抱怨,將哈利推回擂台中。

  行禮之後,綴歌立刻施展咒語,「蛇蛇攻!」
   
  綴歌的魔杖噴出火花,火花中一條黑蛇爬了出來,它先是轉頭看著召喚自己的綴歌,然後又看向綴歌面對的哈利,確認敵人身分後,黑蛇立刻朝哈利爬行而來。

  面對從未處理過的對手,哈利不知道該怎麼應對,只能看著黑蛇逼近自己。

  「不要擔心,我來。」洛哈見哈利原地不動,自信的站在哈利面前,對著黑蛇揮下魔杖。

  蛇沒有如洛哈預期的消失,而是被魔力彈到高空之後掉落到擂台之下,當蛇落下的時候,它已經分不清楚對手是誰了,張望著四周尋找獵物,看見蛇失控的模樣,台下的人群也陷入驚惶,四散開來。

  蛇停下動作,它注意到離它最近的生物,它吐著蛇信逼近月桂。

  「住手!」哈利對蛇大叫,他知道蛇聽得懂自己說的話,蛇也確實因為哈利的命令停下,轉過頭看著哈利。

  現場的氣氛變得很奇怪,台下的學生們竊竊私語,月桂用哈利從未過的恐懼看著自己,洛哈刻意的和哈利保持距離,綴歌張大雙眼,彷彿哈利做了甚麼傷天害理的事情的瞪著他。

  石內卜還算鎮靜的對那條蛇揮動魔杖,蛇消失無蹤後他意味深長的看著哈利。



  綴歌在騷動中抓住哈利的手,將哈利帶離餐廳。

  哈利輕輕的將手靠在綴歌的脈搏上,他感覺到綴歌的心正在劇烈的跳動,但她的臉卻極為鎮定,那是綴歌在壓抑自己情緒時的特徵,大多數時候綴歌會這麼做是不想讓人知道她在生氣,但哈利不懂為什麼綴歌會生氣,也不懂為什麼綴歌要對自己隱瞞現在的心情。

  陰暗的走廊上,綴歌將哈利推到牆上,雙手摸著哈利的脖子,兩眼直盯著哈利的眼睛。

  換做平常,這樣親密的接觸哈利早就小鹿亂撞了,但今天不同,綴歌是有目的這麼做的,她的眼眸銳利而激動,感覺哈利只要說錯一句話,她就會直接掐死哈利。

  「你知道你剛才做了什麼嗎?」綴歌的語氣顫抖著,她連控制自己的怒火都做不太到了。

  「我叫那條蛇不要攻擊月桂。」哈利無辜的回答,他不懂為什麼只是這樣,那些同學,包括被自己救了的月桂,以及眼前的綴歌,都用哈利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行為的態度。

  綴歌的手力道加強了,但當她確定哈利沒在說謊後才將手鬆開,「你知道你能跟蛇說話?」

  「知道啊。」哈利坦然的說,「我在十歲的時候,曾經在動物園跟一條蛇聊天,那個時候我才確定我有些跟麻瓜不同的地方。」

  「不只是麻瓜,哈利。」知道哈利什麼都不懂後,綴歌安心的放開哈利,跟哈利一起靠在牆上,四肢無力的坐在地上,「蛇的語言,爬說語,是薩拉扎.史萊哲林才會的特殊技能,所以我們史萊哲林學院的代表動物才會是蛇,這個能力流在他的血脈裡面,只有非常血統非常古老的巫師才會。」

  綴歌的話讓哈利隱約明白剛才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氣氛了。

  「上一個會使用爬說語,出現在大眾面前的巫師,就是黑魔王,而黑魔王自己也以薩拉扎的後人自居,如果密室只有薩拉扎的傳人能開,那現在在霍格華茲內能開的……就只有你了。」

  哈利感覺自己的心有股涼意,像是被人倒了一桶冰塊似的,綴歌明明就在他的身邊,距離卻十分遙遠,明明被妙麗莫名其妙的推理栽贓的時候哈利沒有這麼難受,現在綴歌只是暗示自己可能是兇手,他就有種被對方背叛的感覺。

  「綴歌覺得我是兇手嗎?」

  綴歌抬頭看向哈利,但又立刻將視線移開,綴歌能從哈利的眼睛判斷他有沒有說謊,但她現在卻刻意不看,她不敢確認哈利倒底有沒有對自己說實話,「我相信你不是。」

  「我不是!」哈利忍不住對綴歌大吼,綴歌低著頭不回應的態度讓哈利更加不滿,明明被人誤會的是他,綴歌卻像自己才是無辜的那個人,一臉委屈要哈利體諒她的樣子。

  「綴歌會怕我嗎?」
 
  「不怕……」綴歌不穩的聲音洩漏她心虛的想法。

  「說謊。」明明平常想要隱瞞的時候,能滴水不漏的讓他人看不出異狀,現在綴歌當著哈利的面,毫不掩飾的說著謊話,哈利忍無可忍的丟下綴歌,自己一人回宿舍。

  哈利走遠後,綴歌才吃力的起身,她感覺身體像是的體力像是被人吸乾似的無力,比起哈利可能攻擊自己,綴歌更怕如果哈利真的是開啟密室的人,她會無法公道坦承讓哈利付出代價,她會無視潘西被石化的痛苦,甚至袒護哈利。

  想到自己的心態,綴歌就覺得自己是很差勁的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261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哈利波特|哈利波特 系列|綴歌|OOC|消失的密室

留言共 2 篇留言

Reineke
我記得哈利會爬說語是因為那個人的索命咒反彈到他自己身上時他的一部分靈體附在哈利的身上。

11-28 11:02

苦楝樹
沒錯,免費贈送全套爬說語教材的佛心魔王11-29 03:35
濕巴達118
看標題未看先猜哈利又要玩拳法了

12-24 22:56

苦楝樹
被(老婆)教訓了12-24 23: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後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hreekingdon幸運看見的你
給你一顆紅心~讓你能保有一整天的好心情~祝你有個愉快的一天喲(<ゝ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