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CSO二創延伸作品《惡靈降世Side Story》 01 【混沌序幕】

作者:飄泊筆尖│2021-11-27 15:00:57│巴幣:24│人氣:291

「通往地獄最穩當的路都是漸進的───坡度平緩、踏感鬆軟,不會突然的轉向,沒有里程碑、沒有路標」─────節自《地獄來鴻》"C·S·路易斯(C.S. lewis)"著。


上一集:死亡都市


(1)


本應該是場開開心心的遊戲發布會才對。

但現在,卻變成了一座沒有出路、沒有希望的血腥遊樂場。

死者放縱歡愉的撕咬著生者們的血肉,被撕咬的生者則哀鳴不已、腥紅濺滿了牆上與地面


但在這看似絕望的煉獄之景中,卻依然有個男人在不斷的進行反抗。


「來呀!」

揮動雙手,伴隨著金光一閃而過。


一隻殭屍立刻被攔腰折斷。

「嘎啊!!」

他發出痛苦的怪吼、肢體掉落在地,發出了「啪噠」的噁心聲響。


而殷殷流出了的血液也逐漸在男人的腳下匯聚成了一攤血池,他在此處所經歷過的殺戮明眼可見。


但隨之,更多的殭屍蜂擁而上,死去同伴的慘狀不僅沒有令他們感到恐懼,瀰漫的血腥味反而還令他們更加的興奮了起來,


「哈啊!正合我意!

黑衣男人再度舉起手中的長柄大刀,他棕色的眼瞳中彷彿正散發著一股無懼的光輝。

「混帳們,一起上啊!」


邁開腳步、扭轉身體,並將大刀向前橫掃而出。

毫無凝滯的刀法破風而出,三顆首級便隨之應聲落地。


但還沒完。


沒有一點遲疑,男人即刻翻轉刀身。

「給我滾開!」

脫力的屍骸都還未掉落在地,他便用刀背將其先往一旁用力甩去。



「給我血!給我─────咳嗚哇!!

用力飛出去的屍骸撞倒了身旁的幾具殭屍,但其中卻有一隻特別靈敏的躲了開來

「啊啊!!我要吃啊!!!!」

他繞開屍體與被撞倒的同伴,並尖嘯著張開腐爛的血盆大口、向男人的脖子猛的咬了過來。



「笑話!」

但男人只是看了一眼,便伸出右手用力往那隻殭屍的門面上揮了下去,只一擊便將他用力揍倒在了地上。

「礙事!」

沒有給殭屍再度起身的機會,他左手將大刀一抬,便將那殭屍的身軀給牢牢的釘在了地上。


「嘎啊啊啊啊!!!!」

殭屍發出了苦難的尖嘯,並不斷掙扎著破爛的身子、令惡臭的血液四處噴濺。

「痛、痛!!放開!!放開嘎啊啊啊啊!!!!」

但這不僅無法令他掙脫刀刃分毫,甚至還讓他的身上的傷痕被更加的撕裂了開來。


「好餓、我好餓!!我要吃啊啊啊啊啊啊!!!!」

方才倒地的殭屍又再度站起身來,就像是被無盡的飢餓所驅使一般,他們感覺不到疼痛、感覺不到恐懼、當然也永遠都感覺不到滿足。


「切,不妙!」

被動靜所吸引的男子大罵一聲,接著一腳踏在地上殭屍的胸膛上,接著將右手伸進脅下、拔出了一把印著骷髏圖案的左輪手槍,並轉向旁邊迅速開槍。

「吃土豆啦!!」



「砰」、「砰砰」、「砰」、「砰」

隨著槍聲響起,特製的大口徑彈藥毫不留情的呼嘯而出,本來還惡狠狠的殭屍們頭上立刻
就多出了好幾個大洞。


他們有的因失去力氣而直接跌落在地,有的則因子彈的衝擊力而狠狠撞在了牆壁或是柱子上,並在此留下了一道道骯髒的存在證據



儘管在這幾分鐘內,男人只憑自己就殺死了快二十隻殭屍,但周遭屍潮的數量卻依舊是不減反增,他知道自己不能繼續待在這裡了。

「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然聚集而來的僵屍只會越來越多!」

男人的經驗豐富、實力強悍,但他這幾年來之所以能與這麼多的僵屍一直纏鬥到今天,是因為他足夠聰明,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該前進、知道什麼時候該放棄。


而現在,就是該放棄並撤離的時候了。


男人在極度短暫的思考後便決定了計畫,他先是一槍結了地上的殭屍,並在將左輪放回鞘中的同時便找出了最好的脫逃路線。


「好,就是那裡!」


決定好路線,他便立刻抓起大刀開始逃跑。



但很不巧的,前面竟衝出了一隻「雷比亞進化體」擋住了他的去路。


而且,那還是一隻"菁英種(僵屍王)"




「糟糕!!」

見怪物邊吼叫、邊往他身上射出一道令人作嘔的黃色光束,男人使盡全力的一個翻滾,好不容易才躲過了這一招。


「嗯......啊!」

但才剛從地上起身,男人的面前早就有另一隻身上掛著大鐵鉤的殭屍正在等著他了。


「噁噁呵呵呵呵......」

殭屍王嘴中發出了怪異的呻吟,那聲音就像是正在嘲弄著面前男人一樣的冷笑聲響。


「該死,礙事!」

見那怪物的雙眼發出兇惡的紅光,男人立刻揮刀進行回擊。


「噁哇哇啊啊啊!!!!」

但那血紅的利爪似乎比他更快了一步......。



至於,這一切究竟如何演變至今的?


這還必須得從幾個小時之前說起。




2024年7月 凌晨 3 點 35 分 新北市實境遊戲發布會場前 捷運站出口處 「張鹽城」視角


夏夜,冰冷的晚風在空曠大街上一掃而過


儘管已是深夜時段,但背景都市霓虹燈光卻依舊閃耀,並遮蔽了天空中點點繁星的光芒。

現在正值炎熱的夏季,但夜裡的低溫空氣卻依然能給人帶來些許寒意。


在會場附近的捷運站前,出現了一個正在邊打哈欠、邊看手機的高大男子


那人有著一頭些許雜亂的棕髮、臉上還留著一點沒刮乾淨的鬍渣,身穿一件相當具有刑警風格的黑色大衣,配上岩黑色的背心西裝與一件領口稍微敞開、但是相當正式的白色襯衫,並繫著一條紅色斜條紋樣式的正式領帶。

他還將兩手袖子都捲給到了手肘上方,露出了下面充滿傷疤的健壯手臂


雖然穿著不太整齊,但他卻保持得相當乾淨,不僅衣物沒有一點縐褶痕跡、大衣看起來如新買的一塵不染,就連腳下黑色的皮鞋都亮的能夠反光。

除此之外,他的身後還背著一個跟自己差不多高的細長包裹,手上也提著一包沉甸甸的旅行運動包,不知道裡面裝著些什麼東西


「唉呦,好睏喔!」

舉起雙手並伸了一個大懶腰,"張鹽城"接著打開了手機上的會場路線圖。



「有點冷呢......」

隨著手機地圖的規劃路線,他望向遠方那座規模龐大的巨蛋建築


這是座耗費了十年、斥資百億所建造的超大型專案,建築外觀呈現橢圓形一般不斷向上延伸,半徑約有7公里、樓層高則為20層,而且還不包含地下。

根據官方資料顯示,該建築一次至少容納五萬多人呆在內部,同時還具有能做為緊急避難設施的特殊兼顧設計,是一座佔地面積相當龐大的多功能建築物。


「不過,總算是到了!」

看著目的地就在眼前,一種輕鬆的心情、伴隨有些點沉重的使命感,就如同一條蟒蛇般緩緩纏繞住了他的心窩。



就在幾月前,一間遊戲公司宣稱他們成功的研發出一款實鏡頭盔,並發出公告將在近日與線上遊戲「絕對武力Online」的台灣代理商進行合作企劃,

而那個名為「CSO實境遊戲發佈會」的大型活動,日期就被定在了今日早晨的九點整,儘管聽起來是相當有趣的活動,但張鹽城卻帶著相當複雜的眼神,踏上了前往會場的道路。


十五分鐘後,他來到了會場的入口處,整個街道上都擠滿了要參加活動的民眾。


一眼看去,已經在等待的至少也有上千多人,而到了早上開場前估計還會再變的更多,這讓他相當煩惱抓了抓後腦勺。


「哎呀!雖然做好心理準備了,但沒想到人竟然會多成這樣啊!」

張鹽城煩躁的皺起眉頭,畢竟他可不是為了體驗什麼"刺激的槍戰快感"才會大老遠搭車北上,跑來這裡人擠人、湊熱鬧的。

但依此來看,現在還想混進最前面得到位子,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畢竟在隊伍的最前端,可都是些提前幾個月就在排隊的狂熱粉絲,要是一個不小心惹火他們,那可比全副武裝的暴徒還要更加難以應付。


「大家都不用睡覺的是不是?」

他邊抱怨、邊看向從口袋裡拿出的兩張票券。


「難怪那胖子會給我這東西,不靠這種"籌碼",真的很難在這種時候搶到前面的位置呢!」

那是兩張全台限定數量,且只有靠抽獎才能拿到,會場內實境遊戲的超稀有"搶先試玩券"。


「只希望有人會領情囉!」

自嘲的笑了笑、並深吸了一口氣之後,張鹽城拿出搶特價品時所練就而出的俐落身法,迅速鑽入人潮當中,開始尋找目標。



接著,在經歷了十幾分鐘的「借過」與「不好意思」之後,他總算是在整個隊伍的前段處抓住了兩個機會。


那是一個有著憔悴眼神、身穿深紅色背心西裝的黑髮男子,與另一名身穿下擺稍長的黑色西裝外衣、配上一件休閒西裝褲的金髮男性。


「藤本先生已經在排隊了嗎?」

「大概是吧!不過他有搶到限定的優先入場券,所以應該一下子就能入場」


那兩人正坐在板凳上聊著天,但根據其相當正式的服裝來看,感覺他們並不像是會出現在這種地方的人。

不過,看他們散發出來的氣勢比較溫和,就算被拒絕應該不會出現什麼太難處裡的狀況。


「嗯,就是他們了!」

張鹽城下定決心並立刻走上前去,與那兩人進行了搭話。



經過了幾分鐘過,他與那兩人相談甚歡

「呼,真是選對人了!」

還好他們倆個似乎都是相當友善的傢伙,說了一下願意以試玩券作為交換後,就同意讓張鹽城與他們一同排隊入場。


「接下來,距離開場前還有好幾小時」

瞄了眼手錶後,他愉快的伸了個懶腰,並看向不遠處一座正在施工維護的大樓。

「就去那打發一下時間吧!」

提了提肩膀上的包裹,張鹽城再度擠進人群當中,並繼續了十幾分鐘的「借過」與「不好意思」。




2024年7月 上午 8 點 54 分 新北市實境遊戲發售會場前 主要入口隊伍 即將開場


「嗨,謝謝你們願意幫我排隊!」

終於,高掛的太陽與興奮的群眾們相互輝映,就像是在互相比拚誰要更加熾熱似的,張鹽城揹著那細長的黑色袋子,又再度回到了隊伍當中。


「真是抱歉,有點來遲了!」

他相當不好意思對兩人揮手說到。



「啊,沒關係、沒關係!」

紅衣男子則對他露出笑容說道。

「你有趕上就好,我很怕你會趕不上呢!」


「抱歉、抱歉!」

小跑步著來到了兩人面前,他又一次不好意思的向兩人道歉。

「因為路上有點塞車,所以我才會稍微來晚」


「啊,這個先還給你吧!

旁邊的黑衣男子拿出了票券,並打算還給張鹽城。

「一直寄放在我們這裡,感覺也不太好!」


「欸,為什麼?」

他有些遲疑的看著黑衣男子問道。

「都說要送給你們了,你們自己留著不就好了嗎?」


「雖說如此,但這些票本來就是你的!

看張鹽城似乎不太想拿回票券,紅衣男子接著說道。

「我想,如果進場之後,你還是願意給我們使用的話,那─────


「嗚哇!」

但話說才說到一半,紅衣男子便突然睜大雙眼、並抱著自己的肚子痛苦說道。

「唉呦,好痛!」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剛才不應該空腹吃那個炸蔥油餅的才對─────嗚噁噁噁!!!!」


「欸你沒事吧!」

張鹽城有些緊張的扶著紅衣男子的肩膀。

「不舒服的話,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啊?」


「沒關係、沒關係!」

紅衣男子冒著冷汗,伸出手婉拒了他。

「我去附近借個廁所就沒問題了!」

「就請你先進場吧,來不及的話不用等我也沒關係!」


「不,我也陪你一起去吧!」

黑衣男子苦笑著說道。

「我怕你會昏倒在廁所裡之類的,那就麻煩了!」


「喔,那好吧......」

張鹽城露出了尷尬的笑容。

「這樣的話,你們就趕快去吧!」


「反正隊伍還有夠長的,輪到我進場前肯定還需要一點時間!」

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自信說道。

「你們回來時打個電話給我就好,我會再告訴你們位置!」


「真是不好意思,打擾了你的興致」

紅衣男子擠出痛苦的微笑,向張鹽城不斷道歉。

「希望這不會影響到你的行程」


「沒關係,就快去吧!」

他則笑著對紅衣男子比了個讚。

「身體最重要,不要為了這種事情而逞強」

「加上你們都等我一個晚上了,這才不算什麼呢!」


「真是謝謝你了!」

稍微彎腰道謝,黑衣男子接著站起身來。

「那我們去去就回!」

然後帶著紅衣男子,迅速往廁所的方向開始前進


「慢慢來就好了啦!」

揮揮手,他笑著目送了兩人離開,並大聲說道。

「欸,記得小心一點嘿!」


「喔!」

「沒問題!」

接著,兩人便完全消失在了龐大的人潮當中



「還真是不湊巧......

看著兩人離開後,張鹽城收起笑容並無奈的嘆了口氣。

「希望他們能趕上」




「各位熱情的玩家注意囉!!」

可話音剛落,會場前的喇叭就突然傳來了廣播。

「因為人數實在超出了我們預期的關係,我們決定提早開放大家入場喔!!」


「嗯欸?」

在工作人員突然的一聲令下,活動竟然提前開始了。


「現在,開始!!」

伴隨廣播聲,最前線的狂熱粉絲發出了震天的戰吼,並猶如洪水一般開始湧入會場。



唔唔喔喔喔喔─────!!!!



「唔欸欸欸欸?」

張鹽城的身體開始被眾人不斷的推擠向前。

「等等等、等等!!」


雖然想稍微停下來,但人群就如同潮水般勢不可擋、無法阻止,要是在這時不小心跌倒的話,說不定還有可能會被群眾們給直接踩死。


「不是吧!!!!」

他試圖轉過身,並望著兩人離開的方向。

「等等等等,你們要不要先回來!!」


但聲音立刻就被眾人的歡呼聲給掩蓋過去。

更別說那兩人也早就離開了排隊隊伍。


「哇啊,糟糕啦!」

在不斷推擠之下,張鹽城只能傻眼的在心中默默祈禱,希望那兩人可以趕的回來。

「希望他們能......唉呦、等!別推我啦!!」


然後,他也只能順著狂熱無比的隊伍人潮,開始了比預期要更快的入場程序。




上午 9 點 05 分 台中市實境遊戲發售會場內 二樓走廊 「???」視角


一名身穿白衣與緋袴的巫女服、配上一套特製戰術裝備的女姓,正一臉迷茫的走在廊道上。


她有著琥珀色的眼眸,留著用一束白色繃帶稍微束起、帶有著姬髮式風格的黑色長髮,右眼戴著一個黑底白十字的眼罩,腰際上放著一把特製的金色M4A1步槍、左腰間也依然掛著那把她最熟悉、也最珍貴的家傳武士刀。


但奇怪的是,人來人往的群眾中卻沒有任何一個人對她奇特的裝扮有所反應。

她甚至還在這一路上,看見到了不少打扮的比她還要更加浮誇的群眾。


「這裡,到底是哪裡?」

巫女疑惑的思考著,自她莫名其妙的從某間廁所中醒來之後,時間已經過去二十分鐘。

「我應該......死掉了才對吧?」


她最後的印象,明明就是被冰冷的刀刃貫穿了胸膛的畫面。

但她在卻站在這裡, 一個完全沒有印象、也從來都沒有見過的地方。


「不管如何,我似乎是活下來了」

巫女用相當冷靜的方式,開始思考現在的狀況。

「我還是先搞清楚這裡是哪裡好了......」


回想起自己在特種部隊中的所有訓練,並不留餘力的開始觀察周遭的環境與狀況。

就在此時,她剛好來到了二樓中央的電扶梯旁,從這裡可以清楚看到下方一樓的部分景象。


「沒想到我還有機會,能再次看見這種和平景象

巫女靠在邊緣的欄杆上,靜靜望著下方的人潮。

「自從"末日"發生之後,我就再也沒看過這麼多無憂無慮的民眾,像這樣聚集在一起享受著如此簡單的樂趣了」

嘆了口氣後,她閉上眼睛並仔細聆聽。


儘管離樓下有一段距離,且周邊各式各樣的聲響也相當吵雜的混在一起,但她卻能利用她極度敏銳的聽覺,來仔細分辨出樓下每一個人、事、物所發出的不同聲響。


「很好,看來我的"搜尋者(感知強化)"異能依舊完好,真是萬幸!」

張開眼睛,她稍微鬆了一口氣。

儘管自己似乎是死而復生了,但身體狀況依然和之前一樣,沒有變化。

「這些人使用的語言基本上都是中文,雖然也有少數幾人在使用其他語言,照這樣來判斷的話,這裡該不會是......」


「嗯?」

說著,她察覺到有人正在靠近自己的後方。



「那個......」

果然如她所料,伴隨著男性的聲音響起,後方有人伸出手,似乎是打算向她搭話


趁著對方才剛開口,巫女便轉過身去搶先發問。

「有什麼事嗎?」

但一轉頭,卻發現站在她身後的明顯是一位女性。


「嗯?」


而且還是位戴著紫色假髮、身穿華麗兔女郎裝的巨乳女性。


「嗯?」


「男、女?」

她瞇起眼睛,腦袋有些當機的看著對方。

「欸?」



「啊,真是抱歉!」

儘管其面容就如女性一般陰柔,但開口發出的聲音的確是渾厚的男性嗓音。

「其實是男性,嚇到妳了真是抱歉!」

兔女郎(男)彎下腰向對方道歉,胸前更是隨之不自然的晃動了起來。

「我並不是故要嚇妳的!」


「那......胸?」

她相當傻眼的伸出食指,指向了對方的雙峰。


「喔,這是矽膠的假胸!」

兔女郎(男)伸手托住胸前的假胸,並稍微晃了晃動說道。

「雖然有點可惜,但確實不是真的!」

「啊!順帶一提,我扮的是"天下X魔"的復活兔撒旦喔!」



「可、可惜?」

「嗯、啊......啊啊!不是的......」

巫女向對方誠摯的點頭致歉。

「真是不好意思,因為我平常沒怎麼見過像......像你這樣的人,所以有些驚訝」

抬起頭,巫女接著露出微笑。

「然後,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啊,是的!」

兔女郎(男)從身邊的包包裡拿出了手機。

「那個!我真心覺得妳的COSPLAY很棒,想請問妳扮的是什麼角色呢?」


「我覺得妳的步槍跟武士刀都很帥喔!」

兔女郎(男)雙眼放光的繼續追問。

「請問這是CSO裡面的角色嗎?」


「因為我今天,其實是想來買其它廠商的周邊,所以對主場的CSO並不是那麼的清楚」

俐落地說了一大串之後,兔女郎(男)接著打開手機、點開發佈會的資訊頁面,接著便將之遞給了面前的巫女介紹道。

「這邊這個就是我有興趣的廠商喔!」


「喔,原來如此!」

看對方完全沒有懷疑,巫女裝作很有興趣的樣子接過手機,仔細查看起活動的基本訊息與此地的相關資料,並掌握了現在的年份、時間、地點,以及現場所有的相關資訊。

「嗯,真的很有趣呢!」


「還有你扮的也還不賴喔,謝謝你!」

她微笑著點了點頭,並將手機還給對方。

「話說,你到底找我要幹嘛啊?」



「啊、對!真是不好意思!」

「每次只要一跟別人閒聊,我就會不小心多話起來」

兔女郎(男)向巫女彎腰道歉。

「我真的覺得妳扮的好漂亮,所以想請問妳,我可不可以拍一張妳的照片呢?」

接著,拿著手機的他有些扭扭捏捏的害羞發問。



「喔,是這樣啊!」

巫女露出笑容,並隨便想了一個理由。

「真抱歉,其實這身衣服是從工作地點偷偷借出來穿的,如果被他們知道我這樣亂搞的話,肯定會被罵個半死,說不定還有可能會被開除」


「所以,我不太希望別人有我今天的照片,要是被私自傳到網路上、或是被我上司看見的話,那可就糟糕了!」

說完她稍微彎下腰,並禮貌婉拒了對方的請求。

「所以恕我失禮!」



「啊,是這樣啊!」

兔女郎(男)收起手機,向對方點頭致謝。

「沒關係的,打擾到妳還真是不好意思!」

說完後,他有些失落的自己離開了。



「嗯,再來該怎麼辦呢?」

看了眼對方離去的身影,儘管多年的軍旅生涯已讓她不論在何種情況下,都能以最冷靜的態度去應對一切未知變化,但現在的情況卻依然令她對下一步感到困惑。

「這裡已經不是"蓋亞大陸"了,甚至......」

她煩惱的嘆了一口氣。

「這都不是我所知道的那個世界了」


「這樣我很難決定接下來該怎麼做」

深吸一口氣,巫女煩惱的皺起眉頭。

「軍隊可沒教過我們該如何應付這種詭異的情況呢......」


正處在煩惱之中的她,眼角突然瞄到了一個揹著掛滿吊飾的背包、身穿格子襯衫與牛仔褲、身材還有些肥胖的男子身影。

「哼哼,就是他了!」

腦中,一個計畫瞬間成型。


「啊,不好意思!」

立刻踏出小碎步追上那個男人,巫女露出了一副有些害羞的表情向對方搭話。



「嗯,欸?」

被叫住的男人有些疑惑的回頭。

「啊,請問有什麼事嗎?」

但在看見對方的那一瞬間,他立即就被其美麗的容貌給吸引住了。



「真對不起打擾到你!」

巫女垂下視線,轉而露出一副相當委屈的表情。

「我其實是外國人,剛才在入場時不小心跟朋友們走散了,加上我又是第一次來這裡參加活動,所以想問你可不可以稍微幫我帶一下路?」

口音變得相當刻意,他接著雙手合十、並由下往上的望著男人的眼睛,然後嬌羞的說道。

「拜託你了!」



「嗯、嗯嗯!」

男性已經對方的美貌所深深吸引,他回過神來後便立刻回應。

「當、當然沒問題啊,假設妳不建議和我這樣的醜胖子一起走的話啦!哈哈......」


「才不會呢,我覺得你長得非常帥的啊!」

巫女露出燦爛的笑容,並稍微將臉貼近了幾分說道。


「欸?喔!哈哈......是、是真的嗎?」

胖子的臉頰有些通紅,整個人更是變得有些飄飄欲仙的說道。

「那、那、那個,我......我可以問問,我該怎麼稱呼妳嗎?」


「嗯,當然!」

對方已經上鉤(開始暈船),她思考了一下後回答道。

「我叫做"藤堂 美咲",你叫我"美咲"就可以了!」




上午 9 點 26 分 新北市實境遊戲發售 中央大廳 「張鹽城」視角


「不知道他們進來了沒有?」

低頭看著手機,儘管離開場之後,已經過了十幾分鐘,但張鹽城依然沒有收到來自那兩人的回電或是訊息。


「真希望他們能進的來......」

並望向擠滿了人群的各個入口,他稍微苦笑了下。


「但那兩張試玩券我都確實的交給他們了,就祝他們有機會能玩到吧!」

將手機收好後,他決定先專注在自己的事務上。

「如果能再見到他們的話,就再跟他們稍微聊幾句好了」


說完,他便踏出步伐,走進了正式的活動區域內。


會場內,溫度相當低的冷氣充斥著此處的每一個角落。

一進去便可看到裡頭擺設著各式各樣的動漫精品,而活動主角"實境頭盔"的位置,也猶如眾星拱月一般被精心安排在了最顯眼的位置。


放眼望去,這裡的地板是由漂亮的大理石所砌成,裡頭的各類優雅裝飾更是凸顯了高雅的氣質,完全不輸給那些高級的飯店設計。

所見之處更是連一點灰塵都沒有,整體猶如一座潔白的聖堂般,令人感到十分的賞心悅目



「啊,好想在這邊輕鬆的四處逛逛和買東西喔!」

在熱鬧的氛圍、與場內各種琳瑯滿目的周邊商品渲染下,就連張鹽城都不自覺感到了十足的心癢難耐。


但很可惜,張鹽城卻無法一同愉快地融入在這場有趣的活動當中,畢竟他可不是到這邊來玩的,而是有相當重要的正事需要調查。


「先去主舞台晃一晃好了,稍微湊一下熱鬧也不會怎樣」

「然後等大家的注意力都被活動吸引住時,再去其他倉庫之類的地方調查看看也不遲」

「嗯,就這麼決定了!」


但受到會場內的熱鬧程度所影響,張鹽城的內心依然有些興奮的情緒。

畢竟這次的活動主場也是自己很喜歡的遊戲,一想起以前那些和老朋友們一起連線打殭屍的回憶畫面,他便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


「不過他們,都不在了呢......」

緊接著的,則是一絲悲傷。


「今非昔比,物事人非啊!」

說完,他低下頭嘆了口氣。



「等等,嗯?」

可剛抬起頭,他的視線就被兩個奇怪的身影給吸引了過去。


就在離他不遠的地方,有兩個穿著非常厚實的男子。


其中一個人的身高大約有180公分,身材並不是說非常強壯,但掛在脖子上的護目鏡十分引人注目,他不只穿著一件和夏季非常不搭配的黑色戰鬥大衣、與一副皮革製的黑色手套。

值得注意的是,他腰間掛著那一把細長刀具明顯不是什麼仿製品,有著古舊且充滿戰損痕跡的外觀更讓人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而另外一個穿著類似服裝的傢伙,雖然個子稍微矮了點,約有170公分,但散發出的氣場卻完全無法和其身旁的男子比擬。

他身穿黑色連帽外套,並且拉起拉鍊遮住了裡面的服裝,但手上的半指手套以及腳下的野戰軍靴也在明顯表示著來者身份的不凡。


而他被帽兜所遮住的雙眼,更是一對充滿了明顯殺意,猶如戰場生還者一般的紅色瞳眸。

看來那兩個人也不是來這裡玩的,大概也有什麼重要的任務在身吧。



「喔,不對!」

但在更加的仔細觀察兩人後,張鹽城發現了相當詭異的事情。


那個帶刀男子大衣下穿的,竟然是美國特殊武裝傭兵集團「紅蜥蜴」的制服。

「不會吧,紅蜥蜴的人馬怎麼會跑到這種地方來?」


「而且那一把刀,我確定我曾見過!」

他認真的望著那兩人,並不斷思索。


「那把刀、兩人組,而且還是......」

可就在他即將想起兩人的身份時,有一個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這位先生,不好意思打擾您了!」

是一位男性工作人員,他以和善的語氣向張鹽城搭了話。



「喔,是的!」

注意力回到現實,張鹽城立刻收起嚴肅的表情,並微笑著看向來者。

請問怎麼了嗎?



「是的,剛才我們收到了主辦單位的消息,讓我去尋找一位名叫"張鹽城"的先生,說是穿著西裝和黑色大衣的棕髮男性」

這工作人員看起來還挺年輕,他露出和藹的笑容向張鹽城禮貌的問道。

「請問指的就是您嗎?」



「是的,我就是張鹽城」

他禮貌的回應,並向對方伸出手。



「那真是太好了!」

工作人員立刻握了回去,另一隻手則從口袋中掏出了一把特別的鑰匙。

「主辦方請我將這隻鑰匙親手交至您的手上,還特別要我盡快找到人呢!」

說完,謹慎的將鑰匙交到了張鹽城的手上說道。


「但這不是你們在入口處發放給入場觀眾的東西嗎?」

他從大衣口袋中拿出了另一把鑰匙。

「我已經有了呢?」

雖然新鑰匙看起來和入場時拿到的不太一樣,不過款式卻非常相似。



「是啊,我也覺得很奇怪......」

工作人員笑著搔了搔頭,接著說。

「其實我們其實也不清楚這些鑰匙到底是用來做甚麼的,主辦單位也只有特別要求我們工作人員,一定要確保所有的入場者都有領到這種鑰匙,其他就沒有多說什麼了」



「欸,是這樣子啊?」

張鹽城仔細的觀察了一下這把鑰匙,心中也出現了一絲疑慮。

「總之,謝謝你了」



「啊,對了!」

突然,工作人員驚呼了一下。

「他們有提到,這把鑰匙的名子叫做"生死之鑰"」

「還說是特別為您而準備的,希望您能好好的利用它!」



「"生死之鑰"?」

張鹽城不解將鑰匙收進口袋,接著轉過頭看向了剛才的地方。

「啊,對了!」

但那兩個紅蜥蜴的奇怪傢伙,早就不知道跑哪裡去了。

「走了呢,不過那兩個傢伙到底......?」



話到半晌,一陣廣播突然吸引了兩人的注意力。

「那麼各位,我們今天的活動就正式開始!」

伴隨著主持人的聲音,台下觀眾們也隨之爆出了震天的歡呼聲。



「活動已經要開始了呢!」

工作人員看了下手表說道。

「不好意思耽誤到您的時間了!」



「別擔心,辛苦你了!」

但張鹽城並沒有生氣,而是饒富趣味的望向中央舞台,並向對方再度道謝。

「還特意把東西拿過來給我,真是謝了!」


接著,伴隨舞台布幕開始緩緩降下,現場的燈光也隨之一暗,各大出口的鐵門更是怪異的關了起來,原本明亮的現場頓時陷入了一片黑暗。


「嗯,為什麼要把門關起來吧?」

燈光暗下來之後,張鹽城先是嚇了一跳,接著便露出疑惑的表情說道。

「是怕群眾不小心跑出去還什麼的嗎?」


「欸?可是......」

與現場的群眾不同,工作人員看起來相當慌張。

「我並沒有聽說過現在有其他的活動排程啊?」

「更別說,我們活動時也不會將燈光還有入口都給關起來啊?」


看見工作人員錯愕的神情,張鹽城整個人進入了警戒狀態。

「那這倒底是......?」



話音未落,張鹽城才剛打算開始思考,會場中央降下的布幕中便映出了一個面容蒼白、且有著一頭金褐色短髮的中年男子。

各位來到會場的朋友們,大家好!

男子滿臉的鬍渣以及那陰沉的眼神,使得其面容顯得十分憔悴,臉上更是帶著一幅詭異的愉快笑容說道。



史帝夫‧雷克斯(Steve Rex)!!

看見那張臉的瞬間,張鹽城瞬間變的殺氣四溢,並咬牙切齒的說出了那個萬惡的名子。


那就是好幾年前,間接殺死了自己所有戰友的邪惡之人。

而他現在竟然會在這個地方現身,而且是直接出現在大庭廣眾之下。


「歡迎你們來到『無界煉獄』的活動會場,我是這次的主辦人雷克斯博士」

與其面容一樣憔悴的嗓音迴盪在場內各處。

「這次各位能夠出席活動,我真的十分高興,因此我也準備了一系列的『活動』來回饋你們」


說著,布幕中的雷克斯拿出了工作人員在門口發放的鑰匙。


「這把金色鑰匙相信大家都已經拿到了吧?我在會場內放入了將近1萬多個『Pandora's Box(潘朵拉之箱)』,也就表示你們其中將會有1萬多人能拿到箱子裡的東西」

雷克斯如此地說,接著露出了不懷好意的微笑。

「至於箱子裡頭,則是有著和遊戲裡頭一樣的武器,而這次的活動便是要運用你們所拿到的武器來進行生存」


他剛說完,就有一個不知事態嚴重的傢伙大喊道。

「喂,既然是生存遊戲,總要有敵人吧!敵人是誰啊?有這個能耐和現場的4萬多人對抗?」


雷克斯應該正在監視場內,因為在那個傢伙說完後,他便閉上了眼睛。

「這個問題問的很好,既然你們那麼多人,那總得有個旗鼓相當的對手是吧?」


「沒問題,我早就準備好了!」

雷克斯說完,便睜開了雙眼,令人恐懼的紅色瞳眸頓時爆出激烈的火花。

「這次的活動,你們要面對的就是───」



15000具的"殭屍"



說完,現場的某處便傳來了劇烈的爆炸聲響,一種不似人類的恐怖嘶吼也跟著傳遍全場。

並且隨之而起的,還有現場眾人的尖叫聲。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啊啊!!!」

一名手臂被咬到的人痛苦的大叫著,而雷克斯則只是冷笑說道。



「我說過了,你們要在這15000具的殭屍中生存下來,運用你們人類自恃甚高的智慧來活下來。當然,我也會適當的給予救援」

雷克斯咧嘴而笑。

「但前提,當然是你們要能活到那個時候!」



「好了,賭上性命的遊戲已經開始,就讓我看看你們(人類)究竟能活到什麼時候吧......」

說完,雷克斯便消失在螢幕上,現場只剩下呆愣、不解,以及更多的恐懼。



......

但張鹽城明顯看見了。


就在雷克斯的投影消失前,他的視線明顯對著自己所在的地方撇了一下。

並且,他的嘴角還露出一抹充斥著惡意的微笑。



這傢伙......

張鹽城咬牙切齒,並卻無法做出任何的應對,只能呆愣看著已經暗下來的投影布幕。



「欸!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似乎是還沒對眼前的狀況反應過來,工作人員抱著頭並崩潰的低聲呼喊。



從憤怒中回過神來,現場已是一片混亂。

張鹽城立刻壓下了自己的憤怒情緒,並看向旁邊的工作人員。

「兄弟,振作一點!!」



張鹽城大吼著抓起工作人員的衣領,並用力甩了他一巴掌。

「冷靜的聽清楚我說的話,你是工作人員對吧?」



「啊...對,我是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因為疼痛而暫時清醒了過來,但他的聲音依然因恐懼而不斷顫抖。



「回答我!大聲一點!!」

張鹽城用力搖了搖他的肩膀,並再次向他大吼。

「你是工作人員對吧?」



「嗯,是、是的!」

對方充滿威嚴的聲音中,似乎蘊含著某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工作人員聽見後就突然醒悟了過來,並大聲回應。

「我是這裡的工作人員!!」



「很好!這樣就對了!!」

張鹽城放開手,並以認真的眼神緊盯著對方的雙眼。

「這裡建的這麼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為了要拿來當作避難所使用沒錯吧?」



「嗯,是的!」

工作人員認真的回答,接著便開始思考。

「場內確實有應對緊急情況時,能使用的避難房設計!」



「好,那你知道這些避難都在什麼地方嗎?」

恐怖的尖叫聲、與肢體被撕裂的聲響越來越近,張鹽城咬了咬牙並繼續大喊。

「快點,時間不多了!」



「是、是的!我知道!!」

方才的膽卻早已消失無蹤,現在的他眼神和語氣中竟充滿了信心。

「我的職前訓練有教到這些東西,所以我知道避難室都在什麼地方!」



「很好,做的很好!」

放開抓住對方的手,張鹽城極度認真的說道

「快去找到其他工作人員,然後一起把民眾引導至那些避難用的區域,聽懂嗎?」

「快點,重複一遍!」



「是!」

在對方的言詞引導之下,工作人員撐過壓力並完全冷靜了下來。

找到其他工作人員,然後盡量把活著的民眾引導到避難用的區域



「快去吧!」

張鹽城點了點頭,並稍微將對方推了出去。

能救多少人的命就去救多少!


看著對方充滿使命的背影,他輕笑了兩聲。


「呵!真是個有潛力的傢伙,想辦法和更多人一起活下來吧!」

「可不是只有奮勇殺敵的人,才是所謂的英雄啊......」


接著他再度看向了舞台的位置。


原本還充滿著歡聲笑語的會場,已經成為了令人無膽直視的人間煉獄。



大量血液染紅了潔白的地板,可怕而淒厲的慘叫聲不斷冒出,而元凶正是那群非人生物。



「"殭屍"......」

那群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的東西


他瞪著那些不斷大聲吼叫、揮舞著沾血利爪的邪穢生物,不慌不忙的從背後拿下了那細長的黑色袋子。


將外層的黑色布料用力甩開,從中露出了一把散發金光的長柄大刀。




那把名為「黃龍使徒」的金色"青龍偃月刀"。


將大刀佇立在地,他抬頭望向那金燦燦的刀刃。

「好了,讓我們好好算一下這還不完的債吧......」


接著隨手將袋子一丟,張鹽城望向了前方的屍群。

而殭屍們也終於發現了位於舞台最外側的他,並且呲牙裂嘴的朝他蜂擁而來。


「做好覺悟吧,野獸們!」


從那雙棕色的眼眸中所散發出來的。

————是絕對不容許任何質疑的信念。


「今天就是你們的忌日」


抬起手將刀刃轉了幾圈,他壓低身體重心、擺出戰鬥的架式並將刀尖指向前方。


放馬過來!!




(0)



人物介紹:

「牛鬼」張鹽城


所屬身份:

獨立傭兵(對外自稱為:"居家安全私人顧問"和"保全系統設計專家")


持有武器:金黃色的青龍偃月刀「黃龍使徒」

失竊武器:另一把「鬼神無雙Skull-2」、「鮮血皇后SVI Infinity Red」


過去經歷:

自警校畢業後受訓成為了一名刑警,但在一次巡邏勤務中的英勇表現而被高層看上,並以特殊身份被調入特警隊中,成為了「霹靂小組」的一員並接受訓練。

起初他相當具有戰鬥方面的天賦,不僅在短時間就成為了隊長,其領導的隊伍更是完美的解決了數起人質危機與恐怖襲擊,因此而相當受到警方、甚至是軍隊的重用。


但在某次偵察任務中,他的隊伍被派遣到一個失去聯繫的深山哨站中查探狀況,卻在此處遭遇了他們從未見過的奇怪生物襲擊,不只隊員全軍覆沒、自己更是受了相當嚴重的傷、才好不容易的苟活了下來。

憤怒的他想向高層討一個說法,但高層不僅對他毫不理會、甚至還逼迫他簽屬了一份保密協議,讓他不能對外宣揚任何有關於此次行動的資訊,之後便將他調轉到至後方擔任教官一職,並再也不允許他親自進行出擊。


儘管心中滿是不甘與憤恨,但他並沒有就此罷休,而是私底下繼續調查有關於那次行動的所有真相,以及那天所出現的、也是他一生都從未見過的奇怪生物究竟是何方神聖。


在這個過程中,他找到了許多他根本就不應該知道的事情,例如「僵屍」、「屍者(Zombier)」與「獵屍者(Zombie Killer)」們的存在,以及「史帝夫·雷克斯」所主導的所有計畫。

他甚至發現,當初派遣他的隊伍前去執行那場任務的警政署長"吳嚴明",竟同時也是「國際獵屍者協會」台灣分部的最高指揮官。


他對這種為了隱瞞真相、而害死了同伴的事情感到不屑一顧,並憤而離開了警界、也和「國際獵屍者協會」結下樑子,並成為了一名獨立傭兵,開始了自己與僵屍們的私人戰爭。

儘管他相當痛恨「獵屍者協會」,但協會還是因他後來許多的英勇表現,而賦予了他「四星自由獵屍者」的榮譽身份,不過他從未公開承認或接受此身份。


他曾是狼群之中的一匹"頭狼"、總是與同伴們共同出擊、進行狩獵,即使現在孤身一人、但他也依然沒有停下腳步,而是誓要殺盡世上所有僵屍、並讓仇敵血債血償。


「即使形單影隻,棕狼也仍在不斷嚎叫著......」


下一集:開演時刻


向我的引路人致敬。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257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同人小說|殭屍|cso|絕對武力Online|Counter-Strike Online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x997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CSO二創... 後一篇:[達人專欄] CSO二創...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eminiRose大家
溫馨又可愛的家族插畫就在這裡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