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同人-綴歌】密室篇第九章:瘋狂魁地奇

作者:苦楝樹│2021-11-25 00:46:38│巴幣:120│人氣:239
目錄



  第九章:瘋狂魁地奇

  拿樂絲太太被石化的事情,第二天就傳遍了整個學校,連同牆上的留言一起。

  哈利很想把這件事忘掉,但過程太讓人印象深刻了,綴歌也好,異常的現場,金妮詭異的反應,在哈利的腦海中不斷重複播放,他很想知道當晚自己有沒有錯過什麼細節,所以第二天一早,又回到當時的走廊。

  「妳確定這裡真的能找到兇手嗎?」走廊上哈利遇到熟悉卻意外的兩人。

  「兇手都會回到犯罪現場,所以當天事發的時候出現的人是最有嫌疑的人,那麼他們必然會留下什麼蛛絲馬跡。」妙麗拿著放大鏡,仔細的觀察牆上的留言,榮恩在她身旁,兩眼放空,感覺自己不知為何會在這裡的呆滯。

  「真有趣,牆上的留言是用普通的油漆寫的,但飛七卻清理不掉?好像施加了防護咒,能排斥靠近留言的魔法或物理,我剛才想觸摸的時候,在留言前面就無法再往前了。」妙麗仔細的分析,但榮恩根本沒有在聽。

  「油漆上面有毛髮,好像是紅色的……不,那應該是拿樂絲太太的貓毛吧?我小時候有養過貓,換毛的時候那些毛真的到處都是。」

  「與其在這邊找,不如去調查有嫌疑的人吧?」榮恩不耐煩地問,「而且妳根本只是『霍格華茲,一段歷史』被借光了,才選擇調查現場的不是嗎?」

  「是啊,我很生氣。」妙麗收起放大鏡對榮恩說,「去年我花了一整年的時間跟每個人推薦那本書,結果大家都沒興趣,現在只是因為什麼密室開啟了結果大家都搶著借,害我都沒得看了,這個害我沒書看的兇手,我一定要將他繩之以法。」

  「那妳覺得誰有可疑呢?」

  「第一發現人,哈利跟綴歌,雖然鄧不利多說學生應該做不到這件事,不過他們好歹也是打敗過那個人的人,說不定會一些我們不知道的神祕招式。」躲在一旁偷聽的哈利忍不住點頭,她說得其實挺有道理的。

  「第二發現人金妮還一年級,應該不會什麼像樣的魔法吧?可以從嫌疑人名單排除,接下來就是被她的叫聲吸引的學生和老師了,石內卜或許可以算在裡面,聽說他對黑魔法很感興趣,所以現在嫌疑人就是三個,哈利、綴歌跟石內卜。」

  榮恩面無表情地鼓掌,推理的太精彩了,毫無破綻,畢竟本來就什麼邏輯。

  「咳──」看來差不多登場的時候了,哈利輕咳了一聲,出現在兩人面前。

  「嗨,哈利。」榮恩對哈利的出現並不意外,非常自然的打招呼。

  妙麗卻緊張的舉起魔杖對著哈利。

  「妳不會真的覺得是我做的吧?」哈利常有這種感覺,妙麗雖然腦袋很好,但有的時候會做出腦袋當機的人才做得出來的行為。

  「很不想承認,但你很可疑啊。」妙麗的態度緩和了一點,但魔杖依然對著哈利。

  「妳覺得我會得魔法比妳還多嗎?有這個可能嗎?」

  「嗯……」妙麗想了一下哈利的問題,聯繫同時上課時的表現,無奈地收回魔杖,「確實如此呢,感覺就算哈利拿到什麼超級黑魔法的咒語,畢業之前能不能學會都是問題。」

  『無禮之徒!』聽到妙麗的評價,哈利差點學綴歌大吼了。

  「金妮她還好嗎?」哈利決定暫時無視妙麗,向榮恩探聽他昨天就很擔心的金妮,哈利覺得她的受到的驚訝異常的強烈。

  「說不上好,但也說不上壞吧。」提到妹妹,榮恩的臉上蒙上一絲憂慮,「她很喜歡貓,而且從小就沒見過什麼血腥暴力的場面,被拿樂絲太太當時的情況嚇得不輕,但喝了龐芮夫人調的安眠藥之後還是安心的睡了,早上的時候感覺沒什麼精神,但也沒做惡夢的樣子。」

  「這樣啊……」哈利很想去探望金妮,但即便當事人不在現場,哈利都能感覺到如果探望金妮的事情傳到綴歌那的話,綴歌身上發出的怒火。

  他實在不敢冒險去做這麼找死的事情。

  「我會把你的關心轉達給她的,她一定會很開心。」榮恩似乎是感覺到哈利的難處,他拍了拍哈利的肩膀,並好心的附上一句:「自己小心。」

  「哈利,你這樣很差勁喔。」妙麗沒頭沒尾的說。

  哈利困惑的看著妙麗。

  「唉──假裝自己聽不懂,也是很差勁的喔。」妙麗說完後,像是留下預言的高人般,揮一揮衣袖,留下不解的哈利,以及看透真相的榮恩。

  「她說的是什麼意思?」哈利看著榮恩。

  榮恩拍著哈利的肩膀,神秘的說:「自己悟。」

  朋友就是一個在你緊要關頭的時候陪在你身邊,但派不上什麼用場的存在。



  時間平穩的前進,密室被開啟的謠言彷彿消失在霍格華茲,要不是飛七每天在拿樂絲太太被發現的走廊到處巡邏,還用測奸器戳每個路過的學生,拿樂絲太太被石化的事情彷彿就像是一場夢。

  不知不覺,來到哈利第一場魁地奇比賽的時候。

  「吃一點吧,不然會沒力氣的喔。」看著臉色蒼白的哈利,月桂像是姊姊般地將一塊蛋糕塞在哈利的面前。

  「我吃不下……」哈利的右手不斷在發抖,就算他用左手抓著也無法停下,感覺他緊張到一上場就會摔下掃帚了。

  「來,跟我說,啊──」月桂語氣像在哄小孩,但手卻強硬的將蛋糕直接塞進哈利的嘴中,「給我聽清楚了喔,哈利,別讓綴歌太擔心你了,不然我和潘西可沒她這麼好說話,給我乖乖吃飯不然我就直接用灌的。」

  哈利趕緊將眼前的食物塞入口中,儘管食不知味,但還是勉強把早餐吃了,

  「真沒用。」潘西對著哈利按下快門,將哈利痛苦吃飯的模樣記錄下來,這樣就夠了,看在綴歌的面子上她願意讓出一張底片給哈利,剩下來的部分她要全程盯著綴歌來拍。

  「好了,該出發了,我們還要進行賽前戰術分析呢。」綴歌說完後,月桂跟哈利也起身,人一同前往準備室。

  「我跟高爾會在觀眾席幫你們加油的。」潘西揮手對即將上場的友人道別。

  月桂對著潘西豎起拇指。

  綴歌拍著哈利的背,靠在哈利身邊對哈利說:「別怕,我會在你身邊的。」

  哈利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他的大腦被綴歌頭髮上的香氣佔據了思考。

  「這次的戰術將會圍繞打擊手和搜捕手展開。」準備室內,馬科用戰術板畫出陣型,原本像是山怪的他,在綴歌加入後努力去惡補魁地奇的戰術,看了很多書籍的他臉色看起來好了很多,不禁讓人懷疑他之前長得這麼像山怪是過去十幾年都沒讀書。

  「我們這三名選手掃帚性能比對方優異,以清空中心為主,追蹤手在傳接球的時候務必讓使對手的主力離開球場中心,比起得分,更重要的是不讓對手干擾搜捕手,打擊手則在球場兩邊用博格控場,搜捕手專注在球場正中心尋找金探子。」畫完戰術圖後,隊員們紛紛點頭,只有哈利一人一頭霧水,但他只要負責自己的位置就好,這就是搜捕手的好處。

  「是蟹鉗戰術啊。」綴歌看著戰術圖,讚嘆的看著馬科,「雖然不夠優雅,但你也能想出像樣的打法呢。」

  「我也很想贏好嗎?」馬科聽出綴歌是在拐彎抹角的誇獎他,難為情的摸著鼻子,「沒有問題的話,就上了!」

  「OK!」在隊員們整齊劃一的呼喊中,史萊哲林隊出發了。

  踏入球場,哈利就聽到如雷般的歡呼聲,原本以為自己會緊張到連路都無法好好走,但身體卻意外的習慣被人看著的場面,或許正如綴歌所說,他沒有觀眾反而無法做好事情。

  在胡奇夫人的指揮下,馬科和木透互相握手,只是他們握手的力道像是要將對方的手指捏碎似的。

  騎上掃帚,哈利立刻按照戰術板飛到球場的中心,正當他專注的搜尋金探子時,意外發生了。

  「哈利!」一顆博格飛離球箱,就筆直的朝哈利飛來。

  綴歌離開自己的位置,跑到哈利身邊,將那顆博格打飛。

  「小心點。」聽著綴歌擔心自己的話,哈利膽顫心驚地看著博格,這時他才意識到沒有打擊手保護,他根本閃不開博格的攻擊。

  綴歌原本想飛回位置上,但剛才那顆博格卻直接掉頭,再度飛向哈利。

  博格的設計是會攻擊距離自己最近的人,雖然依據魁地奇手飛行的速度不同,飛越快的人就越容易被博格吸引,但像剛才那樣,博格直接無視周圍的人,朝特定對象攻擊的情況,前所未見。

  「該死……」綴歌趕緊又將博格打飛,但博格只飛了一段距離,馬上又掉頭攻擊哈利。

  有人對博格下惡咒,哈利跟綴歌看著彼此,眼神交會變明白對方的想法,哈利立刻加大馬力,用最快的速度在球場上空盤旋來吸引博格的注意,綴歌則跟在哈利身後,盡可能的將博格打飛。

  「怎麼回事?」球場另一端的月桂發現兩人的異狀,作了手勢要隊長喊暫停。

  一下掃帚,哈利就立刻對馬科說:「博格被下惡咒了。」

  「那顆博格根本無視其他選手,只攻擊哈利一人,這樣別說控場了,哈利根本無法專心找金探子。」綴歌接著說,「很難想像那是葛來分多會做出來的事情,必須停止比賽調查那顆博格。」

  馬科猶豫的看著綴歌,「妳知道這代表什麼嗎?代表我們要放棄這場比賽。」

  「難道就讓哈利一個人被博格追殺,摔斷脖子嗎?」綴歌瞪著馬科,對她來說,哈利排在勝負之前,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被她兇惡的眼神瞪著,馬科和其他隊員也不敢說什麼。

  「我倒是有個主意。」月桂雙手合十,慢悠悠的說,「雖然,不夠優雅,但還是能贏。」

  當月桂說完她的想法後,馬科臉色慘白的看著眼前的少女,他不敢相信這種話是一個十二歲的千金大小姐的點子,「魁地奇不是這麼打的。」

  「博格就是為此存在的。」月桂面帶笑容的回答,她的雙眼滿是瘋狂。

  暫停時間結束,馬科決定採用月桂的提議,首先先讓綴歌專注的保護哈利,其他的人則以一對一的方式專注干擾其他球員,別讓他們有餘力……閃躲博格。

  「他們在幹嘛?」葛來分多的追蹤手莉娜,困惑的看著死盯著自己的史萊哲林球員。

  他們已經完全無視快浮了,既不搶球也不防禦,只是擋在葛來分多的球員面前,阻礙他們的飛行。

  碰!

  一顆博格準確的命中莉娜的掃帚,莉娜還沒從震驚中回神,她就連人帶掃帚摔到地面。

  攻擊成功後的月桂飛到博格面前,在博格尋找到下一個攻擊對象之前,揮棒!

  「Oh my god……」衛斯理雙胞胎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他們在理解月桂想什麼的當下,決定無視需要他們保護的球員,拔腿就跑。

  「你們在幹嘛?」木透還沒能理解衛斯理兄弟的行為,也不理解他們的判斷非常正確。

  第二球,擦過西亞的身邊,西亞心有餘悸地看著飛離自己的博格,但下一秒,月桂就靠著光輪2001的優異性能追上那顆博格,並且對西亞的方向再次揮棒。

  「第二個……」月桂像是死神般的宣告,掃帚被打壞的西亞墜落。

  另外一顆博格還在追著哈利,這對月桂來說反而是好事,她只需要專注的用眼前這顆博格把所有對手打下掃帚就好了。

  第四棒,葛來分多僅存追蹤手凱蒂,被史萊哲林三個追蹤手包夾,沒有閃躲的空間,毫無懸念的被月桂打下掃帚。

  第五棒,那個不知名的葛來分多搜捕手,慘遭擊墜。

  「太殘忍了……」喬治臉色慘白的看著落地的隊友們,掃帚上有安全咒,即便是高空落地也不會受傷,但只要月桂稍微瞄歪一點,他們的臉就會被打得不成人形了。

  兩兄弟沒能逃過命運太久,博格飛到眼前,閃躲之時,那個恐怖的女孩也跟了上來,「就剩你們了,衛斯理……」

  「我們無冤無仇……」弗雷還想勸說對方,但月桂的話徹底斷送兩兄弟談和的念頭。

  「你們的妹妹,可是讓綴歌煩惱好一陣子呢。」

  那一瞬間,弗雷跟喬治看到了自己的死期,打球只是順便,這丫頭是來幫朋友洩憤的。

  「喬治,在這最後的時候,你走馬燈看到什麼了呢?」兩兄弟墜落的當下看著彼此。
  「我看到金妮吃早餐的時候偷瞄哈利的樣子,如果人生可以重來,我希望那時候我有勸她換一個對象。」

  木透看著只剩自己一人的球場,他咬緊牙關,如同他的綽號木頭一樣,即便只剩他一人,他也要把這場球賽打到最後。

  「其他人不用出手。」在馬科的指揮下,史萊哲林另外兩名追蹤手和月桂都圍繞著葛來分多的球場,馬科一人抱著快浮,「我來跟他打。」

  即使場面一度非常混亂,即使史萊哲林以暴力的手段讓葛來分多只剩一名球員,馬科的行為也讓球場傳來一陣歡呼,這是追蹤手和看守手的對決,為了公平,馬科只瞄準最中間的球門,他在空中不斷盤旋,尋找可以射門的破綻,木透則沉著冷靜的防禦所有進攻路線。

  整個球場只有哈利跟綴歌沒有心思去看兩名隊長的決鬥,哈利心急如焚的想要找到金探子結束比賽,綴歌則必須全神貫注的將攻擊哈利的博格打飛。

  不知道第幾次揮棒了,綴歌感覺掌心傳來陣陣劇痛。

  綴歌的狀況哈利也有察覺,每一次揮棒擊飛博格,綴歌的手就在顫抖,但這只使他更焦躁,無法專注的搜尋金探子。

  「哈利……我們的球門下面……」綴歌的提醒下,哈利才注意到,史萊哲林球門住的底部,有一顆閃閃發亮的球在飛行。

  哈利立刻飛向金探子。

  就在同時,球場傳來群眾的歡呼聲,解說員李激動的要喊破嗓子,「奇蹟的一球!木透不只擋下了對方的射門,還將快浮踢回史萊哲林的球門,葛來分多隊十分!」

  「結束了……」哈利剛好握住金探子,他對著綴歌舉起金探子。

  「哈利!」月桂臉色鐵青的對哈利大叫,另外一顆,原本應該是月桂盯著的博格沒人注意的時候飛到哈利身邊,撞在哈利握著金探子的手上。

  手部的劇痛讓哈利失去意識,在他昏迷之前,他只看到沾了血的金探子,以及耳邊傳來令他感到不安的聲音。

  「沒事的,沒事的,我可以治好你。」洛哈充滿自信的語氣中,哈利閉上雙眼。



  「那個白痴!」哈利被龐芮夫人的聲音吵醒,「只是骨折的話,我十分鐘就能搞定了,現在把他手上的骨頭全變沒了,得花上一整晚的時間才能把骨頭長回來。」

  「他醒了。」接著是潘西的聲音,她對著哈利的睡臉拍了一張,「不錯呢,冠軍隊搜捕手第一場勝利的照片聽說會留在獎盃室裡面,你就頂著這張睡臉流傳百世吧。」

  「哈利……」朦朧之中,哈利認出綴歌的臉。

  「對不起──我太得意忘形了。」月桂慚愧在哈利面前雙手合十,「想說應該沒事了,就放著那顆博格不管了,才害你被打到。」

  「做得好。」久違的勝利讓馬科顯得有些興奮,他在哈利面前秀了一下手中的香檳,「第一場勝利,要不要喝一杯。」

  「他不能喝酒。」龐芮夫人生氣的看著馬科,「你們打擾夠久了,病人需要靜養,請你們立刻離開。」

  在龐芮夫人的催促下,球隊的成員,月桂、潘西都離開了病房,只留下綴歌和高爾。

  「我要留在這裡。」在龐芮夫人開口趕人之前,綴歌就堅定的拒絕了。

  龐芮夫人看著眼前這位倔強的少女,無可奈何的認由她留下,隨後看向跟在綴歌身後高爾,「你呢?也要留在這裡嗎?」

  高爾看著靠在床邊的綴歌,臉上露出苦笑,「不了,我留著太礙事了。」

  說完後,就獨自一人離開了。

  「好了,該喝生骨藥了。」龐芮夫人丟給哈利一個睡衣,並對他身旁的綴歌說,「要留下來就幫忙,把他的衣服換下來。」

  「我自己來就好。」想到要綴歌幫自己換衣服,哈利趕緊紅著臉拒絕。

  「自己來,呵呵──」龐芮夫人冷笑兩聲,就無視哈利繼續調藥了。

  當哈利脫下上衣後,他才知道為什麼龐芮夫人會有那種反應,沒有骨頭,軟得跟橡皮一樣的右手根本無法自己套進袖子,嘗試了幾分鐘後,哈利再度紅著臉,無奈的對綴歌說,「對不起,還是請綴歌幫我吧。」

  綴歌苦笑的抓起哈利的手,像在塞枕頭般的將手套進去,幫哈利穿衣服的時候,綴歌無意間看著哈利的上半身,「你的肌肉變得滿結實的嘛。」

  「暑假的時候跟達力一起去重訓過。」

  「這種事為什麼不在信上說?」綴歌輕咬嘴唇,眼神略為不滿的問。

  「我怕在信上說到那些麻瓜的生活,綴歌會覺得很無聊。」這是哈利的真心話,暑假看不到綴歌的時候,他無法掌握綴歌的反應,對該說什麼話一點把握都沒有。

  「你會覺得巫師的生活很無聊嗎?」綴歌的反應讓哈利很意外,「我也是……對自己不懂的事情很感興趣的,你根本不用擔心我的看法,把你想告訴我的事情坦承的跟我說就好了。」

  『只要是你的事,我都很感興趣。』綴歌心中真正的想法才剛到嘴邊,綴歌的臉就紅起來了,她說不出口,只能別開臉,不讓哈利看到自己害羞的模樣。

  「來,一口氣喝完。」就在這時,龐芮夫人給哈利一瓶看起來透明的魔藥。

  無色無味,看起來很安全,哈利一口灌下,結果劇烈的苦味害哈利吐了出來。

  「你以為這是什麼?南瓜汁嗎?」龐芮夫人鄙視的看著哈利,隨後關上醫院廂房的燈,留下哈利跟綴歌兩人。



  時間進入深夜,綴歌在哈利隔壁的病床睡著了,今天揮了幾百次的球棒,讓她精疲力盡,睡得很熟,看著她的睡臉,哈利忍不住舔了舔嘴唇,說出來可能會讓人覺得哈利很變態,但綴歌的睡臉可愛的哈利想咬一口。

  長骨頭的過程痛苦的讓人難以入眠,今天打魁地奇又耗光哈利所有體力,想睡但又睡不著的感覺非常折磨人,但看著綴歌的睡臉,哈利覺得睡不著真是太好了。

  哈利的快樂沒有持續多久,現影術特有的聲音吸引哈利的注意。

  「多比?」哈利狐疑的看著眼熟的家庭小精靈。

  「哈利波特怎麼會來學校。」多比懊悔的看著哈利,「霍格華茲現在非常危險啊,多比明明都鎖住入障不讓哈利波特上火車了,為什麼哈利波特還要來呢。」

  「是你害我趕不上火車的?」哈利怒瞪著多比,他的眼神不像同齡小孩那樣純良,讓多比害怕的躲在床角,「你知道你差點害我被開除嗎?」

  「哈利波特不該來這裡,史萊哲林的傳人要出現了,他會打開密室,殺光霍格華茲所有和那個人為敵的人。」多比緊張的對哈利說,「多比都讓博格攻擊哈利波特了,為什麼哈利波特不乾脆回家休養呢。」

  「那顆博格是你弄的?」哈利看著多比,眼裡的怒火彷彿能噴出火焰,「你最好給我一個等一下不會把你脖子扭斷的解釋。」

  「要把多比脖子扭斷這種恐嚇,多比已經聽膩了。」

  哈利看著多比,不知道該怎麼處置眼前的家庭小精靈,「你知道今天綴歌為了保護我,差點讓自己的手報廢嗎?你不是他們家的家庭小精靈嗎?為了你根本不肯說的危險,為了所謂我的安全,讓綴歌受傷也沒關係嗎?」

  「啊──」提到綴歌,多比痛苦的用頭敲地板,「多比是個笨蛋,為什麼沒想到大小姐也會被捲進來,多比笨蛋笨蛋笨蛋。」

  「給我小聲點!」哈利爬下床,一腳踩在多比的頭上,「害綴歌被吵醒怎麼辦?」

  「多比知道了,請先把腳從多比頭上放下來,多比平常不洗頭的。」

  哈利無奈地回到床上,就在這時,醫院廂房門口出現吵雜的聲音,哈利想較多比趕快躲起來,結果多比直接用消影術消失了。

  哈利用棉被罩著自己的頭,假裝自己正在睡覺。

  「搬到這裡。」在龐芮夫人的指揮下,石內卜將一個被石化的學生搬到綴歌隔壁的病床上。

  「她怎麼會在這種時候跑下床?」麥教授擔憂的問。

  鄧不利多檢查著受害者的口袋,從中拿出一疊照片,「也許是照片剛洗好,想第一時間給自己的朋友看吧。」

  「真是傻,就為了這種小事……」

  「麥教授,請不要在我的學生昏迷的時候批評她的友情。」石內卜說話的同時,朝哈利和綴歌的方向看去,哈利感覺到他的視線,轉過身背對他裝睡。

  鄧不利多看著受害人手中的相機。

  「你覺得她有拍到兇手的樣子嗎?」麥教授問。

  「可以看看。」鄧不利多熟練的將底片捲到底,然後打開相機的背蓋。

  一陣濃煙和惡臭從背蓋內傳來,首當其衝的鄧不利多皺起眉頭,相機內的東西全被溶解了,「這是很高明的黑魔法,跟攻擊拿樂絲太太的兇手是同一個人。」

  鄧不利多無奈的將相機放下,對著身後的三個同事說:「密室真的被打開了。」

  綴歌和哈利一樣,罩著棉被假裝自己睡著了,早在多比用頭敲地板的時候她就被吵醒了,也因此,她剛好能看見被攻擊的學生,她恐懼的表情和自己四目相對,綴歌摀著嘴巴才能克制想大聲呼喚對方的衝動。

  「潘西……」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238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哈利波特|哈利波特 系列|綴歌|OOC|消失的密室

留言共 12 篇留言

Reineke
說真的,如果有人故意不把話說清楚,我通常都會一直問個不停直到對方放棄告訴我為止(雖然先放棄的人應該會是我XD

11-25 01:23

苦楝樹
說太清楚的話哈利就直接上壘了11-26 01:17
Reineke
電影對白
洛哈:「手臂修修!幸好他安然無恙。」
海格:「安然無恙?!他連骨頭都沒了!」
洛哈:「至少變得很有彈性了(彎曲哈利的手臂)。」

11-25 01:27

Reineke
哈利:「你最好在我的骨頭長出來之前說清楚,否則我就掐死你!」
多比:「多比已經很習慣這種威脅了,多比在他服侍的家庭裡一天至少要被威脅五次。」

11-25 01:29

Reineke
話說洛哈那場可笑的課不曉得會怎麼描述,就是他放出小精靈結果完全失控,最後妙麗施法讓小精靈安分下來那段。

11-25 01:33

苦楝樹
那段可能不會寫,雖然挺有趣的,但蛇院組跟獅院組個性差很多,蛇院組真的發生這種事,之後洛哈可能就要在學校裡面被消失了11-26 01:20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沒有拿個整天拿著相機的白痴柯林,看起來好多了

11-25 06:31

苦楝樹
柯林好像真的除了被石化之外就沒戲份了,超級工具人11-26 15:08
Reineke
話說潘西不是純種巫師嗎?那玩意兒不是專門襲擊麻瓜後代?

11-26 10:20

苦楝樹
私人恩怨11-26 15:08
Reineke
果然嗎?因為綴歌擋了那個人的路,所以他就拿綴歌的朋友開刀

11-26 15:11

苦楝樹
差不多是這樣11-26 15:12
Reineke
那麼月桂也有危險吧?

11-26 15:12

苦楝樹
真要說的話是兇手運氣太差11-26 15:13
Reineke
運氣太差,意思是撞上牠的並不是牠的目標嗎?

11-26 15:14

苦楝樹
是的11-26 15:14
Reineke
感覺原著裡的那玩意兒就沒有這種困擾(雖說也沒弄死人就是了,唯一被那鬼東西殺掉的就只有麥朵而已

11-26 15:17

苦楝樹
原作裡面感覺蛇妖只是放出來隨機攻擊麻瓜後代而已11-26 15:19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柯林算是我在哈利波特裡面最討厭的人物之一吧,那種完全沒再管別人感受的智障,沒被打死真的是哈利人太好

11-26 15:56

苦楝樹
我也滿討厭他的,尤其他還跟洛哈完美配合,幸好第二集之後一起消失11-26 18:17
濕巴達118
比起魔法
現在哈利應該比較會拳法wwww

12-24 21:06

苦楝樹
戰鬥法師.法的靈壓逐漸消失12-24 21: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後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753732黑相集 灰冥界
白金獎盃攻略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471316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