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翻譯】鰹魚、十號:ヒ72船團慘劇

作者:幽影│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2021-11-22 05:47:13│巴幣:1,512│人氣:272
《艦これ》2021年秋活後段作戰【海上護衛!本土近海航路の防衛】已於11月19日維護後開放,本次活動之【南號作戰】為『ヒ船團』的最終行動,在下照之前說的發布手上的翻譯資料。

※涉及『ヒ船團』的日美艦船甚多,目前還沒全部實裝


潛水艦『鰹魚(SS-383)』戰旗,下方的『73』標示在這次慘劇中,她搭救了73人

※      ※      ※      ※

ヒ72船團:太平洋戰爭中的美軍潛水艦與日軍護航隊

作者:邁克爾‧斯特瑪(Michael Sturma),梅鐸大學(Murdoch University)教授

出處:
Convoy HI-72: U.S. Submarines versus Japanese Escorts in the Pacific War

※本文於平成29(2017)年10月4日,發表於日本防衛研究所之研究會

1944年9月6日,ヒ72船團離開新加坡,開往日本,運送原物料、日軍與包括盟軍戰俘在內的乘客。我相信ヒ72船團的命運,為了解美軍潛水艦的作戰效能,以及戰爭的這個階段,日軍的反潛行動如何受限,提供了一扇窗口。



『ヒ船團』乃往返新加坡與日本本土之間的船團,ヒ72船團最初由10艘船組成。9月11日,來自馬尼拉的另外幾艘船加入該船團,因此這支連合船團包含9艘運輸船、5艘護航艦。她們以10.5節航速向北穿過中國南海,採用『之字航行』以防止潛水艦襲擊。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之字航行


梶岡 定道(かじおか さだみち,1891年5月18日~1944年9月12日)

※圖片連結自維基百科


潛水艦『黑鱸(SS-215)』


潛水艦『海獅(SS-315)』


潛水艦『鰹魚(SS-383)』

9月12日凌晨,也就是午夜過後數小時,護航艦隊遭到包括『黑鱸、海獅、鰹魚』在內的美軍潛水艦狼群襲擊,這是一連串攻擊的第一波。第一艘沉沒的艦船為海防艦『平戶』,護航艦隊指揮官『梶岡 定道』隨她同去,因此打從一開始,船團就失去了護航指揮官。直至9月12日黎明時分,運輸船『南海丸(Nankai Maru)』『樂洋丸(Rakuyo Maru)』以及驅逐艦『敷波』亦遭擊沉。


楽洋丸(らくようまる)

減員的船團繼續航行,但當晚在海南島最南端的城市,三亞港東方約200英里處再度遇襲!『鰹魚』又擊沉2艘護航艦。運輸船『勝鬨丸(Kachidoki Maru)』及其船長『細谷 資彦(Hosoya Sukehiko)』一同戰歿,連同之前隨『平戶』折損的護航指揮官,此時船團指揮官也沒了。


勝鬨丸(かちどきまる)

倖存船隻開往三亞港避難,當下航速較快的重組為第一梯隊或小組,較慢的則合併為第二梯隊。9月16日,兩隊分別從三亞港啟航。9月20日凌晨,高速群遭美軍B-24轟炸機編隊空襲,損失3艘運輸船與1艘護航艦。次日,9月21日,低速群也遭來自中國的B-24轟炸機攻擊。油輪『新潮丸(Shincho Maru)』中彈失去航行能力,由『第21號海防艦(CD-21)』拖到台灣、高雄港。

9月25日,剩餘2艘貨輪、3艘護航艦從台灣、基隆港啟航,但2天後遭潛水艦『鰈魚(USS Plaice)』襲擊,護航艦『第10號海防艦(CD-10)』遭魚雷擊沉。其餘船隻散開各自航向日本,於9月28日抵達福岡縣、門司港。



ヒ72船團護航隊的命運,揭露戰爭的這個階段,美軍潛水艦如何有效發揮作戰能力,以及飛機在摧毀日本物資供應航線方面,效用越來越大。駛離新加坡的10艘船當中,6艘於9月12日沈沒,護航隊大部份艦船或傷或沉,唯一倖免於難的運輸船是『吉備津丸(Kibitsu Maru)』。

至少12500噸鋁土礦(用於生產鋁)、12000多噸石油因這場襲擊損失,日軍與盟軍戰俘皆有多人喪生。死亡的戰俘約1453名;日本船員、士兵與乘客的死亡人數,約為戰俘的一半。

某種程度來說,日本對這種損失已經麻木了。僅僅1944年9月,美軍潛水艦宣稱擊沉68艘日本船隻,總噸位近329000噸。



儘管欠缺日軍側的官方資料,但該船團『南海丸』『淺香丸(Asaka Maru)』這2艘船的戰鬥詳報有保存下來。2份詳報皆包含『戰訓(lessons learned)』一節,對於日軍如何看待正在對他們展開的潛水艦作戰,極具參考意義。(詳報撰寫者)如何評估美軍潛水艦的優勢,以及日軍護航行動之弱點,這些都值得深入探討。

戰鬥詳報將美軍潛水艦之戰果,大多歸功於她們使用的電子設備,特別是雷達與無線電。就雷達而言,日軍在戰爭的這個階段,已確定這是美軍的作戰利器之一,這點當然沒錯。

SJ水面搜索雷達(SJ surface search radar)堪稱潛水艦作戰中,最重要的技術進步。日軍突入戰爭當下,夜視方面處於優勢,這主要是基於雙筒望遠鏡的性能(與相關的鍛鍊)。SJ雷達則讓美軍得以扭轉戰局,在夜間行動與低能見度環境,獲得明顯的優勢。

『黑鱸』是第一艘攻擊ヒ72船團的潛水艦,最初從約莫30000碼(15英里)處以雷達捕捉。『鰹魚』擊沉『勝鬨丸』前,雷達也能在距離15英里處捕捉到該船。倘若沒有雷達,最起碼在9月12日,『鰹魚』幾乎不可能擊沉『勝鬨丸』。

對美軍潛水艦乘員來說,執行夜間水面攻擊時,運用該雷達能帶來巨大優勢。該設備包含一具平面顯示器(Planned Position Indicator,PPI),這讓潛水艦乘員不僅可以跟踪預定目標,還可以監視其護航艦的位置,不管用來襲擊,還是用來逃跑都很管用。



目標方位發送器(Target Bearing Transmitter,TBT)的採用,進一步增強雷達在夜間攻擊的效用,該設備本質為讓潛水艦乘員將雙筒望遠鏡擺在艦橋支架上,得以輕鬆地將目標方位發送到魚雷數據計算機。1944年,超過一半的美軍潛水艦,是在夜間浮上水面發起攻擊。

※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旗魚、沖鷹:命運之嘲諷

日軍雷達的發展,未能跟上美軍的腳步。『南海丸』『淺香丸』的戰鬥詳報,批評日軍過度依賴視覺,夜間還用『看』的尋找敵美軍潛水艦。

與他們對雷達的評估相反,日軍戰鬥詳報似乎高估了美軍潛水艦上,無線電帶來的好處。1944年中期,短距離VHF無線電允許潛水艦乘員在通話聯絡時,降低遭敵日軍測向儀發現的危險。

※VHF(Very High Frequency),高頻

日軍認為,這項創新讓潛水艦得以極有效地互相溝通、協調。事實上,攻擊ヒ72船團的潛水艦,十分有限地在運用這項技術。美軍狼群離開中途島並展開測試時,VHF無線電被報告為『不太滿意』。許多美軍艦長懷疑,他們的通話可能會被攔截,或讓他們的潛水艦更容易遭測向儀發現,從而避免使用VHF無線電。襲擊ヒ72船團前,『海獅』『黑鱸』『鰹魚』於9月11日晚間在海上會合,各艦相距約25碼。為『安全』起見,他們以擴音器※討論行動事宜,而非使用無線電通話。

譯註:0831583文件的說法為【潛水艦們靠得很近,相距約100公尺,艦長們放聲大喊就能制定攻擊計劃】



不同於假設美軍潛水艦在通信方面處於優勢,『南海丸』『淺香丸』戰鬥詳報認為,日軍的艦對艦通訊存在缺陷。日方嚴重依賴信號燈,這會增加遭敵美軍發現的風險。船團內部通訊效能不佳,影響船團的機動性,尤其是遭遇襲擊時。護航隊內部無線電通訊的導入,取得些許遲來的成功,但運輸船上仍沒有這種設備。

正如戰鬥詳報所承認的,美軍潛水艦在夜間水面攻擊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仰賴於她們的高航速。另一方面,報告指出ヒ72護航隊將高速與低速艦船混編,妨礙到護航行動。經常用於護航任務的海防艦最高航速通常為16~19.5節。浮出水面的美軍潛水艦航速約20節,且通常還能跑得更快。

日本突入戰爭時,幾乎沒有專門為反潛作戰設計的護航艦。帝國海軍的海防艦通常被盟軍敘述為『護衛艦(frigate,或譯:巡防艦)』。但事實上,她們最初是為了保護千島群島的漁船而設計的。至少在剛開始,她們的反潛能力仍十分有限。每艘海防艦僅攜帶12枚深水炸彈,直到1943年秋,配備的深水炸彈數量增加到60枚。

1943年3月~1944年5月期間,帝國海軍又開始建造26艘択捉級、御藏級。截至戰爭結束,日本共生產169艘海防艦。戰爭當中,日本也相對較晚,才開始設計、建造專門用於反潛作戰的松級、橘級輕型驅逐艦(簡稱:丁驅,俗稱:雜木林)。

第一艘松級驅逐艦於1944年4月服役。截至戰爭結束,共建造32艘這種小型驅逐艦,她們配備聲納、雷達與多達60枚深水炸彈。因此反潛能力有所改善,但與保護海上運輸的其他各種努力一樣,皆為時已晚。

正如某些當代評論家指出的,帝國海軍專注於一場決定性的艦隊決戰,這代表未能提供足夠資源給反潛作戰,故無法有效地保護運輸船。『海上護衛』的職責最初由海軍總部下屬的一個小部門負責,上級指揮部無人有意增加護航兵力。1943年11月15日,海上護衛總司令部(簡稱:海護總隊)成立,或許一定程度改善了這種情形。然而實際運作時,海護總隊仍仰賴連合艦隊釋出艦船,方能執行護航任務。不可避免地,連合艦隊往往以拒絕分散兵力為由,未釋出所需數量的艦船。


《艦これ》掛軸『海上護衛』

艦隊級別的指揮與組織問題,同樣發生在船團身上。護航隊欠缺統一的訓練與號令,僅根據需求臨時集結。『南海丸』『淺香丸』的戰鬥詳報中,特別提到護航隊欠缺平日的訓練,乃造成反潛作戰存在疏漏的原因。他們建議將護航隊編組為固定編隊,而非特設編隊,由專任司令官指揮,且還應接受反潛作戰之戰術與船團護航的相關艦隊訓練。

鑑於日本船隻數量大減,『南海丸』『淺香丸』的戰鬥報告首先建議停止強行通過潛水艦出沒的海域,取而代之的建議是盡可能壓制更多敵美軍潛水艦。據推測,該詳報之意圖為編組獵潛任務群(hunter-killer groups),發起進攻性掃蕩。

然而與此同時,隨著前沿基地增加(包括蘇比克灣、關島與塞班島),太平洋海域的美軍潛水艦數量持續上升,她們也因此更常在日本的航線出沒。1943年2月算起的15個月裡,在太平洋巡航的美軍潛水艦數量增加一倍還多(從47艘上升到104艘)。襲擊ヒ72船團那陣子,美軍還在塞班島蓋了一座潛水艦基地。



『南海丸』『淺香丸』戰鬥詳報的觀察結果,同樣存在重大的漏洞,這意味著日本仍未徹底意識到,他們要面對多麼沉重的不利條件。最重要的是,日軍仍不知道,這個統稱『Ultra』的盟軍破譯加密無線電通訊之組織。盟軍想盡辦法,隱瞞他們正在破譯日軍密碼之舉。1943年初開始,盟軍可閱讀日軍的『丸代碼(Maru Code)』,藉此明瞭日軍船團的航線與時刻表,這顯然是巨大的優勢。

1944年底,珍珠港收到情報後,可在30分鐘內將訊息發送給正在巡航的美軍潛水艦。這些情報不僅有助於攔截日本船隻,且盟軍的密碼破譯者,通常比發起攻擊的潛水艦乘員們,更清楚知道攻擊的結果。例如,第一艘陣亡的ヒ72護航艦『平戶』,遇襲身亡後6小時內,密碼破譯人員就知道【100名倖存者獲救、艦長陣亡】。

雖然日軍戰鬥詳報讚賞美軍潛水艦的水面航速,但卻低估了她們的潛水能力。日軍無法確定盟軍潛水艦的深度,結果日軍反潛艦隊往往將深水炸彈炸得太淺。『海獅』於9月12日襲擊船團後,儘管乘員聽得到護航艦的聲納回音,以及31顆深水炸彈的投擲聲,但該艦仍安全地躲在水下500多英尺處。

1944年,美軍潛水艦的作戰效能達到巔峰。『南海丸』『淺香丸』的戰鬥詳報,讚賞了促成此戰果的一些關鍵因素。雖然詳報高估了潛水艦之間短距離通信的重要性,但強調雷達的重要性當然沒錯。日本未能開發出效能更好的雷達供護航隊使用,是船團如此不堪一擊的一大主因。

儘管仍有些證據表示,戰爭的這個階段,日軍的反潛作戰能力正在改善。美軍在1944年失去19艘潛水艦,其中僅10月就佔了5艘,這是潛水艦戰損最嚴重的一年。但諷刺的是,正當日本投入更多資源對付美軍潛水艦時,隨著越來越多盟軍飛機主動出擊,摧毀日本運輸隊,戰局因此改變。1944年底,飛機與空投機雷取代潛水艦,成為日本海上運輸的主要威脅。

※      ※      ※      ※

出處:
SJ surface search radar



SJ為潛水艦雷達。最初幾具配備A顯示器,但其餘的配備平面顯示器(PPI)。【初期型】僅在浮出水面時可用,但【後期型】經過ST改修將SJ改造為潛望鏡雷達,可為水下的潛水艦提供準確的距離訊息。潛水艦乘員們將這種雷達看作寶貝。雖然原設計是用於水面搜索,但它還能在有效範圍內偵測轟炸機。

IFF設備於1943年末,開始添加到SJ雷達上。該裝備至關重要,讓潛水艦執行救援任務時,免於遭友軍誤擊的巨大風險。

『300 built by 1945-2. All U.S. submarines were fitted with SJ by early 1943.』
(截至1945年2月生產300具,所有美軍潛水艦於1943年初列裝SJ雷達)


※      ※      ※      ※

0831583文件

※美軍視角


老兵們在2008年參觀『鰹魚』,這艘潛水艦在1944年擊沉他們搭的地獄船※

※地獄船(Hell ship):日軍未遵守《日內瓦公約》(Geneva Conventions),給俘虜運送船塗上紅十字標誌的那些船隻通稱


大衛‧馬丁,本文口述者之一


『樂洋丸』『勝鬨丸』沉沒時的倖存者,身上沾滿重油,『海獅』的水兵正在搭救他們


我們遭受的苦難震驚世人。我們在脆弱的木筏與殘骸上掙扎了好幾天。約150人幸運獲救,全世界第一次認識到死亡鐵道的恐怖


鴨緑丸(おうりょくまる)

某些地獄船經過數週的航行後,僅少數俘虜倖存。他們喝自己的尿維生,生病的俘虜遭踩死或悶死,理智尚存的人殺死瘋子,不知何時輪到他們發瘋。人吃人、吸血等行為時有所聞,最終貨艙打開時,場面之悲慘,就連日本醫生也為之震驚。『鴨綠丸(Oryoku Maru)』事件中,發瘋的俘虜為了飲血而殘殺同伴,1619人僅271人存活。一群荷蘭人的經歷相當典型:1500人被從爪哇運去仰光,經過死亡鐵道的苦役折磨,致使200人死亡、450人到達緬甸時無法行走。56艘地獄船當中的19艘遭潛水艦與飛機擊沉,約22000名盟軍戰俘,在開往日本與台灣奴隸營的痛苦航行中喪生。

啟航以前,我們忍受著悶熱,在那艘船的內艙待了36小時。日軍編組ヒ72船團,這是約12艘船組成,配備驅逐艦保護的擁擠船團,目的是開往日本。大伙渾然不知,我們待的船團裡還有第二艘地獄船:『樂洋丸(Rakwyo Maru)』,載有約1317名英國與澳大利亞俘虜。

貨艙某處最起碼有1名軍官、准尉或少校,但他們肯定不會讓別人知道自己的身份。紀律蕩然無存下,無論階級如何,每個人都面臨相同的處境。我們所有人都只是想活下去,並準備採取任何手段,以實現這個目的。

當我們於9月6日駛出新加坡的港口時,夏威夷、USN太平洋艦隊、無線電部隊的人員正在接收日軍無線電通信,並截獲與我們的船團及其航線的相關訊息。9月9日,美軍向3艘潛水艦發令。

2天後,9月11日晚上,美國乘員稱作『船團學院(Convoy College)』的航線上,『黑鱸(SS-215)』衝破海南島南方,中國南海的平靜海面。『黑鱸』乘員們觀察著海平線上,一副即將下雨的陰霾時,『海獅(SS-315)』艦艏從海中現身,與『黑鱸』並排。1個半小時後,隨著『鰹魚(SS-383)』入列,3艦組成狼群。潛水艦們靠得很近,相距約100公尺,艦長們放聲大喊就能制定攻擊計劃。3艦分頭行事,並在日軍飛機哨戒範圍外的海域各就各位時,艦長們互相祝福本次狩獵順利,並開始潛航。


班‧奧克利(Ben Oakley)

全名:小托馬斯‧班傑明‧奧克利(Thomas Benjamin "Ben" Oakley, Jr.,1912年2月27日~1944年11月8日)

他們興致勃勃,還用『黑鱸』大膽的艦長『班‧奧克利』的名字給這支狼群起了個綽號『班與他的快樂夥伴(Ben's Busters)』。這伙人彼此熟識,上個月曾結夥在中國南海騷擾日軍船團,並擊沉貨輪。

關押在『勝鬨丸』當中的俘虜們,仍飽受折磨。震耳欲聾的噪音不絕於耳,發動機的顫動、呻吟、咳嗽,以及偶爾傳出的驚聲尖叫,是這場最新酷刑的背景音樂。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聲中,『鰹魚』『海獅』拉開殺戮的序幕。


保羅‧愛德華‧薩默斯(Paul Edward Summers,1913年9月4日~1993年8月28日)

『鰹魚』艦上,『保羅‧薩默斯』少校剛剛佔據一個完美的位置,打算攻擊散開的船團時,卻因為幾次意外的大爆炸,令座艦搖晃幾下。那是因為薩默斯的西邊,『海獅』向正在之字航行的船團,打出2輪齊射,每輪發射3枚魚雷,並取得了驚人的成功!某艘大型油輪連中3雷,立即起火燃燒,像巨大的火炬般照亮大海。失控的油輪與『勝鬨丸』相撞,並在船體刮出宛如臨死哀嚎的尖聲巨響,我們在錯愕中僥倖免於一死。『勝鬨丸』船體忽然大幅揚起時,場面再度混亂,驚恐的人們放聲尖叫,哀求著要上去甲板。實在太恐怖了,我們料想這艘船隨時會再被魚雷命中,然後大家會跟老鼠一起,淹死在臭氣熏天的船艙裡。我們盯著通往甲板的狹窄樓梯間,努力思考我們到底該怎麼出去。


伊萊‧托馬斯‧萊許(Eli Thomas Reich,1913年3月20日~1999年11月30日)

可是燃燒的油輪已照亮第二個目標:『樂洋丸』。牢房裡可憐的俘虜們,明白事態將如何發展,並為不可避免將發生之事,做好心理準備。0525,『伊萊‧萊許』少校搭乘的『海獅』已準備完畢,這是艘僅服役6個月的新造巴勞鱵級潛水艦,她的潛望鏡已鎖定『樂洋丸』。以燃燒的油輪與夜空為背景,31歲的艦長小心地瞄準這艘9500噸重的船隻。這次他絕不會落空。稍早的時候,他為支援『黑鱸』而開火,但那次沒有命中,還被迫在日軍護航艦的反擊下逃跑。

此外,萊許艦長還有一條個人恩怨要解決:二戰爆發時,初代『海獅(SS-195)』在日軍轟炸菲律賓時遭擊沉,而他也是初代『海獅』乘員,並在那時失去4名同袍。

準確無誤!

當他下令以10秒為間隔,發射3枚蒸汽魚雷(steam torpedo)時,這位年輕的紐約人渾然不知,這將是一場大屠殺。3條錫魚(tin fish,美軍對魚雷的暱稱)皆命中『樂洋丸』。這艘船全長477英尺,第一枚命中機艙,另一枚命中船體中部,第三枚魚雷命中船頭區塊。令人驚訝的是,1317名俘虜裡,沒有任何一人死於爆炸。船開始傾斜,日本警備員與水手立即乘坐12艘可用救生艇當中的10艘,逃離這艘正在沉沒的船,留下俘虜們自行製作臨時木筏,並帶著船上能找到的少量食物與飲水下海求生。

可悲的是,從死亡鐵道與種種艱辛中倖存下來的這1159人,在海上漂流數日後,往往要麼淹死,要麼死於陽光曝曬。諸多生命就此消逝,當『海獅』潛水以躲避深水炸彈時,開心慶祝狩獵成功的年輕水兵們,完全不知道他們頭頂上,災難正在發生。

『海獅』下潛至安全地帶當下,『黑鱸』『鰹魚』仍尾隨船團,奧克利艦長追上船團時,水中的倖存者發現自己被捲入激烈的海戰。『黑鱸』向護航的日軍海防艦『平戶』發射魚雷並直擊。某些人在海上放聲歡呼,另一些人則看到獲救的機會盡失。『平戶』爆炸的衝擊波炸死了一些俘虜,另有一些在日軍投擲深水炸彈反擊時,遭震波炸死,或被螺旋槳捲入而喪命,『黑鱸』則毫髮無傷地揚長而去。(這是奧克利生涯最後一次大勝,2個月後,『黑鱸』遭日軍深水炸彈擊沉,他和乘員與艦同歸深海)

夜幕再次降臨,『勝鬨丸』繼續向北開往台灣,直奔航空直掩的範圍內。可是當晚,2300,『鰹魚』追上了我們搭的這艘船,31歲的艦長,薩默斯前幾天正在計劃一個非常特別的慶生活動,差不多就在我們從新加坡啟程那時。我們曾希望,自己能逃過狼群的肆虐,或者襲擊已告一段落,但這希望即將破滅。薩默斯準備浮上海面攻擊『勝鬨丸』,但由於機械問題被迫放棄。麾下乘員們拼命搶修以解決問題,薩默斯則恢復進攻態勢。我們搭的這艘,是這群小船裡面最大的,故成為狼群眼中的肥羊。

『勝鬨丸』駛入『鰹魚』潛望鏡的十字準星時,薩默斯下令開火。4分鐘後,隨著一聲巨響,爆炸撕裂了貨艙。整個船體都在顫抖,水從上面湧進來。水沖到我身上時,我知道自己最擔心的事情已經發生。我們中雷了,並知道魚雷離自己很近。事實上,這是2枚魚雷的第1枚,足以在15分鐘內將地獄船送入海底。

船傾斜了,我們掉進海裡。上層建築內,日軍開始在病房內開槍打死他們的傷員。下面的人大吼大叫、驚慌失措,爭先恐後地瘋狂爬上通往甲板的單梯。噪音可怕之極,水壓肯定沖開了艙門。無論在這裡還是甲板上,無論你是偷渡客還是戰俘,這艘船遭重創當下,(逃生)機會都是一樣的。水藉著難以置信的壓力,直接湧入貨艙。船繼續傾覆時,水將我推起來。艙口現在與大海平行,奇蹟般地,水將我從艙口沖出來,我掙扎著彷彿落入一條小溪或一股強大的水流,將我沖入海裡。一切彷彿一下子就發生了,我就像香檳瓶的軟木塞般,被噴出這艘船。

經過貨艙的極熱後,水給我的感覺很冷。當天晚上,我們的船團共計12艘船沉沒,濃稠的重油覆蓋大海。我知道我必須盡快離開這艘船,以免被拖下水,但此時就像在糖漿裡游泳。必須像我們這些會游泳的人,才有一線生機。在童子軍的訓練中,我知道自己必須遊開,以免被沉船造成的吸力扯入深海。

我竭盡全力地游泳逃生,遠離因船沉沒造成的暗流。我低下頭,拼命揮動手臂,邊游邊閃躲碎片,還不斷吞下重油。似乎經過『樂洋丸』還是其他船的殘骸時,被火燒傷了頭臉。3天後,返回這裡的『鰹魚』乘員發現這批倖存者,微弱的喊叫聲,讓他們嚇壞了。起初,年輕的美國水兵聽不懂英國與澳大利亞口音,直到其中一名水兵喊出『請撈起我們!(pick us up, please!)』

這句話,揭露可怕的現實。這些滿身重油的倖存者不是日本人,而是英國人、蘇格蘭人與澳大利亞人。狼群擊沉了2艘載滿戰俘的地獄船,1403名盟軍軍人,因日軍未遵守《日內瓦公約》,在搭乘的地獄船塗上紅十字而喪命。

『鰹魚』立刻用無線電尋求幫助,『海獅』與另2艘美軍潛水艦返回現場。由於倖存者太過虛弱而無法登上潛水艦,美國水兵遂下海將人們拖起來,共救出159人。少數幾人在艦上斷氣,美國人對倖存者的狀況,以及耳聞死亡鐵道、俘虜們遭受的苦難大感震驚。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從這些倖存者收集到的證據,讓盟軍首次得知,真實存在的死亡鐵道有多恐怖,隨後在倫敦與坎培拉的下議院,同時宣布這則驚天慘事。

得潛水艦救助者堪稱幸運。『海獅』通訊官『喬‧貝茨(Joe Bates)』後來講述他的艦長如何在救出50名倖存者後下令潛水艇下潛,讓乘員們憤憤不平,被留下的數十人瘋狂地喊道:「我們還在這裡!還在這裡!!」

這決斷令人心碎,但萊許少校的決斷是基於座艦的安全考量。幾十年來,那些人的哭嚎,始終困擾著喬‧貝茨與他的部下。

※某位得日本人救助的美軍回憶

我仍獨自漂流。第5天太陽升起的時候,我已看不見了……我的眼睛已經被耀眼的陽光、波光粼粼的大海給灼傷了。

我的頭上沒有眉毛或頭髮,我認為發生在身上的事情令我太過震驚,導致毛髮脫落。我盡可能在小木筏上四處活動,並祈禱下雨。我對自己唱歌,徒勞地大聲喊叫並鼓勵自己:「堅持下去吧,直到再也撐不住。」

長時間曝曬在陽光下,我的舌頭腫起來,飽受令人發狂的口渴折磨,我已失明並掉光毛髮,陷入恍惚狀態,處在垂死邊緣。第5天的某個時候,我周圍傳來許多叫喊聲。我被抬上一艘小船,然後登上一艘日本捕鯨船。我肯定被留在甲板上,但在那之後的記憶十分模糊。我不知道船上的日本人對我做了什麼,朦朧的印象中,他們只是讓我一個人呆著,但他們至少給了我一些水,我和先前一樣瀕臨死亡。

接下來我知道我在一個港口下船,後來得知這裡是海南島。其他遭遇海難的戰俘倖存者,被聚集在這裡。作為懲罰,我們赤身裸體地在村子裡游行。一名男子大喊:「我們再做牛做馬下去,搞不好也會像他們一樣。」


===================================

譯者補充:

這場慘劇發生後,日美雙方都有展開救援行動。美軍這邊帶頭救人的是『鰹魚』,日方帶頭救人的是『第十號海防艦』,在下將她們寫在文章標題。『鰹魚』退役後獲得保存,現安置於美國國家海事博物館。可是日軍這邊……『第十號海防艦』在9月14日救人後不到2個禮拜,9月27日就遭潛水艦『鰈魚』擊沉。

【ヒ72船團慘劇】在下翻譯了日美視角的文章,因此也翻譯她們的簡歷,作為這篇文章的補充!

※      ※      ※      ※

『鰹魚』的歷史







出處:
USS Pampanito SS-383

潛水艦『鰹魚(USS Pampanito,SS-383)』是一艘二戰時期的艦隊潛水艦,1943年,新罕布夏州、樸茨茅斯(Portsmouth, New Hampshire)海軍造船廠建造。『鰹魚』是艘巴勞鱵級潛水艦,她在二戰期間實行6次作戰巡航,擊沉6艘、擊傷4艘日本船隻,總擊沉噸位超過27000噸。

前2次作戰巡航時,『鰹魚』險遭不測。第1次作戰巡航要襲擊敵日軍船團時,『鰹魚』被發現而遭深水炸彈炸傷。第2次作戰巡航期間,『鰹魚』在日本沿海巡航時,負責警備的瞭望員,很早就有發現2條正在逼近的雷跡,因此本艦有足夠時間以迴避。幾天後,又發現1枚直撲而來的魚雷。採取規避動作後,魚雷從距離『鰹魚』艦艏僅僅幾碼的距離落空。

『鰹魚』的第3次,也是她最出名的作戰巡航期間,她與『黑鱸(SS-215)』『海獅(SS-315)』組成狼群展開行動。1944年9月12日上午,她們襲擊1支載運石油、生橡膠等戰爭物資的船團。潛水艦艦長們不知道,該船團還運送了2000多名英國與澳大利亞戰俘。該船團的眾多船隻遭她們擊沉,包括2艘戰俘搭乘的船。『海獅』擊沉載有1300多名戰俘的『樂洋丸』、『鰹魚』擊沉載有900名戰俘的『勝鬨丸』。隨後,3艘潛水艦離開該海域,追擊從船團散開的船。

9月15日,『鰹魚』回到最初襲擊的海域,發現有人緊緊抱住臨時搭起的木筏。潛水艦靠近時,可以聽見這些人用英語喊叫。這批人是4天前遭『海獅』擊沉的『樂洋丸』上,倖存的戰俘。『鰹魚』搭救了73人,並呼叫在這片海域活動的另3艘潛水艦。『海獅』救起54人、『皇后石首魚(SS-393)』救起18人、『魮魚(SS-220)』救起14人。

遭『海獅』擊沉的『樂洋丸』上面的1300人裡,美軍4艘潛水艦救了159人,日軍(第10號海防艦)救了136人,合計295名倖存者。

譯註:『第十號海防艦』的Wiki寫157人

遭『鰹魚』擊沉的『勝鬨丸』上面的900人裡,日軍(第10、第18、第20號海防艦)救了656人。

日軍搭救者被送去俘虜收容所,其中500多人倖存至戰爭結束,被美軍釋放。

『鰹魚』在戰爭期間又實行3次成功的作戰巡航,直到退出現役。戰後,她成為海軍預備隊的訓練艦,最終被轉移到美國國家海事博物館(The National Maritime Museum Association)公開展示。我們可以很自豪地向各位提供二戰潛水艦之旅的獨特體驗,以此永久紀念美國海軍的潛水艦隊。


入渠維護的『鰹魚』,艉舵與後部發射管特寫

※      ※      ※      ※

出處:
第十号海防艦

『第十號海防艦』是日本海軍的海防艦,第二號型海防艦(丁型)5號艦,在船團護衛中遭擊沉。

計劃案為《マル戦計画》之『海防艦丁』項目,第2701號艦型之5號艦,暫稱艦名第2705號艦。1943年10月20日,三菱重工、長崎造船廠開工,建造番號為953號船、暫稱艦名第2704號艦。12月22日,被命名為『第十號海防艦』、定為第二號型海防艦5號艦,原籍暫定為佐世保鎮守府。

1944年1月11日,與第8號海防艦同一天下水。22日,艤裝員事務所,在長崎海軍監督官事務所內開始運作。2月29日,與第8號海防艦在同一天完工,並撤去艤裝員事務所。原籍設於佐世保鎮守府,服役崗位定為佐世保鎮守府警備海防艦,編入吳防備戰隊,接受基本戰力培訓。

1944年3月25日,編入海上護衛總司令部、第一海上護衛隊,並於當天從佐伯返航吳港。3月28日~4月8日,在吳海軍兵工廠接受艦體機關整備,以及教育訓練。

4月8日,返航門司,等候編入ヒ59船團。20日,護衛從門司出發,開往新加坡的ヒ59船團。28日,暫泊於中繼地點之高雄港。29日,從高雄出航,繼續護衛ヒ59船團。

5月2日,入港中繼地點之馬尼拉港。5日,護衛臨時組成之船團從馬尼拉出發。7日,船團分為2隊,分別開往 巴厘巴板(Balikpapan)、美里(Miri),本艦隨行護衛往巴厘巴板的那支船團(未命名),於10日抵達。11日,單艦從巴厘巴板出發,開往 打拉根(Tarakan),並於當天編入連合艦隊作戰指揮下。12日,抵達打拉根。16日,護衛從打拉根開往馬尼拉的船團。5月18日,抵達馬尼拉,此後至6月12日的行動不明。

6月12日,從馬尼拉出發,護衛開往 哈馬黑拉島(Halmahera Island)、瓦錫利(Wasile)之H29船團(8艘)。23日,抵達瓦錫利。25日,從瓦錫利出發,護衛M25船團(5艘)。7月3日,抵達馬尼拉。7月5日,解除連合艦隊作戰指揮,重返第一海上護衛隊。

16日,從馬尼拉出發,護衛開往高雄之マタ25船團(7艘)。18~26日,退避停泊於仁牙因灣(Lingayan Gulf)。28日,抵達高雄。31日,從高雄出發,護衛マモ01船團(2艘)與タモ22船團(7艘)之連合船團。

8月1日,船團退避至基隆。4日,從基隆出發,開往門司。8日,脫離船團並返航佐世保。10~14日,在佐世保海軍兵工廠入渠維修。15日,從門司出發,護衛モタ23船團(10艘)。由於從門司出港後便遭遇潛水艦,該船團18日退避停泊於鹿兒島灣。20日,從鹿兒島出發,開往高雄。24日,由於船團遭潛水艦襲擊,本艦展開對潛掃蕩並搭救遇難者。25日,暫泊基隆。27日,從基隆出發,繼續護衛モタ23船團。28日,抵達高雄。30日,從高雄出發,護衛ミ15船團。從高雄出港後,由於潛水艦的攻擊造成戰損,遂於31日暫泊枋寮。

9月1日,從枋寮出港,沿途實行對潛掃蕩,於當天抵達東港。3日,從東港出發,繼續護衛ミ15船團。途經 聖費爾南多(San Fernando),7日入港馬尼拉。10日,從馬尼拉出發,護衛マモ03船團。11日,マモ03船團與ヒ72船團(6艘)合流,本艦與第20號海防艦一同離開船團,返航馬尼拉。

12日入港馬尼拉,但由於『マモ03/ヒ72連合船團』遭潛水艦襲擊(ヒ72船團慘劇),本艦與第20號海防艦,加上停泊馬尼拉之第18號海防艦,在黃昏時分從馬尼拉出港,救助(勝鬨丸)遇難者。13日,海南島、三亞港讓救起來的遇難者下船,隨後再度出海救人。

14日早上,搜尋待救援者途中,發現運送盟軍俘虜途中遭擊沉之『樂洋丸(南洋海運:9418總噸)』的倖存俘虜,澳軍的羅蘭‧理查茲軍醫上尉等157人搭乘的4艘救生筏,遂停船救助這批人。此後與船團的倖存船隻一同入港海南島、榆林。

16日,獲救的俘虜們換乘陸軍特殊船『吉備津丸(きびつまる)』,本艦護衛ヒ72船團第1分團,從榆林出發,開往(日本)國內。20日,船團遭美國陸軍的飛機空襲,本艦護衛受損之特設巡洋艦『淺香丸(あさかまる)』,當天入港澎湖、馬公港。21日,單艦返航基隆港。23日,護衛ヒ72船團(吉備津丸)從基隆出發,但24日就與該船一同折返基隆。

25日,從基隆出發,繼續護衛開往國內的ヒ72船團(2艘)。

27日,圖克拉群島(Tokara Islands)西方洋上,北緯29度41分、東經128度02分,本艦遭美軍潛水艦『鰈魚(USS Plaice,SS-390)』襲擊,中雷沉沒。一之瀨志朗艦長以下7人生還,其餘147名戰死或失蹤,第11號海防艦收容這些倖存者。

11月10日,『第十號海防艦』從第二號型海防艦當中被刪除,並從帝國海防艦籍中除籍。


註釋:

1 定員141名,這個數字不含特修兵

2 記錄上原本的艦名為『第十號海防艦』。

3 關於本艦編入第一海上護衛隊的日期,《吳防備戰隊戰時日誌(昭和19年3月1日~31日)》寫3月28日,《第一海上護衛隊戰時日誌(昭和19年3月1~31日)》寫3月25日。因為本文之第一海上護衛隊是從3月25日開始記錄本艦的行動,因此將當天視為編入日

4 以上,1944年4月間的行動,出自《第一海上護衛隊戰時日誌(昭和19年4月1日~30日)》。本艦並未參加東松6號船團之護衛行動。駒宮《戰時運輸船團史》第161頁沒有本艦艦名,《第七護衛船團司令部戰時日誌(昭和19年4月9~30日)》也不存在本艦艦名。但《第七護衛船團司令部戰時日誌》到處可見CH10(第10號驅潛艇)的記述。順便補充下,表示海防艦的省略代號並非CH而是CD(所以第10號海防艦的代號為CD10)。

5 本艦加入連合艦隊作戰指揮下的編入日,出自《海上護衛總司令部戰時日誌(昭和19年5月1日~31日)》。《第一海上護衛隊戰時日誌(昭和19年5月1~31日)》寫5月14日

6 此後,理查茲軍醫在山形縣、酒田市的俘虜收容所迎來戰爭結束,返國後活躍於職業醫學(Occupational Health Physician)、運動醫學(Sports Medicine)領域。對於願意在美軍潛水艦耀武揚威、不可一世的海域,不顧自身安危停船救人的日本海防艦,他想要當面向艦長及其家屬致謝,於是委由POW研究會尋人,而該研究會拜託讀賣新聞尋找一之瀨艦長的下落,但未能如願

譯註:一之瀨艦長生還後,轉任日振級海防艦『波太』艦長

腳註
^《三菱長崎造船廠史續編》主要產品目錄第86頁

※      ※      ※      ※

老師在今年8月4日晚上的直播,宣稱將有1位《艦これ》的新女兒,在下也將她當作自己的女兒來看喔^_^

在此之前,已有しばふ老師的衛星、疑似丁型海防艦的衛星,在下發現那些都與『ヒ船團』有關。之後老師請在下找的資料,也毫不意外地涉及『ヒ船團』,各位看到的這篇是其中一部分。

※出於目前必須嚴格保密的原因,8月4日透露的新女兒,尚不能與各位提督見面,對此有問題的話,在下也不能回答,希望大家能諒解。待她實際登場後,會將還保留在手上的資料,放出來與各位分享

本次活動出現しばふ老師的新女兒,在下並不意外。しずま老師的新女兒登場,則讓在下知道,目前至少4位老師有與『ヒ船團』相關的新女兒。

接下來,在下也準備編排陣容、攻略活動啦!其實還在撈秋刀魚時,在下就知道『本次活動即使甲難度也不會太難』,各位覺得如何?希望大家都能開心享受本次得來不易的福利活動,以上!

===================================

相關文章:


【翻譯】旗魚、沖鷹:命運之嘲諷

===================================

參考資料:

Hell ship,Wiki

鴨緑丸,Wiki

楽洋丸

Rakuyo Maru

鴨緑丸(おうりょくまる)

勝鬨丸(かちどきまる)

楽洋丸(らくようまる)

THOMAS B. OAKLEY, JR., CDR, USN

Paul Edward Summers

Adm Paul Edward "Pete" Summers

Eli Thomas Reich,Wiki

ヒ72船団,Wiki

泰緬鉄道,Wiki

Imperial Japanese Navy Colliers

flag1243 WW 2 US Navy USS Pampanito Submarine flag SS 383 Sub W11E

徴用船関連お気に入りまと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217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艦隊收藏|艦隊これくしょん|戰艦世界|戰艦少女 R|碧藍航線|黑鱸|海獅|鰹魚|十號

留言共 2 篇留言

河合艾梅莉
在打後半前閱讀幽影大這篇文,剛好理解了這場戰役的事情
再次感謝幽影大的翻譯和資料整理,並祈禱這難得一次的佛心活動能平安落幕

11-23 00:10

河合艾梅莉
地獄船的倖存者口述真是愈看愈可怕...

11-23 00: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艦隊收藏】2021年夏... 後一篇:【艦隊收藏】2021年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eo25127更新至859回
穿越奇幻日常系小說『公爵家的獨生子』更新囉,來看看我們無厘頭的ㄎ一ㄤ少爺怎麼在異世界作威作福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