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Angels with Scaly Wings - 鱗翼天使,part.6

作者:無世│2021-11-19 16:25:11│巴幣:322│人氣:389
前次
主角從管理者的口中得知這個世界的情報
也理解了布萊斯酗酒的原因
並從凱文那裡學習到了心理學以及城市相關的知識

----------------------------------------------------------------------------------------------------------------------------


~~  第五章 鬥爭  ~~

在那不平靜的夢境過後,我的意識回到了現實世界。
哲哉:﹙今天是大煙火的日子。要跟誰一起去呢?﹚

A.布萊斯。
B.一個人去。

------------------------------  A選項  ------------------------------

哲哉:﹙肯定是他來了。﹚
布萊斯:看來你已經準備好要去看煙火了。我這也是。
在他面前有個蓋上蓋子的野餐籃。相當典型的那種形狀。
哲哉:裡面是甚麼呢?
布萊斯:零食,還有些其他的........你等一下就知道了。
哲哉:那我們走吧。
我們走了幾分鐘,來到一個靠近小鎮邊界的場所。
哲哉:其他人都去哪裡了?應該所有人都出來看煙火了吧。
布萊斯:可以賞煙火的地方很多啦,你要是塞在龍群裡可是會受傷的。而且我想你應該比較喜歡安靜的地方。
哲哉:既然你都這麼說了。
布萊斯:差不多要開始了。
布萊斯:如果肚子餓了的話,就從驚喜野餐籃裡面拿東西出來吃就好。
哲哉:驚喜野餐籃?
布萊斯:我是這樣稱呼的。
哲哉:第一次知道你這麼喜歡吃零食呢。
布萊斯:我很喜歡零食喔。此外,裡面也有放其他的東西。
布萊斯:喔,開始了呢。
在這寂靜的夜晚裡我們等待著煙火升空。很快的,就聽見了第一發煙火的聲音,接著各種顏色的煙火在夜空中綻放。
煙火一發一發的被射上天空,爆炸聲如同打雷一般響徹大地。
布萊斯:還記得之前放煙火時發生的事情嗎?
哲哉:所以才準備了這個驚喜野餐籃嗎?
布萊斯:不,那倒不是。如果你想要冒個險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哲哉:在野外確實也是夠冒險的了。
布萊斯:總之,隨你喜歡吧。
布萊斯打開了野餐籃,在翻找著些甚麼。而我則是抬頭看著煙火。
突然間,我的腦中閃過一個恐怖的想法。
今天的活動有著大量的參加者,而且大家都專注在煙火上,雷薩如果有甚麼打算的話那現在不就是最好的時機了嗎。
村子裡幾乎沒有人,煙火的聲音也能掩蓋槍聲。對雷薩來說不會再有更好的機會了。
傳送門已經被那個人修好了,雷薩想逃跑的話現在就是最佳的時機。而知道這個事實的,就只有我而已。
哲哉:布萊斯,我們得走了。現在馬上。
布萊斯:怎麼了?想到其他地方去看嗎?
哲哉:我知道雷薩在哪裡了。
布萊斯:甚麼?你是認真的嗎?
哲哉:我覺得可以賭一把。
布萊斯:那的確不該浪費時間。我們走。
幾分鐘後,我們來到了傳送門。在我確認傳送門的期間,布萊斯在附近巡邏著。幸好傳送門沒有被使用過的痕跡。有被使用過的話,那應該也會處在充電中的狀態才對。雷薩還在這附近。
布萊斯:可惡。
哲哉:怎麼了嗎,布萊斯?
雖然有些躊躇,但我還是走向布萊斯。
布萊斯:已經死了。但身體還是熱的。
布萊斯:那個傢伙。
哲哉:雷薩還沒有使用傳送門。
布萊斯:那是當然的吧,傳送門不是已經壞了嗎?
哲哉:傳送門已經被某個人修好了。
布萊斯:所以那傢伙才會來這裡嗎,但是他在哪?既然傳送門已經修好了,還會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嗎?
哲哉:是位於地下的那座建築物。
管理者有跟我說過那台發電機的性能。對雷薩來說,要推斷出高性能的發電機是位於建築物內應該不是難事。再加上,那個地方沒有龍會靠近,要偷的話那裡絕對是最理想的場所。
布萊斯:看來就是在那裡了。
哲哉:那麼,接下來要怎麼辦?
布萊斯:當然可以選擇在這裡等他,但是我有更好的計畫。
哲哉:是甚麼?
布萊斯:跟之前一樣。你先進去,我偷偷的跟在你的背後。見到他之後,就與他進行交涉。或許能說服他也說不定。但是他如果想要逃跑的話,我會擋住他。
哲哉:我知道了。走吧。
布萊斯帶著我來到了那座建築物的入口處。抵達後他退到我的身後,並指示我前進。
在我進入建築物內後,他也悄悄的跟在我背後。
建築物內,第一眼見到的是狹長的走廊,與在兩側大量的門。
既然照明已經被打開,就表示雷薩在這附近。那台發電機既然有持續供給電力給傳送門,那維持建築物內的供電也不是甚麼值得驚訝的事情。
突然間有一扇門打開了,雷薩抱著一個大紙箱出現在我面前。
當他看到我時,他把紙箱放到了地上。
雷薩:這不是哲哉嗎!你也到這裡來了啊?想你想好久了呢。我一直想要跟你聊聊。雖然很想連絡你,但總是會有龍尾隨在你背後所以不得不作罷。
雷薩:不過想聊甚麼還是先等等吧。既然你人就在這裡,那一切就都到齊了。來幫我一下吧。讓我們離開這裡。
哲哉:我拒絕。
雷薩:拒絕?你在說甚麼啊?
哲哉:在你回答我的問題之前,我不打算幫你做任何事。
雷薩:想現在講嗎?可以啊。真要說的話我們還有好幾個小時可以利用。這裡也沒有人會來打擾。在把這台發電機送回去之後,我們甚至還有時間去拿其他的發電機。
哲哉:你是甚麼時候知道我們是在過去的?為甚麼你會知道彗星的事?
雷薩:知道有一段時間了。我在傳送門前就是想跟你說這件事。你呢?
哲哉:最近才知道的。
雷薩:花這麼多的時間才察覺到還真是不可思議呢。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找到答案的,但是仔細思考的話線索是顯而易見的。
雷薩:你想想,如果是完全獨立的文明,為甚麼會跟我們說同樣的語言呢?這種事情真的有可能嗎?難不成是平行世界?不對,我們就只是處在別的時間而已。
雷薩:那為甚麼地球上沒有這些生物呢?從他們的外型不難讓人聯想到恐龍。有好幾種的龍跟我們所認知的恐龍也幾乎沒有外觀上的差異。
雷薩:此外,那些史前時代的水果或是植物也都是證據,甚至是他們的科技水準簡直就像是我們過去的社會那樣。
雷薩:所以根本不需要去埋頭尋找線索。只需要看看天空就行了。
雷薩:同樣的太陽、月亮、星星。當然星座是會隨著時間進行變化的,但是你應該了解那不是甚麼大問題對吧。
雷薩:把PDA對著天空立刻就能得知這是甚麼時代。滅亡即將到來也是現實。
雷薩:那顆隕石甚至用肉眼就可以進行確認。每一天的位子也都在改變。
哲哉:高高在上的發言也該結束了吧?
雷薩:說的也是。
哲哉:那些龍都是你殺的對吧,雷薩。
雷薩:真是精彩的推理呢,福爾摩斯。
哲哉:為甚麼要殺他們?
雷薩:這種事情有需要去說明嗎?我還想說你肯定能了解呢。
雷薩:在知道這是甚麼樣的地方後,我查覺到了我們沒有時間去等他們完成發電機。
雷薩:誰知道他們要花多久的時間呢。而且,我可沒打算一直待在這裡。
雷薩:為了把發電機弄到手,你一定不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力氣吧。有些龍的抵抗可是很頑強的。
雷薩:不過那些搶來的發電機被他們拿回去也已經無所謂了。只要有這一台,其他的都不用了。
哲哉:為甚麼你能做出那些事呢?
雷薩:「為甚麼我能做出那些事」,那是甚麼問題啊?
雷薩:你聽著。這裡的一切都將在幾周之後灰飛煙滅,偷個發電機算甚麼壞事啊?我所殺的那些龍,也不過就只是提早了一點面對死亡而已。
雷薩:就算當時那隻噁心的龍沒有出現,我們順利的匯合,那也不代表我們有時間等待他們把發電機完成。
哲哉:你都沒有想過要伸出援手嗎?
雷薩:如果你是對他們的滅絕感到過意不去的話,也不需要擔心。我在來這裡之前有去了一趟孵化所。
雷薩:只要能夠.....說服他們,至少能夠讓幾隻龍跟著我們一起回去另一邊的世界。讓他們擔任保鑣或是警衛隊之類的,像生物兵器那樣。稍加訓練,或許還能當寵物呢。
雷薩:所以,那並不是甚麼壞事對吧。
哲哉:我沒有打算要見死不救。他們的文明可是會完全消失的啊。
雷薩:想想甚麼才是最重要的啊,哲哉。
雷薩:總有一天那種同情心可是會要了你的命。你甚至還想將這種無用的同情心,強加在別人的身上。這可不行啊。我才不會讓你那自以為高尚的道德心,害了我們所有人。
雷薩:你甚麼時候變得偉大到能說出那些話了啊?你知道我們是來這裡做甚麼的吧。你剛剛說的那些可是背叛。你知道那會有甚麼結果的吧。
雷薩:如果你想留在這裡的話,我是不會阻止你的。也不打算給予你處罰。
雷薩:別再跟我有所牽扯了,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哲哉:那可不行。
雷薩:原來如此,是這樣啊。你想說的是為了阻止彗星需要這台發電機對吧?你已經完全變成他們的小跟班了呢。
雷薩:別完全相信他們所說的那些話啊。就跟人類一樣,龍也是為了得到些甚麼才會接納我們。真搞不懂現在的你到底在想些甚麼。
雷薩:當自己的家族遭受危險之時,你難道要說龍不會採取跟人同樣的舉動嗎?
哲哉:他們所要面對的可是威脅到整個世界的危機。
雷薩:在綠色能源的利用之下,既無戰爭也無紛亂,他們可以居住在和平的世界裡。就像我們一樣。而在那之後又發生了甚麼呢?你不會不知道吧。
雷薩:某個人受到了當地居民的影響,學習他們的生活方式,並在最後拯救了他們。還真是蠢的可以的童話故事呢。
雷薩:他們為甚麼會需要你呢?如果找不到活下去的方法,那滅絕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哲哉:你很清楚我們在那的日子過得有多苦吧。同樣的事情將發生在他們身上你甚麼感覺都沒有嗎?
雷薩:我才不想管他們會怎樣。我跟你不同,我要拯救人類。
哲哉:即便要付出極大的犧牲嗎。
雷薩:現在,解決一切問題的手段就在這裡,然後你要跟我玩哲學遊戲嗎?你不覺得我們有權利得到這台發電機嗎?
雷薩:他們已經利用了這東西很長一段時間。現在是換我們了。
哲哉:這種做法是錯的。
雷薩:你以為我是喜歡才那麼做的嗎?如果有別的辦法,我才不會在這種事情上花費好幾個禮拜。
雷薩:跟童話故事不一樣,這個世界不存在完美的解決辦法。給我想清楚啊。才來到這裡幾個禮拜你就已經完全的改變了。
雷薩:我是知道理由的。
雷薩:因為你已經習慣了這裡舒適的生活。就算故鄉的全人類都死光了你也不會在乎的吧?
雷薩:只要你還留在這裡,這個狹小但完美的世界就是屬於你的。你捨棄了故鄉,還有在故鄉裡的所有人,來換取在這裡的生活。
雷薩:這或許跟你在故鄉裡活得很窩囊有關也說不定。
雷薩:我能理解。當然,留在這裡是很舒適的。我們的世界所沒有的東西這裡全都有。但是待在這裡時,總是會讓我想起在過去的社會上那讓人厭惡的一面。
雷薩:我所說的就是那群心胸狹窄的混蛋還有政治。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但是太陽閃焰讓整個世界變得公平,也給了我們發揮實力的機會。
雷薩:拚死努力之下又得到了甚麼?是既愚蠢又虛偽還沒有任何意義的投票。現在的話大家都共同的努力著。並制定著屬於自己的規則。
雷薩:然而,你卻甚麼都沒有理解。
雷薩:當然,他們也是無法理解的吧。他們根本就沒有見過我們過著的是甚麼樣的生活。那整個世界陷入火海,自己所熟識的所有人全都死去的場景。
哲哉:就是因為我們曾經體驗過,所以當同樣的事情將發生在他們身上時才讓人無法袖手旁觀。
雷薩:在你來到這裡的兩個禮拜之間,沒有電力供給的病院裡死了多少人你知道嗎?那些犧牲者難道就不值得一提嗎?還是你覺得我殺的那幾隻龍要更重要呢?
雷薩:我們所居住的地方,在那個甚麼都不剩的世界裡可是文明的最後堡壘啊。
雷薩:你或許已經忘了,但是我沒有。
雷薩:一個月之後,你覺得還剩多少人活著?一年後呢?那些生命對你來說就只是數字了嗎?
哲哉:同樣的標準也能套用在龍群身上。
雷薩:那你打算怎麼做?說服我讓我放棄嗎?還是有別的手段?
雷薩:不管怎麼說,都已經太遲了。在發生了這種事情之後你覺得他們會乖乖的放我們回去嗎?怎麼可能。
雷薩:不管你怎麼想,在故鄉的領導者們都認可並支持我的行為。
哲哉:為甚麼要告訴我這些?
雷薩:我覺得你會跟我一起走。
哲哉:那是不可能的。
雷薩:你還想繼續擔任甚麼大使嗎?這台發電機是讓我們的都市生存下去的必需品。這一點沒有甚麼好爭論的吧?
哲哉:對龍群來說發電機也是必要的。如果你不打算放棄,那就有阻止你的必要。
雷薩:也就是說,你擅自的下了判決還想給予我懲罰嗎。你還真是擁有非常棒的道德觀呢,哲哉。
哲哉:只需要等到彗星安全的通過就行了。
雷薩:你真的認為那顆彗星可以被阻止?為此還需要這台發電機?
雷薩:我還真想等呢。等到你的計畫失敗,就不只是這個世界消失而已,連拯救我們故鄉的希望也將一併的消失。
雷薩:只要再一下子就可以拯救故鄉了。那裡可是時時刻刻都有人死去啊,怎麼可以讓你那瘋狂的計劃打亂一切。我是不會讓你得逞的。
哲哉:你不過是在隱藏自身的另一個面相而已。因為你害怕面對自身的行為所造成的後果。
雷薩:...........
雷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哲哉:為甚麼大笑?
雷薩:誰叫你說了那麼可笑的話。是啊。我手上明明就有槍,為甚麼還要聽你在這裡鬼扯那些大道理呢。
雷薩:跟你聊得很愉快。不過是該回到工作上了。
雷薩:話說,你剛才說你想做甚麼?反正不管怎樣你是不可能阻止我的。
布萊斯:那可不好說呢。
突然間,布萊斯出現在我的身邊。
雷薩:終於露出本性了嗎,哲哉。
哲哉:你錯了,雷薩。露出本性的是你。我更想要的是用對話來解決問題。
雷薩:算了。遊戲已經結束了。
他把槍拿了出來,但是似乎還沒決定要瞄準的對象。
雷薩:現在這把槍內的子彈有六發,要對付你們兩個已經很足夠了。
布萊斯:那很難說呢。
哲哉:你真的覺得自己能做到嗎,雷薩?那真的值得你拚上性命嗎?
雷薩:這兩個禮拜,我每一天可都是賭上性命的啊。而你呢?舒服的待在公寓裡喝你的香檳嗎?
雷薩:而且,這台發電機跟研究設施可都是從我們的那個時代來的東西。
雷薩:這是人類的東西啊!
突然間,管理者從雷薩背後的走廊轉角處現身。
管理者:不對,那是我的東西。
陷入混亂的雷薩,將槍口指向了突如其來的人影。而管理者則緩緩的朝著雷薩走去。
雷薩:你是誰?不要動!我叫你不要動!
管理者:想要浪費子彈嗎?那你就開槍吧。看你能不能阻止我們所有人。
雷薩:那就試試看啊。
雷薩扣下板機,管理者應聲倒下,面具也掉落在了一旁。
雖然我的本能告訴我應該逃跑,但是看到布萊斯採取了攻擊的態勢時,我也做好了覺悟。
雷薩轉身將槍口對準布萊斯。在連續的承受了四發子彈後,布萊斯也倒了下來。接著雷薩將槍口指向我。
在我迅速的躲入裝有發電機的箱子後方時,雷薩連續的扣了好幾次的板機。
唯一射出的那發子彈,命中了箱子。雖然我沒有受傷,但是箱子發出了非常大的氣音。
布萊斯:快跑,哲哉!會爆炸的!
我跟雷薩立刻開始向外奔跑。
雷薩加速的靠近我並將我撞飛。倒在地上的我,就這樣看著雷薩離開了設施。
當我站起來時,布萊斯還倒在地上。
哲哉:那你打算怎麼辦?
布萊斯:我沒辦法動。好了你快走。已經沒有時間了。
我全力的向外面跑去。在我快到外面時,我轉頭看向身後,我看見布萊斯趴在了那即將爆炸的箱子上。
在巨響之後,建築物的牆面搖晃著,小型的瓦礫如雨般的落了下來。
當我朝著傳送門前進時,看到的是馬貝利克突襲了,還來不急舉槍的雷薩。
馬貝利克咬住了雷薩的脖子,並咬下了一大塊。
當馬貝利克朝著我靠近時,雷薩已經沒有了任何動作。
馬貝利克:布萊斯在哪?
哲哉:他在裡面。在發電機爆炸之前,他趴在了那個箱子上面。
在馬貝利克臉上浮現的是混有痛苦與憤怒的神情。我是第一次,看見他露出這樣的表情。
馬貝利克:我非常的佩服那個人。
馬貝利克:在你來到這裡時,我就知道你不可信。
馬貝利克:他的死是你的責任。是你把他捲進去的。把他捲進你們那毫無意義的爭鬥裡。
馬貝利克:從最一開始我們就不是夥伴。是你把爭鬥帶來這裡的,都是因為你,害他.....不對,是害我們都被捲了進去。我們的世界成為了戰場,這麼多的龍都因此犧牲。
馬貝利克:即使是這樣,你還是打算說出自己是來幫助我們的謊話嗎?
哲哉:尋求協助的是布萊斯。他希望........
馬貝利克:給我閉上你的嘴。是因為有他,你才能夠好好的站在這裡。
馬貝利克:傳送門就在那。我給你唯一的一次機會。滾出這裡。拒絕的話我就在這裡殺了你。
哲哉:我知道了。
他帶著我來到了傳送門。期間沒有放鬆過戒備。
抵達時,我想起了還有件事必須傳達給他知道。
哲哉:請等一下.........那顆隕石。請聽我說一件事。
他用爪子緊緊的抓住我的喉嚨,緊的讓我是無法呼吸。
馬貝利克:我說了機會只有一次。這麼想死的話就再說一句話試試看,人類。
馬貝利克:聽懂了嗎?
他將我推向了傳送門的操控裝置。正當我還在想著要如何操作時,上面所顯示的僅只有一個座標,而我也選擇了那個座標。
我默默的,站到了傳送門的中央。

馬貝利克死死的盯著我避免我離開傳送門。傳送門開始運作,我開始思考著接下來的事情。
雷薩已經死了,能把事情傳達給另一側知道的人,就只剩我而已。沒有任何成果的,我就要回去了。
我的回歸肯定是不受歡迎的吧。這個計劃對人類來說,是最後的機會。
我的努力沒有得到回報,不但沒有得到任何東西,連那台交給龍的PDA都失去了。

我的失敗,也決定了其他城市的命運。再這樣下去,人類會滅亡。
另一方面,知道龍的世界即將迎來彗星威脅的人,也都不在了。馬貝利克肯定會將所有的一切用自己的解釋告訴其他龍的吧。並把那些殺人案件都歸咎於我們。
我想,他應該會成為阻止了雷薩的英雄受到他人的讚頌。並在幾周的彗星衝撞之時才意識到他自己是錯的。

管理者:歡迎回來。
管理者:我想你應該已經察覺到了,現在,是你來到這個世界的最初的那一天。
哲哉:你是誰?我是.......不行,甚麼都想不起來......
管理者:那也無妨。不對,那樣的話對我們來說才是最好的也說不定。
管理者:畢竟我也不清楚是不是有跟你見過。我想這應該是傳送產生的影響吧。
管理者:不管怎樣,那都不重要。
管理者:來吧。雷米馬上就會來迎接你。在那之前有些事情要做的。

第一周目結局:布萊斯 BADEND


~~ 第二周目  第一章  心痛  ~~

A.找雷米。
B.找安娜。
C.找羅雷姆。
D.找布萊斯。
E.點外送來吃。
F.找賽巴斯欽。

------------------------------  F選項  ------------------------------

哲哉:那個,賽巴斯欽。我是哲哉。
哲哉:﹙啊,電話被掛了。﹚
哲哉:你還在這裡嗎?
賽巴斯欽:因為還在值勤的時間。
哲哉:這樣啊。你這麼為我的安全著想還真讓人高興。
賽巴斯欽:保護您是我被賦予的任務,僅此而已。

A.請不要使用「您」這樣的稱呼。
B.謝謝你。

------------------------------  A選項  ------------------------------

賽巴斯欽:抱歉。我今天是第一次見到人類,所以還不是很清楚該如何應對。

A.別在意
B.我的意思是,不需要那麼拘謹。

------------------------------  B選項  ------------------------------

賽巴斯欽:我知道了。
賽巴斯欽:回正題,請問是有甚麼事嗎?
哲哉:就是......一整天都待在這裡實在是有些無聊。沒有認識的人之外,也不知道能去哪裡走走。
賽巴斯欽:這樣啊,如果你能早一點說的話我是可以帶你去認識一下這個小鎮,不過現在天已經黑了,我想大部分的店家也都已經關了。請讓我想一下.......
賽巴斯欽:你喜歡待在野外嗎?

A.是啊。
B.也沒有說特別喜歡。

------------------------------  B選項  ------------------------------

賽巴斯欽:原來如此。
賽巴斯欽:也許我能告訴你一些野外活動的樂趣。
哲哉:甚麼意思?
賽巴斯欽:覺得露營如何?
哲哉:現在去野外露營嗎?
賽巴斯欽:這或許不是最好的方案,不過這個時間也沒有甚麼其他事情能做了。
哲哉:到外面去真的沒問題嗎?
賽巴斯欽:身為護衛的我會跟在你身旁的。雖然嚴謹的來說我現在還在工作當中,但是比起你待在家裡而我在你家門前進行護衛,去露營不是更有趣嗎?
賽巴斯欽:而且,不管你去到哪裡我都有義務與你同行。當然你並不是囚犯,所以有任何想去的地方都可以自由的前往。
賽巴斯欽:所以你如果想要在野外過上一晚的話,我除了沒有能阻止你的權利,甚至必須與你一同前往。
賽巴斯欽:那麼,你覺得如何呢?

A.我們走吧。
B.我還是留在家裡吧。

------------------------------  A選項  ------------------------------

賽巴斯欽:好的。那麼我去做準備。
賽巴斯欽:我們到了。
哲哉:這麼晚了還能找的到地方真是讓人吃驚呢。
賽巴斯欽:除了是警署的依賴之外,你是我們非常重要的客人,應該沒有那麼不可思議才對。對於我們的到來他們甚至是會覺得很光榮的。
哲哉:那麼,就這樣子嗎?沒有帳棚之類的?
賽巴斯欽:是啊,用到帳篷的露營還需要額外的準備,現在這個時間來看是很困難的。
哲哉:還有其他露營的方法嗎?
賽巴斯欽:你現在看到的是所謂的洞窟露營。你可以把它看成是最基本的旅館,這個洞窟本身就是休息的場所。
哲哉:看上去的確有設置一些傢俱。要是能有個睡袋就更好了。
賽巴斯欽:如果想要舒服的床,那在家裡休息就行了。這裡可是不折不扣的露營場所喔。

A.意思是要睡在地板上嗎?
B.還真不錯呢。

------------------------------  B選項  ------------------------------

賽巴斯欽:對吧。這裡有的就只有我們跟大自然而已。
哲哉:這邊還配備有照明設備呢。為甚麼會說是「不折不扣」呢。
賽巴斯欽:如果你希望身處漆黑之中的話。也是可以的喔。
哲哉:不了,還是就這樣吧。
賽巴斯欽:以前有過露營的經驗嗎?

A.這種形式的露營是第一次。
B.以前有過幾次。
C.沒有,這是第一次。

------------------------------  C選項  ------------------------------

賽巴斯欽:那麼,這肯定能成為很好的回憶。
賽巴斯欽:那個........我在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心裡實在是有些緊張。
哲哉:我看的出來。
賽巴斯欽:當聽到人類要來我們的世界時,我就想說肯定會是個大人物。但是在實際見到你之後,發現你是個很普通的人,讓我是有些困惑。
哲哉:你沒有見過雷薩嗎?
賽巴斯欽:說實話,我並沒有見過雷薩。人類的訪問是屬於不公開的機密事項。所以在我見到你之前,並沒有從馬貝利克的口中聽到任何關於雷薩的資訊。
哲哉:原來如此。
哲哉:這麼說來,你也是屬於「因為我們是人類所以用特殊的態度去接待」的類型嗎?
賽巴斯欽:其實,跟那並沒有甚麼關係。只要是重要的人物不管是誰我都會緊張。特別是擔任護衛的時候。
賽巴斯欽:而且,我在警署裡的資歷是最淺的,我不想在任務中犯錯來影響到自己的經歷。

A.你一直都做的很好啦。不用擔心。
B.畢竟沒有人知道殺人事件何時會發生,如果想保持好一切的話最好再多注意一點。
C.那麼,最好祈禱這座洞窟不要突然倒塌呢。

------------------------------  A選項  ------------------------------

賽巴斯欽:謝謝你。我會努力的。
哲哉:我相信你。
哲哉:你當警官多久了?新人的話應該不會負責警備任務吧?
賽巴斯欽:雖然說了我是資歷是最淺的,但可沒說我是新人喔。任職警官已經好幾年了。
哲哉:這麼看來,幾乎不會有新進成員呢。
賽巴斯欽:這裡的話,的確是如此。畢竟只是個小鎮,不怎麼需要新人。我能得到這份工作,也是因為運氣好。在地人裡肯定是有不少志願者的。
哲哉:在地人?你不住在這嗎?
賽巴斯欽:現在是住在這裡喔,但是說實話,我跟大部分的奔龍一樣是在農村長大的。
哲哉:奔龍?
賽巴斯欽:啊,那是我們種族的名子。因為我們有一雙強健的雙腳。
哲哉:看上去的確是如此。
哲哉:由同一種龍所構成的村莊很多嗎?
賽巴斯欽:是啊。大部分都是小村莊就是了。當村莊有了一定的規模之後就會有各種種族出現。
哲哉:原來如此。
賽巴斯欽:雖然我只了解自己出生的那個村莊的事情,不過聽說,其他村莊也是類似的情況。為了活下去,除了小心的生活之外,擁有能夠發揮種族特長的產業也是必要的。
哲哉:也就是說,你們的種族擅長農業嗎?
賽巴斯欽:最少是比地龍要更擅長。他們所擅長的是耕作。
哲哉:為甚麼會想要成為警察官呢?
賽巴斯欽:我只是,想要看看在菜園的另一側有著甚麼樣的世界,想要親眼的看一看那些只在談話中出現的場景。
哲哉:實際體驗過之後呢?
賽巴斯欽:那當然是,非常棒的啊。
哲哉:話說回來,我還不是很了解這個小鎮呢。
賽巴斯欽:唔嗯,想知道些甚麼呢?

A.可以告訴我這個地方的事情嗎?
B.可以告訴我這裡的居民的事情嗎?

------------------------------  A選項  ------------------------------

賽巴斯欽:這個地方嗎?我想想,有聽說這邊的土壤是很適合耕種的呢。不過應該是比不上我的故鄉就是了。
哲哉:應該說,我想知道這裡有著甚麼樣的產業。
賽巴斯欽:啊,原來如此。這裡的產業是很特殊的,雖然是個小城鎮但是擁有自己的生產設施。也就是說,在這個小鎮裡有著獨立的一條生產線存在。
哲哉:也就是說,那間工廠是這個小鎮的驕傲囉?
賽巴斯欽:的確是能那麼說呢。托那間工廠的福這個小鎮得以自立,居民們也受惠於那間工廠。

A.可以告訴我這裡的居民的事情嗎?
B.關於這個小鎮,有特別推薦的地方,或是有甚麼秘密嗎?

------------------------------  A選項  ------------------------------

賽巴斯欽:基本上,大家人都很好。當然,這份工作中會遇到一些讓人不愉快的居民,但所幸那些人是少數。
賽巴斯欽:剛來到這裡的時候,對不同種族的人一起生活這件事情有受到些文化衝擊,不過拜警察訓練所賜,很快的就克服了。

A.跟布萊斯一起工作,是甚麼感覺?
B.跟許多不同的種族一起工作,是甚麼感覺?
C.關於這個小鎮,有特別推薦的地方,或是有甚麼秘密嗎?

------------------------------  A選項  ------------------------------

賽巴斯欽:我在來到這裡時他很照顧我,在那之後就跟著他一起工作。請不要做奇怪的曲解是普通意義上的照顧。
賽巴斯欽:像他那麼有實力的的人物居然特地到這種鄉下工作,實在是讓我覺得有些奇怪就是了。
賽巴斯欽:是給自己的挑戰嗎,還是說是因為害怕才沒有選擇城市呢,不管怎麼說他是很厲害的喔。大家也都很信賴他。

------------------------------  B選項  ------------------------------

賽巴斯欽:跟在故鄉時的生活相比,是很有趣的變化。在這裡聚集了擁有各種特長以及經歷的人們,在工作上很多事情也會因此而變得很順遂。
賽巴斯欽:另一方面,沒有想到的是,也產生出了很多的新問題。我絕對不會忘記第一次追捕飛龍強盜犯的情景。                                                                               (゚Д ゚; ) <一定很絕望

------------------------------  C選項  ------------------------------

賽巴斯欽:秘密嗎?這個小鎮倒是沒有甚麼秘密呢。
賽巴斯欽:至少在我知道的範圍內沒有。
哲哉:會不會是,我跟你的關係還沒有緊密到讓你能說出秘密呢。
賽巴斯欽:做為警察的一員,我是有自己的判斷的。
賽巴斯欽:不管怎麼說,我是真的覺得這個小鎮沒有甚麼特別的。
賽巴斯欽:不過,來這裡之後你會遇到的可不是只有我而已。你覺得如何呢?很好,很不好......還是說覺得很醜呢?

A.不表示意見。
B.一路忙到了現在沒有想那麼多。
C.到目前為止是還蠻開心的。

------------------------------  C選項  ------------------------------

賽巴斯欽:很開心?還真沒想到你會有這種答案呢。畢竟第一天就把你帶去看屍體了。
哲哉:布萊斯希望我去做的話,那就變成了大使工作中的一環了呢。
賽巴斯欽:布萊斯把你帶去命案現場的這件事情,我不知道那算不算是個好決定。雖然我知道他很喜歡自己到現場,但是把你也帶去就有點太超過了。這可不是一件可以開玩笑的事啊。
哲哉:如果需要幫助的話,我很樂意協助你們。親善也就是這種事嘛。
賽巴斯欽:至少,那個經驗沒有成為你的惡夢。
哲哉:............
賽巴斯欽:換個話題吧,要來玩點有趣的東西嗎?
哲哉:是甚麼東西呢?
賽巴斯欽:我有帶撲克牌來。這可是露營必備的東西。
哲哉:原來如此。要玩些甚麼呢?
賽巴斯欽:是一個名為「Bastion bleach」的遊戲。你有聽過嗎?
哲哉:沒有聽過。
賽巴斯欽:在休息室時經常被大家拿來打發時間。很有趣喔。有時候,氣氛還會因此熱絡起來。
賽巴斯欽:我來說明規則。
哲哉:請說。
賽巴斯欽:像你看到的一樣,每一位玩家,都會得到一個花色的全部卡片。你是方塊,而我是紅心。

A.我知道了。
B.你已經抓住我的心了。
C.你把我的心偷走了對吧?

------------------------------  A選項  ------------------------------

賽巴斯欽:而在中間的這一列,會是一種花色的不規則排列。
賽巴斯欽:每次的中央排列都不會相同,因此每場遊戲都會有不同的展開。
賽巴斯欽:那麼,遊戲的流程是。每一個回合都從中央牌堆最左邊的那一張牌開始。
賽巴斯欽:在回合裡,你要選出一張牌,放置在那張牌的下方。像這樣。
賽巴斯欽:雙方都出牌之後,就把牌翻面。數字大的人贏得這個回合,出牌者可以獲得一分。
賽巴斯欽:來說明強弱吧。二是最弱的卡片,國王是最強的。A是特別的,當面對JQK時必定獲勝,但是面對數字牌時則必定敗北。
賽巴斯欽:此外,因為中央這一列也會參與計算的關係,所以會有兩者都得不到點數的情況發生。
賽巴斯欽:當平手,或是無法決定勝者是誰,又或是最強的牌是中央列的場合,那一回合雙方都不會獲得分數。但是當下一回合獲勝時,可以連前一個回合的分數一起獲得。
賽巴斯欽:最後,得分最多者獲勝。
賽巴斯欽:都理解了嗎?

A.我懂了。我們開始吧。
B.還沒,請再說一次。

------------------------------  A選項  ------------------------------

賽巴斯欽:這個遊戲最重要的是威嚇跟心理戰。因為出的牌每次都會被公開,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對手還剩下甚麼牌。
賽巴斯欽:那麼,準備好了嗎?
哲哉:當然。
賽巴斯欽:請放心,我會稍微放水的。
賽巴斯欽:你可以慢慢選。

賽巴斯欽:第一張牌是五的話,是很有趣的開場呢。
賽巴斯欽:你可以出比五更大的牌。如果對手也這麼做的話,為了不讓自己輸掉,那麼要出到多大就是問題了。
賽巴斯欽:反過來說,可以賭對手會出大牌而反過來出小牌,來浪費對手的大牌。
賽巴斯欽:那麼,你要怎麼出呢,哲哉?


賽巴斯欽:真的假的,已經連續輸了七回合了嗎?總之,這次是你的勝利。分數我已經追不上了,剩下的就快點結束吧。

賽巴斯欽:看來是你光明正大的獲得勝利呢。當然,我是有手下留情的。你應該看的出來吧?
哲哉:嗯,那當然。
賽巴斯欽:我來收拾一下。
哲哉:不再戰一場嗎?
賽巴斯欽:下次再說吧。時間已經很晚了。
哲哉:既然你都這麼說了。
賽巴斯欽:對了,下次也教我一些人類的卡牌遊戲吧。

A.那當然。
B.有機會的話。
C.卡牌的我話我一竅不通喔。

------------------------------  A選項  ------------------------------

賽巴斯欽:差不多該就寢了。明天我想也會跟今天一樣忙,再加上還要回警署進行報告的關係,不早起可是不行的。
哲哉:可別忘記在報告裡提到我獲勝的事情啊。
賽巴斯欽:那件事不在報告的範圍內。
賽巴斯欽:那麼,岩石的床感覺如何?

A.還不壞。
B.很冰冷呢。

------------------------------  B選項  ------------------------------

賽巴斯欽:多少需要一點時間來習慣。
哲哉:要是有條毯子的話就好了。
賽巴斯欽:要我幫你取暖嗎。
哲哉:讓火燒一整個晚上的話實在是不太安全呢。
賽巴斯欽:是沒錯,不過我說的不是那個。
哲哉:原來如此........
賽巴斯欽:不管怎麼說,這邊能當成毯子就只有我而已了。

A.那就拜託你了。
B.不用了。

------------------------------  A選項  ------------------------------

賽巴斯欽:我知道了。
賽巴斯欽:這樣有比較好睡嗎?
哲哉:當然。

------------------------------  輸給賽巴斯欽的場合  ------------------------------

賽巴斯欽:很可惜的,是你輸了喔。
哲哉:嗯,我有察覺到。
賽巴斯欽:那也是很正常的。因為我很擅長這遊戲。
哲哉:從第一次玩這遊戲的人手中獲得勝利。真是恭喜你了。
賽巴斯欽:很不乾脆喔。也許下一次獲勝的會是你也說不定。
哲哉:那也要有下一次才行呢。
賽巴斯欽:我來收拾一下。


A.找雷米。
B.找安娜。
C.找羅雷姆。
D.找布萊斯。
E.點外送來吃。
F.好好休息。

------------------------------  E選項  ------------------------------

我想起了安蒂有說過那間咖啡廳有在做宅配,因為沒甚麼別的事要做我就嘗試了一次。撥電話過去點完餐之後,沒有過多久門鈴就響了。
哲哉:﹙哎呀,速度很快呢。﹚
站在門口的正是安蒂。她全身濕透的拿著一個濕掉的容器。
安蒂:哎呀,又見面了呢。

A.我記得之前有說過......算了,沒有直呼種族算是有進步了。
B.是啊。
C.妳好啊。

------------------------------  C選項  ------------------------------

安蒂:嗨。
安蒂:這是你點的餐點。很抱歉,雖然有點弄濕了,但是我想沒問題的。

A.是怎麼了嗎,掉到河裡面了?
B.妳已經濕透了呢,要進屋裡來嗎?
C.是嗎,謝謝妳送吃的來。

------------------------------  B選項  ------------------------------

安蒂:謝謝,我正想問可不可以稍微讓我待在這裡一下呢。說實話這是今天最後一件宅配了,我的住處在小鎮的另外一邊。
哲哉:那當然了,外面雨下成這樣也沒辦法飛回去吧。
哲哉:隨便找個地方坐吧。趁料理還沒冷掉之前我就先開動了。
我在桌子旁坐了下來開始吃,而安蒂則是坐在了我正前方的位子。
安蒂:好吃嗎?
哲哉:嗯,很不錯呢。
安蒂:你在的那個地方也有同樣的食物嗎?
哲哉:有啊。說實話,這裡跟那邊都相似的我有點害怕了。
安蒂:真的?那或許喜好也很類似也說不定。

A.也許吧。
B.我想還有其他的理由。
C.隨便啦,我不在乎。

------------------------------  A選項  ------------------------------

安蒂:至少我是那麼覺得的。
哲哉:話說,妳沒在餐廳工作的時候都會做些甚麼啊?有家族嗎?
安蒂:我想想,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照顧小孩子吧。
哲哉:很不錯呢。有幾個小孩子啊?
安蒂:不是我的小孩子啦。只是負責照顧而已。
哲哉:鄰居的小孩嗎?
安蒂:也不是。我照顧的是孤兒。以義工的身分陪伴那些孩子,真要說的話比較像是褓母加上老師的感覺吧。
安蒂:當然沒有辦法像是真正的親人一樣,每天24小時的在家照顧他們。雖然我很想那麼做,但是要以一名親人的身分養育他們的話,現在這樣的工作時長是不行的。
安蒂:考慮到我在餐廳工作的時數,就算真的那麼做了情況也不會有改變。所以我也只是在自己有時間時去幫忙而已。
哲哉:妳真的是個很親切的人呢。
安蒂:謝謝你。那些孩子們幾乎沒有得到過甚麼好的對待。如果我能夠稍微的帶給他們一些改變的話,那我覺得就有去做的價值。
哲哉:原來如此。那妳有甚麼興趣嗎?
安蒂:偶爾也讓我發問一下可以嗎?

A.當然,請說。
B.不行。
C.唔嗯,妳能做得到嗎?

------------------------------  A選項  ------------------------------

安蒂:我想想,我對你幾乎沒有任何的了解。話說回來,這裡真的有人是了解你的嗎。
哲哉:想知道些甚麼嗎?
安蒂:在來到這裡之前,你是做甚麼的?

A.也不是甚麼特別的事。
B.用搞笑來迴避問題。
C.那是機密喔。

------------------------------  A選項  ------------------------------

哲哉:也沒有甚麼特別的。雖然有學位,但是實際用上相關的知識這還是頭一回。來這裡之前的工作幾乎都僅僅只是為了生活才去做的。
安蒂:那種感覺我懂。
哲哉:那輪到我了吧。告訴我妳的興趣吧。
安蒂:最喜歡的我想應該是飛行吧。
哲哉:只是飛行而已嗎?
安蒂:不是「只是飛行」啦。
安蒂:是特技飛行。這幾年間算是想到就去做的程度吧。

A.那妳肯定是歷史上擁有最強能力的宅配飛龍不會錯的。
B.聽上去很酷,不過是派不上用場的興趣呢。
C.特技飛行是甚麼?

------------------------------  C選項  ------------------------------

安蒂:就是在空中展現各種飛行的技術。迴轉啊或是旋轉、空翻之類的。
安蒂:我也有想過要實際去參加一次競技大賽。

A.都能做到那些動作了,稍微下點雨就不行了嗎?
B.真的有那麼厲害嗎?
C.真厲害。要去哪裡才能看到那種比賽啊?

------------------------------  C選項  ------------------------------

安蒂:那要看你會在這裡待到甚麼時候了。這個小鎮每年都會舉辦的祭典中就有競技大賽這一環。
安蒂:好啦,又輪到我了,那麼........
安蒂:這個問題或許有些奇怪,那個.......當大家在討論說有人類要來的時候,我的想像稍微有些不一樣。

A.那聽上去不像是問題。
B.這樣啊,那妳期待的是甚麼呢?
C.我看的出來。

------------------------------  B選項  ------------------------------

安蒂:說實話我也不太清楚,傳說中是人類創造了現在的我們。可是,我感覺你們跟我們其實也沒有差多少。
安蒂:當然外型看上去是完全不同啦,但是在傳說中對人類的一些敘述,我覺得完全搭不上邊呢。
哲哉:同樣的一句話也能用在你們身上呢。
安蒂:真的嗎?
哲哉:是啊,我們這裡也有不少有關於龍的神話喔。
安蒂:比如說呢?

A.要舉例的話那可就沒完了。
B.龍是慾望很強,還會吃人的怪物。
C.龍是高貴的生物。

------------------------------  C選項  ------------------------------

哲哉:龍通常都是強大力量的象徵,並且擁有無可比擬的智慧,所以也被當成是智慧的象徵。同時龍也是高貴的生物,這樣的描寫是普遍且有魅力的。
安蒂:還真想被那麼稱讚呢。要是那全都是現實就太好了。
安蒂:說實話,我不知道用那些形容詞來概括所有的龍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就算被說的那麼好。但是我們每隻龍都是不同的,所以也無法保證是不是真的每隻龍都會那麼好。
哲哉:原來如此。
安蒂:不過,我們這邊也對人類做了許多非常良好的描述就是了。
哲哉:先不管你們是怎麼看人類的,我能向妳保證我既不特別也不神祕。
安蒂:這點就無法同意了呢。
哲哉:為甚麼?
安蒂:雖然你說了自己並不特別,但是光是你現在身處在這裡的這個事實,對我還有其他的龍來說,都是非常特別的情況。你想想,就像是我們去到你們那邊一樣。
哲哉:的確,就像是妳說的那樣呢。
安蒂:第一次聽到有關於我們的事情時,你是怎麼想的?

A.以為是玩笑。
B.不怎麼相信。
C.覺得很厲害。

------------------------------  C選項  ------------------------------

哲哉:我覺得能夠發現妳們真的是一件很厲害的事情。能夠來到此處,可是許多人夢寐以求都無法得到的機會。
安蒂:對吧,覺得對方很特別可不是單方面的想法呢。要是之後遇到其他人也有同樣的想法時可不要再感到驚訝了喔。
哲哉:除了發現妳們之外。甚至還發現了一個可以通往其他世界的傳送門。雖然我還是沒有搞懂那是怎麼一回事就是了。
安蒂:這一點我們也是一樣的。
哲哉:肯定很快就會有進展的。
安蒂:話說回來,這裡放的書還挺讓人在意的呢。「龍的慾望」、「影像球體」這些都是你的書嗎?                                                                                            (゚Д ゚; ) <龍的欲望又出現了
哲哉:不是,那是在我住進來的時候就已經有的書。
安蒂:有看過內容了嗎?
哲哉:只看過「謝里丹與國王的權杖」。
安蒂:覺得如何?

A.挺有趣的不過沒有甚麼特別之處。
B.我很喜歡。
C.不是很適合我。

------------------------------  A選項  ------------------------------

安蒂:對於這類的系列小說來講「沒有甚麼特別之處」是很恰當的形容呢。
安蒂:哎呀,「價格與祈禱」這本書也有呢。我建議你要看一下這本書的內容會比較好喔。
哲哉:是嗎?為什麼?
安蒂:除了內容有趣之外,也有很多基於史實的陳述。作者曾說過我們能從過去中學習到很多事,這句話說的真的是太好了。

A.不知道是不是適合我的書。
B.有時間的話我會讀看看的。
C.最近大概很難抽出時間來看書呢。

------------------------------  B選項  ------------------------------

安蒂:看過之後記得告訴我喔。我對你的讀後感很感興趣。
安蒂:你剛才有詢問我家族的事情對吧,那我也問個同樣的問題吧。在你的故鄉裡有家族在等待著你回去嗎?
哲哉:不,並沒有那樣的人存在。
安蒂:那有可能成為家族的人呢?有跟誰約會過嗎?

A.也許有吧。
B.沒有呢。
C.嗯。

------------------------------  B選項  ------------------------------

安蒂:原來如此。那有喜歡的人嗎?或是有感興趣的對象在嗎?

A.有啊。
B.沒有喔。

------------------------------  B選項  ------------------------------

安蒂:真的都沒有?難以相信呢。只是不想跟我說而已吧。那個幸運兒到底是誰啊?
哲哉:雖然不知道你到底問了幾個問題,不過我很清楚該換人問了。
安蒂:還要玩那個遊戲嗎?

A.不是妳先開始的嗎。
B.我還蠻樂在其中的喔。
C.抱歉啊,規則就是該好好遵守。

------------------------------  B選項  ------------------------------

安蒂:我也是。
哲哉:那麼,要讓這個遊戲變得更加有趣一些嗎?
安蒂:甚麼意思?
哲哉:真心話大冒險。
安蒂:那是甚麼?
哲哉:雙方交互的提問,如果不想回答問題的話,那就必須照對方說的去做一件事。
安蒂:到底該讓你去挑戰甚麼完全沒有頭緒呢。
哲哉:一些會讓對方感到不快的事情,或是想看對方做的事情之類的。
安蒂:甚麼都行嗎?
哲哉:是沒錯啦,不過最好要記得復仇可是會比妳所想的還要更早到來。所以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也別讓別人去做。
安蒂:我知道了。那誰先開始?
哲哉:因為剛才妳一口氣的問了好幾個問題,所以從我開始才公平。
安蒂:好吧。

A.身體哪個地方最怕癢
B.妳最不想讓人知道的秘密是甚麼
C.至今為止做過會讓人害羞的事情是甚麼?

------------------------------  C選項  ------------------------------

安蒂:嗯,我想想........
安蒂:事情是發生在我十幾歲的那個時候。我半開玩笑的,想嘗試新的飛行技巧。是一種叫做桶滾的技巧。不用我說,結果並不是那麼的順利。
哲哉:失敗了嗎?
安蒂:不是,迴轉本身是成功的,但是在那之後就失去了控制直接摔回了地面。
哲哉:咦,有受傷嗎?
安蒂:沒有,所幸我當時的高度並不是那麼的高,而且著陸時是摔在泥水灘上。當然我的朋友都看到了這一幕。
哲哉:這件事情,沒有讓妳放棄嗎?
安蒂:沒有喔。反而是更努力了。
安蒂:那輪到我了。你最大的願望是甚麼呢?

A.世界和平。
B.成為比誰都更優秀的存在。
C.成為有錢人。

------------------------------  A選項  ------------------------------

哲哉:沒有甚麼比地球的和平更重要了。
安蒂:真是出色的願望呢,哲哉。
哲哉:好啦,換我了。

A.如果在一天之內可以變透明的話會想做甚麼?
B.會害怕死亡嗎?
C.覺得自己的身體上哪裡是最大的缺點?

------------------------------  A選項  ------------------------------

安蒂:變透明嗎?
安蒂:很困難的問題呢。意思是我飛在空中時沒有人能看到我對吧。我在飛行時是很希望別人能看到的呢。
哲哉:那個.....這個問題的意思是,如果有機會能做任何事情都不會被抓到的話會想做些甚麼。像是惡作劇啦或是犯罪之類的。
安蒂:啊,那這樣的話我知道。我想去看一看跟傳送門一起被發現的建築物。
哲哉:甚麼建築物?
安蒂:你不知道嗎?在找到傳送門的同時還發現了一整棟的建築物。
安蒂:建築物本身位於地下,雖然有考古學者的團隊在進行調查,但是附近的警備相當的森嚴。我想那裡面肯定能找到很多關於傳送門的來歷或是其他謎題的答案。
哲哉:真是讓人感興趣。我也想去看看呢。
安蒂:如果你得知世界即將終結的話你會做些甚麼?

A.盡可能的享受人生直到最後。
B.祈禱自己能夠活到最後一刻。
C.到外面去,親眼見證即將發生的一切。
D.躲在地下深處的安全屋裡。

------------------------------  C選項  ------------------------------

安蒂:肯定會很精采的。

A.如果,我要帶著妳一起回到我的世界的話,妳會去嗎?
B.至今為止最後悔的事情是甚麼?
C.如果我想跟妳接吻的話,妳會答應嗎?

------------------------------  B選項  ------------------------------

安蒂:哎呀,這........
安蒂:............
安蒂:看來要進行大挑戰了呢。
哲哉:很好。

A.把頭飾拿下來。
B.跟我接吻。
C.咬檸檬。

------------------------------  A選項  ------------------------------

安蒂:就這樣?不怎麼困難呢。
哲哉:畢竟是第一次,想說就溫柔一點。
安蒂:原來如此。
安蒂:好了。滿意了嗎?
哲哉:嗯。
安蒂:那麼,在這裡所認識的龍當中你最喜歡誰?
哲哉:這題就讓我選擇大冒險吧。
安蒂:哎呀,總算是等到了呢。
安蒂:嗯.....要讓你做些甚麼好呢?
哲哉:甚麼都可以喔。
安蒂:說實話,一點想法都沒有呢。
哲哉:慢慢決定就行了。
安蒂:我知道了。那讓我思考一下。
哲哉:哎呀,時間已經這麼晚了。
安蒂:咦,現在幾點?
安蒂:哎呀,在這裡待的比想像中要更久呢。
安蒂:我得走了。
哲哉:雨也已經停了喔。
安蒂:是啊,真是太好了。
安蒂:那個,如果還希望我來的話,並不需要特別點些甚麼喔。
安蒂:這個是我的電話號碼。
哲哉:我會記得的,謝謝。
安蒂:那我走了!


~~ 第二周目  第二章  希望 ~~

A.前往生鮮食品店。
B.前往生產設施。
C.前往圖書館。
D.前往達茲公園。

------------------------------  B選項  ------------------------------

哲哉:﹙雷薩也許有到過這裡。聽聽安娜怎麼說吧。﹚
哲哉:有人在嗎?
哲哉:請問有人在嗎?
???:有甚麼事嗎?                                                                       (゚Д ゚; ) <提早登場了
哲哉:我是來找安娜的。這裡是她的研究室對吧?
???:為什麼從來就沒有人認識到我的存在啊?這裡除了是她的研究室之外,也是我的研究室。
???:不管怎麼說,安娜不在這裡。沒其他事情了吧?
哲哉:如果你也是在這裡工作的人的話,可以問你幾個問題嗎。
???:嗯,你問吧。因為你重要的安娜現在人不在,只好拿我來湊數了。是這個意思對吧。
哲哉:不是那個意思。
???:那真是太好了,有話就快說吧。
哲哉:可以先請你自我介紹一下嗎。
???:簡單的來說,我叫達米昂。在這個設施工作,並且非常不幸的,我現在過著每天都必須看到安娜,如同惡夢一般的日子。請多指教了。
哲哉:請多指教。
達米昂:那麼,你是誰呢?
哲哉:你不知道我是誰嗎?
達米昂:嘖,我當然知道你是誰。而且光是你這麼問就已經證明了我所說的。聽好了,光是你們的到來就已經造成了非常大的騷動。簡直就像是場大型活動似的。
達米昂:告訴你個好消息,並不是所有人都那麼在乎。等你們回去了,我們的生活就會回到原樣,所有的一切都會回到正軌。
哲哉:會造成這樣的結果不是跟你們流傳的人類的傳說有很大的關聯嗎。
達米昂:我再說一次。並不是所有人都那麼在乎。
達米昂:那麼,你是想問甚麼?

A.雷薩最近有來這裡嗎?
B.你跟安娜認識多久了?
C.安娜是在做甚麼樣的研究?
D.你是在做甚麼樣的研究?

------------------------------  A選項  ------------------------------

哲哉:你知道雷薩上一次訪問這裡是甚麼時候的事情嗎?
達米昂:看過他不少次。都是來詢問發電機進度的。
達米昂:對了,之前安娜曾經有把雷薩找來過,但是那其實只是安娜想要替他做個檢查而已。
哲哉:雷薩有接受那個檢查嗎?
達米昂:沒有,他說.......作為代價有想要些甚麼的樣子。只是,安娜所提出的東西都沒能夠滿足他,所以他就拒絕了。

------------------------------  B選項  ------------------------------

達米昂:為甚麼要問這種問題?
哲哉:有點想知道她是個怎麼樣的人。我想你對她應該有所了解才對。
達米昂:這麼說吧。我跟她已經有點熟識過頭了。

------------------------------  C選項  ------------------------------

達米昂:癌症的研究。她認為那是可以治癒的,真的是腦子有問題。
哲哉:真的有那麼糟糕嗎?
達米昂:你是說她的做法嗎?那也是啦。那些資金本該被分配給成功機率更高的研究,卻被她給浪費了。

------------------------------  D選項  ------------------------------

達米昂:現在嗎?你覺得把你的血液研究推給我的會是誰呢。
哲哉:是你在做的嗎?
達米昂:沒錯。在她離開這裡,去為所欲為的這段期間,必須要有人顧著她的實驗才行。
哲哉:有甚麼令人感興趣的結果嗎?
達米昂:還不知道。但是很快的我會比你還要更了解你的身體。

哲哉:謝謝你的幫忙。
達米昂:夠了夠了。

A.前往生鮮食品店。
B.前往圖書館。
C.前往達茲公園。
D.好好休息。

------------------------------  B選項  ------------------------------

哲哉:﹙不知道雷薩來這邊是想做些甚麼。﹚
哲哉:﹙啊,是雷米。﹚
雷米:不是說了嗎。東西就不在這裡啊。
哲哉:﹙他在跟誰談話呢?安蒂?﹚
安蒂:不想幫助從前的朋友嗎?
雷米:朋.....朋友!?已經有好幾年連話都沒說過了吧。
安蒂:那是誰的錯啊?這幾年,明明是你一直都對我視而不見。我最少,都是有在嘗試聯絡你的。
雷米:不對,妳會來這邊只是因為妳有需要而已。
安蒂:我現在明明就在你的眼前,你卻還要擺出那種態度嗎。她可也是我的朋友喔。
雷米:...........
雷米:妳還是回去吧。
安蒂:...........
安蒂:我不知道這些話對你有沒有意義,但是......我道歉。對所有的一切。
雷米:道歉已經太遲了。
安蒂:那就隨你便吧。
安蒂迅速的離開了圖書館,連我的存在都沒有察覺到。
我沒有立刻上前,並思考著到底該在甚麼時間點向雷米搭話。最後,我決定了能等多久就盡量的等下去。在雷米因工作回到這裡之前,我到處翻著書裝忙。
雷米:你好,哲哉。有甚麼事情嗎?

A.雷薩最近有到這裡來嗎?
B.安蒂是希望你替她做些甚麼?
C.最近如何?

------------------------------  A選項  ------------------------------

雷米:雷薩?說實話他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後還蠻常來圖書館的喔。不過那也只到幾天前就是了。
哲哉:知道他都看了些甚麼嗎?
雷米:沒有印象。但是我覺得他是想要了解我們的世界。
哲哉:他在這裡的時候,有沒有做出什麼奇怪的舉動?
雷米:沒有呢。不過,他有向我詢問過地圖的事情。
哲哉:地圖?
雷米:是的。我找了一些給他看,不過似乎都不是他想要的。
哲哉:他在這裡的時候,有沒有說過什麼奇怪的話?
雷米:除了地圖的那件事之前,沒有其他特別讓我有印象的事。最多就只是打打招呼而已。

------------------------------  B選項  ------------------------------

雷米:等一下,你從最初的時候就在了嗎?
哲哉:不是最初啦,只是看你們好像在討論著些什麼。
雷米:沒有甚麼是需要你擔心的。
哲哉:當然是會擔心的啊。畢竟我們都認識了,而且我也認識安蒂。
雷米:那件事情真的一點也不重要啦。你知道我們所發現的那一座古老的地下設施嗎?
哲哉:有聽過。
雷米:她想要找那座建築物的草圖。那是在調查建築物內部的時候所發現的其中一件物品。
哲哉:東西怎麼會放在這裡呢?
雷米:因為這裡不只是圖書館而已。同時也是保管著所有情報或是相關物品的紀錄保管所。
雷米:總而言之,像是草圖之類的東西,大多也都是由我們在負責管理的。
哲哉:所以她才會認為東西在你的手上。
雷米:就算在我的手上,那也不是能夠隨便交給別人的東西。
哲哉:那當然了。

------------------------------  C選項  ------------------------------

雷米:我很好,謝謝你。

哲哉:謝謝你的幫忙。
雷米:不會。

------------------------------  回到警局向賽巴斯欽報告  ------------------------------

賽巴斯欽:安娜會想要雷薩的血液的這件事情,不知道有沒有甚麼特別的意義。她是一名科學家,會對那些東西感興趣是很正常的。
賽巴斯欽:我們會再去跟她確認一次。或許能知道甚麼其他的細節。
賽巴斯欽:至於說去圖書館找地圖的話........有點讓人想不透呢。
賽巴斯欽:在他的計畫裡或許是需要地圖的也說不定。不過,目前我們還不知道他有何目的。那個行為本身或許沒有甚麼意義,但是這項情報也許能在今後成為重要的證據也說不定。
賽巴斯欽:做的很好呢,哲哉。除了能夠決定今後搜查的方向之外也能成為很好的情報。


----------------------------------------------------------------------------------------------------------------------------

遊戲進到第五章之後
發展得非常快
在煙火觀賞的途中主角就會突然開竅
來到傳送門的時候會找到被雷薩殺害的賽巴斯欽
賽巴斯欽在跟主角提到煙火大會的時候有說過自己因為公務所以不能參加
看來是因為要負責巡守傳送門的關係
接著就是進到研究所內

對雷薩這個人的行為每個玩家大概都會有自己的解讀
我個人是認為,雖然他罵主角在原本的世界活得很窩囊
但是整個看下來,因為活的窩囊而急於尋找出頭機會的根本就是雷薩吧

然後是不知道出來幹嘛的管理者
出來嗆個兩句,然後一槍就倒了,根本就沒有幫到忙啊
布萊斯則是兌現了自己給主角的諾言
不管發生甚麼事情都以保護主角為最優先的事項
最後是跟著管理者一起死在了研究所內

另外就是雷薩身上到底帶了多少發子彈這件事
在被馬貝利克咬死之前,雷薩還在重新裝填子彈
到頭來這條線最痛苦的大概就是馬貝利克了吧
失去了敬愛的上司跟同僚之外
馬貝利克跟安娜似乎也是認識的
幸好最後沒有決定也一口把主角咬死
才讓主角有機會使用那個被設定好能回到過去的傳送門

製作名單跑完後就看到管理者跟你說歡迎回來
之後會跳回主畫面
選擇開始新遊戲之後,會直接進入第一天的劇情
跳過了雷米初次登場的橋段        雷米:.........
在第二周目之後,同樣的劇情會跳過
雖然多少有一點點的不同,但是要做到那裡會讓整篇的重複性過高
像是在地下室那一段,主角會明確的知道跑上樓梯的管理者是一名女性
所以主要會著重在第一周目沒有選到的跑腿選項
跟另外一名角色的路線
而第二周目主要會以安蒂為主    個人還蠻喜歡安蒂的
每一個角色聽說都必須要經過BADEND才能看到好結局的樣子
所以大概會先把每個角色的BADEND都跑出來一次

進入二周目很快的就出現了
賽巴斯欽的單次線
是賽巴斯欽把主角帶出去露營
而那個卡牌遊戲到底叫什麼完全查不到
總之就是比大小的一種
贏的方式應該有不少種,說實話個人是在嘗試第三次的時候才贏過賽巴斯欽
用的是平手後分數會堆疊起來的方式
不過仔細想想賽巴斯欽是真的有放水,不然就這樣一路出到最後應該也是我輸

安蒂路線第一次則是真心話大冒險
安蒂不想回答的是讓自己感到後悔的事
加上第二天跟雷米的吵架
似乎是有甚麼隱情的樣子

另一邊則是達米昂的提前登場
說實話,達米昂給人的感覺其實也沒有那麼討厭安娜
而這邊也提到了
安娜在進行的研究是癌症的治療
所以這麼說來在龍身上也是會產生癌症的嗎

總之,大概還需要跑好長一段路才能看到各角色的好結局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193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ケモノ

留言共 3 篇留言

貝爾丹締
布萊斯QAQ
結果二週目一開始就拐賽巴斯欽睡了(欸)
話說安蒂的選項⋯怎麼看都在試圖開車(欸)

11-21 14:49

無世
根據賽巴斯欽的體型來看最多就只是躺在主角身邊而已
應該不太可能趴在主角身上[e21]
然後主角一遇到安蒂直接就成了痴漢
不是要帶回去就是要接吻[e27]11-22 13:49
三日月小海
啊这,怎么推着推着就BE了。不会是全部角色BE打一遍才能解锁真结局吧。也太恶意了。没办法避免强行吃刀。看套路类似是主角不断轮回寻找新的线索才能触发真结局。

11-24 18:36

無世
目前看來是需要跑過每個人的路線走過壞結局,收集到必要的東西,才能開始攻略好結局
11-26 01:05
燻雞碳烤
其實不見得要跑過所有人的壞結局才能進入好結局 但是一定要先跑某些角色的壞結局才能夠蒐集到足夠情報去迴避角色壞結局就是了(

11-27 10:20

無世
原來如此[e21]
既然都存在壞結局了都跑一次也是不錯[e20]11-29 10: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gght8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東京放課後サモナーズ,角... 後一篇:東京放課後サモナーズ,角...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