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轉生到可以使用放置攻略的異世界(232)

作者:kaze│2021-11-14 19:01:34│巴幣:80│人氣:185
(232) 成長的電氣

歐姆躺在地上很快的反射性地縮成一團,他拋出了鳳雛閃,全身不斷顫抖著,從他身軀弓著的背影看著連帶著肩膀乃至雙腿可見的抖動。

說明此刻歐姆內心受到驚嚇與恐懼如此的失控與徬徨

這恐懼打從歐姆的內心與骨子蔓延著他的全身,上一秒他還得意地拿出前些日子的開發的新招式決定與真正的劍道一拚。

但此刻的歐姆卻顯得十分無力與膽怯。

莉雅不禁心疼了起來,她從未見過歐姆如此,即使是那個連魔法為何都不清楚時期的懵懂旅人時期,歐姆也未曾對於山賊與野獸抱持恐懼。

歐姆究竟怎麼了,莉雅很想知道,是否與他們來自的異世界有關,眼前這位七花大小姐究竟有什麼特殊能力?或是又有什麼秘密?

她認為要不是如此,否則歐姆又陷入怎麼會不曾見過的懼怕狀態之中...

莉雅本來就很焦躁不安的心情已經讓她不能思考更多,她摸著手臂上的青藍色小飛龍圖騰,她此刻甚至有衝動打算召喚拉姆與對方一戰。

一旁的米菈看見莉雅起身,也立刻抓著毒蜂準備一起向前質問對方。

「等等。」
安姆思塔站在了兩人面前,單手擋住了兩人的前方阻止兩人加進去使局面混亂。

安姆思塔見狀,此刻歐姆的倒下莉雅的反應,說明即便是平常在冷靜的莉雅對於歐姆的倚靠如此的大,甚至也會變得如此衝動不管後果,不禁讓安姆有些擔憂。

不過好在現在還有她可以出面作主以及牽制兩人。

卡可耶則是一眨眼的功夫來到了歐姆的身旁,使用『光之魔法』的中階的『光的箴言』,無詠唱就直接在歐姆身上包圍住光芒緩解心靈的衝擊,歐姆快速的被撫平了恐懼,才從發抖不已的狀態解除。


「大小姐?您剛剛有做什麼嗎?」
卡可耶結束治療後,狐疑地望著七花,說明她也不解剛剛交戰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旁的七花收起了那一把殺氣跟隨雲霧飄渺四周的翔鶴,周圍壟罩著殺氣隨著雲霧消去,她也解除了那意義不明包覆全身的精鍊魔力。

七花搖搖頭,也不明白自己幹了什麼影響歐姆:「我剛剛只是正常的使用『憑魔』來戰鬥,招式是八雲流的居合中的『飛燕還巢』,我並沒有額外使用什麼術式。」

卡可耶疑惑著,望向歐姆分析著,七花的所言與她所見並無差異,七花沒使用什麼手段,要她說分析的話,更像是歐姆自己受到了什麼精神衝擊。

「該不會...」
卡可耶腦中出現了一個可能。

白蛇姬離開了位置上,走到了歐姆的身旁關心著;安姆思塔也示意著,讓莉雅跟米菈等人跟著自己過去。

「歐姆醬,你沒事吧?」

白蛇姬關心著歐姆;此時歐姆正被夏洛特和艾莉絲兩人合力攙扶起身。

雖然身體有些搖晃,但不見有明顯的外傷,倒是脖子和手臂有點扭傷,但在這個魔法治療的世界無大礙,歐姆給自己幾發光之魔法的初級治癒就能解決。

「抱歉...讓各位見笑了...,也感謝卡可耶小姐的治療...」
歐姆勉強發生的說道。

「剛剛你是怎麼了?」
白蛇姬詢問著。
「是否有什麼異樣?」


「不,我想...可能是...我被真正的劍術的殺氣威嚇住了吧?那一招...居合...,切切實實的讓我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歐姆自己也無法理解的神情說著,此刻被攻擊摔著的狼狽又懦弱的樣子簡直遜暴了,他並沒有要多想藉口的意思,所以老實地說出自己的狀況。

「原來如此...」
白蛇姬點了點頭。
「歐姆醬之前未曾有與真正的劍道交手過?」

歐姆思考了一下,看向安姆思塔。

安姆思塔閉上一眼,聳了聳肩回答:「這城鎮是她們兩人的摯友所建立的,加上對你的信任,她們不會怪罪你說出她們的相關訊息的。」

歐姆點了點頭,他獲得安姆思塔的同意後也才安心,畢竟他不想隨意出賣作為異界旅客的夥伴。

歐姆也明白如此看重蕾比和琳茲的安姆思塔都會同意公開兩人的秘密,說明她也十分信任納次米家。

不過,的確要沒有如此關係,安姆思塔也不會建議歐姆替哈如坎音家尋求納次米家的庇護。

「我的劍術天賦是從我自身的能力獲得的,我具有能夠獲得原來世界知識與技巧以及這個世界各種能力提升技能的特殊能力;因此我會使用『警視流』,來到這個世界是從同屬於原來世界來自於日本的夥伴琳茲小姐那傳授給我「藥丸自顯流」的劍技...」
歐姆娓娓道來自己學習劍術的原因。

「琳茲小姐,也就是『天貓』的琳茲.曦麥瓦里小姐囉?」
七花小姐知道琳茲小姐的事情,畢竟與安姆思塔交好的她,自然知道安姆思塔的同僚夥伴的一些訊息;二來『瑞提汎公會』的『赤玉會』也不是什麼小人物,歐姆這個新人的訊息都傳遍全國,何況是比歐姆早幾年出來闖蕩的幹部。

「真沒想到,琳茲小姐會是日本人,不過這也說實了她作為有特殊醫療知識的王國三大修道者之一的原因了,想必是來自現代的醫療知識吧。」
白蛇姬一下子就明白了琳茲的身份以及厲害之處之間的關聯。

歐姆沒有否認,的確是因為如此。

「具有原來世界的知識並持有能夠還原那個世界現代技術的特殊能力...」
卡可耶到是對於歐姆的話中交代能力的部分感興趣,小聲地碎念著。

「不過,琳茲大人是修道者並非是戰士,只能對我進行一些口述和動作與姿勢上模擬與矯正,並沒有真正的和我對劍,這的確是我第一次跟真正的武士交手。」
歐姆坦言,自己輸了沒什麼藉口,的確是自己太低估對手,認為全力以赴大不了把聖劍用上也能一拚七花目前的實力,沒想到的是還沒用上聖劍,歐姆先被強大的實力給打倒。

至於那聖劍恐怕用了也於事無補,七花的實力遠在歐姆對這個數值的理解之上。

「小歐姆太過稱讚了,我也未曾與這個大社中道場學徒外的人交手過,說不上真正的武士。」
被稱讚七花趕緊澄清自己的實力不到家,扛不起武士的稱號。
「只有我父親以及他已經出師的徒弟們有這資格被稱為武士。」

「這也難怪了,真正的師範能帶給你在戰鬥中的經驗傳授,遠高於那些技藝的指點。」
白蛇姬提點著,這點作為真正知道日本劍道之人,明白當中的奧妙。

「不,歐姆這小子有過『戰聯考』的經驗,考試中的戰鬥雖然我未見過,但根據當主每三年觀戰口述,那是賭上性命爭取榮耀的競技賽,我想能遇到的生死之關想必不少;即使有當主與夫人,還有我與師範們的與小姐進行對鍊,但未曾遭遇賭上性命戰鬥的大小姐釋放的殺氣應該對於歐姆來說不算什麼吧?」
卡可耶點出問題,即使導師們可以給予大小姐一些殺氣壓迫使其從中學習,但真正的賭命戰鬥,造成的殺氣與氣勢真正戰鬥過人都知道遠在此之上,歐姆不可能隨便就被七花嚇著,即使劍道以及低估等因素。

也未必讓歐姆嚇成這副德性。

「這...」
歐姆也被說矇了,他的確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你真的不知道些什麼嗎?歐姆。」
卡可耶嚴肅的再次詢問歐姆。

不過歐姆的確是完全不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

此時蓓堤的身影隨著電氣來到了卡可耶與歐姆之間。

「對練都結束了,贏家有必要這麼咄咄逼人了嗎?」
蓓堤抽出了他慣用的兩把小刀,蓄上電氣包覆著,形成即使擦過也可以把人電得麻痺的利刃。

「貓系獸人族的電氣天賦...」
卡可耶一下子就把蓓堤的能力看穿了。

「少在那邊高高在上了,看得出來也不代表妳還擋得住。」
蓓堤立刻拔腿持刀砍向卡可耶。

「不行...住...」
歐姆意識到的時候,打算出口發動命令制止蓓堤。

沒想到卡可耶的一句話,更快的落到歐姆的耳裡。

「我會有分寸的教訓她的。」


歐姆很快意會到,也就是說對方的『鑑定』已經察覺出看出自己和蓓堤身上隱藏的奴役項圈的效果了,因此才出口提醒自己不要下命令。


「『喵喵雷電衝刺』!」
蓓堤全身披覆上黃金的電氣,瞬間提高速度一個檔次一下來到了卡可耶的面前。

昨日旁觀過歐姆與卡可耶的戰鬥,她明白卡可耶的武器是那把大槌子,雖然不知道卡可耶是用什麼方式召喚出武器的,不過依照卡可耶如果和歐姆都是來自異世界之人,恐怕都需要發動技能這一點,那只要不給卡可耶發動技能的時間就可以了。

至少蓓堤是這樣認為的。

不料卡可耶全身披覆上了『精煉之氣』,氣瞬間形成薄衣一般的護甲,接著再蓓堤的小刀砍下去的同時,使出了『巨龜護甲』精煉之氣的薄衣凝聚在衣服上,在攻擊的瞬間,擋下了所有電氣,使得小刀的傷害止於衣服外。。

「這招是...王國軍騎士團的招式...,但又有點不太像...」
莉雅吃驚著,這種是只有騎士團的騎士才能學習到的招式,即使非騎士團成員也需要是騎士團家族的子嗣或麾下隨從才有機會;即使米菈也因為家族並非騎士團常規騎士被下放王國軍軍力,而在家族中看過此招。

「怎麼會...?納次米家族應該沒有加入騎士團麾下過吧,作為一般的戰士又是怎麼學會這一招的。」
米菈眼睛為之一亮,沒想到不加入騎士團的人也能學會這種頂尖招式。

「這並沒有什麼...」
七花理所當然地說著。

被疑似『巨龜護甲?』給扛下攻擊的蓓堤,反過來利用態勢一腳朝著被覆上精煉之氣的位置使用附加上電氣的腳,給予卡可耶一個重重飛踢。

這讓沒有特別抵抗的卡可耶被擊退兩三步的位置。

本準備進一步攻擊的蓓堤,卡可耶只是一個動作,一眨眼的時間出現在蓓堤,給予蓓堤腹部一腳,還以顏色把蓓堤踢飛回去。


作為獸人族女性輸給其他獸人族女性,這可讓蓓堤有些掛不上面子,蓓堤很清楚自己不是靠力量取勝的種族,必須設法給予對方其他傷害才行。

狼狽的蓓堤滾了幾圈後,在地上一個受身翻抓著兩把小刀插在地面,伸手向身後的暗袋拿出鐵鏢附加上電氣投擲向卡可耶。

「『喵喵閃電鏢』!」
電氣鐵鏢數十枚飛向卡可耶,卡可耶不慌不忙右手一個彈指,一道閃光化作一把船槳出現在她的手中。

她揮動那個船槳,瞬間覆蓋上了精煉之氣,接著一舉將所有閃電鏢揮動三兩下全數靠著風壓擊落。


「還沒完!」
蓓堤喊著,她剛剛投擲的最後附加上了新開發的『變速投擲』,一瞬間剩下的鐵鏢因為速度慢躲開了卡可耶的揮擊而來。

「放出再多鐵鏢也一樣。」

卡可耶準備將其擊落。

沒想到蓓堤魯莽的發動了限制招式『電掣風馳』提高速度到極限,一眨眼持刀跟著鐵鏢而來。

卡可耶不慌不忙的揮動手中的木槳,接著打飛所有的鐵鏢,企圖利用風壓干擾衝向前的蓓堤沒想到蓓堤

「『閃雷行雲』!」
沒想到蓓堤利用自身的電氣特性,快速形成可以踏足的電氣,轉過來搭配高速度,變成短時間步行半空的技能。

一個側身高速移動,蓓堤閃過攻擊來到卡可耶的左方,突刺過來。

「蓓堤這傢伙...,變強了...」
歐姆對於蓓堤戰鬥的樣子還停留在在地下城時期,畢竟在此之後歐姆為了訓練離開隊伍,即使回歸隊伍修練和考試戰鬥都沒有蓓堤在一旁,即使龍裔入侵蓓堤也是單獨行動。

這的確是歐姆第一次看見蓓堤這段時間的成長。

蓓堤從戰士的『凌空躍步』中,得到靈感開發出了這一招,增加了她突襲的延續性以及機會。

沒想到卡可耶竟然把木槳隨著攻擊丟了出去,讓蓓堤頓時為了閃避這意外而向後一退,轉身閃躲。

「這是手滑?」
米菈不理解卡可耶這麼做的用意。

不過歐姆大概心裡有數,她曾聽過琳茲提起過不按牌理出牌、借力使力、以柔克剛的一種劍術。

琳茲曾說過,如果是什麼戰鬥方式都能沾一下轉變成自己的招是的歐姆或許學習到那個流派,而非藥師自顯流會變成另一種程度的強。

不過當下的歐姆的確學習藥師自顯流,這契機才能精進戰鬥的本質而非發展,才成就了鬼人道。

若是學習這流派的劍術,歐姆的劍會變得更加靈活多樣且難以被這個世界的戰士防禦...


此流派為...

「體捨流...」
「體捨流。」
歐姆說出的同時,白蛇姬也說出了這個名詞。

「提蛇流是什麼?抓蛇來的劍術?」
尤俐不解地詢問。

「體捨流也是我原來世界存在於日本這個國家的一種劍道流派...」

歐姆說到一半,卡可耶空著的右手再一次彈指。

「就你了『鬼切安綱』!」

卡可耶變出了一把太刀,接著快速鬆開刀鞘使其刀刃滑出,露出了中間開著兩個小孔刃面的武士刀。

卡可耶快速附加上去的精鍊之氣,瞬間讓其劍隔絕了電氣,擋下了蓓堤的小刀。

「可惡...」

「小貓咪,聽好了,妳的第一課,妳的電氣還不足以成為雷電之前,對使用精煉之氣的熟手是無用的。」
卡可耶手腕一個出力將蓓堤推回半空,蓓堤在一次『閃雷行雲』半空中踩著電氣,翻個跟斗來到了卡可耶的另一側,從上而下再行揮砍。

卡可耶在下方承接著攻擊,接著屈膝順著這個力量一個左轉身使用刀背搭配旋轉的力量砍向蓓堤左腳,將其打飛到一旁。

蓓堤痛得鬆開雙手兩把小飛到了一旁。

蓓堤十分不甘心,當初被歐姆半路開發花招水元素劍術打倒,如今莫名遇上的兔子女卡可耶竟然使出的異世界劍術耍得團團轉。

她好不容易成長就是要讓自己的戰鬥不在那麼容易被擺佈,成為操控局面之人,沒想到這樣的優勢還沒掌控大局就被輕鬆瓦解。

蓓堤抓著僅靠著自己的那一把小刀,凝聚所有電氣,一瞬間形成黃色電氣的刀刃朝著卡可耶揮了過去。

「這招是...,凱特的招式...」
歐姆和米菈驚呼著,他們兩人都看過這一個招式,在戰聯考考試期間遭受師子里奧襲擊時,出面營救的屠龍護衛隊中的凱特小姐所使用的電氣招式。

「真是懷念的招式呀。」

卡可耶說道,緊抓著手中的刀柄,一刀擋下了蓓堤的刀。

「不過...,電氣的威力還是不到火侯。」

卡可耶作勢揮刀向蓓堤,蓓堤立刻模仿歐姆的舉刀格擋,但被卡可耶一招踢向腹部,蓓堤作勢還想揮刀,卻被卡可耶一個擺刀,輕鬆捲開了對方,將電氣刀與蓓堤甩到一旁。

蓓堤被甩開落地的同時立刻僅抓著刀刃向地的電氣刀,注入更多電氣加長刀刃,要來個如同歐姆的大砍砍向卡可耶。

卡可耶卻沒有閃避,一眨眼切到了蓓堤的身前,那雙峰飄在蓓堤的面前,手中的鬼切安綱用刀柄制住著蓓堤雙臂避免揮刀。

左手的手刀凝聚精煉之氣提升力量,打向蓓堤的脖子,將其擊暈。

「第二課,如果劍術沒點皮毛都沒有,就不要魯莽模仿別人了。」
卡可耶說著,抱住因為昏厥解除電氣模式的蓓堤。

「這就是體捨流...」
歐姆感覺到體捨流的厲害,能夠應變且融入體術的強大,不拘於揮劍,歐姆可以想像如果搭配日炎的火焰他能做到更多的招式和應用。


「這還只是皮毛而已,卡可耶那孩子會得比我這個『天真正傳香取神道流』的見習師範還強。」
白蛇姬微微笑地說著。

歐姆雖然不太明白白蛇姬這話隱藏的意義,不過他知道這位卡可耶似乎是某任勇者的轉生,而那個勇者從卡可耶的對話和資料上來說,八九不離十是位異界旅客了。

說明卡可耶本來在原來世界的劍道段位在白蛇姬之上...

但歐姆不明白的是為何卡可耶會願意趨於在納次米家底下擔任護衛一職...,以她的身分實力即便這輩子不當勇者應該也能自己設法維生吧。

還是當中有著什麼交易或秘密呢?歐姆好奇著,但不敢多問。

歐姆看向莉雅,莉雅趕緊跟著銀禎去從卡可耶身旁回收昏過去的蓓堤和蓓堤落下的武器們。

「對了,剛剛白蛇姬夫人和卡可耶小姐的話,說明妳們認識屠龍護衛隊的凱特小姐?」

「啊!凱特孩子本來也是這裡收養的孩子,除了學徒之外,我們也會招收一些師尊大人撿回來的孩子...」
白蛇姬看了看歐姆和蓓堤似乎兩人認識凱特,便直說了。

「師尊大人是指八雲小姐吧?」
歐姆想起哈密似乎也做出類似的行為,雖然不清楚哈密當初這麼做的原因,不過八雲小姐應該沒有什麼惡意。

「是呀,當主大人也是八雲小姐當年在這個王國內收養流落在外的孤兒。」
白蛇姬說道。

歐姆思考了一下,歐姆這下明白為何凱特的招式名稱都那麼日式了...,原來也是受到八雲小姐的間接影響;但這才明白了這個米蘭丘陵以及天鈴大社存在的意義。

「她替收養的徒弟也就是當主大人,建立這個大社。」
歐姆直言說出了自己的推論。

白蛇姬點了點頭。

「的確如此,但也是為了收容任何可能流落在外無法自己生存的異界旅客們。」

「流落在外的異界旅客...?」
歐姆疑惑地覆誦著這句話。

「先回來正題吧?歐姆先生,你覺得如何呢?看過我們家七花以及兩次卡可耶的實力,你認為我們納次米家還不夠格嗎?」

「並沒有這麼想,打從一開始見識到鎮上與這個大社的建設,我便知道納次米家族作為異界旅客建立的勢力多麼強大了,那是即使琳茲小姐以現在的資源都難以建立了,只能說這是八雲小姐的厲害之處。」
歐姆搖搖頭,她並沒有那麼小看過納次米家。

「那你還認為可以利用我們米蘭丘陵的勢力?」
白蛇姬早早看出歐姆那段話的用意。

「知道很難,但我必須因為納次米家族是我在這個王國可能唯一可以交涉,以及可以信任的家族勢力了。」
歐姆尷尬著,但依舊坦言。

「明白了!要結交盟友也不是不行,不過這得先提起我們要你承接的真正任務才行...」
白蛇姬神祕地笑著,接著看向周圍,似乎聚集太多人了。
「換個地方說話吧。」

白蛇姬提議著,眾人點了點頭。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回到了一開始的會客廳。

七花大小姐並未換回本來的正式服裝,而是依舊穿著戰鬥服。

歐姆的三名女僕則被安排坐墊坐在歐姆的身後,蓓堤則被安置在一旁的躺著,並附上一顆枕頭休息。


「所以此次的任務究竟是什麼...」
歐姆見大家都就位了,於是開口問。

他餘光看向身旁的安姆師傅,安姆似乎已經知道的真相,沒有特別緊張的感覺。

「如果不是護衛的話...」
莉雅好奇的說道。

「護衛,嚴格說起來也是...,不過跟你們想像的不太一樣。」
白蛇姬眼睛瞇成一條線的說著。

「也是護衛工作?」
米菈有些不明白的嘟著嘴。

「我希望你們能護衛我...」
七花接著說道,眾人便視線轉向七花。

「護衛我設法在婚禮當天逃離米蘭丘陵直到跟騎聖瑞特.范隆解除婚約為止。」

「蛤!?什麼?」
「逃婚!」
眾人驚訝著,倒是事前聽聞過瑞特人品和風評不太好這一點的歐姆和莉雅顯得淡定。

不過歐姆還是默默地看向自己師傅,安姆思塔此時也是一點意外都沒有似乎不驚訝。

歐姆這才理解,自己被師傅給坑了,她老早大概就知道七花大小姐打算逃婚。

「看起來似乎歐姆醬跟莉雅醬對於這件事情不太驚訝。」
白蛇姬一眼看穿歐姆跟莉雅的反應。

「耳聞過騎士團『騎聖』的風評不太好,所以對於這場婚禮七花大小姐會想要逃婚,也算是預料之中了。」
歐姆尷尬的解釋著,一旁的莉雅拉著斗篷頻頻點頭同意。

「哈哈,想不到歐姆醬也是挺八卦的。」
白蛇姬拍著跪姿坐著的大腿大笑著。

「不過,『騎聖』大人為何風評不太好?」
夏洛特好奇的問著。

「欸?夏洛特沒禮貌,身為女僕不能過問和插嘴。」
銀禎糾正著夏洛特魯莽的行為。

無妨,畢竟現在是討論私事。」
白蛇姬大人和藹地說著,銀禎才點了點頭表示明白,夏洛特連忙跟著致謝的鞠躬。

「關於這點我也沒耳聞就是了。」
歐姆話也是聽一半,作為騎士團生力軍的王國軍學院的戰士們,洩漏這點訊息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哪敢背地裡多說未來上司的壞話。

「十分心高氣傲、目中無人,喜好叫罵惹事,不計後果,認為自己是七聖中最強的,其他同階的前輩都已經老了,而年齡近的劍皇卡利沃不是他的對手,實力在自己之下。」
安姆思塔解釋著。

「卡利沃前輩的確不像是會那樣直接懟上愛惹事的麻煩傢伙的人...」
歐姆想了想卡利沃跟雅瑪,即使有雅瑪總是挑釁的言論在前,兩人似乎沒有爭執。

卡利沃前輩可以說是十分有前輩風範的一位大人物;雖然說雅瑪很麻煩,但關鍵時刻也是給人很大的信任。

就不知道連雅瑪都比不上風評如此差勁的騎聖瑞特到底怎樣,歐姆感覺有些堪慮,希望別被針對上得好。

「所以,是因為『騎聖』的風評不佳,七花大小姐並不打算與其結婚囉?」
莉雅確認的一問。

七花倒是微微的苦笑:「這是其中一個原因,從瑞特先生的風評來看,雖然我未曾與其直接相處,我也不是會直接會聽信謠言之人,不過我很信任安姆思塔,既然安姆思塔對於瑞特先生的評價是如此,我也不認為婚後能與其好好相處...」

「說的也是,畢竟結婚是一輩子的大事情。」
尤俐頻頻點頭,少女多少都有與夢寐以求的白馬王子結婚的夢,若是對象不喜歡的確打擊很大。

「...不過,七花小姐,這是您父親決定的婚事吧?」
米菈唯唯諾諾的才問出這句話,同樣作為名門千金的米菈最清楚的一件事情就是政治聯姻這件事情。

若不是自己家爺爺跟媽媽看上歐姆,以及歐姆對於自家所做的一切,自己恐怕現在已經被父親指婚給哪家名門有才能又願意入贅的不刃事的名門戰士了。

「的確沒錯,雖然我並不清楚父親這麼做的用意,也知道作為名門貴族家大小姐的職責,但我還是想...」
七花說道這邊,有些惆悵著望著自己的右手。
「我還是想自己爭取自己的幸福。」

七花勉強著擠出笑容,但可以看得出來她是認真的想放手一搏。

莉雅和米菈因此互看了一眼,兩人被七花所感動著,尤其米菈若不是有其他顧慮以及尊重歐姆的計畫,或許會直接跳出來替七花站台並立刻答應要幫忙。

「七花小姐會這樣說,想必應該不單單是不喜歡訂婚對象吧?」
歐姆看出了些許端疑。
「想必另一個原因是...七花小姐您有喜歡的對象了吧?」

歐姆的一句話,讓七花瞬間臉紅,不過七花還是微微地低下頭來,接著小弧度點頭回答著。

「你說的沒錯...」

「有喜歡的對象怪不得會如此反抗了。」
莉雅看向歐姆,歐姆點了點頭莉雅才繼續說。
「不過關於這一點您的父親,也就是納次米當主大人知道嗎?」

「並不知情。」
七花低著頭搖了搖頭。

「欸?可是既然有喜歡的對象為何不說?」
一旁的艾莉絲也按耐不住想要跟著八卦討論起戀愛話題,也不管銀禎的怒視了。

七花低著頭不語,歐姆很快就明白了。

「欸...!?」
艾莉絲對於自己問完沒有反應,感覺該不會是自己說錯話了。

「並不是不說,我想...應該...是...和對方並沒有更近一步的發展...」
歐姆說出自己對於七花的猜測,說到一半歐姆才察覺這樣講有點處刑Play,對七花不太好意思,於是轉為婉轉的語氣解釋。

「什麼發展?」
明顯尤俐是聽不懂這種拐彎的解釋。

「也就是我跟對方並非是情侶,這只是我的單相思。」
七花調適了心情,坦白地說出真相。

除了知情的安姆思塔和白蛇姬以及看出真相的莉雅,其餘女性都愣住了。

「可是這樣,可以跟你的爸爸說去找喜歡的對象訂...」
尤俐感覺一定有別的好方法,一想到趕緊提議。

「並沒有那麼簡單...,女貴族隨意向男貴族招親不是不行,只有招贅比較適合;若沒有相等的地位不是不僅丟了自己的臉,也是讓家族蒙羞;若對方家族遠高於自己家族,那更是不用多談。」
米菈只是搖搖頭拉住了尤俐。
「所以,就是因為沒辦法有結果,才無法跟當主大人談判吧?」

七花聽到米菈說出自己內心的話,不禁嘆了一口氣的點頭。

「抱歉...」
尤俐跟艾莉絲因為自己的莽撞道歉,七花只是笑了笑搖搖頭表示原諒。

「沒事的。」
七花微微一笑搖搖頭,她應是算坦然這個事實了,所以才決心要逃婚。
「這婚約是騎聖目前把持的『范隆』家族向父親提出的,我明白父親的立場是無法拒絕的,只能接受...,但我還是不甘於就這樣被人決定成為不喜歡之人的妻子。」



「以騎士團『七將』『騎聖』的地位來說,即便納次米家族崛起的再快,仍屬於新秀家族,地位上的確不及范隆家族...入贅都不可能,更別說悔婚或拒絕。」
歐姆身後的銀禎向眾人補充著貴族之間的關係與利弊。

「原來如此,貴族之間的上下關係與利弊關係,盡量站穩住腳的納次米家族是靠著實力佇立在那些歷史悠久的貴族之中,甚至之上,倘落得罪了七將,恐怕就會落得別人口舌而被針對...」
莉雅說著自己的見解,七花點了點頭,大致上就是這樣,也因此七花清楚自己父親白手起家的辛苦,才直到現在不願坦白說出自己的看法。

「那...,白蛇姬怎麼看這件事情?」
歐姆好奇地反問,他認為白蛇姬夫人是現代人或是受到現代教育的這世界居民差異於此。

從小培育的觀念與日後被灌輸的是有差異。


「雖然作為當主夫人,不過應該以家族與丈夫的最大利益為優先,但哪有母親願意葬送自己女兒的幸福,我當然希望女兒自由可以自己追求喜歡的對象...」
白蛇姬夫人坦然地說出自己的回答。
「否則也不會再當主大人會見你們之前強行告知我們對於此次委託的另一層委託。」

歐姆點了點頭,看樣子白蛇姬夫人不論局勢現況分析與觀念態度都如同現代社會之人一般。

自己與白蛇姬口中所指的來自異世界之人...;除了自己之外,白蛇姬夫人明顯也同是『異界旅客』

「自由追求自己喜歡的對象...」
莉雅和米菈以及蓓堤對於這段話似乎有著不同的見解,都紛紛看向歐姆,但又沒多說什麼。

「那,我想知道我如果答應這秘密委託會有什麼好處。」
歐姆明白兩人立場和用意後,便直接單刀直入的說。

白蛇姬夫人微微一笑,似乎料到了這一點。

「欸...主人,不好心幫幫她們嗎?」
一旁的夏洛特著急的插嘴,她很同情七花的遭遇,從剛剛就很想出聲附和,可惜被銀禎給盯著。

「真是的,主人在說話,沒有你插嘴的份喔!怎麼離開巴梭培家就這樣忘了規矩。」
銀禎教訓著夏洛特,一邊摀住她的嘴,避免亂說話。

歐姆苦笑著,的確是他自己教育夏洛特現代知識之餘,自己答應讓夏洛特隨意表達的,倒是忘了表面上在這個世界的基本理由也得要夏洛特在公開場合好好遵守

「沒事的,是我讓夏洛特可以隨意發表意見的,這個我回頭再跟她改過。」
歐姆無奈的抓了抓頭解釋,剛剛的談判的氣場都沒了。

白蛇姬與七花不免覺得有趣的笑了出來,認為這個歐姆雖然前面談判起來氣勢十足,但果然實際上沒有半點作為主人或名門的氣場,就白蛇姬角度來看,的確表現方式與僕人的互動很像現代人。

「夏洛特,我們可是傭兵,況且有別的目標和計畫,可不能隨意做白工...」
歐姆拐了個彎,隱晦的表明自己的立場。
「況且,幫助七將的未婚妻逃婚,這點要是真的實行了,傳出去我們恐怕與『騎士團』相關的名門貴族為敵,或許少數厭惡『七將』的貴族會保持中立立場,但對我們會做出這種行為的傭兵來看,他們恐怕也會心存忌憚。」

「所以基於上述原因,容我在此拒絕這項委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156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原創小說|放置型|穿越|轉生|異世界

留言共 3 篇留言

kaze
風碎念:
本周1更

-----------

本篇目錄網址:
drive.google.com/file/d/17WnsAZnrGdDhxcvkYt1X1vK8S-dr_Vos/view?usp=sharin

11-14 19:02

XLSky
頭香ˊˇˋ

11-14 19:05

kaze
感謝支持11-14 21:39
樂小呈
被疑似『巨龜護甲?』給扛下攻擊的蓓堤,反罐來利用 - 反過來
瞬間讓其劍隔絕了電氣,擋下了尤俐的第一把小刀 - 蓓堤?
是我讓夏洛特可以隨意發表彥見的 - 意見

[e12]

11-14 21:38

kaze
感謝除錯~!!11-14 21: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nimopo5568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轉生到可以... 後一篇:[達人專欄] 轉生到可以...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ich6224自己
找不到以前怪物彈珠的帳號=_= 連ID 還有名字都忘了 嗚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