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LF鬥士戰記》第九十八回-〈冰火靈戒與風雷聖鐲〉

作者:闇之王者‧L‧雷剋司│小朋友齊打交 2│2021-11-14 17:18:13│巴幣:116│人氣:131
  且當Lupus與Asaassin等人隨時將與Fenrir爆發衝突,反抗軍一行與七神鬥俠之戰,至此算是暫時告終。歷經戰後的眾人繼續上路,目的即為尋覓行蹤尚還未明的四大霸主──

  說起這迄今依舊讓眾人為了當前下落而憂慮不安的四大霸主,早在Davis他們與七神鬥俠正式開戰以前,從進入那座神秘怪異的洞窟,面臨諸多突如其來的危機,直到終於和過去曾為Phoenix的恩師,即在寒冰火山域獨自修練數十多年的Ghirudy相逢,透過雙方之間的對話,隱約表露這個男人似乎不乏與那隻長年盤踞於寒冰火山域的最高活火山中的巨大野獸,赤紅炎雀有所關聯。

  另一方面,在Tornado的認知裡,曾有人告知他們,之所以非來到寒冰火山域不可的首要目的,印象中不外乎就是要和這隻截至目前,依然處於全然未知狀態的巨禽相會,可究竟要找牠幹些什麼,又為何得透過這個叫Ghirudy的男人方可實行,即使答案自會揭曉,鑑於Ghirudy在他們面前所展露的詭譎與沉重感,並非常人所能想像,間或是適應,因此仍免不了讓Tornado略感不安,更別提此時走在他左右身旁的Freeze跟Firen,對於接下來將可能發生之事,可說是既好奇又疑慮…

  比起他們三個,Thunder雖也為此不乏幾分戒心,卻仍充滿自信又精神煥發的跟在Ghirudy身後,理由出於他那經常偏向單純的個性與為人作風,不論前方還有多少障礙,最終憑他們四人聯手,肯定都能化險為夷,否則現在就不會走到這一步,何況既然Ghirudy這個想必是為這座洞窟的主人總算現出他的真面目,遲早也要帶他們離開這裡,因此無論如何,保持平常心方為上策。

  然而Thunder此番思維,稍後很快就被粉碎不堪──就在眾人朝著這條有些向上傾斜,周圍都佈滿了深褐色岩塊與岩漿區,不時讓人感到一定炎溫的坡道走了數分鐘,直到終於抵達另一座外觀上看似圓拱門,高約三米、寬超過兩米,足夠讓兩個人並肩進入,此時正堵塞大量岩石的半橢圓洞口,眾人一停下腳步,Ghirudy當即轉身,朝Thunder跟Firen伸出右手,鄭重其事道:

  「你們兩個,把你們的機器全都交出來。」

  即使短短一句話,假若這時Ghirudy口中的所謂機器,正是如今配戴於Firen和Thunder手上的最後兩組功能戰鬥儀,面對他的要求,兩人不禁訝異呆然。畢竟這種在實戰上極具便利的戰鬥用儀器,某方面來說,一旦沒有它,自也等同喪失與敵方作戰的最大勝算。迄今Freeze跟Tornado的情況就是一例,假設連Firen他們現存的儀器也都不幸失去,對於接下來即將面臨的潛在鬥爭,包括在這之後又得重新踏上長征,全無戰鬥儀的輔助,屆時又該如何是好?

  「這位大叔,你好歹該說清楚,為什麼要把我們的東西交給你?莫非你想獨自私吞?」

  Thunder把雙手叉腰並提問道,Firen用表情以示相同疑問;Freeze和Tornado均無言語幫腔,卻也靜靜的看著Ghirudy會給出何種答覆;至於始終深鎖兩眉的Ghirudy,對此則依然口氣不佳也含有別意的給出回應:

  「聽著!你們這些小鬼,或許還想不起自己之所以來到這個地方的初衷,但那隻長年居住在此的火山領主,對於你們身在此地的使命為何,可是再清楚也不過。要知道,你們最後一場試煉的結果,將會徹底決定你們之後的下場,是能順利活著離開這座山洞,還是這個山洞就是你們的墓穴?在成果揭曉以前,本大爺再問一次:若有那麼想打敗魔皇軍的話,要不要變得比現在更強?」

  面臨Ghirudy提出此問的四人互望彼此一眼,過沒多久,其中不論是動作還是反應,總是比其他人都更快的Thunder,又再一次代表夥伴們率先給出答覆:

  「這還用說嗎?可問題是,我們平常持有這種功能戰鬥儀,基本上就已經夠強的了,是說大叔還有什麼能讓我們變得比擁有這些儀器的時候要更強的方法?」

  「廢話!既然如此,那你們的機器是交還不交?」

  語氣沉重且不失威嚴的Ghirudy依然抬著右手,鋒利如劍的目光緊瞪著Thunder和Firen不放,宛如一旦得不到滿意的答覆就絕不善罷干休;對此,前者才剛要回話,後者卻搶先道:

  「老實說,能變得更強,不排除是件好事。只是這些儀器在我們這一路上的戰鬥,確實也發揮了不少關鍵性的作用,要是沒有它們,對往後的戰鬥也將會造成某些不利…」

  「愚蠢──」

  Firen話未說完,旋即卻聽Ghirudy頗震怒的大喝一聲,隨後他那隻掌心朝上,作勢欲向對方索取物品等姿勢的右手,於瞬間翻轉過來的同時,把手臂向後一縮,沒兩下又突然使力向前伸去,登時一股氣勁隨著他的動作,迅然襲向Firen跟Thunder的左手腕──「咔啦」一聲,卻見這兩組僅存且尚還能使用的功能戰鬥儀,下一秒竟變成四分五裂的殘破碎塊!

  眼見這些對戰鬥具有相當實質幫助的戰鬥用儀器,只消Ghirudy隨意使出一招遠程氣功,居然當場就被摧毀的面目全非。待那些殘塊紛紛掉落並散亂一地,且看它們已經不只能否再使用,只怕也根本沒得修復的餘地,更遑論有本事修理它們的人也不在此地。這下不只Thunder和Firen,連Freeze與Tornado也深感對方這種一旦拿不到東西就乾脆直接破壞的行為,實則不可理喻又令人不齒。事後正當Firen滿面不悅的率先提出質問,連Thunder自也不免吐露怨聲一番,Ghirudy毫不以為然,語調沉重道:

  「本大爺把話說清楚,要是打自內心真有力求進步的想法,那你們根本就不需要那種身外之物,徒然製造毫無意義的負擔跟累贅!再說這些亂七八糟的機器,或許能讓擁有它們的人們強橫於一時,可到頭來,那些持有者卻永遠不會因此而真正無敵於天下,凡事只有靠自己才是真的。要是明白了的話,你們的試煉馬上就要開始啦!」

  說罷,Ghirudy不等Firen四人給反應,不甚客氣的揚指朝向那座半橢圓的岩洞,表示目前正堵於洞口的石塊,憑他們四個聯手的威力,要擊破並不困難,可一旦突破這些岩石的阻擋,接著將會有更加嚴峻的挑戰襲來,只有通過這些考驗,方能見到寒冰火山域的最高活火山的領主;至於與領主的會面結束後,到時才是離開山洞的最佳時機。說完後便轉身背對著四人,彷彿即將就此離去一般,沒多久又想起了什麼似的開口附稱:

  「記住,所謂的強大,只有發自內心本意的才真正算數。如果遇到任何迷惘或感到困惑時,就請想起這句話。事不宜遲,本大爺要先離開一陣子,然後期待你們的成果,要是什麼都做不成,就等著被這裡的岩漿吞沒吧!」

  說罷,原本高大魁梧壯碩又於原地穩立如山的Ghirudy,沒兩下功夫即消失的無影無蹤,彷如Rudolf使出隱身術,又或Woody使出瞬間移動那般,儘管形式上有些不太一樣,但他就這麼在眼前了無蹤跡,Firen跟Thunder忍不住既驚又疑,即便平常個性都較偏向冷靜的Freeze和Tornado亦不免為這個感覺上要更加複雜又深不可測的男人而有所好奇。

  爾後四人一齊轉望洞口的岩塊──縱然Ghirudy聲稱要打碎它們並非難事,可姑且不論之後還會遇到什麼未知事物,光是眼下這些岩石的規模與沉厚度,就是看了也不免讓人傻了眼…

  「吶!我們…真有可能輕鬆打爛這些岩石嗎?不管怎麼看,都覺得那位大叔根本是在唬弄人吧?」

  「是沒錯,只是如今在這節骨眼上,我們都已經退無可退,不動手也得動手,對否?」

  「同意,反正也沒時間管那麼多了,再耗下去,沒說你們還不知道我都餓了…」

  「老天!Firen哥怎麼還有心情想吃的──」

  Thunder、Tornado及Firen你一言我一語,引得Freeze始終搖了搖頭又把手放在額前,直到Tornado語氣輕快的表示他的肚子似是因早上才只吃過那半塊黃金包子,至此而開始頻頻向他抗議,不如趁早把此處的事情辦完,爾後離開寒冰火山域時,也好早些去享用美味好料、填飽肚子──對此,Firen和Thunder自不多說,立即熱烈響應,至於Freeze只要確保能平安離開這座山洞,要什麼都好。就在四人終於達成共識,為了打破眼前窒礙,四人二話不說,分別使出冰雪漩渦、烈火焚身、風捲殘雲還有天打雷劈,以氣貫長虹之勢,奮然衝向洞口!

  果然如同Ghirudy所言,一旦使出這些就層級方面,雖然還稱不上必殺技,卻依舊蓄含一定程度的殺傷力的招數,稍後響起「咔啦啦」一大聲,便見堵住洞口的岩塊甚無什麼阻力,輕而易舉的被抵達洞口的四人出力擊至崩裂──

  儘管眼前的阻礙轟然崩垮,然而下一秒現於眼前的,卻讓四人完全興奮不起來,取而代之的,是無與倫比的驚慌與惶恐──殊不知該怎麼說,那些岩塊之所以用來封堵洞口,自有它們的原因所在,否則現正從洞內湧出,進而朝他們直撲而來的滾燙岩漿,隱約不時訴說,他們隨意動手擊裂這些岩石的作為,完全就是自殺之舉!

  於此,Thunder兀自怒稱Ghirudy果然是本著惡意所來,眼下這一切,擺明就是他故意設下的殺人陷阱,表面上一本正經的唆使他們擊裂洞口的岩石,實際上卻打算藉由他們四人聯手之力,導致洞裡的岩漿由內流外,方害他們死無葬身之地。才剛宣洩完情緒,Tornado和Firen還正設法尋找逃生路線也沒空理會Thunder;Freeze則盡量以一己之力,以冰雪漩渦的寒氣包圍自己,以免被岩漿吞沒時而屍骨無存。

  但無論如何,那些岩漿的外流速度,堪比他們在還未進入洞裡前,從那座最高活火山口噴發流下,使其不得不入洞避難的岩漿,還要如此那般的迅猛磅礡,此刻四人所為,均是徒勞無功。且看把自己圍於凍氣中的Freeze一觸及那些熱燙的岩漿,都因而發出淒厲慘烈的尖叫;就連移動速度堪稱四人之最的Thunder居然也不及岩漿流速之洶湧,更別提壓根兒就快不過這波衝擊的Firen和Tornado,僅在眨眼間,四人當即在這片岩漿之海化為烏有…

  「喂!你們幾個小鬼還要偷懶到什麼時候?會死也沒那麼容易死,給我起來!」

  良久,四人均聽耳旁傳來好似Ghirudy,但卻要更加低沉厚重又具震懾力的男聲。起初原本以為只是幻聽,豈料那把男聲又衝著他們大吼一陣,方使他們於朦朧中勉強睜開兩眼──

  放眼一望,四人發現他們此刻所在,是個盡數均呈黯淡的橘色調,四周附近卻都空無一物,又不時瀰漫著異樣氛圍的世界,不免令人大感空虛渺茫又詭譎不祥。然而四人只消挪動四肢,當下就感到一股猶如浸在水中,或任何屬液體之類的東西時,才有的那種阻力與壓迫感,加上剛剛才被那洞口湧出的大量岩漿淹沒,以上思維一旦串聯起來,當下驚覺自己恐怕正身處於岩漿之中!

  身處岩漿中的他們,是否此時都早已灰飛煙滅?不管如何,現下有個怎樣都難以忽視的怪異現象,令他們深為困擾──要是真的都還活著,怎麼會一點都感覺不到周圍岩漿的熱度,反而還彷如置身於普通的水中那般的稀鬆平常?基於眼前情景實在太過離奇,甚至多少讓他們產生質疑,現正圍繞於四周的這些流體是否真為岩漿?還是有什麼他們目前還不甚知曉的隱情…?

  「一群不知所謂的小鬼,你們還在看哪?這裡──」

  四人循著那串男聲所傳來的方向望去,頓時一幅驚人的景象躍然於眼前:一隻主色為鮮紅,頸部與下半身直達腿部等部位呈現厚重的紅褐色調,有著長滿鐵灰色銳利巨爪的橘黃色大腳,體型龐大無比,從腳底直到頭頂,目測估計少說有三十米高的巨禽,正用那雙實顯深邃的暗綠色鳥眼,目不轉睛的緊迫盯人,彷彿在注視即將唾手可得的獵物那般,多少令四人感到有些驚恐畏懼。

  細看這隻龐然巨禽,體態上有點類似鷹類,差別在頸部有些稍嫌過長、頭頂部位與腳踝如同,皆呈鮮明的橘黃色,鳥喙為深灰色,後腦勺部位長著數根紅色且捲起的頭羽、雙翼末端均往上揚起的翅羽,色調為由紅到黃的有序漸層,尾羽也比平常的鷹類要長的許多,幾乎和孔雀有得比。如此一來,這隻同樣處於岩漿中,姿態上不失華麗且威震四方的巨型猛禽,以牠的體型和規模而論,與其說是某種變異巨鷹,不如說更像是在神話中,那些能浴火重生的不死鳥等這類生物。

  但無論牠的正體是什麼,要是牠會以人為食,就算四人聯手,只怕也是在劫難逃,但他們依然盡量讓彼此相互緊靠在一起,無非就是設法替自己壯膽來面對此刻源於心中的恐懼…

  「說吧,就是你們這四個小鬼害我等了那麼久的嗎?虧白皇戰虎那小老弟還特別事先告知我,要好好招待你們的,我都沒說有失遠迎,結果你們這麼慢才找上門來,真不知該怎麼罵你們才好,偏偏你們也還沒有給這裡的岩漿徹底熔掉的價值──」

  眼前的火紅巨禽縱然沒有張開牠那如鷹般銳利的鳥喙,四人卻能清晰聽得剛才那陣雄厚低沉,很明顯正在呼喚他們的男音,正是來自這隻目光沉穩銳利,始終凝視他們的巨禽。儘管不曉得牠到底是用什麼方法向人傳達牠的話語,起碼透過此舉可知曉與牠肯定有溝通的管道與價值。於是首先由Firen提出詢問:

  「白皇戰虎?那個…是你這隻大鳥在說話吧?你可以再說清楚是怎麼回事嗎?」

  Firen話聲剛落,巨禽卻突然張開牠的鳥嘴,彷彿要生吞獵物似的露出激烈憤慨的神情,細看之下還可見到牠的喙裡長了數顆較小但始終銳利猙獰的獠牙,此等舉凡掠食者都具備的貫有獵食利器,尤其還出現在向來不曾擁有此類特徵的動物身上,難免令人背脊發涼;與此同時,牠的話語聲亦如同牠的動作那般的激動且略加慍怒──

  「否則你以為是誰在說話?還有你這又算什麼?曾經去過錫鎮山上的維普恩聖地的你們,要是我也就罷了,連身為該地守護者的白皇戰虎都不知道?你們之前為了獲取五行神珠,才跑去找過牠對吧?正因為順利取得那五顆寶珠的擁有權,所以才要另外來找我的不是嗎?真不懂你們這些愚痴的小鬼,到底都在幹些什麼啊──」

  且聽巨禽的口氣,再怎麼令人深感刺耳難聽,然而從牠提及了維普恩聖地與五行神珠等關鍵詞聽來,不只Tornado和Freeze,Firen跟Thunder均也為此留意,尤其Tornado到此才總算想起這段連自己都幾乎憶及不起的往事:在他們終於得到五行神珠等大自然力量後,那隻同樣體型龐然的巨大白虎才透過巫女族的Sonia告稱他們要另外前來此地取得另一件關鍵至寶,可那又是什麼樣的寶物,至今確實仍還不得而知…

  「容我請問,你就是那隻叫什麼…赤紅炎雀還是什麼來著?」

  Tornado儘量使自己先冷靜下來,好聲好氣的確認對方的身份。然而碩大無朋、氣宇軒昂的赤紅炎雀將牠那長有獠牙的鳥喙闔上,依舊擺出一副睥睨眾生的高傲姿態,把頭撇向一邊並道:

  「現在才記起來嗎?真是後知後覺啊…那麼,是時候切入重點了:你們現今所在之處,正是屬於寒冰火山域的這座最高活火山的內部,要說得更詳細一點的話,即是連接它的火山口與底下岩漿庫的火山道的正中央位置。由於我的力量控制,不只你們還暫時感受不到岩漿的溫度,即使它們終年從上方的火山口噴出,也沒那麼容易就流出該地區域的境外,以致造成什麼重大傷亡。但可惜的是,隨著我的壽數增長,日復一日,連力量也已不如從前,屆時將再也不能抑制這座火山的噴發,再嚴重一點,還可能引爆大規模的超級爆發,而你們這四個小鬼,正是阻止這一切災難的關鍵!」

  話說至此,四人再次一座皆驚──照對方言下之意,一來他們為了躲避最高活火山所噴出的岩漿,不得不轉而進入的神秘洞窟,到頭來居然是直通這座最高活火山內部的地下通道?以上思路串聯起來,殊不知該說是巧合中的巧合,或者會否這都是能控制火山爆發的這隻赤紅炎雀,為了針對他們四人的試煉,進而巧妙佈下的局?

  念及於此,其中Freeze和Thunder均顯得有些不快,要說難聽一些,不外乎就是他們居然也會被這隻火山巨禽從背後故意擺了一道;Tornado及Firen則對於這起前後發生的歷程,著實感到相當不可思議,以致有些目瞪口呆。

  再者依這隻巨禽所言,當牠再也不能靠一己之力壓制火山噴發,屆時得由他們四個聯手阻止?這種神明都未必辦得到,更遑論普通人類根本力所不能及的事情,憑什麼就得靠他們解決?此等玩笑豈不滑天下之大稽?傾刻,首先Freeze始終皺著兩眉又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Firen和Tornado則無可置信的一同張望著赤紅炎雀,其後Thunder才略帶笑意道:

  「那個…我沒聽錯吧?一隻年事已高,連力量都已經大不如前的老大鳥,居然要把阻止這座火山爆發的任務,一乾二淨的推給我們四個人?玩笑話是不是也該有個限度──」

  到此,儘管赤紅炎雀所提之要求,無論在誰聽來,確實是過份了些,但Freeze跟Firen依舊都各別敲了Thunder一頓,暗示他別再說下去,否則以這隻火山巨禽那絲毫不輸Ghirudy的怪脾氣,弄不好又要大發雷霆一番。然而接下來牠的語氣,卻完全出乎意料的異常冷靜──

  「小鬼,你們可知道,天生身為武鬥者一族的人類,和普通凡人之間的不同之處?無論經歷過怎樣的武術修練,他們打從降臨於世的那一刻起,體內就蓄含著一種堪比自然乃至宇宙的根源性力量。那種力量並不是多數人所熟知的『氣』,而如今它又被你們人類稱作什麼樣的專有名詞,我尚還不清楚。但要記住,正因這股力量,武鬥者在習武方面的先天條件,自然就比平常人要來的卓越,甚至只要能控制這股力量,更有足以與異變者所身懷的特異能力相抗衡的本錢。怎麼?這種事情都要我提醒,表示你們根本連這點常識也沒有,還真是一群不知所以的傻蛋哩…」

  「喂!你這隻臭老鳥說誰是傻──」

  「稍安勿躁,老弟,要吵架也不是現在!」

  有因赤紅炎雀何止要求他們阻止火山爆發的行徑實為無理,每次說起話來,又毫不輸給Ghirudy那般的出言不遜,在Thunder而言,要繼續保持冷靜又談何容易?可還未破口罵出,馬上又給Tornado攔下。好不容易讓Thunder沉住氣後,接著由Freeze代表出面問道:

  「即使是這樣,知道了那又如何咧?」

  面對Freeze有些不甚在乎、事不關己的語氣,赤紅炎雀仍本著那份就現在看來,有些異乎尋常的耐心繼續解說道:

  「要回答你的問題,即使武鬥者再怎麼擁有這種優秀的先決條件,可惜普天世上絕大多數的武鬥者,通常只能把這股根源性力量發揮到百分之十的程度,哪怕自身修為再高,能發揮到百分之二十就已實屬罕見。而假設能發揮到百分之三十、四十、五十,想要逆天裂地,根本小菜一碟,而假如完全發揮到百分之百的境界,光用強還不足以形容,更正確應該說,後果將會嚴重到不堪設想。言歸正傳,你們要瞭解,所謂真正的強大,就是令自然屈服於你,懂嗎?之所以這麼說,不是要你們打敗自然,而是要讓自然成為你們的助力,如此方能排除萬難、所向披靡!」

  語畢,針對赤紅炎雀此一說法,四人當場全都驚愕不已。這也難怪,身為叱吒江湖許久的四大霸主的他們,嚴格來說,也是首次對這種實為萌新的說法有所聽聞。以此更難免聯想:平常不乏自認等級與修為皆高過普通武鬥者一等的他們,又到底將這種力量發揮到何種程度?是否也僅止百分之十?若此說為真,四人於內心一股羞意及恥辱感,方又毫無防備的襲上心頭…

  回過頭來,基於對方還未明說,有關這股根源性力量的揮發,與他們接下來要進行的最後一場試煉又有何干,待Firen提出詢問,赤紅炎雀才接續道:

  「仔細聽著,若要壓制這座最高火山的噴發,首先得把存於你們體內的這股力量發揮出平常未能及的境界,只要成功了,屆時你們就能藉由意念控制岩漿的流動。順便說明一下:你們要是讓岩漿順著火山口的位置往上流動,好處是你們就可順利離開這座火山,但壞處就是它到時引起的超級爆發,別說整個寒冰火山域都會被這些岩漿淹沒,包括此域附近的龍之河谷、力肯海爾城、長城堡壘,連羅伊爾王國都會遭受前所未有的大災難;要是不想發生那種事,把岩漿往火山道的下方擠壓到岩漿庫,或許是不錯的選擇,但請記住,這裡的每一座火山的岩漿庫都是相互連通的,萬一硬要這麼做,代價就是你們只要一不稍加留意,除了就會死在岩漿庫底下,同時還會造成附近其他火山的大規模噴發,儘管還不至於這座最高火山的超級爆發那麼嚴重,卻也將導致此域的冰川寒帶被熔掉將近百分之四十,如此該地長年維持的自然平衡,勢必將受到程度不小的打擊!以上,請務必想清楚再下決定,我就在這裡期待你們的成果。」

  隨著赤紅炎雀不再傳來言語聲,爾後卻見牠的身影逐步變淡,最終在四人面前徹底雲消霧散,一點蹤跡均無,如同剛才Ghirudy亦是毫無緣由,於原地消失無蹤那般的使人深感詭異。正當這隻火紅巨禽失去蹤影之際,四人還來不及弄清牠究竟會在哪觀看他們的成果,頓時察覺這所謂的最後一場試煉已經由此展開,因為他們已明顯感到自己四周的岩漿正逐漸升溫,變得熱燙起來,彷如置身已然沸騰的油鍋或烤爐那般,實則令人倍受煎熬!

  「他老娘的開什麼鬼玩笑,作你個春秋狗屁大夢──」

  即將熔於岩漿的危機已迫在眉睫,四人心裡同時閃過一個念頭,絕不能輕易就死在這裡。千鈞一髮之際,想到剛才赤紅炎雀,包括Ghirudy的告誡,其中Tornado霎時明白,或許這場試煉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藉由岩漿的壓倒性炎溫,迫使他們逼出自身潛能,好得以將他們體內的根源性力量發揮至最大限度的威力。於是立即將他的想法告知其他夥伴,力勸他們切莫心浮氣躁時,要以意念默想自己能夠隨心應手的控制此處的岩漿。

  事已至此,Freeze和Firen兩人自不多話,立即照做;Thunder縱然還有些微詞,無奈事後Tornado用以責備的口吻,加上周圍的岩漿越來越熱,逼不得已之下,也只得老實的遵循服從──打從四人終於靜下心來,在心中默念自己必能將岩漿操控自如,同時盡己所能的運氣發功,不知過了多久,原本愈發滾燙,幾乎快要將人熔化至皮肉脫骨的岩漿,開始出現緩慢降溫的跡象…

  隨著時間越長,直到四人察覺周遭的岩漿已經如同剛才赤紅炎雀還停留於此時的那樣,保持在普通的常溫,當前首要危機也算是得以解除,於是全員睜眼,儘管四周的環境仍舊如同初始狀態也甚無重大變化,然則Firen發現一件著實有趣之事:當他揮動兩手,位於附近不遠處的岩漿便會依循他的動作而產生頗激烈的流動;而後再把手往自己的方向撥回,眼前的岩漿則還彷如長了眼睛,又或接收指令似的,立即更改它們的行進軌道,轉而朝Firen的方向湧流而來。

  「太刺激了,原來操縱岩漿是這麼有快感又讓人舒暢的事嗎?」

  Firen別有他意又深感興趣的說道,而一聽他所言,Thunder和Tornado出於好奇,也跟著揮舞兩手,均見這些岩漿亦會依循他們的肢體動作而做出反應,甚至Freeze嘗試性的運功發出寒氣,附近有些岩漿竟然還因而從原有的流體狀態變成了類似岩塊等礦物那般的固體!

  眼看擅長操控冰屬性能力的Freeze尚且能使力凍結岩漿,Firen興致一起,也試著靠自己運功發出炙熱炎溫,不可思議的事情便就此發生在他眼前──他發現距離自己手邊一米內距離,本身為流體的岩漿,居然也會因為他的發熱能力而產生較不甚明顯的氣化現象!到此Firen念頭一閃,全多虧了他能控制岩漿所賜,既能將它們玩弄於掌心之間,又可使岩漿在特定條件之下,不再具備任何威脅性與殺傷力。此等頗具玩味之事,Firen激情振奮的喚了Freeze一聲,而Freeze也似是體悟到這些樂趣一般的衝著Firen點點頭。

  以上現象,Tornado看在眼裡,登時有了個主意──按照赤紅炎雀所述,假設他們四個隨便把這些岩漿往火山道上方的火山口逆流而去,到時將無可避免一場大規模的超級爆發,也勢必會造成極為重大的傷亡,因此不列入考慮範圍;那麼第二項方案,縱使把這些岩漿往下擠壓到岩漿庫,卻可能又導致其他火山跟著觸發大規模噴發,迄今虧得他們現在具有控制岩漿去向的能力,靈光一閃的Tornado提出以下做法:

  首先Firen若真可運用自己的火屬性能力來氣化岩漿,那Tornado就能以自身的風屬性能力製造大量氣流,用以吹散與降溫此地的熱度;至於Freeze要是能用凍氣凝固岩漿,使其變成礦物質,Thunder便負責用自己擅長的雷屬性能力,把那些變成礦物的岩塊逐一劈碎。如此就算得把岩漿往下壓到岩漿庫,起碼必定能盡量減少火山內部的岩漿含量,也不會造成其他火山的岩漿庫因為得承受最高火山的岩漿壓力,反而間接引起它們的大量噴發,更是一舉數得!

  話一說完,Firen、Thunder、Freeze互看彼此一眼,前兩者都認定Tornado的計劃很妙,當即點頭同意;唯有Freeze顯得有些遲疑又不予認同Tornado的作法,原因在於即使他們真能執行這項計劃,可此地終年炎熱也是不得忽視的一大問題,不管他們能處理掉多少岩漿,基於那到底不容輕看的內層高溫,勢必還會繼續把附近的岩塊都化作新的熔岩,如此下去豈不沒完沒了?

  聽得Freeze的意見,一來Firen不禁有些猶豫;二則Tornado亦為此陷入一番沉思,彷如該為接下來如何作出適當決定而略傷腦筋,唯有Thunder未經思索就當面表示,只要有任何可行的辦法就該嘗試動手,不撐到最後一刻,沒人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何況當前所作之抉擇,究竟是對還錯,結果本來就難以斷言,不如做了再說,何況他們還得想辦法離開此處,更不該為了一點小細節就遲疑半天,反而耽誤逃生的機會和時間。

  基於Thunder所言有理,Tornado和Firen均不再迷惘,衝著他頻頻點頭;哪怕前方還有多少未知數,至此Freeze就是還尚存一絲憂慮,也實在沒有其他辦法,就在Firen和Tornado開始著手處理岩漿,Thunder又叫了他一聲,這才開始運功發出寒氣──

  Tornado的提議,儘管確實有一定的效用,且看Firen把面前的岩漿用手作勢把它們集合起來,再用自身發出的高溫將之氣化蒸發;Freeze也依樣畫葫蘆,只是在他手心中的岩漿將在他的凍氣下逐一化作固體礦物,爾後由Tornado跟Thunder幫忙處理善後,不是製造強力氣流,就是發出迅疾雷電。偏偏此地的岩漿量也著實不容輕忽,四人起手作業了將近一個鐘頭,同時使其沿著火山道往下移動,殊不見岩漿有任何減少的趨勢,何況即便他們能控制岩漿,越往火山道的下方,溫度也就越高,以致計劃將愈發逐步難行…

  一個半時辰過去了,位於火山道的四人距離岩漿庫的位置只剩大約三十米,由於越往下走也就越熱,其中Firen深覺以自己所能發出的炎溫,幾乎快壓不過源於岩漿庫的岩漿熱度;而Freeze亦有所感在於要以自己的寒氣繼續凍結眼前岩漿的困難度已然提高,險些快喘不過氣──

  Tornado見此,心想他們是時候還得持續提升自己的力量,方能一併掌控位於岩漿庫的那些更加炙熱的岩漿。就在他透露此一想法,由於一路下來已耗掉不少氣力,不只Firen和Freeze,Thunder更甚直稱自己再不稍微休息一會兒,絕不輕易就下至岩漿庫,Tornado一面搖搖頭又抿嘴淺笑,反正要是不急著處理掉所有岩漿,稍微停歇一會兒也罷。

  未料Tornado登時方感身邊的岩漿忽有瞬間升溫的趨勢,宛如要立即把人烤熟般的教他們萬般難熬,當下才意識到要是就這麼隨便的停下腳步,致使這些岩漿不在他們的操控範圍,繼而恢復往常的壓倒性高溫,恐怕便會將他們全數熔盡於岩漿之海!

  「混帳!怎麼突然又變這麼熱…」

  「我們…繼續往下走…真的是對的…嗎?」

  待Thunder和Freeze前後各併出一句,Tornado方一本正經的釋疑道:

  「看來直到成功壓制這些岩漿前,可不能說停就停,否則一旦它們脫離掌控狀態,很快就會跟平常的岩漿一樣,把咱們全都煮熟或烤焦的!」

  「真假!?他老娘搞的還有這種事,我能發出的炎溫也快蓋不過它們的溫度啦!」

  耳聞Tornado所述,Firen憤而詛咒了一聲,Thunder亦在附和一句過後,又順手揮出一道閃電,試圖藉此劈開眼前的岩漿,終歸卻徒勞無功,附近的岩漿馬上湧至而來,將四人再次包覆於其中。緊急關頭當下,Tornado急忙用雙掌猛拍並按住兩頰,又在心中叫道:

  「該死!快想點辦法,不然大家都會沒命的──」

  緊閉兩眼、咬緊牙關的Tornado開始仔細回想這一路至今,他們如何破除路途險阻並捱至此刻,包括Ghirudy從他們進入這座最高活火山的地下通道以來,所曾提及的每一句話,試圖找到突破當前重圍的關鍵。直到他的思路連結到過去與Bastato他們成功取獲五行神珠時的記憶,剎那間一道光閃過腦海,兩眼圓睜,彷彿就此大徹大悟般,旁若無人的大喊一聲「我懂了」三字。而此舉也自引得其他夥伴對他投以不解的目光──

  「Tornado哥,你沒事發什麼神經?被這些混帳到家的岩漿搞到腦袋螺絲都鬆了,欠修理嗎?」

  虧Thunder在緊要關頭下,講話方式始終不乏逗趣意味,但這在終於領略當前的試煉所包含的關鍵性意義的Tornado來說,卻沒什麼實質效果。先是白了Thunder一眼才沒好氣道:

  「什麼話!我還沒說老弟你才該把腦袋上緊發條咧!要不是我剛才都還在費神思考,接下來咱們到底該怎麼做才是最恰當的,就你最會在人家面前講風涼話,也真是夠胡鬧的…說到這個,麻煩你們先回憶一下,還記得之前跟大家一起上錫鎮山拿五行神珠的事情嗎?當時Bastato他老兄又是怎麼讓那些大自然力量甘願屈服於他的?而他成功得到五行神珠的力量後,那隻維普恩聖地的守護獸,白皇戰虎在我們離開以前,還跟我們說過什麼?至今還有印象嗎?」

  「我只記得那隻大白虎當時差點就吃了咱們,有虧Bastato他爺爺出面才倖免於難,是否?」

  針對Tornado的後續提問,Freeze先是冷冷的給予回應;而Firen似是記性較佳之故,當面直稱他也想起過去還在維普恩聖地時,Bastato的祖父,即Bluman老先生曾說過,僅靠凡人之力,不可能打敗或支配大自然力量,唯有發自內心予以真誠祈求,方能使其成為最大助力。Bastato便是用這個方式,方如願取得五行神珠的持有權。

  說罷,Tornado僅露出三分滿意的表情,向Firen點過頭;而縱然Freeze跟Thunder也因而大夢初醒,各別將握拳的右手敲向掌心朝上的左手,一副已然瞭解了的模樣,稍後卻仍不以為然的質問說是那又如何時,Tornado才又一個勁兒的撇嘴道:

  「別讓我再說一次,你們這些傢伙是真的有那麼笨,還是存心故意激怒我的?要知道,這些火山岩漿到底也是大自然的一部份,既然如此,正如人類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戰勝大自然,單憑我們的力量,想必也無法真正處理這些岩漿,同樣Bastato他老兄再厲害,諒他也打不贏五行神珠的自然之力。但現在就是重點:既然無法打敗大自然,只有祈求它們反過來幫助自己,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如此一來,無論是那位大叔,還是那隻老大鳥,他們的意思並不是要我們直接對岩漿動手,相反的,是要我們藉由發揮體內的根源性力量,在得以靠意念操控岩漿的動向時,使它們自然而然的聚集到底下的岩漿庫,才好阻止這座最高火山的超級爆發。我們就試著仿效Bastato當時最後選擇的作法,管這些天殺的岩漿自己往下逆流,莫要輕易給它們有任何一絲機會往外噴發吧!」

  憶起當初原本個性強勢又執意作戰到底的Bastato主動改向五行神珠懇求的模樣,儘管尚還不知這麼做是否靠譜,基於情勢火急又不容耽擱,否則最壞情況將賠上性命。Firen等人旋即和Tornado一齊將雙掌合十,閉上眼睛,重新在心中默想自己要能再次啟動源於體內的根源性力量,並且誓要將它發揮至百分之十以上,甚至近乎百分之三十的程度!

  在這段漫長的歷程,四人逐漸感到與最初得以控制岩漿的流向時所完全不同的感觸,不只周遭岩漿的熱度又一次大幅銳減,就在體內的根源性力量已然遍佈全身,隨時都將要沸騰,直至爆發之際,當中亦伴隨一股宛如天地自然之力都將與自身融為一體的奇妙感覺,而這種著實絕妙深奧的體驗,在他們而言,自也是前所未有的,彷彿他們接下來何止控制岩漿,要親手翻轉或操弄自然萬物也並非什麼困難的大問題。

  「此地所有岩漿全都聽命於我,統統往岩漿庫向下沉去吧──」

  霎時間,四人終將使體內的根源性力量發動至百分之三十、四十的程度,緊接著他們於同一時刻睜開雙眼,不約而同、異口同聲的高聲喝道。喊聲剛落,登時卻天搖地動、撼天震地,身旁的岩漿陸續朝火山道的下方流竄,連同身處其中的四人一併向下猛力拉扯──在短短數分鐘內,他們只來得及發出一聲驚叫,方失去意識,隨著大批岩漿「轟隆隆」向下流落,徹底消聲匿跡…

  「真是一群老大不成熟的小鬼,事情辦完了就只想躺著睡覺嗎?還不全都給本大爺起床!」

  打從四人成功使岩漿向下流至底層的岩漿庫,伴隨作用極強的火山震動,從而失去意識,似是過了一段頗長的時間,直到耳旁終於傳來Ghirudy的聲音,四人前後陸續悠悠的甦醒而來,卻發現自己正躺在他們最初進來的山洞內,附近除了矗立著各種大小的岩塊與砂石,絲毫沒有半點足以致命的岩漿留存於此,而那個壯碩魁梧又總是赤裸著上半身的Ghirudy,彷彿還在等他們醒來一樣的就在他們所倒身位置不遠處。

  「喔!原來這位大叔還在啊?」

  「廢話,你們的試煉已經結束了,居然還敢在這裡悠哉的睡大頭覺,膽子也倒不小啊!」

  首先起身並坐臥在地的Thunder用手揉了揉眼睛,口含睡意道,結果只是又得到Ghirudy另一陣惡言怒罵;稍後Firen還逕自打了一聲呵欠,Tornado跟Freeze也伸直了有些僵硬的身體,哪怕Ghirudy臉色再難看,始終搖著頭又嘆了一聲氣,隨後向四人指稱留意他們現在手上的東西。

  四人紛紛站起並抬手一看,卻驚見不知何時,Freeze的右手中指正戴著一枚銀白色的圓環戒指;Firen的左手中指則是另一枚金黃發亮,款式上與Freeze如同的圓環男性戒指;再來Tornado方面,雖無佩戴戒指,卻見左手腕戴著一只偏淡的鋼青色手鐲;至於同樣未見戒指配戴於指上的Thunder則見自己的右手腕正配著另一只呈亮綠色的同款式手鐲。

  且看Freeze跟Firen的戒指,縱然不曉得是用什麼材料製成,估計是合金或純銀等質材。然而它們在光線微弱的洞窟內,依舊閃耀著柔和的精光,清新脫俗之中襯托出沉穩內斂的韻味,彷如通了靈力般的倍顯仙氣又不失典雅高貴,著實不失為是件稀奇珍寶。

  而Tornado及Thunder的手鐲亦同,此刻正戴在手上的它們,儘管質量偏輕又不怎麼有厚重感,但其本身柔美清淡的色調中,映照出晶瑩剔透的亮白微光,古典溫婉之餘,不時流露著純正堅韌的穩重氣息。比起那兩枚金銀戒指,這對手鐲亦可謂華貴高雅又嬌豔欲滴的另一大精美至寶。

  即便如此,四人始終不明白這些飾品到底從何而來,又是何時配戴於手,自也免不了向Ghirudy詢問一番;Ghirudy先是十足不屑的冷哼一聲,後續仍舊不吝解說道:

  「拜你們將體內的根源性力量發揮至百分之四十的境界所賜,連迄今只能發動百分之二十的力量的本大爺都尚未能做到這等功績,而後虧你們得以仰靠意念操控這座最高火山的岩漿,才成功讓它們轉化為『冰火靈戒』與『風雷聖鐲』等兩組關鍵至寶。雖然本大爺說什麼都不會恭喜你們,何況你們四個在操縱自己的根源性力量的時候,單論技術方面,還是稍嫌生澀,可你們既然通過了這項考驗,作為真正強者的明證,在抵達生命的盡頭前,你們已經是它們永遠的不二之主。記住!你們在這之後需要加強鍛鍊的,正是彼此之間的『同步率』──要做到這一步,首先你們得從兩人一組為單位來練習,只要雙方的同步率達到百分之百,再把手握在一起,屆時就能產生有史以來最驚人強大的無窮戰力;至於你們往後若能一起共同合力達成四人的同步率,經由這份契合度所生成的威力便將更加無所披靡。是時候了,你們就好好運用這股力量,把魔皇軍的狐群狗黨們全部打到落花流水、體無完膚,再也全無翻身之地吧!」

  語落,Ghirudy又煞有介事的哼了一聲,閉上眼就把頭轉過去,雙手抱胸,穩立原地;至於順利獲得冰火靈戒和風雷聖鐲的四人,把他們各別配戴的手飾打量一番,忍不住嘖嘖稱奇。爾後Firen又提問關於赤紅炎雀的下落,Ghirudy則挺乾脆的表示那隻龐然巨禽一直都待在頭頂上方的火山道中,差別在由於這座最高火山內部的岩漿量大減之故,迄今牠可以稍微放鬆一陣子也是不爭的事實。

  Firen一面點頭並「唔」了一聲,Thunder則故意調侃直稱那隻大鳥果然已正值該『退休』的年紀,要是他們四個再不早點來,後續只怕憑牠一己之力,就算有Ghirudy出手相助,八成也將阻止不了最高火山的岩漿爆發。然而剛說完,還不等Ghirudy給反應,Tornado和Freeze便搶先動手各敲了Thunder一頓,暗示他在有幸撿回一條命的同時多留意自己的言辭。爾後Tornado才委婉又不失禮數的代表四人向Ghirudy道謝,卻依然只得到Ghirudy一抹冷眼,看得Thunder很是不快;Freeze跟Firen對此則又是抿著嘴並輕微的搖了搖頭。

  隨後在Ghirudy的指示下,四人走了不過三分鐘的路程,方見前方透出一絲微光,四人對望一眼,均忍不住振奮起來。再循著那道曙光的位置向前走上約十幾步的距離,才終於找到了連接這座最高活火山的地下通道的出口。

  四人紛紛踏出洞外,見得打自來到寒冰火山域,便在腦中留下深刻印象的高低岩塊與熔岩區還有走道平原,包括那些專門阻擋火山岩漿流洩的冰川寒帶,於此刻盡數一覽無遺,正說明他們已經平安熬過了這一切,其中Firen跟Thunder才有若重獲新生般的高聲歡呼;Freeze及Tornado亦十足滿意的點點頭又吁了口氣──

  回頭一看身後那座最高活火山,它的噴發活動已不再頻繁,能見的除了依舊從火山口冒出的陣陣濃煙和殘留火山灰,最多只剩下從山麓緩慢流下的少量岩漿,四人當即回眸轉望自己的戒指跟手鐲,縱使走完這一趟的代價,即是全都失去了功能戰鬥儀的有力輔助,可這些手飾如今除了都宛如生在手上似的,即使欲將其取下,也都未能動以分毫,再者Ghirudy於臨走前的告誡與叮嚀,未來的戰鬥就算尚存未知數,擁有這些關鍵至寶的四人,對於它們能為往後即將面臨的挑戰產生多大的成效,始終大感興趣及振奮。

  「呼!走這一趟也真是有驚無險。那麼我們也好該去找Bastato老兄跟Davis先生他們了吧?」

  「也是哩!比起Pinkrose小姐,從早上到現在,過了這麼久都還沒找到人,恐怕咱們也都害人家擔心了,走啦!」

  Firen和Tornado一搭一唱,Freeze僅「嗯」了一聲即表同意;而Thunder即使還有些在意Pinkrose的下落,想到其他反抗軍的同伴若也都跟著來到這寒冰火山域,除了與負責鎮守該域的魔皇軍幹部周旋對抗,就為了盡早尋回他們,確實不是在此繼續逗留的時機。

  四人再度啟程,首先遠離那座不再持續「轟隆隆」的噴出大量岩漿的最高活火山,同時一邊心想要怎麼樣才能達到如同Ghirudy所說的同步率,光是兩個人共同操練就有一定的難度,再說又要四個人同時做到百分之百的同步率,以Thunder的話來說,堪比操控岩漿還要困難重重,而Tornado跟Firen對此都分別略嫌曖昧的笑了笑,Freeze始終表露陰沉無奈的神色並搖搖頭。

  經過一番商議,四人最終決定分成Freeze和Firen、Tornado跟Thunder等兩個組別,先設法做到雙人的同步率,事後再努力達成四人的同步率。自此開始,且看這四人,Freeze跟Firen彼此走的特別近;Thunder亦與Tornado形影不離,彷彿是為關係絕佳親密的兄弟或摯友那般,哪怕萬一給某些有心人士看見,還可能招來他們分別是兩對同性伴侶的誤解也說不定…

  許久過後,四人耳聞五至六米處的岩塊後方傳來陣陣頗不尋常的聲響,或許可能是其他同伴為了找尋他們而來到這一帶附近。於此,向來樂觀的Thunder才率先帶頭朝發聲處奔去;Tornado在他身後放聲高喊一陣,無奈之下也連忙追隨而去;見此,Firen和Freeze則都心有靈犀的向彼此點過頭,立即一同邁開步伐、向前疾馳而行,直到兩人差點與駐足原地的Thunder及Tornado擦撞,先是趕緊煞住腳步,其後放眼望去,才發現是怎麼回事──

  「啊啦?這不就是總價位高達一千八百七十萬的冰火風雷四大霸主嗎?沒想到這筆天大的賞金居然自己送上門來啦!弟兄們,別輕易放過他們──」

  見得四人的身影,繼而放聲大喊的正是眼下這群大批魔皇軍士兵團的其中一名Mark。除了這些一貫身穿白內衣和深色長褲,體格健壯又配戴墨鏡的壯漢兵團,後方還有一批身著褐色袈裟的Monk兵團和身披綠色長袍的Sorcerer兵團,連以制式學生裝打扮為主的Jack兵團與一律身穿粉紅禮服、手持藍色水晶球,頭綁高馬尾的Jan兵團也全都在此,眼看唾手可得的高額懸賞獎金已是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不由分說,全將目標鎖定了Firen等人。

  縱使不巧等在前頭的並非Bastato跟Davis等人,而是這群都已經讓人有些不勝其煩的敵軍士兵團,但這對他們而言,現在正是時候透過擊敗這些雜兵,好以逼出自身潛能,藉此實現達到雙人同步率的另一項難得契機…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155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朋友齊打交 2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leviathan7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歡慶哥吉拉... 後一篇:[達人專欄] 《LF鬥士...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EIayanami00五郎
這些過往,我曾經擁有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