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安琪莉可Luminarise】後日談:歸屬(奏太×杏樹)<十五>

作者:玦晴│2021-10-31 20:01:33│巴幣:2│人氣:93
  兩人抱著大家贈予奏太的生日禮物回到奏太的聖殿房間,先將之擱在桌面上後,他隨即脫下沾上奶油的西裝外套進了浴室洗去沾上右側髮絲的奶油。
 
  在等待的過程,杏樹便動手為奏太整理因為忙碌且偷懶而顯得有些凌亂的房間,將該清洗的衣物由沙發椅取下掛在手臂,再依衣物顏色深淺分作兩籃,又為他整理了餐桌上散亂的資料與今日一早睡過頭所以沒來得及清洗的牛奶杯。
 
  將奶油洗淨後的奏太頂著一頭濕髮,他走出浴室一面擦拭濕髮時,看著杏樹為她打理屋子的背影,他倚著門框放緩了動作、最後完全停下──深怕自己的動靜打擾了她。
 
  這樣的畫面對奏太而言並不陌生,過去在巴斯時,他也總是看見母親這樣的背影,父親若是手邊沒有事也會加入其中,這也是奏太獨自一個人懶得打理環境,但是杏樹一旦開始動手,他也會跟著整理的原因。
 
  一直以來以為只是從小看到大因而養成的習慣,過去看著父母這樣的背影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但仔細想想──只要父親主動加入打理的行列時,母親看上去總是特別開心。
 
  而現在──
 
  看著杏樹這樣的背影,莫名的,有股無以名狀的感動、幸福與感謝溢於胸懷。
 
  ──如果這樣的景色能夠變成日常,該有多好。
 
  內心冒出這樣的念頭後,奏太訝異地摀著嘴,頓時明白了其中的意義,也更明確自己的想法。
 
  ──不就是……
 
  於是,他迅速擦了濕髮便將擦髮巾掛在頸後走上前,將抹布沾濕後擦拭桌面:「抱歉,明明是我的房間又讓妳幫忙整理了,我不在的那段時間妳也將我的房間打掃得一乾二淨。」
 
  「事到如今說這什麼話?你去我那裡的時候也總會幫忙我打掃呀,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擦完桌子,他走至流理臺,兩人肩並著肩,他一面低著頭清洗抹布時問:「如果我們結婚的話,就沒有誰幫誰的問題了吧?」
 
  聞言,杏樹手中的動作戛然而止,她轉過頭望著身旁的奏太,奏太也以溫柔的微笑凝視著她好半晌,試圖從中觀察她的反應,但是無法明確解讀,最後他在她額際輕烙一吻。
 
  「謝謝妳。」
 
  一聲致謝後,他又轉回頭繼續清洗抹布,將之擰乾吊掛。
 
  杏樹低著頭暗捂心口──剛才奏太似是無意間拋來的問句與彷彿等待著她給予回應的溫柔眼眸,讓她完全無法招架,她為此悸動得忘了呼吸,視線絲毫無法由他的那對藍眸離開,宛如他的藍眸早將她的靈魂吸入禁錮,眼裡早已容不下其他事物。
 
  在杏樹心情尚未平復還站在原地時,奏太已走至沙發椅背後先以紙巾簡單擦拭西裝外套沾附的奶油:「哇……糟糕,這種高級衣料我不知道該怎麼洗才好,明天再請教羅倫佐先生好了。」
 
  在奏太出了聲以後,杏樹才總算跳脫了悸動不已的情緒,她走至他身側打量著外套道:「唔……以前我曾經幫上司送西裝外套去乾洗,明天問問聖殿的人有沒有類似的設備能使用吧。」
 
  「嗯,只能這樣了。對了,我知道明天一早還要工作,其實早點休息比較好,只是這麼開心的日子,總覺得捨不得這麼早結束,所以……妳願不願再陪我一下?」
 
  杏樹挽起奏太的手臂,抬起頭揚起甜如蜜的笑顏用力頷首,他們拉著手入了座,一同著手整理今晚收到的生日禮物。
 
  奏太稍作停頓,爾後取過一只長型紙袋望向杏樹問:「今天我就成年了,想試試這個……可以嗎?」
 
  「平送的紅酒?」
 
  「對,老實說我對酒本身興趣不大,大概會像傑諾與諾亞哥一樣,只有在必要場合才會多少喝一點吧,不過考量到成年後會喝酒似乎比較方便,還是得嘗試看看才行。」
 
  杏樹頷首表示理解,奏太拆著外包裝的同時,她杏眼微瞠:「啊、等等,你沒有適合的杯子吧?你這裡好像只有馬克杯和漱口杯?」
 
  「唔……要去隔壁向吉爾哥借嗎……咦?等等,不愧是平良先生,連杯子和開瓶器都幫我準備好了。」
 
  正是因為考量到他送的紅酒或許會是奏太的第一支酒,身邊肯定沒有相關的器物能使用,做事一向滴水不漏的平良也貼心地一併附上了兩只高腳玻璃杯與開瓶器。
 
  過去在巴斯偶爾會在自家開酒小酌的杏樹指導著奏太開瓶器的使用方法、要訣與注意事項,在她教導下,雖不熟練,但奏太也成功開了酒,連將酒注入杯中的量也由她提醒。
 
  一聲鏗然,兩人的玻璃杯輕碰響起悅耳的聲響,奏太依杏樹的動作輕輕搖晃杯身,葡萄酒的醇郁香氣撲鼻而來,他小口淺嚐、微敧著腦袋瓜眨了眨眼:「嗯……口感比我想像要滑順多了,也比想像中要好喝一點,不過我可能還是比較喜歡喝飲料就是了。」
 
  「但是嘗試看看總不是壞事吧?」
 
  「嗯,畢竟我很憧憬你們偶爾下班後在露天咖啡廳喝酒閒聊,也看過羅倫佐先生在那裡喝酒的樣子成熟又帥氣,也許以後我也偶爾能陪吉爾哥喝幾杯,或是像現在這樣,待在屋裡和妳一起喝酒聊天的感覺也不賴。」
 
  「能成為你第一個酒伴我也很開心,呵呵,你喝醉酒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
 
  瞇起眼,奏太凝視著她的眼眸道:「在男友的屋裡喝酒又說這種話,我會誤會喔?」
 
  「……笨蛋。」
 
  咕噥抗議著,她望向桌上的禮物問:「你有特別喜歡哪個禮物嗎?說出來我也好當參考。」
 
  奏太也將視線投向桌面上這些眾人們贈予的心意,他眼溢笑意地輕輕搖首:「不,我選不出來,每一件禮物都感受到大家是費盡心思為我著想而準備的,所以每一件都喜歡,我也會好好珍惜的。」
 
  玲娜贈送的禮物是眼部按摩器,畢竟在守護聖之中除了傑諾與羅倫佐外,奏太對3C相關操作較為得心應手,所以不少需要做資料彙整的工作總會習慣性交給奏太,在工作量繁重的期間奏太也確實感覺自己眼部壓力與疲勞感不小。
 
  諾亞送的掃除機是他用過的型號中最得心應手,並且再以奏太的實際需求拜託傑諾改造而成的特製款式,每回諾亞造訪奏太的辦公室或聖殿房間,也會不著痕跡地為他收拾,所以他能理解什麼樣的款式最適合懶得打掃的奏太使用。
 
  不擅此道的舒里在苦惱了許久後,決定挑了一套較符合奏太喜好的書籍,雖然舒里本人較喜歡傳統拿在手中字句閱讀的實體書,但考量到奏太對未知的事物總是好奇不已,所以他選擇了文明與技術都先進許多的中央星歐盧出版的情境式小說。
 
  傑諾則是開發了全新的虛擬實境軟體,主題是寵物樂園,完全是為了住在聖殿禁止飼養寵物而哀怨不已的奏太量身打造,可以挑選各式各樣的貓狗進行互動,連抱著寵物、撫摸毛與肉球、寵物舌頭的溫濕觸感及追逐遊戲等都能做到,對奏太而言與天堂無異。
 
  因為由沙漠行星回歸至奏太生日期間過短,所以沒能來得及準備禮物的米蘭在會場為他跳了一支來自神之子的祝舞,讓奏太感覺自己的心彷彿被擦拭過一般澄澈明亮,或許正因為如此,他原先猶豫不決的事才會如此明確地將答案映在心上。
 
  維吉爾則是將他長年來的配槍裝在小盒內贈予奏太,他沒有明說用意,僅附一張卡片祝福他能永保赤子之心,無論是這把槍或他的祝福,對於了解維吉爾過往的奏太而言,無疑是極具意義的贈禮──意味著維吉爾由傷痛中走出,並且象徵著他將回憶、信賴與性命一併交給奏太,並且希望他能別像亞爾多一般獨自苦惱思慮,作為哥哥的他願弟弟能永保赤子之心的純真與快樂。
 
  而奏太這一身西裝便是來自羅倫佐的贈禮,給予他嶄新的面貌以及他明白奏太憧憬著成熟男人的韻味這點,且這項禮物準備起來對他而言也駕輕就熟。
 
  杏樹的這身穿著其實是出自菲利克斯的設計,因為母親是演員之故,所以他對於女性衣著也有一定程度的品味,他畫出設計稿後再委託聖殿人員量身訂製,只是在設計過程中,衣領的部分在羅倫佐的建議之下才修改成後頸綁帶式,他只說了句『這是男人的浪漫』,但菲利克斯至今仍不解其意。
 
  原本菲利克斯的用意僅是想讓身為主辦的杏樹與主角奏太成為會場上兩顆閃耀的星,畢竟他們的身分是戀人,要是作成對設計奏太肯定也會開心,但是他沒料想到光是杏樹的服裝設計就幾乎佔據了他工作以外的所有時間,沒能來得及另外準備奏太的生日禮物,才會形成了將杏樹作為生日禮物似的失禮情形,這件事菲利克斯私底下也向杏樹與奏太致上歉意。
 
  「如果要說特別的話……是猶月哥和賽勒斯的禮物吧,我沒想到猶月哥這麼為我著想,他居然能夠察覺我對於沒能繼續求學的事有點遺憾,我表現得這麼明顯嗎?」
 
  杏樹瞇起笑眼,溺愛地伸手揉了揉他的髮絲道:「有時候你會露出有點落寞的表情哦,再加上對於未知的事,你總是會想得到解答,猶月是個為人著想的人,為你安排老師的事他肯定找大家協調了很久,我們再一起想想該如何答謝大家吧。」
 
  猶月的禮物,便是在奏太有意願、並且不過分影響守護聖工作的前提之下安排奏太接受輔導課程,因為要從外部找老師並不容易,所以猶月由集令梟宇宙菁英於一室的王立研究院中,一一接洽詢問研究員們的意願和擅長的科目及領域,彙整了一份清單交給奏太,讓奏太從中選擇感興趣的知識,之後再由猶月居中協調授課時間及工作份量的安排。
 
  雖然無緣體驗大學生活,但是他的人生長路漫漫,能夠無須止步於此,對奏太而言是十分感恩的事。
 
  兩人一同飲盡杯中紅酒,奏太取了酒瓶又再兩只高腳杯中注入酒液,他以左手輕晃著杯身的同時,右手取過設計簡約雅緻的黑色外盒,掀開盒蓋,安穩置於盒中的是一枝與奏太的瞳色相近的水藍色鋼筆。
 
  他執起鋼筆的同時小酌了口紅酒,爾後將筆身擱在杏樹胸前的藍方石項鍊瞇起笑眼:「真令人開心,妳特地挑了能和這條項鍊配成套的顏色吧,而且還是我的瞳色,剛才羅倫佐先生告訴了我女性贈送鋼筆給另一半是什麼意思,我不會辜負妳的期待的。」
 
  「你喜歡就好……」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杏樹卻抿著唇、面有難色地別過頭,奏太理所當然察覺她神情有異而追問:「怎麼了?」
 
  「唔……」
 
  她轉回頭,凝視著奏太滿腹狐疑的雙眸猶豫了許久,眼見奏太的雙眼含笑、顯然有些躁動,深諳他行動模式的杏樹早一步伸手摀住他的嘴:「停,我說就是了,又想得寸進尺……」
 
  奏太笑臉盈盈地與她拉開了些距離,杏樹撫著胸口吐出一口氣後才說:「其實鋼筆只是障眼法,我另外準備了禮物,一直猶豫著該不該給你……」
 
  語畢,杏樹擱下酒杯走至瓦斯爐,她蹲下身子拉開櫥櫃,將手臂伸入最底部撈出了一只小盒,她小心翼翼地以雙掌包裹著小盒走至奏太眼前,但眼裡仍顯猶豫。
 
  盯著她許久都不見下一步,奏太索性伸手猛然一把拉過她的手臂,讓杏樹背過身坐在自己雙腿間的沙發椅位,他便由後方環抱著她、雙臂形成一道人肉枷鎖讓她動彈不得,並且趁其不備奪走她緊握在手心的小盒,他將下顎倚在她的左肩,好奇地掀開盒蓋。
 
  「你這人真是,我還沒決定好……」
 
  不待杏樹語畢,奏太便環緊了雙臂,閉上眼埋入她的頸側輕啄一吻,爾後卻忍不住笑出聲來。
 
  「呵、呵呵……哈哈哈哈!」
 
  「你笑什麼?」
 
  「哈啊……沒事,就是、覺得我們還真有默契。」
 
  奏太將手伸入西裝褲口袋中,同樣掏出一只小盒遞至杏樹手中:「還好剛回來的時候妳沒收走我的西裝外套打算幫我清洗,因為我也同樣猶豫著是不是該今天交給妳。」
 
  杏樹翻開盒蓋,兩人手中的小盒中擱著的──皆是一組男女對戒。
 
  「這是?」
 
  杏樹訝異地瞠圓了眼、側過臉望向身後的奏太拋出問句,奏太瞇起笑眼凝視著擱在眼前的兩組對戒,以食指輕撫著戒身答道:「……我很早就開始準備了,拜託了傑諾教我該怎麼親手從設計到製作完成,只是沒能決定該什麼時候交給妳,對我而言,妳是我這輩子無論如何都想呵護珍惜的女孩,所以不准自己用半吊子的心態、不成材的樣子束縛著妳,當我將它們交給妳時,意味著我總算能夠認可自己擁有守在妳身邊的資格,也有一定的自信能成為即便站在妳身邊也絲毫不遜色的男人,所以這對戒指不僅是我努力的結晶,更是我對妳的承諾──一輩子的那種。」
 
  來到飛空都市成為水之守護聖的這兩年來,因為年紀輕、資歷淺但卻不服輸的奏太比誰都要努力,也為此吃盡了苦頭,他以自己的想法與觀點處理工作問題時,雖然年輕活力的新血注入,讓許多不曾嘗試過的可能性因為奏太而拓展開來,但更多時候因為他的目光短淺或過分天真而處處碰壁,也記不清自己花了多久的時間才學會在理想與現實之間找尋可實行且可接受的平衡點,在接受了那些洗禮以後,才稍微改善。
 
  即便週遭認同他努力與成長的人越來越多,但是他仍然缺乏自信,因為他明白自己因為年紀小又經驗不足的關係,所以其他守護聖私底下幫了他不少忙,對此他雖然感激,但要說沒有任何不甘心,肯定是騙人的。
 
  杏樹的存在對奏太而言無疑是座棲木,是他在面對疲憊與挫敗感後重拾精神、自信與動力的精神支柱,但是奏太心裡比誰都要明白──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他不願意杏樹作為戀人待在他身邊的同時,還必須永遠擔任『姐姐』的角色,一味從她身上汲取溫暖與照顧是不行的,他必須成長到足以獨當一面、足以站在她的面前為她遮風擋雨,成為能夠守護她笑顏的男人才行。
 
  由沙漠行星歸來以後,奏太雖然感覺到自己成長不少,原來缺乏的自信也因此見長,但他無法確定自己是否足夠稱職,就在他舉棋不定,痴望著手中這組對戒而煩惱不已時,是維吉爾溫柔地告訴他──他早已是個能夠抬頭挺胸、獨當一面的優秀守護聖了。
 
  雖然身為備受寵溺的『弟弟』感覺並不壞,但是──是該從弟弟的角色畢業,蛻變為可靠的男人了吧?
 
  ──弟弟的角色,偶爾撒嬌回味即可。
 
  奏太這番真情告白讓杏樹滿溢著被愛的幸福,她低下頭以指尖滑過奏太的右手背,奏太便將掌心向上攤開,兩人的掌心交疊、十指交扣。
 
  「妳呢?為什麼會準備對戒?」
 
  「沒有你這麼深刻的理由,不過……」
 
  她羞澀地低聲咕噥,握著他的手更緊了些:「記得嗎?那次我們的假日約會,因為你前一晚臨時接到大量工作而熬夜,當時我還苦惱著你的生日禮物,一心想著在你二十歲這麼重要的日子,希望能給你需要、符合你的喜好、獨一無二,最好還能讓你畢生難忘的禮物,那天早上你的樣子有點奇怪,像是害怕我消失不見不顧一切跑來,當時才恍然大悟──啊,或許我能給你的,只有待在你身邊這件事了,交往的這兩年來,幸福得讓我在不知不覺早就認定你是我想要陪伴一輩子的那個人,這對戒指是這樣的象徵,不過在實際收到戒指以後,我又猶豫了,擔心這對戒指背後的意義對你而言太過沉重,或許還會是種束縛,我不希望讓你以為、以為我在逼婚,所以才……」
 
  「……」
 
  沉默許久,是奏太還沉浸在杏樹的這番心意裡無可自拔,此刻他的唇角是無法抑制地上揚著,但是被他由後方環抱在懷裡的杏樹面對他長時間的沉默而顯得有些著急:「為什麼不說話?果然……」
 
  「傻瓜。」
 
  「咦?」
 
  在仍摸不著頭緒時,奏太托起她的腰讓她站起身,隨後他繞至杏樹眼前向她單膝跪下,他將杏樹準備的戒指遞至前方,抬起頭凝視著杏樹的藍眸是化不開的繾綣愛戀──便是這樣的眼神,讓她的目光始終追隨依戀。
 
  「──我們結婚吧。」
 
  誠摯的話語近似呢喃,杏樹欣喜地摀著嘴,眼角因為感動而氤氳著淚光,她點了點頭、遞出了自己的左手。
 
  奏太捧著她的手,將戒指輕輕套入她的左手中指,看著她手指上的戒指,他在這瞬間被幸福填滿,在她的手背烙下一吻。
 
  在他站起身後,杏樹踮起腳尖、感動得緊環著他的頸項,兩人緊擁得難分難捨,感受著彼此的溫暖與此刻無上的幸福。
 
  「……嗯,現在是互許終身,等到令梟宇宙的情況大致穩定下來,那個時候我們再結婚吧?也在那個時候讓賽勒斯兌現他今年送我的生日禮物吧。」
 
  「一週的自由旅行休假?」
 
  「嗯,要是能帶妳一起去,當作蜜月旅行就好了,我一直夢想著要是能有一天,我們兩個人帶上最簡便的行囊,一起橫跨美洲大陸、或是來場南極探險之類的,還有好多、好多想和妳一起做的事──」
 
  「嗯!不過聽起來都不是一週能完成的旅行呢,呵呵。」
 
  「哈哈哈,好像是耶,到時候再說吧。」
 
  語畢,奏太的右掌捧著杏樹的臉,先是在她的唇上輕啄一吻,彼此的鼻息輕拂面,他瞇起的藍眸隱隱燃著難以忽視的魅力與慾望,以近乎呢喃、絲絲扣入她心底的嗓音朝她心湖拋出石子,既幽且沉、她卻隨之漣漪蕩漾。
 
  「……那、我現在能拆禮物了嗎?」





     (待續……)




----------------------

各位安,這裡是晴//

不好意思,因為爆了字數,所以晚更+必須拆成兩章份更新會比較合適,所以到下週才會結束 Orz

手上已經全文完結了,只要下週六無事在身,原則上可以準時更新

想說的話就留在下週貼完完結再說吧~大家萬聖節快樂!!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042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アンミナ|小說|BG|同人|女性向|愛情|乙女|安琪莉可|奏太|戀愛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543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安琪莉可Luminar... 後一篇:【安琪莉可Luminar...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SWsail3128大家
在一個用顏色代表人們的奇幻世界----《顏與生》奇幻小說,章節更新,有空歡迎看看( • ̀ω•́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