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明日方舟—物換星移的追想(18)

作者:修斯│2021-10-29 15:58:23│巴幣:512│人氣:215
物換星移的追想(18)

前面章節請點開我的頭貼



———————————————

原本宣告需要多躺三天的博士,被亞葉發現他其實基本痊愈之後,就被彈射鋼片強制重新回歸職場開始復工。

(主要是她當場撞見博士裸著上半身鍛練身體之故。)

翌日,黑與風笛也相繼宣告可以辦理出院手續。

黑在出院之前就有向亞葉提及自己偶爾會嘔吐以及生理週期遲遲未到這些跡象,希望在出院前能做一次檢查了解狀況。

黑起初說這些症狀時內心是十分緊張的,
但即使這樣的症狀帶有強烈的暗示,羅德島本身是一個專業醫療機構,亞葉的個人素質也很高,不會聽到這些症狀就先入為主地詢問是不是懷孕了,亞葉立即為黑安排了驗血和胃鏡。

黑拿到了診斷報告,但似乎和黑期待的有點不太一樣。

「黑小姐。妳的體細胞與源石融合率,以及血液源石結晶密度,相比妳在以往的體檢數據幾乎沒有變化,可以確認妳的症狀與礦石病無關。」亞葉和藹的說道,「妳的消化系統不適是因為胃部的輕微病變導致的,鑒於妳之前沒有過類似症狀,我們診斷這是常見的急性胃炎。藥已經準備好了,直接去藥房取就可以。」

「嗯,別的呢?」黑說。

「沒有別的了。回去之後注意清淡飲食,不要吃生冷或者刺激性的食物,特別是要按時用餐,很快就能恢復了。」

「那我的生理週期⋯⋯?」

「哦,這種情況在菁英幹員裡很常見,大半是工作壓力導致,但只要保持心情愉快,該來的總會來的,就算遲到一兩次也沒什麼大礙。」

「不,我是在想會不會是激素的問題⋯⋯我的黃體酮指數正常嗎?」

黑強忍著沒有把「我不是懷孕了嗎?」這句話說出來。

「黃體酮是女性身體的重要指數,我們當然會考察。黑小姐的黃體酮指數完全符合妳當前的身體狀況,沒有任何異常。妳大可放心。」

「⋯⋯謝謝。」

黑沒有再說什麼,點了點頭走出了診療室。亞葉說得很清楚,黃體酮正常,沒有必要顧慮,自然也不會為黑安排超聲檢測了。

結果她這些天內心的輾轉,都是沒有必要的胡思亂想。

她沒有回到寢室,而是直接來到訓練場,發洩情緒般的跑步想讓自己的體力完全耗盡。

直到右腳鞋底與鞋面突然脫離,她才稍微恢復了冷靜。

她咬緊了嘴唇,走回了長凳。她拿起來診斷書看了一會便把診斷書扔在一旁,淚水不知不覺湧了上來。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難過,明明一切都沒有改變,一切都還算原來的樣子,她既沒有比以前多出什麼,也沒有比以前少了什麼,可她還是感覺心裡彷彿空了一塊。

心中原本的焦慮,忽然化作了幸福的期待,甚至還引發了讓本來應該會死在那天夜晚的自己重新振作的奇蹟。

但幸福的期待又隨著一張診斷書,化作了泡影、消失得無影無蹤。

黑忽然想起,博士好像說過他們只是很「普通」的那種關係,這讓她心裡更覺得恐慌。

她害怕那時的相互承諾,也會像一場美夢一樣瞭然無痕,害怕夢醒之後,自己又變成了一個獨行於黑暗的孤獨女人。

「又把自己搞的像剛游完泳一樣,凡是要適可而止才行啊,黑。」

忽然,一個聲音在黑的身邊說道。

「博士!?」
黑心裡一驚,猛然抬頭,看到博士不知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他正站在她的面前,全罩式面罩正緩緩收入護脖中。

「更何況妳現在還⋯⋯身體出什麼狀況了嗎?」黑下意識地想要藏起診斷報告,但診斷報告已經被博士拿在手裡了。

「我可以看嗎?」博士沒有立刻拆封而是先做了詢問。

黑當然不想讓博士看,但是她也不想瞞著博士,而且她知道這種事終究是瞞不過去的。所以她沒有說話,只是把頭扭向了一邊。

博士看黑的模樣,神色嚴峻地翻看著診斷書,但看到最後的時候,臉上的嚴峻變成了困惑。

「急性胃炎?這不是很普通的小病嗎?」博士說,「只需要口服點抗生素,調整飲食就能治癒,怎麼一臉世界末日到了的表情?」

黑低下頭,忍著淚水說道。

「我沒有⋯⋯」

「什麼?」

「我其實,沒有!!」

博士楞了一下,然後恍然大悟,明白了黑的意思。

博士摸了摸黑的頭,安慰道:

「這也是看緣分的。妳沒必要這麼難過,以後——」

博士的話,讓黑抬起了頭喊道:

「以後?我們⋯⋯還有以後嗎!?你那時不是說,我們是很普通的關係嗎?」

「沒錯啊。我們這種年紀的人,談論男女之情,不是很普通的事情嗎?」

「博士那天晚上說的話⋯⋯還算數嗎?博士⋯⋯還會願意與我結為伴侶嗎?」

博士瞪大了眼睛,不明白黑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要這麼說。

「擅自說出那些話⋯⋯讓我有了期待,但現在⋯⋯卻變成這樣⋯⋯」

黑激動的站起了身,握拳的雙拳揮到博士眼前。那雙曾經,奪取了無數條人命的沾滿鮮血的雙手。

「這雙,殺過人⋯⋯的手,博士你還願意握住嗎?」


突然視野發生了歪曲。臉頰上感到了灼熱的溫度。黑沒有很快覺察到自己的眼眶早已充滿淚水,並順著臉頰滴落下來。

過了一陣,博士才釐清了黑的心路歷程。

「妳是想故意惹我發火?」博士又好氣又好笑的,把手裡的診斷書撕毀然後一個彈指,將其焚毀。

「妳以為我會因為妳沒有懷孕⋯⋯我說的事就不算數了?妳把男人的承諾當成什麼了?我不是為了負責才這麼對妳說的!」

就像無路可走的小女孩一樣,黑一反常態地用微弱的聲音說道:

「可是,我就是覺得,博士會不會⋯⋯」

「女人心,真是海底針啊。我本來還打算挑個時機,讓這件事有點儀式感,但現在看來已經刻不容緩。我再猶豫一陣,妳會不會先要變卦離我而去?」

博士輕輕的把手搭在黑的雙手上。

「我,也,殺過人。」

「欸?」

黑望著博士的臉,黯淡的眼睛也望著她。
彼此一股莫名的默契,他們牽著彼此坐到了長凳上。

博士的眼瞳,就像在回顧遙遠的過去似地,眼睛茫然的望著空曠的訓練場。

「我呢⋯⋯失去了記憶,對自己的身份已經回憶不起來了。但我並不是徹底忘記了一切。至少我忘不了,那些當初為了救我而逝去的英靈們——」

黑在博士的訴說中慢慢看到了。

那位,從石棺中蘇醒虛弱且失去記憶的博士。

那位,徬徨無助卻又被強迫進行指揮的博士。

那位,目睹同伴因自己的指令而犧牲的博士。

那位,對未來充滿不安只能孤獨向前的博士。


似乎是驚訝於博士在切爾諾伯格與在
坎特伯雷截然不同的樣子,黑將博士的話語消化了很久。

她從來沒有想過,面前這個強悍堅強的男人,竟然也經歷過如此殘酷的過去。

「就算事情過去許久,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我都會懊悔不已。那個時候,因為我內心的優柔寡斷,害死了無數為羅德島出生入死的幹員們,我都會責問曾經那個天真卻滿懷理想的自己,真的做對了嗎?如果做錯了,現在的我⋯⋯又該如何給出正確的判斷?我有⋯⋯資格嗎?」

博士睜大了眼睛感覺已經快發不出聲音了。原本封印在內心深處的少數記憶因為這短短自白,而讓當時的痛楚又鮮明地蘇醒過來,就算他洋裝鎮定但發顫的身體已經出賣了他。

黑忽然站起身,伸手用指尖輕輕觸碰了一下博士的面頰。也許安撫男性是女性的母愛本能,黑的心裡湧起了一股強烈的衝動,她終於忍不住將博士緊擁在了懷裡。

黑輕輕地磨蹭著博士的臉,這是乾淨的臉,沒有刻意整理卻很爽朗的瀏海,薄薄的微翹嘴唇,這些都讓黑感到著迷,在聽聞了博士經歷的那些滄桑後,更是讓她無法自拔。

黑甚至感覺,在博士的面前,自己的痛苦經歷也顯得不是那麼痛苦了。

黑輕輕地說道:

「那我可以給博士安慰嗎?如果感到痛苦,就讓我來安慰你吧。雖然我不是什麼好女人,但我的身體⋯⋯要是可以的話。」

「妳已經給了我很多安慰了。」

博士也擁住了黑的腰肢,輕輕撫摸著她的後背。

「那也讓我來守護妳吧。如果感到不安的話,我就站在妳的身邊。如果感到愧疚的話,就讓我來原諒妳。就連我這樣的人都可以厚著臉皮活下去,妳為什麼就不能好好地活著?」

博士站了起來在黑的耳邊呢喃道:

「跨越過去,邁向未來。
    然後,活下去。」

「博士⋯⋯」

在黑熟知的詞彙中,「命運」一詞總是讓她感到冰冷殘酷。

即使命運依然殘酷和冰冷,至少其中也曾有過溫情的點綴。

一個失去所有的人是絕望的,但當她遇到另一個一無所有的人,就有了希望。

因為即使對方就是自己所能擁有的一切,至少他們不再是一無所有、不再是獨自去承受一切。

當一個人感到生命中有所得失的時候,未來的存在,也就有了意義。


黑捧起懷裡博士的臉,注視著他平靜而從容的目光。然後,她傾注了自己內心那翻滾沸騰的情感,吻上了博士。

黑的動作有些生澀,因為這樣嘴唇的碰觸她還是第一次⋯⋯不僅是她和博士之間的第一次,也是她此生的第一次。

縱使另人難以致信,但這位在戰場上身經百戰、在床上也差不多熟練的殺手女皇,其實還沒有過接吻的經驗。

在已經有些久遠的過去,黑曾經有過和不少男人的交歡,但那些無論是被強迫、或者是為了刺殺,又或者只是單純地為了尋求刺激,但她從來沒有和男人接吻過。

雖然黑也許多次地和博士赤誠相見,博士的嘴唇早已遊歷過她身體的每一寸肌膚、每一個角落,但他們也沒有親吻過彼此的嘴唇。

從博士第一次試圖親吻黑的嘴唇時黑因為慌亂而微微扭開了臉之後,博士就再也沒有主動吻過黑的唇。

對黑而言,每當目標在向她索求接吻時。

脖子就會不自覺的向外伸展,而也是目標人生中脖子最通風的時候。

同時,也是黑染上最多鮮血的時候。

黑的嘴唇在博士的唇上輕輕摩擦著,為了掩飾自己沒有經驗的事實,她開始稍稍伸出自己的舌頭,輕輕舔弄著博士的牙齦。博士也打開了牙關,伸出舌頭回應了她。

黑品嘗到一股柔軟得發膩的觸感,還有混合了薄荷的味道。

漸漸的這場唇舌的交鋒已經被博士佔據了主動,不知所措的黑只能任由對方咬住住自己的舌尖,輕輕吮吻著。

黑感覺自己的心臟跳得像是打鼓,全身火熱得彷彿燃燒,而且幾乎快要窒息了。所以她輕輕捧著博士的臉、微微頷首,收回了自己的舌,分開了兩人正糾纏在一起的嘴唇,急促地呼吸著。

「⋯⋯我感覺你,像是第一次接吻呢。」博士已然看穿黑的假裝,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被發現了?」

黑呢喃道:

「你是不是覺得,我早就應該什麼事都爐火純青了?」

博士用額頭貼在了黑的額頭上:
「有一點,但妳第一次接吻的對象是我,我絕對沒有想到。」

「很正常,我這樣的女人,說自己是第一次,估計也不會有人相信。對不起,我所有的「第一次」中,只有這個留給了博士——嗚。」

黑還沒說完,就再次感到一陣窒息,那是因為博士緊緊地摟住了她,力量大得彷彿想要把她碾碎一樣。

博士在黑的耳邊輕聲說著:
「妳的過去給了誰,我不在乎。但從今往後,妳的每一次都是我的了。」

黑稍稍掙脫了一點博士的擒抱,她捧著博士的臉露出了微笑。

「並不是從今往後⋯⋯和博士相遇之後,我的每一次都是博士的了⋯⋯」

說完,兩個人的唇再次貼在了一起,忘情地相互親吻著,感受著彼此的觸感、品嘗著彼此的味道。

「我們換個地方⋯⋯好嗎?」

「⋯⋯那我要是不答應呢?」博士看著黑的眼睛說道,顯然博士已經按捺不住了。

「那就不要做了。」

博士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看著黑。他臉上的表情沒有任何改變,但黑看到那雙總是犀利的眼睛,一瞬間,目光變得有些黯淡了,有些洩氣的說道:

「那我可就⋯⋯真的要像個傻瓜一樣,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黑被博士的話給逗笑,,她將自己的外衣微微袒露,露出背後緊緻的肌膚,手指放在嘴邊意味深長地說道:

「你以為你現在就不像傻瓜了嗎?你就不會說,你會想辦法讓我答應嗎?」


—————————————————
(後記線)

好的,閱讀至此的各位辛苦了。

備戰持續,騎士們的腳步越來越近。

除了竭盡所能,沒有別的捷徑。

不拉上島,絕不罷休!


好了,遊戲實況說到這裡,來說說本篇。

文戲還是文戲,不然沒辦法把效果拉到最滿。

你們這群看官是不是本來以為本篇就要瑟瑟了。

天真,太天真了。

所謂的痛楚,就是被比較的加減法。

前面的訴說只是鋪墊,彼此之間的真心坦蕩,才能一口氣攻入對方心中的神壇,對你掏心掏肺。

不過本篇僅僅只有打波,所以不需要做特別版了吧?!

至於下篇放心好了,我會努力讓你們看官大爆射的。

下篇請看官辛苦點來我的小屋觀賞。

請各位踴躍留言告訴我您最真摯的感想,我是修斯,我們下次再見。

—————————————————
(圖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021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存在大叔
突然變得小女人的黑我可以配下好幾碗飯
因為沒得過愛的不安全感和好不容易找到生命中燈塔的反差
相當的可愛,挺喜歡這幾集的心境想法

10-29 16:28

yoyo
所以現在除了蒂蒂還有黑的加入嗎???

10-30 00: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e101501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明日方舟—物換星移的追想... 後一篇:明日方舟—物換星移的追想...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