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一騎擋千17:決意

作者:UMU│2021-10-25 12:46:50│巴幣:6│人氣:93
※架空世界觀
※短篇百合
※公會創作:箱庭世界



一騎擋千17:決意




  阿爾卡斯的怒火,能夠掙脫一切束縛地恩賜。

  在掙脫的同時,也會將束縛之物彈開,而剛剛束縛著以諾的,正是獨角獸脖子的污泥。

  在衝擊之下斷裂,以諾握著燃著火焰地長劍,阿爾卡斯在掙脫束縛後,將賦予使用者一次附加火焰的力量,然而這股力量唯有一劍,是以諾僅有的屬性傷害。沒有多加猶豫,追上那被彈飛的頭顱就是一劍。

  身體與頭顱,理所當然選擇頭顱,況且照理來講,獨角獸的角正是牠力量的來源。

  長劍刺穿白辰的頭部,赤色地火焰灼燒漆黑的淤泥,一切正朝著以諾的猜想前進,當火焰燃盡這股怨念——

  ——碰!

  就在以諾的佩劍剛刺入的霎那,一股巨大的力量便從以諾的後方襲來,硬生生將其撞飛了出去。

  是白辰失去頭部的軀體,雖說沒有的獨角與雙眼,這怪物依舊準確地捕捉到了以諾的位置,他並沒有重新長出一白辰的頭, 是從斷裂處,延伸出一個男人的上半身,魁梧的身材,隱約可見的紋身,帶著憤怒的神情看著迅速爬起的以諾。

  「崗什卡……真噁心。」爬起身來,重新面對敵方的以諾,看著眼前這個從獨角獸變成半人馬的怪物,微微瞇起了眼睛。

  「啊……啊……」

  沒有回答,而是含糊不清地嘶吼著,似乎就算恢復了人類的外型,也沒有恢復思考能力。

  握緊手中的圓盾,看著怪物手臂上迅速凝結的黑色長矛,此時以諾的長劍在剛才的撞擊中脫手,正插在燃燒的馬頭上,他僅剩戰驍、還有收在恩賜卡中的烏鳶,然而兩面盾牌,要怎麼處理眼前的怪物。

  猛然朝著左邊一閃,弓起的右臂迎接半人馬突如其來的一槍,還沒反應過來便已臨身的突刺,以諾堪堪用盾牌偏移的長矛的方向。

  然而尚是人類的崗什卡都已經能應付攻擊的偏斜,融入白辰怨念的怪物又怎麼會受到影響。

  只見半人馬在突刺後身形瞬間一頓,粗壯的右手臂肌肉似地污泥凸起,從突刺轉變為橫掃,一把便將防禦的以諾拍飛。

  而後四蹄一蹬,接上去就是一個上挑。

  「糟了!」

  避無可避,在橫掃的僵直下以諾避無可避,整個人被黑矛挑飛到了空中,下方,半人馬正高舉著長矛,準備在以諾落下時直直將其串起。

  不具有空中作戰能力,也沒有施力點或隊友可以使用攔截,被拋飛的以諾,看著下方嚴陣以待的半人馬只能用空著的手抓住胸前因剛才胸甲被貫穿而外露的項鍊,將戰驍對準下方的矛頭。

  「祈……禱……?」似乎是露出不屑地笑聲,看著以諾彷彿正在禱告般的動作,半人馬的手臂微微後拉。

  蓄力,而後突刺。

  一道黑光閃過,黑矛從半人馬的手中沖天而起,卻見以諾圓盾一彈,他以前最避免使用的盾反,將矛頭微微彈開,手臂順勢一勾。

  鮮血從以諾的肩膀噴出,銳利地長矛劃破肩甲,忍耐著這微不足道的疼痛,順著槍桿一路向下,避免長矛揮舞,一腳踏在了半人馬的馬膝上,右手臂死死抱著長矛,以諾奮力舉起左手。

  「啊……」

  當以諾地左手貫入半人馬的胸膛,牠也在一聲嘶吼中,將長矛連帶著以諾重重拍在了地上。

  劇烈地震擊使以諾只感覺到五臟翻湧,不由得噴出一口鮮血,臉上的表情卻不曾改變。

  依舊是那樣冷漠地望著。

  「結束了。」淡淡地語氣,被半人馬胸膛吞沒地左手緩緩張開,在手掌,是一卷雪白色的卷軸,隨著以諾的動作而撕開,耀眼的金光瞬間吞沒了兩人的視野。

  治癒卷軸,本是以諾為了自保所購買的道具。

  溫暖地聖光像是太陽一般升起,在阿爾卡斯的火焰失敗後,以諾已經沒有其餘手段能夠傷害到這種軟體地怨念生物。所以他只能賭,賭這個白辰的怨念是邪惡的負面起源生物,賭他手中的這個治療卷軸,能夠傷害到他。

  對於負面起源的黑暗生物,治療卷軸的聖光就像是毒藥一般,神聖的力量在半人馬的體內爆開,耀眼的金光融化著怪物漆黑的身體。

  那死死壓著以諾的手臂早以潰散,他一把將其推開,自白辰怨念的殘骸中爬出。

  「解決了?」

  看著在光華中融化的身影,淒厲的哀嚎著。

  以諾喘了幾口氣,才艱難地站起身來,鮮血不斷從右肩留下,背部與體內也受到不小的傷勢,擦掉了嘴角的鮮血,以諾緩緩走向插在頭顱上的長劍。

  此時無論是半人馬還是頭顱,留下的都只剩下一陀漆黑的殘骸,雖然以諾有心想徹底根除,但奈何他實在沒有這個能力。

  拔起長劍,將劍刃上的污穢抹掉,收劍歸鞘,以諾看向了山下,戰場的方向。

  「結束了,剩下只需要回去戰場……」

  然而話說到一半,那在戰場上空,就連身處深山的以諾都能清楚看見的,一輪血色的烈陽在半空中形成,由猩紅色的火焰所組成,就算再這裡也能感受到那小小日冕所散發出來的高溫,以諾對此並不陌生,這是庫坦特憤怒時所散發出來的火焰。

  只是這一次,那高高掛起地火球所蘊含的力量,絕對遠超於當時他所使用的焰襲。

  「那是什麼?」震驚與天空的火焰,以諾卻突然覺得心房一顫,劇烈的疼痛充斥著她的胸口,紫色地雷光閃過他的雙眼,彷彿在那,他看見了迎面這烈陽的雷焉侯,回頭看向他的方向。

  低頭看向自己被貫穿的胸甲處,以諾這才發現,在他的胸骨上,一個幽紫色的神秘符文散發著陣陣光輝,跟雷焉侯相同地雷蛇在他的身上遊走,一切彷彿串連在了一起。

  蘭凌王說過呼延氏很久沒有出現強者,所以黑梅奪取了白辰的力量成為了雷焉侯,在馬下無人能夠接下雷焉侯的一槍,因為她根本不是人族,不受到馬下規則的壓制,在聽到自己說他是黑梅的御主時,才會露出奇怪的表情。

  在上次與庫坦特一戰後昏倒的以諾,所看到的那一道雷光,貫入胸膛的紫電,正是黑梅所下的標記,所以崗什卡才會稱自己是黑梅的御主,對黑梅保有怨念的白辰意志才會不受影響地鎖定著他。

  所以雷焉侯才會說,這次不再是一個人了。

 閉上雙眼果網的回憶湧上心頭,紫色的雷光在以諾地身著閃耀,直到他再次睜開的雙眼,一個散發光芒地符文輕輕托起赤色的瞳孔。

  崗什卡說了什麼並不重要,這都是這個世界、是匈奴人過去的恩怨,但是在他好不容易處理掉白辰的怨念,準備回去交差時,卻換成雷焉侯,陷入了莫大的危機。

  是庫坦特,他們本約定好要一起擊敗的紅犬御主。

  因為他提出的和平,所以他們才會需要在這個戰場與丘林的狂犬交戰,因為他進到聖地,所以雷焉侯才必須獨自一人迎戰庫坦特。

  一切,是因為自己而走到了這個地步的。

  收起戰驍,忍著身上的傷痛,以諾拿出了烏鳶,用雙手死死地握住。

  所有人都是為了自己的信念。崗什卡為了復仇而犧牲自己成為白辰怨念的餌食;雷焉侯為了呼延氏而打破神駒的限制殺死了白辰;蘭凌王為了祁連山的和平而成為震懾漢軍的象徵。人們為了自己的信念不惜一切。

  而以諾的信念,正是誓死守護眼前重視的所有人。

  護駕,重盾烏鳶的第二個能力。

  雙手握著烏鳶,激活了盾牌所蘊含的力量,以諾雙腿邁出步伐,在紫色的雷光中,化作一道流光朝著戰場墜去。

  在那邊,騎著紅犬的庫坦特高高躍起,包裹著火焰的紅槍反握,全身地肌肉隆起,一對獸眼死死地看著下方雷焉侯的方向,猩紅色地火焰使他的面容更加猙獰,身上的符文散發著妖異的紅光,庫坦特咧嘴一笑,猛然將手裡的長矛投出。

  丘林狂犬的焰襲,從來都不是一個單純地朝著前方衝鋒的突刺,而是在衝鋒後躍向空中,以此慣性將手裡地長矛射出。

  包裹著紅焰的長矛,拉著長長地焰尾,就彷彿為世間帶來災厄的凶星,墜落於天際的焰襲,這才是庫坦特與紅犬,真正的絕技。

  然而隨著紅光墜落,無計可施雷焉侯面前,卻是閃過一道紫色雷光,迎著赤紅色的彗星,一面漆黑的大盾、一頭耀眼地金髮,白皙而標誌的臉上,一對綻放著電芒的紫色雙眸,帶著一往無前的決心,還有淡看生死的冷漠。

  「以諾!」

  驚訝地叫出了聲,完全沒想到以諾會出現在這裡的雷焉侯睜大了雙眼。

  但是回應她的,卻是以諾淡然一笑,誓死如歸的話語,「約定好的,我回來了。」

  炙熱的流星逼近,看了雷焉侯一眼的以諾轉過頭去,那纖細地右手高高舉起,掌心對著猩紅色地槍尖,哪怕以諾的身影在他們看來是如此消瘦,哪怕高舉的右臂彷彿螂臂擋車,在此時此刻,隨著背上的披肩飛揚,站在以諾的他們,卻是感到無比的安心。

  他是一名坦克,為守護同伴而生的職業。

  「一氣化三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990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箱庭の世界|箱庭世界|百合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misakirit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一騎擋千1... 後一篇:[達人專欄] 一騎擋千1...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專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