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重製版】青鳥與蒲公英(六)

作者:KR│2021-10-22 11:21:47│巴幣:202│人氣:102
第六章 吟遊詩人的過去
  
  日暮時分,伊凡喬尼獨自一人走在花園的樹叢間。
  比起這個夕陽西下、所有植物都被染上一片昏黃的時間,他更喜歡早晨萬物明媚的陽光。但是,由於工作的關係,早晨時刻他如果不是在睡覺,就是處於頭昏腦脹、昏昏欲睡的情況。
  所以,相形之下,他還是會選擇在黃昏,在自己得開始打理自己、準備工作之前,來到這個花園走走。
  他很喜歡這裡的花園,因為這裡的建築風格比起他的家鄉更為粗獷、冷硬,但是這裡的花圃卻被打理得相當細緻、經過巧手匠人精心修剪,與他還在家鄉時,漫步徜徉的花園可以說是別無二致。
  在他轉過一叢木槿花時,翅膀撲騰的聲音突然傳來。
  他抬起頭,花枝上有一隻體型較小的烏鴉正收起翅膀,與他對望。
  
  「您好,賽勒涅司祭。」
  
  伊凡喬尼的臉皮抽了抽。
  「……閣下的名諱是?」
  「在下隸屬盧茵──松谷教區的樞機卿座下,忝居肅清隊隊長之職。在長久的搜尋之後,終於得到了線索,得知了閣下的所在地。」
  吟遊詩人看著烏鴉的黑眼睛,烏鴉也與男人對望。
  「在下這次前來,是希望閣下對自己的罪行負起責任。」
  「呵,好個罪刑,好個負責。」伊凡喬尼嘲諷地說:「不知道樞機卿打算怎麼處置我?」
  「依您的罪刑,本來應該是處以火行或是錘刑,樞機卿仁慈,只打算判您絞刑。在您被處刑之前,樞機卿以他的名譽保證,不會讓您受到多餘的羞辱,在受刑之前,您可以在修道院中祈求自己的靈魂得到赦免。」
  「簡單講就是死路一條?」伊凡喬尼笑著說道。
  「依您所犯下的罪刑,如果不處死,我們很難對盧茵地區的教眾交代。」
  「那盧茵邊境侯呢?你們讓他負起責任了嗎?」
  烏鴉歪了歪頭,透圓而明亮的眼睛注視著伊凡喬尼:「邊境侯已經得到了他的懲罰……您已經向他降下懲罰了,不是嗎?」
  「如果他應當受到懲罰,那麼,我需要負起什麼罪刑呢?」
  「……」烏鴉沉默了一下才開口:「盧茵侯與您之間,只是私人恩怨……」
  「我用教理向他的行為提出質疑;而他的反應是派人把我打到昏迷、把我拉到街上遊街、毀謗我的名譽。這樣褻瀆的行為,樞機卿認為只是我跟他之間的私人恩怨?」伊凡喬尼譏諷地笑了笑。
  「樞機卿在得知之後有試圖調停……」
  「調停的結果,是侯爵根本不甩樞機卿的調停,把我綁在馬上、扔進森林,打算讓我被森林裡的野獸撕碎。」伊凡喬尼說道:「樞機卿的調停當真有效,難怪盧茵地區永遠都是匪徒跟惡棍的溫床,盧茵樞機也從來沒機會回聖都競爭尊位。」
  「您的辯才當真便給,閣下。」烏鴉認真地說:「盧茵邊境侯的行為的確有問題,但是那好歹是為了人類的大義;但您,您的行為卻是為了私怨勾結外族,引發盧茵地區的混亂,使無數無辜的百姓流離失所。」
  「好一個無辜,好一群對著接濟過他們的聖職者扔石頭、潑糞便的無辜百姓。」伊凡喬尼拍著手說道:「而且,我也是為了大義。」
  「您?」
  「我是為了維護正義,要征服異教的土地,若不是靠辯才駁倒異端邪說、就是靠堂堂正正的戰爭;偷奸耍滑,在商品裡面夾著包過死人的裹屍布,用瘟疫消滅跟自己友好通商的異族,這難道不是天大的不義?」
  「但是異族畢竟是異族、是信仰異端神的異教徒,您身為一個聖職者不應該幫忙異族。」
  「當我被扔進森林等死的時候,是這些異端救了我的命;隊長先生是不是太久沒有複習《嘉行錄》了?您是不是忘記了,有一個故事叫《好撒馬里亞人》?善行與義人,跟種族與信仰無關;行善的異端好過不行不義的教徒,這可是寫在聖典裡的。」
  「看來,您不打算認罪了?」
  「恕我直言,靠您這三流的言詞,想靠辯論說服我還早了二十年。」
  「您以為血族的女爵會為您提供庇護嗎?」烏鴉反擊道:「不管您說得多好聽,您是個耍陰謀詭計的下賤之輩、是個背叛自己族群的卑鄙叛徒,是不會改變的。這也是為什麼,在您被利用完之後,灰狼氏族就把您驅逐了--沒有族群會接納一個背叛自己族群的叛徒的,血族也是一樣。您最好的下場,也只是被趕走,像個老鼠一樣,惶惶不可終日地東躲西藏。」
  伊凡喬尼的表情變了,變得僵硬而冷肅。
  「同時,我們也會把您的事,透過管道,在血族的領地上大肆宣揚,讓所有異端知道,范.以撒女大公的小女兒,克勞蒂亞.范.以撒與人類的聖職者關係曖昧,我們會用所有的宣傳方式,毀了那個姑娘的名聲。您看過,您也知道的,貴族與異端有所牽扯,會是多麼悽慘的下場。」
  伊凡喬尼盯著烏鴉的眼睛,神情已經變得冰冷。
  「你們看來真的不怕我,是嗎?」
  「我們已經摸清楚您的小伎倆了,閣下。」烏鴉說道:「沒有人會被您的詐術欺騙了。您的確是預言室的天才,樞機卿也的確為您的謀略感到驚嘆、為您的遭遇感到惋惜,但是,閣下,行差踏錯畢竟是錯了。」
  
  「言盡於此,閣下。」烏鴉振翅飛了起來:「明天正午,我們會在東邊的森林等待您自己前來,像個男人一樣負起自己的責任。這樣,除了您,沒有人會為您的錯誤付出代價。」
  
  伊凡喬尼背對著夕陽,看著遠去的烏鴉。
  寒冷的西風吹動了他的衣袍,但是他的身體卻像是一尊石像。
  
  月亮漸漸升起,而他也轉過身。
  
  木槿花搖曳著,無聲地見證這一切。
  
  ────────────────────────────
  
  隔天清晨,吟遊詩人像往常一樣說完故事之後,他像往常一樣,向克勞蒂亞道了早安,並在女僕長的引領下,離開了少女的閨房。
  石造的長廊中,沒有門窗,全然不透進一絲光亮。只剩下燃燒了一整晚的火炬,殘存下些許暗紅色的餘光。
  女僕長帶領著吟遊詩人走過一條又一條長廊,然後,在某扇門前面,女僕長停了下來。
  在她手邊,是通往大餐廳的門。
  「在睡前,陪我喝一杯吧?」女僕長微微側身、轉過頭,輕鬆地對吟遊詩人說道。
  伊凡喬尼神色自若地點點頭,兩人就推開了大餐廳的大門,一拐彎,就走進了屬於女僕長的私人小餐室。
  女僕長走到櫥櫃前面,翻翻找找,傳來瓶子與瓶子相互碰撞的叮叮噹噹。
  「來杯紅酒嗎?賽勒涅司祭?」
  伊凡喬尼看著女僕長,臉上露出一個苦笑。
  「悉聽尊命。」
  
  女僕長倒了兩杯紅酒,把一杯塞進吟遊詩人的手中。
  「在我今天例行去花園巡查的時候,木槿花的妖精告訴了我一切。」
  伊凡喬尼看起來有點意外:「這我倒是第一次聽說。」
  「關於血族,人類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像范.以撒這種悠久的名門,這點小小的防盜措施不算什麼。」女僕長抿了一口酒說道:「好了,好好解釋一下吧。」
  伊凡喬尼的視線低垂,搖晃著手中的杯子,看著杯中紅酒晃蕩的液面:「妳知道松谷的灰狼氏族嗎?」
  「有耳聞。聽說盧茵的商人把包裹過天花病人的毛毯賣給他們,害他們整個部落幾乎滅族。」女僕長說:「從此之後,只要是教廷方的商隊跨過邊境,就會被我們殲滅、車輛與屍體都要放火焚燒。」
  伊凡喬尼抬起頭:「我曾經求見盧茵邊境侯,試著阻止他這麼做。」
  「膽識不錯。」
  「只是年輕氣盛而已。我那個時候剛從聖都的神學院,到盧茵歷練沒幾年,腦袋自然比較……耿直一點。」伊凡喬尼露出了一個怪模怪樣的苦笑,像是吃到了什麼又苦又酸的東西,甚至還有些尷尬:「盧茵邊境侯自然不會理會我這個書生,冷嘲熱諷地把我給堵了回去。當時自覺受辱的我,直接指著邊境侯的鼻子大罵『這是懦夫的行徑,是褻瀆!』」
  「邊境侯閣下大概不會喜歡你的態度。」
  「所以他把我扔進苦牢,用皮鞭把我打到昏迷,再架著我遊街,向所有人宣告,我是狼人的奸細。」伊凡喬尼下意識地伸手搭到肩上,背後的鞭痕似乎又抽痛了起來。
  「後來……」伊凡喬尼灌了半杯酒:「他把我帶到森林、綁在馬上,在馬屁股上抽了兩鞭,把我送進了森林之中,讓我在森林中自生自滅。」
  「然後呢?」女僕長隨意地問道。
  「我在森林中遇上了灰狼氏族的倖存者。在我的……遊說下,他們願意幫助我,對邊境侯發起復仇。」
  「哦?就憑你這個被揍到鼻青臉腫的落魄神官,跟幾條殘存下來的狼?」
  「比拚武力的話,當然是不可能的。」吟遊詩人點點頭,語氣中有些許冷意:「但是,我也沒必要跟邊境侯比拚武力。在聖都的預言室擔任輔祭的時候,我可是被稱為天才的神官。」
  「在狼人的幫助下,我每半年在盧茵各地傳播一則預言。」伊凡喬尼笑了起來:「三年間,不管是蝗災、大火、疫病,都得到了證實。我的名聲傳遍了盧茵的大街小巷,甚至有人謠傳,我掌握了教廷的禁術,經我所說的預言,都會變成現實。」
  「呵,如果真的有這種禁術,教廷的那些老傢伙也不用花錢養軍隊了,天天咒我們死就好了。」女僕長不以為意地說道。
  「重點不在真相是什麼,而是人們怎麼相信。」伊凡喬尼圓滑地說:「前面的五個預言,我用實績讓他們相信,所以他們深信不疑。」
  「時機成熟之後,我就散布了最後一個預言──『開在邊境侯爵寶座上的金盞花,終將被紅色知更鳥取代』。」
  「現在擔任盧茵邊境侯的金盞花家族,與他們手下的知更鳥伯爵家族一向不合,邊境侯對知更鳥伯爵猜忌已久。我的預言流傳開之後,更是挑動了他敏感的神經。」
  「後來,邊境侯的一名子嗣在護城河中被發現。兩大家族的矛盾開始激化,最終變成了侯爵家族與伯爵家族之間的戰爭。」
  「事情應該沒這麼簡單吧?」女僕長用手滑著杯緣:「例如,金盞花家族被扔進護城河的那個倒楣孩子,我就不相信那是伯爵家族下的手。」
  「當然。」
  伊凡喬尼點了點頭,卻不再進一步回答這個問題,只是拿起了杯子,將杯中的酒水一飲而盡。
  「後來呢?」女僕長問道。
  「後來,侯爵家族的男丁死傷慘重,伯爵家族也不遑多讓。看到人類的領地一片大亂,僅存的灰狼氏族打算跟其他狼人氏族借兵,揮軍進攻盧茵。」吟遊詩人平靜地回答:「對此,我堅決反對。」
  「為什麼呢?」
  「因為,我告訴他們,只要灰狼氏族一出現,原本打得不可開交的兩大家族就會馬上拋棄成見,同心對抗灰狼氏族的威脅。到時,就是灰狼氏族的滅頂之災。」伊凡喬尼說道:「但是……灰狼氏族不喜歡這個提議。一部分的狼人認為我後悔了,打算阻止灰狼氏族向人類報仇,所以對我心懷不滿;另一部分的狼人,則是因為我先前的種種手段,對我心懷恐懼,因為他們擔心,終有一天我也會把那些陰險的小手段玩到他們頭上。」
  「所以,他們把我流放了。當真是被『流』放,因為我被裝上一艘小船,然後順著河流,流蕩而下。」
  「僥倖撿回一命之後,我化名為伊凡喬尼,成為了一個四處遊蕩的吟遊詩人,再也不去理會身後發生的事,並在西部大地上漂泊了十年……直到我有幸受到小姐的聘僱,成為她的專用文人。」
  「這樣啊……」女僕長幫自己續上一杯酒,搖晃起了杯子:「那麼,教廷找上來了,你打算怎麼做?」
  「我不會讓我自己的過去,牽累到我的雇主。」伊凡喬尼從懷中掏出一封信:「這是我要給小姐的辭職信,麻煩您幫我轉交給克勞蒂亞小姐。」
  聽到這裡,女僕長把杯子放到了桌上,露出了一個無奈的表情。
  「雖說,我之前說過你可以嚇我一跳,不過,這還真是嚇了我一大跳啊。」
  「我隱瞞自己的身分,並沒有惡意。」吟遊詩人的語氣有些疲倦:「我只是流浪太久了。」
  「我說的不是你的身分。」女僕長說道:「你該不會真的以為,我會讓大小姐把一個來歷不明的人類,長久留在身邊吧?你還記得我之前在圖書館拿的那幾本書嗎?你還記得我之前跟你說的那些話嗎?我早就暗示你好多次了,你不會真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吧?」
  女僕長身體靠在椅背上,雙手抱胸:「我真正在意的,是你居然真的打算去投案。你腦袋不是被烏鴉拿核桃敲壞了吧?」
  女僕長看著伊凡喬尼,認真地說道:「你難道認為,范.以撒女爵會像那些蠢狼一樣,對自己沒自信?還是你以為,范.以撒家族真的會把教廷的廢話放在心上?」
  「我當然相信范.以撒家族的能耐與氣量。」伊凡喬尼低聲說道:「但是,我畢竟是--我曾是個玩弄……」
  「玩弄權謀嗎?賽勒涅,你比我想像的還要可笑。」女僕長說:「我們跟灰狼氏族不一樣,我們不是會被粗淺的計謀給坑害到滅族的鄉巴佬。我們是血族,是與人類教廷交手無數個世紀的名門貴族。不管是堂堂正正的攻擊、或是包在糖衣當中的毒藥,我們都已經見招拆招無數次了。在戰場上,我們笑迎雄獅的利爪、也驚嘆毒蛇帶毒的長牙。」
  女僕長抓了抓自己濃密的黑髮。
  「你在跟血族打交道。別說你這樣半調子的陰謀家,就算是更奸滑的惡棍潛伏在小姐旁邊,我也會放任他、把他當成教材,教導小姐該怎麼應付險惡的人心,再把那個蠢蛋扔進地下室的競技場。」女僕長嗤笑著說道。
  女僕長拿起桌上的信,一把將信撕成了兩半。
  「是個成熟的男人,有什麼話,就跟小姐當面說清楚。」女僕長抬起了下巴說道:「說清楚之後,不管小姐要原諒你、還是要生你的氣,你都得好好接下。」
  伊凡喬尼低著頭,看著信紙碎片像是雪花一樣灑落在桌上,不由得苦笑了起來。
  
  「好吧。」
  
(to be continue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965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劍與魔法|魔物娘|吸血鬼

留言共 3 篇留言

Cecil
「但是,由於工作的關係,早晨時刻他如果不是在睡覺,就是處於頭昏腦脹、昏昏欲睡的情況。」
值夜班真D慘,跟自己的主人作息相反光聽就覺得累……https://emos.plurk.com/264977362ae330d0df1c8851f1affdbd_w48_h48.gif

仔細看了一下才發現烏鴉不是信差之類的,而是「肅清隊隊長」,能變成烏鴉感覺好方便啊!
我很少聽說「錘刑」這樣的刑罰,不過剛才查了一下,發現《基督山恩仇記》就有提到這樣的刑罰,雖然不知道靈感是否來自於此,不過 KR 就像你說過得非常喜歡這本書呢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1/44e17164c84b3720697ab950b8a54a37.GIF
跟火刑、錘刑相比,絞刑確實痛快很多(搓下巴
樞機出面調停都沒用,樞機你看邊境侯把你當塑膠啊!快判他異端!(欸

「但是異族畢竟是異族、是信仰異端神的異教徒,您身為一個聖職者不應該幫忙異族。」
不愧是肅清隊隊長,肯定不是靠腦子吃飯,我看得出來你已經接不住招了https://emos.plurk.com/bc8205c9984135c38f1a05b8e823a5c4_w48_h48.jpeg

「恕我直言,靠您這三流的言詞,想靠辯論說服我還早了二十年。」
就不該派肅清隊隊長來啊!人事部扣薪水!(話說看伊凡喬尼嘴人真舒適https://emos.plurk.com/58367338cb3883e5284bbc8ca3c902ec_w48_h48.png

看完這章以後再回去看第三章伊凡喬尼和盧修司的對話會有不一樣的感覺!雖然不太確定盧修司是不是只會出場那麼一次,不過感覺他還是比較講道理知廉恥的類型。肅清隊隊長你應該跟人家多學學https://emos.plurk.com/a3161d0a3e6f1f61a445f716e83d77e0_w45_h48.gif

不太確定是不是錯字,但我記得克勞蒂亞的姓氏是「范.以薩」:3

10-30 06:41

KR
【值夜班真D慘,跟自己的主人作息相反光聽就覺得累】
所謂"甜蜜的負擔"大概就是指這種事情吧。

【我很少聽說「錘刑」這樣的刑罰,不過剛才查了一下,發現《基督山恩仇記》就有提到這樣的刑罰,雖然不知道靈感是否來自於此】
沒錯,就是出自羅馬狂歡節那一段。

【樞機出面調停都沒用,樞機你看邊境侯把你當塑膠啊!快判他異端!】
設定中邊境猴基本上就是地方上的軍閥,教會的約束力相對來說比較弱,所以,對,沒錯,就是把樞機當塑膠。

【不愧是肅清隊隊長,肯定不是靠腦子吃飯,我看得出來你已經接不住招了】
肅清隊隊長:有種我們一對一單挑!我不用武器都沒關係!

【不太確定是不是錯字,但我記得克勞蒂亞的姓氏是「范.以薩」:3】
沒錯,是這個姓,如果看到不是這個姓的,應該就是我打錯了,我晚點來抓錯。12-02 23:01
Cecil
「我們會用所有的宣傳方式,毀了那個姑娘的名聲。您看過,您也知道的,貴族與異端有所牽扯,會是多麼悽慘的下場。」
KR 筆下的教會總是大反派,還是特卑鄙那種!你們還好意思說自己是聖職者!Diu 臉!!

女僕長簡直就像《惡靈古堡》的紅后一樣,什麼事情都逃不出她的法眼https://emos.plurk.com/298756800e4aa2b10c6bf7cc99a3b607_w48_h48.gif 話說我有點好奇為什麼是木槿花妖精,而不是玫瑰花妖精或薔薇妖精之類的https://emos.plurk.com/f3e344f4e96b10fd61dce58bc7704bfa_w16_h17.gif

欸把有傳染病菌的布料拿來賣真的很缺德(五行缺德那種),可惜以前沒有海關審查之類的東西,像這樣偷偷夾帶一些母湯的貨物還是比較容易,但出來混總是要還的辣,血族的報復手段超兇,我喜歡https://emos.plurk.com/a6550f6afe0ab5b94405c56fb02c17c8_w48_h48.gif

等等,我是不是看到伊凡喬尼尾巴翹起來了,他是不是自稱「天才」?XDDDDDDDDDDDD 他一直都給我謙虛的印象,但在這裡這麼大方說以前自己被稱為「天才的神官」,感覺以前他真的被捧得滿高的https://emos.plurk.com/085998d3809d91d43af688a182b2014f_w48_h48.jpeg

雖然女僕長神機妙算,不過我還是很意外她聽完知更鳥跟金盞花的爭鬥後,提出的第一個想法是「邊境侯家人被丟進護城河的事情並非伯爵所為」,果然女僕長神機妙算!!

10-30 06:41

KR
【KR 筆下的教會總是大反派,還是特卑鄙那種!你們還好意思說自己是聖職者!Diu 臉!!】
我想了想自己有沒有寫過正面的教會角色,Greed裡面的男主角算是教會體系的聖職者,應該算是我筆下教會系角色中最正面的了吧。

【話說我有點好奇為什麼是木槿花妖精,而不是玫瑰花妖精或薔薇妖精之類的】
-->在他轉過一叢木槿花時,翅膀撲騰的聲音突然傳來。
  他抬起頭,花枝上有一隻體型較小的烏鴉正收起翅膀,與他對望。
因為伊凡喬尼跟肅清隊隊長聊天的地點旁邊就有一叢木槿花。
話說能夠跟妖精打交道,對一個古老家族的女僕長來說也是很正常的吧?
屁啦.jpg

【欸把有傳染病菌的布料拿來賣真的很缺德(五行缺德那種)】
奧德修斯又是你!你最......啊,這次跟奧德修斯沒有關係,這個事件在我們世界的歷史上是有類似的情況發生的。妳可以查查「天花 印地安人」就會查到當初的確是有這一批缺德的人幹過這種缺德的事情。12-02 23:07
KR
【他一直都給我謙虛的印象,但在這裡這麼大方說以前自己被稱為「天才的神官」,感覺以前他真的被捧得滿高的】設定中他是當時在教廷新一代司祭中預言能力最強的,所以有一點點小驕傲也是情有可原的。12-02 23:08
Cecil
「你在跟血族打交道。別說你這樣半調子的陰謀家,就算是更奸滑的惡棍潛伏在小姐旁邊,我也會放任他、把他當成教材,教導小姐該怎麼應付險惡的人心,再把那個蠢蛋扔進地下室的競技場。」
如果我們在這故事場邊擺個人氣計量表,相信它會堂堂在本章因為數值太高而炸開——女僕長真帥https://emos.plurk.com/527094ebd4cb975e23d0e31df6b5b6b4_w48_h48.gif
想到 KR 上次跟我說的「如果惡棍要把克勞蒂亞騙上床,那他會在上床前一刻被黑衣人抓走」,現在還是覺得超好笑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602/c7e982c82101fe96540b3ea198603a8a.JPG?w=300

上面刷完一波帥度下面又從另一個面向再刷一次,要伊凡喬尼 be a man 自己去跟克勞蒂亞把自己的黑歷史說清楚,好期待克勞蒂亞的反應啊!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601/3878eb1e4a2d96751b42700488f576db.GIF

我覺得這章特別有趣,一下補充了很多主線的資訊,所以前面有些不太明白的地方在這邊就馬上看懂,感覺就好像缺了好幾塊的拼圖突然全部都拼上了,真是非常爽快。而且前半段這種正經八百的對話是 KR 的強項,所以看著感覺很舒服(絕對不是因為我喜歡看人吵架)。伊凡喬尼前面把肅清隊隊長嘴到只能撂狠話然後落跑,後面馬上被女僕長完美壓制,這食物鏈簡直不要更好懂https://emos.plurk.com/a21bab75899568c7946bd3274abf12a4_w48_h48.jpeg

寫到這裡我才想到,雖然教會的設定很像天主教,不過 KR 加入了預言和占卜這樣的技能,讓人很好奇他們信奉的神是什麼樣的神呢!然後也希望之後伊凡喬尼有機會秀一手預言能力!(我大膽預測開場 400 是我的 (X

10-30 06:42

KR
【要伊凡喬尼 be a man 自己去跟克勞蒂亞把自己的黑歷史說清楚】麗茲姐姐很嚴格的,不夠正當的行為都會被糾正,不管是吟遊詩人還是大小姐都一樣。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011/1c63dbee1406ec6762b0b6413993d48a.JPG?w=300

伊凡喬尼前面把肅清隊隊長嘴到只能撂狠話然後落跑,後面馬上被女僕長完美壓制,這食物鏈簡直不要更好懂。
所謂APEX PREDATOR這件事。

基本上設定中他們信奉的是文明之神,圖騰是太陽,教條是廣納與學習,建立文明破除蒙昧的黑暗。大概SLOTH的故事期間的教廷還是很有包容力的,但是教廷演變到後來,變得越來越排他,逐漸只認可人類的文明,並認為其他(例如血族)的文明都是黑暗,所以才開始了與血族之間的紛爭。12-02 23: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kingruhtr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重製版】青鳥與蒲公英(... 後一篇:【重製版】青鳥與蒲公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nricn所有人
https://t.me/+kKESkUjOI0cyZjBl 歡迎喜歡寫作的朋友或是對文學有興趣的人都可以加入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