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同人-綴歌】第十一章:需要安眠

作者:苦楝樹│2021-10-22 02:29:08│巴幣:16│人氣:133



  第十一章:需要安眠
 
  第二天早餐時間,綴歌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轉述給哈利,並重複白袍之人所說的命令,不能將他的存在告訴其他人。
 
  「梅林?是那個梅林嗎?」即使哈利是在麻瓜的家庭長大,對梅林的大名也不陌生,但在進入魔法界之後,他才知道梅林在巫師中的重要性,三句諺語就兩句跟梅林有關,是完全融入生活中的傳奇。
 
  「我不知道,他的外表不像活了超過一千多歲的人,臉上沒有鬍子,看起來也跟巧克力蛙上面的畫像完全不一樣。」綴歌想到昨天梅林和佛地魔對陣時的情況,以及他做出三個超乎常理的行為,果斷地說:「也許是他父母很崇拜梅林,所以幫他取了一樣的名字,也許是他非常自負,所以用梅林當自己的綽號,但他確實有那個實力用史上最偉大的巫師的名字來自稱。」
 
  綴歌的桌上放著一本書,《怪獸與他們的產地》,明明一年級沒有上奇獸飼育學,這本課本卻出現在入學需要採買的清單裡面,一開始她很想抱怨霍格華茲校方又一個奇葩的操作,現在看來,立清單的人是有先見之明的,剛進霍格華茲的學生,就算沒親眼見過,也很常在課堂上使用裡面出現的奇獸。
 
  她翻到獨角獸那段,裡面提及了獨角獸角和獨角獸尾毛的功能,除此之外獨角獸就沒有其他值得一提的內容了,角會隨著獨角獸的年歲更替,尾毛在與獨角獸建立信賴關係之後可以剪下,如果有人要利用獨角獸的部位,根本不用殺害獨角獸。
 
  『想知道嗎?』
 
  一張紙條憑空出現在綴歌的桌上,綴歌訝異的張望四周,但除了哈利之外,她身邊沒有其他人靠近。
 
  『熄燈之後,帶著妳的戀人到觀星塔上,我會幫妳解惑以及說明妳還債的方式。』
 
  「怎麼了嗎?」哈利沒注意到紙條,倒注意到綴歌的異狀。
 
  「沒事。」綴歌趕快將紙條收好,留下紙條的人沒有提到哈利的名字,但看到戀人二字的時候,綴歌的心裡很自然地浮現哈利的樣子,意識到這點後,綴歌的臉頰不受控制的泛起紅暈。
 
  「妳真的沒事嗎?妳的臉好紅,發燒了?」
 
  哈利伸手想摸綴歌的額頭,害綴歌激動地把他的手撥掉。
 
  「不要碰我!」
 
  綴歌大叫,吸引餐廳所有人的注意,哈利受傷的把手縮回去,抿著嘴唇,把臉別開。
 
  綴歌將紅茶一飲而盡,好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一點,才拍著哈利的肩膀,「對不起,我最近狀態不太好,不太能控制自己的情緒。」
 
  聽到綴歌的解釋後,哈利釋懷了點,他將頭轉回來,擔心的看著綴歌,「沒事吧?昨天我暈倒之後發生了什麼?妳好像在害怕誰似的,今天一直到處張望。」
 
  哈利的問題讓綴歌想起那個人的樣子,如果可以對自己用記憶咒,綴歌一定會讓把這段記憶徹底消除掉,以前只從大人的口耳中聽到關於佛地魔的事情,昨天第一次與他打過照面後,她才明白為什麼他會讓整個魔法界都陷入恐懼,甚至不願提及他的名字。
 
  更可怕的是,那個人還以黑魔法防禦術老師的樣子,潛伏在霍格華茲裡。
 
  「馬……馬份……同學。」就在這時,那個聽上去格外膽小的結巴嗓音從綴歌身後傳來,想到以前覺得有些好笑的說話方式,是那個人為了降低他人的戒心裝出來的,綴歌的身體就傳來一陣讓她顫抖不停的寒意。
 
  「妳……上上上……上次上課的時候……有東西……忘在教室裡了……能到我辦公室裡……拿回去嗎?」
 
  綴歌躲在哈利身後,恐懼的看著奎若。
 
  綴歌的異狀哈利看在眼裡,雖然他不知道綴歌為什麼這麼害怕,但他知道綴歌暫時不想靠近奎若,「奎若教授,那個……綴歌身體不舒服,東西我去拿就好了,在辦公室那裡嗎?」

  聽到哈利的要求,奎若的雙眼閃過一絲狂喜,但隨後又猶豫的看著哈利。

  「馬份,關於妳在課堂的表現,我有些事情需要跟妳父親報告,現在立刻到我的辦公室去等我。」石內卜突然出現,叫住了綴歌,綴歌像是看到救星般鬆了口氣。

  「知道了。」綴歌立刻起身,逃離似的朝石內卜的辦公室前進。

  哈利原本想跟上,卻被石內卜粗暴地抓住衣領,「波特,你該準備去上課了,你有那個時間管別人的事情,還不如顧好你自己,別把學院的分數往下扣了,你這個劣等生。」
 
  哈利嘟起嘴,石內卜說的很難聽,但作為一個月內讓學院分數長期掛零的兇手,他沒任何方法反駁石內卜的話。

  哈利走後,只留下因為學生被搶走而尷尬的奎若,以及用冰冷的眼神瞪著他,彷彿隨時會拿出魔杖對他下惡咒的石內卜,兩人四目相對。

  「奎若,你在盤算什麼?」石內卜意義不清的問。

  奎若不解的偏頭,隨後在石內卜兇惡的目視下,脖子縮了起來,「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沒有做什麼會讓你不滿的事吧……賽弗勒斯?」

  石內卜凝視著眼前膽小的同事,他似乎想從奎若身上得到什麼訊息,但最後什麼都沒得到,失望的移開視線,「課外時間別來騷擾我的學生。」

  說完後石內卜便轉身離開餐廳。



  石內卜回到辦公室時,綴歌已經坐在沙發上,長袍放在石內卜的衣帽架上,脫下鞋襪的雙腳赤著貼在爐火旁的地毯上,衣著單薄,卻很安心的閉著眼睛。

  這不是一個淑女在外人面前應該有的姿態,但這個房間的主人對綴歌來說,不是外人。
 
  「謝謝您,石內卜教授。」綴歌有氣無力的說,光是和奎若對峙時需要克服的恐懼感,就讓綴歌耗盡所有力氣,綴歌沒有根據,但直覺告訴她,面對他的時候如果不全力以赴的武裝身心,所有的秘密都會被他看穿。

  面對石內卜的時候偶爾也有這種感覺,但他的看穿就像父母凝視著嬰兒籃內的孩子,給綴歌舒服的安全感,奎若卻完全不同,那怕是微不足道的秘密被他知道,感覺就會成為被他殺害的弱點。

  「私底下的時候叫我賽弗勒斯就好了。」石內卜揮動魔杖,一條火蛇出現在暖爐內,提高辦公室內的溫度,石內卜坐在綴歌眼前的沙發,有如死蠟般的表情在看著綴歌的時候,難得露出一絲人的味道。
 
  綴歌盯著火蛇,它也注意到綴歌,看著綴歌,吐出火焰的蛇信。

  只是這樣,就讓能讓綴歌覺得開心,入學之後,綴歌第一次感受到家的感覺。

  「發生什麼事了?」石內卜溫柔的問。
 
  綴歌原本想說昨晚在禁忌森林遇到佛地魔的事情,但她卻沒有開口,要不要告訴石內卜讓綴歌煩惱了一個晚上,她信任石內卜甚至更勝信任自己的父親,但石內卜和父親私交很好,如果黑魔王潛伏在霍格華茲這件事情跟父親有關的話,那綴歌覺得自己還是當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小孩子比較好。

  如果跟石內卜談了,結果從他口中得知這件事情是父親對黑魔王再度宣示效忠的成績單,那她就不知道放假回家的時候怎麼面對父親了。

  「沒事。」忍耐著恐懼和不安,綴歌將所有想傾訴的話全都壓在心裡。

  石內卜沒有追問,也沒有破解綴歌的心防直接看答案,他清楚綴歌的個性,她想要隱瞞一件事情,是沒有辦法,也不允許他人強行撬開的。那怕煩惱的事情讓自己睡不著覺,為了不讓旁人擔心,依然會裝出若無其事的模樣。
 
  石內卜起身,從自己的藥櫃中拿出一瓶魔藥,交給綴歌。
 
  「這是?」綴歌看著手中的魔藥,魔藥發出讓綴歌覺得十分熟悉的光澤。
 
  「寧神藥,可以讓妳的心情平穩下來,減少做惡夢的機率,我也有調給妳父親,不過這瓶的劑量比較輕,不影響日常生活,遇到剛才在餐廳的情況時喝一口,能讓妳更冷靜的處理問題。」
 
  「謝謝。」綴歌開心地將魔藥瓶放在胸口,感受著它的觸感,這是她熟悉的石內卜的關心方式。

  石內卜別開臉,不常被人道謝的他難得的感到困窘,「這是身為妳的教父應該做的。」
 
溫暖的爐火,舒服的沙發,以及讓人覺得安心的守護者,綴歌緊繃的神經開始放鬆,使她產生一絲睡意,「我可以待在這裡一段時間嗎?」

  「妳想待多久都可以,我今天一整天都會待在這裡。」這是要綴歌安心休息的意思,照顧別人的方式永遠都這麼拐彎抹角。



  時間往回到昨天深夜,鄧不利多的辦公室裡又一次舉辦了他和石內卜的酒會,這次不是來聽石內卜抱怨的,鄧不利多有事情要跟他商談。

  「腳傷如何了,賽弗勒斯?」

  鄧不利多問的時候,石內卜摸著自己的小腿,在萬聖節那天,他臨危受命,前往某個地方看守,結果入侵者施展了魔法吸引看門狗的注意,害石內卜小腿一大片的肉都被咬掉了,結果那天綴歌跟哈利還差點被山怪殺掉,他連傷都來不及治療就急忙跑到山怪所在的廁所外面。

  「無妨。」

  『牠只是一頭很可愛的三頭犬,不會隨便咬人的。』當時設計保全機制的時候,海格信誓旦旦的說,要是有機會,石內卜一定會跟海格報這一肉之仇。
 
  「開學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將山怪引入校園,確定發生狀況的時候保全系統如何運作,還在禁忌森林裡面殺了獨角獸,看來他似乎很急。」石內卜分析著他的舉動,雖然目前的發展都跟鄧不利多說的差不多,但他還是不太相信,「一個被逆火炸到連屍體都沒有的人,有可能再度回來嗎?人無法死而復生,這句話你一直敦敦教誨著。」
 
  「理所當然,我的朋友。」鄧不利多摸著額頭,思索著可能性,「不論如何,他都一定會回來的,我不知道他用什麼方法,控制忠厚老實的奎若,但從獨角獸血、入侵古靈閣的行為來看,他現在的狀態一定很虛弱,虛弱到跑去追求他曾經不屑的延命管道。」
 
  「我會繼續盯著奎若,或許能問出他的下落。」

  「千萬要小心,他還不知道你背叛了他,這件事情對我們來說,非常有用。」在鄧不利多半月形的鏡面下,他的眼神非常透徹,甚至透徹到沒有人性。



  酒喝完,石內卜離開,黑夜的校長辦公室內,鄧不利多整理著文書,就在這時,他感覺到一股不懷好意的視線。

  一襲他曾經見過的白袍出現在窗戶,鄧不利多立刻伸手去抓桌上的魔杖,但魔杖卻飛到窗旁的入侵者,白袍之人梅林的手上。
 
  「看到自己的恩師,第一個反應居然去抓魔杖啊,我該感動我教育的太好,還是對你的無情無義感到傷心呢,阿不思。」梅林打量的看著鄧不利多的魔杖,「接骨木材質,騎士墜鬼馬的尾毛,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魔杖,你學生時代那支不是挺好的嗎?」
 
  「我更換魔杖背後有很多複雜的原因,複雜到可能比厭惡人類的老師重新出現在人類世界還要離奇的多。」

  梅林將魔杖丟回給鄧不利多,鄧不利多接過魔杖,受過訓練的身體記憶便立刻運作,擺出隨時能作戰的架式,那是鄧不利多學生時偶然在霍格華茲遇見梅林,在梅林艱苦的一個月訓練中,培養出來的習慣之一,正是因為那寶貴的一個月,鄧不利多才能和葛林戴華德的戰鬥中勝出。
 
  看著鄧不利多的架式,梅林滿意的點頭,「才幾十年不見,你戰鬥巫術的技巧有飛躍性的進步。」
 
  「以人類的壽命來說,和老師重逢之前的這段時間,已經足夠讓一個懵懂的青少年,便成等死的老頭子了。」確定梅林不打算攻擊自己後,鄧不利多收起魔杖,「有什麼原因,使老師又再度出現了嗎?」

  「我今天在森林裡面哀悼我朋友的時候,遇到幾個有意思的史萊哲林學生。」

  聽到這,鄧不利多就明白對方的來意了,就像當年他看見足以被稱為天才的自己,一時興起指點自己一樣,他又開始想要當別人的老師了,而且他看上的學生之一,還剛好就是鄧不利多特別關心的哈利波特。
 
  「我對你精打細算的小算盤,還是人類之間誰要殺誰沒有興趣,我來這只是要提醒你,我打算秘密教育幾個學生,要你別來妨礙我而已。」

  鄧不利多像個孩子似的點頭,「明白,我在怎麼狂妄,也不會斗膽和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巫師為敵的。」
 
  「你的個性變圓滑很多,我不討厭你現在的通情達理,當代最偉大的巫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964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哈利波特 系列|綴歌|OOC|哈利波特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後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
老僧製作的Steam遊戲正參與秋季特賣中,歡迎參考: https://forum.gamer.com.tw/C.php?bsn=60599&snA=25193&tnum=7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