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祖輩的故事(原祖輩那一代)第十九章。

作者:瑋德林│2021-10-21 00:59:26│巴幣:2│人氣:57

        第十九章:

        不知道跪了多久我們站起身來一直以來都在橋頭觀戰的中央軍的士兵正準備迎接我們。

        「以雜牌軍來說你們算不錯了。」一個士兵笑著說道。

        我直接朝那傢伙的臉上打了一拳,那一拳讓那傢伙重心不穩倒地。

        「你狗日的!」士兵起身大罵。

        「如果你們這幫王八蛋有來支援我們的話我們會死那麼多人!」我準備再給他一拳但被楊二和盧建攔下,想起死去的羅星、鐵頭,如果他們有支援我們的話……

        「井泉冷靜點!」盧建勸阻道。

        士兵也掄起拳頭朝我打過來但也被他的同僚給攔下就在我們要打起來的時候一顆砲彈在不遠處爆炸,我們趕忙抄起槍尋找掩蔽物,幾個鬼子衝上橋朝著我們衝過來,不管是中央軍還是逃回來的潰兵都抄起傢伙射擊,沒想到鬼子這回當了和事佬。

        數架鬼子飛機朝著橋樑飛過來,一名士兵架起民二四重機槍射擊,我瞄準一個衝上橋的鬼子、開火,鬼子應聲倒地,不等連長下令于小虎的輕機槍已經開始掃射,又放倒了好幾個鬼子。

        鬼子的飛機向下俯衝,對著毫無抵抗能力的我們掃射,好幾個士兵以及平民慘死的鬼子的空襲下。

        橋邊一座防空砲開始對空射擊,鬼子的飛機在空中編對後又開始朝著橋樑飛來,防空砲抓準時機開火,一架鬼子飛機被擊中爆炸,剩下的鬼子飛機散開躲避攻擊,防空砲對著兩架飛機射擊,一架飛機繞到他後頭對他投擲炸彈,那一炸將防空砲給炸翻,我和盧建趕緊跑過去,防空砲陣地中的砲兵兩個被炸死一個被炸斷下半身,被炸斷下半身的砲兵沒有死去而是痛苦的哀嚎著。

        我提槍對著他的腦袋開火,傷成這樣恐怕也沒救了……

        我把注意力轉回橋樑,鬼子又派出了增援部隊,不止步兵連坦克都出動了,所幸橋頭還有一座戰防砲的陣地,但是只要戰防砲一開火就會暴露位置,果不其然,戰防砲一開火就立刻被鬼子的飛機給炸翻。

        「撤!」一個軍官喊道,接著拔腿就跑。

        如同受到感染一般,其他士兵在聽到軍官大喊後也紛紛後撤,有些人甚至連槍都丟了。

        「王八蛋啊你們!」張強罵道。

        罵歸罵但鬼子衝上來我們無力抵擋也是不爭的事實,不得以我們只能再度撤退,至於那幫傢伙丟的槍能拿多少我們就拿多少,光我一個人就背了三把中正槍和一把漢陽造,跑著跑著我越跑越憤怒,從上海一路跑來這裡,想起鬼子怎麼凌辱晴妹家鄉的人,想起陳欣的村子是怎麼被鬼子屠的,陳欣又是受到什麼樣的對待,越想我越憤怒,憤怒到我邊跑邊大吼出來,恨日本人的喪心病狂,恨同袍的見死不救,更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不知道跑了多遠我們總算遇到了其他部隊,同樣也是中央軍,他們正馬不停蹄的朝著前方趕去試圖扭轉戰局,儘管扭轉戰局是不太可能的。

        「你們是哪支部隊的?」一個軍官問道。

        「八十八師獨立營的。」連長說道。

        「趕快回去休息吧。」軍官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

        又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們跑到了一個村子,村子裡面駐紮的其他國軍部隊,我們放慢腳步走進村子裡,村中除了一些在巡邏的國軍士兵外部分前線的傷兵也被送來這裡。

        總算安全了,我在心裡安慰道。

        「長官!你聽我說呀!」一個軍官被五花大綁拖到眾人面前,我立馬認出是那個臨陣脫逃的軍官。

        那個軍官被強迫跪下,另個軍官走向前拔出手槍一槍直接往他腦門開下去,雖然看那個軍官被槍斃使得我們稍微出了口惡氣但我突然有點擔心連長了。

        我們被送到了後方的收容站重新修整,收容站裡面也收留了一些其他部隊潰敗下來的散兵,這個收容站雖然不大卻擠滿了潰兵,各個地區的潰兵都有,看到這些潰兵我才知道我國的武器和裝備一直都沒有統一。

        「跟你們說一下啊。」帶我們過來的軍官向我們告誡,「沒有命令不准擅自離開,各位先在這裡好好待著等待整編。」

        那個軍官一說完便關上大門,我看著收容站裡面的潰兵,潰兵們個個無精打彩,似乎對自己的前景不抱任何的希望。

        「不知道晴妹和陳欣怎麼樣了?」盧建找了張椅子坐下。

        「他們應該不會有事的。」楊二擦著他的花機關說道。

        收容站裡面人多,但我卻沒有感受到一絲陽氣,我們彷彿沒有牌位的無主孤魂,我們等待著整編,等待著上戰場,等待著未知的命運,雖然在收容站裡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但收容站裡面卻讓我一直很不自在,有些人都已經想出去了。

        「咱們究竟要在這待上多久?」盧建不耐煩的擦著槍抱怨。

        自從來到這裡後這廝整天就嚷著要出去,出去找他心愛的晴妹。

        幾天後連長被幾個軍官給帶了出去,這一出去就是兩天,這兩天連長毫無聲息我們完全不知道他去哪了。

        「連長該不會被槍斃了吧。」盧建忐忑的說。

        「去去去,就你會瞎說。」楊二再次拿彈匣敲他的腦袋。

        正說著連長就回來了,這一回來讓盧建膽戰心驚,要是哪個傢伙說他詛咒他的話就好玩了。

        「連長,我沒有說你被槍斃喔。」不等別人告密這傢伙就不打自招了……

        連長沒有理會盧建,雖說沒有理會但估計是記上了。

        「諸位,我們又要上戰場了。」連長語氣中不帶一絲感情。「先慶幸我們沒有跟謝團撤入租界吧,八佰壯士在進入租界後就被英國人繳械了,他們現在被軟禁起來沒辦法歸隊了。」

        真可惜,如果他們歸隊了對我軍而言也是一個戰力。

        「還有,咱們要編成一個獨立團,團長過幾天會來挑人。」

        第二天,我悄悄的翻牆跑出收容站,由於城中都是士兵再加上我又穿著軍服因此也沒人認出我是收容站的潰兵,一個小販叫賣著糖葫蘆,我掏出身上僅有的幾毛錢買了一根糖葫蘆,我到一個沒人的巷弄中吃著,甜中帶酸的糖葫蘆刺激著我的舌頭,吃著吃著我的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

        在吃完以後我悄悄的回到收容站,沒人知道我跑出去。

        盧建坐在桌子上就像一個說書先生般的講故事,其他的潰兵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陳龍擦拭著他的輕機槍,楊二靠著柱子在旁邊聽,于小虎將帽子蓋在臉上打盹。

        「且觀我講第二回:四行倉庫。說時遲那時快,山東兵步槍一抵扳機一扣,『砰』的一聲扛九二重機的鬼子瞬間倒地,同行鬼子還想去救山東兵又一槍,一顆鐵花生,鬼子腦袋瞬成爛豆花那叫一槍一個準啊,後來,一輛鬼子坦克朝著倉庫開來,那坦克,不說你不信,子彈打不爛,手榴彈炸不開,十足一隻鐵王八,您說說這該咋辦?」

        「咋辦?」一個潰兵反問。

        盧建重拍一下桌子,這一拍讓圍觀的潰兵硬是顫了一下,盧建伸手接過一個潰兵給的菸。

        「說起咱們山東兵,不只打人準,打坦克也賊準,他瞅準時機對著坦克的砲管,坦克放砲他放槍,一槍命中砲裡的砲彈,碰的一聲坦克頭就沒了。」

        羅星要是還在的話他八成會說「原來俺這麼厲害」。

        楊二第三次拿彈匣敲盧建的腦袋,「再吹下去山東兵都能一個人把鬼子打回東京了。」

        「可惜呀。」盧建做了個結尾。「幾仗下來山東兵打沒了。」

        第三天,還在睡夢中的我們被汽車的聲音給吵醒,緊接幾個中央軍士兵走進了收容站,緊接著一個軍官也走進來,連長就在他旁邊。

        「中央軍就會裝模作樣。」盧建靠著牆吐槽。

        「別忘了我們現在也是中央軍。」我說。

        雖然這個中央軍的番號是臨時的。

        張強、陳龍和楊二率先敬禮,緊接著站裡的潰兵也跟著敬禮,幾個中央軍士兵搬來桌椅,桌椅一放好士兵又放上了一本簿冊和筆。

        「列隊!」一個士兵大喊。

        所有人面面相覷,完全沒有照他說的去做。

        「列隊都不會是不是啊!」士兵對著我們咆哮。「一群土包子雜牌軍。」

        士兵見軍官來了先撇下我們跟軍官敬禮,「團長,這些雜牌軍太沒素質了您請見諒。」

        這廝開口就是一個雜牌軍閉口就是一個雜牌軍,好歹我們這些雜牌軍也是打過鬼子見過血的。

        「下去。」軍官下令。

        士兵心不甘情不願的退到軍官的後面站好。

        軍官沒有其他的動作,那個軍官看起來很年輕,大概三十多歲,長的挺斯文,一副溫文儒雅的樣子。

        「諸位弟兄。」軍官開口道:「我姓張,名忠霖,從現在起我是整編二零一獨立團的團長,我不會說什麼好聽話,我只想跟各位說,今天,上海淪陷了、蘇州無錫也淪陷了,下一個就是南京,南京之後還會有更多的國土面臨鬼子的侵略和蹂躪,而我們的職責就是守住我們的國土,保護我們的國家的老百姓,這場仗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但我向各位保證,終有一天我們必將我們神聖的國旗豎立在我國的每一塊土地上。」

        「現在四肢還在的、還能動的,立即接受整編。」軍官說完後走向身後的士兵,「整編完後給他們同樣的裝備。」

        士兵心不甘情不願的接受命令。

        一個軍官坐到桌子後,「現在起按照籍貫原部隊階級來登記。」

        軍官對著張強,「你先來。」

        張強走向前敬禮,「長官,我們不是要回八十八師嗎?」

        「八十八師已經開拔了,目前聯繫不到他們。」也許是看在同為中央軍的份上軍官的口氣比較沒有那麼欠揍。

        張強聽了沒說什麼,在報了階級姓名和原番號後就下去了。

        「姓名,于小虎,四川人,原川軍團機槍連中士機槍手。」

        「姓名,薛大同,東北人,原東北軍砲兵營中尉副連長。」

        「姓名,李志勤,山西人,原八十七師PAK三六戰防砲裝填手,上等兵。」

        盧建站出來,「姓名,盧建,江蘇人,原江蘇保安團二等兵。」

        我也站出來,「姓名,郭井泉,江蘇人,原江蘇保安團二等兵。」

        實在很不想說原八十八師的人,也許盧建也抱有同樣的想法。

        「你們是同鄉啊?」軍官問道。

        「是。」

        軍官沒說什麼只是繼續登記。

        一個軍官站出來,突然覺得這個軍官有點眼熟。

        「姓名,陳昌鴻,台灣人。」

        一聽到台灣人這三個字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他。

        「原八十六師中尉翻譯官。」

        「我還以為……算了沒事。」軍官還想說但最後欲言又止。

        「我是來抗日的。」陳昌鴻說完也沒再說什麼就下去了,也許他猜到了軍官接下來要說什麼。

        忙活了一上午,軍官在登記完所有人後伸了個懶腰,而我們這些人在造冊之後就準備開拔。

        在開拔之前我們整天就是做些訓練,包含體能、武器方面的訓練,以及行進、敬禮、列隊等等的訓練,同時還有對鬼子武器的認識,我到現在才知道那輛砲塔裝在屁股上的坦克叫九四式輕裝甲車,而鬼子最常用的坦克,也就是砲塔在頭上的叫九五式坦克,就這樣過了將近一個月我們接到了開拔的命令。

        雖然整編了但我們這些一路從上海過來的弟兄沒有被打散,仍被編在一個連裡,在開拔的前一天連長召集所有人。

        「鬼子現在已經在南京集結,國民政府已經事先遷都到了武漢,南京將成為前線,司令部方面下令我們將在南京外圍修築工事,而我們三連將要守住這個地方。」

        連長說完指向掛在牆上的地圖的一個點,我看了看那個點,心裡突然一陣絞痛,沒想到已經這麼近了。

        「井泉,那不是……」盧建也開口。「那不是咱們村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957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祖輩那一代|抗戰

留言共 1 篇留言

阿諭
嗨嗨,抱歉打擾。其實是上海剛淪陷的時候國府是遷往武漢唷:)

10-22 01: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hk7812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祖輩那一代第十八章。... 後一篇:祖輩的故事第二十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if76228巴友大大們
小屋有新圖作品~歡迎大家路過逛逛喔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33208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