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轉】歐美系列《我懷胎四年的妻子》

作者:ღ茉律│2021-10-20 15:08:10│巴幣:0│人氣:83


走上樓時,我發現安琪正揮舞雙臂,如交響樂團般指揮著油漆刷和滾輪。她正在重新裝潢嬰兒房--再次。當她說明冬青色對寶寶較好的理由時,我認真思考並點點頭。牆上只剩下幾塊象牙色區域了。

上個月是淺青色。再之前是粉藍色。四年前我們選定淺米色,而現在她的工作服像彩虹般沾滿各種顏色。

在能克制住自己之前,我腦海中浮現,很快我們就需要他媽更大的調色盤了,接著安琪的表情一變。我感受到她心靈中的的雙眼如老虎鉗般鉗住我的頭骨,趕緊強迫自己專心想著植物樹木們。綠色很棒,綠色很完美。我們的孩子會覺得被大自然環繞著。

她用兇狠又滿是愛意的表情看著我,然後朝我招手。無需移動雙腳,我像被磁鐵吸引似的朝著她滑越房間,接著停在她趾尖前,她親了我一下並關心我今天過得如何。

我正要跟她分享中午嘗試的墨西哥餐廳,她便說:「差點忘了,我要給你看個東西。」

那是一個臉書社團,有位住在紐西蘭的女性開設的,她已經懷胎五年了。

裡頭的成員都陷入同樣的困境,她們體內偵測不出hCG(人類絨毛膜促性腺激素),導致懷孕時程特別長。當然,血液和尿液檢查都是陰性的,超音波檢測亦然。

安琪想讓產科醫師看看這個社團。她已經直接預約一名叫做艾蜜莉‧羅森的專家了。我擠出笑容說「真不錯啊親愛的」,卻無法阻止內心的顫抖。希望這次的醫生會比前一位更明理--他在安琪解釋她的「症狀」本質時笑了出來。在那之後,她失去控制。那可憐的傢伙舉辦喪禮時無法讓人瞻仰遺容。

安琪撇了我一眼,油漆刷和滾輪立刻停下。我的思緒立刻從這些權威醫師們轉換成中午吃的豬肉捲餅,想著搭配上辣醬和酸奶有多麼美味。我真該帶安琪去吃吃看,還要幫她點玉米脆片盤,她現在可是一人吃兩人補……。

房間四周的畫具重新動了起來。

我待在書房裡瞪著天花板看。安琪無法從房子的另一端聽見我的想法。

我的妻子完全陷入幻想,加上她的「天賦」讓事情變得十分危險。一個偏差的想法就能讓我受到懲罰,甚至被殺死,而我認為警方並不會關心這件事。

幾年前,有兩位警官前來詢問安琪一名失蹤人口的案子--那個粗魯的醫生--但進展不佳。從那之後,我猜警方決定放任她,那些和她有關的案件家屬則被塞了錢。

我的妻子體內有股風暴。有時,她掛著笑容,不斷發出笑聲。但怒火永不消逝,潛伏在表層之下,隨時準備復甦。在那之後,當她找回自制力並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便會靠在我肩膀哭上數個小時,說:「這不是我的錯,是他們逼我的。」而我會強迫自己同意,專心想著我有多麼崇愛她,因為多想別的都會招來死亡。

走廊外傳來腳步聲,安琪喊道:「親愛的,我們該出門再多買些寶寶的衣服。」在能克制自己前,我想道:蛤,又來了?

我迅速想著無關緊要的事,例如二加二等於四和ㄅㄆㄇ,但沒有用--我很快跪倒在地,緊咬著牙齒。腦袋像被冰冷的抓子挖掘著。安琪正給予我考驗,准許我修正想法。

我想像她坐在一張搖椅上,美好的新生兒躺在她雙臂間,美麗的冬青色房間環繞著他們。

寶寶的鼻子和她一樣,也有她的笑容與明亮綠眼。我的妻子懷胎四年。只有四年。她隨時都可能成為母親。我等不及想當個爸爸了。

在頭顱內的可怕壓力終於消去,我絕望地吐出口氣道:「當然了,親愛的。」

當她離去,我跪倒在地哭泣。幾天內,我們就會去到羅森醫生的診間,解釋安琪「症狀」的本質。即使醫生表面看來和藹可親,帶著世界級的面具,只有她有一絲絲念頭閃過「幻想」兩字,安琪的怒火就會如同夏日裡的暴風雲……

--

我人在羅森醫生的候診室,強迫自己不去思考等一下會發生的所有壞事。愧疚感刺著我的心臟。我試著提前進去,乞求醫生只要面帶微笑、陪著演戲就好,完全不要想到「瘋狂」一詞。

但我擺脫不了粗魯的櫃檯人員。

安琪盯著來來去去的孕婦們。我不喜歡她表情裡透漏的東西。

在我們旁邊,金髮的女士注意到安琪看著她鼓起的肚子,便開啟話題。

「……孕吐是最糟的……」

「……就是說啊,還有脹氣……」

最終,那女士問道:「所以你懷孕多久了?」

「四年。」安琪微笑著回答。

女士皺起臉、瞇起眼睛:「四……年?你是指--」

安琪動了一下,我的胃糾緊。「不好意思,」我插話道,把書寫板塞給安琪:「親愛的,你能幫我填完文件嗎?我得上個廁所。」

緩慢地,她的臉漸漸明朗起來。「當然可以。」

千鈞一髮……

在廁所裡,我傾身越過洗手台,把額頭靠在鏡子上。一名中年男子走出隔間,輕笑起來。

「讓我猜猜,你剛經歷抓狂時刻,在你太太朝著馬桶嘔吐的時候幫忙抓好她頭髮?我也遇過,兄弟。」他友好地拍了我的背,接著離去。

當我走出來時,櫃檯後方的女士接完電話說道:「安琪,你可以進去了。」

我的心臟要跳到喉嚨了。

羅森醫生在診間迎接我們,坐在她的桌子後方,詢問我們需要什麼協助。當安琪解釋她的症狀並提起臉書社團中那些懷孕數年的女性時,我緊緊盯著地板看。

每次我想要叫醫生逃跑、想跳起來大喊「趁還有機會時快走」,安琪的心靈之眼就如同炎熱日子中的烈陽般照射著我。

我迅速將思緒轉為:等不及要當個爸爸了!接著安琪對我的控制便放鬆下來。當她說明完畢,羅森醫生往後靠在椅背上。「我之前見過這種案例。」

「你見過?」安琪和我同聲說道。

她點頭。「嗯。信不信由你,這是心理作用。」

「心理作用?」安琪覆誦道,臉色沉了下來。

我試著不要保持清明神智。毛茸茸的小兔兔。吱吱喳喳的鸚鵡。狗狗們在消防栓上尿尿。

「沒錯。在極端的案例中,壓力會導致孕期延長。你最近壓力很大嗎?」

安琪最初的防衛消退了,但我知道那股怒火仍舊可能隨時冒出。她擺擺手說道:「無法想像的大。」

我知道她會怎麼做。在被安琪讀取想法前,我專注想著午餐吃的鮪魚三明治。

「我就知道。我會給你一個治療師朋友的名字,是孕婦問題的專家。她可以幫上你的忙。一旦你解決這個,」羅森醫生指了指太陽穴:「我們就能來擔心這個。」她指向安琪的肚子。

安琪顯然整個人放鬆下來,握緊我的手,我們兩人微笑對視。

這名好醫師印出一張紙並遞了過來。

當我們準備走出診間時,她說:「期待很快再聽見你們的消息。」

「十分感謝,羅森醫--」安琪的聲音戛然而止,燦爛的笑容消失,冷冷地望向醫生。

「親愛的,」我說,開始感到反胃:「我們何不--」

安琪側眼瞪我,我立刻住嘴。醫生大概是想了類似這樣的話:你這瘋女人,去做治療吧。

安琪往前一步:「你不相信我。」

瞬間陷入生硬、尷尬的沉默。在羅森醫生身後,桌子開始震動。她轉過頭,背向我們:「你做了什--」

「你想把我塞給別人。你覺得那些都是我捏造的。」

我扶住安琪的肩膀。「不,她完全不是這麼想的,對吧,醫生?」

「她是這麼想的。她覺得我瘋了。」安琪的臉色沉了下來。我猜怒火也將緊接在後。

醫師舉起雙手。「沒人說你瘋了啊。」

「你現在想像我穿著約束衣。」

醫療海報被從牆上撕下,電腦螢幕向標靶般炸裂。羅森醫生緊張地退後。

安琪正迅速失去控制。「親愛的,」我絕望道:「我們何不--」

她做了一個捏的動作,讓我的嘴緊緊闔上。「你這……該死的……賤人。」她的脖子浮現明顯青筋。噢媽的。

當醫生的手臂開始痙攣時,她的臉色發白如白蘿蔔。一直到鮮血從她耳朵噴出,我才意識過來發生什麼事。

她的雙手雙腳被拉長拉細,像被壓路機壓扁似的。醫師張開嘴巴,發出尖銳的叫聲,隨即吐出一坨黑色血液。我的內心變得麻木。

雖然醫生的雙腳已經完全粉碎,她仍站在原地,被安琪的能力控制在半空。她的腳踝和前臂一吋吋的壓向自身。腿骨碎裂的巨大聲響將我震回現實。我哀求安琪,拜託她停下、放開醫生。

在我意識過來前,我已經快速飛越房間,衝進走廊。在門用力闔上前,我看見的最後景象是醫生的頭像貓頭鷹那般轉了一圈。

我用力撞上遠方的牆,簡直要撞破水泥,接著半昏迷狀態的跌落地上。

整棟建築物的燈光忽亮忽暗,最後在一陣閃光後爆開。

嚇壞了的病人們全都跑走了。櫃檯後方的人員傾身向前,電話放在耳邊。幹。

同一時間,我聽到門板傳來一聲巨響。一分鐘後,安琪步入走廊,抹去臉上和襯衫上的血漬。「那女人是個該死的冒牌貨,」她說,抓住我的手將我拖走:「我們該找個真正的醫生。」

經過櫃檯時,我聽見櫃檯人員低語的部分內容:「--那個瘋子渾身是血--」

安琪停住,回頭看,啪的一聲握住拳頭。櫃檯人員的臉狠狠撞上桌面。

血從安琪的指間滲出。當她將手打開,我以為她握著糖果,但很快意識過來那是幾顆斷齒。我反胃道:「你做得很好,親愛的,但我們真的該走了。」

她還是很憤怒。過了許久以後才湧現悲傷情緒。

這起事件沒有後續。正如我之前說的,警方似乎比較想讓安琪擁有自己的空間。

接下來幾天,我只能在獨處時哭泣。即便如此,也只能短短痛哭一下。很快便會聽到妻子回來的聲音,而我必須迅速換上開心的情緒。

就在我已經接受這一生都要陪伴「懷有身孕的」殺人魔妻子時,我到家時接獲了驚喜:樓上傳來寶寶的哭聲。我急忙衝進嬰兒房。

安琪在裡頭,前後搖晃,雙臂間還抱著一名新生兒。她抬起頭,露出微笑:「想見見你的女兒嗎?」

我好困惑:「但是……什麼……我是說……」

「過程超快的,我的肚子開始鼓起,然後,呼!」

我的思緒飛回在醫院時的場景,安琪那時研究著那些孕婦。

她瞪了我一眼。她為我留了不少餘地--正常情況下,我已經在接受懲罰了。也許這是一種表達方式:我知道你不相信,但你會扮演好你的角色。我能聽見倒數計時。我的心靈跪在地上尖叫,從咬緊的齒間發出的尖叫,尖叫到我覺得自己的肺要炸開了。

我突然掙扎著呼吸。安琪用隱形的手指掐住我的喉嚨,並漸漸加大力道。訊息很明確:這場戲已經開始了。

也許能假裝我是因喜悅而流淚?「你是指我要當爸爸了?」我用愉快、哽咽的聲音說道,演得有點假。

她大發慈悲地鬆了手,點點頭。我親吻她的額頭,一手環繞住她和寶寶,將他們拉進懷裡。冬青色的裝潢太完美了,安琪永遠是對的。我真是個幸運的男人。

我的妻子曾經懷胎四年,但她現在是名母親了,完美的母親,最好的母親。

還請上帝幫幫那些不這麼想的人……

來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952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tmo168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轟動一時的聖佩德羅... 後一篇:【轉】怪談系列《篠宮神社...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OP09654大家
你好,歡迎光臨~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