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天下 武俠 07

作者:風翼 悟刀生│2021-10-20 11:50:18│巴幣:0│人氣:35
第二十章 錢如命
山上道觀小廟,原本和平清淡的氛圍,如今充斥的血腥氣息。
道觀主堂上,躺著一堆身穿道服之人,死狀甚慘,全身血氣都被抽光。
而元兇就是正在盤坐調息的苻登。
「...... 」鐵盾將軍無言一旁護衛許久了。
苻登之所以會變如此,就是因為強練毛皇后武功『六道輪迴』所導致!
六道輪迴乃是由上古女巫所創絕學,唯有純陰之體方能練成。
就在這時候,忽然四周吹起一陣不尋常的涼風。
「是誰?
「哈哈,警覺心不錯,夠格當護主的狼犬。
「哼,是你故意露出氣息的吧。」
「那你不出來會會我一下嗎?
「哼,你以為我是白痴嗎?
「嘖,怕中到調『狗』離山之計嗎?
「呵,嘲諷對我無用。 」
鐵盾將軍原本不多話的個性,卻少見和神秘人物一直鬥嘴,其實也是有自己的目的,那就拖延時間。
「哈哈,不玩了,我就開門見山的說吧!」
神秘人物話一說完,立刻以奇妙腳步飄進來。
一身輕便藍色服飾,腰上繫著彎刀、葫蘆酒瓶,臉頰左上有明顯新月刀疤,散發濃濃慵懶氣質的中年人。
「嗨,我是賞金獵人,『錢如命』。
錢如命,有名賞金獵人,跟浪子風一樣都是抓犯人來賺錢,因為都是同一職業常常會遇到,後來就變成盟友關係,結盟的目的,主要就是情報交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團結力量大,彼此之間都擁有特殊聯絡的方式比如煙火箭之類的。
而錢如命就是因為看到浪子風的煙火箭趕到的,不過錢如命本意是要敲詐救援浪子風的賞金,本來要等到最危險那一刻才出面,不過後來因為事情演變轉折太大,導致錢如命敲詐金計畫泡湯,計畫泡湯之後,他天生敏銳的嗅金能力又告訴他,只要跟蹤苻登而走,應該有利可圖。
錢如命一現身,鐵盾將軍立刻出招,『迴旋十字斬! 』
從鐵盾彈射出去的迴旋飛刀,防不勝防,不過錢如命只是微笑拔刀,噹噹噹噹噹,快速的兵器敲擊聲音!
第二十一章 等價交換
這世界所有珍貴的東西,想要不勞而獲得到是不可能,一定必須犧牲相對的代價才行。
『鐵盾衝刺!』鐵盾將軍連環技能,錢如命眉頭緊皺,手腕輕轉,似乎想用刀背硬擋,刀背碰觸鐵盾瞬間,鐵盾將軍微笑,這正合他的心意,於是力道加倍,然而出乎意料,衝撞的力道竟然好像撞到了空氣!
借力使力,錢如命彎腰迴旋,巧妙的桿桿原理,導致鐵盾將軍撲空,腳步一滑,不過鐵盾將軍畢竟身經百戰,一滑就翻滾,藉著翻滾力道自地面彈起,不過鐵盾將軍自身防禦漏洞是補足了,但苻登的脖子也被刀口架住了。
「這下可以冷靜聽我講話了嗎?
「哼。」鐵盾將軍憤怒,但也只能保持沉默。
「很好,我就當你默認了,另外我們可能有機會當工作夥伴,所以我為之前的無理先道歉了。
錢如命說完,忽然以快速手法在苻登頭上重要穴道灌入氣勁,苻登立刻吐出黑色之血。
「你幹了怎麼好事情? 」鐵盾將軍因為強壓憤怒,全身上下都因為高熱散發出白煙!
就在這緊張時刻,苻登忽然開口了。
「鐵將軍別氣,這位大俠是幫我打通瘀血。
「這下子可以冷靜聽我說話了吧。」
「你想要怎麼? 」苻登直接問重點。
「當然是合作啊。
「合作?
「只要你願意出高價,我幫你奪回老頭子。
「原來如此,五千兩白銀如何?
「嗯,可以,給先付定金好嗎?
「拿著,此乃趨毒珠,有此珠就不用怕毒物了,市價約一千兩跑不掉。」
趨毒珠,乃是大漠毒之一族,捕抓蛇王提煉內丹出來的寶珠,會散發出奇異味道,尋常毒物只要聞到會自動躲避,
後來此族為了避免前秦大軍的侵略,用此寶進貢給苻堅大帝避免被侵略。
「果然是好東西,契約成立,等你傷好,我就帶你去找人。
「這,你知道此人在那?
「當然,我早就派好朋友偷偷跟蹤了。
錢如命好朋友,是一隻受過訓練的獵鷹,名字叫小錢。
第二十二章 遺產地圖
三天之後。
大戶四合院,後山瀑布涼庭,苻堅正坐在石椅閉目沉思。
「天王感覺如何?」拓跋珪拿著美酒佳餚問候。
「不錯,謝了。 」苻堅閉眼回答。
「呵呵,這只是一點小小回饋而已,天王可別客氣喔。
唉,客氣嗎?話說別叫我天王了,我只是一位白髮蒼蒼等死的老人而已。」
「呃,晚輩失禮了,那晚輩就用先生來稱呼如何?
「反正不叫天王就好,其他我都不介意。
「是嗎?那我就直接切入重點,先生在下已經將約定完成,接下來可否請先生歸還『狼王刀』!
「狼王刀嗎?藏在前秦帝國的遺產,唉,算了,或許是天意,就看你是否受上天眷顧了。」
「先生果然豪氣,晚輩向你叩頭謝恩了。
「哈哈?先別謝恩,等人到齊,我就公開遺產地點,我想競爭者會很多,能否得到就看你的機緣了。
約定,當年前秦滅掉代國也就是拓跋珪的國家,後來代王左長史燕鳳用鮮卑拓跋部傳家之寶『狼王刀』換到拓跋珪留在本部,培養成為首領的機會,並且又下血誓,要無條件用生命回報苻堅大帝的大恩大德。
「這是當然的,我本無意私吞,相信天王一定明白我的用心。
「哈,希望當你成為一方之王,能好好善待子民,這樣才不會浪費這筆遺產。
苻堅對拓跋珪的誠實無私非常有好感,事實上要不是拓跋珪的誠實無私,就算他早已經看破名利,也不會這麼豪爽無條件送出前秦遺產。
「當然,人民為根本,成王者若不懂此理,終會被人民所反撲。」
談話之間,一名護衛兵自天翻滾單腳跪地。
「主子人都在大廳等候了。」
大廳裡,浪子風、寄奴、苻登、鐵盾將軍、錢如命四人彼此對望。
「錢兄你真是的,那一天老弟在生死關頭,你竟然見死不救。」
「呃,抱歉,不過我是因為對你有信心,加上敵人不確定,不如隱藏在黑暗之中更有幫助。
「隨便啊,看來你已經有新計畫就是了,小心安全喔。
浪子風組成的賞金獵人,雖然都以利益為主,但要是太無情自私,浪子風基本上不會邀約。
「多謝關心,誰叫我很缺錢用。」
「呼,很好人都到齊了。 」這時拓跋珪跟苻堅也同時來到大廳了。
「老頭你還好吧。」寄奴搶先關心著說。
「呵,放心,我很好。」苻堅微笑回應。
「話說,老頭你外表變得好有英雄氣概,吃了靈芝仙藥嗎?
「喝,不得對天王如此沒禮貌。」鐵盾將軍大喊。
「沒差,這小子非常照顧我。 」苻堅手勢一比,一股氣流逼近鐵盾將軍,似乎在暗示鐵盾將軍,要是誰多言,那他就不客氣了。
「這就是你們想要的東西,你們拿去吧。
苻堅說完脫開上衣,接著撕掉胸前皮膚,然後以氣凝血形成血筆,轉眼間前秦寶藏地圖自天落到主廳大桌。
「承諾完成,小子我有東西要給你我們走吧! 」苻堅揮手再見,接著緩緩踏出大廳。
「呃,真是有點摸不著頭緒? 」寄奴皺眉喃喃自語,隨即跟著苻堅背後而走。
等一下,老爺子我還有事情想請教。」苻登忽然開口,氣氛莫名緊張起來。
「呵,我倒是忘記你的事情,收著。 」苻堅右手五指凝氣,紅色血氣從指尖快速竄出,形成血色之珠。
「這是邪王訣『血之繼承珠』,希望你能好好利用,這算是對血脈族親最後的回饋,不過我還是奉勸你,該放就放,等到不能放的時候,一切都來不及了。」
「謹遵老爺子的教誨。 」苻登收下血珠立刻彎腰行禮。
口不對心,人就是這樣,世界才會變得很複雜吧。
第二十三章  臥榻之上,豈容他人鼾睡
「呃,大家都走了,那我也閃了,不過你們放心,我今天沒有來這裡過。 」浪子風神情有點尷尬,
畢竟自己知道前秦寶藏地圖秘密,另外苻堅特別要帶寄奴走,應該是要確保寄奴安全。
「哈哈,確實今天只有我跟這位大爺在而已。」拓跋珪明白浪子風意思,立刻表達立場。
「哈。 」浪子風微笑沒有回頭,也沒有對話,沒有眼神交流,身影就快速消失在大廳了。
「接下來就是你我的事情了。 」拓跋珪望著苻登意有所指著說。
「嗯,格下就直接開誠佈公說吧。 」苻登有點不悅說。
「很好,臥榻之上,豈容他人鼾睡,為求公平,三天之後,約在此地後山楓園你我單打決勝負,勝者就擁有前秦寶藏地圖。」
「等等,場地由你來決定,不公平吧。 」鐵盾將軍不滿著說。
「也對,不如由你們決定吧?
「是嗎?你我都不是中原人,不如就由在場中原人來決定。 」苻登望著錢如命說。
「喔,既然這樣,我也不客套了,附近的碧石林,場地空曠,風景優美,人煙稀少,很適合對打,不知道兩位同不同意在此決戰。
「很好,那就在此處,三天後再見。
「等等,不如就選在今天,一到現場就立刻開戰。 」苻登開口說。
「嗯,你不想先把血之繼承珠領悟完全嗎?三天之後再打,對你比較公平喔,
  還是你擔心我預先在碧石林設下陷阱,如果你擔心,三天之後,再決定新戰場我也沒意見喔。
「多謝美意,夜長夢多,我可沒有這麼多餘的時間耗下去了。
「好氣魄,但你可別後悔喔。 」拓跋珪收起玩笑的表情嚴肅著說。
「後悔,是弱者的藉口。
「很好,那請四位大師收好此圖,一同跟隨這位仁兄並且見證比賽。」
「啊,你們這些上面的人,真得很有氣魄。」錢如命搖頭嘆氣。
「好,跟上我的腳步吧! 」錢如命說完彈射而飛。
  有故意測試在場眾人的輕功意思。
  當所有人都離開大廳的時候,
  一位姿貌魁傑,武力絕倫之人緩緩出現,此人是拓跋珪堂弟,北魏第一猛將拓跋虔。
  「堂兄真是的,又不等我就自己行動了。」
  仔細一看,拓跋虔全身都是血,只不過都是別人的血。
  而這些血都是後燕密探身上所流,這幾天拓跋虔奉命將方圓百里可疑之人殺光,
  留在附近的後燕密探幾乎全被拓跋虔秒殺,其中撐比較久唯有後燕密探之首隱狼。
  「北魏親衛隊在嗎?
「將軍請安。」拓跋虔一喊完,十位身穿黑衣服的勇士立刻出現。
「很好,陛下有交代你們傳達命令嗎?
「報告將軍,陛下只交代幫他拿那東西到達戰場。
「很好,那陛下去那,一位幫我帶路。
「遵命。」
          
        第二十四章 拓跋珪戰苻登
  風蕭蕭兮易水寒 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錢如命站在碧石林決戰地點,不知道腦袋忽然浮現出這首詩。
「兩位覺得這裏如何?
「不錯。」
「可以。」
  拓跋珪和苻登同時點頭。
「鐵將軍切勿讓四周閒雜人等進入。
「四位大師麻煩你們了。
  戰前的準備完成,四周殺氣開始瀰漫。
  兩人眼神對上瞬間,雙方第一招同時上手!
  『邪王訣刀部,血氣無影刀!』苻登第一招就使出成名絕招,以自身血氣凝聚成血刀,可長可短,讓敵人無法正確判決距離,接著利用敵人錯愕之下,快速斬殺敵人。
  『薩滿寶典,石神訣』,拓跋珪一運起神功,氣勁如同金剛硬石般一一擋下血刀之氣,然而招式被擋,苻登依舊沒有停下發出血刀的意圖,反而更加加強力道,更加快速發射血刀。
『血刀天亂舞!』猛一看,刀氣如同圓球般三百六十度,襲天鋪地,拓跋珪已經被漫天血刀吞噬,完全看不到人影了。
  被吞噬的拓跋珪雖然靠著石神訣可以擋住,但其實也是一直不斷消耗真氣,在加上視線不明,優勢也只是表面而已。
  「就賭唄!」拓跋珪雖然比苻登年輕,但是內力修練,因為薩滿法師的傳輸,再加上奇遇吃到天山百年靈芝,內力跟一般宗師等級根本沒差到多少。
  僵持的雙方,就算內力在高,總有用光的時候,忽然間拓跋珪感到血刀壓力逐漸減少,正感到勝利接近那刻!
  「這是? 」血刀之氣忽然瞬間全部消失不見,視線也逐漸恢復正常的時候,正驚訝苻登發生怎麼事情的瞬間。
『邪王訣刀弓合一,驚天一箭!』
「原來是這樣啊。」
  看似比拼內力的對決,實際上只是為了掩飾這最後集中一擊的大絕招,而且之前發射出去的血刀之氣,竟然還可以藉著以血回流的方式收回集中再發。
  驚訝間!只見驚天一箭已經將石神訣護氣之球前端,鑽破一個大凹點,轉眼就要破!
  「拼了,卸甲!」生死邊緣,拓跋珪竟然將石神訣護身之氣卸除,咻,接著一道破風尖銳聲音響徹雲霄,拓跋珪捨命之舉,腳步挪移的瞬間,將傷勢降到只貫穿左肩而已。
         第二十五章  六道輪迴,地獄道
「認輸吧!」眼看勝負即將到手,苻登沒有選擇調養內息,硬是強催功力,嘴角鼻孔隨即流出鮮血,不到四成的血手刀劈往拓跋珪天靈蓋!
「呵,你太心急了。」
手刀雖然已經劈到了拓跋珪天靈蓋,然而一股火焰氣流忽然從拓跋珪天靈蓋反彈而出!
「啊! 」拓跋珪噴血被震飛!
「苻登兄啊,石神訣乃是攻防一體的絕學,石之防禦,火之烈焰,雖然我只練到石之防禦高層,但是在石之防禦快速解除的瞬間,只要有人趁機攻擊,就會引動我體內的火之氣勁加倍反震,不過要是你稍微晚一點攻擊,火之氣勁就會自動逐漸消散,不過身為武者是很難不趁勝追擊就是了。
「算了,不廢話了,投降吧,沒必要死在這裡,活著才有重新再振作的機會。
拓跋珪之所以這樣說,主要是他和苻登雖看似兩敗俱傷,但實際上,拓跋珪真氣耗損不大,藉著石神訣威力,真氣已經恢復到七八成了,而苻登則不同,除了真氣全空,傷勢更是非常慘重,不過拓跋珪沒有趁機除掉大患,一身王者氣概嶄露鋒芒。
「這場賭注,必須有一方死才終結。」苻登緩緩站起,不顧傷上加傷,再度催動內力,渾身氣息由紅轉黑非常詭異,緊接著苻登腳下忽然湧出大量鬼魂形狀的黑青之氣,快速竄入苻登體內。
「這是?好重的陰氣! 」不同邪王訣的陽邪之氣,而是如同地獄般的陰邪鬼泣之氣。
這時不知道是剛好接近黃昏時辰之故,還是苻登地獄陰氣所導致,四周環境開始暗了起來。
『喪鬼鳴槍!』以陰邪地獄之氣所化的鬼槍。
「亮兵器了喔。 」拓跋珪皺眉,心知自己也要拿出壓箱寶了。
拿出不屬於拓跋一脈的武學,算算時間,堂弟也應該到了。
「堂兄接劍!
忽然間天空降下長盒寶匣,剛好落在拓跋珪眼前。
長盒寶匣外觀是古代印度神魔雕刻,而且一直散發出可怕的魔佛侵蝕之氣,可以看出內藏神器非同一般。
另外因為魔佛侵蝕之氣的緣故,一般人一接近就會被吸進精血,所以拓跋珪才沒有隨時攜帶。
然而苻登可沒有打算讓拓跋珪打開寶匣的準備,一槍炫風氣勁快速擊出,拓跋珪舉臂一擋,隨即就是漫天槍影蓋天襲地而來,拓跋珪石神訣隨心而發,第一時間全部擋住,然而擋住之後,擋開的陰邪之氣卻轉變綠色鬼手一一迅速抓住拓跋珪雙腿。
『六道輪迴,地獄道,活大地獄!』兇猛地獄青色火焰,自喪鬼鳴槍而出,拓跋珪避無可避,唯有全力一檔,同樣險惡的攻守畫面二度上演。
第二十六章 三大傳說 無心佛皇 
「啞~ 」隨著地獄化的侵蝕同步,苻登神情痛苦不斷發出有如烏鴉的呻吟之聲。
但就算如此,今日一戰,不容他放棄。
六道輪迴乃是由佛教高人從梵文經典領悟而來,共分天道、阿修羅道、人間道、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六道之中又分三善道和三惡道。三善道為天、阿修羅、人; 三惡道為畜生、餓鬼、地獄,六道之中又以阿修羅最特殊,善惡各一半,所以阿修羅也被稱為惡道,也常常被歸類到四惡道。
流傳千年,完全領悟六道之人屈指可數,不過據說當年三大傳說無心佛皇晚期已經達到六道領悟的境界。
另外六道輪迴非特殊命格體質,非大徹大悟之人修練,很容易反噬,走火入魔。
而苻登在學習地獄道過程,一直被反噬的地獄侵蝕心脈,痛苦非凡,唯有飲人血,才能短暫解除痛苦。
『一切都是為了復仇!』苻登永遠也忘不了愛妻的首級在他眼前出現的畫面。
正當苻登身心都快被地獄之氣同化到百分百的時候,長盒寶匣似乎同時受到感應,自行開匣而出,六彩光芒照耀大地,緩緩浮出傳說中的波旬魔佛型態!
「就是現在! 」拓跋珪忽然全身發出耀眼金光,長盒寶匣內藏的神器『魔波旬』四面魔佛造型的長劍立刻產生共鳴,前後包夾苻登!
『千佛掌』、『魔波旬』,雙重強大絕招,苻登無法同時兼顧前後,只能賭命全力殺向拓跋珪,同歸於盡之氣勢,一聲巨大衝擊之後!一聲慘叫之後,勝負已經分曉。
苻登前胸巨大掌印,後背巨大劍窟窿之傷口。
「這,千佛掌,失傳多年的無心佛皇三大絕招之一。 」錢如命皺眉瞇眼自言自語說。
身為賞金獵人,當然對於武林傳說之類的寶典都稍微有研究,親眼見證千佛掌絕招,錢如命可以說非常高興,腦海中還在細細回味千佛掌發動的畫面。
千佛掌,看似單純靠掌氣快速擊發,接著因為速度太快導致有如千手般氣勢,其實千佛千掌才是此招含意,一掌一千,一佛萬心,不過很明顯拓跋珪火侯只到中層,只能發揮到一掌一百,一佛百心的領域,就算如此,威力也非常驚人!
「下手吧! 」苻登閉眼緩緩說。
「我贏了,你的命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拓跋珪抽出地面上的魔波旬淡淡說。
「哈哈哈哈,我不需要你得同情!」苻登狂笑,不在壓抑身上的傷勢,隨即內傷舊患同時引爆,爆炸的身軀如同絢爛的煙火血花自天而衝,然後在灑向大地。
最後的意識之間,苻登看到愛妻毛皇后朝他擁抱而來,而苻登終於再度微笑了。
「主公!」鐵盾將軍跪下叩頭。
從今以後鐵盾將軍自由了。
這是苻登給鐵盾將軍必須遵守的命令。
『我死之後,一切國仇家恨都必須忘了,而你就自由了!』
這是苻登給忠臣最後的慈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951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zero12313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一起來看三國 零下之翔版... 後一篇:一起來看三國 零下之翔版...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