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同人-綴歌】第八章:想靠水管打贏山怪的人腦袋跟山怪沒有兩樣

作者:苦楝樹│2021-10-19 01:38:57│巴幣:18│人氣:138



  說也奇怪,明明霍格華茲都特地把學生分成四個學院了,但每次上課,都是兩個學院一起上課,而且明明葛來芬多和史萊哲林的學生一直都互看不順眼,但絕大多數的課又都是一起上的,這還是行之多年的課表,顯然當年排課的人就是抱著希望有事發生的心態設計課堂的。

  「飄浮咒是符咒學的基礎,你們練習多次的揮和彈,現在就要應用在這堂課上,跟我念一遍他的咒語,『溫咖癲啦唯啊薩』,留意你們音節的長度,發音不標準,羽毛就無法飄起來。」

  在有妖精血統的矮小老師孚立維教授帶領下,符咒學教室裡面出現各種音調不准,斷句失敗的咒語聲,在多年以後哈利回憶今天這堂課,深刻的體會到,作為新生第一個學會的咒語,飄浮咒的發音比後來學的咒語難多了。

  連區區飄浮咒的咒語都念不標準,那乾脆把魔杖折了別當巫師,也許把飄浮咒當第一個咒語,背後有這個含意存在吧。

  隔壁桌的榮恩跟妙麗,正因為誰的發音比較標準而爭論不休,但哈利無暇顧及他們,因為他正被另一個可怕的教官盯著自己的手部動作。

  「都一個多月了,你的手還是這麼僵硬。」綴歌皺著眉,看著哈利揮彈的手說。

  哈利的臉上露出苦笑,他小的時候慣用手被達力折斷過一次,從那之後,他的慣用手就沒辦法做出很精巧的動作了,當時為了在學校能拿出好成績讓老師願意保護自己不受達力與同夥們的欺負,他花了比普通人更長的時間練習,就只為了寫考卷的時候字能標準點。

  「不用擔心啦,多練習幾次就會好了。」哈利充滿信心地看著自己的手,連跟地獄一樣的童年他都撐過來了,在霍格華茲這麼舒服的環境下讀書,他沒有理由學不來。

  「你們看,格蘭傑同學已經成功了。」孚立維教授興奮的說著,隨後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妙麗飄起來的羽毛時,又催促大家,「好了各位,趕快練習,你們也可以做到的,快點。」

  妙麗似乎很享受這種被人崇拜的感覺,她得意地環顧教室,卻發現有人對她的優秀視而不見,綴歌沒有看著自己,而是把分心哈利拉回自己的羽毛前。

  這沒什麼,理論上來說,沒有人可以被所有人喜歡,維持優秀的狀態就夠了,這是從小就當高材生的妙麗一直以來所相信的事情,討厭我的人都是因為才能不如自己而嫉妒我的,沒有理由對他們生氣,反而應該同情他們。

  但綴歌不一樣,她是跟自己競爭第一名的人,但妙麗卻沒從她的身上感覺到任何競爭意識,這讓妙麗很不能接受,好像自己努力拚搏的目標,對她而言只是可有可無的事情。

  這種無法得到競爭對手認可的煩躁感,終於在這堂符咒學後爆發了。

  「連看都不屑看一眼嗎?傲慢的馬份家公主。」下課離開教室之時,妙麗在與綴歌擦身而過之時,小聲但能讓哈利和綴歌清楚聽到的聲量說著。

  「請問妳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綴歌擋住妙麗的路,看到綴歌發火,高爾原本想出手給對方教訓,但卻被綴歌揮手制止,「我並不認為自己跟妳相處的過程,可以稱為傲慢,即便開學一個月來,妳不斷以無禮的方式冒犯到我,我寬容的容忍妳的行為到現在,妳卻說我傲慢?」

  聽到綴歌的話,哈利跟榮恩皺起眉頭,就他們普通人家的常識來說,綴歌的說詞,其實就是傲慢的表現。

  一定是魔法界對傲慢的意思不一樣吧。

  一定是有錢人對傲慢的意思不一樣吧。

  哈利跟榮恩,兩個生長環境截然不同的人,以奇妙的方式心靈相通了。

  「妳倒底在說什麼啊……沒有常識的大小姐。」妙麗無奈的摀著額頭,「認為別人和妳普通的互動是冒犯,認為自己忍耐別人的行為是寬容,這就是傲慢啊。」

  綴歌不解的朝哈利看去,哈利不敢實話實說他覺得妙麗說的是對的,趕快把臉別開。

  「算了,最近這些日子跟你們相處太久了,看來妳這個麻瓜後代似乎忘了,我們身分不一樣,我就算跟普通的巫師也是高人一等的存在,更別提像妳這種麻種。」

  綴歌說出那個詞後,妙麗跟哈利感覺到周圍的氣氛變了,但他們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

  原本就會一直站在綴歌這邊的高爾,臉上露出了不妥的神情。奈威不安地看著妙麗,想從她臉上的表情判斷她對那個詞的反應。原本一直對綴歌很客氣的榮恩,脹紅著臉走到綴歌面前。

  「把那個詞收回去,馬份。」

  綴歌的神情閃過一絲後悔,但她隨後帶上高傲的面具看著榮恩,露出不屑的笑容,優雅的退到高爾身後,「紅髮衛斯理的窮鬼居然敢用命令的語氣對我說話?」

  「收回去!」榮恩大吼了一聲,原本比他高大的高爾被他瞬間的氣勢嚇到退了一步,「妳不可能不知道那個詞有多過份,對相處一個多月的同學說這種話,妳難道不覺得可恥嗎?」

  被榮恩質問的綴歌臉上出現一絲紅暈,但隨後便在她白皙肌膚下消失無蹤,她的皮膚本來晶瑩剔透有如象牙,配上她冷漠的眼神,反而像是能讓靠近的人凍死的暴風雪般難以親近,「是啊……真是可恥呢,馬份家的千金,跟你們這些歪瓜劣棗混在一起,我要是有羞恥心的話,早該離你們遠點了。」

  說完後,綴歌就轉身離開了,高爾忠實的跟在其後。

  哈利卻看著綴歌的背影,不知道該不該跟上去。



  今天是萬聖節,霍格華茲的餐廳擺滿各種南瓜造型的裝飾,桌上放滿豪華的萬聖節大餐,哈利卻一口都沒有吃,他錯過跟上綴歌腳步的機會,他原本以為綴歌只是一時氣頭上才離開大家,但直到晚餐時他才發現綴歌跟高爾並沒有來吃飯。

  「綠茵小姐,請問妳有看到綴歌嗎?」哈利問了跟綴歌同一寢室的月桂.綠茵,結果反而是對方訝異的看著哈利。

  「居然會有連你都不知道綴歌行蹤的時候嗎?」被哈利這麼問的月桂,臉上露出一絲不安的神情,隨後叫住另外一個女同學,「潘西,妳有看到綴歌嗎?」

  被閨密這麼問,潘西帕金森困惑的張望了四周,沒看到那個顯眼的高爾,也沒看到熟悉的綴歌,「不曉得,剛剛從交誼廳過來的時候好像不在宿舍吧?可能在忙別的事情,急著找她的話要不要問問看波特,他不是一天到晚都跟在綴歌身後嗎?」

  潘西的話讓哈利感覺到一股寒意,不好的預感讓他額頭有如心跳般發出疼痛,就在這時,另一個不好的消息傳來。

  「山怪!」黑魔法防禦術的教授奎若,慌忙地跑進餐廳,說完那個詞後,便倒地暈厥。

  餐廳陷入恐慌,鄧不利多難得用充滿威嚴的嗓音,才讓恐懼的學生們冷靜下來,下達要級長帶領學生回宿舍的指令後,他便召集所有教授,打算先找出山怪的下落並將其驅逐。

  但哈利聽不進任何聲音,他只知道綴歌現在下落不明,在城堡裡面有一個山怪到處亂跑的情況下。

  哈利趁著級長還沒注意到自己,迅速的溜出餐廳,不知道該怎麼找,但他也沒辦法回交誼廳慢慢地等,就算要把整座城堡翻過來,他也要找出綴歌,確定她平安無事。

  「她在女廁啦。」在哈利離開餐廳後,榮恩和奈威好像在這等他很久似的,出現在哈利面前,「我剛剛把麻種這個詞的意思跟妙麗解釋完之後,她很生氣地跑去找綴歌,要從她那邊得到道歉才肯回來,後來就看到高爾守在一間女廁外面,想也知道是臉皮很薄的千金小姐躲在裡面煩惱吧,所以我建議妙麗進去跟她單挑,然後我跟奈威就先回餐廳了。」

  「沒想到會有山怪闖入學校,必須趕快把她們帶回來才行。」奈威憂心忡忡的說。

  「說不定她們其實已經在龐芮夫人那裡接受治療了喔,女孩子鬥毆之後的傷口聽說都很難看。」榮恩一幅想看好戲的嘴臉,帶著哈利前往女廁,但當他看到倒在走廊的高爾時,臉上的笑容蕩然無存。

  「該死……」榮恩臉色慘白的看著高爾,他的頭被某種鈍器打到,血流不止,換作是在場其他三人受到這種傷,應該早就升天了,但高爾卻還能維持微弱的呼吸。

  「他真強壯……是山怪做的嗎?」奈威一樣臉色難看的用手帕壓著高爾頭上的傷,他不會治療的咒語,但至少能幫高爾止血。

  「呀──」廁所內傳來女孩的尖叫聲。

  「綴歌!」哈利急忙的衝進廁所,榮恩跟奈威互看了一眼,也跟了上去。



  時間回到稍早之前,綴歌在廁所內用水潑著自己的臉。

  她想用洗臉的方式讓自己冷靜下來,但根本沒用,從袖口滲到手肘,從領口滲到胸口的水漬不難看出,她已經洗了好幾次的臉了,內心的煩躁感卻依然沒有減少,「我到底在幹嘛啊,就算對方是麻瓜的後代,我也不用說這麼難聽啊。」

  跟對方道歉吧,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綴歌照著鏡子,試圖練習自己不傲慢的道歉方法,結果她差點把鏡子打破。

  妙麗說的沒錯,自己是討人厭又傲慢的公主。換作以前,她壓根不在乎那些平民甚至賤民對自己的評價,下等人仇視上等人是理所當然的,這是上層階級的原罪。

  「可惡……」但當她被妙麗說傲慢的當下,她心中有股難平的火氣無法克制,她不想承認,也還沒有察覺,習以為常的六人小組對綴歌來說已經是生活的一部分了,被不明所以的下 人怒罵無須在意,綴歌在意的是罵她的人,是她認定的「朋友」。

  廁所的門被打開了,綴歌不解的朝門看去,她明明交代高爾別讓任何人進來了。

  來的人還偏偏是她現在最不想看到的妙麗,她手裡拿著魔杖,轉身將門鎖上,「我已經知道『麻種』的意思了,真的是非常難聽的話呢,綴歌小姐。」

  綴歌露出苦笑,所以她是來找自己碴的,跟榮恩一樣無能狂怒的要自己收回那句話嗎?

  「太過分了,虧我跟你相處這麼久,妳居然用這麼過分的話說我,而且我還聽不懂,所以……」妙麗舉起魔杖對著綴歌,「我要用魔法痛扁妳一頓,讓妳也體會到受傷的感覺,來決鬥吧,綴歌馬份。」

  面對妙麗的決鬥挑戰,很神奇的,綴歌覺得心裡的煩躁感消失了,或者該正確地說,她現在開始討厭剛才因為一個笨蛋而煩惱這麼久的自己了。

  每個教過妙麗的老師都會覺得奇怪,為什麼妙麗這樣的高材生會被分到葛來分多而不是雷文克勞,現在綴歌明白了,眼前總是把校規和成績掛在嘴上的模範生,瘋起來的時候是貨真價實的葛來分多,完全不顧後果的狂獅。

  三十分鐘後,綴歌衣服被撕裂出好幾條裂痕,露出平常無法看見的肌膚,臉上也出現一條明顯的傷痕,妙麗則是臉上被打出一個黑輪,鼻子也被打出鼻血,兩人無力的坐在廁所地上,用魔杖敷著自己的傷口。

  「對不起,我實在無法忍受,一直被妳無視的感覺,其實比起我聽不懂的髒話,把妳當成競爭對手卻不被妳放在眼裡的感覺,讓我非常難過。」心情宣洩完後,妙麗感覺輕鬆多了,她看著身旁的綴歌,失落的看著對方,「我之後不會自以為是妳的對手了,也不會去冒犯妳了,非常抱歉。」

  「那我也要跟妳道歉,說出來的話是不可能收回的,但汙辱妳的出身這點,我深感抱歉,如果需要我作出具體的補償,悉聽尊便。」

  「不用了啦,我已經滿足了,榮恩說的沒錯,心情不好的時候找個人打架果然比較能夠釋放壓力呢。」

  「如果可以的話,請接受我厚顏無恥的請託,格蘭傑小姐。」綴歌看著妙麗的側臉,有時候她很羨慕妙麗和榮恩那種人,可以將心情坦承表現出來的人,「由於我家庭教育比較特殊,我不知道該怎麼和平輩的人相處,過去那段不愉快的日子我很抱歉,請問……」

  綴歌說到一半,話卡住了,她感覺自己的臉正在脹紅,她不好意思的別開臉,「請問妳能當我的朋友和學業上的競爭對手嗎?」

  綴歌的話讓妙麗愣住了,那一瞬間,綴歌把她的沉默當成拒絕,直到妙麗尷尬的搔著頭髮,「我以為我們早就是朋友了……妳們魔法界上流社會的朋友,需要經過什麼儀式嗎?」

  儀式嗎?綴歌想了一下她認識潘西和月桂的時候,她站起身,對妙麗行禮,「我是魯休斯.馬份與水仙.馬份之女,綴歌.馬份,請問我有這個榮幸知道您的名字,並與妳建立友誼嗎?」

  說完後,綴歌伸出右手,邀請妙麗跟自己握手。

  那一刻,妙麗差點當場笑出來,她帶著笑意地的回答:「妙麗.格蘭傑,父母是牙醫,叫我妙麗就好。」

  妙麗握住綴歌的手,在她拉拔下起身,「妳們真的都這樣交朋友的嗎?綴歌小姐?」

  「稱呼我綴歌就好了,當然不可能,這是舞會上自我介紹的一部分,現在這個場合用只是想開一下儀式的玩笑而已。」

  「開玩笑的時候臉上沒有笑容會害其他人當真的。」聽到是玩笑後,妙麗才放心地笑出來,他們握著對方的手,彼此攙扶的到洗手台前,清洗身上的血汙。

  綴歌看著鏡子中狼狽的自己,臉上掛著真誠的笑容,難看,但感覺不壞。



  妙麗和綴歌的快樂並沒有持續太久,當她們正為建立友誼而開心之時,一個粗大的木棒將女廁的門砸爛。

  「山怪?」

  綴歌震驚的看著闖入女廁的怪物,超過兩公尺高,發著惡臭的綠色物體,擋住她們唯一能逃出去的門,山怪從昏暗的走廊闖進明亮的廁所,一時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處,直到它看見自己腳邊兩個測測發抖的生物。

  「呀──」

  發出尖叫的是妙麗,綴歌兩腳癱軟的跪坐在地上,她叫不出聲音也無法逃走,死亡的恐懼讓她無法呼吸,四肢也無法使出力氣,如同待宰的羔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山怪的木棒揮向自己。

  「綴歌!」哈利的聲音從山怪後傳來,讓綴歌稍微回神,當她意識到的時候,自己已經被哈利抱在懷裡,拉往廁所內部,閃開山怪的攻擊了。

  「哈利……」綴歌被哈利擋在身後,哈利雙眼直盯著山怪,他的右手無力的放下,剛才山怪那擊沒有完全躲開,僅僅只是擦到一下,就將他的右手徹底打斷。

  死路一條,還多賠一條人命,綴歌痛恨自己的無能。



  當看見山怪的時候,奈威退縮了,他想立刻逃走,但腳卻動不了。

  那是他們無法應付的怪物,被逼進廁所的妙麗、綴歌死定了,她們絕對無法撐到老師們趕過來,說到底,在萬聖節的時候沒有乖乖在餐廳吃飯,而是跑到這間偏遠的廁所的人,本來就有錯。

  山怪的木棒只要一揮,就能把她們打成肉醬,看著已經是個死人的兩人,奈威感覺到難過,這些日子以來,她們陪伴自己度過的時光非常開心,那次第一次,奈威感覺活在世上有所謂的歸屬。

  葛來分多的精神是勇氣,他始終無法理解自己為什麼會被分到這所學院,他是一個膽小鬼,一個連被人欺負都不敢反抗,只能祈禱有人能保護自己的廢物。

  「綴歌!」哈利的聲音從奈威的身旁傳來,當他注意到的時候,哈利已經穿過山怪,抱起綴歌閃過山怪的攻擊,那一擊連大理石做的地板都能粉碎。

  他到底在幹什麼……

  奈威來不及阻止他,哈利就也變成即將被山怪殺死的人之一了。

  他到底在幹什麼?

  奈威無法理解的看著哈利,他不是史萊哲林的嗎?他為什麼……他憑什麼能比葛來分多的自己還要勇敢。

  「你這個怪物!」榮恩將地上的碎石丟向山怪,山怪被他吸引注意,從廁所內注意到廁所外,雖然成功避免裡面的三人死亡,但也使榮恩成為下一個山怪攻擊的目標。

  住手……

  榮恩驚險的閃過山怪的攻擊,但運氣遠大於其他因素,不是每次山怪的攻擊都有破綻能閃開,只要它打準一點,榮恩就會當場被打死了。

  別再讓我……

  山怪抓住了榮恩的腳,將榮恩倒掉抓起,沒有下一次機會了,山怪只要用手一摔,就能將手中脆弱的生命活活摔死。

  但榮恩卻沒有放棄,即使被顛倒抓著,他依然在空中揮舞著雙手,試圖反擊山怪。

  覺得自己活得很可恥了!

  當奈威注意到的時候,自己的身體已經先動了,他的手中握著被山怪打斷的水管,跳到山怪的頭上,用力地敲在山怪的天靈蓋上。

  他的攻擊跟榮恩的攻擊一樣毫無意義,只是替換了山怪的攻擊對象而已,山怪注意到奈威,手中的木棒迅速的橫劈,力道之外,甚至能感覺到被轉動的風壓。

  在迎接死亡的瞬間,奈威想起自己的父母。

  被食死人用酷刑咒折磨依然沒說出任何鳳凰會的情報,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失去理智,完全不認得家人,只能在聖蒙果醫院等死。

  他的奶奶帶奈威去醫院探望他們的時候,總是用哀傷但自豪的語氣對奈威說他的父母是勇敢的英雄。

  到最後,他有沒有讓自己的奶奶失望呢?奈威帶著困惑,認分的閉上眼睛。

  「咄咄失!」一發前所未有的強大昏擊咒,在山怪打死奈威之前,率先擊中山怪,威力之大甚至讓山怪飛到走廊的盡頭。

  還來不及震驚,石內卜、鄧不利多和孚立維也都出現,他們圍著被山怪攻擊的五人,看著他們慘不忍睹的模樣,各懷心事。

  「你們……為什麼會在這裡?」麥教授用鮮少在其他人面表現過的驚惶看著五人,「誰來跟我說明清楚,你們為什麼沒有乖乖的在宿舍裡面,而是在這裡被山怪攻擊?」

  「很抱歉,我心情不太好,所以沒去參加宴會,格蘭傑同學想要安慰我,跟我一起在廁所裡聊天,所以不知道有山怪進來學校了,要不是衛斯理和隆巴頓他們三個人來救我,我可能早就被山怪……殺死了……」

  綴歌說完後,摀著臉啜泣了起來,聽著她的哭聲,在場的大人都用憐惜的眼神看著綴歌。

  「你們到底知不知道這有多危險,你們可能會被山怪殺死知道嗎?葛來分多扣十分。」麥教授鐵著臉對三人說教,隨後指著哈利,「波特,你能過來嗎?」

  哈利不安地起身,一蹶一拐地走到麥教授面前。

  「受傷了吧?等一下你們全都要去龐芮夫人那裡過夜,現在衛斯理、隆巴頓你們也站好,我有話要對你們說。」

  三人看了彼此一眼,各懷不安的心走到麥教授面前。

  他們考慮過可能的所有下場,被麥教授痛罵,甚至會被她甩巴掌或變成什麼霍格華茲防山怪小卡之類的,但萬萬沒想到的是,麥教授一把將他們三人抱在懷中。

  「你們--做得很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9423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哈利波特 系列|綴歌|OOC|哈利波特

留言共 2 篇留言

赤月狼
大大,挑到一個蟲
現在衛斯理、「巴隆頓」你們也站好

10-19 08:34

苦楝樹
感謝挑錯,奈威的姓名我老是記不起來10-19 10:39
Reineke
完“認”不認得家人
→全

11-23 21:03

苦楝樹
更正,感謝挑錯11-23 21: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後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ydrasmith9巴友們
都市異能動作類作品《見習探員的工作日誌》更新囉,歡迎趁機會來小屋走走認識~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7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