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重製版】青鳥與蒲公英(五)

作者:KR│2021-10-18 22:54:42│巴幣:202│人氣:52
第五章 女爵的晚宴
  
  「叩叩叩」
  血族的女僕敲了敲門:「伊凡喬尼先生,克勞蒂亞大人的晚宴要開始了。請問您準備好了嗎?」
  「麻煩您跑這麼一趟,真是不好意思。」伊凡喬尼拉開門:「請您帶路吧。」
  女僕點了點頭,伸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接著,就帶著吟遊詩人走向城堡的宴會廳。
  比起以往那種吟遊詩人的樸素打扮,伊凡喬尼今天穿得正式了許多。這套禮服不像人類貴族那樣,有著拉夫領與蕾絲袖口;僅在藏青色的上衣肩膀處,設計了兩個泡泡袖,並在領口細著領巾、在袖口繡上金線。
  這樣的剪裁相對簡單,卻很適合他。
  伊凡喬尼穿著這一身衣服,卻沒有表現出拘束的樣子,似乎很習慣穿這種正式的衣服。
  走到宴會廳外,悠揚的弦樂就已經穿過厚厚的石牆,飄送到外面的長廊、乃至更外面的庭園。今天的照明,並不是用火炬,而是奢侈地點上了鯨脂蠟燭。那亮晃晃的光,幾乎要把黑夜點亮。
  宴會廳中,還只是稀稀落落地坐著幾桌,大部分都是身分比較低下的貴族或是克勞蒂亞領地上的人類臣下——身分越高的大人物越晚到場,看來是一種人類與血族一體適用的文化。
  領著伊凡喬尼走到位子上之後,女僕對著吟遊詩人微微欠身,就離開了宴會廳。
  伊凡喬尼安靜地坐在位子上,不發一語。
  在他居住在這個領地的三年間,幾乎每年的年末都會有一次小宴會,邀請領地上的人類家臣、或是周遭的附庸,前來一聚。
  之前,吟遊詩人都沒有出席過,只不過今年不同。今年除了身分地位比克勞蒂亞低的家臣與貴族外,還有其他領地的領主貴客會來參加宴會。
  
  「我也要參加嗎?」在被通知要參加晚宴的時候,伊凡喬尼露出了明顯的不願意:「我就是一個普通的……」
  「沒錯,一個普通的吟遊詩人。」女僕長點點頭:「但是,在小姐的眼裡,你是下臣,不是僕役。所以,以往的普通晚宴可以隨便,但今年小姐主辦的『大宴會』裡,所有范.以薩女爵的下臣都必須要出席,這是對來賓的禮數。」
  伊凡喬尼平靜地與女僕長對視。
  「是下臣,不是『弄臣』,對吧?」
  「小姐沒有把你當成奴僕、也從未把你當成弄臣。」女僕長認真地回答。
  吟遊詩人沉默了一下。
  「好,我會出席。」
  
  「這位先生是生面孔啊。」在伊凡喬尼還在回想當晚的情景時,一個顯得有些刻意的笑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在下是第一次參加晚宴。」伊凡喬尼對發話的中年人微微頷首:「不才伊凡喬尼,以往是一個行腳各處的吟遊者。現在承蒙女爵大人不棄,忝為女爵大人的專屬文人。」
  「呵,是弄臣吧?」中年人還沒回話,坐在他身邊的另一個肥胖男子就嘲諷地笑了起來。
  但是伊凡喬尼像是沒有聽到肥胖男人的話一般,只是回望著一開始發話的中年人:「恕在下孤陋寡聞,請問閣下高姓大名?」
  「哼,果然是不學無術的戲子,連我們領地大名鼎鼎的佛沃西家族族長都不認識。」中年人沒有回答,一邊的胖子又大聲呼喝了起來。
  伊凡喬尼繼續微笑著,盯著中年人;而那個中年人則是冷笑著哼了一聲之後,就撇過頭,不再理會伊凡喬尼。
  伊凡喬尼見狀,也只是輕鬆一笑,收回目光,完全把那個大聲呼喝的胖子當成了空氣。
  「小子,這裡不是你應該待的地方。早點滾!」但是,一邊的胖子似乎是不甘被冷落,繼續對伊凡喬尼呼喝。
  伊凡喬尼無奈地掏了掏耳朵,揮手招來了不遠處的侍者。
  「先生,有什麼事嗎?」
  「啊,是的。」伊凡喬尼無奈地說:「今晚宴會的烤豬似乎跑出來了,在宴會廳大呼小叫,有礙觀瞻,煩勞您通知廚房一聲。」
  「你!小子!」
  「在宴會廳大呼小叫的確是失禮的事情。」佛沃西家族的族長用手勢制止了身旁胖子的怒火,緩緩開口:「只是,你出口傷人,也著實是太過分了。」
  「我出口傷人?」伊凡喬尼挑起了眉:「我只是說豬跑出來了,您為什麼要帶著惡意解讀我的言語呢?身為賓客,請宴會上的侍者維持宴會廳的清靜與秩序,難道是過分的事嗎?還是說……」
  伊凡喬尼刻意地朝肥胖男人那裏望了一眼。
  「您也認同,在坐的諸位中,有人其實是豬?」
  「臭小子!你說誰是豬?!」肥胖男人凶狠地瞪著伊凡喬尼,作勢就要跳起來,酒糟鼻中噴著粗氣,似乎是想用凶狠的氣勢嚇住伊凡喬尼。
  「請你離開吧,逞口舌之利、尖酸刻薄,我們不願意與你這種人為伍。」佛沃西家族族長開口說道,語氣顯得相當堅決。
  「你是認為,我沒資格坐這裡,與諸位同席,是嗎?」伊凡喬尼依舊帶著淡淡的笑容,似乎是覺得面前的這幾個人相當有趣。
  「是,像你這般卑猥之人,我們不屑與你同席。」
  「所以,你們是在挑戰克勞蒂亞.范.以薩大人的見識與權威,認為她將卑猥之人請上宴席,令賓客蒙羞,是這麼意思沒錯吧?」
  「!」
  這次,換佛沃西家族族長跳起來了,一邊,本來只是無奈地看著人類們互相爭吵的血族侍者也瞪向他們,眼中閃爍著不祥的紅光。
  「這……我……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
  「我是大人請來的賓客。」伊凡喬尼揮了揮手上的請柬:「你們說羞與我同桌吃飯,認為我是卑猥之人,那麼,不就是認為女爵大人識人不明嗎?」
  「不!不!我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
  「沒有的話,就請坐吧。」伊凡喬尼臉上還是帶著微笑,語氣卻不容質疑:「如果女爵大人進來,看到您這個樣子,可就太過失禮了。」
  像是被施了魔咒一樣,佛沃西家族族長緩緩地坐了下來。
  「不好意思,煩勞您跑了一趟。」伊凡喬尼轉過頭,客氣地對身旁的僕役說道。
  「沒事的,先生,職責所在。」血族僕役也客氣地點點頭:「如果還有需要,再找我。」
  說完,他還瞪了鵪鶉一般的佛沃西家族眾人一眼,才轉身離去。
  
  ────────────────────────────────
  
  「太棒了!」在宴會廳上方,這裡是克勞蒂亞的更衣間,讓她能夠快速在這裡換上笨重的禮服之後,快速抵達會場;同時,也能在宴會結束之後,快速地把刑具一般的禮服扔掉。
  現在,她正在侍女的幫助下換上厚重而繁複的禮服、綁著平日不會梳的髮髻,並透過房間鑲嵌的大片深色玻璃,俯瞰著下方宴會廳中的一舉一動。
  「大小姐,請您不要亂動,這樣您的髮髻會歪掉。」
  「歪掉就歪掉吧。」克勞蒂亞嘴上說著,但是還是乖乖地擺好了動作,讓女僕長幫她重新調整髮型:「雖然聽不太清楚他們說了甚麼,但是看到佛沃西那個老頭的表情,就知道他被狠狠修理了一頓。」
  「他大概是把伊凡喬尼先生,當成了自家子侄通往大小姐身邊的阻礙吧。」女僕長手上動作不停,接話道:「被伊凡喬尼先生這樣修理過後,他大概也會稍微收斂一點了。」
  「等一下,麗茲,妳是故意把伊凡喬尼分配到那一桌的嗎?」克勞蒂亞看著麗茲鏡中的倒影,問道。
  麗茲看向克勞蒂亞鏡中的眼睛,笑了笑。
  「我只是覺得,他說不定能幫大小姐省下一些麻煩,這也是一個臣下應該做的。」
  「是嗎……」克勞蒂亞轉開了視線,似乎有些不高興、若有所思。
  女僕長笑了笑,把克勞蒂亞的髮辮盤好,在髮髻掛上鑲著碎鑽與白水晶的頭飾。
  克勞蒂亞的頭轉動著,檢視著自己鏡中的模樣。轉動間,頭飾上的珠寶也跟著叮噹作響。
  女僕長雙手搭在女爵的肩上。
  「大人,該下去開宴了。」
  
  ────────────────────────────────
  
  悠揚的樂聲迴盪在整個宴會廳,有些賓客在舞池中跳著優雅的雙人舞,身上的寶石與金絲在吊燈的火光映射下,反射出點點星火般的光芒。端著金盤的侍者在一張張圓桌、與來往的賓客間穿梭,送上酒水、冷菜與糕點。
  「克勞蒂亞,您今天看起來真是明豔動人。」
  「您過獎了,阿瑪德斯。」
  「克勞蒂亞,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科蒂娜。上次打獵輸給妳,要不要再找個時間比賽一下?」
  「呵呵,挑戰打獵這種事情,如果拒絕就是獵人的恥辱。妳決定好什麼時候,我隨時奉陪。」
  克勞蒂亞在開舞的時候跳了一支舞之外,就不再與人跳舞,只是一手拿著水晶酒杯、另一隻手嫻靜地放在小腹前,臉上帶著淺淺的微笑,在宴會中不停轉著,一一跟前來與宴的貴族互相敬酒、閒聊。
  在她身後,女僕長靜默地跟隨著,沒有說話,只是陪著克勞蒂亞對著周圍的賓客一起點頭、微笑,並在下一個賓客朝著女爵走過來時輕聲在她耳邊提點一下賓客的身分。
  好在,克勞蒂亞對於周遭的領主都還算熟稔,只有在面對一些商會會長、周圍領地的人類權貴時,才會需要麗茲稍稍提醒一二。
  「克勞蒂亞,借一步說話好嗎?」
  在克勞蒂亞蜻蜓點水一般的將整個宴會廳大致繞過一圈,跟所有賓客都打過一輪招呼後,先前與克勞蒂亞打過招呼的年輕貴族走了過來。
  克勞蒂亞回頭看了女僕長一眼,女僕長卻沒有做出任何回應,只是保持著微笑與女爵對視。
  這是克勞蒂亞必須自己處理的訊號。
  「好的,阿瑪德斯。」
  兩人走到了宴會廳的一角,走動的過程中,兩人各自拿了一杯摻著血液的葡萄酒。
  「妳把領地打理得很好。」阿瑪德斯對克勞蒂亞敬酒:「願妳的統治長久昌盛。」
  「去年到你的領地拜訪時,那繁榮的程度可比我這個經營不到半個世紀的小村落強上太多了。」
  「不過是比妳多經營了幾十年而已,這不算什麼。」阿瑪德斯沉穩地說,看向遠處走動的人類家臣們:「久了妳就會發現,這些人類都是差不多的,沒有誰有多麼突出的才能,都只是唯唯諾諾、毫無骨氣的傢伙。只不過,大體上來說都還算順從,所以,只要讓他們繁衍一段時間,領地的收入與繁榮程度自然會提升上來。」
  克勞蒂亞笑了笑。
  「我可不敢這麼小看他們,畢竟,如果人類沒有兩把刷子,教廷就不會成為我們幾個世紀的共同敵人了,不是嗎?」
  「我不否認,教廷是可敬的敵人。」阿瑪德斯說道:「但是這些人類,這些被教庭驅逐的人,卻不必那樣高看他們。他們只不過是一批連保護自己都沒辦法,所以只好懇求我們庇護的綿羊罷了。」
  「呵呵,如果這麼說,倒也挺有道理的。」克勞蒂亞順著男性血族的口氣應承了兩句:「不過,阿瑪德斯今天找我單獨談話,應該不是想跟我說對人類的看法的吧?」
  「哈哈,是我離題了。」金髮的血族瞇起了眼睛,臉上堆起了笑意:「不知道,克勞蒂亞對加強自己在家族中的影響力,有沒有興趣呢?」
  「哦?」克勞蒂亞偏著頭,看向男性血族:「我們難道不是朋友嗎?」
  「當然,我們是朋友,有朝一日,妳若是遇到困難,我也會盡朋友之間的情分,伸出援手。」阿瑪德斯用手撥了撥自己腦後的小髮辮:「只不過,單純朋友之間的幫助,與一個家族不遺餘力的支持,還是有分別的。」
  
  「例如,我們聯姻,我身後的歐斯塔家族全力支持妳,讓妳在范.以薩家族取得更有利的位置……不知道這樣,妳意下如何?」
  
  ────────────────────────────────
  
  當晚,在宴會結束之後,換回了平時裝束的克勞蒂亞有些心煩意亂。
  今年的冬天,她就要滿一百五十歲了。對兩百歲成年的血族來說,一百五十歲,已經是可以開始考慮訂定婚約的年紀了。
  今天的宴會上,除了阿瑪德斯之外,還有兩三個年輕的貴族對她表達了愛意;而她,也用禮貌的社交辭令,將事情輕輕帶過。
  雖然今天的求婚者都很識趣,並沒有在她委婉帶過之後,繼續死纏爛打,但是,她還是覺得心中有一股煩悶之氣。
  她走到了花園旁的迴廊,看著天上的月亮,考慮自己是不是該去競技場流流汗、發洩一下心中的鬱悶。
  這時,一個身影吸引了她的注意。
  「晚上好,克勞蒂亞大人。」
  「晚上好,伊凡喬尼。」克勞蒂亞看著那個從花壇後的石徑慢悠悠晃蕩出來的吟遊詩人,露出了好奇的表情:「今晚你應該放假吧?怎麼沒去睡呢?」
  「啊……這個嘛……」伊凡喬尼難得地露出了困窘的表情:「這個……要說起來可能要花不少時間……」
  「那就長話短說吧。」克勞蒂亞看到男人的表情,心裡也起了捉弄他的想法,抬起了下巴,用帶著些笑意的語氣命令道。
  「長話短說……嗯……那就是我今晚不小心吃多了,挺著肚子睡不著。」伊凡喬尼露出了認命的表情:「所以,就只好來花園逛逛,看看散散步之後,能不能睡好。」
  「吃多了?」克勞蒂亞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著吟遊詩人。一般這種宴會,與會者都會走來走去、交際應酬、開拓人脈,吃不飽的她有聽過,吃撐的還真的聞所未聞。
  「您看,我不過是個無足輕重的吟遊詩人。」伊凡喬尼誇張的用手比著自己:「沒人會想從我這裡獲得什麼,我也沒有什麼可以給人家。我也不年輕英俊,所以也沒有什麼貴婦人會來找我跳舞。自然,沒有人打擾我的宴會時光。」
  「所以你就埋頭猛吃?」
  「差不多就是這樣。」
  克勞蒂亞繼續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盯著伊凡喬尼看。
  許久後,她才噗哧一聲地笑了出來。
  「這種事,我可從來沒有聽說過。」
  「這個,在一生中總會碰上幾次的。」
  看到伊凡喬尼擺出無可奈何的樣子,克勞蒂亞突然感到一陣輕鬆,覺得今晚宴會之後壓在自己胸口的東西似乎消失了。
  或許,她還是不明白,自己對這個吟遊詩人所抱持的感情是什麼,不過,至少她確信,自己為什麼會抱持這樣的感情了。
  或許,就是因為吟遊詩人這樣,與她自然而平淡的相處方式,在話語間、互動中,都不摻雜任何利益交換的想法。
  「一千個夜晚的國王,到最後抱持的想法,是不是也是這樣呢?」吸血鬼少女嘟囔道。
  「大人,您說什麼?」
  「沒什麼。」克勞蒂亞對著伊凡喬尼笑了笑,伸出自己的手:「今晚的月光很漂亮,陪我走一走吧。」
  伊凡喬尼聞言,微笑著彎下腰,朝矮小少女伸出自己的手。
  
  「這是我的榮幸,大人。」
  
(to be continue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940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劍與魔法|魔物娘|吸血鬼

留言共 2 篇留言

Cecil
我覺得這章很棒耶!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1/8df60fc27fee022435d85a320cb5ca8b.GIF

我很喜歡這種有非常多功能和意義的章節,它很輕鬆並且展現角色更多面向的性格(伊凡喬尼的牙尖嘴利和克勞蒂亞善於社交的一面),同時還埋下了劇情的伏線(儘管克勞蒂亞面對人類領主的婚約提議都斷然回絕,但面對阿瑪德斯卻無法用相同的方式面對https://emos.plurk.com/ee4115fc8681958c54ac0d66f055fe73_w48_h27.jpg),而且還同時向我們說明了,克勞蒂亞為什麼喜歡和伊凡喬尼待在一起,為這個故事的感情線給出了更多線索和可供猜想的材料https://emos.plurk.com/7f4f4a5a770734c052c5c4e53d6768c1_w48_h48.gif

從劇情的一些小細節可以看出來,伊凡喬尼雖然如今是普通人,但他的來歷決不尋常,否則他也不會那麼習慣貴族拘束的服飾,以及在面對貴族的唇槍舌劍時痛快地贏下一城。把佛洛西那幫人對自己的敵意轉化成對克勞蒂亞的不敬真是高招,血族侍者全都在內心偷比讚https://emos.plurk.com/d263866397b7e33a32e4ede83c407feb_w48_h48.jpeg。話說麗茲還是一如既往的全能女僕長,感覺伊凡喬尼會被挑釁但最後會大獲全勝這件事她根本胸有成竹,不愧是已經進入八奇領域的女人https://emos.plurk.com/18f075509583ce518f4798bc25a18805_w48_h44.jpeg

「身分越高的大人物越晚到場,看來是一種人類與血族一體適用的文化。」
不知道為什麼這句總讓我想起,台灣的喜酒表定七點開始但八點才會上菜https://emos.plurk.com/578aab431ce15e458c1d79cb2314bf60_w40_h40.jpeg

這個章節對人類和教廷也給出了更多資訊,雖然教廷是人類陣營,不過聽命於血族的人類原本就是被教廷驅逐的,我想之後應該也會多少說明下為什麼會被驅逐吧。阿瑪德斯之後應該會有更多戲份,感覺他是個非常精明的人,我先來準備他的小旗子好了(伊凡喬尼:……

10-23 22:02

KR
謝謝喜歡,我這一章也寫得很開心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901/0fe73ddaa74f91a1b89cccabef88dfcb.JPG?w=300

【儘管克勞蒂亞面對人類領主的婚約提議都斷然回絕,但面對阿瑪德斯卻無法用相同的方式面對】
畢竟種族問題先不談(SJW警告),在社會階層上面雙方就有著決定性的差距,所以適度的顧忌對方的面子問題也是相當必要的。

不管是人類還是血族,人(鬼?)生都很難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403/ce87625b4d8b112c3716c07da76eef56.JPG?w=300

【把佛洛西那幫人對自己的敵意轉化成對克勞蒂亞的不敬真是高招】
你有沒有聽說過一朝從天而降的掌法?
如來神掌嗎?
不,是遇強即屈,借花獻佛。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403/d0048504229f68725b59e547f527d51b.JPG?w=300

【話說麗茲還是一如既往的全能女僕長,感覺伊凡喬尼會被挑釁但最後會大獲全勝這件事她根本胸有成竹,不愧是已經進入八奇領域的女人】
我越寫越是發現,如果沒有她,故事劇情根本推不下去。
我要頒發一個榮譽工具人的勳章給她(被扔進競技場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404/c28234f75bd172c03b0dd8c7cdee4cbb.GIF






10-26 23:52
Cecil
最後伊凡喬尼和克勞蒂亞聊天的場景很有趣,雖然不知道伊凡喬尼是否真如他所說吃多了、還是來到花園是另有原因,光是想像那個他用誠實真摯、毫無虛假的口氣說自己「吃多了」,我就覺得很好笑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12/9cacbe4d89ac936ca02d392151bf8988.GIF。宴會上的食物都嘛是裝飾品,貴族們有空看沒空吃,伊凡喬尼居然可以吃到撐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602/c7e982c82101fe96540b3ea198603a8a.JPG?w=300

不過回到嚴肅的地方,我覺得這裡把克勞蒂亞對伊凡喬尼的親近之情點得很俐落準確,他們之間的相處的確就是像這樣,沒有任何猜忌,也不是以利益交換的目的,接受對方的好意和溫情並不需要思考該如何回報,就像真正的朋友也像是家人,相信這對身為統治者的克勞蒂亞來說,是非常罕有的經驗。克勞蒂亞最後的疑問也很讓人玩味:《一千零一夜》的國王面對雪赫拉莎德的時候,是否也悄悄萌生了相似的想法——如果這個人可以自由地選擇,她是否會願意繼續待在我的身邊呢?

結尾告解,之前又忘記給 GP 了所以這篇一次給……https://emos.plurk.com/a20375499dfb32e72838c64f4ba5cd9c_w48_h48.gif

10-23 22:02

KR
話說不知道妳還記不記得,這篇文章之所以會出現是因為我在妳家的叭啦求創作關鍵字,結果骰出來的結果是妳點的兩個關鍵字,其中一個是:「婚約」
但是我越寫越發現婚約其實不適合伊凡喬尼與克勞蒂亞,所以我只好找一群人天天找克勞蒂亞催婚了(X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901/1e590b76adaa9192cc26fefcb758df41.JPG?w=300

其實我一開始是想要把這兩個人給塑造成「互動之後默默產生情愫」的情侶的,但是後來越讓他們互動,越讓我發現,他們之間的情感不應該是愛情,而是更平淡、更類似友情甚至是手足之情的感覺--是那種平淡,但是在經歷了社會的世故與圓滑之後,會想用來洗滌自己的情感。
  
吸血鬼女爵雖然不喜歡太複雜的事情,卻也不是個笨蛋;而伊凡喬尼雖然平時很會講幹話,但在感情上也顯得太過剛毅木訥。對這樣的兩人來說,痛痛快快、濃墨重彩的愛情與他們不相襯,我想要凸顯這一點,所以在這一章裡面做了諸多橋段的安排。
  
總之CC喜歡真是太好了。
而且我這個人很簡單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404/11e64051c23ec10bd7c99fdeff3dfc09.GIF 比起GP,我更喜歡得到讀者詳細的心得與評論

總之我先跪一下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403/ab67529c68942c99849275c18adeed6b.GIF10-27 00:07
KR
對了,我很喜歡玻璃獸,《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第一集真的是一部讓我很享受的片子。





然後第二部我直接腦死。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07/2fa63ff09f47d7a02f311a84ae1b685f.JPG?w=30010-27 00: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kingruhtr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重製版】青鳥與蒲公英(... 後一篇:【重製版】青鳥與蒲公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050250民主共產進步黨
我敢講明天這人兄,會被施壓"自願"刪影片 https://forum.gamer.com.tw/C.php?page=1&bsn=60076&snA=7092382&tnum=556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