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遺骸都市的異世界召喚檔案 魔女咒蠱篇 幕間:邪龍與聖劍推動命運

作者:超假面·和人妻控│2021-10-17 17:54:30│巴幣:8│人氣:112
(項鬼戰結束之後,艾絲蒂雅視角)


  「……地面好冰好涼喔。」

  我躺在結冰的森林之中,一動也不動的。

  不,這樣說好像不太對吧?

  我好歹還是在擺動四肢,做一個雪天使的樣子。

  完全提不起勁呢……

  老實說,怎樣都無所謂了。

  儘管我知道貞德就是那個聖女貞德,但我對她的目的可說完全不感興趣。

  當初也只是因為跟著她復仇成功機率最高,所以對她效忠。

  也知道自己極高機率會被拋棄。


  我早就知道是這樣了吧?

  「真不愧是聖女啊。這等思維我這邪龍完全跟不上……眼神,也從來沒變過呢。」

  找上她的時候,我就知道了。

  貞德大概是那種,不把自己同伴的性命當作性命的人。

  這跟單純的冷血無情不同,也跟天使能反覆降臨不太一樣。

  在她的眼中同伴的命是隨時都可以捨棄,這之中理所當然包含自己。

  天使捨棄無所謂,反正重新召喚一次就好。但是超越者不是這麼一回事,死了就全盤皆輸了。
  然而,她仍然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我看著投影螢幕上兩人唇槍舌戰上大獲全勝,基本上貞德可說是完全的勝利者。

  這點我豪不意外,因為對貞德來說這世界是一盤棋局,而她自己也只是一顆棋子而已。


  誰能贏過那種殉教者啊。

  老實說,貞德那眼神時常讓我覺得很恐懼——

  為什麼!為什麼我抽卡又暴死了!明明我自己就是觸媒啊!
  
  …………大概吧?

  話又說回來,該說那個質點的使徒我完全沒看過呢?還是我注意到羅克特大叔好像也在安排那些人撤退的路線了?
  
  雖然早就知道了,但總而言之我完全不是那幫人的夥伴……

  也算相處了一段時間,還是有點想哭的感覺。

  「那,現在我該怎麼辦呢?」

  自己本身就是遺骸都市的一大污點。

  根本不必派人來收拾我,遺骸都市、尤其是多拉格拉家一定會來回收、並把我抹除。

  隨手丟棄,還會有人專程過來幫忙收拾的垃圾就是說我。

  真心話確實有沒有拋棄我是無所謂啦。

  我只要復仇就好,只要能夠復仇成功。我的身體、心靈,所有的一切都無所謂。

  要我聽誰的命令都沒關係,要我當誰的寵物都無所謂。

  這條命,想要就拿去吧。

  只要能對多拉格拉復仇,對大哥復…………

  妳所有的作為都是希望對幽大人撒嬌而已吧?

  「明明可以反駁的………明明可以去繼續戰鬥的。」

  但是為什麼呢?

  就是提不起勁………

  邪龍是慾望之龍、執著之龍。

  但只要這份執著消失,那邪龍就跟冬眠的蜥蜴沒兩樣。

  嗯?蜥蜴又不會冬眠?不要在乎這種小細節啦。

  「雪天使玩膩了。」

  傷口好的差不多了,趁現在局勢大亂應該還能溜出去吧?

  我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髒污,打算就這樣離開。

  死了是無所謂,但我沒打算乖乖的就這樣躺著給別人殺。

  至少拚過一場之後去死,我是這樣想的。

  所以我站起來了。

  但我的目標並不是城外,而是森林內部。

  「………應該還行吧?」

  雖然不知道魔獸的庭院內氣候環境到底多苛刻,但是靠毅力的話應該還能撐過去吧?

  大哥家的,鸈的後院基本上只有族人能進入。但說是族人實際上也只有現在能看到的那幾個而已啦。

  躲在森林內,待到風頭過了之後再偷偷離開吧。

  復仇的事情,必須重新來過了呢。

  失去革命都市後盾的我要對多拉格拉 三大貴族的復仇成功率太低了。

  整頓一下自己的身心之後再說。

  「走吧。」
  我張開翅膀,迅速地往森林內部飛——


  「還真的跟陛下說的一樣啊。」

  但是下一個瞬間,我發現自己的腳被什麼東西抓住了。

  這導致在半空中的我整個被扯下來。

  「什麼!?」

  「非常抱歉,能否請小姐稍微跟我來一下王宮?」

  一個女僕,從地面下"浮上來"?

  等等,這什麼東西啊!?

  而且只露出半顆頭有夠噁心的好嗎?

  但就算是這樣,我還是知道這是誰。

  現在來找我的除了是多拉格拉家以外應該沒有人了吧?

  而且,如果貞德沒說錯那現任遺骸都市女皇就是…………

  「王屬特務,我的母體的走狗……如果我說不呢?」

  「就憑小姐妳應該說不了吧。幽靜他不,殿下也不能算是省油的燈…………地面游行。」

  一瞬間,這個女僕又一次的"潛入地面"抓著我的雙腳向前游動著。

  這速度不是說笑的,跟重奏狀態的大哥有得比。

  現在我的樣子儼然就像是站在水面上衝刺一樣。

  我試圖拍動翅膀飛行脫身,但完全沒有任何作用。

  然而從魚的尾巴來看,這個女僕是人魚。

  但是太扯了吧?

  「人魚怎麼會有這種能力啊!」

  「我不是人魚,是魚人。」

  還不是一樣!我本來很想這樣說。

  但是下一秒我發現不對。

  會以這種稱呼來說自己的種族,這世界上應該只有一個。

  「妳,該不會是!?」

  「失禮,我做個自我介紹吧。

  我是碧碧拉,王屬特務碧碧拉·"伊萊恩"·菲尼克斯。是遺骸都市最強代理 朱雀·菲尼克斯大人的妻子。如其名菲尼克斯是夫姓。

  主要工作為王屬特務情報蒐集、以及超越者陛下貼身女僕一職。接下來請讓我一路帶您前往王宮吧

  誠然,要說我是圓桌騎士加拉哈德的後代,我並不反對。」

  「妳這條魚不會是想讓我一路這樣抓著我游到王宮吧!?」

  「如果小姐您願意乖乖聽話,這裡有準備馬車、外加上飲料跟食物。有忌口的嗎?」

  「………………妳開什麼玩笑啊!」

  我直接變成邪龍的姿態,強勢掙脫了這條魚人的手。

  然而就像早就預料到一般,那條魚立刻就潛入地面之中了。

  「看來該有的還是有呢………大概六十分吧?」

  在地面之下,那條魚這樣說著。

  「妳這傢伙………別太小看人!」

  我在嘴裡聚集魔力,試圖用吐息直接轟掉整座森林。

  然而——


  「是沒有小看小姑娘,不過姑且這裡是大哥跟陛下的愛巢(預定),能不能嘴下留人啊小姑娘。」

  半空中,一隻蒼藍色的火鳥纏繞在我身上。

  同時,一整面天空一樣海量的魔力也壓了過來。

  儘管我化為龍翱翔於天際,此時天空卻也成為我的絕對牢籠。

  這個人是!

  「真的拜託嘴下留人啦,這邊也沒有跟你戰鬥的打算。而且,沒有慾望的邪龍。就跟炸蝦沒有醬汁一樣,沒什麼可看性喔。小姑娘………」

  「朱雀·菲尼克斯!」

  「沒錯!現任遺骸都市最強"代理"。王屬特務領隊就是說我。

  話又說回來,剛才一個人幹掉了熾天使烏列爾、隨後又跟好幾個質點使徒周旋我真的很累了。總之能不能彼此都收手呢。」

  藍色的火鳥用細長的尾巴纏繞我的身體,鳥的利爪抓住了我的咽喉。

  「嗚嗚嗚嗚!」

  想使用魔法,就會被蒼藍色的烈焰焚燒。想移動身體,就會被鳥的利爪束縛。

  完全無法掙脫,比大哥更強大的束縛技能。

  「你根本沒必要變身吧?不是人形態比較強嗎?」

  「氣氛的問題啦氣氛。」

  朱雀·菲尼克斯,連我都知道的存在。

  不如說現在才出來比較奇怪。

  朱雀·菲尼克斯。是鳳凰的古代系譜。

  除了做為東方的神獸的同時,他還同時具備西方惡魔 菲尼克斯的特質。

  一般人能接觸的魔法體系只會有一種,但偶而會出現能同時使用兩種的人。

  然而能使用並不代表能精通,但這個傢伙例外。

  他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能精通東方西方魔法體系的存在。

  我自認自己的實力不是很強的標準,這點我有自知之明。

  但,我能靠著邪龍的毅力跟耐打程度獲得最終的勝利。

  因此我不認為實力上的差距算什麼東西,不如說靠執念獲勝這才是邪龍。

  我也承認那條魚應該比我強,但還不至於不能靠執念翻盤。

  然而——


  「你少謙虛了吧?單吃一個熾天使還毫髮無傷,甚至跟質點周旋?這種程度說自己是代理?」

  我看不到,唯獨這個人我看不到獲勝的機會。

  光是對峙就有如此的差距,光是眼前這個人自然而然散發的魔力就讓我覺得根本不可能贏了。

  這不是靠毅力挺住就能贏的對手。

  死定了,這是我內心唯一的想法。

  不過,能死在遺骸最強的手上也算不差就是了。

  畢竟我是邪龍,乖乖被討伐也是宿命之一吧?

  我這樣想——


  「我這是說實話啊,我距離幽刃大哥他還差得遠呢。還有我也沒打算殺妳。」

  眼前這隻妖怪苦笑說著,這隻臭鳥讀我心!?

  「看妳一臉不想說話的樣子我才窺探妳的隱私的,說聲抱歉啦。

  話說我可沒在開玩笑,我這種程度真的只是代理而已。基本上我能跟阿鬼哥,項鬼認真戰鬥但最後會輸掉。

  然而如果現在讓幽刃大哥身體康復的話,就算實力維持以前他還是能跟"現在的"項鬼他來個六四開的勝負喔。

  當然,幽刃大哥是六的那個部分,所以我很期待喔,期待陛下回到幽刃大哥的身旁把他治好。

  雖然對幽葉小姐不好意思,但我最喜歡的就是大哥騎乘著陛下龍型態的樣子翱翔的模樣………那兩人終於有機會重修舊好所以我姑且勞動幾下。


  哎呀抱歉,大叔講古很無聊對吧?」

  一瞬間,鳥爪用力把我甩到地面,而在我即將跟地面接觸之前。

  那隻蒼藍色的火鳥,變回了人形。

  那是一個黑色同時帶著點蒼藍色頭髮的青年。

  「"自己的爛攤子自己會完美收拾乾淨"陛下是這樣說的,所以就請小姑娘稍微睡一下吧。」

  看不起人也該有個限度!這句話我才不會說呢!

  實力差距明顯到這個地步,趁現在快逃——

  「妳逃不了的啦小姑娘。幽刃大哥直傳!神鳥·蒼炎衝!」

  一瞬間,流星打在我的肚子上。

  我從龍型態被打回人形,就這樣失去意識。
  「初次見面,艾絲蒂雅·多拉格拉。單刀直入的說了,妳以後必須服從於我。」

  而在那之後,我被帶往了王宮。

  當我清醒之後,第一句聽到的就是這句話。

  「啊?」

  現在在我面前說話的人當然就是超越者,而且是身為複製人的我的原型。

  光是看到這個害我誕生的罪魁禍首就已經很不爽了,現在居然還要我服從?

  那我還不如死了算了,正當我打算咬舌自盡的時候——

  「!?」

  但下一秒,我發現自己的身體完全無法動彈。

  連說話都做不到。

  妳,做了什麼!?
  我連開口詢問都做不到,只能狠狠瞪著對方。

  只見眼前這個臭原型露出微笑說:

  「妳是我的複製人,是人造體。所以當初妳被培養的時候必定有在身上埋下操控行為的魔法。用來預防妳自殺或者叛變。」

  這女人說著我當然知道的事情,但那種東西我早就已經拆!

  「同時我知道妳靠蠻力拆掉了,所以妳被朱雀踢暈的時候我檢查了妳的身體,並裝了一個改良版。

  換言之妳沒有——」

  ………………開什麼玩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居然要我、要我乖乖被妳套上枷鎖、套上項圈嗎!

  我心中的仇恨、執念之火又一次的燃燒。

  別開玩笑了妳這個渾蛋,妳以為是超越者就能為所欲為嗎!

  「別開、玩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強硬地起身,張開了翅膀、露出獠牙。

  全身的細胞都在警告我,不能行動。

  自己的大腦在告誡我,乖乖聽話。

  「咳咳、咳咳咳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誰理妳啊!
  吐血不打緊,全身的器官毀掉也無所謂!

  我強硬的站起,狠狠瞪著眼前這女人。

  殺了妳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樣才對,真不愧是邪龍。那可是我精心打造的束縛魔法呢。居然能靠執念行動………雖然調高功率也行啦………不過這樣好嗎?」

  妳不是想要復仇嗎?對多拉格拉復仇?

  「我能給妳行動的機會喔。」

  「…………啊?」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我停了下來。

  此時,這女人丟了一件衣服過來。

  「!?」

  糟糕,剛才那是讓我鬆懈的陷阱嗎!我這樣想著,但下一秒我發現那是大哥身上穿的服裝。

  換句話說,這是王屬特務的服裝。上面也沒什麼機關。

  「妳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挖角而已。

  只要妳加入王屬特務、成為幽靜,妳大哥部隊的一份子。妳就有機會就地把多拉格拉給殺了………

  我能夠得到緊盯著貴族的眼睛,而妳找到正當理由的話也能直接殺人、而且身分地位有保障。多拉格拉內部試圖殺死妳的人也不敢動手。

  抓到機會妳就是單方面虐殺,對我們來說都是有好處的吧?更何況………妳的誕生我也有責任。如果連妳都處理不好,我該怎麼去面對深愛的男人、以及我的孩子呢?」

  我的原型,靜靜的看著我。

  這是我第一次,正眼看到自己的原型。

  跟我相似的長相,跟我相仿的聲音。

  這個人是超越者、是女皇,而且還是古龍。

  龍族最高等級的存在。

  智慧、血統,種族以及身份地位,擁有一切的存在。

  但是,為什麼啊。

  (搞什麼………)

  這世界上大概只有我在非戰鬥的場合看過兩個超越者吧?

  超越者,魔法體系的君臨者。

  但是!

  (明明是龍的頂點、明明能強硬讓我聽話。但是這眼神卻比貞德那傢伙還要像人類。角色反了吧?)

  這個女人,我的原型的眼神非常像人類。

  有哀傷、有憤怒,有憐愛。

  結果反而是聖女貞德這個人類不像個人類。

  「抓到機會就能虐殺,換句話說沒有機會就不能殺嗎?」

  「讓妳誅九族的成功率?」

  「………切。」

  連這點都抓得好好的,可惡。

  思考許久之後我說:

  「連妳在內,我會好好盯著的。」

  「可以啊,隨時盯著我。妳先休息吧,我要去看幽靜,他已經昏睡了一段時間了我想看看他。」

  我的原型起身,這時我才注意到她膝蓋上有一本相簿。

  我看著她用憐愛的表情看著這本相簿,隨後放在書架上。並設下了我幾乎數不完的防禦結界。

  不難想像那是怎樣的東西,看到那人離開之後我喃喃自語說:

  「看準有可能三大貴族力量會失衡特地挖牆腳的吧?」

  我又不是白痴,大哥到底能不能算多拉格拉還不好說,但無論如何因為大嫂的關係多拉格拉跟艾潔拉家族一定開始有了聯繫。

  這樣一來三大貴族的勢力會失衡,對女皇來說這不是好事。

  而我這邊,繼續隱藏自己,找到機會屠殺多拉格拉。同時對抗兩大家族復仇的成功率也幾乎是零了。

  那還不如成為王屬特務,名正言順的找機會幹掉人家。而且也能拉攏一些敵對勢力的貴族好給自己增添戰力。

  同時也能達到那女人想要的制衡的目的。

  「眼神不同終究還是超越者。手段真下流。」

  話說,變成大哥的屬下啊。表現的好他會誇我……


  「等,我在想什麼啊我!大哥那人也是復、復仇的…………啊~煩死人了!」

  睡覺、我累了!
  而在那之後不久,我正式成為了王屬特務。

  穿上跟大哥一樣的服裝,開始執行那女人、陛下給我的工作。我好歹是會對雇主恭敬的人。

  「話說我的第一個工作就是到日本啊,一開始就給我這麼重大的任務好嗎?」

  我拿著魔晶機對著另一頭說著。

  我的第一個工作室抵達日本,確定現在日本的情況。

  畢竟依照貞德的目的來看,我猜那人八成沒有處理一整個年級失蹤的案件。

  同時,我還要順便殺了五院集團幾個重要幹部並操縱。

  總感覺現在我好像待在種邪惡組織一樣,總之目前我人已經在東京了。

  高樓大廈如同鋼鐵叢林,可能是因為現在是上班時間所以路上人很多。

  【我自認我是挑了最好的人了,總之允許使用魔法、但那必須在能掩蓋的範疇喔。】

  「好啦好啦。」

  魔晶機的另一頭當然就是陛下了,大哥躺在醫院的這段時間我基本上已經很清楚認知了這個新雇主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總而言之一句話——

  【不說這個了,妳知道嗎艾絲蒂雅!昨天啊,我抱著很不安的心情第一次踏入幽刃的家裡,深怕眼前真的是一場夢!

  但是但是,那串鑰匙真的可以打開門欸!然後我還聽到了幽刃,我寶貝的主人對我說『很久不見,還有歡迎回來』

  啊~~這真的是幸福到極點了!今天早上還是跟主人和幽葉一起起床的!以後每天都能聽到嗎?應該是這樣的對吧!】

  「妳這話我聽了數十遍應該有了。」

  總而言之,這女的就是一個花癡。

  那副樣子我都能知道我身為複製體那個超乎常人的執著從哪來的了,居然能為了一個殘廢的男人做這麼多。

  成為大哥的師傅、在那男人家中困難的時候插手干預等等………

  只差沒公然表示想把那家人作為皇族看待了,偏心這樣跟貞德相比陛下她真的完全沒有超越者——

  加百列,拜託!讓我預支一些就好!這個新的角色對我的隊伍很重要!不抽滿的話!

  每個月都能聽到這句話喔聖女大人。總之不行!
  
  ………做事吧。

  哇啊,真厲害。公車還有五院集團站欸。

  省的我去找人的功夫了。

  【一切從這裡開始。首先要得到幽花的認可,那孩子在家中只要看到我就會刻意離開。】

  「忽然有一個把自己老爸跟大哥弄成那副德性的罪魁禍首住進家中,沒對妳大吼大叫、四處找妳麻煩就不錯了。」

  【我知道啦………我現在要開始開會了。妳等等回報我狀況。】

  了解,我掛掉魔晶機之後將她收在包包裡。

  隨後換成了"手機"

  跟大哥這個科技白癡不同,我還算能接受這種產品。

  首先,搜尋一下沈船事件——

  「跟想像得差不多。」

  不出所料很快就找到了,不但如此還真的如我所想的貞德那傢伙連半點隱匿的想法都沒有。

  什麼離奇沈船事件啊,至今為止沒有搜尋到任何學生遺體啊。

  幾個月前的報導跟評論節目鬧得沸沸揚揚的,搜索現在似乎還是有在持續中。

  不過這都是幾個月的新聞了,現在應該沒什麼在報導了吧?

  「嗯?」

  然而在這之中,一個報導的標題吸引了我的注意。

  「"五院集團新的接班人已確定,五院與天宮的結合如今成為幻想?"………天宮?」

  這姓氏好熟喔,好像在哪裡聽過?

  「啊糟糕,我要在這站下車!」

  儘管我發現必須下車之後盡速刷票,然而在我踏出腳步的那瞬間——


  碰的一聲,我聽到一聲槍響。

  「會長!五院會長!」

  「會長被槍擊了!?」

  下一秒,我感覺得自己的大腦停擺。

  「鬧我?」

  給我等等,剛下車出命案?這機率有多低?

  我可不是什麼外表看似小………算了別說了。


  不是吧?這是怎樣?

  發生什麼事?正當我這樣想的時候——

  「嗯?」

  又一次槍響,我感受到自己的太陽穴受到某種衝擊。

  「至少要拿火箭炮吧?」

  雖然我被攻擊,但不要說受傷了我連被打飛都沒有。

  從彈道來推測,話說襲擊我嗎?

  換句話說………

  「妳還真結實呢。」

  正當我思考著這些問題的時候,一個聲音從我身後出現。

  那是一個穿著斗篷,看不到臉的人。

  這在魔法體系之中是很常見的裝扮,然而在科技世界之中這裝扮基本上就很稀奇、甚至該報警了吧?

  然而很奇怪的事情,身旁的人居然都沒感到意外。

  「大庭廣眾之下使用嗎?」

  「『沒有一般人看到』,應該沒關係吧?」

  真聰明………這個漏洞也發現了?

  從氣息來看,跟小丑同類型屬於被聖遺物選上的人類?

  雖然這人的腦子比小丑好很多,也很務實呢。

  「雖然我不認為妳是襲擊五院集團的主謀,但妳應該算是關係人吧?能跟我喝杯茶我會很開心喔。」

  「看來,要報告的事情還算多呢。」

  我直接抓著那傢伙的衣領往上飛,這傢伙的隱匿應該包含我在內。

  但預防萬一還是把戰場拉到高空——


  「這麼高的話我會缺氧,拜託不要好嗎?」

  但,下個瞬間我意識到了那個人不知道從哪裡抽出一把武器。

  而且這把武器有著某種討厭的感覺,於是我立刻用邪龍的詛咒攻擊。

  不過詛咒立刻被切開了。

  「!?」

  這是………
(??視角)


  「說起對遊離者第一印象,大多都是一群跟不上魔法時代十分落後的蠻族…………看來不是這樣呢。」

  不對不對不對,這小妹妹是怎麼回事?

  是怎樣啦!別鬧了超可怕的好不好!

  要說打不打得贏,大概五五開吧?

  「用大哥那邊的實力分級。大概是接近副團長的層級吧?沒有魔法相關的資訊跟訓練就能靠自己領悟到這個地步,除了佩服之外只有佩服呢。

  外加上手上那把武器,是十字教的東西吧?聖劍迪蘭達爾?」

  而且還一下就看出來我手邊的武器是什麼,這就是魔法世界的人嗎?

  果然應該聽從她"老人家"的建議,多帶點人啊。

  但現在也沒後悔藥可以吃了。

  「看一次就知道啦?」

  「能硬扛邪龍詛咒的武器可不多,本來只是不爽的聽從飼主的命令來到這裡…………這下倒是很有趣

  不過算了。下一招搞定你。」

  小妹妹張開翅膀,在嘴中聚集龐大的能量。

  然後,朝著下方。
  「妳!?」

  「最近燃燒殆盡症候群沒打算跟你打,自己加油,反正這裡的人死多少都不甘我的事。

  你應該能擋住吧?不然東京鐵塔要腐爛了喔。」

  邪龍的咆嘯。

  小妹妹居然毫不猶豫地朝著下方噴射,這東西如果接觸地面真的會造成大量傷亡。


  弄得我只好用盡大半的力量阻擋這東西。

  這衝擊之大,害得我斗篷都吹開了。

  換句話說我的臉被看到了。

  「嗯?這長相………啊~說起來是這個姓氏呢。被露娜選上那兩個姐妹………………

  雖然聽說那兩人雙親死了………算了,姑且說一句,我只是先遣人員。要敵對還是要同盟,請自己想清楚。」

  掰啦,那個小妹妹就這樣張開翅膀飛走。

  「先遣人員,換句話說後面的比較強嗎?不過那不是重點,重點是!」

  啊~說起來是這個姓氏呢。被露娜選上那兩個姐妹。

  剛才,那個小妹妹說的話。

  那個露娜是誰?姐妹,不會是說華凜跟翠花吧?

  儘管聽說她們沒事,但是選上又是怎樣!

  我!

  「我………那時候的選項錯了嗎?吶,在妳死去之後,我………」
 


幕間,基本上就是交代艾絲蒂雅躺在地上之後的事情。

明眼人知道妥妥的傲………沒事W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930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白煌羽
辛苦了

10-17 19:01

超假面·和人妻控
不會10-17 19:07
駆けるArsène
系統:爬蟲類亞森現在對於吐槽充滿了決心。

通常,幕間我是懶得寫感想的。雖然本質來說還是不太像,對於下回預告寫感想的人應該很少吧?就類似那樣的感覺。雖然老妹吐槽之前我們就知道了---對不起女皇大人,頂著一張跟老妹別無二致的臉,甚至連聲音,如果在動畫版就會變成聲優老師要唱獨角戲自己吐槽自己吧,以近年的動畫舉例就像是<魔女之旅>的27個伊蕾娜那樣。

老實說因為聲音相同,這比起小黑跟伊莉雅之間的關係還要過分。雖然不知道老妹擔任王屬特務前往日本到她被置入改良版效忠魔法之間經歷多少時間,不,應該不需要多少時間,回想一下碧碧拉是怎麼吐槽對幽刃發情的女皇就知道了。即便是老妹也能歡快的吐槽這樣的上司,對於最重視的前夫與分居的兒子瘋狂到處講的女上司。

只不過這個[上司的兒子]是老妹也認識的人,且在同一個職場,就只是如此。

末尾的聖劍使居然是這種好老爸的性格嗎?好,是我多想了。

最後一個腦洞,不知道看到邪龍老妹的亞丁會是什麼想法。

10-17 21:09

超假面·和人妻控
哎呀別太介意,人家女皇媽媽本性就真的.......10-17 21:11
海馬賴皮
戦場に倒れし、騎士達の魂よ! 今こそ蘇り、闇を切り裂く光となれ! エクシーズ召喚! 現れろ、ランク3! 幻影騎士団ブレイクソード!

這裡是被極大強化的社長加上換新手機暫時適應不過來的社長
這次就不打太多
不過首先先讓我吐槽一下新卡為什麼是畫一台噴射機跟我說她種族是龍(雖然效果很強

進入主題
這話主角看來還是老妹跟不明聖劍使
先不說花癡女王的部分
老妹就是個超級傲嬌
明明很想被幽靜稱讚又不承認

中間我倒是想說....
所以我說碧碧拉 那個醬汁呢
沒有執念的邪龍就跟沒有醬汁的炸蝦一樣
沒有試吃/使用的必要
女王比起阿貞還像是人類的原因其實很簡單
她不像我或阿貞一樣
把自己也當成棋盤上的一手
若有必要連自己都能當籌碼賭下去
必須要說這才是個優秀的指揮官
但 那不代表這能成為一個優秀的王
王跟主Call要的需求本來就有一點差異

最後看到不明聖劍使這邊
礙於我已經知道這個人的身份我就不說什麼
而且蛇也把我要講的講走了
總之這次開頭的召喚詠唱是給聖劍使的
沒它露臉擋東京可能就要死一堆人了
但能看出老妹相信它擋得住
聖劍迪蘭達爾是守護之劍 給與對異常狀態的全抗性是很正常的
準確判斷出這點的老妹給她一個讚
不過看來...這次的聖劍使不是奇怪的人啊 預測失誤了嗎

那這次就這樣了 下次再會

10-19 01:05

超假面·和人妻控
這一天,東京又恢復了和平

感謝聖劍使的努力10-19 12:32
小超x神奈
看到這裡我現在超期待艾絲蒂雅完全嬌化的部分,倒在幽靜懷裡撒嬌,然後諾雅爾吃醋。

10-19 20:34

超假面·和人妻控
我看看情況w10-19 23: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sdf567g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遺骸都市的異世界召喚檔案... 後一篇:本周小說暫停一次,並預先...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