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轉】歐美系列《我們創造的鬼屋守則成真了02》

作者:ღ茉律│2021-10-17 15:38:03│巴幣:2│人氣:49


[ 二、第一層樓]

我蓋在眼睛上的左手忍不住發顫,我們站在派翠克身後,聽見金屬門環打在門板上的叩叩聲,一下、二下、三下。

等待的時候最是難熬,我心裡默默祈禱沒有人會來開門,不管是誰把我們小時候的塗鴉弄到現實世界中,我只希望他衝出來指著我們大笑,至少這樣我們就不必進去這個詭異的屋子裡。就跟百貨商場裡的噴泉池會有一堆人亂丟錢幣許願一樣,也許是某個有錢沒地方花的人按照派翠克的要求弄出來的,反正要把外觀弄得古老一點也不是沒有辦法。

儘管我想了好幾個可能性,突兀的喀搭聲讓我的心跳幾乎停止。前門打開了,耳邊傳來呼吸的聲音,但分辨不出來是我們四個人的還是開門的人。

1…」葛瑞格大聲的開始數秒。

2…」他的聲音微微顫抖。

當他在數秒的時候,門口好像傳來一陣悉悉簌簌的說話聲,聽起來像是反過來的語言,類似你把電影或影片倒轉時會聽見的那種嘰哩呱拉的聲音。

3…!」

「好啦!」珍妮佛大叫一聲,我聽不出來那是興奮還是害怕。「我要睜開眼睛了喔。」

我也放下手睜開眼睛,前廊上除了我們四個再也沒有別人,派翠克立刻衝進屋子裡。頭頂上粗糙的吊燈閃著昏暗淡淡的黃光,派翠克左右張望檢查門口附近,拉開窗簾可能躲人的地方。

「哇嗚,那個人跑得還真快欸。」葛瑞格讚嘆地說。

「或者那個門是自己打開的,我的意思是可能是門環觸動了某種機關,我可不認為是鬼幫我們開門的。」珍妮佛說。

「派翠克,你那些朋友是不是錢太多啊?」我也忍不住驚嘆了一下。

「我才沒有那麼多朋友。」派翠克打開樓梯下的櫥櫃,還在找幫我們開門的不知名人物。

「如果你也算的話,那我僅有的三個朋友現在都跟我在一起。」

「當然啦,派特。」葛瑞格翻開素描本,從口袋掏出一枝鉛筆開始塗塗寫寫。

「看看這個地方,」我原地轉了一圈,「就跟我們小時候畫得幾乎一樣!我想起來了,這裡是大廳之類的,那個彎曲的樓梯跟我們畫得很像。」

「嘿,別踩上樓梯阿。」派翠克提醒我們。

「那個鏡子下面有畫了一個小板凳,」珍妮佛往右邊走過去,「鏡子…恩…是木框的,上面有一堆在追著尾巴的蛇。雖然這是我的主意,但我根本就忘記了…你怎麼有辦法還記得啊?」

「這個嘛,」我猶豫了一下才繼續說,「如果這間屋子的設計和擺設真的跟我們小時候畫的一樣…好像有點太詭異了。」

「的確,」葛瑞格也同意我的說法。「確實很詭異。」

小時候的我們可不是建築師或是裝潢設計師,小孩子的想像力都很直覺,想什麼畫什麼,就連維多莉亞式建築還是從圖書館借來的書上面看到的。我們的目標就是一棟可怕又危險的鬼屋,這倒是讓我想到一件事情。

「我們做了一些陷阱,記得嗎?」我連忙告訴他們。雖然大家都記得,但是對於細節卻是模糊不清。

「我不記得所有的。」派翠克首先開口。

「我也是。」葛瑞格附和。

「我們會互相幫忙的。」我說。

「大家一起,我們會慢慢想起來的。」珍妮佛還是很樂觀。

到現在還沒有任何一個人提出想要離開,甚至也都沒有往回走,老實說我還挺意外的。不過我們還沒開始解謎,也沒有碰上守則裡那些會威脅到生命的情況,但是從我們踏進門的那一刻,這些潛在的危險就已經被放大好幾倍了,我們應該要準備得更齊全的。我身上沒有聖水、鹽巴或是銀器,也不是說這些有多大的用處,我和其他三個人其實也不怎麼相信,但現在這種情況也許多少會有點幫助。

「各位,找到儲物櫃了。」派翠克指著門左邊的牆壁上,幾乎和斑駁的白牆融為一體的小空間,其實還挺大的,可以放不少東西。

除了葛瑞格留在車上的手機,我們其他人把自己的手機拿出來放在儲物櫃裡。

「應該沒有人有帶那種很高級的鬼魂探測器吧?」葛瑞格說,「有紅外線的那種或是類似的東西?如果有請現在放到櫃子裡。」

「我的抓鬼神器忘在家裡了。」珍妮佛發現我在看她,立刻對我眨了眨眼。

「那就只有手機了,幸好我們有提前準備。」葛瑞格忍不住自嘲,「老天,我居然沒想到要帶手電筒。」

「之前在外面我檢查過了,這裡還有供電,所以這些燈應該是正常的。」派翠克說。

「派特,是誰在付電費?」

「不知道,查不到。」派翠克一邊回答葛瑞格,一邊往大廳深處走去。

我們跟在他後面,到目前為止還可以很輕鬆地說笑,除了派翠克。但我知道被恐懼挑起的緊張已經一觸即發,還沒有看到所謂的鬼魂,不然就是他們是隱形的。我不確定哪一種比較嚇人,是可以看見鬼還是看不見鬼在你旁邊。

穿過大廳和樓梯,我們進到一間客廳。小時候根本不懂有什麼區別,珍妮佛跟我們解釋這就是一間用來招待客人的房間,比一般的客廳還要正式一些,所以我們盡可能的畫了一些精美的椅子、櫥櫃還有燈檯。

這些都出現在這間客廳裡,儘管裝潢得很華麗,但家具卻很粗糙,帶有褪色鍍金邊的高背長毛絨椅,椅墊已經解體散落一地。一個大櫥櫃從頂部裂開變成了一張木刻的小丑臉。我看向右邊牆壁上的一幅畫,結合了蒙娜麗莎和喬治華盛頓的人物畫,類似達利融化的時鐘那種風格,只是這裡融化的部分是臉。這絕對是葛瑞格畫的,說實話,他畫得挺好的,幾乎有專業人士的水準,他以前就這麼會畫畫嗎?畫中人物的眼睛是兩個小洞,我走上前仔細打量,這就是鬼屋會出現的典型嚇人把戲:有個人躲在後面透過畫的眼睛來偷看你,我也不知道這個專有名詞叫什麼。

「那是葛瑞格替你準備的。」珍妮佛突然出現在我旁邊害我嚇了一大跳。

再往前是餐廳,再來是廚房,最後會繞回連接到起居室和大廳及樓梯的走廊。客廳裡散落了一堆詭異的東西,沾滿血跡的杯子放在老舊的櫥櫃裡,坐在沙發上的娃娃們有著像是人類假眼的東西,堆積在水槽裡的碗盤爬滿神秘的黃綠汙漬,而且還超級臭(物理上的臭),我們差點就吐出來了。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但一直到走進這裡後,讓我最害怕的是從咕咕鐘裡跑出的噁心東西。我們小時候居然會想出來這個,大概是葛瑞格病態的小腦袋出得主意。咕咕鐘就在廚房牆壁上的壁龕裡,一個毀容的小老頭,我甚至不確定他是不是個人,他身上破破爛爛的夾克外套往後飛開像是一對翅膀,從那歪七扭八又寒酸的小房子裡撲出來,用詭異的聲音喊著「離開!離開!」,而不是普通咕咕鐘的「布穀布穀」。那個聲音模仿得很像人類,但其實一聽就很明白絕對不是。從大家的動作和行為都能感覺得出來些許的怒意,如果這真的是我們其中一個人的惡作劇,實在是很過分,真的太超過了。

離開客廳後我們往走廊尾端最後一間房間:起居室。以我對老房子的了解,這種房間只給家人自己使用,是不會用來招待客人的。

一走進來我們就知道了,第一個謎語就在這裡。

出於玩心,雖然我們都很好奇但並沒有特別去回想當時的謎語是什麼。或許小時候我們就曾經想過,也許有一天真的會碰上這間鬼屋,又或許我們並沒有寫出真正的謎語,因為我們也不知道謎底是什麼,但我真心希望至少能在一切開始之前先知道所有的答案。

起居室裡的擺設是我們目前看到最正常的,除了壁爐……發光的壁爐,那是我們設計的第一個謎語,我記得當時我在壁爐上畫了好幾個圈圈強調:第一個謎語!

不知道是不是它真的在發光,我們走近一看,應該是火苗的地方放了一堆金幣、琥珀、祖母綠寶石、紅寶石和其他看起來很有問題的珠寶,我注意到一個不知道是帶有尖刺翅膀的貓頭鷹,還是有閃爍眼睛的蝙蝠。

「這是…?」珍妮佛不確定地問,「為什麼寶藏在”這裡”?它應該在樓上,最樓上的閣樓。」

「我們還不知道閣樓裡有什麼,」我說,「我們也不知道”這些”是什麼。」

「壁爐邊緣缺了一些石塊。」葛瑞格看了一會兒後才說。

的確,壁爐的拱門從左到右、從下到上的第一塊、第二塊、第三塊、第八塊、和第十三塊石磚都不見了,那是像中世紀或中世紀前會用的大塊雕刻的石頭。

我們在起居室其他地方找出可能的線索有:

1.一張有金色鈕釦的發霉躺椅、一張破舊的沙發和一些扶手椅圍成一圈。

2.一張邊几,上面有一個老舊的地球儀,但地球儀的東北部破了一個洞,阿拉斯加及大部分的北極圈變成了一個缺口,而這個不完美的地球儀旁邊有一個貝殼。

3.一張看起來像是19世紀的舊書桌靠在牆邊。

4.書桌上只有一個全白的信封和一個羅盤。羅盤不是用來指引方向的,而是有兩個支撐架和一支鉛筆,用來畫圓圈的工具。抽屜裡也都是空的。

5.還有之前提到的,壁爐邊缺少從左到右,從下到上的第123813塊石磚。

這些家具和小物品還有壁爐上的謎語都是我們在小時候想出來的東西。我們各自散開找尋覺得是線索的地方,葛瑞格說也許,也許我們當時潛意識裡有試著解開謎語,我隱約記得我們在附近有留下幾塊石磚,這本來就是一些小孩子隨隨便便的奇怪想法,應該是不會太困難。

果然在躺椅的下面,派翠克找到那幾塊消失的石磚。「你們覺得呢?」葛瑞格問,「這些可以放得回去嗎?」

「沒有那麼簡單吧。」珍妮佛懷疑。

就在這時候,原本平靜如水的情況驟轉而下,直到剛才這裡都只是些沒有生命的擺飾,讓我們幾乎忘記可能也存在的某些人或某些東西,鬼魂。

我不知道要怎麼形容,房間邊緣的空氣漸漸變得模糊,整個開始霧濛濛的,我沒辦法知道珍妮佛、葛瑞格和派翠克在想什麼,但我個人希望那個只是某種煙霧效果。

朦朧的煙霧中出現了幾個形狀,至少能看得清楚它們的體型比我們還要大上許多,跟我們走路和移動的步調不一樣,它們的動作很奇怪,更像是在跳舞一樣左拉右滑地前進,還有它們從頭到腳隱約蓋著一條白布,上面似乎有一點別的顏色,但我實在分辨不出來。我指著從角落朝我們過來的鬼魂大吼,試圖把他們嚇跑。

「這是我們設計的嗎?」我大聲地問他們,「我們有把鬼畫出來嗎?」

「我不知道。」派翠克聲音雖小但語氣肯定。我看見他的手握住口袋裡的某個東西,我決定到下一個房間的時候要先來玩猜猜我的口袋裡有什麼這個遊戲。

珍妮佛揉著後腦杓,似乎是被打了一下。葛瑞格被鬼魂們嚇得嘴巴張大兩眼呆滯。

「我們必須做點什麼,」我說,「而且要快。」

「不管要做什麼,絕對不能跑。記得守則嗎?我們跑的話它們也會跑。」派翠克連忙補充。

「解謎不應該有時間限制阿!」我大吼著,不確定是對著從煙霧裡冒出來的那些傢伙還是對著我的朋友們。「這不在守則裡面!」

「我們改了守則,」葛瑞格終於清醒過來,「我們加了一些,但我想不起來,也改掉了某幾條,總共有七條守則,但是最後……我們好像刪掉了什麼。」

我的目光轉到房間裡那些線索(假設是真的線索),再看向我的朋友們和一直逼近的鬼魂們。我發現它們似乎帶著面具,那應該是面具吧…不可能是……

雖然它們前進的速度緩慢,但只要再幾分鐘就可以抓到我們,它們有六個?還是七個?我很想要不去管它們,只專注在謎題上,但這真的很難,我的大腦不斷想要把它們合理化放到現實裡,瘋狂地想著到底要戰鬥還是逃跑。我真希望這一切只是個惡作劇,但直覺卻告訴我眼前的威脅確實存在。

我們拿著石磚開始討論。「哪一個要放哪裡?」我的鬥志像普通房子壁爐裡的熊熊大火一樣燃燒。

「那些珠寶金幣只是個誘餌。」派翠克應該是注意到我的眼神一直飄向壁爐裡面,我不知道他是在說這些珠寶,還是閣樓上的寶藏。

但我非常確定一件事:那些鬼就要抓到我們了。

———————————————
**前面敲門數三下時,原文使用OneMississippi, Two Mississippi…,美國人習慣使用Mississippi來當作計時的單位,因為說一次OneMississippi的時間差不多就是一秒鐘。

來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929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tmo168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影片】真實恐怖警察紀錄... 後一篇:【轉】怪談系列《星巴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zqool喜歡文字的各位
睽違兩個月的新散文,希望大家會喜歡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