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Angels with Scaly Wings - 鱗翼天使,part.5

作者:無世│2021-10-15 17:57:18│巴幣:522│人氣:305
前次
主角說出了自己所處世界的現狀
並且因為傳送門的損毀而必須繼續留在此處
目睹了瓦菈家的悲劇
並參加了由布萊斯主辦的BBQ聚會

----------------------------------------------------------------------------------------------------------------------------


~~  第四章  逝去、熱情、迷信  ~~

我從睡夢中醒來,眼裡所見的是天花板的壁紙。恐懼的情感還殘留在心裡,但是我卻不記得噩夢的內容到底是甚麼。
在我回到我的世界之前.......又或者是在我遇到些什麼之前,我還能在這間公寓裡待上多久呢?
我盡可能的不要去想那些事。
賽巴斯欽:早安,哲哉。
哲哉:非常準時呢。你每天都是在這個時間來,簡直就跟時鐘一樣。
賽巴斯欽:時鐘是值得信賴的。而對這份工作來說,信賴非常的重要。
賽巴斯欽:這個是要交付給你的東西。
哲哉:生產設施那邊寄來的信封啊。
哲哉:﹙是安娜幫我做的血液檢查結果。﹚
哲哉:﹙要是能在她遇到那起意外之前就........﹚
哲哉:﹙現在還是別想那件事了。或許檢查結果當中藏有什麼線索也說不定。﹚
哲哉:﹙我看看......遺傳性的構成,特別是在腦構造方面有著顯著的類似點........﹚
賽巴斯欽:咳.......
哲哉:總之謝謝了,我想你應該不是只為了拿這個過來給我吧。
賽巴斯欽:等我們抵達之後,署長會親自說明的。最好不要讓他等太久。可以出發了嗎?
我們抵達的,是看上去非常普通的一間房子。除了尺寸有點異常之外。與其說是一般家族用的房屋更像是一間旅館。
賽巴斯欽:署長!
布萊斯:喔,來了啊。
哲哉:等等。你不是在當艾梅菈的護衛嗎?
布萊斯:很幸運的,她不是每天都要工作。                           (゚Д ゚; ) <所以你這算是加班嗎
哲哉:原來如此。
布萊斯:總而言之,這邊的工作已經快結束了。簡明扼要的來說。雷薩他侵入了孵化場。
布萊斯:又出現了一名犧牲者。是一名擔任夜間勤務的孵化場員工。她的遺體在距離這裡相當遠的位子被發現。現場有爭鬥的痕跡,而她似乎是在那之後做了長距離的移動。
布萊斯:在發現她遺體的位子據說有傳出過很大的聲響。而她的身上也有著大量的傷痕,跟以前的犧牲者所受到的傷痕是一致的,武器也應該跟先前的犯行相同。
這起命案的消息,聽在我耳裡已經沒有那麼震撼了。她也僅是在雷薩的犯罪之下所產生的另一名犧牲者而已。
哲哉:孵化場?就是這棟建築物嗎?
賽巴斯欽:不,這裡不只是孵化場。這裡是協議會所擁有的建物。協議會將所有跟孵化場有關的設施都整合到了這裡。
賽巴斯欽:所以除了孵化場之外,裡面也有孤兒院跟醫院。裡面也有著,管理這些設施的辦公室。
哲哉:跟生產設施有點像呢。
賽巴斯欽:是的。因為擁有一樣的管理體制。
布萊斯:可以回正題了嗎?
賽巴斯欽:不好意思打斷你的話題,署長。
哲哉:請等一下,孤兒院也在裡面的話就表示.......
布萊斯:除了那名員工之外並沒有死傷,但是,設施在被侵入時有幾樣東西被雷薩奪走了。分別是發電機,跟幾顆蛋。
布萊斯:幸運的是,在其他的蛋遭遇危險之前備用電源就啟動了。不用我多說,蛋被偷走的父母臉色肯定是不會好看的。
哲哉:為什麼他要偷那些蛋?
布萊斯:我們會把你找來。就是為了弄清楚這一點。
哲哉:我不知道。他到底想要拿那些蛋來做什麼我也沒有頭緒。
賽巴斯欽:或許他是想把那些蛋拿來當成談判的材料。傳送門已經壞了,這表示他無法逃離這個世界。
哲哉:用把蛋還回來當作條件,來換取安全使用傳送門的權利嗎?
賽巴斯欽:有這個可能性。
哲哉:可是傳送門並沒有修好啊。他這麼做我認為沒有意義。
賽巴斯欽:修復傳送門的所需零件或許也在他的手上。而現在,他已經湊齊了逃離這裡的所有條件,用蛋來交換使用傳送門的權利後,修好傳送門逃回原本的世界。
哲哉:除此之外還有另一種可能性。或許破壞傳送門的人並不是雷薩。而是有人為了不讓他逃走而蓄意破壞的。而他為了換得修理的材料所以需要那些蛋。
哲哉:他如果只是想逃跑的話,那他早就該那麼做了。
布萊斯:不管破壞傳送門的人是誰,那都不是重點。重要的是雷薩的行為已經變得越來越激烈了。
布萊斯:把蛋偷走,並用人類的武器犯案。可以確定的是他肯定在執行著些什麼。他早晚是會犯下錯誤的。
布萊斯:或許已經犯下錯誤了也說不定。不管怎麼說,這裡已經沒有能做的事了。回到署裡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辦吧。或許能從現場的調查結果中知道些甚麼。
走了一段路後,我們回到了布萊斯的辦公室。初期的鑑定報告已經出爐,但是裡面並沒有能成為新線索的情報。
賽巴斯欽:那麼,該怎麼辦呢?要再重新確認一次時序嗎?
布萊斯:還不用。有幾件事情讓我很在意。
哲哉:是甚麼?
這時,有人敲了辦公室的門。
布萊斯:請進。
布萊斯:馬貝利克?你來這裡做甚麼?
馬貝利克:署長,我有話要跟你說。就我們兩人。
布萊斯:我現在正在忙,是跟甚麼有關的事情?
馬貝利克:跟雷薩有關。
布萊斯:嗯,在你面前的都是負責處理雷薩問題的人員。如果有甚麼想說的話,就在大家面前說吧。
馬貝利克:我知道了。
馬貝利克:我想,我知道雷薩人在哪裡。
布萊斯:你是說,你知道雷薩現在這個瞬間位在何處嗎?
馬貝利克:是的,我已經找到了他的藏身處。可能性相當的高。但是我無法確認他是不是已經移動到別處了。
布萊斯:真的找到了嗎,馬貝利克。把事情都說出來。
馬貝利克:我追蹤他已經追了有一段時間。
馬貝利克:幾天前,他出現在傳送門附近時我並沒有成功抓到他,在完全失去他的位子之前我又追蹤了一段時間。我從他去過的場所,還有出現犧牲者的位子這些情報當中,推測出了他可能的藏身處。
馬貝利克:他肯定會需要一個藏身處的對吧?因為他必須要把他偷的那些東西跟發電機給藏起來。
布萊斯收拾了桌上的東西,攤開了小鎮的地圖。上面的幾個記號,標示著至今為止發生事件的位子。
布萊斯:告訴我是在哪裡。
馬貝利克:至今為止的犧牲者是在這邊,還有這邊被發現的。而今天發生的事件是在這裡。犧牲者追著他跑了一段距離,我想應該是為了取回被偷走的蛋。而這是我前幾天追蹤他時,他所經過的路線。
馬貝利克:從這些結果來看,可以看的出他的行動範圍是這一帶。再加上這些情報的話,就可以將範圍再次縮小。而他很有可能就躲在這個區域內。
馬貝利克:他沒有待在小鎮裡這點是肯定的。而露宿或是住在山洞裡的可能性也不高,剩下的選項就是這裡了。
布萊斯:已經變成廢墟的農場嗎。
布萊斯:你是甚麼時候找到那個地方的?
馬貝利克:剛找到不久而已。在確認過後,我就立刻來到這裡了。
布萊斯:真厲害,馬貝利克。或許他真的在這也說不定。
賽巴斯欽:要派遣搜索隊去一趟嗎?
布萊斯:可惡,現在沒有能調動的人員。我們現在就跑一趟吧。
布萊斯:你打算怎麼做,馬貝利克?
馬貝利克:我現在正在病假當中喔,你忘了嗎?
馬貝利克:而且,如果真的找到雷薩的話,我想我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布萊斯:哲哉你呢?
哲哉:看起來是很危險的任務呢。
布萊斯:我想他是不會傷害你的。對他來說,能當成夥伴的也只有你了。
哲哉:確實是這樣沒錯。
賽巴斯欽:如果你願意來的話,或許能說服他讓他投降。此外,他如果想把蛋拿來做為交涉工具的話,也有可能會把那些蛋拿來交換你也說不定。
哲哉:你們不是真的想把我拿來當成交涉的材料對吧?
賽巴斯欽:看狀況而定。
哲哉:如果有必要的話,看來是只能配合了。
布萊斯:我會保護你的。要說有甚麼能讓狀況變得更加惡劣的話,那就是你也受到了危害。
賽巴斯欽:如果現在立刻前往他的藏身處,或許能讓他來不急做出反應。但是雷薩的手上還有著那把危險的武器。那如果是想要安穩的解決這個問題的話,我覺得還是再多觀察一下會比較好。
布萊斯:選擇後者的話那哲哉就不用跟著我們去了。
賽巴斯欽:的確。
布萊斯:好吧,哲哉。你就留在這裡等待接下來的指示。或許會有突然需要你的時候。待在這裡不要亂跑,知道嗎?
哲哉:我知道了。
布萊斯:好,那我們走吧,賽巴斯欽。
賽巴斯欽:了解。
布萊斯:還有啊,馬貝利克,你做的太好了。
馬貝利克:謝謝你。署長。
在他們離開之後,馬貝利克也轉身準備離去。
接下來我必須要待在這裡一段時間才行。布萊斯跟賽巴斯欽現在前往農場進行調查,如果有發生甚麼事情的話,他們應該會立刻通知我才對。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我待在布萊斯的辦公室當中。我閱讀著他收集而來的所有與事件有關的資料,幾乎所有的內容都是我已經知道的。
幾個小時候,辦公室內的電話響了起來。不知道這通電話到底是打來找我還是找布萊斯,我思考了一下後接起了電話。
布萊斯:哲哉嗎?
哲哉:沒錯。
布萊斯:你立刻來這裡一趟,我告訴你要怎麼走。
哲哉:馬上就去。
布萊斯:來了啊。
哲哉:怎麼了嗎?
布萊斯:甚麼都沒有。監視到現在沒有發現任何人的出入。
賽巴斯欽:他總是在夜間行動。所以現在是在睡覺嗎?
布萊斯:如果真的是那樣,那最好在他逃跑之前就由我們這邊先發起行動。
賽巴斯欽:他也很有可能已經不在這裡了。在發現我們之後,就在我們沒注意的情況下逃跑。在我們待在這裡的期間,他完全有足夠的時間可以銷毀證據。
布萊斯:的確是。不管怎麼說,我們還是進去吧。
哲哉:那我呢?
布萊斯:你先等一下。賽巴斯欽,你負責警戒周邊狀況。同時注意不要讓他從後門逃跑。
賽巴斯欽:知道了,署長。
布萊斯:好了,我們現在有兩個選擇。一個是你留在這,我進去裡面。
布萊斯:這個做法的好處是,當雷薩要逃跑時他如果看到你,或許會讓他產生動搖。你也有機會可以阻止他。又或者是在我跟他對峙時,我可以告訴他你也在場。
哲哉:第二個選擇呢?
布萊斯:你先進去,我跟在後面。
布萊斯:這麼做的話,或許有機會可以和平的解決整起事件。順利的話你可以跟他進行交談,如果不順利的話,我跟賽巴斯欽就在附近,會阻止他的。
布萊斯:雖然我不覺得他會傷害你。但是無論是發生甚麼事,我都會立刻的前往你的身邊。
哲哉:看來不管是哪個選項,我能做的都是他交談對吧。
布萊斯:我相信你可以做得到的。比起我們突然的出現,你的現身對他來說肯定是比較緩和的。當然,你如果不想參加的話我也不會強迫你。

A.我要參加。
B.不了。我就待在這裡等。

------------------------------  A選項  ------------------------------

布萊斯:很好,我們走吧。
我們緩緩的走向正門。我深呼吸了幾次,為了讓自己做好與雷薩對峙的心理準備。我手握著門把,接下來將發生的緊迫局面,以及該說的那些話開始不停的出現在我的腦中。
當我推這扇門時,除了開的不是很順利之外還發出了奇妙的聲音,這讓我有些躊躇。
我低頭看向聲音的方向。在門與玄關之間有著一條緊繃的鐵絲。
布萊斯:剛才真是太危險了。沒有找到雷薩也是有些可惜。
賽巴斯欽:應該是查覺到了我們靠近,所以就逃跑了吧。
布萊斯:把所有東西都扔下倒是有些奇怪。他所偷的東西,還有發電機全部都在這。
賽巴斯欽:那個陷阱是為了阻止我們嗎?
布萊斯:應該不是。我想那很有可能只是為了確保藏身處的安全才設置的。如果他有時間做這些來應對警察的搜索,那更應該帶著東西逃跑才對。
賽巴斯欽:的確。發電機也沒辦法拿來做成炸彈。
布萊斯:會這麼想就是你做為警察的經驗不足了。只要知道方法,那並不困難。
哲哉:你是說雷薩找到了那個方法嗎?
布萊斯:看來是這樣沒錯。他擁有工程學或是電學相關的知識嗎?
哲哉:算是有吧。他曾經有過修車的經驗,車子之外也曾修理過各種東西。
賽巴斯欽:看來他做了不少調查的樣子。
布萊斯:不管怎麼說,他已經變成更加危險的存在了。但是至少,我們可以在這建築物內盡可能的尋找線索。
布萊斯:哲哉,你有辦法自己回公寓嗎?我們還要留下來繼續調查。
哲哉:沒有問題。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
布萊斯:你做的很好,哲哉。
哲哉:謝謝。

哲哉:完全沒想到會這麼快就接到連絡。調查的怎麼樣了?
賽巴斯欽:調查方面非常的順利。但是我想你應該已經猜到了,我們現在忙的連貓的手都想借。
哲哉:一如往常呢。
賽巴斯欽:在進行這項搜查時,我們得到了必須要請求外界支援的結論。
哲哉:是嗎?
賽巴斯欽:沒錯,我們向附近的城市申請了支援,希望能有不錯的調查官前來幫忙。
哲哉:這樣啊。
賽巴斯欽:今天真的是很可惜呢。雷薩很有可能就在哪裡。或許是我們抵達的太慢了。
賽巴斯欽:我們已經知道了他可以將發電機改造成炸彈,或許他會在其他的地方進行裝設也說不定。
哲哉:至少現在這個時間點不會有這種擔憂吧?不是說被偷的發電機全都留在那裡了嗎。
賽巴斯欽:說的也是。不管怎麼說,這起事件的規模已經不是這種小鎮的警察可以全面處理的了。
哲哉:能有足夠的人來支援就好了。
賽巴斯欽:說的沒錯。
賽巴斯欽:不過現在,我們需要你的協助。
哲哉:那麼,我該做些甚麼才好呢?
賽巴斯欽:我們在搜索藏身處時,除了雷薩偷的東西之外還找到了一些東西。這個染血的繃帶就是其中之一。
哲哉:你覺得這是他的嗎?
賽巴斯欽:我也想知道答案。不過根據各種情報推斷,很有可能是他的。
哲哉:也就是說他受傷了。
賽巴斯欽:在第一起事件發生時,我們就已經知道他受傷了。只是,我們無法知道這繃帶是他當時使用的,還是之後因為別的傷口而使用的。
賽巴斯欽:總之,要知道詳情最好把這個帶去研究所。
哲哉:嗯。
賽巴斯欽:接著是,有人在晚間聽到了很大的聲響。
賽巴斯欽:有必要去聽聽他的說法。你如果打算去那邊的話請去確認一下他的證言。還有就是,順便問問他有沒有其他情報。
賽巴斯欽:另外,我們取回了你們的PDA。為了進行分析必須要送去保管所那裡一趟。他們以前有過處理人類製造的機械的經驗,比起警察署內部他們是更為專業的。
哲哉:我知道了。
賽巴斯欽:最後是那些蛋。所有的蛋都完好無缺讓人是鬆了一口氣。現在被保管在安全的場所,隨時都能送往孵化場。
哲哉:這件事情應該要優先去做吧。
賽巴斯欽:這件事情沒有你想的那麼緊急喔。我們的蛋其實是很堅固的。會交給孵化場照顧,並不是因為有那個必要,而是那麼做相對的比較安全而已。
賽巴斯欽:其中當然也有人會選擇在自家進行孵蛋。
賽巴斯欽:這件事情我們已經有通知孵化場了,但是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我們大概都派不出人。就像你知道的,我們現在人手非常不足。
賽巴斯欽:如果你願意把蛋跟文件送去那裡的話,事情就能早點結束,但是這件事情並沒有那麼急。
哲哉:我知道了。
賽巴斯欽:總而言之,我把該做的事情都放在這了,有任何想做的事情就直接挑去做就好,剩下的我之後會處理。
賽巴斯欽:就連簡單的跑腿都擠不出人力去做,真的是夠可笑的了。
哲哉:那也是沒辦法的。
賽巴斯欽:話說回來,你有打算參加夏日祭典嗎?
哲哉:去參加會比較好嗎?在加入了案件的搜查之後,我想應該沒有多餘的心力去思考別的事情。
賽巴斯欽:建議去參加喔。可以讓心情回歸平靜之外,適度的休息也是必要的。夏日祭典有許多值得一看的地方。特別是,大型煙火很有一看的價值。
哲哉:龍也喜歡煙火嗎?還想說你們能吐出各種火焰,應該早就看膩了。
賽巴斯欽:那跟吐火不一樣。在天空中綻放的七彩煙火,我們也是會覺得漂亮的。煙火大會通常會在夏日祭典的最後一天舉辦。大家都會去看喔。
哲哉:大家?
賽巴斯欽:是啊,這是從古至今的重要傳統。要說有甚麼不滿的話,就是今年因為警備的工作大概是看不到了。
哲哉:我會多加注意的。
賽巴斯欽:好了,回到調查上吧。
賽巴斯欽:剛才說的那些都放在這了。我回來之後也會把剩下的做完。可以吧?
哲哉:沒問題。
賽巴斯欽:祝你好運,哲哉。
哲哉:你也是。

A.把繃帶送往設施。
B.去見證人。
C.將PDA拿去圖書館。
D.把蛋拿到孵化場。

------------------------------  C選項  ------------------------------

哲哉:﹙雷米似乎不在這裡。﹚
格瓦斯:不好意思。
哲哉:怎麼了嗎?
格瓦斯:你知道音樂類的書籍是放在哪裡嗎?我正在尋找樂譜。
哲哉:抱歉,我不知道。我不是這裡的員工。
格瓦斯:別在意。這裡所有的職員似乎都到別地方去了的樣子。
格瓦斯:總之,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哲哉:你也是。
哲哉:﹙我想雷米應該是在辦公室那附近吧。﹚
哲哉:不好意思?
艾梅菈:我說你啊,這裡可是職員專用的地方喔。
哲哉:我正在找雷米。要把這台PDA交給他。
艾梅菈:他今天休假喔。好像有其他事要處理的樣子。
艾梅菈:如果你要找他的話,直接去他住的地方就行了。
哲哉:不能直接把PDA放在這邊嗎?
艾梅菈:要是不見了我可沒辦法負責,請直接交到他的手上。
哲哉:我知道了。
艾梅菈:話說回來,關於把你送回去的那個決定,希望你不要介意。
艾梅菈:說實話,你還能繼續待在這裡我是很高興的。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在我聽完你說的那些話後,我有說了我相信你。
艾梅菈:我的所有決策都必須要符合大眾的利益才行。就算現在突然發現你跟雷薩是一夥的,我也不會受到譴責。希望你可以理解我這邊的立場。
艾梅菈:這是雷米住處的地址,如果你有需要的話。
哲哉:謝謝你。
雷米:你好啊,哲哉。來這裡事有甚麼事情嗎?
哲哉:我來把這個交給你。雖然我去了一趟圖書館,但是艾梅菈告訴我最好還是直接交到你的手上。
雷米:這樣啊。
雷米:哎呀,這不是你們的PDA嗎。就跟我說的一樣對吧,早晚會到我手上的。
哲哉:是啊,這樣你就可以盡情的學習人類的知識了。
雷米:你肯定無法想像,我等這一刻有多久了。
雷米:雖然我今天是休假,但還是想趕快開始調查呢。
哲哉:那我就不多打擾你了。
雷米:謝謝你。
哲哉:祝你學習愉快。

------------------------------  D選項  ------------------------------

在前往孵化場的途中,我被一個聲音叫住。
???:你好啊!
當我轉過頭去時,看到的是一名不認識的龍。
凱文:你好,我叫凱文。
哲哉:我是哲哉。很高興認識你。
凱文:你對中西部學院感興趣嗎?
哲哉:是甚麼奇怪的宗教嗎?
凱文:不是啦!是大學。
哲哉:抱歉。我已經不是學生了。
凱文:我知道啦,只是句玩笑話而已。
哲哉:哎呀,我念過大學這件事情已經變成笑話了嗎。還是說我看上去不怎麼聰明呢?
凱文:不是那樣啦!你就算想在這裡上大學,也沒辦法待上那麼長的時間對吧。
凱文:看來是讓你誤會了。
哲哉:沒關係。我知道你的意思。
凱文:那就好。
哲哉:那麼,你是大學的招生專員嗎?
凱文:不是,只是打工而已。下個學期開始後,我就會正式進入大學攻讀心理學系。
哲哉:大學啊。那很棒呢。
凱文:那是在調侃我嗎?
哲哉:也許吧。不過,這個世界是有大學的啊我還是第一次聽到。
凱文:那至少你現在知道了。
哲哉:明知道我已經不是學生,卻還是向我搭話是有理由的對吧?可別告訴我只是因為我是人類喔。
凱文:其實我剛才想叫住的是一名路過的老婦人,只是你突然就回過頭來。
哲哉:喔,是這樣啊。幸好氣氛沒有變得尷尬。
凱文:如果沒有特殊的理由,我的應對可是一直都很良好的呢。
哲哉:看起來的確是這樣。
凱文:當然,不過這可不是因為是工作的緣故喔。我平時就是這樣。

A.招待他到住處
B.離開

------------------------------  A選項  ------------------------------

哲哉:你之後能來我這一趟嗎?我對這個世界的大學還蠻感興趣的。
凱文:那你真的是找對人了呢。
哲哉:雖然沒辦法立刻跟你約時間,但我們找個機會再見吧。
凱文:沒問題。我也得把這份打工做完才行。結束之後就有空閒的時間了。
哲哉:我知道了。再聯絡吧。
凱文:我今明兩天都會待在這裡,要找到我應該是很容易的事情。
哲哉:嗯,我得走了。有機會的話我會來找你的。
凱文:我知道了,再見!
哲哉:﹙又來到這裡了。﹚
安蒂:嗨,是哲哉對吧?你在這裡做什麼?
哲哉:我是來這裡送貨的。
安蒂:是甚麼東西?
哲哉:被偷走的蛋。我想還是早點還回來會比較好。
安蒂:哎呀,我還想說等一下就到警察署去拿呢。
安蒂:能平安無事的找回來真是太好了。
安蒂:艾蜜莉,不要咬我的腳啦!
艾蜜莉:好吃!                                                                                              (゚Д ゚; ) <咦?
安蒂:真是的.......
安蒂:總而言之,我正好要進去,就交給我吧。
安蒂:謝謝你把這些孩子帶回來。
哲哉:別客氣。

賽巴斯欽:謝謝你的幫忙。
賽巴斯欽:剩下的部分就交給我,你可以回去休息了。除了警察的工作之外你還有其他事情必須去做的對吧。
哲哉:謝謝你的關心。
賽巴斯欽:那麼,下次見。
哲哉:再見。

在那命運的一天過後,我總算能有時間好好休息。我想著今天的晚餐內容並走入廚房。
哲哉:﹙要做些什麼嗎,還是點外送呢?﹚
當我回到客廳時,身體突然間的失去了力量,就這樣的倒在了地板上。
再次張開眼睛時,我在朦朧之中看見的是石製的天花板。
視力慢慢恢復正常後,我站了起來。我似乎身處在某個洞窟當中。
一個我曾經見過的謎一般的人物出現在我的面前。
???:抱歉用這種粗暴的手段。但是那是最理想的方法了。
哲哉:這裡是哪裡?你的藏身處嗎?                                                       (゚Д ゚; ) <瓦菈家........
???:會選在這裡只是為了能在交談的過程中不受到任何人的干擾罷了。這裡直到最近似乎都還有人居住的樣子就是了。
???:你知道我是誰了嗎?
哲哉:至少不會是雷薩對吧。
???:非常好。是甚麼時候察覺的?
哲哉:因為現在你說的可就不是悄悄話了,那很明顯就不是雷薩的聲音。雖然在一開始遇到你的時候,我就有感覺你不會是雷薩了。
???:最初見到我的時候?
哲哉:就是在那個設有發電機的地下室。你推了我一下對吧。
???:這樣啊。
???:我是「管理者」。
哲哉:這裡的所有龍都認為,人類就只有我跟雷薩兩個人而已。所以你才穿戴著面具對吧。為了隱藏自己的真實身分。
管理者:沒錯。
哲哉: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你曾經救過我的命。
管理者:不是只有一次,已經好幾次了。
哲哉:你到底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的。你應該沒有通過傳送門才對。有使用到傳送門的話龍群一定會發現的。
管理者:那就是你誤判的地方了。正是因為我通過傳送門來到此地,龍群才會發現那座傳送門。
哲哉:你說的是真的嗎?
管理者:當傳送門從地底上升到地面時,附近剛好沒有任何的龍在。因為我的出現讓傳送門能夠被發現,但是龍在那時還並未得知傳送門的存在。
哲哉:意思是,你是比雷薩更早來到這裡嗎。那麼你就是最早來到這個世界的人類了。
管理者:就某種意義來說並不是那樣,但是你就那樣去理解吧。
哲哉:你到底是誰呢?
管理者:雖然我跟你一樣使用過傳送門,但是我的立場與狀況跟你們完全不同。
在世界迎向崩壞之前,我是一名技術師。隸屬於生物兵器開發小組的一名成員。
我們的工作,是在法律還不完善的國家裡開發並生產生物兵器。為了讓貧窮的國家也能有戰爭的本錢,需要成本低廉的兵器。這樣他們就不需要依賴高價的無人機或是其他機器。
我被賦予了設立生物兵器開發研究所的任務。因為是極機密的企劃,所以我選擇了一片杳無人煙的荒野。
那間研究所除了是獨立的研究機關之外也是生活空間。不需要依賴外界的物資跟既有的電力網,研究所內有著所有必要的一切。

任何的東西都可以經由傳送直接送往那個地方。不會留下任何痕跡跟紀錄,國際社會或是執法機關都無法得知我們的行動。
在研究所設計完成後,為了提供我們必需的物品,我們會設置唯一一個與外界的接點,那就是通往本部的雙向傳送門。
雖然傳送單一的人類並不是問題,但是要傳送整棟建築物那事情可就不一樣了。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需要一台物質壓縮機。雖然價格高的可怕,但是我們仍舊是在黑市購得了所需的機器。
這台機器背後蘊含的科技成份,雖然跟傳送的原理有其類似的部分,但複雜的程度可以說是天壤之別。

所謂的傳送技術利用的是黑洞的起點與終點。但是壓縮技術卻利用到了回圈層面,在回圈被打破之前物體會保持在一種懸停的狀態。
使用到黑洞的作業是非常複雜的,但是要形成迴圈則需要在那之上的更高精密的操作。因此,物質壓縮機是一種天價的機械。
為了讓其他人能安全抵達目的地,我會先以傳送的方式到當地去設置傳送門。
我想這一點你可能不知道,只要使用傳送門就可以把人送往事前就預先定義好的目的地。此外,目的地本身並不需要有傳送門的存在。然而就像你想的那樣,這種行為是具有風險的。
只要設定的數值有些微的偏差,就很有可能會成為宇宙中的塵埃。

當然,我的雇主不會希望那種事情發生。我並不擔心我自身的安全。因為跟我一起進行傳送的,就是那一台天價的物質壓縮機。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是那麼的不順利。不管檢查了多少次做了多少的預防措施,都不可能將風險降至為零。不管風險的數值是多麼的小,該發生的時候就是會發生。
但與此同時的,厄運也有可能會轉變為好運。
我安全的抵達了在地球上的某一座叢林。當然那並不是我原本的目的地。
雖然有感受到一些違和感,但我還是立刻的開始作業。至少我能先處理建築物的部分。只要能把避難所設置好,就能夠開始我們的計畫。要讓傳送門能夠順利運作則需要花上更多的時間。需要花上好幾個禮拜遵循複雜的設置步驟才行。

雖然發生的預期之外的事件,但只要設置好傳送門,我就可以跟本部取得聯繫,也能夠把自己傳送回本部。
把研究所傳送到了錯誤的地方絕對會是一筆超大的赤字。但是至少我還活著這就已經夠幸運的了。
過沒多久,我察覺到了自己抵達的究竟是甚麼地方。
我確實是還在地球上,但是那並不是我所認識的地球。
而是6500萬年前的地球。

傳送本身是利用黑洞來實現的技術,所以理論上的確有可能藉此來進行時光旅行,但是時光旅行是從未有人挑戰過的技術。因為就連傳送本身都已經是全新的技術了。
但我還是來到了6500萬年前的地球。還帶著自己專用的研究所。我所屬的公司,肯定會希望我研究存在於此的任何生命體,並以此來賺取大筆金錢的吧。
前提當然是我有辦法與他們聯繫上。
在那之後過了幾周,我照著原定計畫設置了傳送門。但是我不管怎麼進行聯絡,都沒有得到回應。

雖然時間上不同,但是我所設置的傳送門理論上是可以找尋到存在於現代的另一座傳送門才對。對黑洞來說,時間上的移動就跟場所上的移動是一樣的。
但是,另一邊的傳送門在構築時,我們做了特殊的設定。必須要先將兩座傳送門進行時間軸上的同調,才有辦法進行空間移動。
也就是說,這座「過去的傳送門」雖然能夠搜尋的到位於「現代的傳送門」,但是現代的傳送門,卻無法發現這座過去的傳送門。
但是我所設置的這座傳送門卻搜尋不到「現代的傳送門」。我很確定,這一台傳送門的機能是正常的。不管怎麼想,都應該要可以搜尋的到才對。

但是在那之後,我發現了一件讓人害怕的事。「現代的傳送門」要不是不存在,就是沒有在運作。
或許是因為傳送的失敗,讓公司重新檢討了使用這項技術的風險。而我們在以前也就有討論過,這項技術違反了很多國家的法律。
公司的止損決策並不是甚麼值得驚訝的事情,但是將所有的傳送門全部關閉,把我一個人扔在這裡的決策就很讓人難以相信。因為在那個時代,傳送門技術的可信度依然是很高的。
在我的大腦裡,殘留下了唯一的一種可能性。那就是超兵器。那是國與國談判的一種籌碼。很有可能是有國家輕忽了那種兵器的威脅,在使用後將大半的地球破壞殆盡。

是因為一時疏忽呢,還是國際情勢發生了變化呢。
不管怎麼說,因為聯絡不上現代,所以我無法得知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如果我能設定出正確的座標或許就能回到現代,但那是很危險的賭注。
而且,我也面臨了我是不是真的想要回去的這個問題。
就算原本的世界真的還留有著些甚麼,我回去後也可能會受到攻擊,甚至被殺死。

最後,我得到了一個結論,不管現代還留有著些什麼都沒有回去的價值。在理解到這一點後,要下決定也沒有那麼難了。
與其回到那已經被破壞的文明,我找到了新的可能性。
不是創造生物兵器,而是使用這座研究所來創造出我理想中的全新的文明。
需要的資料用一根手指就能叫得出來。最先進的機器也就在我的手邊。
而且,大多數的東西也都已經被自動化。

但是仔細想想,我還是讓這間研究所發揮了它本來的目的。將動物與人類的DNA進行融合。雖然有著動物的外型,但是具有足夠的智慧,是擁有學習能力的生命體。
由於我在抵達時,手邊並沒有動物的樣本。所以我從當時可以採集到的生物身上蒐集了樣本。
依靠那些自動化的程式,DNA的融合範圍變得更加的廣泛。那些全新的生命體,為了讓自己更能有效的進行戰鬥,各項能力都得到了相對應的強化,像是鎧甲、飛行或是唾液。
從結果來看,產生出了各種不同的種族,在戰爭上他們都能完成屬於自己的職責。
給予他們賀爾蒙劑就能讓他們更快的成長,只要使用研究所的學習系統,我可以按照我所想的方式去教育他們。

我最初的打算是讓他們自給自足。
為了要構成一個獨立的社會必須要有相應的知識。
幸運的是,研究所裡的自動化AI幫了我很大的忙。
我將第一代的創造物野放,並做為他們的指導者設立了最初的村莊。
我是真的認為我會成功。當我看到他們能不需要我的指導就能自行生活,並管理整個村莊時,我覺得我成功了。
管理者:當我察覺到這個新的社會總有一天會被破壞時,我就下定決心只要能拯救他們我願意做任何事。
哲哉:被破壞?甚麼意思?
管理者:你還不知道這裡是哪裡嗎?
管理者:希克蘇魯伯小行星正朝著這裡前進。
管理者:小行星的直徑有10公里以上。撞擊地面後會形成巨大的蕈狀雲,地球將如同文字敘述般的被迫進入黑暗時代。
管理者:太陽將被阻絕超過一年以上,以光合作用維生的植物將大量的死去。
管理者:最後,草食動物將滅絕,而肉食動物也跟著一起滅絕。
管理者:所有的生物將會有超過75%被消滅,生存於陸地上的,重量超過一公斤的動物將全數死亡。
管理者:如果你聽不懂公斤是甚麼的話,用別的單位來說就是2.2磅。
管理者:我們不出手的話,在這裡的所有生命,你所遇到的所有的龍,都將消滅。
哲哉:我們?我可以做到什麼嗎?
管理者:你不想拯救他們嗎?
哲哉:我是為了拯救人類才來這裡的。而現在,你要告訴我這個社會乃至這整個世界都面臨著滅絕的危機嗎?
管理者:那就是事實。
哲哉:像我這樣的人類又能做到什麼呢?
管理者:現在,還有另一名人類成為了讓人恐懼的威脅。
哲哉:雷薩嗎?為什麼?
管理者:為了防止隕石的衝撞,需要巨大的力量。
哲哉:他所偷的發電機已經全部都被回收了喔。而且,只是幾台發電機而已有可能改變現狀嗎?
管理者:雷薩還沒有被抓到,他還在繼續的尋找發電機。請不要忘記這一點。而且,我無法確認我們到底能蒐集到多少的發電機。
管理者:我們只需要在特定的時機讓彗星偏離他的軌道就行了。但是要實行這個計畫,會需要數量龐大的發電機。
哲哉:也就是說,目的並沒有改變。必須要找到雷薩。
管理者:沒錯。但是你一個人是做不到的吧。你會需要我跟其他人的協助。就像你知道的雷薩是個危險的人物。並且他還持有槍械,可以說他比我們要更有優勢。
管理者:要是阻撓到他的話,他可是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殺掉你。
哲哉:那我該怎麼辦?你知道他在哪裡嗎?
管理者:不知道。但我想他很快的就會被找到。到那個時後我答應你會提供你幫助。
哲哉:我知道了。
哲哉:但是,還有一件事情是我不能理解的。
哲哉:龍群裡雖然流傳著你的神話,但是卻不認識你,甚至不記得你。對他們來說,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見到人類。你在創造他們之後到底經過了多長的時間呢?
哲哉:到底要隔多少的世代才會忘記這種事情呢?為什麼你可以完全將自身的存在從他們的記憶中消去呢?
管理者:我並不知道到底過了多久的時間。先不論我存在於什麼時代,當我得知我所創造的生命體將會滅絕時,我就去了未來,想看看他們到底會變得如何。
管理者:我關閉了傳送門的時間軸保護,讓傳送門可以連接上存在於別的時間裡的東西。
管理者:當然也包含了,存在於未來的同一座傳送門。
管理者:設置在我的研究所中的那台發電機,能隨時提供傳送門足夠的電力。也因此我可以前往任何我想前往的時間點旅行。
管理者:如果是沿著時間軸來移動的話,黑洞的起點跟終點也會在同樣的地方,出現在同一個傳送門。
管理者:只要能找到時間的接點,就能連接上「未來的」同一座傳送門,接著我定位出了訊號停止的那一個瞬間。
哲哉:就是隕石對吧。
管理者:沒錯。
管理者:在確認了事件的發生點之後,我盡可能的選擇了一個,安全且靠近那個時間點的未來。
管理者:在我抵達這裡之後,我就先從傳送門的附近離開,並引導龍群去那個位子。讓他們發現那座傳送門跟我的研究所。
哲哉:我還是無法理解,我們的傳送門又是怎麼找到你的傳送門的呢,還有為什麼我們會來到跟你同個時間軸呢。
管理者:你們所找到的傳送門肯定是我所屬的那間公司的東西。因為以前曾經有過傳送的紀錄,所以在你們找到那座傳送門時裡面就已經有了必要的資料。
管理者:但是,我並不知道那座傳送門有沒有辦法規避掉時空旅行的阻斷系統。
管理者:你們在找到傳送門時,所有的機能都是完整的嗎?
哲哉:不是,我們有做過調整。
管理者:我想,應該是在你們的調整下把傳送門裡面的安全裝置給關掉了。
管理者:所以傳送門自動的更新了起點與終點的資料。
管理者:若是沒有進行更新,在你們傳送到別的場所時,應該會被送到過去才對。
管理者:兩座傳送門之間一定有過傳送紀錄。所以傳送用的資料已經存在於內部。
管理者:在沒有調整過傳送資料的狀態下使用時,雖然兩個傳送門所存在的時間軸不同,但是時間的速度跟時間的方向是固定的。
哲哉:我不確定能不能跟你說我理解了。
管理者:那換一種說法吧。你們發現的那座傳送門跟我的傳送門有著共同的傳送紀錄。但是,只有傳送的地點是固定的,並沒有辦法連接上特定的時間。
管理者:對於存在於物質界的我們還有傳送門來說,時間的前進方向都是固定的。這一點我們沒有能力去改變。可是對黑洞來說卻不是如此。
管理者:就像黑洞的起點與終點可以存在於不同的場所一樣,它也能夠存在於不同的時間軸上。
管理者:當物體由一個傳送門移動到另一個傳送門時,並須確保他們不會被送到過去。為此,時間資料會自動的跟位於目的地的傳送門進行同步。
管理者:也就是說,在你來到這個世界之後所經過的時間,會跟你在原本世界的時間一致。
哲哉:原來如此。就算原本所處的時間不同,在傳送門的兩側,時間都會照著同樣的速度往同樣的方向前進對吧。
管理者: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你們是沒辦法用信件交流的。
管理者:兩側如果不進行同步的話,傳送門只會連接到一個固定的時間,也就喪失了雙邊溝通的機能。
管理者:不過,當兩邊的傳送成立之後就能做到只有在這種狀態下才能做到的行為。如果你期望的話,我可以使用傳送門將你送回到原本存在的那個時間,也能讓你回到雷薩還沒抵達這裡的那個時間點。
哲哉:可是,那不會造成我的存在變成兩個嗎?會變成時間悖論的吧?
管理者:我只能說有辦法做到那一點。至今為止沒有其他的人有嘗試過時間旅行。所以會產生甚麼影響我也不知道。我想,很有可能會直接產生出一個全新的時間軸。
管理者:其中一邊的時間軸你的存在會消失,而在新的時間軸裡會有兩個你存在。
哲哉:這實在是太過於複雜了。
管理者:抱歉。回到你最初的提問吧。在離開了自己親手創造的社會後,我也不曉得到底過了有多久。
管理者:傳送門並不是被設計來進行時空旅行的。所以,那些不確定因素到底會對時間產生什麼樣的影響沒有人知道。
管理者:也許是數千年,也有可能是數百萬年。
哲哉:經過了那麼久的時間,那台發電機還持續的提供電力給傳送門嗎?
管理者:傳送門的電力是由研究所的那台發電機進行提供的。那一台發電機,是所有科技的結晶,裡面蘊含著的都是最高階的技術。
管理者:獨立於任何網路以及電力網,並能持續的提供電力。它能從大量的天然資源當中汲取能量,比如說太陽光、地熱或是地殼變動。
管理者:另外,它除了能供給電力給研究所之外,居住所需的電力也一樣在它的供給範圍之內。
管理者:也就是說那台發電機利用的是地球本身的力量,來達到永續的電力供給。
哲哉:話說回來,我來到這裡後還沒有看過任何一隻恐龍,這是為什麼?
管理者:龍群的社會,遍及了整個大陸。
管理者:他們為了生存或是其他的理由進行狩獵。因此,身為他們的起源的種族幾乎是消失殆盡了。在生命的競爭這層意義上,我所創造的種族遠比恐龍要更加的優秀。
管理者:另外,我也有告誡過他們要防止巨大的捕食者徘徊在都市或村莊中。
管理者:不過,龍的數量在大幅的增加後,整體社會的結構並沒有發生太多的變化。
哲哉:這裡的所有東西看上去都像是為了人類而做的,那會是理由嗎?
管理者:我想是的。我最一開始使用的學習程式,給予了他們創造與使用物品的知識,而內容當然也都是人類的發明或是設計。
哲哉:你不覺得那些東西應該要更符合他們本身的需求嗎?我來到這裡後所看到的那些家具或是用品,對龍群來說很多都沒有什麼實用性。
管理者:雖然我也對此感到訝異,但是這現象是可以被說明的。請不要忘了製造出他們的程式原本是用來設計生物兵器的。
管理者:在幼年期時給予知識。
管理者:達到青年期後,他們的學習能力會大幅度的低下。因此,他們會保持著忠實的性格,依照當初所學習的理想的行為模式去行動,產生變化的可能性很低。
管理者:本能在這之中也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他們肯定對自己所學的東西也有感受到違和感。而動物的本能絕不會被改變,按照本能的行動也總是存在。
管理者:如果將給予的特性寫入基因組讓其成為本能的話,就算過了許多個世代,也幾乎不會有改變的可能性。
管理者:你所看到的就是結果。我在當時,讓他們學習的是某種價值觀以及知識,而那些東西在被學習之後就幾乎沒有產生過變化。
管理者:在我離開之後,新世代的年輕人從長者那裡進行學習,當時的許多知識跟情報就這麼一直保留到了現在。
管理者:但是,他們的基因組也是有產生變化的。這是必然發生的狀況。不然你現在所看到的就會是一群依照當初設計的克隆生物兵器。
管理者:從結果來看,可以發現他們的行為有著微妙的變化,但某些特性則是一直延續了下來。他們對於自身所持有的東西感到滿足,所以不會去進行改良。
管理者:對他們來說革新與變化是不需要的。因此技術上很少有進步,也不會有什麼發明。反過來說,他們重視的是至今為止不曾改變過的傳統與過去的做法。
哲哉:原來如此。
哲哉:距離隕石的撞擊,還剩下多少時間?
管理者:幾個禮拜後,彗星會通過月球,因為重力的影響彗星會在那時朝著地球前進。必須要在那之前做好準備。
管理者:如果能在那時行動,就能以最低限度的軌道變更來迴避隕石的撞擊。
管理者:雷薩如果偷走了我們最需要的東西,那麼這個世界的居民將無法在那個時間點前完成準備。
哲哉:所以雷薩跟發電機就是最要緊的問題了?
管理者:沒錯。
管理者:話說回來,我想你有可能會用到,所以就把傳送門給修好了。
哲哉:傳送門不是你為了要阻止我被送回去而弄壞的嗎?
管理者:不,弄壞傳送門的人並不是我。
哲哉:希望不要被雷薩拿去用了。
管理者:你就相信我吧。傳送門對我們來說是最重要的設施。
管理者:我設定了一個緊急用的座標。如果你遭遇到了絕望的狀況,且感覺到無路可走的時候,就去傳送門那邊吧。在我的設定之下只有你可以使用傳送門。
哲哉:我會記得的。
哲哉:那麼,你有什麼計畫嗎?接下來該做些什麼?
管理者:我處理我的事,你處理你的。去找雷薩。
管理者準備離去。
哲哉:請等一下。為甚麼你不把事情都說出來?為什麼還要戴著面具?共有情報不是更加的有利嗎?至少可以告訴我能在哪裡找到你吧?
哲哉:你不覺得對我坦承一切能讓事情更加順利嗎?
管理者:不,現在還不是時候。
話說完,他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我也離開了這個洞窟,但卻不知道該怎麼回公寓。
在漆黑的森林中,很難掌握自己身處在何處。
我徘徊了一段時間後,看到了村莊的燈光從遠處傳來,讓我有了能順利到家的自信。
在那之後,我順利的回到的公寓。看了看時鐘,已經是深夜了。
由於沒有其餘能做的事,我很快的就進入了睡眠。
哲哉:﹙今天早上沒甚麼要做事。警察那邊看來也沒有需要我幫忙的樣子。﹚
哲哉:﹙答錄機裡有一些訊息。我來看看........﹚
布萊斯:嗨,哲哉。要不要出去走走啊?就我們兩個人。
布萊斯:我不想一直待在這間便宜公寓裡。
布萊斯:當然,我有在準備一些有趣的事。
哲哉:﹙他所想的,跟我想的會一樣嗎?﹚

A.找雷米。
B.找羅雷姆。
C.找布萊斯。
D.點外送來吃。
E.去見凱文。

------------------------------  C選項  ------------------------------

哲哉:﹙啊,一定是他來了。﹚
布萊斯:你好啊,哲哉。
哲哉:你好,布萊斯。
哲哉:不是說了想離開狹窄的房間嗎,來我的這可不是甚麼好主意。
布萊斯:怎麼會呢,我可不覺得這裡比我那邊還差喔。而且看了看內裝,協議會還真的是準備了個不錯的房間給你呢。
哲哉:畢竟是給大使住的嘛。
布萊斯:身為警察署長的我,可是連選擇的權利都沒有呢。
哲哉:不是說那裡只是暫時的住處嗎。
布萊斯:是啊。不過說實話,還是不怎麼喜歡那裡就是了。
哲哉:這樣啊。
布萊斯:先不討論這件事了,接下來有甚麼打算嗎?
哲哉:打算?
布萊斯:這邊應該有些甚麼的吧?
哲哉:如果是指娛樂的話,那書架上有一堆的書可以看喔。
哲哉:以打發時間來看的話我推薦你「謝里丹與國王的權杖」。
布萊斯:那倒是不用了。減肥用的食物纖維已經吃的很多了。  
哲哉:不喜歡看書嗎。
布萊斯:為甚麼要特地跑來你這邊看書呢?而且,我偶爾也是會看書的。
哲哉:都是看些甚麼呢?
布萊斯:型錄啦或是雜誌........
哲哉:那不能算是看書吧。
布萊斯:讓我四處看看你住的地方吧。
哲哉:沒問題。雖然我不覺得有哪裡值得看的。
我看著布萊斯走向廚房。
哲哉:原來如此,我知道他想要找甚麼了。
布萊斯:我找到好東西了喔!
他所說的,是在我來到這裡時,就已經擺放在廚房的便宜的紅酒。
哲哉:要連冰箱也一起檢查嗎?
布萊斯:不用。現在的話有這個就很夠了。
哲哉:啊,原來如此。你是想玩轉瓶遊戲對吧。
布萊斯:是啊。在那之前要先把酒喝光就是了。
哲哉:看來是沒打算直接倒掉呢。
布萊斯:那當然,那麼浪費的事情怎麼做的出來呢。
哲哉:這應該是店裡倒數第二便宜的紅酒。倒掉的確是可惜。
布萊斯:雖然不知道你們人類是怎麼樣,但是把這種好東西一滴不剩的喝完可是這邊的禮儀呢。
哲哉:這瓶紅酒不知道算不算的上是「這種好東西」就是了。
布萊斯:喂喂,這最少不是殘留在酒樽底部的那幾滴對吧。
布萊斯:那麼,你要來幫我喝光它嗎?還是不幫呢?

A.如果不得不喝的話。
B.沒關係。全部都給你喝吧。
C.那當然。

------------------------------  C選項  ------------------------------

布萊斯:我知道了,你就負責一個玻璃杯的量吧。剩下的就給我了。
哲哉:聽上去不怎麼公平呢?
布萊斯:我的體重大概是你的五倍到十倍喔。所以這很公平。
哲哉:你都這麼說了,那就這麼辦吧。
我為了找到適合布萊斯的杯子打開了儲藏櫃。正當我要轉頭去問他甚麼杯子好的時候,才發現他已經打開了那瓶紅酒,直接喝了起來。
哲哉:也好啦,不用多洗一個杯子。
哲哉:味道如何?
布萊斯:紅酒的味道。應該啦。
哲哉:是便宜的紅酒喔。我還以為你只喝啤酒呢。
布萊斯:怎麼會呢,我都喝啊。
不到幾分鐘,他就已經把整瓶都喝完了。
哲哉:雖然不知道有沒有「喝的像條龍一樣」這種諺語,但是沒有的話還真應該造一個。
布萊斯:喂喂,可不是所有龍都能這樣子喝喔。
哲哉:原來如此。
布萊斯:好啦,轉瓶遊戲的準備完成了。
哲哉:這種遊戲需要更多的人參加才玩得起來吧?
布萊斯:哎呀,確實是這樣呢。這樣豈不是變成了單純把酒給喝光而已嗎。
哲哉:你只是想喝那瓶紅酒而已吧,轉瓶遊戲甚麼的只是藉口而已。
布萊斯:甚麼?我可沒有那麼想喔。
哲哉:這樣啊。
布萊斯:而且,兩個人也是可以玩的啊。
哲哉:兩個人玩的話,可就不需要酒瓶了呢。
布萊斯:喂喂,你的玩樂素養跑到哪裡去了啊?
哲哉:真的有那種專有名詞嗎?
布萊斯:我是來這裡放鬆心情的。你也別那麼認真了。
哲哉:考慮到至今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很難讓人放鬆下來呢。狀況也是不停的惡化。
哲哉:雷薩的行動,與這個世界的約定,甚至是在故鄉面對生命威脅的人們。
哲哉:更糟糕的是,我協助你們辦案的這件事,或許會引來他的報復也說不定。
布萊斯:現在一定要討論那些事情嗎?我懂了,那就說吧。把所有的一切都攤開了說。
哲哉:是啊,也聊聊馬貝利克吧?他認為我跟雷薩是一夥的。或許他也想要對我進行報復也說不定。
哲哉:而我呢?我就身處在混亂的正中央。盡可能的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到最好。
布萊斯:我們是因為需要你的力量才讓你幫忙的。這點你懂得吧?
哲哉:我知道,我已經盡了我的全力,但是我不覺得狀況有好轉。
布萊斯:你認為我看不出來嗎?我可是這個事件的負責人,任何警官的任何行動我都必須對此負責。
布萊斯:如果你想要指責誰的話,那就來指責我就可以了。我可以忍耐的住。
哲哉:我不是在指責你。我只是,對這種狀況感到厭惡而已。
布萊斯:那會是誰的責任呢?怎麼看都是我的責任對吧。
布萊斯:馬貝利克對雷薩抱持懷疑時,我並沒有聽信他的話。如果我在當時有所行動的話,或許事態就不會變得這麼複雜,更不會發展成我們所處理不來的事件。
布萊斯: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看馬貝利克的,但是找到雷薩藏身處的也是他。就算他處在於強制病假的狀態。
布萊斯:我們一直都很接近雷薩,但每次都讓他逃跑。如果我採取了別種方式,或許早就抓到他了也說不定。
布萊斯:我必須要正式的向你謝罪。很抱歉讓你的情緒變得如此的糟糕。
布萊斯:說到底,這一切都是我的責任。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而讓你參加我們的工作,我是真的感到很抱歉。
哲哉:你不需要向我道歉。
他將手上的酒瓶扔向另一側的牆壁。瓶子摔個粉碎,碎片也飛的到處都是。
布萊斯:那你到底希望我怎麼做?
哲哉:...........
布萊斯:...........
哲哉:我不知道。
布萊斯:...........
哲哉:...........
布萊斯:你真的覺得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嗎?在我面前有那麼多的龍都死了啊。
布萊斯:你真的覺得我都沒有在思考這些問題嗎?如果我採取其他的行動,事情會不會有不一樣的結果呢?
布萊斯:也許你覺得身為署長早就習慣了這種事情,但是那是錯的。
布萊斯:到底有誰能習慣這種事情?這是我的工作。但是我無法拯救所有的生命。不管我有多麼的努力都一樣。
布萊斯:你至今也去了好幾次命案現場。你為甚麼能那麼的冷靜呢?看到那些死者你甚麼想法都沒有嗎?
布萊斯:第一次讓你跟去命案現場,讓你面對屍體我是真的感到很抱歉,但是那是工作。你的協助對案情是有幫助的。也沒有其他人是能幫得上忙的。
布萊斯:那對我來說也是一樣的。當然,我拒絕了的話會有其他的人接上去做。但是如果我是最適任者呢,我還能拒絕嗎?如果我拒絕了的話將有其他人會成為署長,當那傢伙做出錯誤的決策跟行為時,我會為自己當初的拒絕而感到自責。
哲哉:這就是你喝酒的理由嗎?
布萊斯:嗯..........
哲哉:說實話在我的世界裡,警察署長給人的印象很多都是有酗酒的習慣喔。
布萊斯:是嗎?
哲哉:難以相信對吧。
布萊斯:不,我相信你說的。
布萊斯:有一份報告就是針對警察的酒精成癮調查,市民們是不知道的。整份報告都是內部文件。
哲哉:為甚麼市民會不知道?
布萊斯:沒有人想知道那種事。而且,他們相信自己的警察署長。如果他們知道警察署長是酒精成癮者的話,肯定就會開始懷疑了吧。
哲哉:我認為你經常會去酒吧的這件事情大家早就知道了。就連酒吧的服務生都變成你的朋友了。
布萊斯:我不知道。我想,他可能不知道酒精對我來說有著甚麼樣的意義吧。他應該只是覺得,我是個很會喝酒的人才每次都喝那麼多。但他不知道喝酒這個行為對我來說有何意義。
布萊斯:在你的世界,還有其他關於警察的刻板印象嗎?
哲哉:酒精成癮是最主要的了吧。
布萊斯:原來如此。也是啦,警察這個職業最需要面對的就是酒精成癮跟自殺這兩個問題。
哲哉:自殺?
布萊斯:是啊。警察需要面對每天發生的各種事件,那是會對身心產生影響的。不管是誰都有極限。
布萊斯:大家,都用各自的方法努力的撐著。當然有人擅長也有人不擅長。
布萊斯:而我現在,真的很擔心馬貝利克。我認識他很久了,如果你也跟我一樣了解他的話,你也會擔心他的。
哲哉:你覺得他已經到極限了嗎?
布萊斯:他在雷薩的這件事情上完全是以個人的角度去看去解釋。我只是很擔心他而已,你應該懂的吧。一切都讓我覺得很心煩。在事件解決之前肯定是不會好轉的吧。
哲哉:關於這點我也是一樣的。
布萊斯: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看馬貝利克的,也不知道馬貝利克怎麼看待你,但最少他發現了雷薩的藏身處。也讓我們找到了被藏起來的發電機。
布萊斯:正因為有你們兩位的幫助,才能得到這樣的搜查結果。
布萊斯:我想說的是,我們警察署的成員之間有著很深的羈絆。我、賽巴斯欽、馬貝利克還有直美。我們經由工作建立起了羈絆,並且相信在遇到困難時我們會互相幫助。
布萊斯:如此強大的羈絆可不常見啊。
布萊斯:...........
布萊斯:你覺得,在我們阻止雷薩之前還會有多少生命因此死去呢?
布萊斯:他已經變成了前所未有的危險存在。
布萊斯:這個事件的結束對任何人來說都將帶有巨大的意義。
布萊斯:不管發生甚麼,我都很高興能夠認識你。
布萊斯:你還記得我製作木製模型的那件事嗎?
布萊斯:我還沒有對其他任何人說過那件事。署裡的大家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所以那不是能對他們開口的事。你也看到BBQ那時的情景了吧。肯定會被念一輩子的。
布萊斯:很抱歉我把瓶子摔破了。我會收拾的。不過........
哲哉:不需要擔心。反正是空的。
布萊斯:哈哈,這才是我愛的哲哉。
布萊斯:啊,對了。說到工作的話,在艾梅菈那裡又發生了讓人難以置信的事。
哲哉:怎麼了嗎?
布萊斯:我照你先前說的去做了,就是配合她看看結果會如何。
布萊斯:她最近又拜託我幫她按摩。然後.........                      (゚Д ゚; ) <對按摩也太執著了吧
哲哉:你幫她按摩了?
布萊斯: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我在做甚麼。我不懂該如何按摩,所以就這邊按一按那邊按一按的。
哲哉:那她怎麼說?
布萊斯:她似乎很滿意的樣子。還發出了很舒服的聲音。也得到了她的稱讚。
哲哉:看來的確是很需要按摩的樣子呢。
布萊斯:那她應該要去一趟按摩店。肯定會有比我更專業的人來替她服務的。
哲哉:是嗎?
布萊斯:是啊,那些擁有靈活雙手的種族比起我更適合按摩這項工作。不過她真正想要的大概不是按摩就是了。她想要的是我去做那件事。
哲哉:接下來她會要你做些甚麼呢?
布萊斯:天曉得。在按摩後,她就說她要回家去好好休息。接著隔天,就像是甚麼都沒發生那樣的一切回歸正常。
哲哉:是想當那件事情沒發生過嗎?
布萊斯:我想不是,我們就像是平常那樣正常的工作。
哲哉:還真是奇妙的事。
布萊斯:我覺得她可能很快的就會有下一次要求。
哲哉:那你打算怎麼做?
布萊斯:我可能會再答應她一次。以待在她辦公室內一整天甚麼都不做作為交換,我會向她請個假,然後回到署裡繼續針對事件做調查。
哲哉:這樣啊。
布萊斯:事情肯定會很有趣的。
哲哉:是啊。
哲哉:我可以問個問題嗎?
布萊斯:問吧。
哲哉:如果,我說我是來自未來的時間穿越者你會相信嗎?
布萊斯:時間穿越者?像是寫得很爛的SF小說裡面的劇情那樣嗎?
哲哉:不能說有寫到時間穿越就是寫得很爛吧?也是有寫得很好的。
布萊斯:對我來說,只要是SF小說都很爛就是了。
哲哉:先不管你對SF小說的粗暴評價。假設我們身處在SF小說的世界裡,並且時間穿越者真實存在,你覺得如何?
布萊斯:我會想先看看證據。畢竟那不是隨便都能遇到的事情。
哲哉:即使是朋友說的也不相信嗎?
布萊斯:如果沒有任何證據的話,會讓人覺得只是玩笑話而已呢。
哲哉:即使我是認真的也一樣嗎?
布萊斯:因為那是非常脫離現實的啊。簡直就像是詐欺師在騙取金錢時會編造的故事那樣。
哲哉:我知道了,時間穿越者的事情先放一邊吧。那如果我說除了我跟雷薩之外還有一個人類存在呢?
布萊斯:說的還真的都是些怪事呢,哲哉。
哲哉:就稍微配合我一下嘛。
布萊斯:我想想看喔,在還沒看到證據之前,我會懷疑你的腦袋是否正常呢。
哲哉:做為一名司法機關的成員,你不覺得有必要對此進行調查跟報告嗎?
布萊斯:你說的不錯。但是那也不表示我們該毫無證據的就相信任何事。
布萊斯:沒有證據的話,就尋找證據。尋找證據就是我們最主要的工作........
布萊斯:因為不管怎麼說,只要我們手上沒有證據,就做不到任何事。
哲哉:原來如此。
哲哉:話說回來,你跟賽巴斯欽前往雷薩躲藏的農場時,有讓馬貝利克跟我兩人單獨的同處一室對吧。
布萊斯:有嗎?
哲哉:是啊,讓我有些餘悸猶存呢。
布萊斯:你不需要這麼擔心。你在一週前有跟他說過話,而我相信那對你來說應該不是甚麼壞事才對。或許你覺得他很可怕,但是我覺得並不需要害怕他。
布萊斯:他擁有很強的正義感。沒有正當的理由他甚麼事情都不會做的。
哲哉:問題是,他的正當理由跟我們所認為的到底一不一致。
布萊斯:我是認真的,你不需要擔心他會對你做甚麼。我建議你不要用那一晚的事情來判斷他。
布萊斯:你想想雷薩至今做過的事情。你還認為馬貝利克對雷薩抱持懷疑的眼光是錯誤的事嗎?
哲哉:在接受艾梅菈質問時,她已經斷定了那晚的事件就是所有混亂的原點。
布萊斯:先不管雷薩的動機為何,你真想要替他的所作所為辯解嗎?
哲哉:我不知道。
布萊斯:大家在這件事情上都不好受。在工作時就專心工作,不要把私人的感情帶到工作之中。
哲哉:你說的對。
哲哉:外面有點吵呢?是煙火嗎?
布萊斯:是啊,是夏日祭典吧。
哲哉:你是從住處過來的吧。沒有去祭典,反而來這裡嗎?
布萊斯:祭典對我來說,已經不是甚麼特別的事情。有看過一次就很夠了。而且,那個真要說的話是給有家族的人參加的。
哲哉:原來如此。
哲哉:這個就是大家說的煙火嗎?
布萊斯:不是,煙火的話是每天晚上都有。最初的幾天並沒有甚麼大不了的。最大的看點在最後一天。我會去看的也就是最後一天而已。
哲哉:原來如此,也就是說只要煙火夠大,就會有興趣對嗎?
布萊斯:算是吧。那也是我們重要的傳統,算是一種形而上的活動。城鎮裡的所有人在星空下一同看著美麗的煙火,就像合而為一了那樣。那才是最重要的。
哲哉:大家有跟我說,在這幾天千萬別錯過了這項活動。
布萊斯:參加這種文化性質的活動也是大使的責任對吧。
哲哉:我知道。我有打算去。
布萊斯:要跟我一起去嗎?我知道有個好地方喔。受歡迎的場所都擠滿了龍。最好是避開那些地方。
哲哉:雖然不能答應你甚麼,但我會記住的。
布萊斯:你知道我的電話對吧,盡可能的早點給我通知。
哲哉:我知道了。
布萊斯:話說回來,煙火通常都是情侶會去看的呢。
哲哉:是啊。畢竟能製造出很浪漫的氣氛。
布萊斯:你看,煙火現在也還在施放喔。
哲哉:想去看了嗎?
布萊斯:不,我想說的是,這句話在寢室裡也一樣能說的呢。
哲哉:我可以向你保證,這邊的寢室裡甚麼都沒有喔。
布萊斯:至少比我家要好對吧。
布萊斯:上一次你住在我家的時候,我們一起睡在沙發上對吧。對那件事情我有我的理解。
布萊斯:那是有甚麼樣的意義嗎?還是說,非常單純的,就只是兩名好友擠在一張小沙發上睡覺呢?

A.跟你所想的不一樣。
B.跟你所想的一樣。
C.那沒有甚麼特殊的意義,但是浪漫的夜晚可不是只有那一夜。

------------------------------  B選項  ------------------------------

布萊斯:那就再更浪漫一點如何?共用著紅酒的杯子,讓我們想想能如何度過這個夜晚........
哲哉:廚房那還有一瓶紅酒。我去拿過來。
布萊斯:那就拜託你了。
我一邊想著布萊斯到底要怎麼把紅酒杯拿起來,一邊前往廚房拿了兩個杯子以及剩下的那瓶紅酒。
但是當我回到客廳時,我看到了一個完全無法預期的光景。

A.大叫。
B.拒絕。
C.接受。

------------------------------  C選項  ------------------------------

哲哉:這還真是.......
布萊斯慌張的站了起來,露出了有些害羞的表情。
布萊斯:有甚麼問題嗎?
哲哉:沒問題。請繼續。
布萊斯:你在來到這裡之後還沒有見過對吧,覺得如何?
哲哉:是沒看過的形狀呢。
布萊斯:再加上,我這個種族的話........你知道我想說的是甚麼對吧?
哲哉:我懂我懂。
布萊斯:你不會就打算站在那看吧?
哲哉:當然不會。
布萊斯:那就再更靠近一點吧。
哲哉:我知道了。

哲哉:﹙今天也沒甚麼事情要做,太好了。﹚

A.找雷米。
B.找羅雷姆。
C.點外送來吃。
D.去見凱文。
E.好好休息。

------------------------------  D選項  ------------------------------

哲哉:﹙一定是他來了。﹚
凱文:你好!
哲哉:很高興能再見到你。
凱文:這裡就是你家啊,哼~~
哲哉:暫時的住處就是了。
凱文:在這個小鎮裡算很好的房間呢。
哲哉:你應該不是本地人對吧?
凱文:是啊,在放假的時候來這邊打工而已。工作內容基本上是,為大學做宣傳還有就是看有沒有想要入學的龍。
哲哉:工作方面順利嗎?
凱文:就目前看來,這裡的龍對大學不太感興趣。
凱文:像這樣的小鎮,年輕的龍比起去上大學,更偏向為將來的工作累積實習經驗。如果有龍是想上大學的話還真想跟他們見上一面。
哲哉:為什麼會想在這種小鎮找龍去上大學呢?
凱文:作為都市建設的一環,是會需要大學學歷人才的。
哲哉:都市?在來到這裡後還是第一次聽見這個詞呢。我還以為這裡就算城市了。
凱文:你還沒有去過都市嗎,那就有點可惜了呢。這種小鎮是到哪裡都有的喔。
凱文:我至今為止的人生幾乎都是在都市裡度過的。大學也是在都市裡。我想大學是不可能會選擇蓋在這邊的。
哲哉:還想說他們應該會帶身為大使的我,去多少了解一下這個世界呢。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
凱文:因為你這次的來訪,是以政治的角度去接待的。你的人身安全是最重要的事項。
凱文:與傳送門有關的情報也都被列為是機密。雖然大家都知道有一座傳送門也知道有人類來訪,但是知道詳細情報或是正確位置的就只有住在這裡的龍而已。
凱文:如果情報洩漏了的話,會有大批的觀光客為了看你一面而把這地方塞滿的。
凱文:這個小鎮的出入也是受限制的。光是來到這裡就必須要遵守非常多的規則。我之所以能得到許可,是因為工作的關係已經來過這裡好幾次的緣故。在這裡也有不少認識的龍在。
凱文:說實話,在來到這個小鎮並且得知你的訊息以前,我甚至不知道這裡就是那個成為話題的小鎮。
哲哉:這樣啊,看來他們也是為我設想了不少呢。
凱文:那也是很正常的啦。
哲哉:請多告訴我一些,你剛才提到的都市的事情吧。
凱文:我能說的也就只有自己所居住的那個城市而已。想知道些甚麼嗎?
哲哉:我知道的就只有這個小鎮的事而已,可以告訴我兩邊有何差異嗎?
凱文:咦.......要說那裡不一樣的話幾乎全部都不一樣喔。
凱文:跟都市相比這裡的生活開銷便宜不少,也有很多地方沒有受到開發。
凱文:綠地很多。也有不少草原、公園跟農場。這些在都市是看不到的。
凱文:跟都市相比生活步調比較慢,因為彼此都互相認識所以有著很強的共同體意識。當然這有好有壞啦。
凱文:比如說,在這裡八卦傳的很快之外,也會持續很長的時間。在都市的話就算發生過甚麼也只需要建立全新的人際關係,但是如果是在這裡的話根據八卦的內容,很有可能直到死都無法擺脫那個負面標籤。
凱文:都市的話建築物要更加密集。到處都是高樓大廈,幾乎沒有能利用的土地了。
凱文:有許多像是俱樂部一樣提供交友的場所,所以很容易就能交到朋友。
凱文:在都市也有很多這裡所沒有的工作或是教育機關。
哲哉:比如說?
凱文:創作類的工作就是。遊戲設計師、作家、畫家之類的。
凱文:還有負責教授這些專業知識的講師也是。
凱文:如果想要成為專門創作戀愛小說的小說家,在城市裡可以很簡單的找到相應的科系。但是在這裡卻是十分困難的事情。你懂吧?
哲哉:嗯,我懂。
凱文:不過住在都市的話生活步調就很緊湊。不管去到哪裡都是一堆的龍。
凱文:理所當然的,房屋的大小也會對人們的習慣產生影響。因為房子都不大的關係,許多人都有外出到其他場所去尋找娛樂的傾向。
哲哉:那你喜歡哪一邊呢?
凱文:整體來說,是喜歡都市吧。不過我可沒有都市就是好的想法喔。畢竟喜好是因人而異的。
凱文:我想在這裡的人應該會覺得我的興趣很可笑吧,但是在都市裡可是有著很多同好。多的甚至都能舉辦活動了。
哲哉:甚麼樣的活動?
凱文:我的興趣有些御宅族。像是動畫或是漫畫之類的。我還有寫過同人小說喔。但是畫圖就不怎麼擅長了。
哲哉:動畫不是給小孩子看的嗎?
凱文:那種說法就像是「書是給小孩子看的東西」一樣呢。動畫只是個媒介。有給小孩子看的動畫,當然也就有給大人看的動畫。
哲哉:「大人的動畫」嗎。原來如此。
凱文:你好像搞錯了些甚麼。那種動畫當然也是有啦,不過說的不是那個。
哲哉:這件事先放一邊。你還有其他能被稱為御宅族的興趣嗎?
凱文:嗯.........
凱文:我也能算是技術宅吧。閱讀技術相關的新聞,或是了解業界裡有甚麼最新產品之類的。
哲哉:那你對傳送門肯定是會有興趣的對吧。
凱文:是那樣沒錯。如果知道傳送門的確切位置,確實是會想去看個一眼呢。
哲哉:我可以帶你去喔。
凱文:真的嗎,你真的是我遇到的人類中最棒的一個了。
凱文:雖然說我遇到的人類就只有你一個而已,不管怎樣你都會是那個最棒的人類。不過你應該知道我的意思對吧。
哲哉:那我們走吧。
凱文:就這麼辦。
哲哉:傳送門就長這個樣子了。
凱文:比想像的還要更酷呢。
賽巴斯欽:站住!你來這裡做甚麼?
哲哉:只是帶朋友來看一眼傳送門而已。
賽巴斯欽:「你的朋友」要看傳送門是沒什麼關係,但是請不要觸碰任何東西,也不可以拍照。
凱文:我看上去像是有帶相機嗎?
賽巴斯欽:怎麼知道有沒有藏在毛皮裡呢。
凱文:要檢查看看嗎?
賽巴斯欽:不用。
賽巴斯欽:但是這個是甚麼呢?
凱文:這個是中西部學院的傳單。如果你想重回校園的話我可以給你一張。
賽巴斯欽:不必了。我對從湊熱鬧的民眾手裡保護傳送門的工作感到很滿意。
哲哉:是發生甚麼了嗎,賽巴斯欽?
賽巴斯欽:這只是工作而已喔,哲哉。沒人能夠保證他不是間諜。
哲哉:真的嗎?
賽巴斯欽:都市人對傳送門是越來越感興趣。我們也有遇到那種來刺探情報的人,在你的此次訪問結束之前我們不打算讓你接觸任何相關團體。
賽巴斯欽:總歸一句,就是政治的權力鬥爭。像我們這樣的小鎮必須要學會自保。
凱文:就是有你這樣的龍,鄉下人喜歡陰謀論的刻板印象才會越來越嚴重。
賽巴斯欽:想被逮捕的話我是不介意的喔?
凱文:如果不表現出敬意,也別想得到對方的敬意。我是這麼想的。
賽巴斯欽:信賴很重要,但管理方法則更加的重要。想法的差異而已。
凱文:算了,反正也已經看到了。回去吧,哲哉。
哲哉:說的也是。

哲哉:你不會把這件事情洩漏給別人知道對吧?
凱文:怎麼可能洩漏出去啊。
凱文:真的想做的話,也是做得到就是了。
哲哉:咦,真的嗎?
凱文:除了手段之外也有些關係可以靠呢。
哲哉:我開始覺得賽巴斯欽是正確的了。
凱文:開玩笑的啦。只是在撰寫大學雜誌的文章時,有認識的龍而已。那篇文章,還有被新聞報導出來喔。
哲哉:真讓人感興趣。文章內容是甚麼?
凱文:不是甚麼大不了的東西啦。就只是針對時事發表了一些見解而已。
哲哉:原來如此。跟社會結構有關的內容啊。
凱文:雖然我覺得那些見解跟其他人的也差不到哪去就是了。
哲哉:校園生活大概是怎麼樣的感覺呢?
凱文:我認為,大學生活即使是在一生當中都是相當特別的一段期間。
凱文:面對大學那種自立的校園生活,有些龍甚至是連心理準備都沒做好的。
凱文:有閒到發慌的日子,也有因課程或是作業而忙到甚麼都忘了的日子,行程表可以說是一團糟呢。
凱文:也有能一起念書的同學跟室友在,所以交朋友也不是一件難事。
凱文:除了俱樂部之外,也有社團活動可以參加,可以遇到很多的同好。
凱文:再加上是住宿生活,所以身邊總是會有其他人在。但那也是有好有壞就是了。朋友會在你該好好唸書的時候把你約出去。
凱文:大多數的學生,會在這個時期體驗真正的自由與獨立。能否順利的適應就看個人的努力了。
凱文:比如說那種小組的作業。一定會有那種不參加開會,也不參予作業的龍在。
凱文:我是還蠻喜歡那種小組作業的,所以完全不是問題。除了不討厭作業之外,為了趕上進度我也是有在好好預習的喔。
凱文:在課堂上甚至有過一兩次糾正教授的經驗。
哲哉:不是每個教授都能接受這樣的行為呢。
凱文:我們的那名教授,則是給了我一次機會讓我上台授課呢。
哲哉:聽上去像是一種報復。
凱文:別這麼解讀嘛,學習可是很快樂的喔!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哲哉:能有這樣的心態,學習肯定是很有趣的吧。
凱文:沒錯。
哲哉:真的是很有自信呢,都想給你一條冠軍腰帶了。你們這邊應該沒有腰帶這種東西吧。希望幾個學期之後你還能抱持著同樣的想法。
凱文:不要這麼悲觀嘛。順帶一提,一般腰帶的話家裡是有的喔。
凱文:而且,我也不是只會念書不跟其他龍交流。只是我知道要怎麼拒絕朋友的邀約而已。
哲哉:喔,是嗎?
凱文:是啊,我週末會跟朋友一起烹飪喔。冷凍食品很容易就吃膩,而且在都市外食的費用可是很高的。
哲哉:原來如此。
凱文:每個禮拜由不同的龍負責烹飪,大家都很期待輪到我的那一週喔。自家製的起司通心粉很受到歡迎的樣子。
哲哉:說的都有點餓了呢。
凱文:不管再怎麼想念那味道,都得請他們等到一個月後的暑假結束了。
哲哉:整個暑假你就在這邊發傳單而已嗎?
凱文:是啊。能幫大學進行宣傳是件好事,順便還賺點零用錢。避免未來有可能會需要同時處理打工跟課業,現在就先把該處理的事情弄完也比較輕鬆。
哲哉:你念的是甚麼科系?
凱文:心理學。
哲哉:原來如此。
哲哉:那麼,來幫我分析一下吧。
凱文:...........
凱文:心理學不是那種東西的喔。
哲哉:我知道啊。你合格了。
凱文:喔,是這樣啊我懂了。
凱文:這一招我就先學起來了。拿來測試朋友或許會很有趣。
哲哉:就那麼辦吧。
哲哉:玩笑就開到這了,可以告訴我你平時的課程內容嗎。
凱文:甚麼都行嗎?
哲哉:我想知道在心理學科系裡你們都學些甚麼,看跟我那邊的是不是一樣。
凱文:原來如此。
凱文:最一開始的課程就有教到,我們的心理用最單純的結構理論就可以進行說明。
哲哉:那很不錯呢。
凱文:這結構理論將我們的精神機能分成了三大類。分別是本我、自我與超我。
凱文:「本我」代表著我們心裡最基本的欲望。不只是本能的衝動,像是空腹之類的,肉體上的慾望也包含在內。
哲哉:有甚麼差異嗎?
凱文:拿衝動來比喻的話,在憤怒時會想要搥打身邊的東西。而本我就可以從這樣的衝動當中,得到滿足感。
凱文:而那跟超我是互相拉鋸的。「超我」所代表的是文化、道德或是社會規範這些後天的東西。能從雙親、老師或是監護人身上進行學習。
凱文:超我也是我們意識的一部分,用來判斷善惡。超我也可以維持社會上的各種道德規範。不過大多數的場合,都會跟本我相衝突。
哲哉:真虧你記的這麼清楚呢。
凱文:當破壞了這些既有的規則時,超我會讓我們感受到罪惡感或是羞恥心。這麼一來,我們即使受到了本我的誘惑,還是能夠讓自己去遵守那些社會上的規定。
凱文:而在兩邊的拉鋸之中,「自我」就負責進行調和。
凱文:自我象徵著我們理性的精神,在不違逆超我且不傷害自己的狀態下,滿足由本我引發的衝動。
凱文:不過自我這個東西,除了超我跟本我之外還有一點是必須要被考慮進去的。那就是外界。
凱文:自我會根據外界的刺激而做出調整,並做出決定。針對本我、超我與外界的要求進行整合最終下命令的就是自我了。
凱文:這就是我們心裡學所使用的舊式理論。雖然內容單純,但對於剛開始學習心理學的龍來說已經很足夠了。
哲哉:謝謝你了。這些東西我在以前似乎也都是有聽過的........
哲哉:為甚麼會想要學習心理學呢?
凱文:我想,應該是對在行為背後的那些理由很感興趣的關係吧。
凱文:而且,心理學是範圍相當廣的一門學問。在工作上也能有許多的選擇。
凱文:了解心理在各種領域裡都有著很大的意義,作為一項技能也能在生活中產生不少益處。
凱文:說到心理學,很多人立刻就會想到心理學者或是心理治療師,但除此之外也能成為顧問、研究人員或是老師。
凱文:與其他的專業人士合作時,能在社會的各種層面上產生很大的影響。像是病院、法庭、刑務所甚至是教育機關。
凱文:也有些會跟CEO、運動員還有演員一起工作。並給予那些高階職位的人士建議或是指導。
凱文:在以共同作業為前提的職場或是商業活動上,擁有心理學學位的人員都是必要的。
凱文:就算是經理或是售貨員,也需要理解顧客的需求。所以這些知識是相當有用的。
凱文:能理解龍的話,就能做到許多的事。這就是心理學。
凱文:就連遊戲,也含有心理學的要素喔。恐怖遊戲就是最好的例子,從新手教學到使用者介面,再到如何吸引玩家深入,這些也都跟心理學有關聯。
哲哉:我大致上理解了。
凱文:不過,在某些地方心理學給人的印象就不怎麼好了。
哲哉:比如說?
凱文:有些龍會認為承認自己需要幫助是可恥的。特別是那些五體健全的龍。
凱文:那對他們來說就像弱者的烙印一樣,所以為了面子會把問題全部都隱藏起來。但是把問題藏起來不代表解決問題。那只會讓狀況更加惡化而已。
哲哉:有想要解決這種情況嗎?
凱文:我嗎?說實話我還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只覺得心理學的範圍這麼大真的是太好了。該拿心理學的知識去做些甚麼,或是畢業後要從事甚麼樣的工作,目前都還沒有想法。
哲哉:原來如此。反正時間還多的是,就慢慢思考吧。
凱文:嗯。在來這裡進行暑期打工之前,我有去心理治療師那裡進行了為期一個月的實習。在那裡除了有趣的案例之外,讓人覺得可惜的案例也沒有少過。
凱文:雖然想要幫助有煩惱的龍,但是該如何不陷的太深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所以我還在思考我到底適不適合那樣的工作。
哲哉:不過,你喜歡與人接觸對吧?
凱文:不知道。或許是實習過後讓我變得有些自大了也說不定。
哲哉:那為甚麼還要來發傳單呢?
哲哉:就像你剛才說的那樣,心理學是需要與他人接觸的,也能在相應的工作上產生幫助。你不覺得發傳單就很接近於那些工作嗎?
凱文:也許吧。
哲哉:我覺得你做的很好呢。幫助了自己所處的大學,也為自己累積了經驗。
凱文:除此之外,確實是還蠻開心的。更重要的是認識了你,還稍微看了一眼傳送門。
哲哉:收了你傳單的龍,也許會在未來成為了不起的人物也說不定。
凱文:雖然那聽上去有些過於理想,但我知道你想表達的是甚麼。
凱文:也不一定要將眼光一直放在大問題上。小問題也是有解決的必要性在。
哲哉:像是週末要吃些甚麼之類的嗎。
凱文:哈哈哈,是啊。
凱文:那你呢?
哲哉:甚麼意思?
凱文:也不是說要挖出甚麼內幕啦,但是剛才的話題讓你知道了許多有關於我的事,但是我對你卻幾乎一無所知。
凱文:你的成長環境,或是你畢業於甚麼科系。這些或許都被列為是不能說的機密情報也說不定,但要說不感興趣的話那肯定就是騙人的了。
哲哉:我不怎麼喜歡談論自己。而且,有些事情還是不要說出來會比較好。
凱文:原來如此。
哲哉:不過你如果感興趣的話,那稍微透露一點也比較公平。
哲哉:聽你聊那些關於大學的事情真的很讓人開心。畢竟我已經畢業很久了。
哲哉:取得兩種完全不同的學位在就職上是很有趣的喔。工作的選項也會有所增加。
哲哉:不過在找到工作前我的世界就產生了很大的變化,幾乎沒有剩下甚麼能做的工作。
哲哉:在那之後,渡過了一段非常嚴峻的時期。
哲哉:但是就結果來看那些學位還是派上了用場。拜那些學位所賜我才能來到這裡。
哲哉:來到這裡後,發生了許許多多的事,有好的也有壞的。跟在故鄉時相比來這邊簡直就像是在旅行一樣。不過這場旅行也快結束了。
哲哉:回去之後的事情我沒有多想。此次訪問要是能對我的世界產生良性的影響就好了,當然這僅僅只是我的期望而已。
哲哉:抱歉啊,還是別說這些掃興的話了。不過,我想你應該有稍微察覺出我不想談論自己的理由了吧。
哲哉:身為專家的你能給我甚麼樣的意見嗎?
凱文:做為一名發傳單的專家,我建議你多去擁抱。當然這只是我的看法,但我覺得你還蠻需要的。

A.我覺得不需要
B.那來試試看吧

------------------------------  B選項  ------------------------------

在他往前站了一步後,我抱住了這名有著長毛的龍。他也用更強的力道抱著我,那感覺就像是被毛茸茸的大毯子包住那樣。
擁抱持續了數秒後,他回到了原本的位子。
凱文:雖然我大概是幫不上忙,但希望你接下來能一切順利。
哲哉:嗯。比起大問題我還是更喜歡小問題一點。
凱文:天色已經變暗了。我得出去找個洞穴才行。不然就要睡在大馬路上了。
哲哉:甚麼意思?
凱文:就是說,這裡的旅館已經沒有空房間了。雖然有設下人數限制,但是這個小鎮短期內可以住人的地方已經全部塞滿了觀光客。
哲哉:咦,是這樣嗎?
凱文:是啊。你的住所跟傳送門的位子只有少數人知道,但仍然有大量的記者跟觀光客聚集在此處,不是為了看你一眼,就是想自行尋找出相關的線索。
凱文:所以,我只剩下找洞窟住跟去別人家寄宿的選項。還有就是睡在路上。
凱文:稍微住在洞窟裡幾天我是不怎麼介意啦。但是要一直住在洞窟裡可就受不了了。畢竟睡在石頭上可不能說是舒適。

A.你可以睡在這裡喔。
B.那,你最好趕快找個地方休息。

------------------------------  A選項  ------------------------------

凱文:真的假的?
哲哉:是啊。這裡有足夠的空間,而且讓你沒地方住我也有責任。
凱文:看起來你不像那個警官一樣懷疑我是間諜呢。
哲哉:我不會那麼想的。
凱文:不過,我要真的想的話可以在你睡著的期間把這整間房子全部都破壞掉喔。
哲哉:我聽得出來你是在開玩笑。而且,這裡也不是甚麼值得你破壞的地方。
凱文:那麼,我建議你多注意一下放在書架上的那本「龍的慾望」。我可能會趁你不注意的時候把它偷走。
哲哉:我沒意見。如果在睡前想要看點甚麼的話,請自行取用。
凱文: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

這一篇裡面有著大量且複雜的世界觀設定
所以我替大家整理出了一個重點就是.........
安蒂的腳很好吃                      (o ̄ ̄)=◯)`ν゜)・;' <是真的很複雜啊

前半段辦案的部分
由馬貝利克獨自一人找到了雷薩藏身處
看來是真的很努力的在找線索
只是最後還是沒找到人,東西倒是都找回來了

跑腿的部分除了只出場一次的背景龍之外
這個名為凱文的非主要角色
居然也能擁有占用主角時間的選項

接著就是神秘人管理者的登場
然後把所有的事情一股腦的全部都倒了出來
首先是,這邊是6500萬年前左右的地球
而這些龍則是管理者利用生物兵器技術創造出來的
在第一代野放後,慢慢的繁衍形成了特殊的社會型態
但是由於時間是處在隕石撞地球之前
所以那顆隕石終究是要掉下來
而管理者為了阻止隕石墜落,穿越時空來到靠近隕石墜落的時間點
打算讓隕石偏離軌道
按照遊戲內的設定,理論上這一項行為如果成功
將會創造出一條全新的時間線
龍沒有因隕石而全滅,哺乳類也就不會在之後支配整個地球,人類也不會出現
至於傳送門,很莫名的又被修好了,真的有這麼簡單嗎
在有警署的人員巡邏的狀態下到底是怎麼修的

進入個人線之後
可以知道布萊斯對於雷薩殺了一堆龍的這件事情
感到非常的沮喪,也說明了酗酒是為了減輕壓力
至於說在這段劇情的最後到底發生了什麼
就留給玩家們自行去想像了

接著是中途殺出來發傳單的凱文篇
其實從這邊就可以很明顯的看出
每一條個人線之間都是不互相干涉的
主角明明就見過羅雷姆,也知道羅雷姆剛從大學畢業
怎麼可能會對有大學這件事情感到驚訝呢
在凱文篇裡算是多補足了一些情報
有提到在城市的生活費用很高昂
但是在這種小鎮裡面都有家族必須要住在山洞裡面了
貧富的差距看來也是很可怕的

此外主角為了辦案經常到處跑
看到主角在外面亂晃的龍應該很多才對啊
都沒有遇到記者也是很神奇
最後,一組簡單的選項
就可以讓主角有了抱凱文的機會
凱文的劇情結束之後,在主選單的劇照選項裡面
可以看到一張以凱文為主的CG
看來的確是單篇的角色劇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914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ケモノ

留言共 3 篇留言

燻雞碳烤
其實工作坊內有一個補丁包叫做閉嘴凱文,因為凱文的劇情真的夭壽機掰多話(

10-18 22:25

無世
我是覺得還好耶,畢竟他也就這一篇
大概是因為講了很多有關心理學的東西
大部分的人都沒什麼興趣吧[e21]10-19 20:10
三日月小海
感觉越往后坑越多,个人路线跟主线原来是分开啊,我还以为是根据你选人物不同,主线剧情对话也会细节不同才合理。就弄的感觉一些事情个人线主角明明知道一些知识。然后到主线就强行失忆就很别扭。不清楚有这回事。很奇怪。

10-19 13:03

無世
分開處理是比較方便
就是玩家本身會覺得怪而已10-19 20:11
貝爾丹締
就說有車!(先知態勢)
沒開出來真可惜(?)
時間跟心力學院的部分初看概念沒錯就草草看過了(懶),不過感覺上現在的時間點是多次分支之後的狀態了,有這個感覺。
繼續等後續(。・ω・。)

10-31 01:18

無世
這篇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做設定的補完
凱文那邊其實整個講的也就只是,我們學的跟人類學的東西一樣而已[e21]
布萊斯那邊就是全靠玩家的想像[e21]10-31 10: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gght8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ライブ・ア・ヒーロー,角... 後一篇:東京放課後サモナーズ,角...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an90149大家
墨繪ACG更新,這次是崩壞3rd的梅比烏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