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第二十八回. 「永遠不會結束的躲貓貓」

作者:飛空動煙雪│2021-10-13 22:11:39│巴幣:56│人氣:286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
第二十八回. 「永遠不會結束的躲貓貓」





帕拉蒂斯派出的部隊連戰連敗。

強風吹得褐色馬尾如風箏線飛舞,FAL威風凜凜的站在迴風峽谷入口,這一路配合重裝部隊與地形優勢,殺得白色勢力的屍骸堆得越來越高。

雖說FAL至今毫無外傷,體內異狀一如背後芒刺、翻天覆地般作痛。

「魷說...公主大人累不累?要不要坐下來喝杯茶什麼的?」

雛菊魷悄悄湊到FAL耳邊,「魷擔心帕拉蒂斯那些卑鄙小人會用陰險的方式暗算妳,反觀公主眉清目秀、明眸皓齒,一看就知道是堂堂正正的君子--」

「廚餘,可以不要一直碎碎唸嗎?」FAL搖頭嘆氣,「雖然一直在打勝仗,但這些都只是帕拉蒂斯的馬前卒而已,我擔心W的動向,牠故意按兵不動,可能有別的計畫。」

公主大人的脾氣很不好,但她現在的狀況就宛如一作戰完畢就得住院、動完手術、傷口還沒癒合就得回到戰場,周而復始,痛苦的無限循環...

「公主思慮周全,智慧遠遠勝過古老的恐龍頭外星人。」雛菊魷拍手叫好,「現在英勇的姿態就像產品經理一樣、氣勢磅礡的開拓市場,魷對公主大人的能力和成功堅信不移,只要考慮一下成本控制的問題就好,嘿嘿。」

「妳背後偉大之主的力量,還有強化的可能性嗎?我想知道更多關於頭足魔的秘密。」

FAL臉上滑落黃豆大的汗,這份痛楚就像無照醫生拿著手術刀在體內亂翻亂攪,緊繃的神經一鬆懈就會放聲大叫...

就算把牙齒咬斷、含著膿血也要撐下去。

我得...為了神代撐住。

--就像那個戰死在有序紊流戰役,未來的我。

「啊哈哈哈,妳把魷當成什麼人?三言兩語就被策反?」

「妳可以考慮一下成本控制的問題,別想不開。」FAL舉起食指、輕描淡寫的點在雛菊魷額頭上。

「不、不可能從魷口中套出任何關於偉大之主的情報!」

「妳還有一秒鐘可以思考。」

「唉,像魷這樣忠貞的部下去哪裡找啊?」雛菊魷伸出章魚觸手、將一個古老的卷軸交到FAL手中,然後做出向天拜拜似的手勢,「魷可什麼都沒說,偉大之主明鑑。」

FAL接過卷軸端詳,「廚餘魷,妳應該很期待我死去的那一天吧?」

「公主大人哪天如果不幸駕崩,魷就可以脫離這個軀體,但...又怕魷撐不到那一天。」雛菊魷訕訕一笑,諂媚的說,「公主大人,妳的生命就像煙花一樣燦爛,如果可以活,又為什麼要死?妳不是在等那個叫神代的男人回來娶妳嗎?」

「頭足魔也會怕死?」FAL冷笑,「神代告訴過我,妳們曾經在芬蘭犯下的惡行。」

「吼吼,被魷發現了,這就是公主討厭魷的原因吧?魷承認利用人類繁衍的行為確實存在,但對魷來說,侵占人類身體是天經地義,是生存的必須手段,不過...人可以改邪歸正,魷當然也可以。」

「勸妳乖乖說實話。」

雛菊魷臉上一紅,「魷又沒辦法違抗妳的命令,否則又要被罰跪...之前寄附在沙漠之鷹身上,我們無法增加同伴、只能等待她死亡,但脫出之後,妳的力量深深吸引了魷,八千代就負責找上那名叫乙姬的女人增產。」

「真是陰險的作法。」

「魷如今可是妳的粉絲。」雛菊魷眼放星星。

「我的粉絲...有57就夠了。」

「Five-seveN也會放彩虹屁嗎?」

「至少,副隊長比妳真誠。」

「每次她都會不惜一切代價來幫助妳吧。」雛菊魷意有所指的嘿嘿笑道。

「她為我付出太多了。」FAL仰望天際,再次發出沉重的嘆息,「我卻無法給57...她唯一想要的東西。」

「公主大人請不要傷心,想哭就拿去用吧,這可是我們那個時代最新的發明。」雛菊魷搖晃著被觸鬚黏住的衛生紙。

「我才沒有傷心!」FAL瞥了一眼那隻滑溜滑溜的章魚觸鬚,「而且妳這隻手也太髒了吧?像剛擦完鼻涕一樣...」

「嗚嗚,現在換魷傷心了。」雛菊魷跪在角落用觸鬚畫圈。

「...給妳。」

「這是啥?」雛菊魷呆呆的接過出現在意識空間的零食和可樂,以前在便利商店隨處可見。

「我在戰鬥的時候,妳就待在這裡找電影看,這些東西能緩解妳擔心害怕的情緒。」FAL認真地說,「一旦峽谷被攻陷,帕拉蒂斯恐怕全軍轉攻隔離牆,我沒空陪妳玩,為了我們所剩不多的合作時間,盡量與彼此好好相處吧...雛菊。」

「公主大人居然開始叫我的本名?」雛菊魷驚喜的跳了起來,幾隻觸鬚啪吱啪吱的發出聲音,「好啊,現在我們就是並肩作戰的夥伴!」

「不,妳還是我的下屬,只是出自上司對下屬的關懷。」

「沒問題,魷就跟著FAL老闆混,夜♂色。」

「我以前在格里芬待過的loft就借妳住。」

「羅夫特,這是啥?」

「算是我...對這份力量的回禮,不過妳可不要會錯意了喔?房租到期就麻煩搬出去。」

FAL伸手一擺,意識空間頓時變成一間豪華的雙層公寓,在當年格里芬還是一間小安全承包公司的規模來說,已是令所有人形無比羨慕的最高待遇。

「羅夫特真是個了不起的人。」雛菊魷興奮地到處亂看,遇到沒見過的新奇事物,立刻用觸鬚去碰了碰、戳一戳,最後找了一張餐桌旁的椅子坐下去。

「呃,當時椅子被神代用抹布擦過,應該還是濕的。」

「這男的擦得也太不走心了吧?!」雛菊魷抬起濕成一片的屁股,「魷去換件裙子。」

「記憶數據顯示在二樓。」

雛菊魷從樓梯走下來,挑了另一張坐椅,「呼...清爽多了。」

「稍等。」

「怎麼了?」

「我剛想起來,餐桌旁的四張椅子都是濕的。」

「......請公主的記憶數據早點說,謝謝。」

片刻過後,雛菊魷換上第二件裙子,躺在沙發上伸懶腰。

「魷已經開始懷疑自己的魷生目標。」雛菊魷打開一包真魷味,津津有味地用下體的喙啃了起來,「在意識世界吃飽睡好,然後哪天壽終正寢...啊嗚啊嗚,這是什麼?實在太好吃了,上面還有偉大之主像麥老鼠一樣的卡通造型,也未免太可愛啦!!」

「這也是一種魷生。」FAL遮住視線,盡量不去看這個SAN值狂掉的畫面,卻不忘壞心眼的提醒,「妳手上這包零食,裡面成分有魷魚抽出物。」

「同類相殘--!」

雛菊魷的笑容瞬間凍結。

但FAL沒有露出笑容的餘裕,小白貂菲兒亦發出警戒的嘶嘶聲,現實中的迴風峽谷被黑色幽魂壟罩。

數不清的異構體有如水母在空中上下飄盪,一張張虛實莫測的死寂臉孔,氣勢宛如黑雲壓城。

「W派出了廢棄異構體?她們不是已經被內蓋夫鏈結了嗎?」










破曉者們鍛羽而歸、落魄的回到營區覆命,彩色玻璃透出五顏六色的光,但那並不是神聖教會的彩繪窗,而是死神的殿堂。

「心智升級的FAL應該也收到神的禮物了。」W心滿意足的坐在椅子上,一旁垃圾桶裝著剛吃完的起司漢堡包裝。

「這一場戰鬥,可以測試新的「輪迴異構體」是否能對抗念動力。」K2的思念體提議,「父親大人,我們趁現在進攻隔離牆、能引出峽谷的兵力加以殲滅。」

「特務,不用著急。」W的恐龍腦袋看不出一點情緒波動,不溫不火的目光投向三名破曉者,「我可憐的孩子們,是不是對目前的戰況感到無力?」

MDR膝蓋跪在地上,急忙解釋,「父親大人...都怪格里芬不怕死的進行心智升級...FAL、Five-seveN、M99這幾名升級過的人形肯定命不長久。」

「為了消滅她們,神也將為妳們晉升。」

「父親大人,敢問我們的生命...」MDR一想到心智升級那致命的副作用,內心忐忑不安。

「妳們已不是神代和FAL的對手,進化是唯一途徑。」帕拉蒂斯之神淡淡地說,身後走出數名捧著注射劑的科學家。

「是。」MDR、HP-35、M2HB沒有第二個選擇,先後接受了注射,不過幾秒,破曉者們臉色鐵青的在地上掙扎,就好像貧困的窮人在風寒中蹣跚而行,而W柔和的目光則是燈火通明的大教堂、通往唯一的生路。

「父親大人...這支藥劑...」MDR掙扎地問,HP-35與M2HB開始上吐下瀉。

一幕幕遭到暴力侵犯的畫面,腦中浮現出最不願回想的悲慘記憶。

殺人、人殺。

被不幸吞噬的三條靈魂,也成了掠奪他人幸福的惡魔。

「會將妳們的戰力恢復成一名尋常人類的程度。」W滿意的點頭。

「為、為什麼?我們是您的特殊殲滅部隊...」

MDR抵抗湧上心頭的夢魘,雙手一個勁猛搓臉,力量大到把臉皮磨破、滲出斑斑血跡。

「殲滅不了對手,就等著被格里芬殲滅...K2,準備三間實驗室,把她們分別與一百名感染者放在房間內,紀錄所有數據。」

「W從沒有做過這樣的實驗,這是經過無數次輪迴首次出現的意外...姐姐我該怎麼做?」

思念體差點沒有大叫出聲,面對出乎意料之外的展開,這名身經百戰的穿越者顯得有些措手不及,猶豫地說,「父親大人,如果破曉者的機體性能變成人類水平,她們會在五分鐘內被撕成碎片...」

「那就代表接下來的戰鬥,帕拉蒂斯已經不需要她們了。」W瞇起眼睛,「照神的旨意去做。」

「是...」

K2思念體將三名破曉者關在不同的特製房間,但每個人都有一百名低聲嘶吼、嘴邊滴著綠色濃稠液體的感染者作伴。

「父親大人要把破曉者打造成新單位?」K2的思念體問。

「心智升級是嗎?說穿了,不過是將精神面的理想轉變成有形物質的過程。」

W打開電腦、觀測每個房間裡的變化,「資料顯示那名叫泓瀨螢的巫女擁有念動力,神也可以依循其原理,激活破曉者大腦的潛能,造出更勝泓瀨螢的念動力使用者--三名逃過法律制裁、更勝以往的殺人魔。」





「呼、呼呼...跑沒幾步就喘得要死,你們忘了我是誰嗎?!

HP-35手上沒有武器、猛地向後一跳,企圖甩開飢餓的感染者,白色的房間空蕩蕩,她拼命繞了幾圈,卻找不到逃生的出口,感染者發出嘶啞的吼叫,以不可能戰勝的數量追逐獵物,每走一步,身上皮肉就掉了一塊。

「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小卒!父親大人!!您真的要拋棄我們?!!」

她遲早會被沒有瞳孔的活死人啃成肉屑。

死...

「我會被父親大人活活折磨至死嗎?父親...到頭來也只是可笑的稱號...明明就是將弱者拆裂分食的凶惡。」

沒錯,我們的身體、精神,都被那個男人踐踏到一絲不存。

HP-35閉上眼,眼前就浮現了他上小學二年級時的美勞作業,用蠟筆在白紙上寫著,「我的爸爸是惡魔。」

老師還為此批評了他一頓。

作為城市裡最偉大的慈善家,大家是這麼稱呼HP-35的父親。

但掩蓋住真相的迷霧裡,只有謊言和暴力。

媽媽脖子掛著一張寫有「我是最喜歡勾引男人的母狗」幾個大字的牌子,一件衣服也沒穿的被栓在桿子旁,身上還發出幾天沒有洗澡的臭味,餓得連骨頭都要穿破皮膚。

HP-35一放學回家,就看到父親舉起拳頭,使勁揍著無法反抗、髒兮兮又瘦骨如柴的母親,就像瘋了一樣。

一拳、又一拳。

母親在哭,卻只能發出動物的叫聲,以前開口求饒,父親會打得更用力。

「爸爸...」

小時候的記憶沒有剩下多少,媽媽和她輪流被打,兩個人的大半輩子就這麼被毀掉了。

「妳回來啦,有沒有在學校做個乖孩子?」父親拿衛生紙擦拭沾滿血的雙手、把那團沾滿血液的紙團叫母親吃掉,隨後舉起菜刀走向HP-35。

「有、我有...」HP-35看著菜刀,無助的瑟瑟發抖。

「嗯,你一直都是個乖孩子...所以,小母狗不要嘗試逃走喔?」父親把刀子輕輕放在HP-35脖子旁,凶狠又快樂的目光投向母親,「妳一消失,我們的孩子只會有一個下場。」

「汪、汪!」母親趕緊發出搖尾乞憐的叫聲。

HP-35的心好痛。

爺爺、奶奶都習以為常了,他們只是裝作看不見,無視兒子那荒唐又可怕的一舉一動。

這一切的瘋狂,似乎已被默許,挨打成了日常。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被迫跟這種人渣住在一起。

忍耐--

直到能讓他變成一具屍體的時機來到。

「我只想逃走、逃到一個沒人找得到的地方。如果...我會隱形就好了。」

那是孩童時期,殷殷期盼的願望。

「欺凌我和媽媽,還裝出一副好好先生的樣子,可是我不能向爸爸展現一絲反抗的情緒,得等著、直到我長大...有足夠的力氣反抗他的那一天來到。」

HP-35向父親不停道歉、祈求原諒,卻在心底累積著恨。

班上,沒有同學會留意自己的存在。

就像是一個透明人。

獨自玩著永遠不會結束的「躲貓貓」

「不對勁,這、這是真的想殺了我啊...」

父親一開始沒有察覺茶水中的毒物,等他發現已經太晚了,他神智不清的說,「是你搞的鬼...嘿,想怎麼做?要不要分享給爸爸聽?就像你第一天上學、把從幼稚園學到的兒歌一樣興高采烈的背誦?」

「我想怎麼做?當然是親手殺了你!把你大切八塊,把你應該吐出來的通通還給我!」

「...我有錢夠你花一輩子。」

「吵死了,人渣,你以為我還是那個任你欺負的小孩子嗎?下輩子你做牛做馬也得不到我的原諒。」

「你和我一樣...即使有著好看的外表,內心也是扭曲的殺人魔。」

「我的扭曲是你造成的!」HP-35用力剁掉父親的食指,

但超乎HP-35估計的事情發生了...父親哈哈大笑,五官都因劇痛而扭曲在一起,儘管如此,他還在笑著。

「不要裝成大人的樣子,你只會欺負弱小!你是豬、是狗,不...豬狗不如!!」HP-35接著剁掉了父親的無名指,「要害人,就害得乾脆一點啊,連這點都做不到,你是個屁的慈善家啦!」

「妳果然是我的親生兒子!」父親出血的情況十分嚴重,沒過多久就會一命嗚呼,卻像僵屍一樣韌命,態度更是欣喜若狂,「好棒、棒透了,帶著妳最後一點的良知死去,我求之不得、雖死猶生!」

為什麼他還笑得出來。

什麼意思...

我會變成他嗎?

HP-35用力踩踏父親的身體,每一腳都比上次更加用力。

「棒你媽的,我就爽死你!如果打我能讓你快樂,乾脆把我活活打死啊!憑什麼你爽了,我就要痛苦?!靠、屁啦、去你的!!去死,滿口謊言的衣冠禽獸!!」

少年發出血淚般的控訴。

刀深深扎了進去、然後切割,薄薄削掉的肉片甚至可以用來煮火鍋。

沒錯,那時候的HP-35感到奇妙的不可一世,他終於逃出囚牢,奪回了屬於自己的人生。

還有--

強大的力量。

十四歲的少年有如精神病患,衝向爺爺、奶奶,將病入膏肓、無法自由行動的老人家在老伴面前剁成肉醬。

「汪、汪汪...」

母親的身影是那麼悲慘渺小,嘴裡剩下害怕的狗叫。

「她在怕我嗎?」

像失去主人的小狗一樣,嗚嗚的叫著。

「我看不下去,看妳變成這樣...妳的人生簡直倒楣透了,我從十數到一,妳要躲好喔!」HP-35擦去臉上的鮮血、伸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如果被抓到,就輪到妳當鬼,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

「汪汪、汪汪汪!」

(求求你,饒了我。)

母親彷彿這麼說道。

「一...輪到媽媽當鬼了。」

這樣純粹的感情。

捨棄所有不願面對的過往,抹去自己的存在,沒有人看得見的捉迷藏。

一變回人類,體內骯髒的血彷彿又回來了。

那賤人的血。

「我要躲起來、藏起來不讓人看到...誰要做你這隻狗的狗兒子,媽的!你就算死了也要懺悔,讓我跌進不幸深淵的混帳王八蛋,我無聲無息的殺掉你、殺到連地獄深處的鬼魂也支離破碎!!」

HP-35徒手拆解感染者的屍身,詭異的是喪屍竟然失去目標似的搖頭晃腦,就好像察覺不到HP-35的存在一般。

破曉者憑著躲貓貓在屍群中殺出血海狂濤,把對父親的憎恨作為食糧,不管是多難熬的過去也能赤手空拳的擊碎。

注入憎恨去殺戮。

世上沒有親情可言,無私愛著孩子的父親並不存在。

HP-35沒有發現,此時她、MDR、M2HB雖然身處不同的房間,三人精神卻出現前所未有的高度集中,彷彿身體的每一個零件、每一個腦細胞都找到了該前進的方向。

高速運轉的核心正發出陣陣腥紅、難以想像的進化之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9009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二手索米|FAL|RFB|少女前線|索米|K2|Mk23|聖女|內蓋夫

留言共 7 篇留言

白煌羽
我該害怕嗎?永不結束的躲貓貓,怕爆

10-13 22:36

飛空動煙雪
原本技能發動後的維持時間是8秒,現在進化之後...10-14 00:09
翔君
強烈的情感往往能夠最有效率的驅動進化......即便,那股情感是憎恨或殺戮

最後一段簡直體現了屠魔者終將成魔的概念

10-13 22:44

飛空動煙雪
原本覺得雛菊挺可愛的,結果寫到後來還是HP35這段更震撼,這次藉由升級重新挖掘破曉者們的慘劇記憶,這五個人物當初塑造都花費不少心血,想更深入去塑造她們...成魔的悲劇角色可能都在找尋自己的破曉一刻10-14 00:11
香蕉王
怕爆

10-13 23:16

飛空動煙雪
重新挖掘破曉者的過去,每一位都是在悲劇無限循環的人殺、殺人...10-14 00:08
香蕉你個芭樂
用一張恐怖的臉說:找到你囉……

10-14 00:01

飛空動煙雪
這個太形象了,下次就安排給35滴血用!10-14 00:08
法林
真魷味。。。 好ㄔ[e5]

10-15 15:32

飛空動煙雪
從小吃到大XD10-19 13:29
聖★
原本輕鬆的感覺到後面逐漸變得可怕又沉重。揭示了過去的破曉者又將朝更可怕的方向進化了……令人不寒而慄

10-15 23:55

飛空動煙雪
HP-35、MDR、M2HB即將獲得心智升級,帕拉蒂斯方面即將展開反擊!10-20 12:35
deadking
八千代表示,那隻魷為啥可以過得這麼舒服,我不服!(永恆的躲貓貓,完全抹殺自身的存在感嗎?從黑子那裡學來的?)

10-16 09:50

飛空動煙雪
八千代:老娘要升薪! 偉大之主:ZZZZ... HP-35這次補足故事也希望體現她的技能源自於大腦最深層,是否將為格里芬製造出意想不到的危機呢?10-20 12: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jtsai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 後一篇:[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appy10611巴友們
有空來小屋逛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