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RPG四期創作】【瘟疫章.之二】鯨、克萊瑪吉安旅途雜記二十三

作者:鯊鯊~│2021-10-13 14:51:17│巴幣:38│人氣:105
「克萊瑪吉安,陪我睡覺。」在尤克公布宵禁時間後,鯨對剛進門的精靈說。
一旁的芬迪也點頭,似乎這是很正常的請求。
「離宵禁還有時間,哥哥一起來和鯨姊姊睡覺吧ヾ(´◓∀◔`)ノ」

聽聞此言的精靈,偏頭,雙目微微睜大。
「嗯——?」他打開門時,可實在想不到會面臨這等要求。
眨眨眼,視線在鯨和芬迪間游移一輪,原先盤踞在他眼中的一絲未知憂慮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應這要求而生的不解和有趣。

「陪妳……睡覺?
 這個,具體來說是……?」
精靈當然知道,這大概就是字面意義上的「陪她睡覺」。
但,為什麼?又要怎麼做?

「克拉瑪安吉哥哥!你看喔--」芬迪拿出她的手機給克萊瑪吉安看:「離宵禁是不是還有一點時間~這段時間有一小時左右喔!其他人都在外面,裡面沒有什麼人,所以很適合鯨姊姊睡覺!」接著芬迪指著精靈:「最適合和鯨姊姊睡覺的就是克拉瑪安吉哥哥了!」

房間內的鯨身上還穿著那套漆黑鎧甲,坐在地板上背靠著床,手裡拿著書皮詭異的書,十字眼透過墨鏡鏡片望著精靈,等待他的答覆。
「鯨姊姊只要睡三十分鐘左右就夠了喔~」芬迪在旁邊補充,雖然時間應該不是此時的重點。

「嗯——鯨的睡眠時間向來如此短暫的麼?」
聽完這般解釋之後,精靈嘴角禁不住一歪,笑著搖了搖頭。
而後,他便走到了鯨身旁坐下,同樣將背後靠在床沿。
轉頭與之相視。

「好吧,我想,睡眠不嘗也是種安寧時光呢。」
一時間,精靈眼神飄向未知的遠方,開門時所見的那股憂慮又重新縈繞在那對雙眸。
他搖搖頭,終究未將心中的思慮道出。

「嗯……雖然,我等一族毋須睡眠,但,我會靜伴妳的身旁,鯨。」
精靈一如既往地發表著誠摯之言。
雖說他還是有所不解,但他猜想大概這是鯨的某種睡眠儀式……或是表露親近的行為。

他偏頭看向鯨手中的那本書。
還是說,是打算讓他念床邊故事?
雖說那看來實在不像床邊故事集。

看到精靈坐下來,芬迪趕緊補充說:「啊~克拉瑪安吉哥哥,剛剛鯨姊姊在休息,但是要睡覺的話不是在這裡,要到外面或是沒人的地方才可以!」

鯨也比了比上頭,站起來伸出手讓精靈握她的手起身,似乎要去屋頂的樣子。
芬迪彷彿小老師般抱胸點頭:「看鯨姊姊睡覺是有點辛苦的工作喔,可是克拉瑪安吉哥哥應該沒問題!之前瑞比特姊姊和桃滿哥哥也看鯨姊姊睡覺過喔!」

精靈揚起一眉,看來的確是某種儀式了麼。
隨後他握上了鯨的手起身等候。

兩人往屋頂走的過程中,芬迪也繼續像小老師般的解說:「鯨姊姊睡覺都會找沒人的地方,有時候會睡在海底,因為鯨姊姊睡覺會夢遊喔。」

「鯨姊姊力氣很大,如果動手動手房子就會被敲壞,所以鯨姊姊不喜歡睡屋內。如果有東西讓鯨姊姊嚇到,鯨姊姊就會尖叫,會耳朵痛痛的那種喔。然後鯨姊姊睡覺的時候,有時候夢裡的怪物不乖,就會想跑出來,可能會看到奇怪的東西和很多很多水。有時候鯨姊姊還會突然攻擊,要小心喔。」

乍聽之下,和鯨睡覺這件事情就跟和未爆彈相處差不多。

「啊,原來如此。」精靈看向身旁的鯨:「那麼,等等妳便且安然休憩,毋須憂慮,鯨。我不會讓妳的休憩時光遭破壞的。」

三人到了屋頂,從屋頂看過去的星空額外昏暗。
鯨抬頭望著沉默的夜,走到牆邊靠著。

「我擔心,有人在我睡夢中受傷,在我睡夢時受傷。」
來到屋頂後,鯨才開始回應剛才精靈所說的話。
她知道精靈不怕她說話震出的音波,但她擔心在屋內說話造成房屋的破損和誤傷其他同伴。

克萊瑪吉安來到鯨的身旁,一同仰望著昏暗的夜空。
天上群星或許黯淡,他的一雙金眸卻恰如落地的明亮之星。
那金眸又凝望向了遠方,似乎尋找著某種跡象。

「那,妳願意與我分享妳的夢境麼?」
半晌,他才又看向了鯨。

「我等一族,在進行冥想時,能夠……踏行於一處處於夢與現實間的地方。
 在那裏,我能夠不介入,卻能照看著妳的夢。
 使妳,或誤入妳夢境的人,不受傷害。」

然而面對精靈的關心,鯨卻搖頭說:「那裏不只我的夢,是很多人的夢,很多人會來。」
「我不想你來,那裡不好。」她思考一會補充:「對其他人不好,我習慣了。」
「傷害人的不是夢,是睡著的我。」鯨悠悠的低語,說著她帶精靈來睡覺的原因。

或許,她也不希望讓她人直視她的夢。
光是透過她的眼睛所看見的一角就能讓人抓狂,如果直視她的夢,又會怎樣呢?

「啊。」克萊瑪吉安兀自沉吟一聲,指節搭在了下巴。
他思索了一會兒,微笑道:
「我瞭解了。
 那麼,正如我方才所說。
 便請儘管安憩吧。」

邊說著,他伸出一手,拿出了他穿戴戰甲之時,披戴於身後的鮮紅長披風。
如果鯨打算躺著,那他就打算將其鋪展於地面。
如果鯨打算坐著,那他便打算將其當作薄被為鯨披上。
但鯨搖頭,讓他挪開那件高貴的披風,似乎擔心腐蝕液體弄污了那套對方精心保養的存在,自己縮在牆面閉上眼睛。

而後,那披風卻依然落在了鯨的肩膀上。
雖然精靈不知道對方究竟是否會受寒風所襲,即使她不擔心夜風之寒,至少也可保屋頂地板不受什麼分泌物影響吧。

在鯨反應前,精靈就搖了搖手說:「不必介意。」
沒有和他並肩作戰過的鯨不知道,精靈的披風曾經抵擋了亞赫盧沙海之主——沃努納許的酸液侵蝕。
說著,他也便坐到了鯨的身旁,維持一個親近而不踰矩的距離。
隨後,靜靜地仰望著星空,開始了他的「守望」。

鯨聽他不介意,也就任由精靈把披風蓋在她身上。
這夜風特別冷,隨著鯨很快放鬆進入睡眠後,芬迪和精靈感覺到鯨身旁更冷了,潮溼感也擴散開來,就像四周突然進入了另一個空間似的。


她睡夢中耳朵不時一顫像是聽到什麼,皺起眉頭,手掌虛握舉起,似乎看到令她不悅的事物。
「有人來找鯨姐姐的樣子・ω・`)。」芬迪看起來如臨戰場,身上的甲殼緩緩豎起。

「鯨姐姐說有怪物的時候,鯨姐姐會直接打。沒有的時候,知道睡前附近有人,姐姐就會安靜的休息。不會像現在這樣怪怪的。」
她觀察了一會說:「好像不是席琳姐姐・ω・`),不然鯨姐姐不會心情不好,要小心喔。」

比起芬迪感受到的寒冷,埃玟尼許不受冷熱影響,能感受到的冷暖僅僅來自於心靈。
對於這段有些令人發懵的信息,精靈眨了眨眼,望向了那隻舉起的手掌。

他思索了一下,輕輕將手交疊在鯨的手上。
並未握起,以免突如其來的力度驚擾她做出進一步的反應。
僅僅是這樣接觸著,傳遞源自於他體內那顆半受穢染的光明之心的暖度,
提醒著夢中人他的存在。

另一方面,他另一隻手拉著小芬迪,將她輕輕帶往自己身旁。
無論小芬迪如何勇敢和更加習慣應付鯨的情況,
他還是不願看到她有受到傷害的一絲可能性。

「我沒有允許,你不能進來------!」鯨突然一聲怒吼,隨即又用不同的語言吼了第二次,讓芬迪身上的甲殼都震出嗡嗡聲,而鯨身上的鎧甲也化為水流衝入次元的波動,彷彿她在夢中突然全副武裝對抗某種恐怖的存在。

「把門關上!他們要過去了!他們想進來!」鯨慌亂的狂吼,突然一拳猛烈的往前一揮。
看來精靈的溫度,無法傳達到應對未知而恐慌的鯨身上,還好他早有準備。

在鯨張口的霎那,精靈雙眸閃耀起了燦爛金芒。
一道半圓形的光暈護罩壟罩住了他們,使得聲波和水波不會擴散出去,並為護罩所吸納。
一時間,護罩上蕩漾起了劇烈漣漪。
而後,漆黑無光的金屬覆蓋上了精靈的大手,吸收了鯨的一拳之力,免得這連接拉萊耶的騎士又打出什麼怪東西。

「我該介入麼?」
精靈雙眼定定凝望著鯨驚慌的面龐,既是在問著身旁的芬迪,也是在問著自己。
依照他的過往經驗,貿然介入生靈之夢,總是會帶來無法預料的後果。
而因為沒有先得到她的允許,他也就無法從先前所言之境行以照看了。

「芬迪覺得該…」芬迪瞪大的雙眼似乎十分恐懼,從剛剛芬迪還輕鬆的樣子來看現在的驚慌失措,事情恐怕不小。
在芬迪印象中,鯨連面對巨大沙蟲都只是覺得感覺很難打,沒有如此驚慌。

他,只思考了一下心跳的時間。
「芬迪,如果我沒能醒來,替我向鯨說聲抱歉。
 關於我闖入了她的夢境這件事。」

克萊瑪吉安看向芬迪,認真地叮囑著,而後露出了一如既往溫暖的微笑,伸手順了順小芬迪的髮絲。
「會沒事的。」
「芬迪會把哥哥打醒的~!交給芬迪吧!」在精靈要深入夢境時,聽到芬迪令人安心的保證!

精靈嘴角因此而上揚了幾分,接著他端正坐姿,閉上雙目。
而後,魂靈脫離了肉體的束縛、穿越現實的障蔽,
進入了那名為「夢」的萬變無常之境。

精靈站在碧綠的高大建物,眼前是黑到看不出水紋的黑海。
抬頭望去,天空是一片神聖的光芒,由眾多漂浮於半空的生物發出。
那是天界生物嗎?那些被聖光包覆模糊到看不出面容的生物,讓人忍不住有這樣的想法。

面對他們的,是身穿異形鎧甲,形如惡魔的黑騎士。
她雙手握緊其中一隻的身軀,狠狠往兩旁撕成兩截,濺出如同人類的鮮血與內臟。
那雙血紅十字眼透露恐怖的獸性,畫面讓人聯想到天使正在鎮壓從地獄攀上來的惡魔。

「我沒有允許,你們不准通過。」她每撕裂一隻,就用不同的語言重複口中定型似的話語,猶如擋在地獄入口的守門人,試探著這些生物是從何處而來。

紅色驚雷閃掠而過,落地之時化作無匹闇影浪潮襲天而去,吞噬所有「膽敢」跨越雷池一步的模糊身影。

浪潮散去,顯露出了其中的高大身影。
邪闇之暴炎與明光之烈雷同時纏繞在了漆黑無光的戰甲之上,
那總是帶著溫暖友善笑容的俊挺面龐,隱藏在了星金面甲那冰冷的悲戚之容下。

他抬頭打量著周遭異景,望向那些準備捲土重來的身形時,摘下了面甲。那對金眸散發著燦爛無比的光輝,彷彿是兩顆能燒卻一切凡塵的無玷之日,使得那些披著虛相之光的幻影凝滯。
而後,他才回頭望向身後之人。
「鯨。」

他看到什麼?
那是什麼?那東西極其模糊,彷彿用聲納照出來的型態,包覆著聖光維持存在。
他們是幻想嗎?既然看到,那就表示那不是幻象。
但他們是存在的嗎?看這樣子,誰也難斷他們是否存在。

他回頭看鯨,鯨是存在的。
那能與鯨交手的他們,的確是既存在也不存在的東西,
讓他們存在的是身後這片夢境的主人。
鯨既是這裡的訪客、也是這裡的造物主。

對別人來說,夢就是夢,夢即為虛幻。
但對她來說,夢即是真實。
她摸過這裡的每一片土地,毆打過這裡的生物,甚至將這片土地的生物、黑水帶到了現實,她又怎麼會覺得面前這些生物是假的?

那些生物,是她的恐懼嗎?
別人夢中的噩夢,對旁人來說只會笑笑吧,畢竟是夢。

但對這夢境會連到現實的少女來說,她實在不該做任何惡夢。
她的惡夢,也會成為下一個人的惡夢。

「不能讓他們過去。」鯨嗓音低沉帶著野獸的喘息,舉起手上可怖的漆黑大劍。

「鯨,看著我。」
面對散發出野獸氣息的鯨,精靈沒有避卻,
他凝視著鯨的雙眸,眼中神芒一如既往地和煦溫暖。

他伸出手。
「你相信我嗎?」
相信的話,便握住吧。

「我知道你,克萊瑪吉安。」鯨目光似乎有些勉強,勉為其難的伸出手和他手掌碰碰。
冰冷的鐵甲觸感和刻意壓制戰意放慢速度碰碰的力道,都能感覺得出她這動作的彆扭。
她另一手指著天空:「要擋下來,他們想過來。」

「我們會將他們擋下來的。」
克萊瑪吉安回答的語調與神情同樣堅定而誠摯。
「但,不是在這裡。」本只是與鯨相觸的手掌,轉而握住了對方。
「不是在這片變幻無常的夢境之土。」

「為了或許是不久的將來,我們共同奮戰的那一刻,
妳需要先好好休息,清靜妳的心靈與思緒。

所以,容我向妳分享一件,對我而言十分珍貴的寶物,如何?」
隨著一字一句,精靈雙眸的輝光益發燦烈,卻並不會使相視者感到不適。
於此同時,天空之中那些虛妄的形體依舊停滯著。

鯨用力搖頭:「我不可以休息。」
「怪物會過來,我看過!我打很多回去,他們看不到,他們不相信!安東尼奧有看過的!」
她似乎急了,但又手足無措的樣子,因為她的手被握住了。
她當然可以掙脫,但她知道只要施力錯誤,握住自己的手就一定會受傷。
鯨驚慌的模樣就像是言語不被信任的孩子,努力從腦海子找出各種讓人更加信賴的證據。

「妳當然可以休息。
一個不懂在適當時機休息的騎士,便無法持續堅守曾許下的誓言,無法繼續踏行旅途,直至實現誓言的終點。」他緩緩說道,語氣聽來有些嚴厲,而後,卻不知所謂地笑了起來。

他搖搖頭說:
「我並非不相信妳的話,也並非不相信他們的存在。
我相信妳,鯨。」
妳也相信我,對嗎?

所以——」
他微微偏頭,向天空中停滯的眾多模糊身形示意:「我們會擋住他們的。但不是現在,不是在這裡。在這裡,在此刻,
唯一會對妳想守護的誓言或事物造成威脅的,
只有不肯好好休息的那份倔強哦。」

「所以,鯨。」他回首,再次凝望進鯨的眼底,稍稍加重了握著她手的力度,向前站了一步,讓她眼底倒映著的不再是那片充斥虛偽聖相的天空。
而僅僅是他。

「請,讓我與妳分享吧。
我所珍視著的某物。」

雖然鯨眼中明顯浮現著: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的困惑。
但鯨還是乖乖的看著他。

「抱歉,說太多了。」面對那非常明顯的困惑,精靈回以一個友善而不失尷尬的微笑。
「那麼——」他眨眨眼。

那片天空和那些身影,那座綠城,散落的血肉,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點綴著許多奇麗之形白雲的晴空,與之相襯、波光粼粼的澄淨海面。
涼風在倆人耳旁歌唱、吹弄著他們髮絲,以及數棵投射下大片蔽蔭的巨樹。
在他們身後是通向繁麗七彩花海的茂綠斜坡。
「這便是,我所欲分享的。
「『精靈之夢』。」他笑了笑。

「說白了,其實便是『回憶』罷了。
這裡是在遙遠的過去,我曾經十分喜愛的一處休憩場所。
希望在這裡,妳能夠好好休息一下。」

他鬆開了一直握著的手,凝望起四周的情景,接著,突然想到了什麼。
「哦——如果妳不喜歡的話,其實我也能帶妳往海淵之中就是了。」

「現在休息?」她神情中透露明顯不安,瞳孔微微縮起似乎要看透這片回憶之後的東西,突然從戰場剝離的失重感似乎讓她很不適、不解。
她直到剛剛可是在戰鬥的。

「我很奇怪嗎?克萊瑪吉安。」她突然問這奇怪的問題,看著自己的雙手。
「你不讓我戰鬥,是我很奇怪?」

她想說的是其他詞彙,但她組織不出來。
她知道自己很奇怪,知道自己在其他人眼中不太正常。
但精靈此時做著在她心裡不正常的舉止,遠比她還不正常。
她不禁思考,如果精靈是正常的,那現在不正常的,是她自己嗎?

精靈搖搖頭說「我不讓妳戰鬥,僅僅是因為那些是虛無的幻象,鯨。」
「夢境變幻無常,並非總是虛幻。但妳方才所見,卻並非真實的。」
「妳的睡眠時光是如此珍貴,
我希望在迎接真正的敵人以前,
妳能不受幻象打擾,好好休息,僅此而已。」

他望向海面,平靜地說:「當然了,這也不過是我自身祈願,不該強加於妳。
倘若妳若更願意在夢中戰鬥以為磨練,我自然也不會再阻止妳的。」

「這裡沒有幻象,克萊瑪吉安。」鯨語氣誠懇而認命:
「你和他們覺得是妄想,但是他們出去,就會成真。」

「就像……就像……那個。」鯨指向天空,但此時天空那麼蔚藍:「席琳把牠帶出去,牠出去前,人不覺得牠是真的。」
「我可以休息,克萊瑪吉安。我要你要答應我,他們出來後,你要和我一起處理。」

克萊瑪吉安的語氣同樣誠懇:
「夢境與現實同樣,同時存在著真實與幻象。」
「我不清楚妳先前在夢境裡遇過何事,
也不瞭解那位席琳所曾做的。
但,我也並非認為妳方才所見,即是全然的妄想。」

他再次搖搖頭,沒有繼續多做解釋。
或許,倆人所理解,所見過的夢之理,終究是截然不同的。

他將手置於胸口,微微躬身說:
「就像我說的,我相信妳,鯨。所以也請妳相信我。」
「妳所見到的『他們』,不會是從妳的夢境出現。但我想,我們的確是會遇見他們的。」

「我向妳承諾。」
「到了那個時候,我將執劍與妳並肩而戰。」

鯨的十字眼直視著精靈說:「這裡的入口不只一個,出口不只一個。」
「會遇見的,他們會找到其他路。」

「你轉過去,坐著。」鯨話鋒一轉,突然下了指示。

精靈揚起一眉,點頭說:「確實,但至少,不會是現在。」隨後轉過身,盤腿而坐。

鯨在他身後坐了下來,上身靠上精靈的背,下巴搭在他肩膀上。
將近兩百公斤的重量,還真沒幾個人能承受的下來。

她此時身體軟的像隻慵懶的章魚,接著她一手抱在精靈腰間的鎧甲上,一手搭在精靈腦袋。
就像纏住獵物的海底兇獸。

低沉帶磁性的嗓音在他耳邊說:「我要休息了。我很強的,如果你是假的,我會抓壞你的頭,抱斷你的身體,會回到現實追你,你逃不過我追捕,就像其他拉萊耶出去的。」

沒幾秒,她的呼吸放緩、耳朵微顫聽著周圍的聲音。
不是熟悉的水聲,但是沒關係。
這樣也不錯。

鯨自然不會看見,此時精靈揚得老高,揚得要直上青天的眉頭。
他張口欲言,但又吶吶說不出些什麼。
或許,鼓動的心跳和傳遞而出的那份暖度,遠比言語更能彰顯出他存在的真實。

克萊瑪吉安沒有多做言語,靜靜地化身成為身後之人的抱枕,分享著此刻的短暫安寧。

而一個多餘的思慮也在他腦海中運轉著——
用這樣的姿勢休息,真的舒服麼?
他莞爾一笑,閉上了雙目。

當他們張開眼睛時,看到芬迪拿著利刃・ω・`)在他們面前,好像真的隨時準備叫醒他們。
而鯨耳朵一顫,在兩人的目光中站上屋頂。

「你聽。」她指著遠方漸息的燈火:「有人在叫、有人在哭。」

頭盔從脖子攀上她頭部壟罩,形成類似異形的頭盔、紅芒如閃電般晃過眼部。
鎧甲如同流水般纏上她的身體,化為漆黑盔甲。
龍翅從髮瀑中揮出,展開龍翅的黑焰照亮四周。
這一瞬間,這展翅的身影令人聯想到教堂守護城市上的石像鬼。

三人來到慘叫發出的地方,一名母親在後方人群的追趕中拉著孩童跑向三人,但母親還沒說出話來,鯨耳朵突然急速顫動,一把將那母親往牆壁狠狠壓住。

她留手了,但是鯨留手還是鯨,一般人怎麼承受得住?
孩童嚇的放聲尖叫,鯨目光似乎也因而恐懼而徬徨不知所措,但面對邪物的本能卻讓手掌將(母親)壓得更緊了。

突然那母親在哈哈大笑中背後長開了雙翅,鯨的手也不由自主的用力一抓、一撕,將面前不像人的東西給撕成兩截,就像夢中面對那些怪物。

「他們來了。」鯨淡漠的說。

他們是誰,芬迪不知道。
因為鯨是說給那答應她的人聽的。
在孩童的尖叫中,追著母親的居民哈哈大笑起來。
同時,房卡傳出了給義勇軍的緊急指令。

「他們來了。」
承諾將並肩而戰的人重述了一遍這般事實。

「但他們並非因妳而來,鯨。
他們並非來自妳的夢中。
而是來自於那早已席捲世間的災厄浪潮。」

精靈用手遮掩住了尖叫的孩童,注入的力量瞬時使其睡去,而後抓住了一名從身旁奔過的青年,凝視對方,直到對方為他眼中的神芒所平靜。

精靈將昏睡的孩童交給青年帶走。
隨後,他伸手,喚出了至寒之鋒。

「而無論如何,我將實現諾言,與妳並肩而戰。」


刊頭圖繪師:多多(goo752000)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898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鯊鯊~
未領

10-31 11:56

小洛
搭遠航交通工具,睡覺不綁起來......或是沒警衛真的挺危險的(跑出會吃人的怪東西也沒人知道。)[e20]

10-31 18: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gn0232481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四期創作】列車靠... 後一篇:【RPG四期創作】【瘟疫...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cegrey大家
內有創作更新,也歡迎巴友來陪我聊聊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