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跨動漫宇宙第四部《她的名字跟我妹妹一樣也叫雛》

作者:闇之王者‧L‧雷剋司│成為神的那一天│2021-10-13 13:58:28│巴幣:6│人氣:220
  羅格斯症候群疾病,是一種患者在逐漸喪失身體機能的同時,會連同觸發腦部神經肌肉萎縮的特殊疾病,是一般俗稱的漸凍症的變種。由於這種疾病從過往至今,從未有過成功治癒的先例,舉凡染上此病的患者,到最後多半都以不治而喪命告終。而她,正是這些患者中,也數度曾經將步上他們後塵的一位。甚至有因如此,往後也造成她的家庭終將走向破碎不堪的結局。

  打從出生就染上無可治癒的絕症,因而歷經了生母的絕望自盡,事後又被生父拋棄的她,大約在兩年前,曾經給一位主修軟硬體開發,同時涉獵多項各門研究領域,身分上為她的養祖父的絕世奇才,在她的顱內植入一種極其特殊的量子電腦晶片,其結果就是在終於短暫治好了她的疾病時,使她獲得了驚人的收集與預測情報,宛若神靈般的特異能力。

  然而她這項能力自一被發現,得到的卻不是世人的崇敬,而是恐懼,尤其在國家政府而言更是如此,因為這種在透過分析預測後,能輕易玩弄或竄改情報的力量,勢必將令文明世界的現有秩序陷入前所未見的極大混亂,哪怕人類社會將會從此被打回原始時代亦是不無可能。

  在一年半以前,各國政府終於下令將那組加裝於她腦內的量子電腦晶片拔除,並且要徹底銷毀,因而派人拘捕了她。爾後在這項開顱手術作業一完成,因應某些因素,這組量子電腦如今在對外宣稱已然摧毀的同時,被封存在一家名為『芬里爾』的大型企業軟體開發公司內,至於它究竟又被藏在公司內部的何處,除了該公司的總裁兼執行長,只有極少數的員工知道;至於失去這組晶片所供應的生命維持的她,則又重新變回即將步向死亡的羅格斯疾病患者。

  但正所謂上天無絕人之路。半年前,一位名叫成神龍的男人出現在她面前,這個男人除了在大家面前自稱是在GUCP,亦即巨型未知生物預測情報組織內工作的一名業餘軟體工程師,若論有關他的一些更詳細的履歷細節,他在過去也曾經是那家芬里爾公司的前任員工之一,只因平常看不慣當時那家公司的高層主管的為人作風,還有公司所訂立的規範約章,終究選擇離職一途,隨後也被GUCP的組織創立者延攬,在旗下負責相關所需的軟體開發與維護。

  關乎GUCP這個組織的橫空出世,得從五年半以前,當東京遭受在當時統一命名為『哥吉拉』的巨型未知生物的入侵,以致釀成重大災情以後的事情開始說起。若問為何把這種巨型生物命名哥吉拉,據稱是在伴隨那起襲擊事件所冒出的一位名叫牧悟郎的關鍵人物,這位曾在日本城南大學任職統合生物學教授的存在為起因,有鑑於這位於當時早已下落不明的老教授,曾刻意留下了源於DOE,也就是美國能源部的其中一組名為『GODZILLA』的特殊代號,與源自教授誕生的兒時故鄉,即大戶島於民間信仰中所流傳的主神『吳爾羅』一說,為此造就了以哥吉拉之名作為引發該事件的巨型未知生物的決定名稱。

  為了防範哥吉拉的襲擊,GUCP的成立目的,就是以預測哥吉拉會在何時何地重新出現,用以避免再次造成難以挽回的重大傷亡為主軸要點,而收集大量資料與相關信息的統合彙整,包括向國防單位呈報其研究資料成果,均是這個組織的主要工作項目。

  有基於此,成神龍在組織下投入效力以來,除了所幸查出當年那起哥吉拉襲擊事件的關鍵人物,即牧悟郎教授,過去也曾與那位成功開發出量子電腦晶片,並把它裝給那個患了羅格斯疾病的女孩的絕世奇才,即興梠修一郎教授,有過數次往來的信息紀錄,唯在兩人之間向來把持的人生理念有所偏差出入,以致後期終將分道揚鑣外,為因應上司的需求,他所設計的一套專門用來預測哥吉拉的出現與行進路線的程式,經過了多次維護與除錯,哪怕近期再也沒有任何類似的巨型未知生物出現,對於守護人類賴以寄居的這塊土地與家園,而協同國防單位拉起專為應付哥吉拉的防線一事,曾在芬里爾公司工作的成神龍,始終功不可沒。

  言歸正傳,早已長期追隨GUCP組織創辦者的成神龍,時日一久,在對哥吉拉這種存在與GUCP所預定要執行的各種計劃詳情,都已經有一定程度的瞭解為前提,與那個患有羅格斯疾病、長久下來一直在生死邊緣掙扎的女孩的那次相遇,他的出現,也為她往後是否能繼續存活一事,再度帶來了新的希望──

  依照GUCP組織創辦者當初提倡的那項極機密實驗計劃,成神龍向當時收留她的家屬提議,可以嘗試性在她體內植入部份取自哥吉拉的基因,然後利用哥吉拉一旦接觸到輻射線,無論何種情況下,都將會被重新活性化與產生激烈巨變的原理,將她原本快要逐步退化的生理機能重新激活,以此治癒她的先天性絕症,如此也將有事半功倍的效果。面對他的提案,那次曾參與這場臨時小型家庭會議的成員,多半都不曾表示反對利用哥吉拉的基因救活她,這項計劃也終得進入實行階段。

  在總算徵得對方家屬的首肯,準備進行這場人類自有史以來,第一批在人體內植入巨型未知生物基因的實驗工程,負責替他們擔任有關法律顧問與官司辯護的,是一位名叫天願賀子的知名女律師,畢竟關乎這場基因實驗工程一旦正式開始,直到結束前,過程中又會有多少未知與不穩定性,更還有道德倫理方面的各種複雜因素考量,到底也是不可忽略的,但最終天願律師先前就曾與這個家庭有過幾次往來,自然也就願意著手接下這個案子。

  成神龍依稀記得,先不論當時這位女律師與他的上司,即身為GUCP最高負責人的篠田有司教授的嚴肅對談,那場官司之所以能成功通過,不外乎也是另外包含了他利用芬里爾公司的總裁想要重新召他回鍋效力的契機,提出了兩項要求所成。第一個要求,是把那組曾經裝給這個即將接受哥吉拉基因植入實驗的女孩的量子電腦交給他負責全權保管;至於第二個要求,則是要以他個人名義所特意邀請的芬里爾公司的同僚立場,替他們GUCP即將執行的這場基因工程實驗計劃背書助陣,否則無論公司所對他開出的待遇再怎麼理想,他都將一概拒絕到底。

  面對成神龍的附帶要求,芬里爾的執行長原本皆不予同意,畢竟政府最後同意下令要拆除興梠教授開發並裝入那個女孩顱內的量子電腦一事,最初就是由他們公司向政府提出申請的,而後在把原本留居於美國加州的那個名叫鈴木央人的駭客少年請回日本幫忙進行搜查,好不容易把這項堪稱本世紀一大高科技產品弄到手,又怎麼可以隨便交給一個曾一度離職的前任公司員工?

  就在雙方即將引起糾紛之際,有虧成神龍使出最後一招殺手鐧:他當面向執行長作出要脅──由於當時透過執行長的告稱,他自也清楚知道執行長取得那組量子電腦的前後過程,以及它的當前下落。假如非要把他強留在公司也不答應他的需求,那他就要把對方私藏於公司內部的量子電腦一事,毫不保留的向政府單位張揚出去。聽聞此言的執行長,心想那還得了,原本在政府的命令下,早就該被毀滅的關鍵證物萬一被發現依然存在,導致整件事情鬧大了,後果肯定不堪設想!

  後續為達成協議,兩邊各讓一步,一方面芬里爾的執行長僅同意讓她的一位部屬,即尾熊雷太為首的幾名同僚參與成神龍所提的第二項請求,同時不強求對方一定得回到她的公司上班;而成神龍除了答應絕不輕易走漏有關量子電腦一直被留存在公司,而遲遲未被摧毀等實情真相,又特別跟對方開出這家公司平常所能支付給員工的薪水約三成的工資為額外酬勞,表示假設未來有其他需要,隨時可以召他回公司幫忙,這才總算了卻這場紛爭。

  半年過去了,迄今若提及這件往事,大部分的時間裡,成神龍都不甚願意透露他為何要利用機會向芬里爾公司索取那組量子電腦晶片。頂多以他的認知,那個女孩在失去了足以替她維繫生命運轉的量子電腦,事後又得接受哥吉拉基因工程實驗予以救治,或許芬里爾的執行長也心知肚明,她自己起碼也有一半的責任得著手彌補,否則也不大可能如此乾脆的答應他所開出的第二項條件。

  話說回來,假若GUCP中有特別安排負責於暗中監視成神龍的一舉一動的專門人士存在,只要找到機會觀察他與一年前加入組織至今的一位自稱名叫黑川純的中年男子,與另一名被喚作北村文雄的大學實習生,還有一位閨名權藤千花的年輕女子,這三個均擅長硬體裝設與開發維護的同仁之間的互動來往,想要知道他之所以渴望得到那組量子電腦的原因,或許還有可能查出一點蛛絲馬跡。然而時至今日,他們四人也從未在篠田教授面前顯露過任何不尋常之舉。

  這天,總是身穿白襯衫和一件縫有金色鈕釦的黑色西裝大衣,又綁著黑色領帶的成神龍,繫著車內安全帶,沉著端正的坐在行駛車輛的副駕駛座,面色平靜如常的遙望車窗外的風景──有拜半年前的哥吉拉基因工程實驗計劃成功所賜,五個月前,當他把那個女孩在接受基因工程手術的後續發展,全向篠田教授報告出去後,教授當即吩咐他每隔一個星期就要前去探訪與追蹤她的現況,不管有無任何異常,全都要做好紙本記錄,帶回來寫成報告書並呈交給他。

  一念於此,成神龍不禁嘆了口氣,要不是那戶人家的家中長子,說什麼都不願意讓那個女孩在必須全天候接受他人監視的前提下,與GUCP的成員共處一室,事後為了讓雙方都能方便作業,才決定由成神龍負責到府上打探關注,畢竟最初整件事也是因為有他作梗,否則想來也不會走到如今這一步,哪怕單就這場基因實驗工程而論,結果是還算令人滿意也是。要說,這也是篠田教授安排讓成神龍著手這件事,唯一最後的理由或藉口。

  「不知道小雛最近怎麼樣了呢,還有依央也很期待又可以見到她,跟她一起玩了對不對?呵!」

  「對啊!已經有兩個禮拜都沒再看到她了,人家真的好想她喔──」

  此趟負責開車的一之瀨友花,向坐在後座的一位穿著白色休閒服與水藍色短裙,從外表推估應該還在就讀小學,本名篠田依央的小女孩「嘻嘻」的乾笑了兩聲,便繼續踩著她的油門、穩握方向盤;而成神龍對這兩人之間的談笑風生則全無明顯反應,彷如有重大心事似的淨顧著遙望窗外。

  先前在GUCP擔任著手各種行政事務的接待人員的一之瀨友花,過去是天願律師還在高中時代的學妹。半年前,就在哥吉拉基因實驗工程圓滿結束後沒多久,組織內的宮坂一郎老師又召來一位名叫手塚真由,剛從大學畢業沒多久的年輕女性幫忙處理行政。有關手塚真由這名標準的社會新鮮人,除了表情總是不苟言笑,平常那雙嫣紅如血的目光,不時流露出某種令人望而卻步的震懾力,以致都沒什麼人敢主動找她說話外,就工作表現上還算尚可,也沒什麼讓人覺得不對勁之處。

  多虧手塚真由的出現與幫忙,有著一日到頭、無論何時何地,都老是喜歡穿高中生制服的怪癖,又把頭髮剪得特別短,眼睛呈寶藍色的一之瀨友花,這才總算有比較多空閒時間,和她經常單相思的成神龍一起行動,尤其今天剛好是成神龍得去探訪收留那個女孩的那戶人家的日子,對於想找機會跟他獨處的她,當下就把手塚真由直接拋在篠田教授跟宮坂老師的身邊,歡天喜地的聲稱自願開車載成神龍出門,順便帶這個身為篠田教授的獨生女的篠田依央,跟那女孩聚一聚、培養情誼。

  好一會兒,一之瀨友花終於在一戶人家附近踩了煞車;隨著成神龍和篠田依央各自解開了安全帶,打開車門,她才把引擎熄了火,下了車並關上車門,拿出車鑰匙把車輛上鎖,跟隨成神龍一起步向那棟門口掛著『成神』兩字招牌的二層樓平房,伸手按下了門鈴。

  「嗨嗨!來了。」

  門內傳來一把沉穩且柔美的女聲,不過數秒,且見前來應門的,正是平常身著淡黃上衣與白色長裙,面容和藹親切的成神時子,一看是每隔一星期就會前來拜訪的成神龍,身後跟著心性和善又開朗健談的一之瀨友花,還有活潑可愛且充滿元氣的篠田依央的到來,身為此戶人家的女主,平常也頗好客的她更是堆起滿面笑容,愉快的迎接成神龍他們入內。

  眾人穿過玄關,經過木製地板長廊,來到客廳後,方見成神時子的丈夫,身穿灰色休閒衣和褐色長褲的成神大地,正跟他那個此時身穿紅色短袖上衣和深藍牛仔長褲的長子,即成神陽太,還有今次讓成神龍帶著一之瀨友花跟篠田依央一塊前來此處的首要關鍵人物,那個總是穿著寶藍色修女服裝,又戴著白色修女帽,本名佐藤雛,過去曾因患上羅格斯疾病絕症,在顱內安裝量子電腦又遭人拔除後,經由植入哥吉拉基因才得以保命的女孩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對於成神龍等人的到訪,亦各別親切友善的打過了一聲招呼。

  這半年來,由於經常跟成神一家人往來見面,除了佐藤雛在獲得哥吉拉的基因填補先天缺陷後,比較令人有所在意的有智商瞬間飆高,同時自我修復受損細胞的能力大增之外,有一次她曾經因為聽得成神龍他自己和他的父母親,即成神四海與成神美月的名字,而誤以為他們一家都是分別支配海洋、月亮與龍族的神明,都沒有什麼值得讓成神龍再三留意的特異之處。

  之後成神龍向陽太詢問,聽到人家的名字而以為對方是神,是否以前就有過此類現象?對此陽太則老實答稱,早在量子電腦還未拆除前,佐藤雛首次來到他們家的那天,她還以為他父親成神大地是專門掌管大地之神;而母親成神時子是統御時間之女神,至於陽太他自己還有他妹妹成神空,則都被誤認為是分別司掌太陽和天空的神明之事,更是不在話下。即使到了現在,只要提及這件往事,身為母親的時子都還經常會忍不住笑彎了腰。

  儘管如此,一向個性謹慎的成神龍由此下了一個關鍵性的判斷──即使過去為了將量子電腦拆除,而做過開顱手術,可從佐藤雛還在靠著量子電腦維繫生命的那段期間所曾有過的行為,在植入哥吉拉的基因並且透過放射線重新激活,使之得以正常發育後,出現次數依舊頻繁等現象來看,量子電腦的消失,並沒有直接影響她的為人性情,以及過往至今曾在腦中刻下的記憶,相反的,她不過是在完成基因工程手術前,身為羅格斯疾病患者,無法像正常人一樣的表達情感與思緒而已。

  再看看現在的佐藤雛,依照陽太他們一家人的敘述,她已經如同一年半以前的那段暑假期間的充滿精神與活力,加上為了開顱手術而剪去的粉紅色長髮又已經重新長回,向來都打扮成修女外型的她,和最初於陽太他們眼前所展現的韻味,可說是全無二致。尤其陽太還記得半年前,他們剛替她完成基因工程手術後,那次她肚子一餓,第一個想到要去吃的食物,跟陽太最初於暑假,與她在公園相遇的那天一樣,就是拉麵!

  在成神龍看來,針對此番現象,唯一能做出的合理解釋,就是關於佐藤雛的生長發育只因先天性疾病的存在,而受到某種阻礙,但無論是植入量子電腦晶片還是哥吉拉的基因,只要經過一定程度的救治後就能讓她像普通人一樣的進行正常的生命活動,之後除了智能與任何傷口恢復的速度皆以爆炸性的速度得到提升,目前也沒出現過其他不尋常的異狀,關於這點非常重要。但成神龍依然對現今的佐藤雛感到有那麼一絲的擔憂…

  「依央,我們到樓上玩遊戲吧!今天一定要打倒那關的頭目──」

  「好喔!一起打敗魔王吧──」

  隨後佐藤雛邀篠田依央結伴到陽太的房間裡玩起了奇幻冒險RPG遊戲,篠田依央也毫不拒斥的歡呼起來。看著兩個都差不多小學生年紀的小女生一塊離去的模樣,一則成神龍跟陽太兩者都面無表情;再者一之瀨友花和成神夫妻倆以此而互望彼此一眼,都不禁笑了起來。

  一會兒後,一之瀨友花似是一時興起之故,便提問了成神空的去處,成神大地才說是自己這個小女兒今天去墮天使拉麵館,幫她那位在學校的電影研究社團認識的學姊經營拉麵店的忙。說起那家墮天使拉麵,成神龍和陽太可都還記得那回佐藤雛曾一次就吃下三大碗招牌拉麵,雖然不曉得這是否跟做完基因工程手術有關,唯一可以確定是這女孩的胃口食量,如今也是著實驚人…

  稍後成神龍又問起了有關佐藤雛過去曾仰靠量子電腦所賦予她的收集預測情報的特殊能力,是否在經過基因工程手術後也都一併回復?對於這個問題,陽太則搖頭表示自從拔除量子電腦後,就算被植入哥吉拉的基因,以致腦力及智商大爆發,預測與分析情報等相關能力卻再也沒做到過,就連以前時常會在他人面前要求對方要尊稱她為『奧丁大人』等言行,至今也早已不復存在。

  對於此番回答,成神龍亦是作勢點頭以示了解,把左手置放在右胳膊,右手大拇指壓在唇間,彷如沉思那般的坐在沙發上靜止了數秒,直到陽太喚了他一聲,這才起身表示自己需要到戶外院子『呼吸』新鮮空氣,實際上是有因自己平常就有點菸的習慣,想到外頭吞雲吐霧一番。陽太見此,立即跟他一塊踏向院子。

  「阿龍哥,那個…」

  「什麼事?」

  「有關小雛的事情,雖然她跟以前還是已經有些不太一樣,但還是謝謝你。」

  聽得此言的成神龍於第一時間稍愣了一下,但很快就聽出陽太的話中之意,語氣沉穩的回了一句「沒什麼」三字,便把頭轉過去,背向著陽太,旁若無人的抽起菸來。無論陽太有沒有抽菸的習慣,至少成神龍自己可不希望讓這個在他個人觀念而言,著實為一個難以管教的熊孩子,有任何可能吸到自己的二手菸。

  對陽太而言,如果當初沒有遇見成神龍,得了絕症的佐藤雛很可能早就不在人間。縱然他到頭來也始終無法忽視自己面對小時候的青梅竹馬,伊座並杏子的戀情,可偏偏他和佐藤雛之間卻也另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情感存在,使他無論要付出多少代價,都誓要救回佐藤雛。而今達成他這份願望的,正是成神龍,再有成神龍與他們家這半年來的多次互動與相處,某種程度上而言,陽太或多或少都把對方當成自己的哥哥看待了,即使雙方的家族姓氏,漢字同樣都寫作成神,但拼音卻有所不同,也毫不影響陽太對成神龍產生的兄長之情,亦是不爭的事實。

  「不管怎麼樣,要是沒有阿龍哥你,小雛她…說不定到現在都還很痛苦…」

  「痛苦嗎?我這麼跟你說吧,我跟陽太你對於所謂痛苦的定義,應該有很大的不同──」

  成神龍頭也不回,靜靜的說完,又吸了一大口菸;陽太則略顯訝異的望著自己這個潛在的兄長,不禁好奇他之所以這麼講,又代表什麼意思。經由一番詢問,成神龍呼出一口菸、煞有介事的嘆了口氣,撇著頭向陽太說:

  「之前還沒準備進行基因實驗工程前,我不是再三跟你們確認,這樣做真的妥當嗎?雖然這種方法,最初本來就是我提出的,但以我自己看來,你們大家似乎都沒經過什麼慎重考慮,馬上就決定要帶她參與這項實驗計劃,就算篠田老師跟宮坂老師他們都沒什麼話說那也就罷了,自從五個月前,那次剛好我又路過你家,你父母曾經告訴過我,有關她經過基因手術後才出現的某些怪異現象,我才意識到自己當初的預感果然沒有錯。」

  「預感?阿龍哥你在說什麼?是說小雛…她將來還會發生什麼大事嗎?」

  「…看來那天和你們講過的,你這熊孩子都沒認真在聽啊…」

  對於陽太的反應,成神龍皺著眉頭,有些無奈的講道;而陽太也自知或許為了救回佐藤雛,包括佐藤除在手術實驗做完後,終於如同往常的恢復元氣和活力,以致伴隨而來的那份喜悅感使然,半年前那次,成神龍到底還曾和他們說過什麼話,迄今他也忘的差不多了,若想要反駁,偏偏卻也站不住腳,何況輕佻無用的嘴皮上的爭吵,到底也是無濟於事的。於此,陽太也只能選擇閉口沉默,或是看成神龍會否發點好心,重新跟他強調一次…?

  「算了,首先你也知道,我跟佐藤小姐她祖父一樣是在搞程式的,再來凡是寫過程式的都知道,這世上不可能存在完全零缺陷的程式碼,就算改掉大部分的錯誤代碼,別的地方卻還是可能會生出新的漏洞,如此一來,想要真正做到沒有任何程式錯誤,越是修改和除錯下去,到頭來只會導致惡性循環、陷入一場死纏不清的爛仗而已,至於要阻止這種事的唯一最好辦法,就是把整串程式碼全部刪除才是上策!一旦沒有寫出程式碼,自然就不會有各種大小錯誤的存在。順便說一下,我寫給篠田老師的那套用來預測哥吉拉,或是其他這類的巨型未知生物即將出現的地區,以及牠們極有可能的行進路線的程式,到現在都還經常會出現程式錯誤,事實上光是當年它在預測哥吉拉的出現時間和地點有極大偏誤就知道,這種東西就是這樣,人類也是一樣的。」

  「呃?這又該怎麼說?」

  「回到最初的話題來,佐藤小姐由於先天基因方面有嚴重缺陷,導致她一出生就染上羅格斯疾病等這種麻煩的絕症,當年她祖父裝給她的量子電腦,使她擁有預測情報信息的能力也好,還是我們植給她的哥吉拉基因,使她某些生理機能產生飛躍式的進化也是,嚴格來說,這兩者都不是治癒她的最好辦法,就算讓她保住性命,卻再也無法和平常人劃上等號。這種事情你有想過嗎?再來,不論你知不知道,我很早也就聽說過,在當今醫學界方面,並沒有真正能治療羅格斯疾病患者的良方,或者我這麼說好了:想讓羅格斯疾病患在經過那些實屬不正常範疇的治療程序後,還能繼續維持正常人的狀態,以此存活下去的方法,目前世上還沒有這樣的重大發現。因此到了現在,我都還不知道我們這樣做,對佐藤小姐究竟是好還是壞。按照剛才我們提到的有關痛苦一說,也許你覺得佐藤小姐死了,不只對她,對你們大家而言,都是一件可怕且痛苦的事情,但我反而認為,硬是要讓她就這樣活下去,單在她來說,那才是最痛苦的,即使她自己可能都沒什麼自覺,就我看來,情況就是這樣。」

  「什…什麼!?阿龍哥你在說什麼胡話?小雛她…她跟我們在一起的日子,明明都很快樂…難道你會這樣說,意思是她若死了,對我們大家真的都會比較好嗎?你是這麼想的嗎?

  對於成神龍與自己的觀點,雙方的確有極為明顯的出入之故,陽太這回連說話都有些激動又大聲了起來。儘管如此,成神龍卻依舊保持一貫的冷靜,用有些帶有諷刺意味的語氣回話說:

  「你所謂的快樂,那只是現在,之後呢?你能保證以後的日子都會像你所認為的這麼快樂下去嗎?你是怎麼知道的?莫非佐藤小姐經過那次基因工程手術後,其實她還保留了部分的預測能力,知道自己以後能跟你們家永遠幸福美好的生活下去,她是這麼跟你說的?還是我從剛才講到現在,你都沒聽懂嗎?要真是這樣,所以才說你是個我連管都不想管,或是根本就管教不來,有夠單純又膚淺的熊孩子啊!至於她如果就這麼死去,有沒有比較好,我只能說,單憑我自己是不能隨意下判斷的,只是以她的現況跟染上的病例而言,有這樣的一種可能性而已。

  「阿龍哥,你…

  打從半年前認識以來,陽太從未見過成神龍在與他的觀念上有這般相衝突之餘,因而衍生出如此令他感到有些嫌惡的一面,脾氣一冒出來,當下有種想直接在對方臉上揍一拳的衝勁,因而握緊了拳頭。但說時遲那時快,似是他的動作剛好給成神龍看到,因此成神龍很快又說話了:

  「在你已經決定好要跟我打架之前,先別說光憑實力,你根本就打不過我,敢問你又知道我為什麼最後還是決定要請篠田老師幫忙用哥吉拉的基因來救佐藤小姐嗎?

  面對成神龍出此一問,陽太原本即將發洩的怒氣,霎時間又馬上壓了下來,兩手一垂落,握緊的拳頭也紛紛鬆開,微微頷首,臉頰淌過一滴冷汗。成神龍看在眼裡,又呼了一口菸,實則無奈的「唉」了一大聲,視線一撇,剛好看到一之瀨友花正朝他倆的方向看著,彷彿注意到他們之間即將發生衝突似的,臉色表情看上去也有點不對。成神龍搖了搖頭,又向陽太說:

  「關於這件事,除了在GUCP內的極少數同僚之外,至今我都沒有親口透露過,我那個和佐藤小姐一樣,也是因為患了一場大病,最後不治死亡的妹妹。沒說你不知道,在我妹妹死了以後,我父母就是都因為太過思念她,加上他們平常就都有嚴重迷信各種與邪教巫術有關的事物的不良傾向,當初他們就是透過這種不當管道,成功的使我妹妹活了過來,然而隨意觸犯這類禁忌手段,到最後都絕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因此不只我的父母,我妹妹她到最後也…

  話才說到一半,似是對成神龍而言,這是他最不願意提及與面對的一段悲痛過往,且聽他說話的腔調在不時有些顫抖之餘,更透出了少許的哽咽和憂愁,以致最後連話都有些說不太下去;而原本不能忍受成神龍所表露之態度的陽太,有因好奇心使然,加上以他目前所見,眼前這個給他私自當成兄長的男人,或許比他所想像中的要更加來的神秘又複雜,正想開口追問下去,未料兩人耳旁忽然傳來了一之瀨友花的委婉說話聲:

  「陽太,你要是真的想知道,不如我幫阿龍告訴你好了。

  「真的嗎?一之瀨姊。

  儘管與成神龍差不多同齡,但穿著高中生制服,表情溫和柔順,使其看上去依舊像個長不大的高中女生的一之瀨友花衝著陽太一笑,隨後才開始詳述關於成神龍的妹妹和他們家的過去。

  在成神龍他們家方面,由於他父母,即成神四海和成神美月,長久以來,總是都特別偏愛他妹妹,對他這個兒子,則鮮少付出身為生身父母所該有的關愛,唯有他妹妹還會在父母所不知道的情況下,向他這個哥哥予以付出關心。要說,這也是成神龍無論是否有無獨立自主等行為能力,到底也是他還心甘情願的留在這個家中的唯一理由,以及活下去的心靈支柱。

  六年前,他妹妹因不敵病魔糾纏,在父母的照看下,靜靜的離開了人世。在當時來說,無論是他父母還是成神龍他自己,到底都是令人悲慟不已的沉重打擊。尤其成神四海因為實在不能接受女兒死亡的事實,到最後還因而發了瘋,說什麼都要讓女兒重新回到自己身邊,甚至在成神龍方面,身為父親的四海,還說過一句實為過份的話:為什麼上天要奪走他女兒,而不是他兒子。從那次開始,成神龍與他父親之間的關係又更加趨向惡化,哪怕他們父子之間的關係本來就不好也是。

  而後在五年前,就在哥吉拉正式出現的前半年,透過當時舉行的邪教巫術儀式,令成神龍的妹妹成功復活的成神夫妻,儘管後續女兒的言行舉止,有那麼一點讓人感到古怪,始終萬般慶幸自己的女兒終於起死回生。然而他們卻全然未留意到一件實為嚴重的事情:凡是使用巫毒儀式來進行復活手段的死者,到最後都會變得行為異常且性情狂暴,甚至完全不認識自己生前的家屬和親友,成為一個見人殺人、兇殘嗜殺的可怕存在!

  正因為如此,原本還大喜過望的成神夫妻,正是在犯下這類禁忌後,導致自己這個被重新召回陽間的女兒,在某股邪惡力量的影響下,變成了全無理性、兇暴駭人的殺人殘魔,還因而導向了他們夫妻倆的死亡。但比起被變成恐怖殺人狂的女兒給親手殺死的他們,真正最為受傷的,就要算他們的大兒子成神龍──要知道,面臨這起由父母一手造成的事件,為此付出慘痛代價的可不只成神夫妻,成神龍自己也曾一度面臨死亡的危險,為求活路,在幾經一番進退兩難的窘境,最終成神龍不得不選擇親手殺死自己這個同樣心疼不已,卻已然成為兇惡的怪物,在殺了父母後,還要連自己的兄長也都一併殘忍殺害的妹妹!

  六年以來,成神龍至今還清晰記得,那時在向他妹妹痛下殺手之際,原本表情顯得瘋狂又殘暴的她,在臨死前,好似曾對她哥哥露出一抹欣慰的微笑,彷如在和他說謝謝一般,之後眼睛一閉,頭一歪,身子軟倒下來,便再也沒有意識,也不曾再甦醒過來。見得此景的成神龍,內心更是遭受一連串的波折跟沉悶的打擊,抱著妹妹的遺體痛哭失聲…

  聽一之瀨友花說完了故事,成神龍依然靜靜的兀自抽著菸;陽太則十分不可思議的瞪大雙眼,晴天霹靂的愣在原地,半天也說不出一句話。像他這種個性單純又涉世未深的孩子,如何料及對佐藤雛有過救命之恩的成神龍,背後竟有這樣一段令人同情又驚世駭俗的過往經歷。其後他也僅是難以置信的在口中喃喃唸著「怎麼會」三字…

  「這樣你瞭解了嗎?要知道,阿龍他以前可是經歷過你我都想像不到的,非常可怕的事情,尤其他為了活下去,還要忍痛了結那個親手殺了父母,又是他最心疼的妹妹的性命,換作是我,我都還不敢想像在當時又是怎樣的一個血淋淋的場面。無論如何,陽太你都要設法體諒他喔!

  一之瀨友花說完,向著陽太嘴角微微一彎,把手放在他肩上。一會兒後,才又跟陽太問明他的房間位置,說是她還得再去看看此時估計還在房裡打遊戲的佐藤雛跟篠田依央兩人,隨後就轉身返回屋內,留下陽太跟成神龍依然駐留在院內。

  若今次成神龍和一之瀨友花都沒說出口,迄今陽太也著實料想不到,這世上竟然還有這種令人大為驚駭之事,回想起自己剛才還差點就要動手揍成神龍,由此多少感到那麼一絲愧疚感使然,上前就和成神龍道了一聲歉。

  「這種事情有什麼好說對不起的?

  「喂!好歹我承認是我不好,我真的沒有想過這麼多,所以我…

  「不用再說了,我家的事情本來就與你無關。只是你又知道嗎?那天我來你們家,看到佐藤小姐跟你的樣子,確實讓我想起了我那個愚蠢至極的父親,為了我妹妹的死,到最後都跟我母親一起發瘋了的模樣,實在讓人可笑!但話說回來,既然你這麼堅持要救回佐藤小姐,而你現在也知道了有關我跟我妹妹的事,我只說:或許在不久的將來,你也會面臨同樣的局面。」

  此話一出,陽太不禁呆愣住了,成神龍最後所說的那番話,在他印象中,不就是佐藤雛的生父,即佐藤歲德曾經也告訴過他的?兩個照理應該毫不相干的男人,竟會同時對他說出類似的話,如此這又代表意味著什麼?莫非得到哥吉拉基因的佐藤雛,未來真的會發生什麼難以想像,甚至不可預料的重大變數?念及於此,陽太依然向成神龍併出一問:

  「阿龍哥,你這麼講又是什麼意思?」

  「你如果還聽得懂人話,當然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剛才我也說過了,像佐藤小姐她那種一出生就有重大缺陷,又身患絕症的人,想要救她,本來就不容易。再者由於目前世上並沒有能真正有效讓羅格斯疾病患者變回正常人的治療辦法,假如真有那種良方,單靠普通的醫療機構就可以救活她,還要她祖父把花費畢生精力所研發出來的電腦晶片植入她腦中嗎?而照此說來,她也不需要我們把哥吉拉的基因注入她體內,你若要問為什麼,因為用這些不正當的方法來醫治絕症病患,或是註定在不久之後就要死去的人,最後的結果,肯定是讓他們變得比以往要更加來的不正常,就跟我妹妹的情況也是一樣的。難道你都沒有想過這些事情嗎?還是以我看來,你根本就不知道吧?」

  成神龍滔滔不絕的一語說畢,陽太這下完全無言以對,畢竟他也很清楚的記得,過去佐藤歲德亦曾和他說過同樣類似的話語,只是當時的他,由於實在不能理解為何身為佐藤雛的生父的佐藤歲德,怎麼樣也不肯答應,讓身為他親生女兒的佐藤雛走進他如今的生活圈,還逕自認定他這個父親實在太過自私,以致也並非那麼認真傾聽對方的話語和心聲。如今聽得成神龍所言,又想起自己帶著佐藤雛,與佐藤歲德見面的那天,使陽太再次於內心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驚愕及震撼,甚至是快到了難以適從的地步。

  「正因為你做了跟我父親有所雷同的事情,反正他也已經去世許久,就讓我告訴你一件事情,有關這件事,估計我父親始終沒能明白它的道理──這世上凡是任何生命,終將都難逃一死,不論活著的時候做過什麼事情,死亡,乃是此生必將抵達的不二終點。但正因為每個生命都只有一次也不能重來,所以才能突顯它的價值與珍貴,正如所謂的奇蹟,就是因為只有短短的一瞬間,才會散發出耀眼燦爛的光輝,然而如同每個生命到了最後都要回歸塵土一樣,再怎麼令人美好的事物,一切都將會徹底回歸原本。不為什麼,這個世界終究有它自己的運行方式,而每個人自來到這個世上,勢必也得遵循他們各自的本命去生活,即使真的有神,連神也不能隨便插手干預,更何況是人類。所以要回答你的問題,關於佐藤小姐要是死了,是否真的會比較好,我只說:她有她自己的本命,你也有你自己的,縱然活著的時候可能會出現各種變數,但若隨意干預他人的本命,後果也是不堪設想的。我不會說我父母因為觸犯禁忌而死就是他們活該,只是假如你因為現在仰靠哥吉拉的基因存活的佐藤小姐,致使將來也步上他們的後塵,你覺得我又該怎麼說你?」

  聽成神龍說的頭頭是道又出言有章,加上佐藤歲德以前告訴過他的,如今又從對方口中聽過了一遍,陽太從以前把持到現在的信心徹底被擊垮,若不是關於成神龍他妹妹的遭遇,恐怕他到現在也不會以此聯想,他一直以來對佐藤雛所做過的,真的是正確的嗎…?

  「不過,反正都救活她了,你的願望也順利達成了,要是想回頭,恐怕也早已來不及,可如果還要我再說什麼的話,我好像還沒告訴你,為什麼我最後還是打算要救回佐藤小姐的原因,因為她不只跟我妹妹一樣,都是這輩子為絕症所苦的人,雖然我妹妹已經不在了,可是我的良心卻告訴我,如果還有機會,不應該讓佐藤小姐和她一樣落得相同的下場。而且說起我妹妹,就跟佐藤小姐一樣,她的名字也叫作雛──」

  就在成神龍終於提及他妹妹的名字,陽太本能的「啊」了一大聲,不可思議的望著對方,也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一會兒,當陽太還正想開口重新確認,關於成神龍他妹妹的名字就叫作成神雛,自己並沒有聽錯。但成神龍卻有如刻意迴避話題似的,僅是輕描淡寫的先向陽太問明何處可以把抽完的菸蒂處理掉,最後才跟他附上一句:

  「陽太,佐藤雛以後就要再拜託你照顧了。」

  等成神龍一回來,剛好一之瀨友花帶著篠田依央和佐藤雛一起來到院子,今天這兩個小女孩為了打爆遊戲,都玩得十足盡興,就在篠田依央終於擊敗了最後關卡的頭目,一之瀨友花才接到宮坂老師的電話,說是請她回組織幫忙支援手塚真由,另外又吩咐她請成神龍記得要去東京一趟,幫忙提取新的哥吉拉樣本回來,一之瀨友花才表示不如讓她開車載成神龍去取得哥吉拉的樣品,事後再一起回去,對方「嗯」了一聲才終於掛斷電話。

  此時已經是下午四點半,隨後成神龍他們又跟成神一家人打過招呼,在成神大地與成神時子,還有陽太及佐藤雛等四人的目送下,看著一之瀨友花的車子向前方駛離而去。陽太趁父母不注意,又悄悄瞥了佐藤雛一眼,想到剛才成神龍告訴他的所有話,心裡除了感到不勝唏噓,伴隨而至的,是另一絲略感不安的思緒──

  「你知道當時為了做出那個抉擇,我的心情有多沉重嗎?」

  「換作是我,我都還不敢想像在當時又是怎樣的一個血淋淋的場面…」

  「用不正當的方法醫治已經活不久的人,最後必將使他們變得比以往要更加不正常…」

  緊接著有關佐藤歲德曾經當面提出質詢的,包括剛才一之瀨友花與成神龍所說的每一句話,開始在陽太的腦中輪番迴響。在以前的他來說,他始終執著於佐藤歲德明明身為佐藤雛的生父,為何堅持非做出拋棄子女不可的這種實為自私的行徑。然而如今,假若成神龍的那段灰暗過往為真,陽太自認為今次不只更加瞭解成神龍,也多少能站在佐藤歲德的立場來看待有關佐藤雛所帶來的任何一起事件。

  有因於此,今晚成神一家五人一起共桌用餐時,陽太面對桌上的飯菜,不只毫無胃口的扒著飯,對他而言,今晚恐怕將是個不眠之夜…



作者自想開頭使用BGM:


作者自想故事中,成神龍一家過往歷史使用BGM:


作者自想故事中,成神龍與成神陽太對戲時使用BGM:




作者自想夢幻聲優:

成神陽太:花江夏樹
佐藤雛:佐倉綾音
成神空:桑原由氣
成神大地:新垣樽助
成神時子:柚木涼香
成神龍:綠川光
成神雛:小清水亞美
成神四海:小山剛志
成神美月:田所梓
篠田有司:平田廣明
篠田依央:日高里菜
宮坂一郎:鈴村健一
一之瀨友花:花澤香菜
手塚真由:橋本千波
芬里爾執行長:井上喜久子
尾熊雷太:松田健一郎
佐藤歲德:星野充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897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成為神的那一天|成神之日|哥吉拉|シン・ゴジラ|人工智慧|基因工程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leviathan7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LF鬥士... 後一篇:LF2小說《LF鬥士戰記...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illhannr大家
實況影片更新囉,有空可以來小屋看,歡迎訂閱YT頻道ヽ(*´∀`)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