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重製版】青鳥與蒲公英(四)

作者:KR│2021-10-08 23:43:27│巴幣:14│人氣:96
第四章 女僕長的一天
  
  在黑暗的臥室中,女僕長醒了過來。
  她黑亮的長髮披散在潔白的床枕上,雙手抱著一個潔白的大枕頭。夕陽的微光,透過房角的通氣孔照射在房間的天花板上,把整個房間中的物品都鍍上一層藍紫色的光。
  女僕長像是深色石榴石一般的眼瞳迷濛地看了天花板一眼──透過特別設計的角度,女僕長的房間只有這個時候才會透進一絲陽光,而她也倚靠著這一絲陽光來確定自己起床的時間。
  名為麗茲的女性打了個響指,牆壁上的壁燈立刻亮了起來,透過魔法的力量,散發著柔和的燭光。
  房間中的擺設相當簡樸,除了床鋪、絲柏木大衣櫃、角落的金邊穿衣鏡之外,屬於女僕長的家具,就只有一張柔軟的扶手椅、跟一個張擺著柳木盆栽的小圓桌。
  只穿著簡便睡衣的麗茲在床上扭著身子,慢吞吞地把身體挪到床邊,緩緩地把白中透紅的腳掌踏在冰涼的石板地上。
  從腳尖傳來的涼意,像是清水一般驅散了她一身的懶散,讓她原本半睜半閉的眼睛開始煥發光彩。
  女僕長伸了個懶腰,站起身,走到穿衣鏡前,開始穿衣,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
  
  「晚上好,女僕長。」
  「晚上好,女僕長。」
  「晚上好,閣下。」
  麗茲在城堡各處穿梭著,檢查各處的彩色玻璃、與大理石雕像是否被擦拭得一塵不染;再提著提燈,就著燈火的光巡視花圃,看看園丁與花匠有沒有把庭園中的植物都修剪整齊、並用新採的鮮花布置城堡的大廳、餐廳、與住房。
  最後,在城堡都已打理整齊、月亮也從東方的地平線完全升起後,女僕長就帶著血族的貼身侍女們,走到了那扇厚重的木門之前,扣了扣那啣在黃銅雕塑口中的門環。
  
  「大人,該起床囉。」
  
  「唔……麗……麗茲……」門後,傳來克勞蒂亞含混不清的咕噥聲。
  「大人醒了,進去吧。」麗茲點了點頭,直接推開了房門,帶著血族侍女們走進了房間。
  「麗茲!現在還是冬天!」五分鐘之後,在梳妝台前接受侍女們梳妝、更衣的克勞蒂亞抱怨道:「天氣很冷的!」
  「冬天睡懶覺是其他動物的權利,大人。」女僕長在克勞蒂亞背後,熟練地幫她編著髮辮:「身為夜之生物的我們,越是冬天越要早起。冬天可是不可多得的長夜時光。」
  克勞蒂亞嘟起了嘴巴,不再抱怨,擺出任由女僕們擺布的姿態。
  女僕長笑了笑,把編好的金色髮辮,盤成了皇冠般的髮髻。少女黃金般的髮絲在魔法的燈光下熠熠生輝。
  
  「準備用餐吧,大人。」
  
  克勞蒂亞嘟著嘴,高高地仰起頭,像是一隻生氣的小鸚鵡,在侍女們的簇擁下走出了房間。
  麗茲目送克勞蒂亞離去之後,隨即又指揮著女僕們整理克勞蒂亞的床鋪、房間。
  在房間都整理整潔之後,終於獲得半刻安閒的女僕長出現在大餐廳旁的一個小房間裡。
  在克勞蒂亞用餐的時候,身為女僕長的麗茲不用在一旁侍候。這也是在克勞蒂亞接見人類臣僕之前,她可以稍稍安閒的時光。
  給自己倒了一大杯牛奶,麗茲又從櫥櫃中拿出了廚師今天早晨才剛烤好的白麵包。正當她悠閒地切著麵包跟培根,打算再找些番茄跟香料滿足自己時,一個侍女敲了敲門。
  「女僕長,佛沃西家族派了一個代表,希望在女爵大人接見他們之前,先跟您談一談。」
  麗茲看著手上的麵包,閉上眼睛,深深地做了三次深呼吸,然後,才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他在哪裡?」
  「佛沃西家族的代表在西翼樓的會客室裡,只有他一個人。」
  女僕長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她整理好心情,走出專屬於她的小房間。
  門外,侍女乖巧地垂手站在一旁。
  「妳會做三明治嗎?」
  「啊……會的。」
  「材料準備好了,幫我做一份吧。」女僕長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不然,我也只能拿那個代表當晚餐了。」
  
  ────────────────────────────────
  
  當天午夜,開完了會的克勞蒂亞離開了接見人類臣下的大廳。
  離開大廳的石廊一旁燃燒著粗大的火炬、另一邊,則是一叢叢修剪成圓形的白玫瑰樹,在十月的望月月光下,皎潔而光亮。
  克勞蒂亞先是看了看廊外的花圃,接著再望了望天上明亮的滿月。
  「是午餐時間了呢。」克勞蒂亞轉頭看向身旁的女僕長:「麗茲,陪我吃『午餐』吧。」
  「好的,大小姐。」
  
  城堡的大餐廳是克勞蒂亞一貫用餐的地方,這裡的長桌雖然沒有宴會廳中的大木桌那樣長,但是也能輕易地擺下二十張椅子。
  克勞蒂亞坐在主位上,一手拿著金杯,啜飲杯中的鮮血、另一隻手則是用叉子叉著帶血的羊排,幾滴鮮紅色的葡萄汁液從她嫣紅的嘴角留下,看起來相當符合普通人對於吸血鬼樣貌的想像。
  麗茲並沒有指責她粗魯的吃相──麗茲從來不是那種古板老嬤嬤的形象。除了在正式的飲宴場合,或是遠方的貴賓來訪,她會在事前提醒克勞蒂亞注意禮節之外,她從來不會干涉克勞蒂亞的餐桌禮儀。
  坐在少女身旁的麗茲安靜地吃著自己的食物──已經過了成長期,對鮮血的渴望已經相對平淡的她,嫻靜地切著面前的肉排,杯中的葡萄酒散發著香醇的酒香。
  身為血族的兩人,就在這萬籟俱寂的午夜,吃著屬於血族的「午餐」。一時之間,巨大的飯廳中,只能聽到燭火的嗶啵聲,與兩人咀嚼的聲音。其餘的僕從都只是靜立在飯廳中,像是一尊尊雕像。
  「兩個人吃飯還是太無聊了啊。」吃到一半,剛用一口鮮血把肉給嚥下去的克勞蒂亞抱怨道:「早知道,應該把伊凡喬尼也找過來,讓他彈彈魯特琴,幫我們助興。」
  「說到這個,有一件趣事要跟大小姐報告。」麗茲用餐巾擦了擦嘴,對克勞蒂亞說道:「今天佛沃西家族派了一個代表,在您接見他們之前先來找我。」
  「哦?」克勞蒂亞抬起了眉毛:「我還在想這個老頭怎麼這個月沒來煩我呢……他們說了些什麼?」
  「他們似乎是打聽到了伊凡喬尼先生,每天為您演奏的事情。」女僕長說到:「他們找了一個有音樂天賦的晚輩,想要推薦到您的身邊。看來他們認為自己摸清楚了您的喜好。」
  本來在喝血的克勞蒂亞從鼻子中噴了一口氣,用手摀著嘴,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咳咳……咳咳……那麗茲……麗茲是怎麼回答的?」
  「我說,我會把他們的意見轉呈給大人做決定。」麗茲沉穩地將餐巾遞給身旁的少女,沉穩地說:「只不過,我稍稍提了一下……如果談吐不夠有趣,沒辦法逗大人開心,那就請那個少年做好死的覺悟。」
  「我沒有那麼可怕吧!」金髮的血族少女抗議道。
  「恕我失卻了禮數,大小姐。」女僕長微微垂首說道:「但是,他們畢竟只是我們的僕人、臣下。身為上位者的我們,替他們抵抗教廷的迫害;身為僕人的他們,則替我們管理領地、人民。這是無可逾越的上下關係。如果不適時地提醒一下他們身處的位置,我擔心他們可能會太過膨脹──忘了自己本分的僕人,可是會被處分掉的。」
  克勞蒂亞看著身邊的女僕長,看著她嚴肅的表情,過了半晌,噗哧地笑了起來。
  「我真的覺得,麗茲還是太溫柔了啦。」克勞蒂亞拿著叉子說:「要是我,惹我生氣的傢伙,就全都這樣……」
  噗的一聲,叉子穿過了一整塊帶骨的羊排,被少女舉在半空,顫巍巍地晃動。
  「溫柔嗎?」麗茲笑了起來:「很久很久以前,我可是這樣做過的。」
  克勞蒂亞看向麗茲,眼睛亮了起來。這個亦師亦姐的女僕長跟在自己身邊已經幾十年了,卻從來沒有提過自己的過去。
  「麗茲……以前是怎麼樣的人呢?」
  「怎麼樣的人嗎……?」麗茲抬頭,看著穹頂吊著的沉重鐵吊燈,眼中倒映著點點燭光:「我可沒有伊凡喬尼那種說故事的天賦呢。」
  「沒關係,我想聽。」
  「我呢……以前是范‧以薩家族的附庸,是在東邊,在對抗教廷的前線。」女僕長明顯很少提到自己的事情,說話起來也比平日少了幹練的感覺:「我的前任領主,是我的伯父。他在我很年輕的時候就戰死了,所以,在我剛滿三十歲的時候,就被推上了領主的位子。」
  「三十歲?!太年輕了吧!」克勞蒂亞驚呼道,似乎對這個歲數就要踏入職場,感到不可思議。
  「是啊。但是,我是家族中血脈最純粹的後裔。」女僕長輕鬆地說道:「當然,家族也怕我太年輕,給家族蒙羞。所以,家族給我找了一個最嚴厲的老嬤嬤,做我的女僕長,貼身指導我的一舉一動──宴會、接見臣僕之外,就連走路、吃飯、微笑,都必須保持良好的儀態。」
  克勞蒂亞「哇」了一聲,想了想自己的生活,對麗茲年輕時的處境感到嘆為觀止。
  「我痛恨那種生活,但是,我也只能接受那種生活。所以,我把自己所有的怒氣發洩在人類身上──就像人類的孩子,會把自己身上的怒氣撒在小動物身上一樣;我也把自己被壓抑的怨氣,發在人類身上。在我的城堡中,我對所有的同族都保持著足夠的禮數,但是,對人類們來說,最接近我的詞彙,大概是『惡魔』吧。」
  麗茲的雙手平放在膝上,她的視線則是落在自己的手上。
  「我不在意人類的想法,也不對人類遵守規矩;當然,的同族們也不會在意。人類對我們來說,不過是可以隨意處置的牛羊。人類在我的暴政中恐懼、在我面前露出最卑微的一面搖尾乞憐。在這種情況下,我愈發輕賤人類、也愈發自我膨脹。直到……直到我因為自己的肆意妄為,殺死了我摯友的好友,讓我的摯友與我訣別。」
  女僕長頓了頓,吸了吸鼻子,清了清喉嚨。
  「在那之後,我想了很多,也開始對自己的職位感到厭倦。所以,我自己退位,把領主的位子交給了家族中的後輩,裹上頭巾、穿著遮住全身的斗篷,開始旅行。在旅行過後,我才發現,自己當初簡直就像是戲劇中,被愚人包圍的愚人之王。人類比我當初想像的寬廣,這個世界也比我想像中的寬廣。」
  「在那之後,我受到了我的主君,也就是您母親──范‧以薩女大公的託付,成為您的女僕長,做您忠誠的朋友。」
  麗茲望向克勞蒂亞,眼睛瞇了起來,淡淡地微笑:「故事說完了,您也該繼續吃您的晚餐了。」
  「喔……」吸血鬼少女有些語塞,只能低下頭,撥動自己的刀叉。
  「麗茲。」
  「什麼事呢,大小姐?」
  「既然太過壓抑會變成壞孩子的話,以後,我玩得稍微過分一點,也是沒關係的吧?」
  麗茲看著克勞蒂亞刻意裝出楚楚可憐的樣子,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陣溫暖。
  「不行喔,大小姐,適度的規矩還是必須要遵守的。」她溫柔地說道:「舉例來說吧,如果您當初稍微過分一點、沒有好好遵守規矩的話,今天城堡裡就沒有吟遊詩人,為您解悶了。」
  「唔……也是喔……」
  「快吃吧,大小姐。」女僕長說道:「晚一點,我再陪您去練武場,好好流流汗吧。」
  
  ──────────────────────────────
  
  月影西垂,經過大半夜與克勞蒂亞的戰技對練,痛痛快快流了一身汗的女僕長已經重新打理好了自己,換了一身新衣服,端莊嫻靜地出現在通往城堡翼樓的走廊入口。
  在門口處,吟遊詩人已經抱著琴,在此靜候。
  「晚上好,伊凡喬尼先生。」
  「晚上好,女僕長。」
  「小姐已經回到自己的房間了。」麗茲笑了笑:「是『說故事』的時間了。」
  
(to be continue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860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劍與魔法|魔物娘|吸血鬼

留言共 2 篇留言

Cecil
各位觀眾!是我們場外人氣最高(並沒有)的麗茲的主場https://emos.plurk.com/f63ff905f6faf014512c5691ae5686b1_w48_h48.gif
話說,雖然這可能不太重要,但麗茲睡覺時抱枕頭這件事讓我覺得有點可愛https://emos.plurk.com/88415b393e794e06e64660af65ef4fae_w48_h19.gif
雖然可能只是一個過場,但我把麗茲起床的那段看了很多次,KR 的描寫真有畫面感,我最喜歡她把腳放在地上來醒神的那段,感覺好冷!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608/29919fb7f4bc1e864bd61a4b2edbd666.GIF

血族跟人類真不一樣,冬天人類可以睡懶覺,血族卻要勵精圖治,太辛苦了。不過這種文化差異真有趣https://emos.plurk.com/6702474794fcf179506f3037d011b7a4_w48_h47.png
話說這篇可能因為比較長的關係錯字略多,KR 回頭再檢查一下吧https://emos.plurk.com/21b4c9eba56db3abb3afd8182c7aeb7e_w20_h20.gif
跟伊凡喬尼相比,其他吟遊詩人應該都會因為不夠有趣而被處死吧(怕.jpg
看到麗茲說「替他們抵抗教廷的迫害」我就有點好奇,所以血族和教廷像是兩種勢力互相傾軋那樣嗎?https://emos.plurk.com/32eaa58f1df13f214f5c38db5998bf5e_w48_h48.png
看完女僕長的故事,我就想起我在幕間故事留言中的提問,所以麗茲果然就是伊凡喬尼故事裡面的血族女爵對吧!這樣她之後堅持要問伊凡喬尼那些問題,也就說得通了。我喜歡像這樣在後面的故事發現前面的伏筆的解答的感覺!
然後啊!克勞蒂亞啊!妳聽完女僕長娓娓道來的故事以後,第一句話居然是以後自己能不能玩得過分一點,果然是小孩子啊!不過女僕長不愧是女僕長,用伊凡喬尼初來乍到時的故事反過來教育了克勞蒂亞,崇拜!(搖小旗子

10-09 15:33

KR
【各位觀眾!是我們場外人氣最高(並沒有)的麗茲的主場】
其實我也覺得麗茲算是很討喜的角色,所以當初我在寫幕間的時候,其實挺猶豫是不是要把〈鳥與鹿〉的故事跟她做連結,但是思考過後,我還是決定這樣做。
我覺得自己的故事中,正面角色其實都有個特點,就是他們大多是很「乾淨」的角色。這邊的乾淨指的,是角色的背景一般沒有太大的汙點,如果用黑或白去比喻,比較接近光譜的白色這一邊。
但是,這篇故事中,我想試著去描寫比較灰色的角色--他們有不光彩的過往,但是我希望能用這些過往讓他們的行為與思考更加複雜。
如果調味料加太多,角色會毀掉的,但是我還是想把這樣的調料加進去,算是對自己筆下的角色的一種自我挑戰。
  
【話說這篇可能因為比較長的關係錯字略多,KR 回頭再檢查一下吧】
檢查過了,有些地方的錯誤真的讓人有些哭笑不得,謝謝CC的提醒。

【跟伊凡喬尼相比,其他吟遊詩人應該都會因為不夠有趣而被處死吧(怕.jpg】
其實是不會那麼簡單就被殺掉的啦XD克勞蒂亞平常的時候還是很講道理的,頂多就是把不適任的員工辭頭路而已。只不過女僕長為了讓別有用心的家族族長打退堂鼓,用了稍~~微誇張一點的說法。
克勞蒂亞表示: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07/2fa63ff09f47d7a02f311a84ae1b685f.JPG?w=300

【看到麗茲說「替他們抵抗教廷的迫害」我就有點好奇,所以血族和教廷像是兩種勢力互相傾軋那樣嗎?】
這個下一章會提到的,就先不暴雷了。

【妳聽完女僕長娓娓道來的故事以後,第一句話居然是以後自己能不能玩得過分一點,果然是小孩子啊!】
其實這邊是克勞蒂亞用自己的方法在關心女僕長,因為她還比較年輕,聽到了女僕長相對比較沉重的過去,不知道該說什麼來安慰麗茲,所以才選擇了這種看起來有點幼稚的辦法。
"麗茲看著克勞蒂亞刻意裝出楚楚可憐的樣子,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陣溫暖。"
克勞蒂亞這邊的孩子氣是刻意表現出來的,而麗茲也明白這一點。
只能說,我們年輕(超過一百歲)的女爵,面對自己身邊的人,還是很貼心的。

就像我先前講的,這篇故事的角色(除了克勞蒂亞之外)都有著不光彩的過去,我也是第一次描寫這樣的角色。我比較想知道的是,像CC讀完之後,會因為角色的黑歷史,對角色產生負面的觀感嗎?10-09 17:30
KR
【我最喜歡她把腳放在地上來醒神的那段,感覺好冷!】
友情提醒,從中醫觀點來看,女生的腳著涼的話,身體會不好的喔!沒有吸血鬼的超級體質可不要輕易嘗試喔!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907/75d6a70e993c9694ea3e0e14092440ad.JPG?w=30010-09 17:33
Cecil
耶,謝謝 KR 詳細解說,我覺得這次在麗茲身上做這樣的嘗試很不錯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1/44e17164c84b3720697ab950b8a54a37.GIF
我自己對於角色的「過去」也是喜聞樂見,畢竟要增加角色的豐富度,就不能總是把他們寫成乾淨的好人。人有時是更複雜的,他可能是因為後悔曾犯過錯誤,才改正心性成為如今的自己,在這樣的角色身上,如果沒有陰暗的過去,那如今改變後的他就不會那麼吸引人。雖然有些黑歷史是不可原諒的,但我並不討厭知道我喜歡的角色曾經做過什麼不正確或不應當的事,只要作者能給出足夠的解釋,不會顯得角色的性格前後莫名其妙落差過大就可以了~
雖然麗茲做過錯事,但我還是搖爆小旗子!

然後克勞蒂亞真是體貼,順便也給她搖搖小旗子!https://emos.plurk.com/9eb2a207404ec27a2e27d0a84a557777_w20_h20.gif

10-09 19: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kingruhtr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青鳥與蒲公英番外】謳歌... 後一篇:【重製版】青鳥與蒲公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09335511大家
喜歡小說的各位可以到我的小屋看看《生平記述完結後的異世界自由人生》和《仙野縣的嶋上晴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2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