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第二十七回. 「降臨聖域!」

作者:飛空動煙雪│2021-10-08 15:45:28│巴幣:98│人氣:354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
第二十七回. 「降臨聖域!」





「不會吧?累得半死才找到一張椅子?」

NO.1不禁咋舌,她香汗浹背、大方解開胸前最上面的鈕扣,爽朗的性格讓索米的娃娃臉出現不少有趣的變化,「我們大老遠跑過來,就是為了這個?」

「不要太早下定論比較好,我想這張椅子一定有機關...請不要一直盯著我看,神代指揮官。」NO.2用髮帶扎了條馬尾,她一發現我端詳的目光,立刻把眸光藏在隨身攜帶的書本後,神情扭捏的不說話。

「會不會是告訴我們對付W得採取圍毆的意思?」NO.3睜大眼睛、豎起細小如白玉般的指尖,這個意見很快獲得4、5、6的認同。

「我們昨晚和姐姐不是才剛剛「圍毆」過神代指揮官?」NO.1坐在椅子上,白皙的長腿故意朝我的方向撩動。

這幾個傢伙除了藍色雷貝帽與水手服之外,就喜歡在下半身穿一件泳褲。

「1...我弄清楚妳的意思了!」索米終於接起腦迴路中的電源線,臉頰驀地紅了起來、恍然大悟的用粉拳捶著NO.1。

兩人就在遺跡科技之間穿梭來穿梭去。

「姐姐害羞了、害羞了!!」

索米和妹妹們在自己的小圈子打鬧、笑得花枝招展,紛紛從小嘴裡露出潔白的牙齒,確實是櫻桃紅綻、玉粳白露。

「我很羨慕妳們,你可以為了索米變得那麼高興、任何代價都不在乎,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對方過得更幸福。」白小姐若有所思的說道,「你有這麼一群可愛又可靠的人形,但我愛的人已經去了一個遙遠的地方...」

「妳還記得幽若?」

我分不清白小姐與IWS2000本質上的區別。

「神代先生,你認為人形核心停止運轉、又或者形體被消滅之後,就被歸類為「死亡」?我既然死過,又怎麼會以殘留思念的型態被你看見?」

「這...妳並非九嬰一樣的意識體,她也不是人類或戰術人形,而小螢、露西亞、頭足魔都不具備永恆的生命。」

「地球人的死亡,大部分都是真實的,短暫的生命遲早會消失。」白小姐望著燈籠中微小的火光,「但有極少數的人類,在形體消滅的一霎那,可以憑藉念動力的高度集中、成為另一個維度的生命--「思念」。」

也就是說靈魂在死後得到解脫、離開這個受限的軀體、前往更高的境界?

我聽得瞠目結舌,「思念是一種脫離肉體的腦電波?幽若做到了嗎?」

「執行長死前的意識幾乎都要渙散,不可能做到這種地步。」白小姐低頭道,「類似的感覺,你應該早就體驗過了。」

「霍華路斯的人體轉移裝置。」

「沒錯,你能看見我,也是遺跡科技對你腦部活動影響的結果。」

「如何證明?」

「不要動。」白小姐舉起燈籠,朝我一步又一步走過來,我眼睜睜看著聲振劍穿透了她的心窩,卻又從霧氣刺出一般、毫無命中物體的感觸,她能出現在我眼中,實際上卻存在於另一個不同的空間。

「但黑小姐...小螢不是可以碰觸到她?」

「小黑同樣是在影響妳們的腦電波,差別在於她刺激了視覺以外的感官,讓泓瀨小姐以為被子彈擊中、以為差點失去生命,實際上真正擊潰小黑的,正是泓瀨螢的意志,她念動力的源泉。」

「不是每個人都能像小螢一樣,對吧。」

「研究報告顯示人們的注意力經常出現缺失、不集中,確實...地球人的精神力時常渙散。要持續專注、並聚集在一點,施行起來非常不容易,維持的時間也不長,實際上正是這些少見的個體能成為改變社會與歷史的大人物。」

IWS2000死去了,還是換一種方式活著?那千湖之國早已死去的西亞小姐呢?她也成為了思念?

「但你是極少數能匯聚精神力的人類。」白小姐敬佩的說,「儘管目前還無法到達頭足魔與泓瀨氏的地步,潛力也十分驚人。」

「妳們...作為思念,究竟要怎麼生活?」

「戰術人形、人類、頭足魔,甚至是W,都只是一具有生命週期的肉身。這樣的生命並不完美,在建設遺跡科技的外星生命中,已經從原始的生命形式進化成沒有形體的存在,我們沒有年紀、形體、性別,自然也不會擁有愛情,每條靈魂都將成為永恆。」

「但這樣的生命,又有什麼意義?」我揚揚眉。

「眾多的思念顯然也查覺到了這點,假如進化的盡頭是一片虛無,有同伴選擇反其道而行,想辦法觀測地球人,研究是否能重新找回丟失的情緒。」

「慢著,思念還能回到地球?」

我還有機會見到這個時空的RFB、格琳娜、老闆和XM3?

「我們的存在方式無法在地球上久待,但憑思念的強烈意志與曾經遺留在世上的「遺物」,有時候可以做為兩者連結的橋樑。」

「那妳能長時間存在,就是透過遺跡科技的幫助了?」我無奈的嘆息,最後一點希望也宣告破滅。

「沒錯,IWS2000遺留強烈思念的遺骸就埋在結緣神社,思念透過這座遺跡科技而成了具備形體的「思念體」。」

「妳與我曾經見過的思念體不同。」我腦海浮現K2的倩影。

「每一座遺跡都有其運行的特殊規則,所以我無法解答。」

「我還有機會見到那些死去的人?」

「這個問題我也無法回答,但我要提醒一句,幽若開發過墓誌銘--這項利用人形殘留思念的技術,這種特製子彈應該能幫上你的忙。」

「墓誌銘...」

「IWS2000的記憶數據中,你以前挨過簡緹婭的一顆子彈就是初代的「墓誌銘」,第二名被製成這枚特殊子彈的是心智升級後的M14,最後的完成品...已經被研製成功。」

「這種行為不是高尚的。」我隱約有種不妙的預感,哼了一聲。

「你似乎無法接受,但執行長是為了...」

我振臂一揮,「不用說了,IWS2000的思念體,立場不同的人很難去了解對方的感受,我不想因幽若的悲劇而幸災樂禍,但...他從來沒有去了解過RFB的心情,任意將對方的殘存價值榨乾,就是正確的作法嗎?」

當幽若把RFB變成感染者時,我沒有收拾他的生命,已經是不可思議的容忍程度了。

「你認為這是對死者的褻瀆嗎?」白小姐不以為然,「我沒有感到任何委屈。」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妳已經不是原來的IWS2000了。

我還是無法把狠心的話說出口。

「很抱歉無法與你達成共識,最重要的是...遺跡終於迎來了開啟者,我的職責即將結束了。白小姐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朝椅子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手上的燈籠燈光漸漸熄滅,我將在此地長伴執行長。

「等等,妳這個領航員工作還沒有完成吧,這裡沒有其他機關?」NO.1一邊咕噥著、一邊踢踢椅子,對這張不起眼的遺跡科技並沒有什麼敬畏之心。

「兔子,妳怎麼想?」我替身邊苦惱中的索米撓撓頭,她正陷入思考的漩渦,頭上彷彿可以見到可愛的小型龍捲。

「我不認為一張椅子能打敗W,只是...這可能不只是一張椅子?」索米似乎很舒服地閉上眼睛,一縷光滑的亞麻髮梳理起來手感絕佳。

「這是一座非常、非常神聖的殿堂,可以說是地球人的起源之一。」白小姐平靜地介紹著。

「科學與神話不都是人類想盡辦法解釋萬物的法則?」我一笑置之,裡面肯定隱藏著驚天動地的秘密,否則泓瀨氏也不會選擇封印。

「好像沒什麼反應呢。」NO.2知書達禮的調整坐姿、隨後將屁股坐了下去,推推眼鏡。

「嘿嘿,那換我們--」

NO.3、4、5、6企圖以不同姿勢嘗試,椅子卻沒有半點反應。

「神代指揮官不上去嗎?」索米滿懷期待的看著我。

「那就試試看吧。」我坐上椅子瞬間,感覺好像坐進了一個精密的電子儀器中,一股電流忽然刺了我一下,然後通過了椅子內部,發出電子化工廠運轉時的聲響,整張椅子連帶著我緩緩沉入地底。

「開啟者,祝你武運昌隆。」白小姐退至一旁,身影淡薄至完全消失不見,不過幾秒的時間。

「跳上來。」我向索米招招手。

「咦?我可以一起參加嗎?」索米懸而未決地看著移動中的機關。

「我會抱緊妳,不用怕,這段路,我希望能和妳一起面對。」

「嗯!我們永遠在一起!!」

索米喜出望外、砰砰跳到我懷裡,啟動的機關椅有如電梯般向下降落,終於沒入地底,一團柔和的光輝壟罩我們,然後光線漸漸暗了下來--

「神代指揮官,這是什麼東西?」

「可能是遺跡內部的生物辨識系統。」

這股強烈的感覺又來了,極度的安寧與滿足讓我對周圍的景物覺得十分熟悉、偏偏又無法解釋為什麼。

我們被帶往與世隔絕的遺跡內部,在這地底深處,時間與空間彷彿回到了白堊紀的森林。

「吼!」

一個帶有趾爪的腳印被踐踏在泥土上,掠食者凶狠的頭顱、以及那條肌肉發達、又長又粗的尾巴,牠以十噸的體重穿梭在林野,過去在百科全書見過的食肉巨獸、彷彿奇蹟般的穿越時空、讓早已滅絕的遠古化石在現世復活。

「恐龍?」索米驚訝又興奮地盯著史前動物看,「我只在影像資料中看過,不是已經絕種了?!」

「立場影像傳送裝置,或類似效果的儀器。」

不過多久,頭頂的天空開始變色,位於掠食者頂端的暴龍向天空中閃亮的球體咆哮,三角龍的身影被淹沒了,耀眼的光線點燃天際,像是終末的火焰。

有東西墜落至地球表面。

尼比魯--

隕石高速撞擊地球引發了爆炸,使我聯想到FAL的帝姬降旨。

不過片刻,腳底傳來天搖地動的震撼,地表上的生物被這股震動拋向半空、又重重掉落地面,像是跳著名為死亡的蹦床,直到骨肉都摔得稀爛。

音爆在兩次閃光過後掠過,撕裂了恐龍的耳膜。

天空更下起了滾燙的岩石雨,讓滿目瘡痍的大地再次佈滿燒灼痕跡,大自然將生物屠戮殆盡。

「牠們都會死掉嗎?」索米見證了星球慘烈的世代交替,傷心地問。

「就算活著,也得想辦法撐過「核冬天」般的煉獄。」我黯然道。

驀地,一隻巨手撥開濃煙,身高足足有2.5米的大型生物踏過焦土,不同於W這類恐龍頭外星人的長相,我在牠身上看不到一絲血肉,這名怪異的外星人站在遮天蔽日的煙灰世界裡,用哀嘆、仁慈的目光環顧千萬生靈。

「我是...「君王(Monarch)」。」我不受控制的嘴巴開始同步翻譯外星人的語言。

此時此刻,我就好像成為了君王,透過牠的視角觀看物種大滅絕的過程。

「外星人的稱呼?」索米握住我的手。

「我不搞懂,彈我...就是知道。」我臉色蒼白的繼續翻譯,「顫抖的大海、肆虐的野火,難以忍受的煙塵與灼熱...下一年、接下來數個十年,這顆星球將被黑暗與冰冷壟罩,沒有生命能活下來,我得想個辦法。」

「君王」,難道就是在地球上安置遺跡科技的外星人?

我能以君王的第一人稱目睹一切。

我彎下腰、在「君王」光學鏡般的眼底看著驚懼猶存的小蜥蜴,伸出巨大的機械手將牠護在掌心,「不用害怕,我們是愛好和平的種族。會駕駛超弦號,至少...我想為你們做些什麼。」

「呼呼嚕--」

「不用怕。」我用溫柔的聲音安撫小動物、帶著牠穿透了介於液體與固體之間的超離子水、直達駕駛艙。

這是一架約十米高的外星機甲,金屬藍色塗裝在火焰中閃閃發光,粗壯的雙腿搭載了重力推進器,雙臂有多重變形的武裝系統,菱形肩甲可以隨時放出光盾,其構成全是未知成份的金屬組件,並以超越最新渦輪引擎的速度攀上半空。

只見超弦號固定圓心,胸膛的水晶射出一道虹霓般的宇宙射線,向著山脈的另一端遠遠發射,以順時鐘的方向轉動機身,繞了一圈後逐漸與初始點疊合,畫出完美的圓形。

超弦號的「神宙掩星(Supreme Occultation)」似在切割空間、遮起一個蔚藍色的保護罩。

片刻,「神宙掩星」內部已經被切割成一個獨立的空間,光罩中充滿空氣、在地球上隔開了十億噸的二氧化碳,幫助倖存的生物避開了地震與隕石雨。

末日後的焦土經過君王重建,總算有了一片綠意盎然的小世界,小狗大小的哺乳動物高興的在新生的樹林裡跳來跳去。

比尼魯並未殺掉一切生物,牠們在超弦號所隔離的空間中活了下來,在那之後,地球在經歷了恐怖的毀滅性災難後,日漸恢復生機,只是時間極為漫長。

我將生命帶回地表,蜥蜴靈巧的在灌木叢穿梭、哺乳動物用細長的腳趾攀住樹枝、幽靈蛸作為章魚與烏賊的共同祖先在海中游泳。

突如其來的物種大滅絕讓生命拐了個彎,走向一個全新的方向。

時光在一眨眼匆匆而逝,我在這顆星球的各地進行研究,將母星的技術盡可能移植到地球。

其中甚至包括了星際航行、將荒蕪星球發展出文明的技術。

等等,蘇美爾王表上的超古代「君王」,是否就是這名外星人?

然而高等文明的介入,卻在數不清的光陰中讓地球成為朝不保夕的大賭場。

我轉過頭,深藍色的光學鏡穩定了視線,三族的進化超乎我想像,他們擁有了摸索科技的智慧、演化出念力一般的超能力,同時具備自主思想、主宰意識、以及...過激的暴力行為。

「推翻暴君!」

三族之人駕駛著另一架外型雷同於超弦號、火力卻遠遠不及的初階武器、一步步踏向星殿,光束粒子炮將大殿破壞殆盡,我的子民很快就會用殘酷的方式撬開我的胸膛。

看著自己傾力守護無數歲月的星球走向一片渾沌的內戰,我不願讓大堂染上無辜之血,只是靜靜的保持停機狀態,等待漫長的守護終結,以及...
「進化」。

一個念頭閃過我的腦海,也許,三族之人將利用星際航行的技術找到另一個星球、又可能留在地球上、或是潛入深海另覓住處。

即使無法預料地球生物演化的方向,我想為牠們留下一線希望。

生命信息實現了儲存與複製,我早已將啟動超弦號的代碼透過傳承血脈的方式託付給後嗣,而我...選擇迎接漫長生命的終結--

回憶戛然而止。

「原來這張椅子直達超弦號的駕駛艙,和我在君王記憶中看到的一模一樣。」

我睜開眼睛,下降的椅子來到一處潔白、空蕩蕩的空間,沒有電路、沒有管線,更沒有金屬製成的座椅與儀器,這裡一點也不像我曾經見過的機甲駕駛艙,幾乎所有的儀表盤、按鍵全都飄浮在空中,只要心念一動、立刻掃現眼前。

「神代指揮官,你說得好像親身經歷一樣,莫非那些投射出來的畫面就是人類的起源?」索米替我擦拭額頭冷汗。

我撫平高漲的心跳,攤開手說,「似是而非...我一輩子也無法完全理解創生宇宙的秘密,由於訊息與文明差異懸殊,我無法解釋、也無法為妳定義。可是答案或許已經隱藏在這些影像資料之中了。」

「只要你安全就好啦!我在千湖之國重新認識了西亞小姐...媽媽的樣子,但人類的起源恐怕很難用三言兩語解釋,君王...人類最古老的救世主,會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

說完,索米面帶微笑的想像起來,讓我忍不住去摸摸她的腦袋。

「妳也太可愛,話說回來...經過帕拉蒂斯引發的戰爭,外星人的存在無庸置疑。至於君王...應是地球上最早實現星際旅行的文明,還有一點可以確信,牠不是為了奴役、征服才來到地球,而是因悲憫之心、去拯救飽受折磨的無辜生命。」

這點毫無疑問...也是我一路堅持的最初理想。

「我與「君王」之間的某種聯繫,可能比我想像中的還要緊密,但我不是為了探求真相,而是切入問題核心、撥開迷霧,找到消滅帕拉蒂斯的辦法。」

超弦號內沒有操控桿,機甲是透過某種系統直接與我的精神連接,達到舉手投足百分百同步的感覺,因此無法提供給第二人駕駛。

「「超弦號」,這架機甲的名字...」索米若有所思的喃喃道,
「「弦」,就和神代指揮官一樣呢。」

「K2說過,一弦...是能撼動時空的超弦。」我把手掌按在啟動用的生物識別系統上,整座遺跡的力量彷彿被超弦號吸入、發出劇烈的震盪,隨後浮現的外星文字,我卻能一五一十的解讀。

君王的治理與榮耀成為過去,新任領袖改寫的時代即將到來。

時間跨度有點久啊,君王口中的新時代。

我伸出手,彷彿在測試風向,超弦號與我做出了相同的動作,緩緩從停機棚站起,即使我與索米置身機體內部,溫度卻有如初夏的天空,空氣涼爽而清澈,這是超乎我理解範疇的外星科技。

嗡的一聲,似是高山溪流響徹心扉的純淨聲音,從機芯點亮的燈光蔓延至機甲全身。

超弦號背後浮現氣泡星雲般的翅膀,有如一隻在太空翱翔飛舞的蝴蝶天體、在恆星的襯映下發光。









超弦號因長年停機,需要一段時間激活系統與組成要件,遺跡的力量也全數被吸入機體核心。

我和索米透過椅子再次回到神社地底,向妹妹們宣佈這個好消息,NO.1不敢置信的說,「如果有這架機體,我們的勝算就大大增加了,只是白小姐她...整個人縮小了,變成戰術妖精的樣子!」






--------------





最後的遺跡科技超弦號終於出土,也提及了墓誌銘、思念與新的戰術無人機,甚至是神代一弦的來歷背景都有所交代,八成是細節最多的一回。

二手索米是在各位讀者的支持下才有今天,感謝你們GP/留言的火力支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856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二手索米|FAL|RFB|少女前線|索米|K2|Mk23|聖女|內蓋夫

留言共 8 篇留言

香蕉王
新機體到手

10-08 16:46

飛空動煙雪
好像是應該改成,第二十七回「新機體到手!」XD10-08 17:12
路過的一枚蘿莉控
的確表面好久不見的潛水艇最近也浮上來了w
就像超弦號那樣噗哧噗哧的(X)

10-08 16:48

飛空動煙雪
大概下一回或下下回就會噗哧噗哧的[e5] 上浮香檳慶祝10-08 17:14
香蕉你個芭樂
尼莫艦長再次啟航

10-08 17:23

飛空動煙雪
航向充滿克蘇魯的神祕海域,意味深(露西亞:聖女的拋物制裁!)10-08 17:25
聖★
沒想到真的是逆轉命運的關鍵呢,不過在滿是巨大植物的原始環境中看到如此高科技的機甲,這反差w

10-08 21:52

飛空動煙雪
如果跟九頭蛇一樣登場感覺已經不新鮮了,因此設定超弦號是在物種大滅絕出現拯救殘存生命的奇蹟機體!10-14 00:06
白煌羽
辛苦啦

10-08 22:04

飛空動煙雪
謝謝白白!![e5]請用氣泡水配蓮花餅乾10-14 00:06
deadking
隨著超弦號的再次起動,蜥蜴一方的對君王決戰兵器,代號「荒神」的巨獸即將降臨,古代人類方是這麼稱呼牠的:「哥吉拉」……

10-08 23:04

飛空動煙雪
君王這個稱號就直接聯想到哥吉拉www,雖然一開始概念是來自蘇美文明的王表10-14 00:07
翔君
這段資訊量真大,看著都快要蹦出宇宙貓咪圖了(不是

終於得到最後的決戰兵器(應該是吧),決戰的希望也大大增加了,還收穫領航妖精白小姐一枚~~

10-09 00:23

飛空動煙雪
這篇可能有不少小龍捲風出現在頭上,超弦號vs死兆星,另外白小姐感覺太工具人,安排做為戰術無人機登場,IWS:"....."10-14 00:05
幻玄櫻
細節多到我想回去挖一下了w

10-11 00:45

飛空動煙雪
希望沒有吃書,以前好像還沒有交代過神代的來歷[e20]10-14 00: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jtsai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 後一篇:[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osario10487大家!!!
可愛#vtuber: https://youtu.be/VhLHmbvht3k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