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番外-轉生到用爆食技能升遷當傭兵的異世界

作者:kaze│2021-09-25 19:22:46│巴幣:20│人氣:134
番外篇-轉生到用爆食技能升遷當傭兵的異世界

典雅的大提琴樂曲,高朋滿座的餐廳,卻沒有一絲的混亂和吵雜,每一位用餐的客人都沉靜在料理帶來的美好之中,簡單的評語和分享著自己所品嘗的料理,箇中的美味和口感甚至難以言喻,更多的是感歎的聲音。

這裡是法國巴黎...,像這樣高級餐廳作為西餐王國的法國不算特別,尤其是在巴黎....

有米其林指標星數的餐廳遍地皆有,倘若將每家餐廳的星數化作實體星星排開,堪比天上眾星眼花撩亂。

又為何有如此多人會聚焦在這一間餐廳呢?

正值用餐時段,這家餐廳坐滿了來自歐洲各地的政要名流,知名演員、知名電視製作人、知名藝術家、醫生、政治人物和企業大佬,以及不少高檔的美食專欄的記者和評論家。

清一色都是歐美人士....

這也是關於這家餐廳的其中一個賣點,這家餐廳的主廚並不是歐洲人也不是美國人,而是一位亞洲人...。

一名亞洲臉孔,來自大韓民國的青年廚師。

但這樣有什麼特別的?不就是一名韓國來的西餐廚師...

或許說出來還會有不少當地美食評論家不屑一顧。

並非是說韓國廚師不好,不過這裡可是西餐的王國

要知道各個國家地域都有著不同的料理特色和長年民族上味覺喜好。

就如同我們知道泰國菜就是酸辣、韓國料理就是辣、日本料理就是甜與鹹。

就中國來說,魯菜口味偏重,川菜偏麻辣、粵菜偏鹹、蘇菜則各有不同,有清淡的湯料理,也有重口味的海鮮料理。

即使是同一個國家料理會隨著地域的生活習慣,歷史演變而不同。


那要一名韓國土生土長的廚師要料理西餐讓給西方人滿意,那便是十分困難的。

韓國吃得習慣的西餐,不一定法國人會喜歡...,這又是另一層的差異處

即使在韓國受過料理專業訓練,若沒有正統的西餐環境,是讓廚師本身的廚藝乃至品菜味覺讓西方人滿意點頭的。

即便後天來到美食之都法國歷練,要磨去既定成形的料理手感,需要長年的時間...


但是這一名少年主廚卻做到令許多西餐大廚、美食評論家都震驚的成績。

來自七年制料理學校,韓國紫槿料理專門學院畢業的學生,並遠至法國留學精進西餐技巧。

年僅28歲,從韓國學習西餐基礎的少年,自22歲來到巴黎,只靠6年的時間,變從廚房助理,快速攀升成為副廚,受到進入知名主廚的餐廳學習,成為了能被重金禮聘的主廚...

最後受到贊助開立了自己的餐廳,餐廳開立快一年,便拿下了米其林指標的一顆星星。

天才。

就是所以西餐界知曉這號人物對他的唯一稱呼。

百年難得一見的廚師-金志松。

年紀輕輕獲得許多人花費十幾年都難以達到的具有天賦的廚師,給予金志松並非是自傲與自滿。

而是常人難以想像的壓力...

每一次道由他構想並烹調的料理,就像是對於他走到至今的人生的重大考核。

稍稍有點出錯,會是不完美,他就感覺自己的廚師人生到了終點。

還沒有爬到頂點的他,已經深受不少輿論與期待的壓力;眾人認為他將會是最年輕的米其林三星主廚,甚至可能將會成為新一代廚神。

與之而來的是對於他的國籍與種族的歧視,因此他不想服輸,堅持在西餐界打滾...

他死也要讓那些瞧不起自己的人、發出質疑評論與汙名自己廚藝與料理的評論家因為自己的料理過於出色而評價地位與名聲、讓瞧不起自己的廚師的名號一落千丈。

每次走上料理檯前,他感覺自己不像是要進行料理,而是參加戰爭,遠比自己在離開學校進行國家義務役軍旅還要緊張與不適。

那只算是戰備,而現在的他手持著自己最熟悉的利刃,在艱辛的為呼著自己建立起來的料理王國...

逐漸的,金志松覺得沒有人是可以信任的。

攬下餐廳所有決策與審核工作,只放最低限度的基本工作給與員工,連一家餐廳基礎的水電瓦斯管理行政工作都自行處理,只差為了維護料理品質與與出餐而跑到前檯擔任服務生,接單回來自行料理。

扛下所有壓力與負擔的他...

一如往常的走道了熟悉的料理檯前,深呼吸著與自己的過度緊張的排斥反應抗爭著。

終於以顫抖著手握起了廚刀,準備登上自己會保持全身顫慄的戰場...

但下一秒,他的眼神變得昏暗,手中的廚刀無法緊握的滑落...

倒地後...咳出的血與撞擊頭部的腦筋混成一攤血泊...

「金主廚!」

「糟糕!金主廚突然倒下了!」

「來人呀!快叫救護車!」

「金主廚倒下來,快,快叫會急救的服務生過來!」

..........
......

...


距離發生事件後...,我,或著說我們來到這個世界,距今算算也有快16年了吧?

如果沒有發生那起事件,或許可以陪伴著她們更久,16年...或是更久...

16年前...

「你所擁有的能力,是爆食,這是本尊夜月神自魔神大人贈與我使用的能力中,特意安排給你的,你的任務重大,妥善利用你的能力吞噬其他礙事的傢伙吧!」

「原來如此你年紀這麼小就自稱是廚師,不過你的手藝的確厲害,遠比大城市的大廚厲害。」

「你叫葛登?高潭?喔喔,是叫...朗姆西.佩加薩偲,,好饒口的姓氏呀,不如我以後就叫你朗姆西就好。」

「既然拿地獄主廚的姓氏當作自己的名字,你還真是大膽呀。」

「我是琳羽晴,出生在臺灣,以前是名電競選手;在這裡就叫我蕾比就好了。」

「我是違星百花,日本人,以前是名護理士...」

「那百花醬,以後就叫你琳茲囉,這個是我剛剛想到的,朗姆西你覺得哩,這個名字很合適吧?」

「你聽說了嗎?那幾個新人傭兵?一登錄就完成了C級任務?」

「聽說那邊那個傢伙已經被雪汀格給盯上了,一邊完成數個D級任物一邊把上門找麻煩的刺客一一擊退並送去執法機關,這下子雪汀格公會也大吃鱉了吧!」

「欸欸,你有打聽到嗎?之前在王都附近很出名的那三個傭兵來到『奧德』了欸!?」

「據說那個很強的新人戰士拜入了『金牛』之奎登大人的名下了...,該不會是想培育它成為下任『赤玉會』吧!?」

「有那幾個強力新人加入,這下會長派又要重新壯大了,蘭登會長萬歲!」

15年前...

「擊倒了!朗姆西選手那如同扛大魔物般野性且凌厲的強力攻擊,貫穿了王國軍學院代表卡利沃選手的堪比『七要領巨龜護甲』的強大防禦!」

「勝負已分,恭喜,瑞媞汎公會代表-朗姆西.沛佳薩偲,獲得本屆『戰聯考』冠軍!」

「睽違百年的勝利,榮耀屬於瑞提汎傭兵公會!」

「你聽說了嗎?朗姆西獨自完成A級任務...,被會長大人公告被封為『天馬』...」


14年前...

「我叫安姆思塔,我想成為跟你一樣厲害的劍士!」

「風之魔法?對呀我會使用?跟以前孤兒院的老師學的,老師也說我很有天份。」

「要我成為魔法劍士?你開玩笑?那不是被戰士跟魔術都鄙視的傢伙嗎?」


12年前...


「成為「受名者」了嗎?果然『金牛』大人的徒弟又是『戰聯考』冠軍,他果然是會被看上的人才呀。」

「安姆思塔...,不就是跟著『天馬』三人組後頭那個十分特別使用魔法的劍士的小姑娘?」

她打進戰聯考第三場考試決賽了?不愧是『天馬』小隊的戰力,果然不簡單不是一般會早早會被刷掉的普通魔法戰士呢。

10年前...

「怎麼只看到安姆思塔待在奧德...,卻不見『天馬』和『天兔』、『天貓』她們呀?」

「他們接受強制召集去邊疆工作了...,似乎是軍事行動,感覺跟戰爭有關,噓!所以沒事最好不要過問。」

9年前...

『天馬』之朗姆西解決南方『薩滿爾沙漠』的地底大毒蠍的,完成第三件S級任務。

櫃台小姐,你說朗姆西完成第三件S級任任務...,換句話說,即使他離抵達LV.50還有2等,但包含已完成12件A級任務在內,三件S級任務,換句話說,他已經被推薦為『赤玉會』的資格了?

「號外!『天馬』之朗姆西上位『赤玉會』席次!」

8年前...

「『天兔』的蕾比和『天貓』的琳茲也成為『赤玉會』的幹部了?這麼說來當初的天馬四人小隊不就有三位都成為幹部?果然當年看他們就知道未來發展不可限量呀!」

「可是既然有三個具有幹部資格的隊員,換句話說,他們今後也不太可能一起行動了吧?天馬小隊等於變相成為傳說了...」

5年前...
「「天馬」小隊最後一人,『天秤』安姆思塔升格進入『赤玉會』。」

「終於,我等與會長安排多年培育的新人們終於都到位了...,這下子終於組建出與『元老會派』對立的成員了。」

3年前

「從今天開始,葵樂那孩子就拜託你了,朗姆西少年。」

「頭條新聞!「天馬」小隊傳承新人,會長之孫成為「天馬」徒弟」!

「這下天馬大人坐實會長派的第一人寶座了,最強傭兵是會長派的,那些總是唱反調的『元老會派』這下也只能乖乖吃鱉。」

「『獅子』最近感覺很暴躁,似乎與「天馬」起了爭執,不過按照不能內鬥的規定,似乎被『魔羯』給調停了...」

2年前。

一個飄散著凌亂黑色長髮的男子,身穿著一席類似西裝的藍色皮甲緩緩走下,那熟悉的「奧德」瑞堤汎傭兵公會據點的標誌,木造旋轉樓梯。

「啊!是朗姆西大人,今天還真早起來呢?」
還有著嬰兒肥稚嫩圓臉的伊歐在櫃檯招呼的這名男子。

他是來自異世界之人,在這個世界靠著自己的特殊能力闖道至今,也成為了該王國傭兵公會的頂尖戰力。

撇開『會長』之外...

現存公會的最強戰力排行,第一名...。

「是天馬大人!那慵懶的樣子還是那麼帥呀!」

「真想和天馬大人一起組隊。」

「好想近距離觀看朗姆西大人戰鬥的英姿。」

公會一個角落,少數的女性傭兵正圍在一起討論著朗姆西的英俊外貌。

這群人又被稱為朗姆西後援會,由於朗姆西基本上除了自己的管轄區域外,會常常來往『天兔』蕾比的領地,這群後援會便以這兩個區域為據點進行傭兵行動,期待著朗姆西的到來可以在一旁加油。


「你們那種實力就別想了吧?朗姆西可以大人物,跟他組隊的現在可都是公會的頂尖戰力呢。」
一旁有點吃醋意味的男性傭兵吐槽著。

「要你管!只要能在旁邊提行李讓朗姆西大人戰鬥我們也願意。」

「你們這群ㄚ頭真的不知好歹欸!妄想過頭了。」

每天都要這吵,朗姆西也習慣了選擇不理會,走到了櫃檯邊打招呼。

「伊歐早安呀!今天還是這麼可愛。」
朗姆西習慣性的讚美著認識的女性友人。

「又來了~朗姆西大人這樣子就不怕蕾比大人吃醋嗎?應該不會傻到不知道蕾比大人的心意吧?」
伊歐雖然被稱讚很開心,但還是苦笑著虧朗姆西;畢竟她也看著自己師傅單戀朗姆西那麼多年,實在很想幫忙推一把。

「我是個危險的男人,搞不好哪天會背叛她,基於我也想要讓那孩子幸福,我希望她可以找到更好的。」
朗姆西露出了認真的神情說著。

「那孩子...」
伊歐眼裡朗姆西跟蕾比可是同年夥伴,沒有誰出生比較早的差別。

朗姆西只是基於原本世界比起蕾比多活了幾年,相較起來蕾比較像妹妹一般的存在,而習慣這樣稱呼。

不過整體的對話,在伊歐耳裡倒是覺得這是渣男發言;但實際上,朗姆西卻也沒什麼外遇或捻花惹草的事蹟就是了。

只是態度和行為上很花花公子,對每位認識的女性都很好。

但只有一同來到這個世界的異世界之人明白,這單純只是朗姆西到法國留學受到當地人影響習慣為之的紳士行為罷了。

「怎麼沒看到你們家總是躺在櫃台睡覺的浮秋希...」

「昨天被回來的蕾比大人發現這段期間她都在偷懶,於是教訓了一晚上進行強制訓練,應該還倒在訓練室裏頭...」
伊歐無奈地說著,一邊整理文件。

「原來呀!還真辛苦她了...,蕾比就是那種嚴厲實施地獄訓練與精英教育的師傅...」
朗姆西汗顏著,默默內心替浮秋希上香。
「對了,說到徒弟...,伊歐,現在有B級任務可以接嗎?」

「B級任務?真難得朗姆西大人您會挑選任務級別呢,的確是有一個從南方遷移過來的風暴蜥蜴討罰任務...,一路上沒有能夠處理的傭兵,只能將其控制在災害最小的情況下,等待蕾比大人她們回來處理...如果您接去處哩,讓蕾比大人可以專心處理公務的話是在好不過的。」
伊歐拿出委託單以及相關地圖與路線資訊說道。

朗姆西點了點頭,快速的閱覽。

伊歐是蕾比與琳茲以原來世界的行政管理方式教育的人才,對於把公會的資料系統化給了很大的幫助,說來那個什麼魔法水晶球雲端系統,以及這些公會任務的資料系統化兩人功不可沒。

不過這與朗姆西無關,對朗姆西而言,能做到的只有成為公會最強的戰力,成為唯一的支柱,才能維持蘭登會長這個大傘,好保護兩人。

而這些建構完全的體制與系統運作,是對他這個現代,可以好好計畫與行動的輔助資源。

「那這個任務我接下了,我會先過去了解並安排點人手,預計晚上開始安排明天的行動。」
朗姆西簡單的做了點時間規劃,告知給伊歐好轉告其他進行掩護與疏散工作的傭兵們。


朗姆西走進櫃檯後的員工餐廳,拿出了附有冰之魔法術式的冷藏箱,裏頭存放之前狩獵的奔馳狂牛的牛肋上的肉一塊塊切下來,接著快速的刀工切成碎肉。

接著拿出從外圍農莊收集到的優質蔬菜,以及桌上由奧德當地合作的麵包坊新鮮出爐的第一批麵包。

拿出糯米製作而成的腸衣,朗姆西打算製作特製的牛肉香腸。

將剩餘的碎肉稍微醃製後,放在一旁的平底鍋上。

點燃烤爐後,將珍藏著蘋果木,透過魔力點燃爐火開始薰烤香腸。

朗姆西切開麵包,塗上特製奶油準備,接著放置在烤爐的邊邊燒為烘烤;拿出自製的起司,稍微烤一下切片的番茄取下後,將平底鍋上醃漬過的碎肉開煎熟。

三兩下的功夫組合成五個巨大的潛艇堡...

朗姆西滿意的,將其裝入了,特製可以保溫的空間魔法盒中,收入包包。

來到這個世界後,他才重拾最初做料理的樂趣。

重生後,體會到孤兒的飢餓,任何食物都是為了生存的養分的力量;以及能夠自己料理後體會到品嘗美味料理的喜悅,以及同伴吃到自己料理回饋給自己的滿足感與確實的幸福。

他知道自己的料理,在這裡也獲得重生。

如今他不在是為了守護那名譽的王國而料理,而是為了給夥伴幸福而下廚。

廚了自己的份外,朗姆西又在廚房準備了午餐留給據點的孩子,以及不知道何時會回來的蕾比和琳茲。

另外,又做了一份準備帶離開...

「那份,該不會是要給你那蠢到沒救的笨蛋徒弟的吧?」
一頭粉紅色長髮的女性,隨手拿起了桌上熱騰騰的潛艇堡吃了一口。
「果然還是很美味呢?使用狂牛的肉做成的香腸?還真多汁。」

「沒想到當年一直喊著要吃泡麵的家裡蹲宅女,現在舌頭連食材都分辨得出來囉?」
朗姆西嘴毒的吐槽著蕾比。

蕾比吐著舌頭:「誰叫我家很窮吃不起什麼好東西,真是抱歉吼。」

「況且我也不是家裡蹲了,不要把我跟浮秋希那孩子相提並論。」

「說來妳對徒弟太嚴格了,浮秋希來說,不需要讓她承受我們當年的壓力,等到時間到了放她出去她也會成長吧?」

「不要忘了,沒有當初轉生後,那些辛苦的日子,我們又怎麼會如今變得如此強大呢。」
蕾比白了一眼,不理會朗姆西,只是從冰箱拿出了葡萄果汁搭配著潛艇堡。

「靠著所謂的技能吧?」
朗姆西吐著舌頭,一邊拿起一塊塗了奶油的烤過的麵包,發動了從『眼魔』那邊獲得的透視眼技能。

瞬間將蕾比全身的衣物給看穿。

「妳是小朋友嗎?又穿著那種兔子圖案的內褲。」

「靠腰!」
蕾比大罵著發動,一個彈指,藏在週圍家具邊看起來像是雕塑,實際上具有魔術掩蔽的烏鴉型機械傀儡,瞬間聽令掩蓋在蕾比的重點部位附近,干擾著朗姆西的魔眼『看透』的技能。

「真是的...恨不得把妳的眼睛挖出來,之後再讓琳茲幫你重新移植沒有魔眼的眼珠...」
蕾比氣憤的說道。

朗姆西冷笑著,蕾比真提議得出那種事情,琳茲如果也得罪了他雙眼可就受難了。

「開個玩笑而已,不過我從那些受到魔神祝福與加護的魔獸上,獲取的技能是不會因為你換了我的眼睛而消除的。」
朗姆西解釋著,也算是炫耀。
「況且,當年嗑了那頭熔岩地龍的後腿獲得的『再生』只要有足夠的時間,除了腦幹之外的部分,我都可以再生的。」

「這樣說來你根本已經不是人了,變態天馬?」
蕾比沒好氣地吐槽,見朗姆西解除『看透』,才安心地把烏鴉傀儡們喚回原本的位置上。
「這樣你應該沒甚麼好怕那頭叛徒獅子吧?反正她又打不死你。」

「我可沒有金*狼那種等級的『超速再生』喔,我的『再生』是有弱點有需要時間的,就如同金*狼跟*侍之間的差距,里奧那傢伙永有什麼能力是什麼我不清楚,不過光是他『靈裝』的的攻擊,一拳就是轟炸一個村莊的飛彈級別,他還不只能揮一拳,非必要我可不想找罪受...」
朗姆西吐槽著,一邊開始整理料理完的廚房。

「這麼說,你認為你跟叛徒獅子能打個五五開?」
蕾比對於里奧基本上都是鄙視的稱呼。

「不,我會贏,為了打倒他,我這幾年吞了不少傢伙已經湊齊了最強的技能...」
朗姆西把平底鍋跟烤網放在架子上晾乾,接著回頭對著蕾比說道。

「有著那個技能的我,不會輸的;除非那傢伙有比我更強的幫手在。」

「你有這份信心是最好了。」
聽到這邊蕾比也不在過問這方面的假設。
「你那個笨徒弟,似乎很不聽你的話,最近似乎又跟投靠另一邊的笨蛋雙胞胎吵起來了...」

「要不是笨蛋雙胞胎的姊姊似乎很聽安姆思塔很聽她的話,而弟弟又怕她怕得要死,你們家那要命的笨徒弟才沒有被打殘,她可是連雙胞胎的笨蛋哥哥跟打不過,還死要嘴硬的挑釁人家,真的是蠢到沒救了。」
蕾比滿是鄙視的說著。

朗姆西只是嘆著氣:「畢竟那孩子在戰爭中沒了父母,只剩下會長這個爺爺,他也是看著蘭登老頭這樣艱辛過來了,對於那些叛徒他內心應該很不爽吧。」

朗姆西一邊說著,又看向蕾比:「對於會長的努力和用心被這樣糟蹋,甚至反過來針對,那股怨氣我想妳跟我都是明白的吧。」

「但他太自不量力了,有你這個最強的傭兵當靠山,明明不需要做那些會長的地位保住,剷除他們只是時間的問題,他需要的是站穩自己實力,成為會長的助力,而不是拖油瓶。」
蕾比犀利的說道。

「他會變強的,他對自己爺爺的不甘心,是最好的動力。」

「呵呵,你也是為此才努力教育浮秋希的不是嘛?」
朗姆西呵呵著笑著,點破蕾比。

「並不是,我跟你都是前線人員,,跟琳茲不同;雖然對於那個孩子過意不去,但浮秋希是備案...」
蕾比當初收留浮秋希以及教育這群孩子,就要他們成為琳茲的助力以及保護。

以避免哪天自己戰死沙場的時候...

「不吉利,別忘了你是弓箭手,說白一點是槍兵,拿槍就乖乖給我站在後頭支援...」
朗姆西拍了拍蕾比的肩膀,接著準備離開。
「前面有我坦著就夠了...,你們做好資源我就能活下來...」

「朗姆西...,你真的不會死嗎?」

「有『爆食』吞噬的上百個魔物技能...向妳保證,要我死,也不容易。」
朗姆西自信的說著。
「我不會那麼快死第二次的...」

「對了,妳應該知道我那笨蛋徒弟在哪吧?我該帶他出去做點任務訓練一下了,畢竟那傢伙可是要繼承會長的人,我這個做老師的可不能交出被人詬病的廢物會長。」
朗姆西自己挖苦的說道。

「在琳茲的醫療室那邊,安姆思塔把他救回來,他全身是傷,應該恢復的差不多。」
琳茲無奈地提醒。

朗姆西只是將自己多準備的一份潛艇堡也裝進保存用的魔法盒中...

「那,我出發囉!」

「路上小心...,等著你回來再抱怨。」
蕾比吐著舌頭做著鬼臉說道。

「嗯,到時候在做點好菜陪妳喝一杯...」

見朗姆西離開,蕾比只是用著黯淡的表情小聲地說著:「笨蛋...就是因為妳擔心蘭登會長倒下,才會自願接當那個笨蛋孫子的老師的吧...」

蕾比這才察覺自己的眼皮從剛剛對話中就一直跳著。

「這個世界,應該沒有那種迷信吧...,希望只是我多慮...」



現在...,太陽曆945年...

剛結束三年一度的『戰聯考』,瑞提汎公會新星傭兵歐姆.雷蘇,取下睽違9年的前三名席次...

讓人回想起15年前那個曾經也超強新人之姿席捲『戰聯考』的天才,一路晉升成『赤玉會』最強傭兵的傳說。

朗姆西.沛佳薩偲...

蕾比解決完龍裔入侵的各項繁雜公務後,派遣了伊歐負責傳達自己批准的任務和安排命令下去,再由黑兔小隊輔助伊歐完成各項發出與通知。
總算是能好好休息了,回到房間,蕾比先是打開了浴室中的水元素魔法水晶石,以儲備的魔力要裝滿了木桶浴缸中的水,接著啟動開口處週圍的紅色水晶寶石,使用魔力加熱流水...

接著開始撈起水來沐浴洗澡...接著躺在橡木桶的浴缸中,感覺今天累積的疲憊才消散而去。

盥洗完後,蕾比穿著簡便的背心和真理褲走出浴室,若隱若現的露出雪白的側乳,以及修長且結實白皙滑嫩的大腿,一屁股倒再柔軟的床上。

「終於...算是可以好好休息了吧!」
正準備倒頭就睡的蕾比,似乎想起了什麼。

走到一旁一個櫃子,那並非是衣櫃,蕾比的工作服、戰鬥服,以及日常服裝都有另外的更衣室,基本上不會放衣櫃在自己的臥室。

打開櫃子,裡面放著一把巨大的獵刀,外頭則用著地龍皮製作而成的刀袋,鑲在火焰蜥蜴皮製作而成的皮帶上。

這是朗姆西生前所用的佩刀

這是一把透過朗姆西獲得的加護能力『爆食』,透過捕食各種魔物與精獸製作出的一把刀...

名為『魔刀-饕餮』。

「朗姆西...,兩年了...,我似乎還是忘記不了你...」

蕾比一臉哀愁的望著櫃子中的藏刀說著。

公會有替朗姆西立了一個墳墓在『奧德』所屬傭兵的『英雄寢殿』中,類似於忠烈祠的地方,不過蕾比並不太喜歡去那邊祭拜朗姆西。

而是選擇供著朗姆西留下的這一把佩刀。

「今年來了個新的轉生者...,是我的同鄉,和我本來童年...,他很傻很天真,感覺足智多謀但卻又很莽撞,就跟當年我們一樣,幸運的是他有很強的技能,轉生的年齡也比較成熟...」

「他似乎想要回去原來的世界...」

「對了,他跟那個我們曾經救過的莉雅認識,是夥伴,你看這個世界果然也很小吧...」

「那件事情之後,奎登老爺一直勸說就是不收徒弟的安姆思塔,也收了他當徒弟。」

「安姆思塔本來想把他培育成第二個你,就像當年你教導安姆思塔那樣...」

「不過,他似乎想離開這個地方...,安姆思塔也答應了...」

「我想他值得信任,他跟我一樣是『精靈神』挑選上的『使徒』...,或許他可以代替我知道點什麼...」

「如果你當初跟我說得多一點就好了...,關於『夜月神』的事情...」

「或許我們...,不!沒有或許,如果你能說就不會在死前才跟我們說了...」

蕾比獨自一人對著那一把刀,像是在跟朗姆西說話一般。

「我想...我也該往下一步走了... 」

蕾比默默的把那把刀取出了櫃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7494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kaze
風碎念:
之前其實就有想要做的
番外篇
基本上應該是一篇一個角色(當然可能有例外啦)

這篇是用不同本篇的兩種敘述方式為兩段的主軸
講述 朗姆西 來到這個異世界前後的故事


-----------

本篇目錄網址:
drive.google.com/file/d/17WnsAZnrGdDhxcvkYt1X1vK8S-dr_Vos/view?usp=sharing

09-25 19:2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nimopo5568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轉生到可以... 後一篇:[達人專欄] 轉生到可以...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eifer88216泡麵公主莉莉絲
繪圖小屋更新~ 歡迎大家來看看ㅇㅂ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