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羽澤鶇的扭曲仙境 105(美貌的壓制者XXXIII) 黃昏的舞台與謝幕曲

作者:亞爾斯特│2021-09-21 16:08:14│巴幣:32│人氣:285
前情提要:黑夜烏鴉學院最後取得了勝利,並同時組成由兩所學校所組成的臨時樂團…

  「怎麼辦啊?里德爾,特瑞,他們能夠配合好嗎?」凱特擔憂地看著里德爾與特瑞,畢竟皇家聖劍學院與黑夜烏鴉學院之間的關係並不算融洽,卡利姆姑且不算是問題,但是他內心擔憂威爾與莉莉亞能否與皇家聖劍學院的涅朱與沙諾爾合作。

  「威爾學長他不是那種會任憑情感破壞演出的人,現在也只能祈禱了。」里德爾的臉色浮現出擔憂的神情,同樣的在旁邊的特瑞也無奈地推了眼鏡說道:「不如說我們現在只能在觀眾席上好好地祈禱了。」

  而在後台部分,莉莉亞讓所有人與自己的手牽在一起,同時梅莉達腦海中的部分記憶已經傳到所有人的腦海中,威爾有些驚訝地說道:「這不是記憶傳承魔法嗎?你是在哪裡…」

  「因為有很多緣由所以老朽就把他學到手了,當然這個魔法老朽不會隨便亂用,放心吧。」莉莉亞對威爾露出了讓人安心的笑容,但是威爾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莉莉亞到底是什麼時候學到這種被人禁止的魔法,而且到底是出於什麼理由才去學的,仔細想想就會讓威爾感到一絲寒意,嘆氣道:「如果不是因為時間緊迫,我也不會請你幫忙,只是這樣的魔法請你能不用的時候就不要用,好嗎?」

  「當然啦,在這麼和平的時代與國度中老朽是不會輕易使用這個魔法的。」莉莉亞的安心笑容卻加深了威爾和其他人心中的不安,莉莉亞到底經歷過什麼樣的事情啊?不過現在也沒有時間去追問還有慢慢來了,威爾看著所有人認真的說道:「好了,各自的位置都要好好記住,我們可是要上演安可曲,如果弄不好的話可是會變成笑柄的,明白嗎?」

  「是!我們知道了!」所有人都鼓足精神的回應威爾的話語,涅朱也意外的露出嚴肅的神情,威爾看到涅朱這樣的時候便只是冷靜地說道:「如果你不想唱歌的話就不要勉強,畢竟這是你自己的自由。」

  「不,看到小威你那個帥氣的表演,我也想要嘗試看看,就像想要變成主角的你一樣。」涅朱露出的笑容如同被威爾的自信感染一樣,想要嘗試做出不同的改變,威爾聽到後就只是露出淡淡的微笑,「真敢說,要是害你的人氣下跌我可不負責喔。」

  「嗯,我知道了。」涅朱也對威爾露出自信的笑容,鶇也看著前方的舞台露出了認真的神情,但是手臂也微微顫抖,如果害大家的表演失敗的想法如同禿鷹一樣盤踞在自己的腦海之中,但是沙諾爾卻只是溫柔的把手搭在鶇的肩膀上,「不要畏懼,如果是妳的話絕對不會有什麼問題的,而且…無論是在哪個世界夕陽是不會輕易改變的。」

  「沙諾爾先生…不對,你該不會是…」沙諾爾沒有回答鶇的問題,直接走進會場之中,沙諾爾知道鶇可能會察覺到自己的身分,但是因為認知干擾所以鶇根本不會知道自己的真面目,於是眾人都走上台上,所有的觀眾都對於這支臨時組成的隊伍感到好奇,想要知道他們到底會有什麼樣的表現。

  「各位觀眾,我是威爾.席恩海德,謝謝你們大家願意賞臉來這次的歌舞冠軍錦標賽,這場表演因為時間不足所以算是臨時組成的翻唱樂團,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話請聆聽我們的歌聲,而這首歌是我們其中一位團員那遙遠的故鄉的歌曲,請聆聽吧,wimp ft. Lil' Fang。」
  威爾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所有人都開始進行表演,所有人都在各自的位置上進行表演,這首歌是某部動畫的主題曲,是從鶇的手機那裡得到的歌曲,當鶇問沙朵霓與杜斯手機是怎麼來的時候,他們卻只是說剛好撿到的,雖然不曉得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是鶇也不想逼問他們,只能等到他們自願說明了。

  而梅莉達之所以會選用這首歌,或許就是因為這首歌就符合威爾還有梅莉達本人,鶇也在心中默認這一點,涅朱也覺得這首歌也相當符合威爾,而威爾的臉上也已經塗上笑容的顏色,但是更讓鶇在意的事情是沙諾爾,聽到沙諾爾的樂聲就彷彿是勾起了過去的回憶,那個樂聲是只有紗夜才會彈出來的聲音,這讓鶇更加懷疑沙諾爾的身分,在歌曲結束後,所有人都停下來,而所有觀眾也獻上了最大的掌聲與歡呼。


  「大家!謝謝你們!」

  「真的,真的很謝謝你們!」

  「請不要把我們忘了!」

  「期待與諸位的再次重逢!」

  涅朱,鶇,梅莉達與威爾向所有的觀眾最大的謝意,看著這個歡呼聲眾人都露出了高興的神情,但是在鶇想要找尋沙諾爾問清楚時,發現沙諾爾早已經不在原地,威爾忽然間對於鶇的表現感到疑惑,於是便對涅朱說道:「涅朱,那個沙諾爾的人是什麼來頭?」

  「他是我們皇家聖劍學院的新生,只不過他是由我們那裡的導師伊恩希德先生推薦入學的。」涅朱對威爾說出關於沙諾爾的情報,威爾聽了之後就更疑惑地說道:「新生?那麼他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這個嗎?我記得沒錯的話他好像是在入學儀式的第二天後才進入學校,同時他一直戴著面具,好像從來沒有讓任何人看過他的真面目。」涅朱將自己所知的情報告訴威爾,威爾也做出了沉思的模樣,其臉色就可以明白他似乎正在思考沙諾爾的事情,涅朱看到後就疑惑地說道:「請問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會是湊巧嗎?」威爾簡單的回應了涅朱後就繼續沉思,同時也回憶起自己在休息時與鶇還有梅莉達的對話,當時知道鶇是來自異世界的時候威爾有一瞬間認為鶇在和他開玩笑,但是鶇的神情完全不像開玩笑的樣子,而且這樣也就可以說明為什麼她當時未能離開黑夜烏鴉學院,畢竟扭曲仙境並不存在她的故鄉。

  而且如果鶇的推測沒有錯的話,那麼冰川紗夜也應該和她一起被神秘的鏡子給帶到了扭曲仙境才對,但是這樣就出現三個疑點,首先,紗夜是突然間像是失去靈魂一樣被鏡子給帶到扭曲仙境,鶇也是為了救紗夜才會跟著進到扭曲仙境的,但是那面鏡子到底是什麼?而且是誰在那邊的世界使用魔法誘惑紗夜的,按照賈米爾以前的經歷可能是那隻名叫奧斯華的可疑兔子搞得鬼,但是他這麼做的理由到底是什麼?

  而至於第三個問題就是兩人的位置,假設那面鏡子本來就是要把人送到黑夜烏鴉學院的話,那麼為什麼在那裡的就只有鶇,紗夜卻下落不明?是因為鶇的介入才導致傳送魔法出問題,還是因為有人在從中作梗?這些問題威爾不管怎麼思考都沒有辦法想出一個所以然,威爾也只是露出認真的神情望著沙諾爾本來所在的位置:「下次如果再見到他的話…絕對不會這麼輕易的就讓他跑掉了…」


  「真是的,沙諾爾大人,你突然跑到舞台上面真是讓我嚇了一大跳!要不是伊恩希德先生的話那我可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啊,搞不好就會被人知道你的真面目啊!」在圓環競技場的角落中,小雪氣鼓鼓的對沙諾爾說道,沙諾爾,也就是紗夜也只是無奈地說道:「對不起,我下次會注意的…」

  「紗夜,剛剛的行動真的是出乎我們的預料,妳為什麼會突然上場呢?」伊恩希德的語氣之中完全聽不出一點責備的感覺,紗夜也就只是緩緩地看著舞台說道:「或許是因為我…看到那個威爾,就不禁讓我想起過去的熟人吧?」

  紗夜望著威爾的身影讓她想起了過去那個人的身影,她是ROSELIA的源頭,如果沒有她的話那麼ROSELIA就不可能組成,但是自己也曾因為一時的情緒傷害了她,伊恩希德看到紗夜臉上的苦澀時便開口說道:「紗夜,難不成妳對那個人有愧疚嗎?」

  「要說沒有絕對是騙人…我不了解她的事情卻對她說三道四,那些事情明明應該已經過去了,為什麼…只要現在想起來的話,就會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用力抓住了心臟一樣…」紗夜握著自己的胸口露出痛苦的神色,覺得自己好像從未改變,從沒有改變過去會讓任何人受傷的自己,伊恩希德也就只是溫柔的撫摸了紗夜的頭髮,「沒事的,這個答案我恐怕無法給妳,但是我想給妳答案的人很快就會出來了。」

  伊恩希德的這句話讓兩人相當感到不解,只見讓人感覺清晰的喘氣聲緩緩地吹入兩人的耳朵裡,兩人回頭一看發現喘氣的杜斯就站在他們兩人的身後,紗夜驚訝地說道:「斯佩德!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冰川小姐,妳犯下了一個很大的錯誤,那就是不該把手機還給鶇,多虧這樣我才知道冰川日菜長什麼樣子,再看到那名少女的時候我就二話不說地追上去了…」杜斯他認真的告訴紗夜,但是杜斯的回答讓紗夜無奈地吐槽他,「那個,來到扭曲仙境的就只有我和羽澤小姐,況且難道你不害怕認錯人嗎?」

  「我是個笨蛋,我根本不擅長思考那麼多細碎的事情,誤會的話就到時候再說。我來這裡只為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拜託妳去和鶇見面吧!那怕只是一句話也好,我希望…」杜斯面露認真地向紗夜說道,但是紗夜卻只是冷冷地給杜斯一句回應:「就只是為了這件事才找我的嗎?」

  「诶?冰川小姐?」杜斯對於紗夜的態度感到疑惑與擔憂,紗夜並沒有將怒火表露出來,只是緩緩地說道:「我沒有任何顏面去面對羽澤小姐,因為過去的我是一個差勁透頂的人,因為想要追上日菜,因為不想再被人拿來和自己的妹妹比較,所以我拼命練習吉他。這段路上我傷害了很多人的心,就連我的妹妹與我在一起的夥伴們我都傷害了,來到扭曲仙境或許是對我的懲罰…羽澤小姐完全是被我…」

  「那種事情我才不管!冰川小姐也不需要把那些事情掛在心上!」杜斯的話語如同狂風一樣將圍繞在紗夜身上的烏雲給吹走,杜斯也認真的說道:「我過去也傷害了很多人,但是冰川小姐完全和我不一樣,妳拼命地為了追上自己的妹妹而努力的身姿和為了逃避而成為不良少年的我完全是天差地遠的!如果過去無法被消除的話就把他背負在身上繼續前進,因為過去那些傷害我們的事情完全無法束縛我們了!」

  杜斯的話如同閃電一樣直擊紗夜的內心,同時自己的聲音再度響起,不同於在十月份的那場夢境的憤怒語氣,那是相當溫柔且堅定的語氣,「有著各自的理由就可以了,怎麼樣都無法放手的話就擁抱他吧?只能這樣向前邁進了,不是嗎?」

  這句話,是為了鼓勵當時因為愧疚而傷心不已的她才說出來的,她與自己的遭遇是十分相似的,是因為家人的緣故而走上音樂這條道路的,而且也是因為音樂她才能與妹妹和解,眼淚也不受控制的滑過臉頰,紗夜緩緩的觸碰了臉頰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哭了?我哭了?是因為他的話語與自己過去鼓勵別人的話語重疊了?無數的思緒如同雨滴一樣打在紗夜的內心中,那乾燥的土壤也因為雨水的關係而漸漸變的鬆軟,彷彿那困擾自己已久的詛咒已經漸漸地消失了,但是這樣的表現讓兩人都相當慌張。

  「沙諾爾大人!你不要哭了!不用在意那傢伙的話語也沒有關係的!」

  「對,對不起!我把話講得太神氣了,真的很對不起!」

  小雪和杜斯兩人看到紗夜的眼淚都相當的慌張,看到兩人慌張的模樣紗夜也破涕為笑,「沒事的,只是感覺心中困擾我的東西好像突然不見一樣,但是…謝謝你,斯佩德。」

  「是!啊!還有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讓你與鶇…」杜斯雖然對於紗夜的感謝感到高興,但是他很快的就想起自己之前下得決定,不過紗夜卻只是笑著說道:「暫時先不用,等到我找到回去的方法後就會和她見面…不過在那之前請你幫我傳話。我很好,請不用擔心。」

  「好,我知道了。」雖然對於未能讓紗夜與鶇見面讓杜斯有些失落,但是如果是紗夜自己的決定的話,那麼杜斯也就只能夠欣然接受了,紗夜看著杜斯露出溫柔的笑容,「謝謝你。」

  隨後三人就像一陣風一樣消失在杜斯的眼前,只留下一張紙條,杜斯看著這張紙條就露出了笑容,心中想著將來某一天要好好地向她道謝才可以,因為紙條上寫著的是你們的表演真的很厲害…


  「哇!表演結束了,今天還真是辛苦呢!」梅莉達換回男裝後就伸懶腰,雖然嘴巴上感覺像是抱怨,但是臉上卻洋溢著幸福的微笑,耶佩爾看著梅莉達露出苦笑的說道:「你啊,竟然變回女孩子,真的是驚死人了,難道不怕被發現嗎?」

  「這個嗎?那個馬雷烏斯學長所設下的魔法好像不單只是讓我可以在別人的眼中是陌生人,可是比之前的薄霧還挺強力的,真不愧是熊呢。」梅莉達看著自己的護身符露出感謝的神情,盧克也笑著說道:「居然能夠得到巨龍君主的禮物,而且也獲得了大會的優勝,這還真是招來幸運的小熊呢。」

  「但是,有一點我覺得很困惑,那就是馬雷烏斯沒有一眼就看穿梅莉達的真實身分,如果是平常的他早就知道梅莉達是女孩子這件事了。」威爾的臉色浮現出疑惑的神色,三人都露出驚愕的神情,盧克也認真地看著威爾說道:「也就是說,薄霧就連巨龍君主都可以欺騙嗎?」

  「騙人的吧?馬雷烏斯學長可是世界前五的魔法士,那種小玩意兒真的能騙過他嗎?」耶佩爾的臉色相當的吃驚,就連梅莉達也露出驚愕的神色,畢竟梅莉達只把它當作混入這所學校的小道具,但是卻沒想到連馬雷烏斯都可以騙過去,威爾也就只是將手放在下巴下面露出沉思的神情,「不知道,但是我可以確信的是,能瞞過黑暗魔鏡與馬雷烏斯的眼線,那顆魔法石絕對不簡單。」

  梅莉達一聽到威爾的話語就露出了原來是這樣的神情,盧克也露出認真的神情說道:「如果說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可以瞞過所有人的魔法,我想也就只有傳說中的至上六魔法了。」

  「至上…蝦米?」耶佩爾不解地看著盧克,威爾也開始替盧克講解:「至上六魔法,分別是時間、空間、心靈、靈魂、力量與真實的這六種魔法,傳聞只要得到這六種魔法就是天底下最強的魔法士,但是這些魔法不但下落不明,而且也有極高的代價,我聽說真實魔法的代價就是失去某些事物的『真實』。」

  「事物的真實?」耶佩爾疑惑的看著威爾,威爾也就只是無奈地說道:「這些不過只是假設而已,畢竟至上六魔法對世人而言是像童話故事一樣的存在,就算真的有也應該不會有人想要去使用吧?」

  「是這樣嗎?」梅莉達疑惑的看著威爾,威爾也就只是看著天空說道:「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梅莉達的薄霧可以瞞過馬雷烏斯與黑暗魔鏡,但是若沒有薄霧,我們也不可能會再次重逢,而且看樣子也沒有付出太大的代價,只是失去那段時光的記憶這點已經算很輕了,記憶也拿回來,用涅朱那傢伙的話語就是皆大歡喜吧。」

  「學長。」梅莉達看著威爾露出些許的微笑,確實正如威爾所說,薄霧讓威爾與梅莉達再一次的重逢,而且也讓她認識了鶇與其他有趣的朋友們,雖然薄霧是一個很奇怪的魔法石,但是它也給了梅莉達很多快樂的回憶,這時梅莉達的手機發出聲響,梅莉達看到手機上面的來電通知的時候臉色變得相當嚴肅。

  「梅莉達?怎麼了?」盧克看到梅莉達的表情臉上不禁感到擔憂,當然其他人也一樣,梅莉達看到三人的表現後也就只是露出溫柔的笑容說道:「沒事的,我接一下電話很快就好了。」

  梅莉達接起了電話,臉上馬上表現出不悅的神色說道:「老爸,這個時候打電話給我是來做什麼的?」

  「我看了表演,妳的表現不錯。」梅莉達父親的話讓梅莉達感到不解,梅莉達疑惑地說道:「老爸,你是老糊塗了嗎?上台表演的人不是我是一位叫愛麗的女生。」

  「不要忘記我是妳父親,我一眼就可以看出來那是妳了,雖然有一下下沒有認出妳就是了。」梅莉達聽到父親的話語就只是無奈地嘆氣道:「好好,那麼你想要和我說什麼?」

  「相親的事情我已經取消了,畢竟那只是單方面的要求,對我們而言也沒有什麼好處,再加上我也調查過對方了,完全配不上我們,就是這麼簡單。」父親的話語並沒有什麼強迫性質,只是單方面的陳述事情,梅莉達也冷冷地說道:「所以呢?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我會讓你去一所不錯的魔法學校,在那裡妳也不用隱瞞自己了,可以好好的在那裡學習魔法。」聽到這句話,梅莉達露出了無奈又憤怒的神色說道:「老爸,現在說這個會不會太晚了,而且再加上你老是說一些貴族禮儀或不能給貝爾塔家丟臉什麼的都快讓我的耳朵長繭了,況且我待在這裡還滿自由自在的,所以我不會離開這所學校的,不管是誰阻饒我都會把他打飛的。」

  「黑夜烏鴉學院是男子學校,被發現的話可是會被趕出去的。」梅莉達聽到自己父親的這句話後就只是露出笑容說道:「這算什麼啊?不管說什麼我都會留在這所學校,畢竟我是繼承那傢伙的人啊。」

  「真是的,別給我闖進麻煩之中,好好照顧自己。」這句話一出,電話就掛斷了,耶佩爾有些擔憂的說道:「那個,你和爸爸的對談…」

  「結束了,他算是允許我留在這所學校了。」梅莉達笑著說道,而且也看著威爾露出了笑容,「況且,如果某人因為我不在而就任憑忌妒心行動我可是很困擾的。」

  「真是的,妳這小丫頭還真敢講。」威爾看著梅莉達露出了苦笑,就這樣四人露出了笑容,而在另外一邊梅莉達的父母就看著黑夜烏鴉學院的大門。

  「真是的,為什麼不直接說我認可妳了呢?」

  「老婆,那孩子真的如同故事一樣變成一頭熊。」

  「是啊,不過我們這些做父母的職責,就是確定那個選擇完全不會傷害到那孩子的時候就放手讓她去飛翔。」

  「或許如同妳說的一樣,那孩子已經不再是過去要黏著我們的人了。」

  「是啊,那我們也快點回去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714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Bang Dream!|迪士尼 扭曲仙境|戰鬥女子學院|白雪公主|魔法|奇幻

留言共 1 篇留言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孩子一旦長大了就沒辦法永遠陪在身旁,但做父母的還是能關心與守護著
給冰川:【一直低著頭看陰影,會看不到天上皎潔的滿月】杜斯雖然沒有什麼自信,但他還是努力抬頭了
(我要摸摸頭(ˊO ^Oˋ)

09-21 16: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tyu158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梅比斯齒輪... 後一篇:[達人專欄] 梅比斯齒輪...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22738045偷椅子
美食公道伯"偷椅子"監獄吃的東西 聽谷阿莫 講怎麼感覺很廉價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