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LF鬥士戰記》第九十四回-〈意外現身的女巫母親〉

作者:闇之王者‧L‧雷剋司│小朋友齊打交 2│2021-09-20 15:23:48│巴幣:114│人氣:146
「殿下,關於您思念Sherry小姐的心情,我們其他人不是沒法理解,但也希望您慎重考慮──首先她在本質與身份上都是魔皇軍的人,除非她還保有良心,並且願意棄惡從善,否則就意義上而言,她如今也已經是我們的敵人,要是只為了她而罔顧當前大局,如此不但本末倒置,將來會造下的後果更是不堪設想!還請殿下務必三思──」

看著Redan湊上前,委婉好氣的和Louis予以良性勸道,Falcon除了在心中表以忠肯外,由於他此刻亦想告訴Louis的,原則上已經都讓Redan一語托出,自也不再額外附上自己的意見。豈料Louis卻有些激動又帶有傷感之情的向兩人回應道:

「兩位,我知道現在當務之急就是打倒魔皇軍,可是…我承認我不可能就這麼輕易的放下她。想當初我不但沒能在巨大野獸的襲擊下保護她,到頭來也無法阻止她被魔皇軍的人改造成異變者。只要想到這個我就不甘心!我到底對她做了什麼?除了我,又是誰害她變成這樣?要是她又遭到什麼不幸,就算成功擊敗魔皇軍、重新坐上父王的位子,還有什麼意義?告訴我,兩位,我該怎麼去面對以後沒有她的日子…?」

一聽Louis口出此言,Falcon和Redan面面相覷,雙方想法皆同在Louis為了此時正以Avatar的身份在宮中活動的Sherry所表露的心態,不得不說真是嚴重到一個極致,無論對錯與否,這對於往後與敵軍的戰鬥都必將造成深重影響。念及於此,Falcon先嘆了口氣便出面道:

「殿下,有些事情是不能參雜太多個人情感的,何況這種時候不只是咱們,Davis先生他們這時也肯定都在外頭努力奮鬥,就只為了儘早前來與大家會合、一起打倒魔皇軍的首腦。試想當他們還正賭上性命與敵方拚戰,殿下卻在這裡獨自思念Sherry小姐,甚至為了她,還要跟戰友們兵戎相見,又讓Julian那老傢伙稱心如意,怎麼樣就是說不過去,不是嗎?誠如前陣子Elza小姐所說,假如她此時已經做出自己的選擇,非要和咱們作對、為非作歹,殿下也得適時明白自己應該做些什麼,否則這種捨本逐末之事,如今身負拯救國家等重大使命的殿下您可是千萬做不得啊!」

無論Falcon的語氣有多麼認真正經且言之有理,在Louis聽來,卻幾乎是沒觸及他個人所在意的問題點的。亦自認為與這兩人繼續辯論下去,到底也全無意義,於是也選擇默不作聲──

對Louis來說,倘若不與成為Avatar的Sherry為敵,那麼就只有設法讓她重新想起過去的事情,包括讓她恢復自我意識,才是一切根本的解決之道。然而以此卻又會衍生出另一個問題:究竟該用什麼方法,或是他們所認識的人當中,又有誰擁有這般大的本事,足以喚醒甘願為虎作倀的Sherry?面對這種截至目前為止,還未能尋得什麼確切解答的問題,這樣一來既要縱容她也不是,放棄她又更加不可能,為此Louis不免又再次深感無窮止盡的絕望…

此後的三樓又陷入一片沉靜。Falcon和Redan看在眼裡,估計要Louis在短期間內做出他的抉擇,也並非易事,又是各別一陣搖頭,也暫時不強求他做出任何答覆。良久,三人看Nasica和Summer兩人併肩朝他們走來──首先Nasica忠於自己為協助Louis的職責而來,甚至此刻連Shiruda也依舊在Lucy的要求下,待在二樓負責看著Alice跟Yahui;至於Summer則受了Bat的命令,也看在Lucy的份上,特來陪同Louis一起守塔。

當Nasica也聽說剛才Julian來到這裡和Louis所說過的話後,一方面也很是苦惱,心想究竟該如何才能讓Louis專心致志於討伐敵軍,而不是僅為了一個早已投效敵方,甚至更不把他這個往年故人放在心上的Avatar,以致於把應盡的責任拋諸腦後,好一會兒才又跟Louis搭起話來。

於此同時,返回宮中大殿,再次穩坐於王座的Julian,心裡依舊打著Avatar的主意,畢竟以他當前認知而言,這個能把自己化形為任何人的樣貌、專行欺騙手段的女人,唯今可是能讓Louis乖乖聽從於他、任由他這個國家掌權者隨意擺佈的一大關鍵把柄,何況Avatar的生死也很早就掌握在他手中,要想一個足夠讓Louis為了心愛的Avatar,進而不擇手段的與外面那些反抗軍交戰的理由,自然也是輕而易舉。且看又把邪王假面拿在手中把玩的Julian,臉上又流露出陰沉詭詐的抿嘴奸笑,彷如他此刻又有了一個好計劃…

話分兩邊,回到寒冰火山域,總算擊敗Rubber和Snatch他們的Davis等一行人,運著凍住Hikari的大冰塊,又走了數十米的路程,這才暫時在附近有較多岩塊的隱蔽處歇息──論起他們大夥人的所在位置,正好是四大霸主他們為了避免被那座最高活火山所噴發而出的岩漿吞沒,因而躲入的山洞口,距離大約還不到七米之處。

然而說也奇怪,他們待在此地已經數分鐘過去,放眼望去,除了那座最高火山依舊持續在噴發狀態,眼下所見,只有各個高低不平的岩石平原與那些將滾燙的岩漿阻擋其前行,因而冒出濃厚水蒸氣的寒冷冰川,不只他們都未曾意識到自己昨夜走散的同伴曾來過這裡,也沒有看見那個入口處立著石碑的洞窟。但他們也不以為然,真正令他們有所在意的,還是Bimons和Robin及Climate目前的下落,包括現下又該如何讓Hikari恢復自我意識──

為此,Dragon和Pegasus,包括Davis、Woody、Dennis及Zero等人,都在一邊看著被凍住的Hikari並傷透腦筋,連Draco亦希望Cygnus跟Croaker還有Phoenix先暫時替Hikari解凍,否則看著自己的兒時摯友就這麼一直被冰封起來的可憐模樣,也很是於心不忍;偏偏依照Cygnus的意見,當前也礙於要是這麼做,難保恢復自由行動的Hikari不會又再次對他們有所不利。不只Phoenix,Croaker亦表同意Cygnus所言,因此也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困境。

另一方面,不只John和Raven,Botter也坐在一旁低頭沉思。他想,假設使用向來都用在治癒肉體組織外傷等用途的醫療之光,對於Hikari的當前現狀,也不知是否有效。其後Botter突然感到一股不知該何形容,也不曉得從何而來的奇妙感覺,正逐漸把他包圍而起,直到他發覺四周都被光輝耀眼的白光圍繞,彷彿就此把他從現實抽離了一般的令他深感奇異。

他朝左右前後的方向望了又望,當下驚覺除了自己,Davis、Woody、Henry還有John等同伴們全都不在身邊,頓時感到無比納悶,此刻所見這番景象,究竟又是怎麼回事?為何只有他會身於此處,而其他人則都不見人影?製造出這種怪異現象的又是何方人士?

心中萌生以上疑問的Botter,爾後聞及前方傳來「噠、噠」的腳步聲,代表有人正逐步朝他走來,待他仔細看清那人的真面目,不禁又驚又疑──單就對方的服飾打扮,是個身穿寶藍色長袍、留著大波浪捲長髮且沒有戴巫師帽,外表看上去雖然有些歲月痕跡,卻依然不失端莊秀麗、溫柔可親的女巫;可在Botter看來,這名女巫不是別人,正是他的母親Lilya!

眼看Lilya教授停下腳步,一臉委婉仁慈的看著自己這個小兒子,原本也以為自己的母親早就被父親Baldwin所殺的Botter忍不住口呆目鈍,亦不敢相信此刻正擺於眼前的一切。好半天才語出驚意的併出一句:

「媽!真的是您嗎?原來您…真的還活著!?」

面對此問的Lilya教授僅衝著Botter抿嘴一笑,又動作輕微的把臉往旁一撇,顯得模稜兩可的模樣,看得Botter越感到奇怪,一來他仍在意母親之死究竟是怎麼回事,更遑論這個在他眼前以Lilya教授的形象示人的正體又是什麼,難道真的是還活著的她本人?還是死後的靈魂?亦或只是幻影?在Botter看來,後兩者還比較有可能,否則又該何解釋只有他看得見眼前的奇景現況,而其他同伴卻又不知去向?如此一來,這個Lilya教授又是什麼人?

為了釐清眼前真相,卻再次陷入疑惑深淵的Botter,稍後才見Lilya教授目光沉穩、面帶微笑的把手向他一伸,登時有件物品從Botter身上飛出,沒兩下就自動跑到Lilya教授手上──細看方知那東西正是她的專屬魔杖,自從在公會本部被Baldwin親手殺害,當時遺留在現場的那支魔杖,正是Botter為了思念與緬懷死去的母親,才一直保留到現在的戰後遺物。那麼現在呢?莫非身為這支魔法用具的主人,乃是於此時要前來索回生前個人用品,所以才來找他的?念及至此,Botter著實不可思議的望著手持魔杖的母親。

右手穩持魔杖的Lilya教授兩眼一閉,宛若準備發功一般,迫使魔杖前端泛出另一道偏白且發亮的淡藍光。Botter看在眼中,明白這是即將使出寒冰之光的前兆。但接著Lilya教授重新使力運功,令杖端的藍白光變得更加閃耀澄亮,且色調上由略藍偏向雪白,還能感受到更加低溫凜冽的寒氣,即便Botter距離Lilya教授之間也僅不到兩米之隔亦同──

見此,Botter的內心不免也升起三分警戒,基於還不曉得眼前對象的真實身份,再者這時又從魔杖放出寒冰之光的凍氣,更無法確定是否敵意來的,才要取出自己的魔杖,以備隨時應戰,這時躲在他身上的那隻藍毛貓卻忽然探出頭來,宛如在勸他冷靜也不要隨便與對方開戰那般的對他「喵喵喵」的叫了數聲。

見這隻魔法寵物貓的反應如此激烈,連叫聲也變得尖銳許多,縱然感到不甚尋常,但稍後Botter看著手持發光魔杖的Lilya教授,始終未有任何異常動作,包括向他出手攻擊的意思,依舊只是衝著他露出慈祥和善的笑容,Botter又看了自己懷中的藍毛貓一眼,方決定打消將可能與對方引發任何衝突的想法,並試著平復心情。事後便看Lilya教授終於向他開口說話了:

「Botter,媽媽有件事情要趁現在告訴你:那些被Julian的力量控制精神思維的人,只用醫療之光是救不了他們的,關鍵就是你現在看到的這招寒冰之光的第二式,即『凜寒白光』,根據以前媽媽在魔法學院習得的經驗,此招的低溫寒氣,可不輸玄冰派所授予的武學,最大威力能將人從裡到外全部凍結,是一種足以奪取他人性命的冰屬性魔法。然而媽媽至今只使用過兩次,而且最後一次用它時,使出的功力也才不過五成。但是Botter,你若能將你的寒冰之光提升到凜寒白光的境界,無庸置疑,屆時你就能拯救其他更多被困於Julian手下的無辜受害者。」

Lilya教授柔聲語畢,Botter在驚愕之餘亦有些若有所悟,俱是虧得母親前來告知可能幫助Hikari回復正常的方法。因此點了點頭,但過沒多久,他又向Lilya教授詢問自己又該如何有效提升自己的招數威力;Lilya教授這才另外告稱,若以Botter當前的程度而論,短期內也無法達成理想成效,可另請巫女族人從旁協助,如此也必將事半功倍。

有母親的親自釋疑,加上目前他們這一行也還有Spring或Luna等巫女族人在,Botter原本還略嫌緊繃的心情亦放鬆不少。隨後Lilya教授把手輕柔的放在Botter的右頰,身為母親所特有的和善笑容依舊掛在臉上也全無退去,彷如在向Botterr暗示跟鼓勵他對自己一定要有信心。

一會兒後,Lilya教授把手收回,當即化作一道光消散而去;Botter還來不及大喊母親,圍繞於他身邊的白光也接續消失,之後定睛一看,才發現他已經回到了寒冰火山域原地。Botter伸手往自己摸了又摸,仔細檢查一番,除了藍毛貓依然躲在他懷中,母親的專屬魔杖,不知何時也已經回到他身上。儘管對於剛才所見景象還依舊存疑,Botter始終於內心感謝母親的幫忙與告知。

Botter「吁」了口氣,旋即起身,來到Hikari被冰封的大冰塊前,才見Davis、Dragon、Croaker還有Cygnus跟John以及Pegasus等人都還在商討該怎麼讓Hikari恢復正常狀態,因而爭論不休;Botter搖了搖頭,撇眼一看,Spring和Yuko還有Luna等巫女族人也正在和Ruyue、Allen等人相繼談著天,想到剛才母親的話,Botter不加思索就去和Spring他們搭話──

「那個…請問一下──」

「喔!Botter先生,有什麼事嗎?」

首先Ruyue率先代表出面問道,Botter先是「嗯」了一聲,卻直接轉向Spring等巫女族們開口:

「妳們當中有誰可以跟我來一下?我現在有一個辦法可以試著救醒Hikari,只是以現在情況需要,妳們可能得派一個人協助我──」

聽得此言,不只Spring和Ruyue,幾乎在場所有人全給Botter這番話吸引──救醒Hikari?憑Botter他一個魔法界人士也辦得到?姑且不提Dragon和Pegasus及Cygnus,John跟Raven也不禁好奇心大起,難道以他個人力所能及,也打算對Hikari以醫療之光加以救治?又或者還想協同他倆一起出手?可問題在於,既然要用醫療之光,又為何要額外請巫女族的人幫忙?

面對Botter的請求,Spring和Yuko跟Luna對望彼此一眼,還正想該派誰出馬,未料向來沉默寡言且個性孤僻的Yoky一起身並面向Botter,用手推了一下眼鏡,語氣淡淡的問道:

「可以請問你之所以需要我們巫女族幫忙的理由是?」

「理由?喔,是…是因為只憑我一個的力量還不夠,所以才需要妳們幫助,這理由不夠好嗎?」

「倘若這就是理由,否決!」

對於Botter給出的答覆,Yoky的腔調始終輕淡平板,但略含一絲沉重意味,當場就拒絕了Botter的要求。這下不只Botter跟其他人,連Spring跟Yuko亦不免訝異,為何Yoky要這般直截了當的婉拒對方?待Spring走向Botter,把手搭在他肩上並使了一個眼色,又代替他向Yoky反問之所以回絕請求的原由,Yoky才慢條斯理的沉穩淡道:

「只為了喚醒被操控者的意識,又還沒親自試過,你怎麼知道只靠你一個人就辦不到?要知道無論任何事情,在向他人求援之前,也得要求自己先動起來,更別說凡事全都得靠自己。我們巫女族,從來不受理那些只會一味的提出要求,自己卻什麼也不做的弱者。」

Yoky說罷,把視線撇離Botter,微微低下頭,不再說話。對此,Spring、Luna還有Yuko三人本想各別開口,Davis卻已搶先一步說道:

「都這種時候了還在講這種風涼話!請問這位小姐,Botter他什麼時候變成只會偷懶又依賴他人的弱者了?同伴彼此有難互助,不是應該的嗎?像妳這種觀念,妳還當我們其他參加長征的人是同伴或盟友嗎?用這種態度去對待一個需要幫忙的人,我自己還真不敢相信咧!」

「Davis兄,你冷靜一點,我相信Yoky小姐絕不是有意要潑大家冷水,她是──」

Dragon還未說到關鍵處,卻很快又被Davis打斷,且看Davis皺著眉頭,露出實為不滿的眼神,始終站在Botter這邊說話:

「你們要知道,假若Botter真是救醒Hikari或其他被控制精神的人的關鍵,我們自己這邊也還有一個同伴正需要他的救助,而他若要是也心知肚明,自己尚還力有不足的狀況下,尋求同伴援助,難道不是天經地義的嗎?否則她剛才說那種話,又是什麼意思?」

且聽Davis的語氣仍舊甚為激動,但關乎他的理念,其中Zero、Pegasus、Woody跟Dennis亦紛紛表以認同,尤其Dennis也不顧Doris是否同意還反對,正如Davis所說,他亦逕自出面表示自己的兄長Dave的現況正與Hikari如同,假如真能順利讓Hikari脫離精神控制,下一個自然就要輪到Dave,唯有這點肯定也是不容置疑的。

Dennis說完後,一來Yoky對此終歸選擇保持沉默,既不正視對方,也不替自己辯白;二來略微低頭且神情黯淡的Botter這回則終於開口道:

「你們都別說了,或許Yoky小姐說得沒錯,我還是得靠自己動手,萬一實在不行,屆時再向她們求助也不算遲…」

Botter一說完,以Davis為首的多數人都以實為震驚的目光望著他,也不曉得他此刻又在想什麼。甚至Draco更上前好言力勸Botter不要太勉強,其後John亦附和說,不過是使用醫療之光而已,又何以只能Botter一人出馬?他跟Raven也自會一塊出手;然而在John一提此說,卻立即就被Botter一語駁回──

「醫療之光那種普遍常見的治療招式,是幫不了Hikari的。我要使用的,是另一種由寒冰之光所提升威力階級的凜寒白光,只是截至今日,我還沒把它練到那麼高的等級,若就這麼貿然出手,可不只練不練得成,連能否讓Hikari順利醒來也都是問題。所以我…」

話說到此,在場眾人幾乎又被Botter此言震撼內心,尤其是John跟Raven,他們也未料在Botter所要用的是另一種他倆至今也未曾聽聞與觸及的冰屬性魔法,頓時才感到一股無力感,那種感覺正源於自己即便欲向Botter提供協助,卻遠超出自己的能力範圍所致,為此John深深的嘆了口氣;Raven也露出一抹實則抱歉的表情。在這之後,Yuko則又向Botter提出詢問:

「關於我姊的事情,還望Botter先生別見怪,只是可否請你說明一下,照你剛才提到的,不是醫療之光,而是要用冰屬性魔法,才能喚起被操控者的原有意識。以我看來,在今天以前,你肯定也不知道這件事,那你又是如何得知,並且還需要我們巫女族幫忙呢?」

Yuko好奇的把臉歪向一旁,視線久久不離Botter;而Botter又看看其他也將目光投向自己的夥伴,連Yoky也不例外。至此,縱然知道自己這時能給出的答案,勢必太超脫常識範圍,也不曉得有幾個人會信,最終Botter面色如常的答稱這是他母親,即Lilya教授剛才親口告知。

果然正如Botter所料,對於他的回答,除了Yuko和Spring還有Luna,多數人都認為這說法實在頗為可議,甚至Cygnus跟Frotron對此均嗤之以鼻。這也難怪,舉凡曾親眼見證Lilya教授與Baldwin之戰者,就算後續有Baldwin向Lilya教授施予移轉咒一說,迄今也未有任何明確的跡象足以證明她還活著,連Botter自己也尚還質疑她究竟是生是死,此番回答又怎能讓人有所信服?

再者若照Botter所答,依然健在的Lilya教授本人,莫非剛才還親自前來這一帶附近找他?當Cygnus提出此問,Botter則老實的搖頭,表示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卻堅稱自己的確看到母親來找他,並告訴他該如何才能救醒Hikari。

「說實在話,我也以為自己看到的可能只是幻影,可是卻又有種無法否定的真實感,彷彿我母親確實還活著一樣。儘管現在還很混亂,但我認為只要還有一線機會,總該嘗試看看才對。不管如何,你們還是先幫Hikari解凍吧!」

Botter說著就拿出自己的魔杖,作勢準備動手。然而他的要求,這回卻遭到Cygnus的反對──有出於Hikari現下狀態未明,加上Botter即便有治癒的方法可行,卻也未有十分的把握。要是現在就讓Hikari恢復自由之身,最壞打算就是得跟他再來一場惡戰。

未料Cygnus一說完,Dragon和Draco為此都顯得十足無奈之際,Davis卻又按捺不住他那挺大的脾氣,劈頭就和Cygnus高聲吼道:

「既然如此,你不如說說看,除此之外,你還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否則把Hikari一直冰封下去,同樣也不是辦法,如果不讓Botter來做,你們其他人也全都他媽的無能為力,難道就讓他在那邊等死?就算巫女族的人不幫忙,該做的還是要繼續做,我們這些人也要靠自己堅持到最後!」

Davis剛喊完,Zero已先和他「噓」了一聲,表示這種時候身在敵方魔皇軍的地盤,若無緣無故製造出太大的聲響,也會有把其他敵軍幹部引來此地的可能;但Davis則不以為意,在他來說,哪個魔皇軍的敵人還敢明目張膽的跑來找他們的麻煩,一律不會有好下場,待Davis語落,Zero終歸也無話可說,僅回給Davis一抹曖昧的苦笑。

爾後Davis才又轉眼瞪向臉色也不甚好的Cygnus,若不是有Henry首先來向Cygnus表示以他所見,Davis的存在,的確也讓他們過去以來所面臨的各種問題,瞬間就迎刃而解,如此讓他們動手解救自己的堂弟,也未嘗不是壞事,否則至少在Cygnus來看,Davis無異是世上最不靠譜者,而且時至今日,也都未曾找到過什麼適當的時機,當面狠噱Davis一頓,好讓他沒甚面子可言,偏偏就在這檔事方面又全無把柄,就是最讓Cygnus有所懊惱之事,況且既然都為了儘早讓Hikari恢復正常,他所說的也倒還沒什麼錯,至此Cygnus始終只能暗中「呿」了一聲。

在這之後,John也帶著Deep跟Raven向Cygnus請求把Hikari解凍,再怎麼樣也得讓Botter親自試一回;連John也都出面勸說,Cygnus不禁嘆了口氣,但仍附帶了條件:在解除冰封後,為保險起見,得由他跟Frotron負責把持與監視Hikari的行動,假如Botter失敗了,他便會以最快的速度將Hikari重新冰凍起來。待眾人總算答應下來,Cygnus才聯同Ablaze、Croaker、Phoenix及Kryma姊妹倆等人合力出手破壞了凍住Hikari的大冰塊──

「好了,這下你們可都如願以償啦!」

Cygnus向眾人語帶諷意道,大冰塊「咔啦」一大聲,一碎即垮。事後Cygnus和Frotron便一齊從碎冰塊中找到了還昏迷不醒的Hikari,由於長時被封於極寒低溫的冰塊當中之故,即使現在已經破冰而出,Hikari依然面無血色、渾身冰冷,連呼吸次數跟頻率也都變得極低。在Croaker看來,如果不設法替他回暖保溫,就算解除精神控制,只怕也將性命不保。

於是Croaker便跟Ablaze一塊聯合發功,以烈焰與近乎岩漿的高溫,幫尚無意識的Hikari『火烤』了一番,所幸以Ablaze釋放炎溫的功力,加上Croaker的火焰加持,沒過多久,方見歷經適當保溫的Hikari已經不再全身冰冷又幾乎毫無氣息…

在Frotron和Cygnus的幫忙扶持下,手持魔杖的Botter行至Hikari面前,開始運功,從杖端釋放出藍中帶白的寒光,正要朝Hikari揮出,不料Luna不知何時已湊到他右手旁並問道:

「那個,就算你要使用冰屬性魔法,可是你又知道該施打在什麼部位嗎?如果沒有打中正確位置,一樣也不會有效果喔。」

此話一出,Botter兩眼睜圓,當場愣在原地,連「呃」一聲也差點發不出──有虧Luna所言極是,剛才還有機會跟Lilya教授對談時,居然沒想到這點,也沒和她問清楚,偏偏現在才注意到這種事,肯定也早已來不及!

念及至此的Botter不禁懊悔不已,而這一切原因還是出於當他跟Lilya教授會面時,多少有幾分懷疑眼前的Lilya教授到底是不是本人,而她所說的話又有幾分可信度,對Botter而言也自成另一個無法忽視的問題,以致Botter也並非十分認真接收母親給予的信息。現在想來,要是在母親消失前,早些跟她問個仔細,現在也不至於又陷入一番困窘的境地…

「喂!你不是要用你的方式喚醒Hikari老弟的嗎?怎麼都半天了,都看你沒什麼動靜?」

一聽Frotron腔調稍重又有些不耐煩的向Botter喊道,Botter轉望了對方一眼,不只Frotron,Cygnus也板著臉,面色不悅的瞪著Botter,又別說多數夥伴也幾乎皆如等著看好戲般,期待Botter能有什麼驚人的作為跟表現,兩手抱著胸、靜靜的凝望,如此反倒又增加了Botter些許的壓力。

突然Botter聽見耳邊傳來貓叫聲,低頭一看,是那隻藍毛貓在衝著他叫,彷彿又有什麼話要告訴他一般,兩隻黃色的眼睛緊緊的盯住他不放。Botter把手輕放在牠的頭上,以意念感知這隻貓所要傳遞的訊息。不過一時半刻,已經讀懂這隻貓的心聲,但仍半信半疑的Botter細聲道出「真的嗎」三字,稍後Frotron又向他大喊,說是要動手就盡快,別只會浪費大家的時間;於此,Botter也不再細想,迅即放出一道寒冰之光,不偏不倚的穿過Hikari的額頭位置!

經過這道寒冰之光的洗禮,Hikari緊閉的眼皮蹭動了一下,隨後一睜開眼,望向四周,卻感到有些疑惑也毫無任何言語;就在Hikari總算醒來,Cygnus向Frotron示意不可鬆懈,更加緊繃的揪住Hikari以防對方有任何意外之舉;Henry、Dragon、Draco與Pegasus一看卻見Hikari的眼睛,依然是那抹詭譎不祥的血紅色,也並非平常那種眼白褐瞳的色調,當下察覺Hikari恐怕還未恢復正常!

「怎麼?原來這個有本事重創魔皇四天王之一的黑袍巫師,到頭來也才這麼一點能耐。還是要我們另外把你的兩個哥哥也都叫來幫忙才行嗎?嘖嘖…」

「也許一次還不夠,Botter學長不如再多試幾次看看吧!」

對於Botter不甚理想的表現,因而深感無趣的Deep忍不住冷嘲熱諷一番,但很快就給John跟Henry輪流喝退;事後Raven則好心上前安慰並鼓勵Botter不要放棄;眼下仍被洗腦控制的Hikari由於給Cygnus與Frotron聯合捉住,自也開始本能的掙扎起來。眼看情況不太妙,Pegasus和Dragon趕忙出手纏住Hikari──有這兩個拳師相助,Cygnus便朝Botter厲聲道:

「我只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要是這次還不行,我就得再用冰棺封印限制他的行動。要救他,等你功力夠到家了再說啦!」

話剛說完的Cygnus又協同Frotron相互製造出足夠暫時減低Hikari的掙扎力道的凍氣,以免他隨時可能有掙脫並發動任何攻擊的可能;Pegasus跟Dragon亦運足氣力,使勁揪住Hikari的同時又各自以極為迫切的眼神望著Botter,祈望他能盡快收場。

眼下大家都在努力防止最壞情況的發生,Davis與Woody及Zero等其他同伴,亦以若有必要之時,立即出手給予重擊為首要原則,冷靜的在旁觀察現況發展;至於站在他們不遠處一旁的Doris更是把兩手交錯、作出祈禱狀手勢,在Lotus、Rusly、Dennis及Andromeda還有Carrie的陪同下,擔憂不已的望著自己這個男友,心想他到底會如何讓眼下這一切有個完好的落幕。

Botter看在眼中,又想到Lilya教授的話,登時發覺自己身為魔法界人士的程度及功力,竟然也還這般差強人意,要是連此刻的Hikari也救不了,換成當時與母親一起面對遭人控制的父親Baldwin,事後又會演變成什麼局面,實則難以想像!

「你既需要幫忙,也只剩一次機會了是吧?」

耳邊突然傳來這陣語氣依舊淺淡的女聲,Botter順著聲音一望,驚見來者竟是一早就拒絕協助他的Yoky,又見她先請Luna後退一步,接著才站到他身邊。正當Botter還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Yoky則動作輕微、不以為然的摘下自己的眼鏡,把左手安置於對方的右腕,柔聲道:

「聽著,在我發功的同時,你要在心中默想,自己的功力必定要再上一層樓,然後瞄準目標。記住,只有這次而已,一旦失敗,就再也沒有第二次了喔。」

面對Yoky所言,Botter縱然還尚有一絲猶疑與不安,可就現下來說,她願意提供幫助也已是無庸置疑的事實,最終Botter也點頭以示同意──隨著Yoky把那觸感柔軟且具有厚實溫度的手掌心放在手腕的時間越長,Botter深感一股宛如暖流般的東西開始流遍他全身上下,其後更有一種即將與Yoky的心靈意念合為一體的奇妙感覺。

Botter一閉雙眼,默想自己要能發出如同Lilya教授展示給他看的,凜寒白光所蓄含的低溫氣勁,因而咬緊牙關、卯足勁力,直到Yoky又輕柔的喚了他一聲,開眼一看,發現自己的杖端泛出的光芒,色調由淡藍轉為全白,並且散發出比剛才的寒冰之光要更加凜冽的凍氣──Botter還清楚記得,不久之前,Lilya教授使出的凜寒白光,就是現在眼前的這個形式和模樣!原本自己還暫時沒能掌握的冰屬性魔法,有Yoky在旁發功加持,竟能這般輕易的催生而出,於此Botter亦再次體會到巫女族的力量原來也是這般奧妙又不可輕看!

「是時候了,去吧──」

Yoky語畢,Botter自也求之不得,將凜寒白光的凍氣再次拋向還在猛烈掙扎的Hikari──如同剛才那般,凜寒白光氣勢迅猛且分毫不差的穿過了Hikari的額頭。而這次也不太一樣,且見捱受凜寒白光的威力過後的Hikari總算停止掙扎的那一剎那,他的目光由紅轉白,全身肌肉放鬆、表情也不再顯得兇神惡煞。隨著他第一眼看見Henry跟Draco的身影之際,開口就唸道:

「Henry堂哥…Draco…」

此言一出於Hikari之口,登時讓Cygnus、Dragon、Frotron及Pegasus等人全部放下警戒與放鬆抓握力道;在場多數人均向Hikari投以驚愕的目光,其中最為振奮的,莫過於身為Hikari的堂兄與兒時摯友的Henry和Draco,畢竟單從對方現下的言行,足以判定他已經回復正常思維,悲喜交集的各別湧至Hikari身邊,將他緊擁於懷中──

將魔杖收回懷裡的Botter,先和Yoky道過一聲謝,Yoky也面色平靜的向他點一下頭;隨後Botter一聽耳旁傳來陣陣歡呼聲,才看多數人紛紛朝他豎起大拇指,包括Davis、Pegasus、Dragon均神情嘉許的向他點頭;Doris和其他包括Spring與Yuko在內的女生們更是陸續衝著他露出欣喜的微笑,即便Carrie有因喪失近期記憶,整個人顯得還在狀況外,但起碼見得Botter總算成功解決當前難題,也在抿嘴一笑的同時吸了一口氣。

話分兩邊,重新見到Lilya教授的身影的可不只Botter,早在將近一個時辰前,不巧被Jinx率領的Jan兵團與Sorcerer兵團擒捉的Bimons,於朦朧模糊之中,似是聽見有個聲調溫柔沉穩的女聲在耳旁呼喚著他。本能的驅使下,Bimons緩緩睜開兩眼,發現自己正處於一個周圍均是耀眼燦爛的亮白光輝的未知空間,而此刻正穩立於他面前的,是位身穿寶藍袍、有著波浪捲長髮、容貌親切柔美的女巫,同樣也正目不轉睛的看著他。

如同見到這名女巫的Botter於後續的反應,身為二哥的Bimons亦為之一愣、瞪眼咋舌,因為這女巫除了正是他們兩兄弟與大哥Bastato的母親Lilya教授,又還會是誰?為了母親於此刻的現身,因而產生的莫大疑問,自也在Bimons心中油然而生──照理早該被父親Baldwin殺害,而且照Botter之說,不排除是被移轉咒等禁忌咒語給咒死的母親,如何會在這種時候,在這種他到現在都還不曉得是何處的地方出現?身為對方的二兒子,這種事情無異也是非同小可…

「媽…是您嗎?原來您真的…還活著?」

面對眼前所見,顯得難以置信的Bimons開口即問;Lilya教授則始終擺出別有他意的淺笑,也不正面回答,此番不陰不陽的表現,亦令Bimons頗不自在,其原因不外乎就是此時的母親到底是死是活?假如還活著,當時Baldwin到底有沒有真的用禁忌魔法咒死母親?倘若是死,那現在這位與母親的形象全然一致的女巫又是什麼人?稍後Lilya教授將手輕放在Bimons的左肩並道:

「Bimons,你不用擔心,你所有的疑問,遲早都將會明朗化。只是有礙於你跟Climate老師都不巧被抓住了,趁現在還有一點時間,媽媽要授予身為弓箭手的你,一項專門的特殊技法──」

特殊技法?一聽這句關鍵詞的Bimons在內心驚道,面色詫異的與Lilya教授四眼對望。一來本就還不曉得她的生死為何,且聽她只把話講到一半,也不曉得她打算做什麼。何況雖然是巫師家庭出身,唯今成為弓箭手的他,對魔法界的相關事物,自然多半也是一竅不通,還能有什麼特殊技法可學?至此,又如何教Bimons不為此而感到無所適從?

所幸Lilya教授並不拖延時間,也沒有故弄玄虛的意思。見她將手挪離Bimons的肩膀,隨即改置於他的胸前,霎時卻見她的手掌心發出一道色調上偏亮白的米黃色精光,觸及這道光芒的Bimons除了感受到它略有一絲溫度外,也全無任何異狀或不適。

稍後圍繞於Lilya教授手掌心前的米黃光,隨著她以輕微柔和的動作向前一伸,旋即滲入Bimons的體內;見得此景的Bimons不由得身軀微凜、心頭一驚,這道光究竟是什麼?為何它會鑽入自己的身體中?接下來又會如何?以上疑問,透過Bimons當下展露的表情,也似是給Lilya教授一眼看出。她抿著嘴,莞爾一笑,再次把手放在Bimons肩上,語氣委婉的勸道:

「你不用害怕,媽媽雖然平常較精通魔藥學,但不代表就不會咒語或其他法術。再怎麼說,Jinx與媽媽出自同所魔法學院,看在過往的情份上,本來也不想與她計較。可要不是她自願歸順魔皇軍,又做出傷天害理之事,再虧你父親被洗腦控制,也傳授了她許多不好的黑巫術,即使有John跟Raven他們,還有你弟弟在,只怕也難以和她抗戰,而你現在又被她捉了,媽媽自然也得來助你一臂之力。剛才你看到的這個是淨化屬性的魔法,透過它,能夠使那些掌握黑巫術的魔法界人士的法力大幅減弱。從現在起,你的箭矢都將具有祛除黑巫術玷汙的特殊效能,也能用來對抗Jinx的力量,如此才有機會供你和其他人逃生。」

Lilya教授解說完畢,Bimons儘管仍略感訝異,在於剛才他們一行人與Jinx一戰,她又是怎麼得知這前後細節過程,包括自己的孩子正陷入險境,還需要自己這個母親出手協助。可既然這時若另外獲得足以打敗當前敵人的新契機,自然也不能輕易錯失這個機會。無論是生是死,Bimons仍由衷感謝母親的幫忙。事後Lilya教授又附稱以她的能力範圍,她所賜予他的這種力量,最多僅有五次的使用次數,一旦用完了就無法再使用;Bimons也一臉堅定的點點頭,最後才看母親笑著轉過身,逐步消失於白光之中──

至於Bimons則在那些白光褪去後,當下便發現自己正給兩名Sorcerer合力抬行。往旁一瞥,驚見連Robin跟Climate也都各別給數名Jan和Sorcerer架著走。看來如同母親所言,自己居然給這些天殺的魔皇軍雜兵給捉了,在他來說,碰到這種事情也真是夠丟臉。可無論如何,縱使先不管剛才看到母親的出現,是否就能藉此證實母親未亡,倘若她賜給他的淨化魔法,真能有效助於他大敗當前敵人,是時候也該來試試它的威力!

Bimons又不動聲色的仔細觀察周遭附近,包括前方位置,正好發現帶領這群Sorcerer跟Jan的Jinx,還有那個女冰俠Ladyice也都在場,最後就是除了自己跟Robin、Climate外,其他夥伴們通桶都不見蹤影,為此Bimons心中難免產生不祥的預感,難不成除了他們三個,其他人全都給Jinx他們統統打敗了,連生死或否也一概不明?

一念於此,Bimons難掩心中的憤怒,無論什麼理由,都足以讓他決定在此向Jinx出一口怒氣,偏偏架著他走的這兩個Sorcerer又把他給牢牢抓住,想要乾淨俐落的脫身也實屬不易,最終只能等他們把自己放下之時,才是唯一的機會。於是Bimons把兩眼半閉起來,一則是為了不讓敵方發覺自己早已甦醒,再者也方便觀察情勢。

就在一群人又走了數十米的路程,同時也苦等了幾十分鐘的Bimons,總算聽到Jinx先和自己的手下們大喊一聲「停」字,登時所有人便於原地駐足。在Jinx一聲令下,Bimons感到自己重心不穩,有如從高處被拋下般的摔落於地──他被那兩個Sorcerer毫不客氣的甩在地上,身子疼痛姑且不說,在寒冰火山域的這種溫差兩極之地,由於當地火山終年活躍,即便有那些沉厚冰川的存在,光是在這片盡是岩石沙礫又寸草不生的地表,側躺於地的Bimons也能感受到些許來自地底下的那些岩漿於流動時發出的炎溫。

事後Climate跟Robin也接連被Jan們扔至自己的左手旁,不省人事的或躺或趴。在Bimons看來,這便說明了兩件事:Jinx他們已經抵達了所屬目的地;再來就是向他們反擊的機會總算來臨!至此,Bimons又試圖以目視確認Climate及Robin的現況,以眼下所見,他倆此刻都還尚未恢復意識,意即能拯救他們的,恐怕就只剩他了而已。

已然擺在眼前的機會,可不能就這麼輕易給它錯過。Bimons才想悄悄從箭筒取出一支箭矢並伺機而行,未料當他一聽Jinx話聲剛落,另一陣感覺上還滿熟悉的男聲當即傳入耳中──

「四百四十萬跟兩百九十萬的獎金嗎?我看看!」

這陣男聲著實耳熟,只是光用聽的,Bimons還無從察覺究竟對方是誰,等那個男人的兩手忽然「唰」一聲,伸出亮銀色的金屬巨爪,Bimons瞬間意識到情況不妙,同時也令他再次大為震撼──這個手上帶爪的男子,正是之前被他用地獄破空黑炎箭打敗,而後也下落不明,更不知生死與否的利爪人Claws!基於這傢伙最初就是衝著Robin而來,而後既然又沒死於自己的必殺技威力之下,現在自己跟Robin都與他位於同一處,又意味著接下來將導向何種後果,自也是可想而知!

曾吃過Bimons之虧的Claws朝Bimons與Robin望了望,察覺這正是與自己有重大過節的兩大首要目標。無時無刻不等著和這兩人一雪前恥的Claws,見兩人未有半點動靜,立即轉向Jinx厲聲大吼,說是這兩人到底是死是活?姑且不說他們要是中途遭人宰殺,換得的賞金均會被減價,他自己還正等著要在這兩人還有一口氣時,親手了結其雙方恩怨,以求復仇的甜美與快感,要是這會兒給Jinx他們奪去性命,亦絕不饒恕任何敢對自己的目標先行動手者。

「你那麼想看到我還活著是吧?那就如你所願!」

Jinx還未及時向Claws反駁,豈料卻聽見Bimons的說話聲,兩人本能的全往Bimons的方向一看,驚見一記拳頭猛然砸中Claws的右頰,迫使他後退了兩三步;之後又見一隻握住箭矢的左手,以迅捷無倫的速度和氣勢刺向Jinx,即便Jinx意識到危機已至,趕忙向旁一閃,卻仍給銳利的箭頭擦過了左頰,一道嫣紅且流出鮮血的傷口瞬間浮現於臉頰皮膚上──

用箭矢劃過Jinx的Bimons馬上將目標轉向才剛挨過他一拳的Claws,索性將那支箭矢摔出去,霎時那支箭亦宛如從大弓射出去那般的迅猛帶勁,有虧Claws及時用手上的金屬利爪擋下,否則以那衝勁與間隔距離,一旦被射中,沒被貫穿也將落得實為不輕的刺穿皮肉傷!

Bimons冷哼了一聲,迅即替自己按下了F6與F7等兩組按鈕,頓時方使自己恢復為投入戰鬥時的最佳狀態。下一秒又迅速將弓弦拉滿的他,朝Jinx射出各帶有如同剛才Lilya教授所賜給他的那道米黃色暖光的七連矢;Jinx見此,趕忙放出紫紅壁以求抵禦,又叫Ladyice趕快去叫其他幫手;Ladyice看看剛復甦沒多久的Bimons早已鬥志高昂又殺氣騰騰,再望了Jinx跟Claws一眼,著實無奈的搖搖頭,隨即轉身奔去。

Ladyice離去沒多久,Jinx回頭一看,卻發覺情況不妙──她的紫紅壁在觸碰到那些箭頭均帶亮光的七連矢,不過數秒,竟見紫紅壁宛如被腐蝕了似的逐漸被箭矢貫穿而破!在穿過紫紅壁的防線後,那些箭矢依舊不減其衝勁與攻勢,對此萬般驚異的Jinx還來不及反應,連用手摀嘴的機會和空檔也沒有,當即被七連矢射中胸口和胳臂等部位!

縱然還不曉得這等攻擊能給Jinx造成多大的傷害,然而從剛才所看到的現象,箭頭帶光、能輕易穿破對方的魔法防護屬性等招數,已經足以讓Bimons相信Lilya教授為了幫助他而現身的這件事,絕對是千真萬確的,起碼在今天以前,別說Jinx的紫紅壁,他也從來沒看過,甚至認定以自己的箭術能輕易攻破Botter的青光壁或John的防護壁,更遑論Raven的魔法護牆。

至此,Bimons忍不住深為大喜,也沒忘記母親的叮嚀,包括剛才這一次,他最少還有四次攻擊機會,無論能否在此擊倒Jinx,只要能幫自己跟Robin他們脫離此地即可。事後Bimons才準備發動下一波攻擊,撇眼又見Claws正揮舞他的金屬巨爪,來勢兇猛且發出怪吼的朝他作勢攻來;Bimons才想起還有這個先前挨了自己一招絕強必殺技,結果居然也沒死成的利爪人在。當前念頭一轉,改朝Claws射出兩支蛇龍矢!

Claws動作俐落的閃過蛇龍矢的攻擊,咬牙切齒、面色兇殘狂暴的將爪子揮向Bimons;Bimons則動作隨意的避過Claws的巨爪,因為他清楚知道即使Claws正面避開蛇龍矢,依舊逃不過這一擊──正如他所料,那兩支於半途自行掉頭折返的蛇龍矢,依舊以去勢若雷的速度,朝目標的背後衝來,霎時Claws還未揮出第二爪,卻先發出頗激動的大吼,細看方見蛇龍矢已然刺破他的背部肌肉!

「上次中了我的必殺技還沒給你死透,已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這次要是再執迷不悟,送你去見冥王爺可就不好意思啦!」

Bimons理直氣壯且略含諷意的一語道畢,耳聞此言的Claws怒形於色,從右手指裡也伸出較細但同樣銳利無比的金屬利爪,向對方回敬道:

「才四百四十萬的身價也敢說這種狗屁大話,都使出必殺技了還殺不死人,可見這種身價的實力也沒什麼了不起。廢話少說!咱們這筆帳是時候也該作個了斷啦──」

兩人一言一語過後,就在Jinx費了大把功夫,好不容易忍著疼痛,把身上七支箭矢全部拔除,又在Claws毫不客氣的叫喚下,準備前來幫他把插在背後的箭矢也給除下之際,Ladyice也已帶來了諸多幫手,其中見有數十分鐘前才跑來與Claws他們會合的Diamond、Nightgirl、Thorn等早在慈安旅館就見過的異變者們,包括前陣子曾與四大霸主交過鋒的Chill、Tooth、Devin、Zeal及Gunner等人,還有從剛才直到現在都隨同於Claws身旁的Bullet和Ladia到場,總計十三人群集起來,將眼下目標鎖定了Bimons。

「我去他的咧!一次來了這麼多急著找死的混帳,單憑我一個恐怕也奈何不了,不然就得趁現在去救醒Robin他們…」

決定了,Bimons馬上一次射出兩次七連矢,包括四支蛇龍矢,全仰靠F6的無限功力效能之助,藉以暫時分散這群敵人們的注意,其後才趁機挨近Robin跟Climate所趴倒的位置,準備動手替他們按下F7鈕,再把他們全給喚醒,好以壯大退敵的力量。

於此同時,靠自身鑽石化的皮膚,替同伴擋下了Bimons的所有箭矢的Diamond,看著Bimons的身影並搖了搖頭,隨後正要下令Thorn和Devin及Ladyice動手出擊,未料橫裡又飛來了四支箭頭帶著血紅光的獵殺矢,後頭還跟著四顆水藍色的蒼龍波以及三顆黑龍波,包括一把水晶劍,全以雷厲風行之勢猛然襲向敵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705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朋友齊打交 2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leviathan7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跨動漫宇宙... 後一篇:[達人專欄] 《超異域公...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0800880842大家
FA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