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第二十三回. 「完全不認識的人說喜歡我!」

作者:飛空動煙雪│2021-09-19 23:46:35│巴幣:82│人氣:144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第二十三回.
「完全不認識的人說喜歡我!」





「神代,別拿我的身體做奇怪的事情喔?」

一想起昨晚那件好不容易才洗乾淨的內褲,露西亞嬌羞的臉蛋頓時紅到耳根,這句話簡直像是對自己說的。

「摸一下可以嗎?」神代反問。

「不行,摸哪裡都不行!」

「放心,等我開啟遺跡之後就...」

通訊忽地斷開。

「神代?!」

沒有回答。

怎麼會...

一切明明都進行得很順利。

露西亞沒有辦法向神代說出口,就算她逃出千湖之國,雙耳仍依稀聽見偉大之主的招喚,永恆不滅的邪惡意志總有一天會將她拉入無底深淵。

當命運脫離了掌控,就得想辦法找到另一個出口,否則兩邊都將離自己遠去。

既然對神代的愛慕無法開花結果,那就貫徹光之聖女的使命吧。

「一定要忍耐...」

露西亞壓抑著內心,帶領索米妹妹們向封印深處而去。






我發覺耳麥已經失靈,與外界的聯繫似乎在地獄公路僅能維持數秒,不過也得暫時放下,眼前的上古魔神是必須突破的難關。

「人類,雖然奴家的力量遠不如前,但憑你一個人也想阻止奴家?選擇在意識世界中與奴家為敵,該說你是妄自尊大、還是愚蠢至極?

「妳想像不到人類科技的突飛猛進,老東西是該被時代淘汰。」我望向惡龍,手上聲振劍發出陣陣脈衝聲波。

「科技再進步,不過雕蟲小技,奴家何懼之有?」

九嬰有一股龐然黑氣形成護體鎧甲,讓聲振劍的聲波無法對她造成影響。

我曾以地獄公路壓制代理人,藉此取得勝利,這次如法泡製。

「那可不一定。」我運起Sisu、手中光劍削向龍首,九嬰抬起頭、張嘴咬來,我連連踏步、迴避之餘劍鋒斜轉,劈向白森森的牙齒,但面對九嬰體內的無數怨魂邪力,聲振劍反被壓成弧形。

就在潰敗瞬間,我握住聲振劍一圈,由左往右、轉手再送,湛藍劍光因震盪而發出巨響、清越的劍音迴盪在地獄公路,聽得九嬰也不由駭異。

我這一劍筆直刺出,竟濺出耀目火花、深深穿入龍牙。

「如果不是奴家被禁錮太久的時間...螻蟻之輩也敢放肆!」

九嬰滿口鮮血的罵道,萬萬也想不到我這份平平無奇的Sisu此時竟有如經天緯地、深不可測。

我從牙中拔出聲振劍,又是揮舞帶血劍刃,走勢快疾,浩瀚藍光挟帶洶湧澎湃的聲波,劍軌似曲似直、變幻無方,一道接著一道命中惡龍頭頸。

九嬰滿臉鮮血、怒火被徹底激起,她抬高龍首、張嘴咬落。

我舉劍過頂,護住身形之際,以Sisu反手一震,渾厚的劍光化作白虹,應聲突破惡龍護體鎧甲,聲波隨劍舞遠遠發送出去,更壓得九嬰喘不過氣、蜿蜒的龍形節節敗退。

「這是以陰陽術增強人類意識的一種法門,該死的泓瀨司,到現在也要和奴家作對!」

「妳猜對了。」

我這股力量正是出自小螢的手筆。









「小螢姐姐,九嬰有什麼來歷背景?」

亮看見牆上繪有一名陰陽師,右手持劍、左手捏著法印,與九頭怪物纏鬥的畫像。

「我知道的其實不多,多半是從古冊上找到的紀載,傳說先祖泓瀨司與九嬰在平安京進行空前絕後的正邪對決,最終泓瀨司以玄陽劍斬斷了九嬰的八顆首級,並將最後一顆無法被消滅的主人格帶往結緣神社,藉由地氣與陰陽術完成封印。」

「為什麼?」

「我的先祖認為九嬰與「那個東西」都是於平安時代不能見光的存在,但每條靈魂、每項事物都有其既定的運行軌跡,即使用封印隔絕空間,也無法擺脫其宿命。」

小螢的眼睛雖然經過戰地凝膠包紮,依然不停滲血。

九嬰的意識遲早會逃出封印,如果趁神代開啟遺跡的同時將力量不全的魔神消滅,那不是兩全其美?

「亮君,幫我指引方向,我要用血佈陣。」小螢在仿生人的攙扶下、用自己的鮮血在地面畫出巨大的五角星,口中唸唸有詞,分別在五個星位點燃蠟燭。

「這些蠟燭是?」

「我利用玄陽天闕陣配合陰陽術、加上結緣神社的地氣增強神代的精神力,但陣法有時間限制,如果在蠟燭全部熄滅前神代還沒有出來,那就得採取最壞的S計畫。」

「S...」

「Suicide,我會犧牲自己的靈魂與九嬰同歸於盡。」

「小螢姐姐,妳的身體需要休息,索米不能進入地獄公路幫忙?」

但見衝鋒槍人形跪倒在地,幾次想要爬起身,卻又無力的垂落雙臂,兩顆眼睛彷彿失去生氣。

「八千代的詛咒剛解除不久,她需要一段時間意識才得以恢復,我得支撐至露西亞趕到,在那之前...我會把僅剩的念力用來幫助神代對抗九嬰。」

泓瀨螢吃力地說,手指關節都快舉不起來,「嗚哇,頭昏昏沉沉,得想辦法維持清醒--」

「數羊?」

「亮君,不要這麼復古好嗎?」

「回想以前?」

「人生的走馬燈?又不是快掛了...」小螢口中微微一哂。

「小螢姐姐,好挑剔。」

「是你給的選擇太爛了好吧!」

不過...

以前的事情嗎?

那時候沒有戰爭,學生還能正常上學、各行各業的上班族忙碌的在街上行走,在還沒失去念力與陰陽術之前,泓瀨螢以為泓瀨氏傳承的「力量」只會帶來不幸。

結緣神社那份無聊,又臭又長的使命,聽得見他人心聲的學校生活讓泓瀨螢根本沒有結交朋友的打算。

然後就是那棟白色的醫院,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認識的人在,我為什麼要去探病?一份份燒焦的便當,又是給誰做的?

有個人...在支撐著我、給我繼續努力下去的動力。

即使被我看透心思,依然會露出笑容的人。

「吶...亮君,能告訴我關於幽若的事情嗎?」

「創造之父一定很高興。」

但他應該告訴小螢姐姐嗎?

幽若成年後的經歷確實如黑小姐描述的那樣,注重結果、犧牲人命的決策會讓小螢姐姐傷心難過

「...我想從幽若第一天見到小螢姐姐開始說起。」仿生人緩慢地開口了,他說得鉅細靡遺,但故事的進程很慢,慢到每個細節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有你陪我說話,我多少能醒著,畢竟有個完全不認識的人說喜歡我,嗚哇,這種感覺真是太詭異了...」

小螢雖然嘴上吐槽,幾乎是用最後的力氣撐住,不斷將念力輸入神代意識,就好像忙碌工作了整整一晚,雖然疲倦的精神將在天亮時渙散,但在聽到幽若和自己去公園看煙火,幽若卻稱讚她比天空中的火光還美麗時,忍不住摀住嘴,發出一連串嬌笑。

「這麼開心的小螢姐姐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果創造之父能親眼看到就好了。」

換作當初情竇初開的兩人,眼睛失明可能會立刻陷入恐慌,然而幽若已不再是單純善良的少年,小螢姐姐也不再是當年那名女高中生了。

人的倔強要經歷多少世事,才能打磨出履險如夷的成熟模樣?

亮驚訝的發現,人類的表情會隨著成長、閱歷的豐富程度而產生許許多多的變化,遠遠超乎仿生人電腦的計算。

如果可以,我想體會這種情感。

「亮君?你...怎麼不說話了?」泓瀨螢茫然問。

呼。

玄陽天闕陣的第一根蠟燭應聲熄滅了。

「我得替小螢姐姐保持清醒。」

但亮體內似乎有東西在隱隱「作祟」。

「...是我多心了嗎?還是抗敵素的副作用?」

亮冷汗直流,為數不多的體能即將透支,身體像鉛塊一樣重、連說話都作不到。

系統偵測到異常。

「這種感覺,是電腦中毒?」

高效的電腦病毒會在傳染後轉為隱蔽性,僅有數KB左右的大小,甚至會自己修改檔名並隱藏在海量的資料夾中,直到爆發前都無法尋得。

呼。

第二根蠟燭失去光芒。

不行。

太快了。

「我手上還有最後一劑抗敵素...」

泓瀨螢的精神不濟,沒有人陪她說話,她很可能撐不到神代獲勝,此時不由得仿生人猶豫,為了對抗體內病毒,亮將最後一針抗敵素注入體內。

在逐漸混濁的意識中,仿生人最後想到的事情是...

「想再一次看見徐舒穎的笑容。」

只有這樣而已。

露西亞帶領索米妹妹匆匆趕到九頭龍雕像前,卻見到昏厥的泓瀨螢被亮抱在懷裡,玄陽天闕陣只剩下最後一根蠟燭。

「泓瀨小姐怎麼了?」露西亞忙問。

「她傷得很重,撐不到妳來就昏過去。」亮憂容滿面的回答,「我幫不了神代...」

「我去幫他,你快帶泓瀨小姐到運輸機的醫療艙治療。」

「嗯...」

別過露西亞與索米妹妹,亮將小螢抱至船艙,心神激盪般的握住她手,捨不得放開。








地獄公路中,九嬰擊潰劍光,我身子倒縱出去,看著恢復黯淡的聲振劍與沾滿鮮血的雙手,一言不發。

「神代,奴家就讚美你一聲,作為螻蟻確實了不起,可惜你沒有足夠的後盾!」九嬰見獵心喜、雷霆出擊,換我遭受一面倒的狂襲。

「小螢的念力從我身上消失,外面發生什麼意外?」我連擋幾劍、全身傷痕累累。

「神代,你以為奴家為什麼要替螻蟻實現願望?這些年結緣神社少了陰陽師的看守,封印日漸鬆動,奴家只是在找尋突破封印的最佳良機、透過許願讀取人類的思想、思維,藉此了解外界變化、科技變遷。」

「這麼說,妳也得依靠螻蟻的幫助。」我嘿嘿一笑,「現在棄暗投明、加入格里芬還不晚。」

「奴家可不是你請得起的對象。」

九嬰俯衝過來,這一回的攻擊更是斬釘截鐵,絕無轉圜餘地。

「那真是遺憾。」

我橫劍當胸,當場被撞飛數米、口噴鮮血,直到碰到後方的卡車頭才摔倒在地,頭腦一片昏眩。

意識世界的戰鬥往往是以意志來決定勝負,九嬰雖然只有不到九分之一的力量,畢竟是平安時代的大妖魔,並非人類意志、人形心智所能抗衡,哪怕換成代理人代替我火拼,也是相同的結果。

「「神代」,倒是個吉利的名字,以後就是奴家作為神祇的時代,忍耐了這麼漫長的時光,終於輪到奴家主宰世間...弱小無力的人類永遠都是妖魔的餌食。」九嬰貪婪的打量著我。

奄奄一息的獵物,只需張口吞下。

她和W都是帶來戰亂的惡魔,相似的無力感襲上心頭,不論放棄還是抉擇,都不容我有一絲猶豫。

我用聲振劍撐起笨重的身體,傷口越來越痛,意志仍渴望戰鬥下去,此時沉重的眼皮、模糊的視線迎來另一道出現在地獄公路的身影。

「即便是弱小無力的人類,也能用勇氣擊敗一個又一個比自己強大的敵人...我相信神代說的話。」

金色蠟燭冠沒有磅礡的氣勢,也沒有振奮人心的吶喊,但柔和的聲音就像是在黑暗中點亮的燭光。

「這股強大的念力,非常好、太棒了--」九嬰如獲至寶的大笑,「妳的力量非常迷人啊,願意交給奴家?想不想實現內心的缺憾,奴家能實現妳的夢想。」

露西亞心中一動,「妳有辦法幫助我從偉大之主的詛咒解脫?」

「妳想去心愛男人所在的世界吧?想和喜歡的人組建家庭有錯嗎?妳應該勇敢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

「我不會被輕易蠱惑...」

「別急著把奴家當成敵人,奴家可是非常大方的,只要妳願意,妳能得到一個「只有妳們存在的世界」試用版,這會是一場美妙、非比尋常的售前體驗!怎麼樣?很有吸引力吧?」

露西亞心思稍動,破綻立現,九嬰釋放強大的邪能壟罩公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701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二手索米|FAL|RFB|少女前線|內蓋夫|索米|K2|Mk23|克魯格

留言共 6 篇留言

翔君
九嬰也懂得無限月讀?
不過這種時候,還是該大聲說句「但是我拒絕!」

09-19 23:56

飛空動煙雪
然後露西亞老師就要開始採集漫畫素材,並前往了健身房與神祕男人進行一場刺♂激,的跑步比賽09-20 00:15
香蕉王
九嬰很適合當直銷

09-20 01:54

飛空動煙雪
討人厭的十三歲(自稱)好色小姑娘09-26 22:17
香蕉你個芭樂
這個直銷先不要

09-20 07:30

飛空動煙雪
最討厭這些強迫別人買東西的人了[e17]09-26 22:17
deadking
偉大之主:啊我做人真的那麼失敗嗎?女兒想和男人私奔,那隻魷想和女人私奔,惟一沒想和人私奔的八千代居然自己爆死……(眾人:你是人嗎?)

09-20 09:16

飛空動煙雪
雛菊魷:魷喜歡上了FAL(愛心) 沙漠之鷹:嗚哇,這應該算是我的功勞吧? 八千代:並沒有09-26 22:19
白煌羽
辛苦啦

09-20 14:35

飛空動煙雪
[e16]09-26 22:17
聖★
意識的戰鬥真的不能有一絲鬆懈阿,接下來究竟會是什麼發展呢

09-21 06:37

飛空動煙雪
聖女在遺跡這段會面臨更加絕望的選擇,最後只能...09-26 22: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jtsai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 後一篇:[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6030299991把小浣熊賣掉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29611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