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安琪莉可Luminarise】後日談:歸屬(奏太×杏樹)<十>

作者:玦晴│2021-09-18 20:15:13│巴幣:2│人氣:57
  ──「抱歉,我似乎闖禍了,總之現在我人就在先前你傳來的座標,但是這裡什麼也沒有,能再提供其他座標方便會合嗎?」
 
  早已遁入被窩、意識已有些迷離的奏太因為腕上的錶型平板倏地震動並發出收到訊息的聲響而驚醒,他睡眼惺忪地看著投影上的文字,嚇得頓時清醒瞠圓了藍眸而趕忙坐起身。
 
  ──『站在原地等我,我立刻去接你。』
 
  奏太即刻起身,將借來當睡衣穿的罩衫脫下並換上外出衣裝,以個人通道離開地下墓室,在繁星閃爍的黑夜裡,他以迷你平板往座標位置前進,從遠處望見身影後,他以手電筒照向前方轉著圓吸引對方注意並指引朝此移動。
 
  「咦?」
 
  待走得稍近些,奏太疑惑地瞇起眼努力凝視著前方,他微攲著腦袋瓜,隨著越發靠近,他的雙瞳越瞪越圓、連雙唇也不自覺地越張越開。
 
  「這……吉爾哥,你……他……」
 
  除了一臉歉然的維吉爾外,他身旁還有另一人的神色顯得有些如坐針氈,維吉爾掩著嘴別過視線:「對不起……所以我才說我闖禍了,實在是太失態了,居然沒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緒,等我冷靜下來以後……就變這樣了。」
 
  映入奏太眼裡的,是近日來每天都能見到的臉孔──與托朗如出一轍的樣貌,但他的眼神與氛圍卻截然不同,除此之外,令人在意的還有他左頰莫名地微微泛腫。
 
  他的腦子因此停止運轉了數秒,最後他開啟迷你平板的視訊通話功能撥給米蘭,響了許久,對方終於接了通話,由視訊畫面上也看得出抱著枕頭的米蘭連雙眼都沒睜開,僅是極為睏倦地開口:『……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呃……米蘭哥,那個、你睜眼看一下視訊畫面。」
 
  有些不情願地張開一條細縫,他先由螢幕看見因為羞愧而下意識別過鏡頭的維吉爾,隨著畫面移動,映於眼前的是與托朗相貌相仿的男子,竟畢恭畢敬地向鏡頭鞠躬。
 
  這般景象讓腦袋仍處於混沌的米蘭停擺了五秒,隨後,他才猛然睜眼驚呼:『欸──?!』
 
  米蘭即刻坐起身瞪著視訊畫面:『維吉爾,你把弟弟君帶來嗎?!』
 
  「……是的,真的很抱歉。」
 
  『啊啊──先掛斷啦!我換個衣服去找托朗,等等再說!』
 
  米蘭匆忙地切斷通話,三人在這片寒涼的沙漠中靜如夜裡的一份子,思忖良久,奏太才尷尬地詢問:「吉爾哥,方便問你情緒失控的原因嗎?難得看你這個樣子……」
 
  問句一拋,維吉爾凝視著奏太的臉龐好些時候,隨後,他抬起頭仰望星空,半覆的眼眸似有著說不清的情緒,他輕輕歎息:「唉……我明白了,等結束這次工作,回到飛空都市後找個時間一起吃頓飯吧,在這之前希望你能耐心等待別過問,我也需要時間調整心情。」
 
  奏太鄭重地頷首允諾:「是,我會等吉爾哥願意主動提起的!」
 
  「呵呵,不過你要是下班後就忙著約會的話,那就當我沒說過吧。」
 
  反被調侃一把的奏太即刻紅著臉反駁抗議:「我們才沒有這麼黏啦!」
 
 
 
 
  他們的思緒百轉千迴,湧上心頭的情緒百感交集,似有著道不盡的千言萬語,多年後面對面的重逢卻是無語凝噎。
 
  彼此別開視線、不敢正視對方臉龐,維持著一室寂靜已過了五分鐘,米蘭看顧兩人一眼、他托著腮道:「拜託你們說點什麼好嗎?」
 
  維吉爾也歉然地開口附和:「抱歉,雖然是我闖出來的禍,但是請兩位理解,現在我們的時間並不多,待到天亮時,如果王城內遍尋不及王的蹤跡可會引起不小騷動。」
 
  「維吉爾大概也會從綠之豐饒真神的保鑣變成通緝犯吧,呵呵。」
 
  「這可不是該笑的情形。」
 
  雖然托朗心裡想要原諒瑟菲雷斯,但是多年來仍心懷芥蒂,他別過視線低語:「……該主動開口的不應該是我吧。」
 
  托朗認為自己當年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遭瑟菲雷斯與墨爾背叛,如今其中倘若有任何誤會也不該是自己強求他們解釋,而是他們該主動來謝罪才是。
 
  奏太看著托朗鬧彆扭的樣子,回想過去自己和弟弟吵架時也常像這樣拉不下臉,但如此通常只會讓理虧的那方更難開口,最後兄弟倆都因為不肯退讓而使狀況惡化,雙方吵得更加不可開交。
 
  ──還真是旁觀者清,看著他人的情形才能理解過去的自己有多幼稚。
 
  於是,奏太心有戚戚焉地嘆了口氣道:「唉……托朗先生,你這種態度反而讓人家很難開口喔。」
 
  聞言,托朗像個孩子般歇斯底里地皺起眉眼、鼓起雙頰低喃:「……什麼嘛,明明不管他說什麼我都會無條件相信,怎麼現在反倒我像壞人似的。」
 
  ──『無論你做什麼,我都相信你。』
 
  是了,過去圖朗特確實和他說過這句話,他還記得那個笑容不亞於沙漠豔陽耀眼,十分好看。
 
  眾人面面相覷,爾後不禁笑出聲來,瑟菲雷斯也因此鬆了口氣,他誠摯地低下頭向托朗致歉:「對不起,圖朗特哥哥,因為當年一切發生得太過突然,我還來不及和你說明或作出應對,最後……擅作主張地認為與其將你禁錮在王城與麥斯勾心鬥角,不如讓你在外當個逍遙自在的義賊,等我將一切準備就緒,能夠將麥斯趕下臺以後,我再親自接你回來,將哈盧泰爾王圖朗特的身分還給你……」
 
  托朗凝視著瑟菲雷斯道出這席話,最後,他咧起嘴笑著,一如那日耀眼的笑容點了點頭:「嗯,我相信你,所以原諒你了!」
 
  未曾想過數年來的心結,竟能以寥寥數語就盡數解開,瑟菲雷斯的心頭湧上一股暖意,他撫著心口、笑顏逐開:「謝謝、謝謝哥哥。」
 
  「咦?這麼簡單嗎?我有點不太理解托朗先生你這些年到底在糾結什麼了……」
 
  「少囉嗦,反正我就是個無可救藥溺愛弟弟的笨蛋哥哥啦!」
 
  「自己說這種話都不害臊的嗎,托朗。」
 
  看著他們兄弟倆輕易地言歸於好,維吉爾瞇起的笑眼似是有些感傷:「真令人羨慕呢,要是那時候我也這麼坦率的話……」
 
  沉浸於回憶而不自覺發出的喟嘆讓奏太望著身旁的維吉爾,察覺到奏太的視線,他隨即換上一貫的笑顏輕輕搖首──畢竟約定好了,在維吉爾主動開口之前,奏太不能多加追問。
 
  「時間緊迫,瑟菲雷斯,將你目前掌握的情況作簡明的報告,細節以後再說。」
 
  神色一凜,托朗的眼神彷彿換了個人似的,既銳利且沉穩,這是除了瑟菲雷斯以外的人未曾見過的樣貌──僅此一瞬,豪爽逍遙的義賊搖身一變為宛如天生就該君臨天下的王者。
 
  瑟菲雷斯望著如此許久不見的兄長輕勾唇角,毫無猶疑臣服地低下頭:「是。」
 
  他這股與生俱來的風采,是怎麼也模仿不來的。
 
 
 
 
  眾人在聽了瑟菲雷斯報告的現狀後迅速作出討論,因為時間緊迫,或許手法粗糙且留有破綻,但卻是能在短時間內發酵好讓事態有所進展的方式。
 
  在他們分頭行動之前,托朗先領著瑟菲雷斯至砂之守護神歇憩的房間,告訴他關於地表上流傳的傳說之中未記載的故事──即是僅有身為綠之豐饒真神後嗣,即是正統王國繼承人才會知曉這座地下墓室的存在與傳說。
 
  在這個國度的孿生子禁忌已是自古流傳至今,所以托朗也沒有把握守護神是否會承認瑟菲雷斯,未料在托朗向瑟菲雷斯說完故事,守護神僅是凝視著瑟菲雷斯不久,無須托朗多言,祂便將另一顆宛如寶玉般的守護神加護賜予瑟菲雷斯,承認了他同為王國正統繼承人的身分。
 
  維吉爾與托朗一同行動,先駕馭守護神至綠洲都市,路途中,托朗思忖許久,但仍因為在意維吉爾的話還是開口詢問:「喂,你叫維吉爾是吧?那時候你說那句話是什麼意思?羨慕我們什麼的。」
 
  僅以眼角餘光瞥了托朗一眼,維吉爾收回視線,享受著乘於守護神之上飛快由身邊掠過的景色:「你有發現弟弟君……抱歉,失禮了,是瑟菲雷斯的臉頰有點腫吧?那是我揍的,你知道是什麼原因嗎?」
 
  托朗望著維吉爾的側臉不再有笑意,連雙瞳都凝重得化不開。
 
  雖然與維吉爾相處不久,但托朗觀察他應該不是會衝動行事的人,也的確打從一開始他就表明自己是『闖了禍』才會強硬地把瑟菲雷斯帶過來,所以肯定是瑟菲雷斯說了什麼激怒他了。
 
  他的雙眼──凝視的,似乎是不在眼前之事。
 
  托朗循著瑟菲雷斯的脈絡思考,爾後面有難色地緊蹙眉宇,但是維吉爾的樣子讓人不好多言。
 
  「……我或許猜到他說了些什麼,謝謝你,替我揍了那一拳。」
 
  沒說出口的那句話,是因為太過殘忍、也過於感傷,心知肚明即可。
 
  聞言,維吉爾輕勾唇角,他瞇起笑眼直視著托朗問:「呵呵,無可救藥溺愛著弟弟的笨蛋哥哥,居然不會想替弟弟討回那一拳嗎?」
 
  「呿,我才沒這麼盲目好嗎,如果我揍你也是別的因素。」
 
  「什麼?」
 
  「雖然我覺得你們看起來沒有血緣關係啦,不過,別讓弟弟太操心了──我是說奏太,對他坦率一點也不要緊吧?」
 
  又瞥了他一眼,維吉爾淡然地低喃:「……我最討厭像你這種敏銳的傢伙了。」
 
 
 
 
  兩人憑藉著好身手潛入綠洲都市──城主墨爾的寢室。
 
  但是墨爾好歹也是被派駐鎮守前線的一方好手,在兩人踏入寢室、一步步朝他床邊欺近時便已驚醒,他行雲流水地提起床邊的刀抵於托朗的脖頸,他定睛瞧見托朗的臉龐,腦袋隨即停止運轉,懷疑自己是不是沒睡醒而毫無動作。
 
  托朗沒好氣地撥開他的刀,掄起拳頭、箭步向前便朝他的腦袋瓜猛地捶下。
 
  「痛、痛死了!圖朗特你這混蛋!」
 
  「看來是醒了,跟誰借膽了?敢把刀架本大爺脖子上。」
 
  「誰叫你大半夜……慢著,你怎麼……咦……?維吉爾大人也在?」
 
  「深夜叨擾了,墨爾先生。」
 
  會這麼粗暴的肯定是圖朗特,而不是溫和有禮的弟弟瑟菲雷斯,所以墨爾仍然無法理解如今圖朗特與維吉爾在深夜時分出現在他的寢室是什麼情形。
 
  隨後,兩人的情形與計劃大致向墨爾交代,他面露欣喜之色,不久卻又沉下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缺乏耐心的圖朗特皺著眉、雙臂交抱:「有話就說,現在怎麼這麼婆媽啊你。」
 
  墨爾低下頭咕噥著:「不是,那個……你現在來跟我說這些,你不介意當年我……傷了你的事?更準確一點說,你、相信我嗎?」
 
  托朗沒好氣地翻了白眼:「從小跟你這傢伙的孽緣沒斷過,所以既然我相信瑟菲雷斯的說詞了,還能不相信你嗎?是說,你要是過意不去,就把命交給我吧,如何?」
 
  一樣的指高氣昂、不可一世,高高在上到讓人忍不住想揍他一拳的程度,但是很奇妙的──從來不覺得討厭,不如說,眼前這欠揍的傢伙就因為這種坦率的特質,反而吸引人。
 
  於是,墨爾一聲嗤笑、咧起嘴角:「呵,行,算我欠你的。」
 
  「胡說八道,就算你沒重傷我,我身為一國之君,你這臭小子的命本來就是我的,欠我的帳才沒這麼容易讓你一筆勾銷!」
 
  「……你果然一樣混帳。」
 
 
 
 
  收到來自維吉爾的通知,他與托朗──真正的一國之君圖朗特,已平安潛入王城,砂之守護神正往地下墓室折返。
 
  確認第一關順利進行,留在地下墓室的眾人才安穩地回到各自寢室歇息,待到天亮後再進行後續的計劃。
 
  清晨時分,由米蘭領著初來乍到的瑟菲雷斯至食堂,待盜賊團大伙們全用餐完畢後,他將瑟菲雷斯介紹給大家認識,原來還擔心是否會有著忌諱孿生禁忌的人存在而不歡迎他的,未料他們看上去比想像中要興奮,一臉迫不及待想圍在他周遭聊天的模樣。
 
  瑟菲雷斯想起兄長笑著要他做自己的樣子,看來一點也不錯,這裡的人竟無人理會孿生禁忌,只覺得新奇不已。
 
  奏太負責向眾人說明簡要情形與計劃,接下來由米蘭與瑟菲雷斯駕馭砂之守護神單獨行動,奏太率領數名盜賊團成員潛入中央都市負責暗中保護墨爾家族,其餘人則一如往常調度生活所需食糧用品,必須確保地下墓室的生活機能足以正常運作。
 
  米蘭與瑟菲雷斯的主要任務為神出鬼沒地走訪各地,特別是綠之豐饒真神信仰聖地以及各鄉鎮都市的市集──這些讓流言能快速傳播開來之處。
 
  由於綠之豐饒真神的外貌形象為這個宗教信仰國度的基本認知,所以只要讓米蘭隨意四處流連、與人交談,偶爾隨心所欲地跳著舞,他的舞姿也毫不意外地擄獲人心,甚至多有信徒見了他的舞難掩激動地涕淚交下、跪拜成禮,他偶爾也會以小瓶子裝些俯拾即是的黃沙灌輸少許綠之薩克力亞,無論是否擁有成效,他總會笑著將這些小瓶當作護身符般贈予當地居民。
 
  『綠之豐饒真神轉世』這樣的傳言短短幾日便不脛而走,所聞者無不興味盎然,所見者無不為之痴狂。
 
  與瑟菲雷斯找了個無人的安靜角落,兩人休憩時一同享用著來自信徒供奉的食物,米蘭咬了一口麵餅吞嚥後說:「雖然我只收取食物,也已經盡我所能讓人去感受內心豐饒了,要不這種像是假冒你們國家信仰真神的事,好像跟詐騙沒兩樣耶。」
 
  瑟菲雷斯因而優雅地掩嘴輕笑道:「呵呵,米蘭先生的舞對大家而言或許是價值連城的奇蹟,若非我明白米蘭先生不屬於這個地方,我也肯定會認為你是真神轉世,要說詐騙,我做的可是更近似竊國等級的詐騙呢。」
 
  「也是,你比我要辛苦多了,這麼多年來頂著別人的身分戰戰兢兢過日子,好不容易出了王城能做自己,但還是要假冒托朗的身分動用他的關係和人脈。」
 
  「不要緊的,因為這樣的日子總算能看到終點了,我始終相信圖朗特哥哥的承諾。」
 
  ──不再是光與影,而是一同站在陽光底下各自閃耀的個體。
 
  他的一對綠眸意志堅定,流轉的是對未來充滿期許的動人光采,即便現在仍然以『圖朗特』的身分四處走訪可動用的人脈與勢力,好牽制住麥斯掌控的商會與其他組織的力量,但這一切全是為了實現他與兄長描繪的未來藍圖,更精確一些而言,他也不過是代為轉答圖朗特的意思,嚴格說起來也算不上詐騙吧?
 
  米蘭年紀還小時就成為守護聖,因此缺乏豐富的人際關係交際與體會人心情感的經驗,所以他始終如同純潔的孩子般直率且客觀,被守護聖同儕們認為,若是守護聖像是神明般的存在,米蘭或許是最為貼近這個身分的守護聖。
 
  此刻的米蘭由瑟菲雷斯的雙瞳感受到一股堅定無疑的純粹美,他也因而瞇起綠眸溢著笑意:「嗯,願綠之豐饒真神賜予你們心靈的富足──我也會繼續努力的。」
 
 
 
 
  奏太與五名盜賊團成員在墨爾的裡應外合之下順利進入綠洲都市等待墨爾整備,隨後他們便偕同墨爾家族關係商會的商隊潛入中央都市。
 
  墨爾的弟弟為當今家主克倫,墨爾只是將一把看上去相當廉價的玩具匕首託給奏太,讓他交給他的弟弟,克倫接過玩具匕首時忍不住放聲大笑,他也二話不說為奏太一行人安置於自家空房和張羅所需用品。
 
  因為家中甫添男丁,所以奏太前往拜訪克倫時,總會見到他對寶貝兒子愛不釋手的模樣,那樣的情景讓奏太感覺相當溫暖,模糊的記憶中似乎依稀記得父親手忙腳亂哄著襁褓中弟弟的畫面。
 
  「我寶貝兒子今天一樣這麼可愛!呵呵,看起來心情很好呢,奏太大人,你要不要抱抱他?」
 
  奏太瞪圓藍眸,驚愕地連忙橫擺著雙手:「不、不,聽說小寶寶全身軟軟的,要是一不小心可能會害他們頸椎受傷之類的,還是不要比較好!」
 
  「沒事,我教你吧,凡事都有第一次,等以後你有了自己的孩子也總要學的。」
 
  克倫輕柔地將寶貝兒子緩緩遞至奏太懷裡,叮囑他左手臂托著孩子背部、右手臂則注意托著頸部。
 
  姿勢稍作調整後,奏太也有模有樣地抱穩了寶寶,低頭看著孩子膨軟的雙頰與朝他投來的笑容,讓他不自覺地瞇起的笑眼溢著無盡的柔情,一顆心彷彿融化似的:「呵呵,他笑了,真可愛!」
 
  「對吧、對吧,我兒子簡直是天使!不過你的年紀看起來也不算小了,還沒打算要個孩子嗎?」
 
  「咦?我、我在我故鄉還沒成年耶……雖然再過不久就成年了。」
 
  奏太揚起的笑顏顯得有些羞澀,看著眼前的清純少年露出這種表情,肯定是心裡有人,年少時體會過的戀愛酸甜滋味又湧上克倫心頭,他不禁掩嘴竊笑,隨後以過來人的經驗開口:「你想像一下,要是以後和心愛的女孩有了孩子會是什麼畫面。」
 
  循著克倫話語的引導,奏太不禁想像著要是和杏樹之間有一雙兒女會是什麼畫面──
 
  越是想像,奏太唇邊泛起的笑意越發無法控制,在察覺自己失態後,他才微泛紅著雙頰別過頭道:「……請別捉弄我了,克倫先生!」
 
  「酸酸甜甜的感覺真好呢。」
 
  「……克倫先生!我要回去了。」
 
  「抱歉、抱歉!我還有正事要商量,嗯?」
 
  雖然不太喜歡被人這麼捉弄,不過……
 
  因為自己還年輕,所以奏太未曾思考過孩子的問題,如果──
 
  真能擁有那樣的未來,似乎也不壞。
 
 
 
 
  從摸黑潛入王城的第一晚,兩人在分道揚鑣不久,托朗輕輕推開寢室房門後,隨即選擇重新帶上門,並且再回到維吉爾所在的客房央求他收留自己。
 
  原因無非是他將三年前瑟菲雷斯就已成婚生子的事給忘得一乾二淨,回房便見名義上的王后──也就是他實質上的弟媳身著睡袍熟睡著,即便他是以『假冒圖朗特的瑟菲雷斯』的身分回到王城,但是托朗的道德觀絕無法容許,更何況他迎娶的『王后』還是麥斯的掌上明珠,要是在她面前露出破綻恐怕更加棘手。
 
  於是,他幾乎每晚都到維吉爾的房間報到,無論是基於私人因素或計劃考量,托朗的舉動都讓維吉爾感到十分困擾。
 
  聽見門外的腳步聲,他明白又是托朗來訪,無奈地起身為他開了房門,維吉爾隨即開口:「我不是說過這樣我很困擾……發生什麼事了?」
 
  話至中途,維吉爾察覺托朗的神色有異,拋出問句後即刻讓開一道,讓托朗入內。
 
  托朗拖著沉重的步伐入了座,維吉爾也禮貌性地先為他斟了杯水遞至他桌前,靜靜等待他主動開口。
 
  這些日子以來,維吉爾在王城與中央都市憑藉著俊美的相貌、優雅的氣質與談吐與人交流、打探著消息與市井八卦,並且為托朗支開麥斯的眼線以爭取時間尋找前任國王曾告訴托朗的──僅有歷代繼任者才知曉其存在的秘室。
 
  「……我找到了,密室。」
 
  「難道說裡面的東西派不上用場?」
 
  托朗的神情凝重,維吉爾只能作這般猜測,畢竟要是密室中沒有他們尋找的東西,他們的計劃或許需要大幅延後甚至調整改變。
 
  托朗輕輕搖頭,垂首的他抬眼瞥了維吉爾一眼後才回答:「不是,裡面有許多父王留下的證據,要是公開絕對能讓麥斯一擊斃命,但是……或許我們的計劃必須稍微調整,放棄公諸於世吧。」
 
  「為什麼?」
 
  「因為看到了我自己都不太能接受的真相,我啊,一直覺得瑟菲雷斯長年來被關在地下扶養、難見天日,又只能作為我的影武者而活受盡了委屈,所以我曾發過誓,要是我力所能及,勢必要將一切的光明與快樂都給他,讓人難受的黑暗面由我來承擔就夠了,我不想再讓他感到更失望與心寒,所以這件事我想私下解決。」
 
  為了弟弟著想的這份心意,維吉爾能感同身受,他稍作思忖、斂起眸子問:「至少,我能知道吧?」
 
  「……嗯,沒問題。」





     (待續……)




----------------

各位安,這裡是晴

不好意思遲了一週,上週真的是卡文再加上忙碌所以導致連一週的進度都沒完成
大概卡了四天 Orz 一直在考慮這段該怎麼處理,原本寫了一兩千字又全部砍掉,因為要交代清楚需要很大的篇幅

最終方案決定大幅度縮減這邊劇情過程,盡可能想掌握再一至兩章就把沙漠行星的部分全部結束,讓奏太的愛情與成長掌握在五五開左右的程度

所以之後也會朝著這樣的方向進行,但是不排除會在後面這個欄位的部分交代這段的安排脈絡這樣

我下週也極有可能會窗……這次原因是……這週是我推的活動……Orz 對不起……

先預祝各位中秋連假愉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690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アンミナ|小說|BG|同人|女性向|愛情|乙女|安琪莉可|奏太|戀愛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543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安琪莉可Luminar... 後一篇:【安琪莉可Luminar...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aede1210你各位
可以一起在這裡畫點甚麼 https://draw.kuku.lu/p/kaede1/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6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