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RPG四期創作】第二十二幕——「短暫的休假」心意

作者:小洛│2021-09-11 02:19:43│巴幣:18│人氣:72
(↓由多多洛(goo752000)提供)


  一早在路上與義勇軍同僚和唯跟夜臨婕打聲招呼,他一個人沒有目的的走在路上,思索著下一個四災究竟會帶來什麼麻煩的災厄。
 
  對他這樣沒什麼其他嗜好,純粹只懂得作戰的戰鬥員之類的武人,就算愛好和平不喜戰爭,但他有自覺。
 
  沒有爭端與任務能當冒險者或傭兵,他這類的人也會因為和平而無趣。
 
  或許這是生物潛在的鬥爭本能作祟吧?各族各樣的人與職業,不斷精進武藝、技術、魔法或超能力,甚至是創造科技、鍊金術或符文之類跟神秘力量,是為了什麼?無論是造福人群,還是為了作惡,總之都是有所目的。
 
  多數都不單純是為了和平……
 
  也就是說,戰鬥、殺戮、競爭,這類的衝突碰撞是生命的一種本質。
 
  沒有共同的危機與敵人,就會失去現在這般和樂共患難同生死與共的覺悟、決心,以及珍惜彼此吧?
 
  走在路上,腦袋之中閃很多想法,不過思考著一些對多數常人來說,無聊或者說無意義的事情。
 
  接著他想到了,不久前義勇軍的房卡發出的訊息。
 
  起初他還沒有回過神,畢竟沒什麼人會特別來找他慶生,對他來說親人跟朋友們,會願意一起過就很開心了。
 
  不過,沒什麼人知道他的出生日,甚至他也不能肯定是否是他真正的出生日。
 
  總覺得當人就該有個生日吧?他是這麼認為的。
 
  沒想到,希莉卡也有生日呢。
 
  也是,希莉卡有著很愛她的家人,而且不少位。
 
  甚至質點者們也可以是她的親人吧?說到底自己只是一個被招集聘僱成軍人的一員,義勇軍能算是她的什麼呢?
 
  雖然不久前,響應了王國力量的號召,感覺眾人更團結與希莉卡等人的關聯更強烈了。
 
  但回過神,又發現或許只是渴望親人、家人的他一廂情願自以為是的想法。
 
  義勇軍彼此間,多數還是十分陌生的個體。
 
  眾人只因為共同危機跟災厄一同聚集而已,甚至多數人其實不是朋友也不是熟人,甚至可說是軍人間共事關係的同事罷了。
 
  會一廂情願的聯想到千人單位的義勇軍算是個大家庭這種事情,也許只有某方面來說算是天真的他會這樣覺得吧?
 
  想到此,認真分析,他自己也覺得自己怎麼會有那麼愚蠢又不要臉的想法。
 
  義勇軍之中,龍蛇混雜,多的是正義之士,也多的是牛鬼蛇神和不軌的惡人,還有彼此是世仇或有什麼過節等恩怨情仇交織再一起,關係複雜的人也不少。
 
  若非有共同的危機成為命運共同體,眾人是不可能這樣彼此容許仇家在自己身旁的吧?
 
  想一想,說不定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僅僅依靠的是尤克‧特拉希爾總召的契約約束罷了……
 
  對此,他默然了一會,也許真正的家人或親人,要像希莉卡那般擁有真正愛她的人吧。
 
  除了待在鳳凰神殿協助打理事務和整理環境打掃歸處外。
 
  只有接任務工作冒險,不斷的戰鬥的日子,就像個戰爭機器……他喜歡戰鬥,但不喜歡無謂的殺戮,更厭惡無辜的人受害,當他想到這裡他想到是不是該培養什麼興趣或嗜好之類的?
 
  此時他來到了鑄造鋪,聽到了不少敲敲打打的聲音。
 
  這時他想起了尤克曾說過……禮物。
 
  他看到了不少精良的兵備,他不覺得這些兵備會差到哪裡。
 
  跟銀星政府承認的兩家製作工坊,鍛造工坊、天城鍛鋼的鑄造者比起。
 
  他覺得頂多就是賦予能力上,勝過多數鍛造師就是了。
 
  術業有專攻,世界那麼大,強者那麼多……他不認為所有的神匠都聚集在阿斯嘉特城。
 
  因此他看著這些兵備的時候,格外的專注。
 
 
  此時,一個男人放下了敲打燒紅鐵塊的榔頭,走了過來。
 
  他是一個有著大鬍子穿著丹國服裝的矮人,沒錯他確實不是東方丹國人,而是一個矮人族男子。
 
  對他那身著他國服飾,洛挑眉並不覺得奇怪,直到對方開口。
 
 
  「怎麼?矮人族不能穿得像大丹人嗎?你這小子應該來自丹國不也穿得像是聯邦人?還穿著吉埃伯之類款式的科技盔甲?」
 
 
  聽到對方好像誤會了自己的神情,他淡定的回應:「這位師傅您誤會了,我無意冒犯。」
 
 
  「沒有冒犯還盯著我瞧?」
 
 
  孤狼汗顏的不知道要怎麼回應,畢竟又不是面對姑娘不知道看哪,對方是矮身高問題跟大鬍子自然會看一眼鬍子,正巧鬍子都鋪平在丹服的胸膛上面。
 
  「那個……我只是,嗯……」他謹慎的思考接下來,要怎麼樣不惹惱矮人族的鍛造師。
 
  「您穿著丹服跟丹國,莫非有什麼淵源?」他想就算對方只是爽穿丹國服,訓他一頓也不奇怪。
 
 
  「啊哈!小子你很上道。」
 
 
  「?」
 
 
  「確實,老子我去過丹國學習技術過。」
 
 
  「矮人族會去大丹學技術?」這倒是讓他好奇了。
 
  「矮人族一向鍛造術聞名各國,師傅怎麼會去學他國技藝呢?」
 
 
  「還不都長年末日之災難,一把年紀大風大浪都見過,卻沒見過那麼頻繁的末日之災,短短十年不到,你說說發生幾次了。」鍛造師摸摸鬍子表示。
 
 
  洛覺得他應該是指多年前的黃昏會、永眠樂園、弒神之炎或是諾爾斯事件、甚至是遠在弗摩爾國的戰事。
 
  「那跟您去大丹學藝有什麼關聯嗎?」當他驚覺自己說錯話。
 
 
  只見矮人脫口而出:「學個鳥藝!老子需要學他國鍛造術嘛!說什麼蠢話,當然是為了保留他們的技術,才去見識見識罷了。」
 
 
  「保留?這樣啊,這位師傅,別氣別氣……您指的是怕技術失傳之類的吧?」
 
 
  「人活得久了,看得越多,面對能打斷我自豪作品的傢伙也不少,是時候……多增長自己的見聞就是了。」鍛造師嘆了口氣:「唉。」
 
 
  「跟武學之境一樣,我能明白。」洛點點頭表示認同。
 
 
  「小子,看你一身行頭,你不是會來這買兵備的人吧?」矮人鑄師看的出來對方一身裝備皆出自於銀星,自然說話針針見血。
 
 
  「也,不能這麼說……實不相瞞在下一屆武人,自然不懂鍛造之理,更不敢貿然評論師傅作品之好壞。」
 
  他可不想在休假期間鬧事,何況他逛兵器店鍛造工坊,就跟熱愛模型的人愛逛模型玩具店一樣。
 
  「真要說,我正愁不知道送什麼生日禮物給優秀的一位孩子。」
 
 
  「孩子?來這裡?你是不是該去玩具店。」嘴上不留情的矮人噴的孤狼一臉尷尬。
 
  確實,聽老矮人這樣一說……怎麼會有人送孩子禮物跑來看兵器鍛造鋪呢?
 
 
  覺得有些慚愧,社會經驗甚至說社交禮節方面有待加強的孤狼一愣的點頭:「也是。」抓抓頭髮。
 
 
  接著鍛造師表示:「小子,那孩子未來會是個優秀的戰士嗎?」
 
 
  洛毫不猶豫地搶話:「不是未來,現在就是個卓越的戰士。」
 
 
  老人家指了指,附近架上的兵器:「看不上眼嗎?」
 
 
  「我想凡兵難承受她的能耐……何況送禮不是要有紀念意義嗎?」
 
 
  「喔?」聽到對方敢說凡兵難承受其能耐,江湖歷練久的矮人不動肝火的表示:「你敢這麼了當地說凡兵難承她的能耐?想必真有這麼一回事。」
 
 
  聽矮人這樣調侃自己,又驚覺自己好像說錯話了,讓他啞口無言的又一愣。
 
 
  接著矮人說:「禮物的意義,你自己鑄個東西,送那孩子不就得了?」
 
 
  「我是個武人,是個戰士、是個軍人,不是鑄造師……我怎麼可能能在不到幾周或幾天的時間學會鑄術!?」
 
 
  「學啊!臭小子,學啊!學以致用,難道你不會保養兵器嗎?!啊,吭聲啊!」
 
 
  洛差點沒把眼白翻到後腦勺,保養兵器跟鍛造裝備差很多吧……他差點就噴出這段話。
 
接著矮人把大槌反握遞到洛的面前:「小子,不試試自己看嗎?不要說送禮的心意,就說你愛惜自己兵備的心意如何?」
 
 
  洛腦海裏面閃過了這傢伙是不是要拐自己當免費鑄手,甚至是免費勞力的苦工,他接過了槌子一臉嫌惡的表示:「說不定我會砸爛你的槌子,甚至弄壞你的鐵砧也不一定。」
 
 
  「喔?大丹氣功、內勁那套是不是?安啦。」接著矮人走到孤狼身後推了他的後腰:「先從打鐵開始。」
 
 
  「我還沒說要耶!?」並被推到了寫滿盧恩文字跟疑似法陣圍繞的鐵砧面前,他突然覺得是不是等等會被當成活人鍊鑄的祭品了!?
 
 
  「你說凡兵難以承受其能耐,那就在你心中想像出能讓那孩子使用,並承受其能耐的東西不就好了。」矮人徒手將燒紅的金屬塊放到鐵砧上頭,手似乎沒事。
 
  「等什麼!開始敲啊!」也一手一大槌開始有節奏地敲上金屬塊,發出敲擊聲。
 
〝吭鏘!〞
 
 
  「什麼?我並沒說要……」看矮人敲得很勤,洛跟著節奏將手中的大槌敲上了金屬塊,並蹦出不少火花:「你並沒見過那孩子擁有的力量,我想她不需要兵器,應該說沒有趁手的兵器。」
 
〝吭鏘!〞
 
 
  「我又沒說要鑄兵器?你不就自己想到了嗎?」矮人並沒停下敲擊:「別停下,就對自己那麼沒信心嗎?」
 
〝吭鏘!〞
 
 
  洛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在這行根本是外行人,說也奇怪自己也被這老者半推半就地跟上對方帶的風向。
 
 
  「我鍛造的東西很貴,但沒你身上的行頭貴,不是?你是這麼想的吧。」
 
〝吭鏘!〞
 
 
  「什麼啊?」洛邊敲邊挑眉,他開始以劈斧頭的架式再揮槌:「我又沒說要買?那麼不順眼?師傅怎麼不去銀星工坊任職?」
 
〝吭鏘!〞
 
 
  「哼!臭小子你懂什麼,這天下又不是只有銀星政府承認才是第一鑄師。」接著吼道:「沒那麼貴,不代表脆弱、難用,每一個兵備都是鑄師們費盡千辛萬苦鑄出的。」
 
  「穿在任何人身上,握在任何人手裡,只要心意有投入,就能閃閃動人,發揮他的價值。」
 
〝吭鏘!〞
 
 
  他想起狐狸狗的那把具備水元素屬性的佩刀,以及後鳥羽千歲的兵刃,甚至是阿貝爾使用的鋼劍和佐津間寺玄的太刀。
 
 
  「我的鑄術是矮人的驕傲,我在丹國學到的技術,無名無派就稱心形流吧。」
 
〝吭鏘!〞
 
 
  「取名也太隨便了吧?」洛,突然吐槽了出來。
 
〝吭鏘!〞
 
 
  不過二人手中的鍛造錘並沒停下。
 
  「心形流,即隨心所欲的鍛造〝想我所想,鑄我所想〞。」
 
  「心形流最大特點是愉悅自我,在賞析鍛造品的同時,不妨暫時先拋下固有的審美觀,以鑄師的角度去欣賞作品。」
 
  「完全去感受到這就是對鍛造的愛!」
 
〝吭鏘!〞
 
 
  「等一下,不要開始講解,好像我要拜師一樣好不好。」
 
〝吭鏘!〞
 
 
  孤狼就這樣被一個來自丹國學藝的矮人族鍛造師,纏上了幾日在工坊做苦力……
 
 
 
 
 
  數日後──
 
 
  矮人鑄師,看了看眼前成形之物,心中所想這就是那臭小子心裡面想的東西嗎?
 

 
  孤狼從屋外走入放下了替矮人鑄師採購的礦料:「如何?」
 
 
  在矮人鍛造師的協助下,透過他獨有的鍛造鍊成法與孤狼投注的心意,所塑型而成的鑄品在矮人的手中,並被套入護套,交到了洛‧克里斯手中。




















 
  「小子,記得怎麼做嗎?」
 
 
  「記得。」突然愣了一下:「欸欸欸,你這樣說好像我是你學徒耶?」
 
 
  「先預演一下,走投無路、膝蓋中箭,如果還找的到這裡,還可以餬口飯吃。」
 
 
  「這位師傅,您沒在戰爭之災化成沙,真是太好了呢……」
 
 
  「錢就不跟你收了,從今天起你就是心形流的……」矮人話還沒說完。
 
 
  「謝謝,來日方長,還請老師傅多保重。」洛,回身帶著手中的鍛造物如一陣風,在老者面前不見蹤影。
 
 
  身穿大丹服裝的老矮人,抓抓鬍子:「孤狼-洛‧克里斯,我記住你啦。」
 
  「再給他個十年,大概就能出師了吧?後生可畏、後生可畏。」
 
 
 
 
 
 
 
 
  在另一處──
 
 
  「完成了!」投注了不少心血,只差沒去幫尤克量三圍。
 
  莉露潔,看著手中的成品,想像著對方拿在手中的樣子:「希望適合呢。」
 
  不過想起義勇軍有千人,大概很多人送類似的東西吧?她皺起眉頭:「人家只擅長這個啦……」






以下是比例圖

請擔任身高範圍的模特兒與物品合照





希莉卡( 出自繪者:貓瞳(sunny5221) )


護身短劍、人偶吊飾(出自繪者:小洛(g90228))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629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RPG之奇幻國度|四期|洛‧克里斯|莉露潔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g902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四期創作】第二十... 後一篇:【RPG四期創作】心意傳...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