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獻給被留下的歌.IV、第三天

作者:Cecil│2021-09-05 01:03:26│巴幣:2│人氣:39
  思考了很久還是決定把更新版也貼到巴哈,不過因為文章只有加筆(第二天的部分)以及小幅文句修正,整體情節沒有太多改動,所以我把通知關掉以免擾民。下面也不會有文後閒聊,改以後記代替。

  這個版本原本是發表在鏡文學,這裡特別感謝去鏡文學讀了新版的則倖(雖然我不太確定後者是不是巴友),因為到鏡文學看要辦會員比較麻煩一點。覺得很害羞所以希望我撤掉名字的話請偷偷跟我說(小聲)。

  舊版故事照例不刪,這樣如果有人跟我一樣喜歡回顧自己以前的留言,就還是可以回去看這樣。

  貼到鏡文學的時候有分成比較多段,現在看一看覺得這種分段方式也不錯,所以會沿用。








  算一算,他們的工作時間也有達到一天六小時以上,但他總覺得花在多餘事情上的時間還是太多了。

  「啊啊啊,我最喜歡哆啦 A 夢了──」小紀邊唱著日文歌,俐落地甩著平底鍋,今天也照例吃她最擅長、可能也是唯一擅長的煎蛋,今天加的是九層塔。「啊啊啊,我最喜歡哆啦 A 夢了!」

  他看了一下趴在餐桌上的小望,用眼神問:「你們不會天天都這樣吧?」

  小望百無聊賴地回瞪他,就像在說:「不然你還期待什麼?」

  「今天要走很多路哦,所以要吃飽一點,要吃兩份!」

  小紀把平底鍋拿到餐桌旁,將煎蛋鏟進他的盤子裡,香氣四溢。

  「比前天還多嗎?」他啜著鳳梨蘋果汁問。

  「比前天多得多。」小紀用轉筆的姿勢轉著叉子,歪了歪頭。「今天開始要去歸還那些『必須親自歸還』的晶球才可以。」

  被歸類為『必須親自歸還』的晶球,雖然呈現出「託管者正在好轉」的跡象,卻還沒有到安全線內,所以必須由有豐富經驗的管理人親自判斷,決定是要歸還或保留。

  他原以為吃完早餐就該出門了,結果小紀又坐在客廳,在筆記簿上鉅細靡遺地寫下每顆記憶晶球的主人的事情。他坐在小紀旁邊亂轉電視節目,一邊看她寫得如何。

  「妳的字不是普通醜耶。」

  「阿留真沒禮貌!」小紀立刻把筆記翻到最前面,不給他看自己的字跡。

  「妳看,這個人的字不是好看多了嗎?」他把筆記本拿過來,從封面一路翻看下去,好像有一頁被撕下來,但除此之外保存得很良好。「這是誰的筆記本?老師的?」

  小紀把本子拿回去,垂下頭。「嗯,是老師的。」

  「妳的老師看到妳寫字寫成這樣,應該很難過喔。」

  「才不會。老師說他看得懂就好了,左撇子習字本來就不是很容易。老師才不會跟阿留一樣說我寫字難看呢。」小紀吐吐舌頭。「我快寫好了,再等我一下。」

  剛才拿過來時看到,小紀似乎是把各個晶球的主人的職業、年紀、性別等先寫下來,大概要親自歸還晶球的話,也得找到本人吧。這樣說來,今天的工作可不比昨天輕鬆,而且肯定會花上比較多時間找人。

  才九點多,他們就該準備出門了,胖貓小望也一如既往跟著上路。小紀今天穿著牛仔布外套,裡面穿著碎花布長裙,還戴了個遮陽帽。看見她的打扮,他低下頭,不要說打扮了,他穿的衣服根本和昨天一模一樣。

  「你們天天換衣服?」

  是不是在這裡工作的傢伙都有點異於常人?他從沒看過普萊或恰恰特地換衣服,部門裡的其他同事也通常都穿著那一千零一套衣服,就算是女生也一樣。

  「那是當然的了。」小紀挺胸,一臉自豪地說:「從我五歲開始,老師就讓我決定自己每天想穿的衣服跟想吃的東西。他說我不再是人類,但還是可以用跟人類相似的方式存在。如果每天都過著相同的生活、吃一樣的東西、穿一樣的衣服、走同一條路線去一樣的地方,人生一下就會變得無趣。」

  還真是個懂得說大道理的傢伙,他可以想像那個英俊的亞洲男人露出溫雅微笑,告訴小紀這些事情的模樣。

  「我看看……要很靠近主人才有可能讓晶球感應……找到了。」

  小紀張開手掌,晶球微微飄浮開去,她一把抓住晶球,走往它飛走的方向。

  那是一家電器行,他們推門進去,但沒有在活人世界中造成任何聲響。大白天的,這裡卻只開著一盞閃爍的白熱燈,顯得很昏暗。在他看著貼有 TOSHIBA、松下等標籤的電器時,一個穿著汗衫的男人拿著人字梯走出來,腋下挾著一根燈管。那人咬著一根沒點起來的菸,看起來像是已經失眠了一整個禮拜。

  「啊,就是他。」

  那個人對小紀說話的聲音置若罔聞,只是爬上人字梯,準備換燈管。

  「就是他。」他雙手抱胸,挑起一邊眉毛。「然後呢?」

  「等一下。」小紀看著也爬上人字梯的小望。幸好牠不會干擾現實世界的人。「等這個人換好,不然他可能會摔下來。」

  大概過了半個世紀,男人終於換好燈管,慢悠悠爬下來,從櫃台拿起打火機要點菸──在那之前,小紀拿出晶球,讓它飛回自己的主人身邊。

  晶球飄進了男人的前額,那人楞了一下,就像突然想起自己忘了的什麼東西,之後他完全睜開眼睛,抬起頭,嶄新的白熱燈管發出的光芒照亮了他的臉。

  「這是──」

  「就看吧。」

  在白光下,一滴豆大的淚珠流過男人滿是鬍渣的臉頰。

  但是男人笑了。

  「小莉……」

  小紀將手放在胸口,似乎感到很欣慰。之後,她拉著他走出店外,背向重新亮起普通光芒的電器行,面朝陽光燦爛的街角 。

  「剛才那是什麼?」

  「那個晶球已經留在這裡好久了,」小紀從外套口袋拿出手帕,擦了擦眼睛。「那個人的女兒在念大學的時候交了一個男朋友,之後她想跟他分手,但他不肯,就把她綁架走──他女兒的男友之後被判無期,雖然新聞好像有說,他最近假釋了。」

  那已經是快十年前的事情了。小紀說,那是老師帶她去取的記憶。那時候,那個男人以淚洗面──雖然是個可以輕鬆搬冰箱跟電視的人,卻沒有辦法負荷無形的重量──老師坐在那個人的身邊,拍著他的肩膀,只是聽著他說他女兒的事情。然後……

  ──我很遺憾你被這件事折磨這麼久。

  ──我真想殺了他。反正我老婆也不在了,女兒也沒了,我乾脆跟他一起去死!

  ──不可以啦!不要!

  ──小紀,乖,老師處理──先生,如果那樣的話,你的人生就會停滯非常長一段時間,因為只要你也奪走他的生命,就必須面對跟他一樣的責任。我沒有資格說你是不是應該那樣,但我希望給你多一種選擇,你願意借我一分鐘嗎?

  你有沒有想要忘記的東西呢?

  就是那種……無論想起幾次都會讓你痛徹心扉的事件、畫面、聲音,甚至是人。

  有的吧?比如說現在。

  如果是這樣的話,請隨時呼喚我。我跟小紀一定會立刻來你身邊,取走那些令你痛苦的事物,幫助你平靜下來。

  當你擁有了新的幸福以後,我們才會把那記憶還給你──但是請不要擔心,我們並不是什麼記憶小偷,最後一定會歸還的。

  如果再也無法擁有新的幸福的話,那麼,這份記憶,就會留在這裡,至少不會再繼續傷痛吧。

  讓你的傷口癒合,就是我們的責任、也是願望。

  那些被留在這裡的東西,我會把它們照顧好的。

  「──然後,老師把那個人的女兒的記憶取走了。他知道他有一個女兒,但是他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想起她。」

  「為什麼不是取走那個跟殺了她女兒有關的人的記憶?」他無法理解地問:「如果我是他女兒,知道我爸爸選擇把我忘掉,我會很難受。」

  「我也不知道老師為什麼是拿走跟他女兒有關的記憶。但是,一旦他對自己女兒的記憶淡薄,感情也會暫時弱化,有點像進入休眠狀態那樣,那份記憶暫且不會再折磨他。之前我來過,他在附近的國小當志工,也經常回老家去看爸媽,是適合取回記憶的狀態。」

  「難道沒有會再次被記憶折磨的類型嗎?」

  「所以判斷必須非常謹慎才可以,寧可忍痛再收藏記憶一陣子,也不能貿然歸還。其實,如果晶球變成淚水後,那個人露出笑容,或是放鬆的表情,就代表成功了。」

  小紀突然緩緩蹲下去,跟害怕打雷的孩子一樣抱住膝蓋。

  「每次我都非常緊張,擔心自己做不好。我能像老師一樣成熟冷靜地判斷嗎?能夠真正讓那些人再重獲幸福後,不再因為悲傷的記憶回歸而重新沮喪嗎?老師走了以後,我一直也、也不知道……」

  看見小紀這個反應,他明確意識到自己似乎做錯了。本來還想跟她爭論「被遺忘者」的立場的,但他連忙蹲下身,跟小望一起拍拍她。

  「沒事的,妳做得很好。」

  「──真的嗎?」小紀的聲音有點鼻音,不太清楚。「這五年來,從來沒有人鼓勵過我,我一直都很擔心,其實我做得不好。」

  他搖頭。「別鬧了,妳如果做得不好,協會也不會坐視不管的。妳做得很好,是真的。」

  小紀抬起頭,揉揉發紅的眼睛周圍,綻出一個帶淚的笑容。

  「謝謝你,阿留,你人真好。」

  「快走吧,如果妳哭得沒法繼續工作,我可沒辦法代勞。」

  他侷促地起身,抓了抓後腦杓。

  現實世界的陽光是連他們也可以感覺到的溫暖明亮,但沒有曬乾小紀的眼淚,她邊走邊吸鼻子,好一陣子後才終於止住淚水。他一直抓著攀住他肩膀的小望,走在小紀前面,假裝不知道她正在哭。直到她走過來,把小望抱過去,他才轉過頭。

  「要吃什麼嗎?」

  「好啊,我想吃烤布蕾。」小紀笑著指向路邊攤賣的手工烤布蕾。

  可以用食物打發的女孩子,大概是最容易應付的類型。儘管他並沒有以成為情聖為目標,仍不意在今天領會了這個道理。他看著小紀坐在攤位旁的階梯上,把吃剩下的烤布蕾餵給小望,一邊吃著自己那份,焦糖真是甜得過份,甜得舌根都快捲起來。吃完甜點以後,她又展露笑顏。

  如果今天沒人陪她出來完成剩下的工作,她依然會這樣笑嗎?他把手插在口袋裡想道。

  可能還是會吧。

  雖然,想像那畫面會使他感到一股莫名的消沉。

  接下來的行程簡直就像市內遊覽。小紀對某些區域特別熟悉,穿越騎樓、經過形形色色的商店時,她的嘴巴幾乎沒停過。想也好不想也罷,他都開始對市內有什麼好吃好玩好看的略知一二。

  「這裡的卡布其諾超級棒!阿留你看,這個店員擠奶泡的動作又快又優雅,不管看幾次我都覺得,它就是因為這樣才會這麼好喝。」

  「在這裡玩桌遊一整天只要不到一百五,真的很便宜──啊,我知道我們不用付錢啦──阿留你沒有玩過桌遊嗎?太可惜了,就算玩家只有兩個人,也有很多遊戲可以選擇,所以我跟老師玩過很多種。你也和朋友去試試看嘛。」

  「奧塞美術館的畫作之前在這裡展出過哦!老師他讀的是藝術設計,所以前一天晚上還跟我做了一整晚功課,說:『瞭解每幅畫的歷史,看起來才有趣。』──唔嗯……我覺得老師在這方面有點太認真了,可是這樣的老師我也喜歡。」

  「現在陽明山上可以看到繡球花哦,一定開得很漂亮。老師以前帶我去看的時候,還畫了繡球花的寫生。他畫畫的時候非常專心,就算想戳他的臉頰或是給他搔癢,他都不會注意到呢。」

  他們接著又去了臺灣最高學府,小紀騎著 Youbike(小望當然坐在車籃裡頭)邊騎過椰林大道邊高唱「我最喜歡哆啦 A 夢了」,他跟她保持一台車的距離,暗自慶幸他們不會被活人注意到。雖然他很確定有幾個天使經過,用很不解的表情看著他們,不過小紀都是要離開的人了,讓她盡可能做完自己想做的事情,他認為無可厚非。

  遺憾的是,有幾顆晶球無法回到主人身邊,例如他昨天看過的那個男友車禍身亡的女孩。那女孩拿著外文系的磚頭書課本走在學校裡,依然一臉委靡的樣子,像個不小心脫離身體的靈魂,小紀將晶球捧在胸口,看了很久才搖搖頭。

  「這樣不行。」

  「但是妳離開後,沒有接任者的話,這個記憶很有可能會永遠被封存在『記憶保存所』不是嗎?」他拿過晶球,看著在那裡面嚎啕大哭的女孩身影。「這樣有比較好嗎?明明都已經暫時忘了男友的事情,為什麼也沒能平復過來?因為旁人提醒她,讓她想起來了?」

  「不會的。醫生們通常會認為,大腦會自動封存和悲痛記憶的當事者有關的記憶,所以旁人並不會覺得那很奇怪。而且即使提到,因為那個人對記憶的感覺已經很模糊,所以也不會有特別明顯的反應。」

  小紀蹲下身,摸著小望的背,牠伸著身子,像在發懶。

  「我們只能讓大腦不主動想起它,但是那件事刻在心上的傷痕並不會消失。如果那個女孩子只是忘記了導致痛苦的記憶,但沒有認識新的人、沒有朋友、沒有家人照顧,沒有踏出過去的死水回到生活中,就無法康復。」

  「那要怎麼辦?」

  他還以為只要把悲傷的記憶拿走,那個人就可以慢慢好過來才對,但如果像這女孩一樣,那小紀所作的事情根本沒有什麼效果。

  「也只能這樣,我無法做得更多。雖然世上有醫生,但也有不吃藥、不接受手術的患者,他們選擇靠自己的力量爬出深淵,需要花費更多力氣。我也只能祝福他們而已,因為我不是神。」小紀抱著小望一會,接著才將牠放進單車的籃子裡,牽著車往反方向走去。「走吧。」

  因為悲傷而無法繼續生活這種事,他想都沒有想過,但跟小紀出來的這天,卻突然看見了許多。想到這城市中還有無數這樣的人,他就高興不起來。

  小紀倒是意外快速地打起了精神,還完車便拉著他去百貨公司吃午餐。

  「今天就讓阿留選想吃的東西吧。怎麼樣,想吃什麼?」小紀在手扶梯上對他歪頭微笑,臉上已經沒有半點陰霾。「我平常都帶小望去爭鮮吃迴轉壽司,但是今天想吃點其他的。」

  他忖度了一下。「──這裡有肯德基嗎?」

  「啊,有是有──阿留要吃那個嗎?」

  「嗯。」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吃肯德基,這時店內人正多,不過對他們而言有跟沒有都一樣。小紀靠在櫃台上,很期待地看著正在點餐的一個上班族女性。

  「啊……居然只點了一個小套餐。」

  「妳又在做什麼?」

  「我都看人家吃什麼,然後點一樣的。感覺跟抽獎很像哦,阿留要試看看嗎?」

  「我拒絕。」

  他拿著自己的雞腿堡(附一對雞翅、薯條跟可樂),小紀則跟剛才那個上班族一樣,吃有雞米花跟薯條的小套餐。小望啪地抓了一塊雞米花,不一會又抓了一塊。

  「小望不乖,吃完才可以再拿。」小紀像個認真管教弟弟的姊姊,拿吸管敲小望的頭。

  「妳真的從來沒有過其他同伴嗎?」他看著已經把小望當成小孩子對話的小紀,開始想她的精神是不是有點問題。「都跟貓說話說得這麼習慣了,雖然我太晚問妳,但是妳應該還好吧?」

  「哇──阿留真的很沒禮貌耶。」小紀舔了舔手指,一邊用嫌棄的表情說:「小望也會希望有人跟牠說話呀,就算是貓也會寂寞。」

  「妳想太多了。牠是貓,應該沒有那個腦容量寂寞。」

  「寂寞是來自於心呀。」小紀撅著嘴,不太情願地說:「──同伴,有過的,但是跟我出來工作一陣子,就嫌工作像社工或是精神科醫生,覺得壓力很大、很無聊、沒有成就感,就走了。待最久的,大概只有兩週吧。之後我就不跟協會申請協助了,看著那些人一邊嫌『記憶保存所』很無聊一邊離開,每次都很難過。」

  「寂寞的話就換工作吧,轉職申請可不難。」

  雖然現在已經來不及了。他邊想邊繼續喝可樂,打算一口氣喝光它。聽見他的杯子不一會就空了的聲音,小紀顯得非常驚訝。不必因為喝太多冷飲而頭痛真是個好處。

  「寂寞歸寂寞,我也不能去其他地方工作。我沒辦法想像離開『記憶保存所』的生活,那裡不只是我工作的地方,也是我跟老師的家。」小紀喝著七喜汽水,雖然很努力,但依舊沒辦法像他一次喝下一大口。「雖然我很喜歡我的工作,但是我不像老師那麼厲害,可以指導出跟我一樣能夠接任管理人的人。所以害得『記憶保存所』必須關閉……」

  「那是因為妳從小就待在這裡吧,也不知道妳的工作有趣還是無趣。」他用牙齒撕扯雞肉,用挑釁的眼神看著小望:「下輩子罩子放亮點,當人類才能來肯德基──我剛才是說,如果也給妳一個嬰兒,從小照顧到大的話──」

  「不會的!」小紀突然說:「小孩子通常都不會……算了,我說得太多了。」

  「總之,那跟妳的才能沒關係,其他人做不久是因為工作性質的問題。」

  小紀的臉亮了起來。「……真的嗎?」

  「真的,」他用雞骨頭比劃了一下。「如果妳跟我遇過的其他單位主管一樣的話,我才不會坐在這裡跟妳吃肯德基。」

  「太好了,阿留,你不會是為我好所以騙我的吧?」

  「騙妳有好處拿的話我會考慮。」

  小紀露出大大的笑臉,像是感激,又有點不好意思。

  「謝謝你。雖然有時候很沒禮貌,可是你人真好。」

  他垂下眼睛。也不知道自己剛才說那些做什麼,但是如果連小紀這樣的人都懷疑自己,那他又算什麼呢?至少,笑著對夜空大喊「再見!再見!」的小紀,絕對適合擔任「記憶保存所」管理人,這點他能確定。

  後天她就要離開了,讓她帶著愉快的心情走比較好。

  就像小紀拜託過的那樣,姑且也把這算在工作裡吧。

  吃完午餐,小紀還是走到爭鮮找了個位置坐下,他跟著坐下,手撐在桌上。

  「不是說今天不吃爭鮮嗎?」

  「難得來一趟,還是想讓小望吃點鮭魚。」小紀順著小望嘴邊的毛。「小望最喜歡鮭魚了,對不對呀?」

  喵。

  小紀花了五分鐘等鮭魚送到──他已經沒力氣問她為什麼不直接去拿了──然後用筷子夾起來,送進雙眼發光的小望嘴裡。那隻胖貓吃得津津有味,表情就像在問:「這麼幸福真的可以嗎,應該不會有報應吧?」

  大概吃了五盤,小紀才一揮手消除盤子,起身準備離開。

  「不包一些嗎?」他又拿下五盤,變出一個爭鮮的盒子。「包回去吃之類的,反正免費。」

  出乎他意料的是,小紀露出嫌棄的表情。「天啊,阿留,我還以為你很……怎麼說,很嚴格呢,沒想到居然這麼貪小便宜──太糟糕了,小望都沒有這樣跟我要求過。」

  「妳想太多了。牠是貓,單純只是沒有那個腦容量貪小便宜而已。」

  結果還是包了一盒,小望似乎很高興,一直偷瞄他手上的爭鮮袋子。

  「妳看吧,小望對我的決定非常同意。」

  他不禁開始喜歡起這隻能用食物收買──不,是打發──的貓咪了。

  「小望,不可以,我們要吃新鮮的。」小紀用叮囑的口吻說。

  「再放十年這都不會壞好嗎?我跟妳保證。」

  下午的工作比早上順利得多,看見踏上幸福道路、取回記憶的人流下喜悅與懷念的淚水,小紀又哭了,但這次是高興的眼淚。完成今天的份量後,她終於展露笑顏,忍不住又在路上哼起「我最喜歡哆啦 A 夢了」。

  天慢慢暗了,臨近週末的現在,人們的神情都輕鬆許多。

  「跟人一起出來逛街真開心,讓我想起以前跟老師逛街的時候。」小紀將手背在後面,明亮的笑容連遮陽帽的陰影都無法遮掩。「假日的時候,老師一定會帶我出來逛街哦。會牽著我的手,指著各種東西告訴我這是什麼、那是什麼,也會把我抱高,讓我看風景。」

  他們坐在路邊的鑄鐵長椅上休息,小紀有點恍惚地抬高下巴,凝望路燈的光線。

  「阿留,你認為離開的人,都會去同一個世界嗎?」

  以前似乎也有人問過類似的問題,他搖頭,並不是否定,而是表示不知道。即使提出這個問題的人是小紀,他也無法說出違心之言。天堂是否存在呢?這裡必定不是天堂吧,那麼天堂,或者更為幸福的世界,是存在的吧?

  那麼,為什麼他們被留在了現實世界,與那更加美好的世界的中間呢?

  光是明白到這一點,他就無法相信那種世界存在──超越了現實世界、與天使們所在的這世界,存在於那二者之外。

  但若這樣說,離開後的人們又去了哪裡呢?

  「我不知道。」百般思考後,他只能這樣說。

  小紀垂下眉毛笑了。「也是呢,我從沒聽說過有誰知道。我也問過老師的,但他也只告訴我:『我希望能夠相信,那樣的世界存在。』明明他可以騙我的,但是他也沒有騙我──你跟老師一樣呢。」

  「妳害怕嗎?」他撥弄著小望的鈴鐺。明明應該是嘈人的聲音,聽久卻習慣了。「害怕見不到老師之類的。」

  「比什麼都害怕,但是離開的時候,或許就不會再害怕了吧。我相信老師跟我的爸爸媽媽,都在那個世界等著我。一想到這點,我就有那麼點期待。」

  那時,小紀沒有哭,反而笑得比什麼時候都燦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578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獻給被留下的歌|A Gleaming Place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nnmcecili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獻給被留... 後一篇:[達人專欄] ◇獻給被留...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gghead812你各位
內含大量食物,歡迎入內參觀: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